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游戏三国之英雄传说-第108部分

音。
“借力?”
“对,借那位京中大将军的力。”
“呵呵,正是因为要借力,本将军才这么用心的帮他整顿北军和新军,若非如此,你当本将军这么有闲工夫?”
董卓眼神闪烁的答道,李儒并不介意董卓的装傻,更不会去揭穿,而是沿着自己的思路继续说道:“岳父大人,现在与其说我等需要大将军的力量,还不如说大将军需要岳父大人的力量,而且,将来会更加的需要。”
董卓嘿嘿的笑了笑,眯缝着眼睛斜了自己的小女婿一眼,嘴里追问道:“此话何解啊?”
“何进乃是幸进,靠的是后宫里面的那位皇后妹子,靠的是他的太子外甥,若是他这个内线不保了,又该怎么办?或者说,难道袁隗等人,会那么热心的帮着何进上位?何进倒向袁隗,是一种无奈,因为宦官先到。不可能让位于后来的外戚。那么外戚的崛起就成了宦官的死敌,故此何进不得不跟袁隗媾和。但是若岳父大人将来实力足够,则可拱何进上位,为外戚外援,保太子登基,这便是大人进入中枢的捷径!”
董卓不置可否的呵呵一笑,不再跟李儒搭话,闭着嘴默默的沉思着,不知道在合计些什么。
..................................................
广平城中,褚飞燕正在召开军议。
“董卓卷土重来已经势不可挡。师尊来信询问我们的意见,是继续坚守广平,还是在广平城下努力的杀伤敌军之后逐步后撤,各位也说说想法吧。”
“渠帅。照我说,咱们还不如主动撤退到巨鹿,巨鹿城高墙深,更有利于杀伤敌军保存我军,而且,上次广平实际上已经是岌岌可危,虽然牛角大哥侥幸袭营成功,但是这次恐怕没有这等好事了吧?再说,如今广平周围有将近十万官军jīng锐骑兵,若是撤退时机不当。怕是送羊入虎口啊!。”
杨凤见大家都不出声,忍不住将自己的想法先暴了出来,说老实话,如果能不死,谁想去死呢?保命乃是人的本xìng。
褚飞燕并没有什么不悦,只是淡淡的点了点头,没有同意也没有说不同意,而是用询问的眼神继续看着其他人。
张牛角清了清嗓子道:“我同意杨凤兄弟的意见,既然要退,那就不如早退。被敌军半道截击可不是好事。”
张牛角并非是胆小,而是从客观的角度出发得到的一个结果,现在有组织的从容撤退还好,可以借助沿途的坞堡,但是一旦开战。广平到巨鹿的百里路程,一定就会成为一条死亡之路。到那个时候,还不如不退,在广平城与敌军决一死战,也好过在路上被官军的骑兵虐杀!
褚飞燕无声的叹了口气,张牛角的顾虑他自然是明白的,杨凤的想法他也清楚,不过这也是现实,黄巾军的战力现阶段确实还是拿不上台面的,不能因为侥幸胜了一场,就小觑了官军的实力。
不过这样无声无息的退走,广平之战就不败而败,身为主将的褚飞燕自然是心有不甘的,但是,再不甘,也不能拿兄弟们的xìng命去赌气!广平开战以来,黄巾军已经在广平战场上扔下了十万兄弟的xìng命,如果再算上信都,褚飞燕的手上有着数十万弟兄的血,这种沉重感,是别人无法感受到的。
“卜己兄弟呢?”
“我也同意撤退,广平这个小城没法守,特别是我们的机动兵力被封锁之后,广平就是一个死地。”
周仓眨了眨眼睛,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这种动脑子的事情,不是他的特长,不过褚飞燕也没打算问他。
“好吧,各位的意见我知道了,我会如实的向师尊回复,不过在新的命令下达之前,各位还是积极准备守城战吧!”
“诺!”
...................................................
田丰一躲就躲了半天,也不知道他躲去哪里思考了,反正直到晚上,方志文与太史昭蓉练完武,田丰又神出鬼没的出现了。
也不管方志文一身的汗水,田丰十分认真的跑到方志文的面前问道:“主公,你说我们是不是为了异人才存在的?”
方志文咧嘴一笑,看了诧异莫名的太史昭蓉一眼,又看了看神sè有些紧张的注视着自己的香香,轻松的说道:“你怎么不说异人是为我们而来的呢?”
“这......似乎也有道理。”
“哈哈.....。屁的道理!我只知道,你是田元皓,我是方志文,这是昭蓉,这是香香,其他的重要么?rì子还不是一样过!”
