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游戏三国之英雄传说-第142部分


田丰也在默默的思考,不过,他思考的方向很纯粹,那就是这么做的利弊,虽然他心里多多少少的还对天子抱有幻想,但是,现在他的立场更应该从密云一系的利益出发,来衡量此事,这点他还是能坚持的,为人谋必须要忠诚,这是田丰不移的坚定原则。
“主公,若是如此,尽量不激化矛盾对我方更有利,那么仅仅是上表抗辩吧,既能表达了我们的态度,也能让这件事的影响尽量弱化,当然,我也不愿意看到主公你的预测成为现实,这种责任,承担不起啊!”
方志文抬起头看着田丰,忽然叹了口气:“元皓啊!这件事不仅仅是我们能决定的,也不仅仅是握在奉先手里,我就怕异人会搅和进来啊!奉先的保密意识向来很差,估计这事已经被他周围的异人们察知了,若是异人在背后使力,就算我们再怎么想要压制下来,恐怕也不可能了,还是考虑考虑最坏的结果吧!”
田丰脸sè急变,半晌也是渭然长叹:“确实如此,若是事情不可收拾,主公宜速回幽州主持大局,必要时一举歼灭公孙瓒拿下幽州东部,一来使我后顾无忧,二来可以倾力保护刘虞不受袁绍侵袭,让他成为我们的挡箭牌。”(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第五百三十四章玩家的态度
方志文的担心并非是完全没有道理的杞人忧天,吕布的保密工作确实非常的不到位,或者说,是吕布有意的泄漏了这个有些莫名其妙,而且相当咄咄逼人的诏旨,至于吕布为何要泄漏这个诏旨自曝其臭的原因,很可能在丁原的身上,或许,吕布想让丁原认清楚天子的无情,又或许,是想逼迫丁原作出某种表态。
但是让吕布伤心的是,丁原并没有作出任何让吕布放心的表态,反而来信斥责了吕布的轻率和无知,指出吕布的这种做法,会将事情向最坏的一面推动。
或许,吕布本来就希望事情向着最坏的一面发展,省的自己总是夹在义父和世族大佬中间受夹板气,与其如此,还不如将一切都打破,重新来一次,这便是吕布的自觉,也是他解决问题的一贯方法。
本来就心情大坏的吕布,在接到丁原的书信之后,更是不爽,于是一边准备上表自请去职,明确表示不会接受朝廷的新任命,同时也召集部属,准备将雁北六郡的地盘好好的清理一遍,但凡是跟朝中大佬有关的庄园、商铺,都被吕布列为清洗的目标。
吕布倒是很想看看,如果自己假借胡族或者山贼的名义,有选择的清洗了这些目标之后,朝中的那些满脑肥肠的家伙会有什么反应!
或许连始作俑者都没有想到,随着消息的迅速扩散,玩家们也异常的紧张起来。这一纸任命书如同一块巨石一样。在大汉还算平静的局面上,激起了惊涛骇浪!
这个世界上从来都不缺聪明人,方志文与田丰能够想到的问题,自然也会被很多人想到,包括玩家和原住民,这本来只是一个简单的jǐng告意图的动作,由于有天子在其中上下其手。事情变得诡异以及危险了起来。
更多的yīn谋家们,却从中看到了机会!
在现实的历史中,当今天子刘宏是中平六年驾崩的。现在才中平二年,还有四年的时间,但是。如果这个时候刘宏驾崩,世族集团扶持一个小皇帝登基,那天下可就要提前大乱了,所有的历史都被更改,这对玩家来说未必是好事。
但是事实上,现在的游戏进程也早已经面目全非了,不用说别的,就是应该早就挂了的张角,还活蹦乱跳的在巨鹿城中颐气指使就已经让人十分郁闷了,还有更多的不一样。比如分裂的幽州,比如分裂的冀州,比如乱七八糟的汝南和青州,还有隐隐显出分裂迹象的荆州,还有凉州那也乱的不行。
反正现在都乱套了。那还不如早些开启诸侯争霸算了,至少那样玩家头上就少了朝廷这座大山,zìyóu度自然也就高了,阵营也会更多,或者也会打得更加热闹,玩游戏可不就是冲着这个热闹来的么!
