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大侠魂-第7部分

子,是直接接触了。她缓缓地拈弄着华云龙的宝贝,也不知是因为他的大宝贝太粗了,还是因为她的小手太小了,以至於她的一只手都握不住,无论怎麽努力围拢都还合不严。虽然如此,可她还是毫不气馁地用她那小手「半套」着华云龙的宝贝上下滑动着,并轻轻地在他耳边说:“好少爷,别揉了,人家难受死了。你这东西怎麽长得这麽大?实在是太大了,这麽粗、这麽长、这麽硬,我怕我会受不了。”
“谁说我的宝贝大?你见过小的吗?要不然怎麽会说我的大?”
“没有,我谁的也没有见过,除了小孩子的,就算是小孩子的也是见你的次数最多。十年前就在你身边,小时候你可没少把这东西露出来让人家看。那时候你的这东西可没有这麽大呀,现在怎麽变得这麽大?你这根宝贝是我见过的第一个真正大男人的宝贝,只是因为你的确实太大了,和我想像的截然不同,我心目中还一直以为和你小时候一样大呢。”
“去你的,小时候我什麽时候把它露出来让你看?”
“睡觉的时候呀,那时候你晚上睡觉不老实,常把被子踢开,一晚上我不知要给你盖几次,有时你的宝贝就会从亵裤边上露出来,我可没少看到。”
“原来是这样呀,好你个马蚤丫头,这是你偷看的,怎麽能说是我把宝贝露出来让你看?”
“就算是偷看好了,那麽我帮你洗澡时,算不算是你自己露出来让人家看的呢?那时你的这东西有这麽大吗?好少爷,不说这些了,你这宝贝真的太大,我真的好害怕。”
“你放心,我会很温柔的,你看它头上不是软软的吗?”
“哪有一点软劲儿,人家捏都捏不动,硬得像铁棒似的,吓死人了,还这麽粗,这怎麽能弄进去?”
“你怎麽会知道弄不进去?你知道我要把宝贝往你哪里插吗?”华云龙故意调戏她。
“当然知道了,我都这麽大了,怎麽能连这个都不知道?不就是要往人家下身这洞里插吗?人家这个洞这麽小,怎麽能插进去?”小莺可真是浪,什麽话都能说出来。
“你们女人的这个肉洞连那麽大的小孩都能生出来,这麽细一点儿的宝贝会弄不进吗?你可真外行。”
“就算能弄进去,你这宝贝这麽长,这要全插进去,不是要弄到人家的肚子里?好少爷,一会儿你只放一半进去,好不好?”
小莺的浪态给了华云龙莫大的鼓励,本来就硬梆梆的宝贝又跳了一跳,胀得她的手更握不住了。华云龙伏在她身上,她倒是很内行地自然地分开了双腿,还自己用手分开了她那两片轻薄的荫唇,并用另一只手将华云龙的宝贝轻轻一带,顶住了她的玉门关,夹在她两片荫唇中间,好方便华云龙的进入。
她那鲜红的阴缝中充满了Yin水,华云龙轻轻一顶,感到Gui头顶住了Chu女膜。华云龙不敢过份心急,怕这次弄痛了她,吓坏了她,以後不好玩她,就往後抽了抽,让她将大腿用力向两边分开,然後华云龙用力向前一顶,这下宝贝尽根而没,她不敢高声,轻轻地呼痛:“少爷,痛死我了。”
华云龙的宝贝泡在她的荫道中,觉得舒服极了,她的荫道暖暖的、紧紧的,包裹着华云龙的宝贝,华云龙缓缓地抽送了几十下,她慢慢不再呼痛了。华云龙由轻而重,由慢而快,她双手紧搂着他的背,双腿紧缠着踏的腰,肥圆的臀部也自动地掀起,摆来摆去,两片阴瓣紧包着他的宝贝,荫部紧顶着他的下身,迎合着他的动作上下抖动着、挺送着。
华云龙见初开苞的小莺这麽放荡滛浪,就加快了抽送的速度,更加用力地干她,她也更加放荡地迎合着。因为怕隔壁的华美娟听到他们这神秘的浪声,俩人始终在悄悄地进行着,小莺虽然被华云龙弄得十分舒服,欲仙欲死,也只能在面部表现出来,不敢放肆浪叫。
又经过一阵疾抽快送,小莺的荫精终於一泄如注了,而她却稍事休息就又开始挺动起来迎接华云龙的抽送。华云龙见她这麽浪,就更加用力更快更猛地干她,直干得她的荫精一阵阵地不知泄了多少次,直泄得她双目紧闭,气喘吁吁,不住地轻呼讨饶,最後竟进入了半昏迷状态,四肢瘫软地躺在那里,任他恣意玩弄。
华云龙又疯狂地抽送了一百多下,才打了一个寒噤,把一股热精直射入她花心深处,美得她娇躯狂颤,又苏醒过来,紧紧地搂着华云龙,吻着我,那样子,看上去真是舒服极了。华云龙无力地倒在小莺怀中,她热情地搂着他,脸上带着满足的微笑,拿过枕边的毛巾先替他擦去宝贝上残留的滛液和她的Chu女血,然後才轻轻地擦着她那红红的阴缝。
只见她的两片大荫唇向两边分开,显得又红又肿,荫道口被插成了一个圆洞,洞口还没有闭合,还在向外汩汩地淌着俩人的混合Jing液,她泄得实在太多了,床单上已湿得一塌糊涂,而小|岤中仍源源不断地向外流着,华云龙取笑她:“小莺,你的浪水可真多,这要流到什麽时候呀?”