方志文抹了抹额头的汗水,太史昭蓉适时的递来一块汗巾,方志文笑着接了过来,擦干净一脸的汗水,惬意的呼了口气,看着田丰龇牙笑着。
田丰眨了眨眼睛,点头自言自语道:“也是哦,那我去吃饭了,饿了!”
“呵呵.....吃好睡好啊!”
田丰背对着方志文,举起手晃了晃,自顾自的走掉了,方志文只是冲着他的背影看了看,回头招呼香香和太史昭蓉回屋去喝茶休息了。
第四百零五章田丰的进步
第二天早上,当方志文看到田丰的时候,这家伙正一副意气风发的样子,很是风sāo。
“元皓,发财了啊!?”
“呵呵,多谢主公吉言,丰确实是小发了一笔。”
田丰笑呵呵的回答道,一点也不掩饰自己的喜悦之情,实际上,方志文当然是知道田丰是怎么回事,今早方志文习惯xìng的翻看属下的属xìng时,惊讶的发现田丰的智力值有提高了,从他原本的95点,提高了两点,达到了97点,这下子稳稳的进入前十名了吧!
在英雄传说中,武将的属xìng值比较近似三国志这个经典游戏的设定方法,按照方志文的猜测,智力达到100的应该暂时没有,这肯定是中后期才能出现这种登顶的人物,那么能够挤进97到99这三个点之中的人,扳着手指头就能数出来了,现阶段郭嘉、荀彧、贾诩、程昱、徐庶、荀攸,可能就这几个,沮授也许能沾个边,现在还要加上田丰了。
所以,从这点上看,田丰确实有高兴的理由,也有自傲的本钱,当然,更高兴的是方志文,谁知道自己一番话,居然造就了一个超一流的谋士出来,真是意外之喜啊!
“呵呵,那可要庆祝一下才行,元皓的智力值一下子提高了两点啊!那可不是一点小财,而是一注大财,天大的财富!可惜现在行军在外,而且我们马上就要出发了,只好等回来之后再开个庆祝宴会才行!”
看着方志文比自己还高兴的样子,田丰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他,但是田丰心里还是很得意的,人之所以是社会的人,就是需要有人来分享,分享自己成功的喜悦、和失落的哀伤,能有人跟自己一起分享。是一件非常幸福的事情。
“主公都知道了?”
“那是,这么大的事情我怎么会不知道呢,说起来,还有进步的空间不?”
看着方志文充满期待的眼神,田丰极其无语,这种事情谁又能预料的到呢?就算这次的进步,田丰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原本田丰以为在西林学宫看到了海量的书籍,还有与林闻之交流之后。就能够提高自己的智力水平。
但是事实上却没有,提高的只是自己的技能等级,在来到密云这一年多来,田丰的各种技能进步的都非常快,这肯定跟自己看书和与名士交流有关系,当然,跟经常被田畴抓去做任务也有关系。
后来。田丰因为被方志文启发,开始正视‘人xìng才是世事的核心推动力’这个论点,并且结合自己以往的经历,以及方志文的行为,对人xìng的认识和运用有了巨大的进步时,田丰觉得自己的智力可能会因此而提高,但是事实上也没有。
而这次,方志文暗示了一个惊天的大秘密,田丰在闭门思考之后,明白了许多以往不曾想的问题。然后将问题看破,达到了一个新的思想境界之后,智力就莫名其妙的提高了,这种事情难道还能继续复制么?
至于智力还能不能继续提高,那谁说得准!?
“那个.....这个......丰也不知啊!”
“哈哈.....开玩笑的,不过,谁也不敢说肯定不会继续提高了,对吧?我觉得。肯定会继续提高的,人活着就能成长,对吧?”
“对!对!”田丰有些无奈的答道。见到方志文这么兴致高涨,田丰也没有理由泼冷水啊。再说这事可是关乎自己的,为何要给自己泄气呢!人本来就应该不断进步的,活到老学到老,谁能保证自己就不能继续提高了!
方志文左右看了看,营帐里只有方志文和田丰两人,赵云、太史昭蓉和甄翔正在集合部队,只有营帐门口站着的两位卫兵。
方志文凑到田丰身边,压低声音鬼祟的问道:“元皓,有什么经验没有?总结一下,咱么好给田畴、田豫、崔琰、崔林等人推广一下啊!”
田丰笑嘻嘻的将自己刚才的分析给方志文说了一遍,方志文对于田丰的大度感到很高兴,这些经验其实田丰不说,方志文也没有办法,毕竟是田丰自己的感受而已。
“这么说跟我的推测差不多了,上了七阶,谋士算的是人心,上了八阶,谋士要算的就不仅仅是人心了,其智要近乎道!”