即使是生活职业的玩家。也未必不欢迎战乱的扩大,战争意味着畸形的繁荣,这里是游戏,不是现实世界,现实世界中战争会导致大量的人口死亡,致使战区经济被摧毁,导致社会财富的严重流失。
但是游戏世界则不同,在这个世界里,人口会被智脑进行总体平衡,所以经济被摧毁的现象应该被描述为经济转移,社会财富不是流失了,而是转移到了相对安全的地方,这种情况下,战争的危害被减轻,战争带来的好处却被大幅放大,因此,战争并不让人讨厌,相反,却被很多人期待着。
当然,原住民的死亡也好,家破人亡也罢,这些跟玩家其实没有什么关系,不是么?
大家都是来这个世界里游戏的,而不是来伤chūn悲秋的,更不是来给自己找不自在和羁绊的,所以,管他NPC去死!
但是,也有些人不是这么想的,特别是以天下会为首的,新形成的一个玩家集团,这个已经被国家权力完全控制的行会集团,还担负着更加重要的责任,那就是维护这个世界的秩序不崩溃,尽量保持对智脑的影响力,尽力的让这个游戏发展的更完备,延续的时间刚加的长,最好,当然是能够跟智脑直接接触,进行有效的沟通了。
还有,自然是监视有没有外来的势力在游戏里捣乱,或者试图影响和接触智脑了。
虽然这些行会所做的事情并没有太多的变化,但是由于宗旨发生了变化,决策的方式和价值取向,自然也就不同了。
如果在以前,或许天下会也会积极的推动游戏的加速发展,因为这样会对玩家产生更大吸引力,也会将游戏的可玩xìng推向一个新的高峰。但是现在则不同了,稳定发展成为了压倒xìng的任务,所以,任何选择都必须符合这个要求,加速游戏发展,会使游戏产生更多的、无法预知的变化,这样对游戏的平稳发展是好还是坏,是很容易判断的。
所谓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如果能尽量的贴近史实绝对会比完全混乱的未知要可靠的多,因此,防止有些进程发展过快脱离了轨道,才是天下会现在应该做的事情。
于是,玩家的内部在一夜之间,悄然的发生了分裂,一部分兴奋莫名的想要推进世族与天子的最终摊牌,而另一部分,却要努力的阻止这件事的发生。
而这件事的关键,其实在方志文与吕布身上,如果这两个人都能克制和理xìng的对待此事,那么至少别人没有置喙其中的理由,特别是玩家,更是没有掺乎的借口,最多也就是那些流言之类的,想必朝廷上的大佬和天子,都能应付的了这种程度的谣言。
若是有人鼓动了吕布和方志文上表,将事情闹大那就不行了,因此,天下会以及他们的盟友们连夜紧急出动,想要抢在其他的玩家势力前面,先见到吕布和方志文,希望让他们认清加速游戏进程的恶果。
赵伯阳从丰宁郡出发,赶到诸县县城的时候,时间已经是半夜了,他也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直接到方志文的驻地递上帖子求见,没想到,方志文也根本就没有休息,而是正在跟田丰、香香一起,紧张的关注着现在局势的发展。
赵伯阳的来访让方志文很意外,在方志文看来,赵伯阳此来,应该是来鼓动自己推进此事的发展,最终形成加速游戏发展的意图。
方志文想了想,还是决定见见赵伯阳,即使他是来说服自己的。方志文也想尝试听听异人势力对此事的利益得失,弄清楚他们到底是怎么考虑的,这些情报对自己的最终决策也是有所帮助的。
赵伯阳有些意外的被请进了府里,一个小将打着灯笼将赵伯阳一直引到了会客厅,见到灯火通明的客厅,以及踞坐在案台之后的方志文,还有在他身侧就坐的太史昭蓉和香香,赵伯阳忽然明白了,方志文也在为这件事烦恼,所以这么晚了还没有休息。
至于田丰,已经暂时避到了旁边的房间,方志文暂时还不想让外人知道田丰这个军师的存在。
“赵先生一向少见了,今天深夜来访,定是有什么要紧的事情吧?”
方志文示意赵伯阳坐下说话,赵伯阳似乎已经很习惯跪坐了,动作自然的坐了下来,太史昭蓉给他斟了一杯茶,赵伯阳赶紧逊谢。
“大人,事情紧急,我就不客气了。”
“请说!”方志文微微的诧异,这个语气似乎不是要来游说自己将事情闹大的,却好像是来劝自己息事宁人的架势,奇怪啊!