“去你的,少爷,那是我一个人的吗?你到最後向我的中射的是什麽?那还少吗?把人家的憋得胀得难受,芓宫都满了,现在流的都是你的。”
小莺的小|岤中的Jing液流个不停,总擦不净,她乾脆把毛巾用她的两片大荫唇夹着,堵在她的洞口,这才偎着华云龙躺下来,两人闭着眼相拥着,享受快感过後的温存……
真佩服小莺这浪丫头,真是天生尤物,她的都被我插成那样了,都被插成不闭合的圆肉洞了,却不知疼痛,没过一个时辰,又浪起来了,那双小手不安份地又伸向华云龙的下身,而华云龙当然求之不得,於是他们又开始第二次的疯狂,这次直把她弄得真得昏死了过去,过了好半天才苏醒过来……
虽然他们中午干事时小心翼翼,但是华美娟还是有所察觉,晚上她把华云龙叫到她房中,问道:“中午你在房中都干了些什麽?”
“没干什麽,只是……”华云龙吞吞吐吐。
“只是什麽?快老老实实地告诉大姐,大姐不会骂你。”在温柔贤惠的华美娟面前,华云龙根本没有撒谎的勇气,当然,也没那个必要,於是就一五一十地告诉了她他和小莺发生关系的始末。
“你这孩子,怎麽这麽花心,有我们几个陪你,还不够麽?怎麽又把小莺给干了?”华美娟娇嗔道。
“姐你不知道小莺这浪丫头有多浪,她早就春心大动了,我是为她好,怕她憋出病来,何况我也没有用强呀。”
“呵,你这孩子,说得倒好,害了人家还说是为了人家好,让你这麽说,人家还得感谢你呢?那你怎麽不把天下的女人都给干了?让她们都来感谢你?。”
“不,我不敢,我怕我的好姐姐好妻子生气、吃醋。”
“去你的,又胡说八道。”华美娟似怒还笑,风韵迷人。
“大姐,我们这是两厢情愿,对不对?何况,还有大姐你的责任呢。”
“关我什麽事?”华美娟被华云龙弄糊涂了。
“因为中午我想起昨天晚上你和二姐给我的好处,特别是又想起「强Jian」你的情景,心中正在回味你那迷人的娇态,所以正欲火难耐,小莺这浪丫头送上门来,你说我怎麽办?反正不干白不干,对不对?好姐姐,你放心,我不会背叛你们的。”
“我知道,若没有这点信心,我们还敢把自己交给你吗?姐只是关心你的一切,想知道你的一切罢了,你见大姐有怪你的意思吗?大姐是那麽爱你,你的幸福就是大姐的幸福,只要你高兴,别说是你的丫头小莺,就算是你想玩大姐的丫头小荷,大姐就也送给你。大姐会吃一个丫头的醋吗?”华美娟对华云龙永远是那麽温柔,那麽贤惠,凡事都依着他,让他感动极了,不由得抱紧了华美娟,手又不安份起来。
“好了,好弟弟,不要这样……”华美娟挣扎着,但反抗却显得那麽无力,那麽轻微,华云龙一把抱住她,就向床边走去。
华美娟伏在他的怀抱里,温柔地吻着华云龙的脸,媚笑着,突然又问:“小莺是不是Chu女?”
“是Chu女,出了许多血呢。”
“是就好。”
“谢谢姐对我的关心,不过小莺虽是Chu女,却她实在太浪了,我只是摸摸她的腿,她就浪水四溢了。我刚去摸她下身,这个浪蹄子可不吃亏,迳直去摸我的宝贝,还拈弄个不停,弄得我想不她都不行;我刚要她,她倒挺会伺候,忙自动掰开自己的荫唇,还握着我的宝贝对准她的洞口。而且得她大泄一次,她刚过了一会儿就又浪起来了,又迎合起我的动作来。直把她得泄的一塌糊涂,我也泄精了,把她那里弄的又红又肿,把她的都弄成暂时不闭合的洞了,才暂时罢休;就这还不算完,她也不怕痛,刚刚才休息了大半个时辰,就浪着又去挑逗我,又去摸我的宝贝,让我干她第二次,你说她浪不浪呀,大姐?”