“道?”
“嗯,就是道!人道、天道、自然之道。”
田丰眨了眨眼睛,有些惊讶的看向主公,这个主公永远都会有让人惊讶的东西,就像之前他提醒自己这个世界的存在本质,以及现在对智力终极之道的看法,不过,道到底是什么?
“何谓道?”
“万事万物的存在即为道,分立出来的都不是道,是伪道,合而为一成为整个世界,那就是道。”
田丰眼神闪了闪,不由自主的拽住了自己的胡须,呆了一会叹了口气道:“难!”
“呵呵,当然难了,不然人人都成神了,朝着那个方向去就是了。现在说回智力提高的事情,七阶以下,应该着重吸收各种知识,七阶以上着重研究人心人xìng,八阶之后究极事物的本质,我这么总结没错吧?”
田丰释然一笑道:“主公总结的完全正确。”
“太好了!我这就去写信告诉他们,共同进步啊!”
田丰呵呵一笑,这个主公倒是一点都不担心自己会妒忌,不过从另一方面来说,也可以说是方志文很了解田丰,田丰心里觉得很舒服,这事方志文完全没有对田丰顾忌,说明方志文对田丰的信任和理解,在这样的主公手下做事,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呢?
正当田丰要说些什么的时候,赵云、太史昭蓉和甄翔先后进了营帐,一见到田丰,纷纷拱手向田丰道喜,原来,田丰智力数值提高的事情,方志文早就给宣传出去了,田丰无奈的看向方志文,方志文咧嘴无赖的笑了笑。
最后进来的香香更是离谱,不知道从哪里找来的一个铜制的盾形徽章,巴掌大的徽章上面刻着一把羽扇,这个用来代表智慧么?羽扇下面,是五颗五角星,五星级的智将么?
香香不由分说,将这个徽章给田丰别在胸前,笑呵呵的说道:“恭喜军师进级五星级智将的行列,嘻嘻!”
田丰脸上一脸的囧相,什么叫‘五星级的智将’呢?还有,这么大的一个牌子干啥用的?难道就是为了向别人炫耀自己是五星级智将?
方志文好笑的拉过香香,用力的在她脑袋上揉了揉,香香调皮的伸了伸舌头。
“呵呵,什么是五星级的智将啊?”
香香看了看尴尬的田丰,得意的笑道:“这是异人给弄出来的一个智将排行榜,其中上榜的人有xxxxx,咦?不让说啊!反正就是天下最顶尖的谋士,恭喜军师进入了这个排行榜了!”
“别人怎么会知道军师的属xìng的?那个什么排行榜,肯定是你自己搞出来吧?”
方志文没好气的说道,香香迅速的闪到太史昭蓉身后,伸出头来反驳道:“我自己做的不行么?这个是我送给军师的礼物,虽然没什么用处,但是好看啊!你不觉得戴着这个很威风么?”
太史昭蓉无奈的摇头,赵云看了那个奇怪的牌子一眼,觉得自己很幸运,幸好当时香香没有想到什么五星级武将,不然自己的胸口上是不是也戴着这么一个东西呢?
甄翔睁大眼睛看了一会,挠着头道:“不觉得威风啊!觉得很傻!”
大家齐齐一愣,然后都开怀大笑了起来,连香香自己也笑得直捂肚子,田丰则是哭笑不得将徽章取了下来。
“我还是收藏起来,作为传家宝吧!”
“哈哈.....”
大家又是一**笑。
等大家笑闹够了,赵云才上前禀报:“主公,部队已经准备好了,随时都可以出发了。”
“很好,军师,我们现在就出发吧,等回来再给你庆祝。”
“主公,我们这次是去哪里啊?”甄翔大嘴巴的问道。
“去哪里?当然是哪里有好处去哪里了。”
“那就是哪里啊?”甄翔不死心的问道。
方志文无奈的叹了口气,没好气的回道:“早上开会的时候你在睡觉么?”
“没啊!就是在想怎么才能练好点刺技能。”
看着甄翔无辜有认真的神sè,方志文实在是无语。
“好吧,早上军师也没在,我就再说一次,我们这次出击的方向是北面,情报显示有大批的黄巾阵营异人部队正在向大陆泽方向集结,想要偷袭袁绍向廮陶推进的部队,当然是后勤部队的可能xìng比较大,我们就来个黑吃黑,明白了没有?”