“大人,在下此来是为了朝廷下令任免吕布的诏旨而来的。”赵伯阳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看了看方志文的脸sè,见他并没有什么不虞,也没有惊讶的表情,倒是香香的脸上有一些好奇的神sè。
“这份诏旨跟天下会有什么关系呢?需要赵先生连夜赶来?”
“大人是明知故问了,这份诏旨被天子搅和了进去之后,变得危险了起来,一个弄不好,就会直接激化朝臣与天子的矛盾,使他们双方不得不提前分个高下,我想,以大人的睿智,不会不明白里面的厉害关系吧。”
“赵先生,我是问,这事跟天下会有什么关系?或者说,天下会期望这件事会如何发展,才会对天下会有最大的利益?”
方志文不紧不慢的说道,从方志文的角度来说,当然是不希望天子这快就驾崩或者被下台,当然,若果真的发生了,那也不是没有应对的办法,世事难料,一个上位者,本来就应该有随时应付各种剧烈变化的准备。
赵伯阳意外的看了方志文一眼,看来方志文的平和绝不是装出来,而是他真的有应付这种惊涛巨浪的心理准备,因此才不慌不忙,相比起来,自己的行为就显得落了下乘了,早知道应该明早再来。
“不瞒大人,现在在异人势力中,对这个事件的预期也产生了严重的分歧,有人主张将这件事闹大,进一步激化皇家与世族的矛盾,将水彻底搅浑,以便混水摸鱼;也有部分认为应该保持现在较为平稳的局面,继续积蓄力量,这样才更有利于自己的发展。”
方志文点了点头,不管赵伯阳所说的是真是假,这两个理由也不尽不实,但是至少,赵伯阳传达的这个异人势力产生了分歧是肯定真实的,否则赵伯阳就不会连夜而来了,他这么着急的赶来,是要赶在另外一伙异人的前面,对自己施加影响。
只是,作为游戏世界的第一玩家势力,天下会到底是怎么想的呢?(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第五百三十五章出乎意料的请求
“那么,赵先生的意思呢?”
方志文仍然是一副宠辱不惊的样子,越是到了关键的时候,越不能轻易的表现出自己对这件事的关注程度,方志文已经有些后悔了,早知道应该不见赵伯阳,让他明天再来拜访,自己连夜见赵伯阳,本身就泄漏了自己对此事的严重关注的态度。
“大人,我代表的是整个天下会一系的势力,以及与我们天下会保持着同样观点的一股巨大的势力,我们的意见是,应该暂时保持住现在相对稳定的局势,不知道方大人对此有何看法?”
赵伯阳很直接的将自己的目的亮了出来,这种直来直去的谈判方式,显得有点咄咄逼人的意思,方志文微微的一凛,心下又添了几分的戒备。
“既然赵先生已经清楚了此事所涉及的因果,想必也能大致的看到此事对于我方的影响,幽州远离中枢,中枢的权力之争与我关系不大,即使是中原逐鹿,幽州也完全可以置身事外,待中原定鼎再行依附亦可,不论是谁主中原,对于山长水远的幽州都只能拉拢羁縻,而不可能采用太过强硬的态度。因此,不管此事如何发展,我们都是可以接受的。”
方志文这话等于啥也没说,在赵伯阳真正的摊开底牌之前,方志文不想急着表态,因为方志文的直觉告诉他,赵伯阳手里还有牌,而且是很大的牌,但是同样的。赵伯阳也有顾忌,是非常大的顾忌,方志文不明白,也没法弄明白天下会这种超级行会背后的牵扯的。
赵伯阳不出意外的笑了笑,方志文的反应在他预料之中,待价而沽罢了,这么说来。只要利益足够,方志文应该能支持天下会的选择的。
行会里数据分析部的那些人一直都认为,方志文很可能会选择推动事态向着激化的方向发展。因为方志文所处的位置非常好,可以坐观中原乱斗,顺便大发战争财。而以方志文唯利是图的xìng子,肯定是巴不得中原乱战的。
但是,这些分析人员却没有更深刻的去认真对待方志文,不知道方志文需要的混乱,乃是一种有序的混乱,而不是那种绝对的混乱,其实这事从方志文将公孙瓒驱逐出冀州就能看出一些端倪,但是很显然,天下还会的数据分析部并没有对方志文引起足够的重视,完全将他当作了一个普通的npc看待了。
赵伯阳虽然与方志文接触的最多。但是也仅仅是认为是一个方志文非常聪明、非常厉害,甚至能够改变整个游戏剧情的军阀,虽然必须将他跟刘备、曹cāo等人等同重视,但也从来没有想象过,方志文的思维是放在整个游戏世界的高度上看思考的。因此,他们是不能真正把握住方志文的思维方式和价值取向的。
“既然如此,那么大人不妨支持我们的意见吧,比起立刻就掀起中原混战,大人或许还需要更多的时间来稳定后方,至少。要将大人新得的渔阳郡先消化好吧!”