“她可真浪,真是个浪丫头,这下可对你的胃口了吧?”华美娟取笑华云龙,接着又骂他:“你说她浪,可你也够浪的,对大姐说话就不能正经一点?说得那麽难听。”华美娟到底斯文,到现在还受不了华云龙的浪话。
“大姐,她算什麽,你才对我的胃口呢,我的好妻子。”华云龙避开她的责骂,转而调笑起她来。
“你胡叫什麽呀?大姐对你的胃口?哪点对你的胃口?”华美娟也放过了华云龙,颇感兴趣地柔声问道。
“哪点都对我的胃口,你这脸、这眼、这眉、这唇、这酒窝、这瑶鼻、这玉||乳|、这小腹,哪里都对。”华云龙在华美娟的身上到处乱摸,最後按着华美娟那高高隆起的阴沪说:“特别是这里,特别是我这个「好姐姐」最对我的胃口了。”其实,华美娟最对华云龙胃口的是她对他的深情厚爱,他爱她,一生一世永远都真心爱她,而对她的身体只不过是爱屋及乌,不过这一切他们彼此清楚,一切尽在不言中。
“去你的,你这个坏弟弟,坏丈夫,坏死了。”华美娟也胡叫开了。
“好,敢说我坏,那我就坏给你看,让你看看我有多坏。”说着,华云龙将华美娟压在了床上,双手在她身上放肆起来,在她为助他的滛兴而故做的娇呼惊叫声中,脱光了两人的衣物……
这几天,由於华云龙忙着和两个姐姐幽会,可能冷落了亲娘白君仪,娘是他最亲的人,是她生下他,又是她不计後果敢於以生命为代价第一个和他交欢,教会了他人生最大的乐趣,她是华云龙生命中的第一个女人,是她破了华云龙的处男之身。在华云龙的这麽多女人中,他最爱的就是白君仪,最想和白君仪交欢。
华云龙走进白君仪的房间,看见她正躺在床上出神,“娘,是不是生我的气了?我这几天没来看你。”华云龙扑在白君仪身上,用身体在她身上揉着。
“傻儿子,哪有当娘的和儿子计较的?我知道你这几天忙──在床上忙。怎麽样,又干了几个?”白君仪慈祥而又温柔地问道。
“你猜猜我干了几个?”华云龙故意反问她。
“我怎麽知道?谁知道你有多大能耐,也许一个也没有吧。”白君仪也故意逗华云龙,想激他自己说出来。
“什麽呀,就凭我这杆威武雄壮的「宝枪」,加上连你都受不了的「床上功夫」,怎麽会一个也没有?告诉你,我干了三个。”
“三个?她们姐妹三个全和你上床了?”白君仪又惊又喜。
“不是,是两个姐姐,还有小莺。”
“怎麽把小莺也干了?那丫头还是个Chu女呢,你这冤家,怎麽占了她的清白?不过在所难免,这个俏丫头终日伺候在你房中,横竖逃不过你的手掌心,终究要受你这一「枪」,早晚要被你干了。”
“娘,这你可说错了,完全是她自愿的,你不知道小莺这丫头有多浪,浪得我想不她都不行,浪得我她一次她还不过瘾。”华云龙又给娘讲了小莺的种种浪态。
“她可真的是个天生尤物了,真是个天生和你对阵的滛娃,这下可对你心思了吧?有没有被打败呀?”
“你说什麽呀娘,我怎麽会被她打败?到最後直弄得她声声讨饶,差点被我弄死,昏迷了有大半个时辰,足足泄了有快一脸盆的荫精和浪水,她那里被我得红肿红肿的,荫道被弄得都快定型成一个肉窟窿了,都快不会闭合了,你说谁败了?”
“唉,娘真不敢想像没有你,娘还怎麽过下去。”白君仪幽幽地说。
“娘,我爱你,我也是离不开你。”
“对了,你两个姐姐怎麽样?”白君仪转移了话题。
“都很好,都爱死我了,我也爱她们,不过她们两个在床上不如你和姨娘,大姐太斯文,二姐虽不像华美娟那麽斯文,可也是半推半就,总没有你们两个干得好,好了,不说她们了,说说咱们吧,娘,儿子好想……”华云龙欲言又止。
“娘知道你想的是什麽,娘比你想得更厉害,你每天都有美女陪你上床,虽然美娟斯文,美玉婉转,那是她们天性使然,不正是各有千秋、各擅胜场、别有风味吗?现在她们刚从Chu女过来,在床上还不好意思对你太开放,等时间长了,她们就会不太害羞了,那时,就会越干越好了,你就不会嫌她们保守了。娘怕你反而会嫌我和你姨娘跟小一辈一比,没有她们年轻貌美,又不是Chu女,是残花败柳,将来就会想不起我们了,就会让娘……”
“娘,对不起,我冷落了你。”华云龙搂着白君仪,吻着她的红唇,把她的话堵了回去:“娘,在我心目中,你永远是神圣的,你是我亲生的娘,我怎麽会计较你是不是Chu女?你如果是Chu女,这世界上怎麽会有我?娘,那你还有什麽顾虑的?”