甄翔用力的点头,对于有好处的事情,所有的将领都是很有干劲的,甄翔也不例外。
田丰眼睛一转,已经明白了方志文在打什么主意,这显然是变着法的拖董卓的后腿,虽然打击的是黄巾阵营的异人部队,但是真正伤害的却是袁绍的利益,进而会削弱袁绍对董卓的援助力度。
实际上,那些黄巾阵营的异人得了好处,也不会给黄巾军分润,而且以异人部队的实力,肯定也不会对袁绍造成太大的困扰,但是现在有了方志文去浑水摸鱼,那就不好说了,而且,方志文的部队北上,说是去消灭黄巾军的有生力量,协助袁绍进攻廮陶,说不得,方志文的部队会再向北去一些呢!公孙瓒的郑县,现在很空虚啊!(未完待续)RQ
第四百零六章豫州的战局
【感谢‘寒冷若冰.之冰冻’大大投出宝贵的月票!】
长社的战事很戏剧化!
波才收到张曼城的严令,偷偷的将主力部队撤走,用疑兵牵制住皇甫嵩和朱隽的部队,这两位大能居然真的就上当了,看着长社外围密密麻麻的黄巾营寨,居然就这么老老实实的待在那里,有时候波才也会想,如果自己没有遵从张曼城的命令,说不定此时已经将长社攻下,结果了那里面两位高官的xìng命呢!
当然,这事只是想想而已,波才也参加过培训,知道现在黄巾军面临的是一种什么样的情况,不说自己的主力能不能攻下汉军坚守的城池,就算攻下了,损伤严重的黄巾军也根本无力守住那么大的地盘,最后还是一个失败的下场,所以,及早的收缩巩固要点,才能更有利于黄巾军的长期存在,更有利于将来的发展,这点波才还是能明白的。
所以对于张曼城的命令,波才是一丝不苟的执行了。
历史上,波才包围了皇甫嵩和朱隽数万部队之后,却在大好的形势下被皇甫嵩用一把火给翻了盘,盖因当时草地易着火,其实这个有些奇怪,要知道当时可是农历的四月份,草地怎么会易着火呢?应该是梅雨季节吧。
不过不管怎么样,反正现在是在游戏中,长社的周围草青青的,怎么看也不会像是容易着火的样子。
但是,热心的黄巾阵营的玩家们,却先后来了好几拨人,都是提醒波才注意防火,虽说这里草青青的,但是山野中杂草甚多,一来容易让人隐藏,二来也容易被纵火。
于是波才择善而从之。命人将营地周围的草丛都割掉,用来做营中煮饭烧水的柴草,被困在长社的皇甫嵩到没有什么,只是觉得对方狡猾,但是那些站在朝廷阵营的玩家却都傻眼了,这还如何火烧长社??
剧情又没了!这事闹得!
而黄巾阵营的玩家则大乐,纷纷到论坛上去就这事调侃朝廷阵营的玩家。倒是吵得十分热闹。
虽然皇甫嵩不知道如何再火烧长社,或者说他也没打算过要火烧长社。至于如何击败眼前的黄巾贼,皇甫嵩暂时也没有什么好办法,实在是因为手里的兵力不足,他手里的六万虽然也号称是北军五校的人马,但是其实大多数都是临时招募的乡勇,想要打赢对面十几万黄巾军,还有数十万异人部队。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但是同样,波才也没有攻击长社的本事,一方面固然是因为自己的主力部队其实已经南下,这里围困官军的不过是新招募的青壮,事实上每天关着营门,波才根本就是在训练军队,不训练别的,就是训练队列,以便撤退的时候能跑快点。
至于异人的部队,虽然数量不少。但是攻击力还是有所欠缺的,特别是整合指挥的能力,再说长社里面还有更多的朝廷阵营的异人部队,想要攻陷长社,波才不认为自己有董卓那样的实力,还是不要做那样的梦想。
卢植围广平,是因为他有围困广平的本钱,他是代表着官府来围困的。光明正大,并且有自己的大后方可以依持,但是波才不同。波才是反贼,暂时还是被人围剿的对象。也没有后方给予他支持,所以从理论上来说,波才根本就不能采用围困的方针,而应该采用速战速决的办法才对,或许,皇甫嵩正是看出了这一点,才能安心的呆在长社里面一边训练部队,一边耐心的等待着。