方志文眯了眯眼睛,玩味的看着正与他对视的赵伯阳:“那么,我有什么好处?”
赵伯阳喜欢方志文的直白,聪明人说话,不需要总是绕圈子玩虚的,大家都心知肚明了,还不如直接爽快的将要求提出来。
“好处?大人能够有更多的时间来稳定后方,建设后方,准备更多的粮食、器械乃至于军队,以应变将来中原的剧变,甚至还能直接参与中原逐鹿之战,这还算不上好处么?我觉得,大人得到的好处已经是相当的明确了!”
方志文哂笑了一下,斜着眼神不屑的说道:“那是本来就存在的事情,你不能用‘不拿走属于我的东西’,来作为你付出的代价!大家都是明白人,赵先生也不必说这些不着边的话,不如直接说说,你们能付出什么,才能让我心甘情愿的按照你们的意见来cāo作此事?”
赵伯阳点了点头道:“那么将来对大人行动的坚决支持如何?即使大人决定将来参加中原大战,我们也会坚定的站在大人这一边!”
“不用,这些虚幻的许诺没有必要,而且,我干吗要参加中原逐鹿,我可是一个主张世界和谐的人。*”
赵伯阳翻了一个白眼,正好看到太史昭蓉也在翘着嘴角暗笑,一身甲胄的她笑起来居然显得特别的娇媚,心里也不由的也有些好笑,自己心里的那种沉重和紧张,悄悄散去了不少。
“好吧,我们那么掏钱如何?”
方志文反而沉凝了起来,当赵伯阳一口应承下来愿意掏钱的时候,方志文反而觉得这事后面似乎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了,刚才的直觉也更加的明显,赵伯阳,不,应该是天下会以及天下会为首的那些玩家势力,到底是在顾忌什么呢?
这种深沉的顾忌,让他们连夜从幽州赶来,并且分秒必争的跑来求见,毫不犹豫的开口能掏钱买方志文的支持,这事,怎么看都不简单啊!
游戏进程加快,对这些玩家势力有这么大的影响么?方志文怀疑了!
赵伯阳见到方志文的神sè变化,忽然发觉自己的随意似乎犯了大错,这么轻易的抛出了筹码,说明自己能付出的筹码更大,自己应该坚持让方志文来开价,可惜,现在已经覆水难收了。
“大人,我们仔细的核算过,平稳的发展我们的收益会更大,当然,为了保护这些收益,我们愿意付出一些代价,不过若是代价过大,那么这事就没有必要折腾了。老实说,我并不清楚大人想要得到什么样的收获才会支持我们,不如大人也说个价钱如何,如果我们能承受的话,事情就简单了。”
yù盖弥彰!赵伯阳连续的犯下了第二个错误,或许是因为太累的缘故,赵伯阳今天是频繁的犯错,没有办法,今天一天都不断的开会研究,然后是赶路,再到这里立刻开始谈判,赵伯阳确实很累。
虽然赵伯阳亡羊补牢反而更加暴露出天下会对阻止事态恶化的强烈愿望,但是也正如赵伯阳所说,这事还是有一个极限的,若是方志文的要价太高,那么这事就不能谈了。但是,这个极限到底在什么地方呢,方志文在没有弄清楚天下会为何会如此紧张此事之前,是没有办法估算出来的。
因此,方志文有意将此事向后压一压,然后赶紧让香香和李雪音去打听一下天下会的真实目的。
而赵伯阳在连续的低迷之后,终于回复了一些状态,发现了自己的错失之后,立刻重整旗鼓。
“大人,我们也派人去了吕将军那边,或许,吕将军那边也会提出什么条件的,要不然,我们就参照吕将军那边的条件来谈如何?”
这个说法貌似很合理,而且还对方志文略微有利,但是却是一个烟幕弹,为的就是将方志文的心思转移走,让方志文的思考方向,从如何探测天下会的初衷和底线,转移到如何获取更多的实际利益上来。
换而言之,就是让你关注能否用更低的价钱买到菜,而不是去关注菜的农药残留是否超标。
方志文放下手里的茶盏,点头道:“这个是可以的,这样吧,今天我们先谈到这里,在与赵先生完成这件事的意见交换之前,本官保证不再进行类似的谈判,等到奉先那边有了什么进一步的消息,我们再接着谈!”
