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游戏三国之英雄传说-第148部分

这两股势力一方面本身就存在一个平衡问题,因此方志文才会不得已去削弱曹cāo的力量,为的就是迁就孔融发展过慢的速度。
而这两股原住民势力加在一起也远远不如黄巾阵营玩家的势力,如果青州没有方志文的部队,很可能青州的黄巾军阵营已经转守为攻了。
再看青州的周边。北面比较安定,但是南边的徐州却相对的空虚。这也是方志文着重打击城阳郡和琅琊郡的目的,一切都是为了防止黄巾势力向南渗透。
为了更有效的杀伤敌人,就不能放开手脚大打,必须黏住敌人,在一点点的消耗掉他们的有生力量,因此高顺在莒县的攻势并不那么拼命,更多的时候只是攻上城头杀伤一番,然后就撤了下来,在高顺的眼里。就像是在练兵一样,而在黄巾阵营玩家的眼里,似乎是因为自己的防御强悍,所以陷阵营未能突破。而在朝廷阵营的玩家眼里。却觉得是高顺比较小气,所以不想那么快的攻下莒县兑现奖励!
很少有人会注意到,在诸县到莒县这条补给线上正在发生什么。这样的一场战争,发生一系列围绕着后勤线展开的破袭战与反破袭战是非常普通的事情,因此今天后勤被劫了,明天来打劫的部队被吃了干净等等消息,都是作为莒县攻防战的花边新闻出现的,甚至在玩家的论坛上。这些破袭战的战报点击数字低得可怜。
只是,没有人知道一个确切的统计数字。既不知道到底被五莲山中的黄巾阵营玩家劫走了多少物资,也不知道被杀伤了多少护送部队,更不知道五莲山的玩家们损失了多少出击部队,而这个数据,只有负责整个青州战场的田丰才真切的掌握着。
只不过,这个数据是绝对不能公开的,一旦公开,这个戏法就不灵了,反正宇文伯颜每天看到乐滋滋的田丰,就知道他刚刚看完战报汇总了,每次都心情很好啊!
“伯颜,高顺将军有一个建议,他需要你给他制造一个需要支援的机会。”
田丰将宇文伯颜从比武场上唤了过来,一身汗水的宇文伯颜一边擦着汗一边困惑的眨了眨眼睛,随后恍然。
“差不多要收官了么?”
“嗯,最近后勤线上的战事少了很多,我们需要将后勤线拉的更加长一些才行!”
宇文伯颜翻了个白眼,一脸无奈的摇了摇头,这仗能打成这样,可真是奇了怪了,居然还要想方设法的露出自己的软肋,现在还不够,还需要脱得更多才行。
“怎么,不好办么?”
田丰见宇文伯颜摇头,还以为是宇文伯颜很难办到这件事。
“不,不是,这事好办,我去高密一趟,亲自押运一批重要物资,这边同时发出一些物资到莒县,然后军师适当的露点消息不就行了。”
田丰眨了眨眼:“从高密肯定是没有办法及时赶回来参战的,伯颜的意思是放弃这批物资?”
“当然不是,可以用李代桃僵之计,我这里可是有一个宝贝的。”
“什么宝贝?”田丰好奇的问道。
“夫人给的面具。”
“面具?”
“对,面具,能够让一个跟我样貌相近的人变成跟我一样的形貌。”
田丰微微一笑,果然是这个东西,这样东西田丰在方志文手里也见过一次,听说是甄夫人的杰作,有了这个东西,就能好好的摆异人一道,当然,还需要另一个人也配合一下才行,争取这次拿下一个比较大的战果……高顺接到求援的书信,正是在中午重新攻城开始不久,高顺几乎毫不犹豫的下达了终止攻击,全军撤退的命令。
对于今天高顺草草收兵大家都感到非常的不解,而高顺回营之后也没有过多的解释,只是迅速的发布了各种命令,大多是夜里jǐng戒的任务,以往这些任务是很少的,但是今天却很多,几乎所有的异人势力都接到了这项任务。
到了晚饭过后,高顺营地里面忙碌起来,不断的有部队进进出出,这里面既有玩家出外巡逻和jǐng戒的部队,也有高顺出外巡逻的部队和斥候部队,反正营地里面热闹得很。这更加让高顺营地里的玩家们感到莫名其妙,当然。比较敏感的行会已经觉得今夜会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了,于是各种各样的消息开始在营地里蔓延开来。
到了凌晨,该来的终于还是来了,外围的侦骑和斥候最先发出jǐng报,但是由于距离距县城才几里的距离,等到jǐng报被确认,敌军也已经到了营寨的外面了,虽然营地周围布满了陷阱,但是在海量的玩家面前。这些都不是问题,一人一个技能或者纸符,这些密密麻麻的陷阱就纷纷报废了。
轰轰的技能爆炸声,吼吼的敌军喊杀声。在营地的外面闹得不亦乐乎。但是在高顺的营地里却相对的比较安静,陷阵营的士兵们正在有条不紊的进入防御位置,玩家的部队也都进行了预先的编组。进入各自的阵地。
这时候,这些接了任务的玩家才发现,自己的jǐng戒阵地,似乎都是防御阵地,而且清一sè的都是弩兵阵地和投石机阵地,至于寨墙上和寨墙后面的前沿位置。则是流浪武将和游侠的阵地。
黑暗中,来进攻的黄巾阵营玩家远程部队占据了先发的优势。第一轮的远程打击给营地内的守军造成了不少的伤亡,特别是营地内的投石机部队,其他的部队相对靠近寨墙,反而没有遭到打击,另外就是不少的营帐被敌军投掷的火球给点燃了,士兵们正有序的展开灭火,而投石机部队则正顶着漫天的碎石火球进行还击!