作为围困方的波才又岂能不知道这点,虽然波才天天呆在长社无所事事,其实他觉得自己根本就是架在火上烤,问题是现在他还不能走,至少等张曼城的部署完成之后,波才对部队新兵的训练达到一定的程度,能在退却中保持住队形,那时候才是撤退的时机,而且也不能一退千里,应该是且战且退,逐城争夺,慢慢的退向灈阳。
这种僵持的局面很快就被骑都尉曹cāo的到来给打破了,曹cāo新到,自然是心气甚高,而且,曹cāo心里一直是憋着一股劲的,觉得黄巾之乱就是自己出人头地的机会,所以争取到这个支援皇甫嵩的机会之后,率领着几个老兵和新招募的乡勇,曹cāo一路上遇贼杀贼很是英勇,而且随着他到来的,还有更多的异人部队,说老实话,曹cāo的拥趸一点也不比刘备的少。
曹cāo今年三十岁了,所以对建功立业未免有点急切,而且很巧的是,他来的时机真是非常的巧妙,一方面,长社北部黄巾军已经基本上撤离了,剩下的不过是些散兵游勇,或者黄巾阵营的异人部队,而且就算是异人的部队,也是那些零散的异人。
异人中的行会此时其实也都忙着做张曼城一样的事情,张曼城集结部队收拢人口,则空置出来大量的小城池,而这些城池,都作价卖给了有兴趣的玩家行会,玩家行会则各出奇招,一方面将自己早就储备的人口转移进这些城池,一方面迅猛的加大投入,建设这些城池,希望尽快的提升这些城池的等级,只要将这些城市的等级提高到一定的程度,让朱隽和皇甫嵩觉得攻击成本太高,就能有效的阻止官军的攻击**,毕竟在豫州的官军力量是无法与冀州相提并论的。
因此,曹cāo达到长社的时候,正是长社外围的黄巾军最为疲弱的时候,曹cāo几乎没有花费什么力气,就攻破了一个黄巾军的营地,冲进了长社与皇甫嵩汇合,曹cāo的到来一方面补充了皇甫嵩的兵力,同时也让皇甫嵩看到了黄巾军虚弱的战斗力,于是与朱隽一商量,两人都觉得可以一战。
只是,波才的纸老虎本质被曹cāo给揭露了之后,波才哪里还敢继续停留呢,曹cāo前脚进了长社,后脚波才就立马集结部队,开始解除了长社的包围。向东南退向鄢陵,等皇甫嵩和朱隽反应过来自己被黄巾军耍了的时候,黄巾军的部队已经有序的开始撤退了。
波才不得不庆幸官军没有骑兵,是的,这次皇甫嵩和曹cāo的手里,都没有成大规模的骑兵部队,就算异人手里有些骑兵部队。但是黄巾阵营的异人手里也是有骑兵部队的,皇甫嵩对异人又不怎么待见。所以不但没有形成有效的追击,相反,追击的最为积极的曹cāo部还遭到了异人骑兵部队的突袭,幸好异人部队的战力不高,企图乱拳打死老师傅的异人们在曹cāo的严防死守之下,没有造成太严重的伤害。
不过这已经足够参与突袭的玩家们吹嘘的了,将三国最牛的枭雄压着来打。确实是一件值得骄傲的事情。
黄巾军的撤退很坚决,但是又非常的有计划,这让皇甫嵩彻底的改变了自己早前的想法,在他的心目中,黄巾军是一群乌合之众,靠的就是人海战术,但是经过长社围城,以及现在这种步步抵抗,有计划的撤退行动之后,皇甫嵩才明白。自己所要面对的,是一个正在快速成长起来的正规军事政治组织。
波才与张曼城等人,非常有效的组织了这次一千多里路程的大撤退,沿途节节抵抗,虽然没有形成大战,但是双方的部队都在这次运动战中逐渐的成熟起来,特别是异人,各种各样的突袭、破袭花样翻新。让人有种目不暇给的感觉。
波才大撤退的终点站是灈阳,灈阳周边有上蔡和灵房两个城池,可以互为犄角。是一个适合防御的城市群,而张曼城让波才在颍川与皇甫嵩纠缠。就是为了给灈阳等地争取建设的时间,当波才与五月初最终到达灈阳的时候,灈阳以及周边的两个城市,都已经升级到了二级城镇,随后而来的皇甫嵩只能望城兴叹。