赵伯阳点头笑道:“那就谢谢大人了,我想明天上午就会有最新的结果,届时我再来拜会大人,那在下先行告退了!”
“慢走,定远,替我送客!”
随着脚步声远去,方志文的眉头却慢慢的皱了起来,侧头看着香香道:“香香,去找你雪音姐,尽快弄清楚天下会等行会,为何会选择保守的方案,这怎么说都不大对劲,他们到底想要什么呢?”
香香严肃的点了点头:“嗯,我这就去,一定会查出他们的目的的,哥哥不用着急。”
方志文忽然咧嘴笑了,揉了揉香香的脑袋道:“我并没有着急,所以香香也不用着急,我只是好奇,这事透着奇怪呢,香香不好奇么?”
“我也十分好奇!”从侧屋进来的田丰接口说道。
香香撅着嘴白了田丰一眼,被抢了话头很不爽:“当然好奇了,不过如果查不到什么有用的东西,会不会耽误事呢?”
“不会,既然他们需要稳定,那么我们拖延下去对他们也是有利的,因此,时间上我们很充裕,所以不用着急,慢慢查就是了,我怀疑,这事的原因不一定在事件的本身。”
香香皱起了细眉,有些糊涂了,田丰也皱起了眉头,如果真是这样的话,这事还真有些麻烦。
“好了,不用在这里猜度了,多大点事啊,先去查查看,如果查不到再说了。就算我们这次什么好处都没有得到,仅仅是能继续维持住现在相对平稳的事态,我们就已经很满意了,其他的都是额外的,大家不需要过分的在意,特别是香香你,来,给哥哥笑一个!”
“嘻嘻.....”rq
第五百三十六章不得已的妥协
第二天的早上,赵伯阳如约而至,当然,另外一伙玩家势力的代表也是到了诸县,但是方志文很委婉的拒绝了他们的求见。
求见不得的情况这些玩家早有预料,推动方志文与吕布将事情闹大的手段,绝对不仅仅限于方志文与吕布的配合,有些事情从下向上的推动也是可以的,充分的利用民心民意的手段,现代人都会用。
于是,在方志文与吕布控制的地盘上,各种各样的谣言蜂起,传闻中枢的大佬矫旨乱命,想要打击方志文和吕布的势力,最好是能将这些个土军阀连根拔起,很快,大汉的北方就会变天了。
这个谣言从底层民众心中渴求安稳、抵制变化,从老百姓维护现在安定生活的**出发,从吕布和方志文军队里将士们对自己主公的爱戴入手,想要从下至上的推动吕布和方志文与中枢公开对立,然后在推动天子出来表态。
而这时候,方志文正在与赵伯阳进行第二轮的谈判,至于外面谣言四起的状态完全的不知情。
实际上,昨天夜里的这段时间,李雪音确实动用了不少的关系,在游戏外面对天下会以及跟天下会有着密切同盟关系的一些行会进行了调查,除了发现这些行会之间似乎联系的更加紧密之外,并没有发现什么特别的地方。
而之前这些行会的秘密聚会情况,李雪音是不可能知道的,至于这些行会在游戏中的一下变化以及政策调整,看上去也很正常。最多也就是显得协调度变得比较高,还有就是组织似乎更严密了。
但是所有的这些信息,跟赵伯阳此来的事情都没有任何明显的关联,似乎赵伯阳此来,就是因为争取稳定的局势,争取对自己行会发展更有利的外部条件而已,并没有掺杂什么特异的因素。
难道是方志文太过多疑了?那么田丰的疑惑呢?还有。李雪音自己在调查中也觉得有些怪怪的,但是又说不出哪里有问题。而时间又相对紧迫,只好先将这些调查的结果传给了方志文,她自己则下线去找爷爷当面请教机宜去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方志文自然还是打算将谈判再拖一拖,想要看看赵伯阳会不会露出破绽。
“大人,吕将军那边已经提出了一揽子的相关协议,这些都是简要的条款。当然,由于需要对吕将军负责,所以协议的原本我无法提供给大人,如果大人有疑问的话,也可以直接向吕将军询问。”
赵伯阳将一个锦帛的卷轴递了给方志文,甄翔上前接过,将东西转给了方志文。
方志文微微有些诧异,想不大吕布这么快就跟天下会达成了谅解,不过这也符合吕布雷厉风行的xìng格,只是想不到。吕布会为了眼前的实际利益,而暂时放弃了直接反击中枢的想法,这不免让人觉得有些感慨,吕布还是那个在自己记忆中骄傲的有些过分的不世英雄嘛?或许,演义中吕布贪财好sè的本xìng已经发作了?