“我有什麽顾虑?要有顾虑的话,当初我就不会让你干我了。”
“那你是怪我这几天没有来陪你?如果你不高兴的话,那我就天天来陪你好了。”
“傻孩子,哪有娘和女儿吃醋的?再怎麽说,她们也算是我的女儿呀。娘是逗你玩的,娘知道你爱娘,不会嫌弃娘,娘要怕你嫌弃,当初也不会让你去干她们了,来,让娘亲亲。”白君仪说着,和华云龙亲密地接着吻,将丁香自动伸进我口中,任他吮吸个够。
华云龙继续向下吻去,分开她的上衣,吻着她的香肩和趐胸,不由自主地去吮她的||乳|尖,一股酥软甘香的感觉占据了他的大脑,白君仪主动地脱去衣服,又帮他褪去了衣物,两个人赤裸裸地纠缠在一起。华云龙吻了一会儿後,抬起头打量娘那迷人的玉体。
只见白君仪粉面生春,媚目含情,胴体雪白晶莹,肌肤柔滑娇嫩,玉||乳|挺拔耸立,阴沪丰腴适度,荫毛乌黑卷曲,荫唇鲜红欲绽;而那迷人的玉洞早已湿淋淋了,几束可爱的卷曲茸茸柔草,就像刚被露水浸润过,水盈盈地散乱地贴在阴沪上,那两片饱满匀称略呈淡红的晚荷,像带雨的莲瓣似的,红桃欲绽,令人陶醉,令人着迷。现在那娇艳动人的荫唇,经他一阵注视後,越发红肿鼓胀起来,看上去就像两片正在呼吸的贝肉,微微颤动着。
华云龙色迷迷地盯着这优美绝伦的玉体,欲火难禁,伸手抚摸着那酥胸上的大Ru房,在那尖挺的||乳|头上来回随意地拨弄着。白君仪的两座结实尖挺的Ru房,真太漂亮了,在Ru房的中心有两朵红色的小花朵,在小花朵的顶端有两粒红萄葡般的||乳|头,真是美丽极了,那两粒红萄葡经他这阵子的抚摸,越发坚挺了,也变涨了一些。华云龙抚摸着白君仪的雪白迷人的Ru房,感到酥软滑腻,美不可言,爱不释手。
“娘,你的奶子可真大呀,真漂亮,真丰满。”华云龙对亲娘的Ru房发出了由衷的赞叹。
“你少恭维娘了,你才见过几个女人的身子?娘知道娘的Ru房大,但娘也有自知之明,要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最起码你姨娘的就和娘的不相上下。还有你两个姐姐,你不是和她们弄过那事了吗?她们的Ru房你也没少玩吧?她俩谁的也不比我的小吧?就是小,也小不了多少吧?我虽不像你那麽有眼福,能看到她们衣服脱光後的Ru房到底有多大,但从穿着衣服的样子我也能猜出来,都是大号的。何况她俩现在虽然人已长大,但并没有完全发育成熟,以後让你多几次,经过性激素的刺激,一定还会进一步发育,Ru房就会更大了,到那时就会赶上我和你姨娘的型号甚至超过我们的。至於小美玲,虽然你还没有弄过她,还没有直接欣赏过她的Ru房,但平时隔着衣服难道你看不出来她的也是个大Ru房的胚子吗?”
白君仪没说错,华美玲的Ru房果然也是个大号的,後来经过华云龙和她们姐妹三人的多次交欢,她们得到充份刺激,身体进一步发育成熟,特别是Ru房都更充份的发育成长,在大小、型号上真的略略超过了白君仪和秦畹凤。
这时白君仪已经被刺激得意乱情迷,自动躺下下去,又捉住华云龙的手,一把将华云龙带到她的身上,一手抱住华云龙的头,热烈而又不失温柔地吻着华云龙,一手拿着华云龙的仍然涨挺葧起的大宝贝,在她那已浪水四溢的荫唇中不停地磨擦着,又用Gui头来回地挑动着她自己那迷人的葧起的阴Di,那热烘烘的Yin水,灸得华云龙的Gui头生出无限快感,白君仪的样子,看上去已经实在是饥渴了。
华云龙也被白君仪拿着Gui头在她的荫唇间来回摩擦,弄得心中发痒,欲火大盛,就哀求着:“娘,让龙儿进去吧。”
“你进得去吗?”白君仪真媚极了,在这关头也不忘开玩笑。
“不是我要进,是我下面这个你的「小儿子」,他要进去找「娘」,好娘,不要逗龙儿了,好不好?”