更可恨的是,追击到灈阳的皇甫嵩随后得到了情报,身后的召陵、定颖都已经被黄巾阵营的异人部队占据了,怪不得波才是从东线汝阳绕路到灈阳的,就是怕将召陵、定颖暴露在皇甫嵩面前,随后空虚的汝阳再次被攻陷,而现在皇甫嵩终于知道了,自己的后路其实已经断了。
无奈的皇甫嵩,以及不甘的曹cāo只能选择直接退回临颍,随后汇集到的情报显示,现在整个汝南,包括南部的戈阳和安丰都已经被黄巾军占据,外围的城池都是异人的领地,靠近西边桐柏山的则是黄巾军本部的地盘,这种形式与泰山周边,还有冀州的太行周边的形式一模一样,看来黄巾军是有统一的战略部署,如此一来,想要仓促之间平定黄巾贼已是不可能的事情。
皇甫嵩与朱隽只好分兵,皇甫嵩驻守颍川,尝试巩固临颍一线,向南推进,而朱隽则与曹cāo一起,向东攻略收复陈郡和樵郡,从东面与扬州过来的部队汇合,将汝南的黄巾贼合围在汝南郡,然后再做下一步的打算。
而这个时候,冀州的董卓已经在广平城下重新建立了大营,并且开始调集粮草器械,以及补充新兵进行训练,只是现在韩馥与董卓已经差不多撕破了脸皮,补给什么的韩馥根本就一毛不拔,相反,张颌与麴义占据了曲粱之后,还处处给董卓制造麻烦,幸好还有从广宗支援董卓的袁家势力,否则董卓的部队恐怕要不战自溃了。
讨伐黄巾的战役进行了四个月,黄巾贼不但没有被讨灭,反而更加强壮了,所有的人,包括朝堂里和皇宫的那位都明白了,黄巾贼已经是势大难制了,仅仅是用军事手段,恐怕是很难迅速的达成目标了,而且,军事行动消耗的钱粮实在是太让人心疼了,在后面躲着高兴的,可能只有天子一人,因为他一毛未拔,只是在看世族的好戏,从这个方面来说,天子心里还是挺感谢黄巾贼的。
明面上,黄巾贼现在只是打出了反抗世族压迫的口号,并没有说是要造大汉天子的反,所以,天子还真的不怎么担心,反而存着看好戏的心态。(未完待续)RQ
第四百零七章黑吃黑
袁绍的前进基地是信都,前沿是堂阳,目标是廮陶,当然了,战术跟卢植的一样,围困,或者说围而不困。
袁绍有能力一举荡平黄巾军么?有也没有!关键还是个代价问题!
袁绍是要坚定的执行朝廷的诏旨,不惜代价的攻击黄巾军么?不是!
那么为何袁绍这么积极的攻击廮陶呢?
其实这很简单的,是许攸与逄纪的策略,这个策略就是通过主动的进攻,压迫黄巾军主动收缩军事力量,从而一举稳定冀州东部四郡,顺便连安平也稳定下来,让这几个郡能及时的回复正常的生产生活秩序,这不仅仅关系到今年秋收的收成,也关系到袁绍阵营的内部稳定,关系到接下来对兖州、青州接壤地区黄巾势力的进剿计划。
所以,所谓的廮陶攻势,根本就是以攻代守的一个策略,事实上,袁绍的进攻的愿望并不大,就是为了给黄巾军制造军事压力而已,计算起来,维持廮陶营地的费用,其实要比前一段时间四处扑灭那些渗透进安平、甚至渤海的黄巾贼的费用小得多,这再次充分证明了许攸的能力。
蒋义渠在信都城下曾经被黄巾军突破了防线,算是过失,但是随后他拿下信都,算是功过相抵,袁绍并没有过分的追究他的责任,反而让他镇守信都,看起来优抚有加,其实也是对蒋义渠能力的一种不信任。
廮陶前线自然还是最能打的颜良,而文丑则坐镇堂阳,负责两地后勤的,则是高览这位新投来的年轻武将。
堂阳到廮陶大营的距离不过一百六十里,但是后勤辎重走起来比较慢,需要两天的时间才能到达,高览就是负责这段道路安全的负责人,麾下有两万骑兵和两万步兵。即使黄巾阵营的玩家盯上了这条后勤线,但是,能摧毁高览手下四万强兵的可能xìng很低。
而且,沿途也会有朝廷阵营的玩家接下护卫任务的,所以,每月一次的输送队伍,合起来居然有将近十多万的护送部队。袁绍果然是财大气粗啊!