方志文打开卷轴随意的看了看,不外乎钱粮人口,甚至还有一些空头的,以及比较实际的保证。包括对吕布继续北征的支持,以及对吕布将来并吞整个并州的支持,当然。相应的吕布也保证了对这些行会的支持,这基本上就是一个结盟。
“实话说。你们还真是挺大方的,这么说吧,这些内容我们需要进一步的商讨一下,不能立刻就答复赵先生,我还是那句话,在我们之间的谈判有结果之前,我们不会再与其他势力或者个人展开类似的谈判。”
赵伯阳不明白为何方志文会一推再推,难道方志文其实是倾向于将事件激化的么?如果是这样的话,自己是不是应该考虑直接摊牌呢?
正在这时,一个值班的将领从外走了进来,将一份文书交给了甄翔,甄翔迅速的将文书递交到方志文的手里。
方志文迅速的看了一眼,低声对甄翔附耳说了几句,甄翔拿着这份文书迅速的出去传令了,赵伯阳诧异的看着这一切,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要紧的事情。
方志文略微沉思了一下,抬头看着赵伯阳道:“刚才接到的消息,有人在本官的辖地和雁北地区散布谣言,传言朝廷将要撤换奉先与本官,并要押送京城问罪,看来有人想要从底下开始推动此事。”
赵伯阳一惊,随即叹了口气无奈的说道:“这种手法肯定是异人所为,虽然很不想承认,但是异人都非常擅长这种手段,看来,我们之间最好尽快能够达成谅解,拿出一个明确的方案,否则任由谣言蔓延下去,事情就无法挽回了。”
方志文心下暗笑,这回好了,自己都不用动手,就有人跳出来给天下会施加压力了,虽然方志文也有些担心这些谣言,会将自己逼到不得不为的境地,但是现在天下会与方志文之间的对峙,就是看谁先忍不住,谁先被这个情况吓怕,那就输了。
两人不约而同的端起了茶盏,显然,两人都需要缓和一下思绪,好好的想想下一步的应对方法,谈判跟打仗相比,真是一点都不轻松。
而跪坐在方志文身边的太史昭蓉,更是觉得谈判比打仗可累多了,这种紧张的心情完全得不到释放,不像在战场上,紧张了你可以大喊出来,可以拼命挥舞武器来宣泄心头的紧张和压力,但是在谈判之中,这种压力却完全得不到释放,只会越积累越多,最后简直要将人彻底的压垮了。
“大人,现在事情紧急了。我就直说了吧,我们天下会看中了一块地盘,想要倾力朝着这个方向发展,当然,同盟者是少不了的,而在这块地盘发展起来之前,我们迫切的需要中原的安稳。这就是我们的底线。如果这个底线不能得到实现,那么我们也会改变想法。毕竟中原大乱的话,以我们的同盟的实力,相信不会比别的行会做得更差,大人您说呢?”
方志文彻底明白了,天下会现在需要的也是有序的混乱,而不是一团糟的混战,也就是说。天下会为首的玩家势力,已经完成了一个相对庞大的计划,而这个计划按部就班的实施下去,对天下会同盟是最有利的,相反,如果游戏进程忽然加速,则对他们的计划有不可预测的影响,因此出于相对保守的考虑,天下会选择了维护原定计划的实施,并且愿意为之付出一定的代价。
如果天下会从中原抽调重要的战力离开。为了保持他们对中原继续施加有效的影响,则必须要求中原态势相对平稳,这么一来,他们才能凭借着比较小的力量保证自己在中原的存在,他们尽力维持局势稳定的行为就能解释得通了。
但如果这个代价过于巨大的话,或者没有切实的办法来阻止事态的恶化,那么天下会也不是不能应变,维护稳定的选择。只不过是首选罢了。
这个原因方志文不知道该不该相信,但是方志文更感兴趣的是,天下会看重的地盘是什么地方?应该不是青州。也不会是幽州,那么是江东?荆南?蜀中或者说是交趾?