“傻孩子,不懂得一点手法和情调。”白君仪白了我一眼,但玉手还是放行了,华云龙腰一挺,宝贝一送,顺利地插了进去,白君仪娇呼一声,打了个寒战,看来华云龙的大宝贝还是太大了。华云龙忙停下来,她轻呼了一口气,媚眼望着华云龙,展颜一笑,如山花烂漫,艳丽无匹。逗得华云龙更加兴奋,宝贝也觉得粗壮了许多。
华云龙两手紧紧搂住白君仪的莲腰,用力抽送着,白君仪也用双腿圈他我的屁股,挺起了玉臀,用力地迎合着他,又用玉手紧紧搂住他的腰,用力往她腿间按,使他的宝贝能更深地插入她的花心,以止她花心中的酸麻,又发动了她|岤中的功夫,一吸一吮的,使他觉得自己的宝贝上像有无数只小爪子在不停地抓挠着,又如同落进了一个无牙的虎口中,被上下左右、前前後後地咀嚼着、吞吃着,还有股强大的吸力,想将他的宝贝吸进她的花心深处,美得他浑身酥软、麻木,也就极力迎合白君仪的心愿,用力地深插着。
华云龙和白君仪就这样抽送着、迎合着、缠绵着、扭动着,两情融洽,灵肉合一,就像是一对久别重逢的恩爱夫妻,又像是一对情深意重的偷欢情人,我贪她恋,欲仙欲死。又过了好大一会儿,白君仪在一阵颤抖中泄了身,一下就瘫软了,那汹涌的玉液向华云龙的Gui头上猛烈地冲击着,弄得他舒服极了。华云龙搂着她、吻着她,下面的宝贝在她那「发了洪水」的荫道中继续抽送着,在她那湿滑的玉洞中继续穿插着,不过比刚才温柔多了,慢多了,也轻多了。
“好儿子,真乖,弄得娘美死了,真知道体贴娘。”
白君仪对华云龙的爱真是无比深厚,对他百依百顺,任他肆意枉为。所以,华云龙和白君仪就在床上开始探索、尝试,尽他们所能想到的都逐一试验。最後,他们结束时采用的是坐着的姿势:华云龙盘膝坐在床上,白君仪坐在他的大腿上,玉腿围在他的腰後,双手环抱他的脖颈,华云龙的宝贝尽量地塞进她的荫道中,没有半丝在外,两个拥吻着,扭动着,让华云龙那深入玉户的大Gui头,不断地磨擦着她的花心,白君仪也发挥了玉户内的特技,一吸一吐地尽情刺激着华云龙,最後,白君仪在媚目迷蒙、快乐的呻吟声中泄了身,浑身发软,手足无力地蜷伏在华云龙的怀中。
“娘,舒服吗?”华云龙搂着白君仪,在她耳边柔声问道。
“舒服极了,谢谢你,好儿子,让娘这麽舒服。”白君仪有气无力地呢喃着。
“不,应该道谢的是我,娘对我真是太好了,不论我想怎麽干都顺着我,让我探索,任我胡来,真让我过足了不同姿式的不同的瘾。不过,我……”华云龙欲言又止,因为他知道白君仪已经泄得太多了,不好意思再干她了,怕她受不了。
“不过什麽?哦……娘明白了,是你还没有泄,对不对?”白君仪也感觉到了华云龙的宝贝还是硬梆梆地插在她的荫道中:“你这根宝贝怎麽这麽厉害?越来越不像话,比你才学会那些时更厉害得多了,娘都被它得泄了两次,水都快流乾了,这可怎麽办?难道你真的非要把亲娘干死,你才心甘呀?”说着,白君仪娇嗔地用玉指轻戳了华云龙的额头一下。
“不要紧,娘,我现在也不怎麽难受。”华云龙赶紧安慰白君仪,以免她担心、害怕。
“别骗娘了,娘会不知道你的能力吗?会不难受吗?你体贴娘,难道娘就不体贴你?你不忍心再干我,难道我就忍心让你憋着难受?再说句自私的话,娘也忙活半天了,辛辛苦苦的,都快要把你那些宝贵的「琼浆玉液」引出来了,娘也被你弄得快要乾涸了,正需要你这些琼浆玉液来滋润滋润,怎麽能让别人「抢夺胜利果实」呢?好龙儿,接着来。”
果然白君仪鼓起余勇,华云龙终于泄身了。高嘲过後,俩人并排躺在床上休息,白君仪搂着华云龙,温柔地吻着他,在他耳边媚声说着:“龙儿,今天你弄得娘实在太美了,真谢谢你,真是娘的好儿子、乖儿子、娘的小|岤中生出来的亲儿子。”
华云龙回吻着白君仪,对她说:“应该道谢的是龙儿我,你弄的龙儿也美极了,谢谢你让我随心所欲,娘,你对龙儿真好,龙儿想怎麽弄你、想弄你哪儿你都不反对,真是我的好娘。”
白君仪娇嗔地在华云龙头上点了一指,说:“谁让我生下个这麽讨人喜欢、又这麽能弄亲娘、又这麽调皮的儿子呢?谁让我这麽爱自己的亲儿子呢?你想弄娘,娘高兴还来不及呢,怎麽反对呢?”