晚上下寨的时候,高览让步兵在最中间。四面留出通道,以便骑兵出入,然后周围就是异人的营地围绕着,将官军的兵营团团围在中间。
到了晚上,果然不出意外,黄巾阵营的异人们又开始出现在外围的营地进行sāo扰,不过那些朝廷阵营的异人本来就闲得慌。正好与黄巾阵营的异人打仗去,夜里四周都是喊杀声、马蹄声,不时有些营帐被火箭引燃,烧起了一场大火,还有不少人在闹闹哄哄的救火。
高览一晚上根本就没有办法休息,实在是太闹了,不过高览也不是很担心明天士兵们会因为休息不好而出现什么意外,因为明天天黑之前就能到达廮陶大营了,想必颜良将军也会派出骑兵来接应自己的后勤辎重队。
于是高览干脆就不睡了,爬上营地边缘竖起的瞭望塔。向周围夜sè遮掩的旷野看去,只见四下里星星点点的,到处都是火把火光,隐隐约约的能看到远处正在战斗的战场,人喊马嘶的声音随着夜风送进了他的耳朵,顺便也带来了浓重的血腥气。
高览有些不解,异人们为何会如此的热衷于战斗,高览甚至觉得异人对战斗有种狂热的渴望。而没有一点的恐惧或者厌恶,这让高览有些惭愧,似乎这些异人比自己更加适合这个战场。这个世界。
正当高览有些走神的时候,南边忽然传来隐隐的闷响。仿佛从天边传来的雷鸣声,高览的心里冒出一丝慌乱的感觉,他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今夜,恐怕会出事。
“唤醒所有的将士,步兵谨守营寨,骑兵做好准备,随时出战!”高览忽然回身大声的朝瞭望塔下面的传令兵吼道。
传令兵愣了一下,大声的应道:“诺!”
果然,南边的声音仿佛忽然间热闹了起来,随后越来越多的营帐被点燃,在瞭望塔上的高览分明看见,南边外围的异人营帐已经被彻底突破,那里的异人部队已经陷入混乱,黄巾阵营的异人部队已经趁势从这个缺口攻了进来。
但是,高览的感觉却有些奇怪,他总觉得,危险是来自北边,虽然那边现在还很平静,但是高览的下意识中,却总是感觉到北边的平静中,似乎隐伏着一头可怕的怪兽。
高览压住了自己想要去南边支援的想法,而是让传令兵让骑兵上马,但是却集结在了北面的寨门口,而外围的玩家,不用高览指挥,都自发的向北边聚集了过去,但是,情况却不是很好,本来平衡的战局被突破了一面之后,官军这边的异人部队陷入了被动。
向南边支援需要让部队撤除阵势,重新变阵,然后由攻守转向行军,这些都增加了指挥的难度,也让指挥能力和部队训练水平不足的异人部队遭受到惨重的损失,很快,其他几个方向上的异人部队也开始出现了各自为战的混乱情况。
形势显得愈发的危急了,特别是南边,黄巾阵营的骑兵部队已经出现在高览营地的外围,似乎正在清理远程部队的阵地,想要用远程部队向高览的营地内投shè火箭火油,只是,南边越是危急,高览对北边的恐惧也就越发的强烈。
正当高览左右为难的时候,稍嫌安静的北边终于出现了变化!
如闷雷一般的马蹄声在黑夜中从天边缓缓而来,越来越响越来越强,不断的冲击着高览的耳膜,高览从地面的震动中猜测,北边最少有一两万的骑兵,在这个时候,高览不由得暗暗庆幸,幸好自己没有出营,否则敌军从北边发动突袭,绝对能给自己的背后来个狠的。
“骑兵出北门,迎击来袭敌军,步兵分出一万,向南出击,扫清敌军的远程部队后退回营地。”
随着高览的命令下达。营地的北门大开,高览的骑兵仿佛一股洪流,轰隆隆的向着北边冲去,站在瞭望塔上的高览分明看到,北边敌军的骑兵正势如破竹的冲向自己的营地,虽然在黑夜里看不清楚,但是借助着周围被点燃的营帐。高览还是能看到,那些异人部队在这只骑兵面前。简直像是纸扎的一样脆弱,这是一只强兵,是敌军真正的撒手锏。
南边的状况高览只是随意的扫了一眼,自己的部队虽然遭到阻拦,但是仍然能坚定向前推进,将异人的部队赶出shè程之外,但是异人很顽强。高览的部队一退,他们立刻又再次逼近,官军只能在那里跟异人的部队打拉锯战。
而异人部队在南边受阻之后,开始向左右两侧发展,与外围的异人部队两面夹击,让朝廷阵营方面的异人部队损失骤然极加大,这些部队也只好不自觉的向着高览的营地退下来,不过这样一来,由于部队集中度高了,反而让黄巾阵营的攻势缓了下来。
高览不再关注这边。只要能将北边的黄巾骑兵击败,自己手里的骑兵腾出手来,就能够扭转现在不利的情况,同样,在骑兵没有决出胜负之前,步兵的战斗一时半会是不会有结果的,所以高览将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到了北边。