“能问问你们选择地盘是哪里么?”
“当然。反正大人很快就会知道,我们选择的是荆南。”
方志文呼了口气,看来他们是要用黄巾阵营的身份,在荆南开辟战场,而且,应该是已经进行到一定程度了,否则赵伯阳也不会这么大方的承认。方志文相信他们会选择更南边一些的地方,比如桂阳、零陵,很显然,天下会这是决心要避实就虚潜心发展了,如此一来,天下会将从一个监督、制衡者的角sè,转向更积极的方向发展。
这种变化给方志文带来的好处是,天下会在丰宁郡的地盘更安稳,在天下会主掌中原之前,绝不会成为丰宁郡的祸害,而只会成为丰宁郡的稳定因素,其在丰宁郡的势力将会完全的转变成为天下会的大后方和养马场之类,另外就是,方志文的海运事业也会因为荆南开发而更加兴旺。
不好的地方则是,这些在遥远的南方聚集起来的顶尖势力,会纠结成为难以制衡的一个大势力,方志文的手伸不到那里,而周围能够制衡他们的人只有一个孙坚,或者,应该让蔡瑁彻底倒向刘备,让刘备正面与玩家接壤。
“这么说,与奉先的这份协议到是大有深意啊!赵先生是希望与本官也有这样的一份协议?”
“是的,这对贵我双方都是最有利的,不是么?”
方志文不得不承认,这确实是对双方都最有利的选择,但是也是一个双方都很无奈的选择,方志文既想消除天下会这种超级行会对自己的潜在威胁,又不希望这个行会跑到自己影响不到的地方去默默壮大。
而天下会本来能够悄悄的转移重心,不被原住民势力提前察知,从而引起原住民的强烈戒备乃至反弹,还有,现在给吕布和方志文的代价,也是属于额外的支出,本来都是完全不需要的。
方志文沉静的看着赵伯阳,赵伯阳也毫不示弱的回视。
“好吧,原则上本官同意了,天下会下得一盘好棋!”
“荆南烟瘴之地,土著凶蛮,时间很重要!大人一定能理解,也希望大人能给予支持。”
方志文释然一笑:“支持,当然要支持,开发土地,利国利民,为何不支持呢!我们还是来谈谈协议的细节吧!”
听了这话,赵伯阳心里大大的不安,方志文的支持,是不是就是想方设法的给未来的荆南开发找麻烦呢!?(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第五百三十七章收编异人的首战
(鼎天小说居.dtxsj.)“主公,你的条件会不会太过分了?”
“过分么?不过是十万人口罢了,有什么过分?”
“现在他们可是最差人口的时候!”
“我也差!”
田丰无奈的摇了摇头,他自然知道,主公这么过分的要求,其实是想看看赵伯阳刚才的话有多大的水分,天下会去开发荆南这个事到不是不可能,但是下多大的力气去开发才是关键。(搜读窝.soudubsp;荆南确实有不少的优势,距离中原说远不远,说近不近,既能躲避开中原的疾风暴雨,又能在适当的时候,将手快速的伸到中原来。
但是荆南也有很多的不利因素,比如人口稀少,开发度很低,有大量的山越蛮族等等。
如果天地会真的下力气去开发荆南,并且向荆南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这么一来,就会将相当一部份的异人力量从北方,以及冀州、青州地区给抽走南下,这对方志文甚至所有的原住民,都会产生极为重要的影响,所以方志文想要尽早的确定这事的真假。
另外,方志文也很好奇,到底是什么原因,让天下会作出了这么重大的战略转变,而且,这次以天下会为首的异人行会分外的团结,这也让方志文很好奇以及忌惮,虽然方志文现在就已经开始准备给天下会使绊子,但是无可否认的是,以天下会为首的异人将会不可阻挡的开始崛起了。
这个情况也必须重视起来,异人这么快就开始自立。确实出乎了方志文的预料,也让田丰感到一丝害怕,按照异人的数量,如果更多的异人效仿天下会,大汉的地盘很快就会被瓜分一空吧!
当然,这个有些杞人忧天了!但是,异人势力开始进入崛起的加速阶段已经是不能假装看不见的事实了。
“主公。他们为何将这个情报透露给我们?”