华美玲是家中的娇娇女,因为她最小,又活泼可爱、善解人意,所以大家都很宠爱她。这天下午,华美娟和华美玉一块来找华云龙,告诉他,说她们已经把他们的一切都告诉美玲了,现在只他我去行动了,高兴得华云龙一跳三尺高,抱着她们两个每人给了一个热吻,就兴高采烈地向华美玲的房间跑去,逗得华美娟和华美玉在他身後大笑起来。
华云龙来到华美玲房中,她不在,就坐在床上等她,想着一家人对他的深情厚爱,不禁高兴地笑了起来。
“哥,你在想什麽得意的事情,这麽高兴?”华美玲不知何时进来了,轻声地问华云龙。
华云龙对华美玲真的是又疼又爱,一把将她拉入怀中,紧紧抱着她,将她那高高耸立的Ru房用力压在他的胸膛上,问她:“你什麽时候进来的,我怎麽不知道?”
“刚进来,真讨厌,假装没看见我,看来你对我是视而不见,漠不关心。”华美玲撒着娇。
“小妹,真的很抱歉,哥在想心事,没留心,其实,在你们姐妹三人中,我最疼你了。”
“我知道你疼我。”华美玲顿了一下,说道:“可是,疼我并不代表爱我呀,光疼不爱,那有什麽好?”说完,就羞红了脸。
“当然爱,我对你是又疼又爱。”华云龙抱着她的手又用力一紧。
“真的?哥,你真好,我爱死你了。”小妹说完,抬头送上她那香甜馥郁的小嘴,华云龙吻了下去,这个吻,让他有了新的意念,手不知不觉地滑上了她那挺拔的||乳|峰。
“哥,妹妹这身子是你的,而且永远不背叛你,只让你一个人弄。哥,我爱你,希望你永远爱我、疼我。”
“好妹妹,哥会永远爱你、疼你的。”
“哥,你好坏,刚被你抱了一下,你那东西就硬了,顶得人家难受死了,难怪大姐二姐都说你很色。”
“我的什麽东西硬了?”华云龙故意逗她。
“就是那个东西嘛,大姐二姐没说错,哥你真的好坏。明知故问,一点都不疼人家。放手呀,你这麽用力抱着我想干什麽?”
“你才明知故问呢,你说我想干什麽?当然是想好好爱你了,她们真的是那麽说我吗?她们敢讲我的坏话?看我以後怎麽收拾她们。对了小妹,你是不是听了大姐二姐的话,才想和我……”
“才不是呢哥,我是自愿的,我爱你,从小就迷恋你,就是她们不对我说咱们家的事,就是她们不和你干,我迟早也会自发地把自己完整地交给你的。”华美玲坚决地说:“这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她们不对我说,我只不过需要自己找机会、自己下决心,可能要晚些时候才能和你上床。她们现在对我说,只不过让我找到机会、找到藉口,早些日子和你相好,也算让你、让我早些日子尝到甜头罢了。”
“谢谢你对哥哥这麽好,小妹。”华云龙感动极了,紧紧拥着她,用力吻住她的樱唇,下面那坚硬的宝贝也紧紧地抵在她的小腹下面。
“嗯……不要……哥……”华美玲挣扎着扭动娇躯,不扭还好,一扭之下,她的阴沪和华云龙的宝贝正好摩擦起来,这下子,她如遭电击。
“嗯……嗯……”华美玲娇嗯着,并把香舌送进华云龙的口中,任他吮吸。她刚才一扭,大概尝到甜头了,开始扭动娇躯,阴沪紧贴着华云龙的宝贝摩擦起来。
刚磨了几下,华云龙发觉她的阴沪渐渐涨了起来,显然已经动情了,伸手想伸进裙子里摸摸她的阴沪,没想到搂得太紧,贴得太紧,华美玲的下身又紧紧地顶着他的下身,华云龙的手伸不进去,只能在她的大腿上抚摸着。
华美玲凤眼微张,粉面生春,樱口半张,娇声轻哼,越扭越快,不大一会儿就「啊……啊……」地娇呼几声,整个人就瘫软在华云龙的怀中了。
“莫非她已泄精了?哪有这麽快?”华云龙抱起她放在床上,伸手去抚摸她的大腿。华美玲的一双玉腿太漂亮了,增一分太肥,减一分太瘦,嫩的像刚剥开壳的鸡蛋,又粉又滑,细腻的使人看不到汗毛孔。华云龙的手顺着大腿向内移动,刚要摸到小裤头,华美玲一下子坐了起来,拉住了华云龙的手,红着脸说:“哥,别这样,天还不黑,让下人看到怎麽办?”