只是骑兵的速度很快,眨眼间就跑出了高览的视线。隐入了黑暗之中,高览竖起了耳朵用心的听着远处的动静,期待着自己骑兵取得胜利。除此之外,他只能默默的等待。
官军的骑兵开始的时候与高览一样。都期待着自己的胜利,对于敌人,他们确实是有着心理优势的,特别是骑兵方面,黄巾军的骑兵水平真的不怎么样。
但是,事实却让所有的官军骑兵震骇不已,当官军骑兵从营地里冲出来的时候,黄巾军的骑兵已经彻底肃清了北面的进攻通道,但是,黄巾军的骑兵却没有进攻,从蹄声可以听到,黄巾军的骑兵正在重新整队,并且似乎在向侧面运动。
正当官军骑兵士气高昂的想要追击时,他们遭到了一轮密集的箭矢洗礼,本来还对自己相当有信心的官军骑兵,见到了黄巾军箭矢的强悍杀伤力之后立刻就明白,他们可能一头撞在了铁板上了。
官军的骑兵是中型骑兵,没有远战的武器,现在官军骑兵的选择要么向前,冲上去与对方近战,要么后退,跑回去寻找步兵的支持,只是,现在他们的步兵兄弟们似乎也已经陷入了麻烦之中,正在苦苦的等着骑兵弟兄去解救呢,又怎么能顾得上来帮助骑兵兄弟。
骑兵指挥官不管自己心里的苦涩,咬着牙发出了冲阵的命令,但是悲哀的是,对方的骑兵似乎永远都在距离自己不到百步的距离上,却是怎么都追不上,而那些头缠黄巾,身着黑甲的骑兵却不时的回身放箭,将官军的骑兵一批批的shè于马下。
再追了一会,官军骑兵悲哀的发现,自己似乎被对方包围了,正面有敌军,左右侧后也有敌军,数量?数量不明,但是杀伤力和速度都明显比自己强,于是,官军的士气下降的速度跟他们人数减少的一样快。
黑夜里,不会有人傻的去投降,也不会有人去抓俘虏,所以,高览的这两万骑兵,出了营地之后,除了偶尔有受伤没死掉的个别骑兵之外,高览再也没有见到自己的这两万骑兵了,至于对手,高览也不知道,只知道是一队数量不明的弓骑兵,而这队弓骑兵能吃掉自己的两万骑兵,要么是弩兵设伏配合,要么就是数量数倍于自己的骑兵,当然,这只是高览事后的猜测。
而现在,高览渐渐的发现不对路之后,立刻下令点燃辎重,步兵集结向西突围,他这个决心下得十分的坚决和及时,所以,最后高览能够带着一万多的步兵以及数万玩家突围出去,与前来救援的颜良汇合,再晚一些,高览说不定连着他的部队,都得扔在这里。(未完待续)RQ
第四百零八章诡异的战斗
高览根本就不知道自己的两万骑兵最后是什么下场,也不知道为何黄巾军的骑兵部队没有来追击自己的步兵,这个夜里,高览稀里糊涂惶惶如丧家之犬一般的一路向西,直到天明的时候,终于跟赶来接应的颜良汇合,双方合军之后,颜良继续向战场前进,一路上收拢残兵,一边派出斥候联络周围的异人部队,询问最新的情况。
当颜良和高览重新回到昨夜爆发大战的营地时,连零星的战斗也已经彻底的结束了,现在还在战场周围活动的,都是朝廷阵营方面的异人部队,至于他们为何还敢在这里活动,则各有各的说法。
有的人说,昨夜高览主力部队放火撤离之后,朝廷阵营的异人部队也确实一起随着撤退了,而黄巾军打破高览的营地之后,灭掉了高览自己放的火,然后瓜分干净了战利品,接着就趁着夜sè四散而逃了。这些朝廷阵营的异人部队,都是抱着回来捡垃圾的目的返回的,据传说越是靠近营地的异人,收获也越好,这么看来黄巾贼走得十分匆忙呢。
但也有人有不同的说法,前半部分基本是一样的,但是后半部分则不同,据说正当黄巾军在瓜分战利品的时候,一支官军的骑兵忽然到达了,将黄巾军和黄巾阵营的异人部队都杀散驱赶了,然后占据了高览昨天的营地,少事休息就之后就又去追击黄巾军了,得到消息的这些朝廷阵营异人部队是来瓜分战利品的。
当然。还有更多更离奇的说法,但是这两种说法占了主流,也比较靠谱,至于后一种说法中那支忽然出现的官军,开始的时候颜良还以为是先行赶到的文丑,但是当文丑的部队比颜良还迟一些才赶到的时候,颜良才意识到不对。
仔细的询问了一番之后。终于找到了最早回到高览营地的异人,得到的答案其实也是莫名其妙,他们回来的时候。营地的战斗已经完全结束了,至于黄巾军去哪里了,他们不知道。因为营地根本就空的。
但是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45.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elapsed_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