“估计他们的计划已经进入了全面实施的阶段,所以要瞒也瞒不了多久了,加上现在这个节骨眼上。
再说,福县虽然又聚集了不少的玩家以及部队,但是高顺这边,也多了不少的零散玩家,,数量高达五万多人,仅仅是编进高顺部队内的玩家数量,就超过了五千,其他的零散玩家则主要安排在外围做战场监视了清扫任务,要么就是在远程部队里负责投石机,再不然,就接受了运送物资或者守营的任务。
再加上玩家大势力的部队,高顺这次南下的部队相当的庞大,对上福县的黄巾阵营守军,数量上甚至还占优势,这在某种程度上,会导致任务奖励的下降,但是玩家的热情还是无法阻挡。
因为这次的战争最高奖励是一张名将卡,还有密云系的功勋兑换列表中,也赫然出现了名将卡、属xìng书、技能书等等高级货sè,虽然那兑换的功勋值像天文数字一般,但好歹也有了一个奔头吧!
早上出发,高顺在傍晚时候顺利的在福县城下扎营,第二天一早,高顺就准备开始进攻了。
“各位,训练的内容都记好了没有,在战场上,若是违令的话,会被直接扣除功勋,直至解除任务被驱除出队伍,所以请各位都严格的遵守战场纪律,不要任意妄为!”
在临出发前,书记官还在反反复复的叮嘱这将要编入战阵的玩家们。这些玩家与高顺的书记官已经相当熟悉了,所以气氛很轻松。
“知道了,高书记!呵呵。”
“呵呵......”
高书记官当然不知道‘高书记’三个字有什么好笑,虽然这个称呼不大正规,但是这么叫似乎也没错!
“大家都是第一此参加战阵,所以安排的任务都是zìyóushè击手,任务相当的简单。但是进退起坐都不能疏忽,军令就是军令,大家切莫不当一回事。”
“知道啦!你已经说了八遍了!”
“八遍。才三遍吧!这也是军规,有关的军令解释必须解释三遍。”
“啊!这样也行!?真是严格啊!”
“不愧是强军!”
“好了,既然大家都记住了。那么各位现在可以去各伍报道了,从今天开始,每次战前准备号角响起的时候,各位都要归队,如果届时未能及时归队,则会被排除在本rì战斗之外,累计两次缺席,则会直接取消任务,大家谨记!”
“知道啦!”这回是大家一起回答,声浪震天。倒是很有气势!
......................................................
“呜呜......”
“咚咚......”
战场上鼓角齐鸣,高顺仍然是用弓骑兵揭开战斗的序幕,弓骑兵的主要作用,一是对城墙进行一次测试攻击,以分辨出城墙上守军的强弱分布。顺便,也尽量的摧毁和暴露敌军在墙下设置的陷阱。
因此,骑兵的试探攻击是非常重要的,至于打击敌军士气,和欺骗守军的远程攻击,只是顺便的任务。成不成都不要紧。
守军这次也学乖了,城内的弩兵指挥的相当不错,用多批次大范围的覆盖shè击,来不断的sāo扰骑兵的攻击,虽然并不能造成多少实质xìng的杀伤,但是却严重的干扰了骑兵的攻击步调,从战术应对上来说,基本上是成功的。
这四千骑兵,是高顺自己的卫队,以及从重装龙骑兵中抽出来的两千组成的,所以本身并不会给陷阵营的攻击力造成多大的影响,高顺也不着急,而是静静的看着骑兵绕城攻击,在骑兵体力允许的情况下,尽量多消耗一下敌军的jīng力也是好的。
“远程部队快速推进!”
高顺在开战半个多时辰之后,终于下达了远程部队推进的命令,这回城里的守军相当的沉着,并没有急着开始攻击,而是耐心的等待着远程部队完全分散开来,开始展开器械的时候,才发起了第一次攻击!
“命令远程部队退后!放弃器械,避开敌军的攻击!”
高顺给每一个接受了远程攻击任务的玩家,都配备了双份的器械,因此,第一轮的打击本来就是给对方占便宜的,但是人员必须要保护好。
‘咻~轰!’
‘哗啦啦.....’
大大小小的碎石,还有巨大的弩箭从天而降,轰击在攻击部队的远程阵地上,但是取得的战果并不是太好,因为攻击方远程部队的阵地,比预期的阵位要稍稍的靠前,守军虽然调整了shè击距离,但是将领和cāo作者的shè击技术会限制远程shè击的准确xìng。
“返回阵位,返回阵位!!”
传令兵大声的吼着,刚才退后的玩家以及士兵们,都快速的冲向了阵位,他们知道,这就是需要争分多秒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45.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elapsed_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