“好吧,小妹,可是我好想和你……”
“和我干什麽呀?”华美玲又调皮起来。
“当然是和你上床交欢呀,哥想用你刚才说的「硬了」的「那东西」好好爱你呀。哥想和你共尝那美妙的灵肉之爱,让你也尝尝你从来没有尝过、大概也从来没有想过的、那种男女共同制造的绝妙快感,用哥这根你从没见过的宝贝东西把你弄得欲仙欲死,让你这没有见过世面的小姑娘也见识见识。”华云龙自有对付她调皮的方法。
“你说什麽呀哥,我怎麽听不懂呀?「硬了的那东西」是什麽东西呀?什麽是「灵肉之爱」呀?又让我「见识见识」什麽呀?”华美玲真是调皮可爱,故意装起糊涂来。
“你这小妮子,和哥玩什麽花样?好,哥就告诉你,看你好意思不好意思。所谓「硬了的那东西」就是这东西。”华云龙拉开裤门,将早就想「破裤而出」的硬梆梆的大宝贝放了出来。
华美玲一声惊呼:“好大呀,真怕人。”
华云龙拉她的手握住宝贝:“就是这根能让你们女人朝思暮想、意乱神迷、神魂颠倒、飘飘欲仙的东西,名叫宝贝。所谓「灵肉之爱」,就是用我的宝贝和你的共同制造的爱。所谓让你「见识见识」,就是让你见识见识哥哥这根你没见过的宝贝宝贝,让你见识见识哥哥的床上雄姿,让你见识见识哥哥能让你美到什麽程度,这下你满意了吧,我的小妹妹?”华云龙故意放肆地在语言上羞她,看她怎麽办。
“去你的,哥哥,你真坏,一点都不像个好哥哥,这麽羞妹妹。”果然,华美玲不好意思起来。
“我就不是个好哥哥,我是个好情人,不行吗?好了,别再闹了,难道你真的不想和哥……”
“我也很想呀哥!可是这大白天,妹妹不敢,无论如何也要等到晚上。”华美玲坚决地说,并将他的宝贝送回裤子中。
“那好吧,等晚上吧。”华云龙无可奈何,只好罢手了,谁知华美玲不让他干还不算,还要赶他出去:“哥,你先出去好吗?”
“为什麽?”华云龙大惑不解。
华美玲犹豫了一下,又红着脸说:“你还好意思问,这还不是让你给弄的。刚才让你弄得人家控制不住泄了,亵裤都湿透了,黏乎乎湿漉漉的,很是难受,我要洗一下身子,换件亵裤。”她果然已经泄了身。
华云龙想再逗逗她,就装做不信地说:“我不信,哪有这麽快?你不是在骗我吧?”
“我怎麽会骗你呢,我的好哥哥?怎样你才相信我?”华美玲急了。
“这样吧,你让哥摸摸,要是真的湿了,哥就走,好不好?”
“那好吧,真没办法,就让你摸摸罢,不过,只准摸一下。”华美玲半是无可奈何、半是顺水推舟地答应了他,并叉开了她那紧合的双腿。
华云龙伸手一摸,果然,已经湿透了,他正想趁机揩油,刚隔着那湿透了的薄薄的亵裤,在她的阴沪上摸了一把,就被华美玲伸手制止了:“哥,我就知道你不安好心,好了好了,这下你该走了吧?”
好不容易等到了晚上,华云龙走进华美玲的房间,华美玲早已恭候多时了,华云龙一进门她就扑进了他的怀中,华云龙轻轻地揽着她的细腰,抚摸着她的秀发、她的脸蛋,渐渐地,华云龙把嘴唇凑上去盖住了她的樱唇,两个热烈地吻了起来。
过了一会儿,华美玲避开他的嘴唇,对他说:“差点忘了对你说了,大姐让我告诉你,让你要温柔一点,不然以後你就不好玩儿了。”
“小妹,大姐到底给你说了些什麽?”
“其实也没什麽,最主要是要你对我不能太疯狂。吃饭时大姐二姐问我怎麽样,我说还没有让你上,不过已经摸过你的大宝贝了,大的吓死人,怕死我了,我真的好害怕,大姐就让我给你捎话了。”
“放心吧,我会很温柔的。”华云龙慢慢地将华美玲的衣服全脱了下来,华美玲倒是很自然地,像一个多情的妻子一样,自动地帮他将衣服也脱了下来,华云龙将华美玲放倒在床上,低头欣赏她那迷人的胴体。
华美玲实在是个美人胚子,一头乌黑的秀发,一双娇羞的媚眼,樱唇像熟透的樱桃,让人想咬上一口,两个小小的洒窝,荡漾着迷人的芳香。雪白的凝脂般的玉体丰满动人,散发着无尽的青春魅力;Ru房尖挺高大,白嫩光洁而富有弹性,看上去如两朵盛开的并蒂莲花,随着她微微娇喘的胸脯轻轻起伏。褐红的||乳|晕、鲜红的||乳|头,看上去娇艳动人,让人情不自禁地想摸个过瘾。
柔软平滑的小腹下面,浑圆粉嫩的两腿之间,蓬门微张,荫毛丛生,又黑又多,长满了小腹下及阴胯间,几乎把她那肥嫩的阴沪全遮盖住,阴|岤沟下,也欣欣向荣地长了一片乌溜溜的荫毛。她的阴沪高高隆起,柔若无骨,丰满娇嫩红润光泽的两片荫唇中间,现出一条细细的红肉缝,在蓬乱的荫毛的掩映下,若隐若现地泛着缤纷的晶莹滛液,好不迷人。
当华云龙目不转睛地流览她的全身时,华美玲娇声娇气地说:“哥,你好坏,怎麽这样看人?”看着这个丰满娇嫩的胴体,华云龙的心头狂跳,欲火大盛,一股热流直冲下体,大宝贝葧起发胀,硬挺起来,还不住地微微颤动着,似乎在向她打招呼。
“哥,你这东西好大,难怪两个姐姐开始都曾被你弄得一连几天都不自在,我好怕呀哥。”华美玲惊呼着。
“妹,不要怕,哥会很温柔地轻轻弄的。难道姐姐们只是告诉你会痛,没告诉你以後的乐趣吗?你只要忍耐一下,马上就会尝到飘飘欲仙的滋味,会乐死你的。”说完,华云龙再也忍耐不住,扑在她那迷人的躯体上,低下头,吻着她那热情似火的香唇,华美玲也热烈地拥抱着他,全身起了一阵颤抖,将舌头伸进他的口中,彼此吸吮着。
慢慢地,华云龙的头向下滑去,滑过她那雪白的粉颈,来到高高耸起的一对峰峦上,那柔软又富有弹性的玉||乳|,随着她那急促的呼吸一上一下地起伏着。华云龙含住一个红润的||乳|头吮吸着,又用手抓住另一只Ru房,轻轻地揉捏着。华美玲被他弄得好不舒服,口中发出诱人的呻吟声,情不自禁地将双||乳|用力向上挺起,丰满的胴体不停地扭动着。
这时,华云龙感到她的||乳|头,含在口中慢慢发硬,变得更大更结实了,硕大的Ru房也渐渐膨胀加大起来。华云龙的头继续向下滑,舌头一路舔下来,像给华美玲洗澡似地,弄得她仰身挺腰,奇痒难忍。华云龙的手经过腹部平原,穿过茂盛的荫毛丛林,来到她隆起的肉丘上,轻柔地抚摸着那早已湿润的阴沪,小|岤中Yin水横流。
华云龙轻轻拨开两片荫唇,露出了迷人的景色:红玛瑙似的小阴Di早已充份葧起,看上去凸涨饱满,红通通的肉缝若隐若现,诱人极了。华云龙张口含住她的阴Di,吸吮着,又用舌尖轻挑着,轻拨着,轻舔着,弄得华美玲的Yin水似海边的浪,一波又一波,床单已被这无名的浪打湿了一大片。
“嗯……嗯……不要再逗我了……哥……好奇怪的感觉……又舒服又痒……好美呀……好哥哥……好丈夫……妹妹受不了了……小|岤受不了了……”她的浪哼浪叫,令华云龙欲火上升。
华云龙抬起头来,压住她,抱住她的细腰,轻轻地问:“小妹,舒服吗?”
“哥,太美了。”华美玲浪叫着,娇躯快速扭动着,香臀更是拚命地向上挺:“好哥哥,别再捉弄妹妹了,妹妹好难受。”
“你怎麽难受呀?我怎麽捉弄你了?”华云龙故意逗她。
“坏哥哥,坏男人,明知道妹妹怎麽难受,还要问。”华美玲羞红了脸,娇嗔着。
“那你要哥哥怎麽办呢?”华云龙还是不放过她。
“我要你……要你……”华美玲欲言又止,难以启齿,但毕竟欲火占了上风,聪明的她又想到了些代名词,终於说道:“我要你让妹妹「见识见识」你「那东西」的威力。”
“那哥哥可就要用哥哥这「东西」弄进妹妹的那「东西」里了,你这Chu女膜可就让哥哥给捅破了,你就让哥给你开了苞了,从此你就变成个妇人了,就成为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女人了。让哥哥破了你的Chu女身,你不後悔吗?”
“不後悔,哥,到这时候,妹妹也不怕羞了,对你说实话,妹妹让哥哥你破身,那是求之不得,妹子不让哥把那「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45.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elapsed_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