“我靠,这么被动不行啊!这样迟早会失陷的!骑兵呢?怎么不出击?”
“如果我们的骑兵还在,你觉得敌军敢于大胆的出城偷袭我们的营地么?”
“什么?你是说,骑兵不再营地中?”
“你自己看看周围的守军,人数是不是少了很多?”
“这是怎么回事?我靠!我想起来了,今天晚上部队进进出出的,肯定是那个时候趁机将骑兵调动了,可是,骑兵去哪里了?敌军又是如何知道的?”
“骑兵去哪里了我不知道,但是敌军是如何知道的我却是明白的,因为正是敌军将我们的骑兵给调走的!”
“没错,正是因为是他们可以制造的一个危机,因此骑兵调动虽然将我们都瞒在鼓里,但是敌人却是知道的一清二楚,肯定是他们在预定的观察点确认了骑兵离开之后,才发起了这次攻击。”
“我rì!这次完蛋了,这帮孙子都不用进攻,用远程就直接将我们给烧光了!”
“不会的,肯定会进攻的,他们时间上还是比较紧张的,难道他们就不害怕骑兵能够及时的赶回来么?”
“只怕我们营地里面损失过大,就算骑兵及时赶回来也无力回天,说不定还被对方一起吃掉!”
“那就要看敌军的战力能达到什么层次了,但是想要吃掉高顺的陷阵营,没有十倍的部队我看玄,更何况,我们又不是只能站着等死。”
“呵呵,就算这次挂了也没啥,这段时间已经占了黄巾阵营那边不少便宜了,那边的人都恨死我们了,挂一次也是可以接受的。”
“切!老子才不想挂呢!想要挂了老子,先问问老子手里的刀再说!”
敌军的远程打击部队逐渐的占了上风,并且渐渐的有些压倒xìng的架势了,眼看着营地里的反击已经越来越弱,在营地周围隐蔽集结的步兵部队都开始兴奋起来,如果今夜能够成功的灭到这个营地,那不但是实利丰厚,更是会有击败陷阵营这样一个威名落在自己的头上,玩游戏不就是要打BOSS么,陷阵营也是一个大BOSS吧!
“步兵准备进攻!步兵准备进攻!”
“拿下营寨,推倒陷阵营!!”
“拿下营寨,推倒陷阵营!!冲啊!!”
山呼海啸一般的喊杀声在黑夜中猛地爆发出来,化作一股飓风,席卷了火光四起的高顺营地,营寨岌岌可危!RQ
(njxs)最快更新,请收藏(njxs)。
第五百五十八章莒县失陷
营地里面和周围火光以及技能的闪光连成一片,巨大的喊杀声浪直冲九天!战斗进入白刃战了!
“上马备战!”
“骑兵,目标敌军远程部队,出击!”
在距离营地不到五里的这个小山坡上,悄悄的出现了原来越多的黑影,可惜由于光线的原因,在营地周边的人根本就看不到这个方向和距离上的景象,只是随着这些骑兵越来越多,速度越来越快,那震天的马蹄声却根本就无法阻隔。◎聪明的孩子记住超快手打更新.◎
“骑兵!?哪里来的骑兵!”
“草啊!被耍了!”
“是我们的骑兵!援兵到了!杀啊!~”
“杀!敌军中伏了,大家并肩子上啊!”
远程部队在骑兵面前连渣都算不上,充其量也就勉强能算是障碍物,而且还是一些不结实的障碍物,分成许多个小队的骑兵仿佛有生命的梳子一样,从黄巾阵营的远程阵地上扫过,然后剩下一地的尸体。
完全没有任何的犹豫,骑兵们一头撞进了在后队位置的敌军弩兵阵,再一次上演了大屠杀的戏码,在黑夜里,千万不要想着投降,因为骑兵们根本就看不清你的动作,基本上见到到前面有个人影,刀枪就直接招呼上来了,至于一个个小型骑兵阵中的猎杀弓箭手,都是朝着人群比较密集的地方shè击的。
因此,夜战是最凶险的,也是最为残酷的,一般训练度低的部队。在夜战遭受挫折的时候非常容易崩溃,现在的黄巾阵营的玩家们就面临着这样的问题。
混乱中,成建制的部队被打乱了,将领找不到自己的士兵,士兵同样也找不到自己的将领,幸好大家都还记得一个事情,那就是自己其实离城不远。在视线中甚至能看到城墙上的火光,于是所有崩溃的部队都毫无意外的一窝蜂的向着莒县城跑去。
“不要!不能回城!敌军会顺势攻城的!”
“我擦!现在还说这个,能活命再说......啊!”
“甭管那些了。先应付眼前,我挡!我挡!哎呦!”
“草,老子有纸符!看.....呃!”
“你吗的。不是说高顺的骑兵已经在百里之外了么?这些是什么?”
“我他吗也想知道!谁来告诉我啊?草!”
战斗的火线迅速从寨墙边向西面退散,外围的骑兵却是从南北两面向心夹击,如果再不跑后路后路就要被卡断了。
“谨守营地,不要出营,容易被误击!等骑兵追远了我们再整队出击!”
“想出也出不去啊,营门都没开!”
“整队!整队!骑兵上前!骑兵上前!枪兵随后清剿战场,刀盾、弩兵最后列队,准备攻城!”
“远程部队速速到后勤官处领取远程器械!准备攻城!”
袭营转眼间就变成了被埋伏,这其中的关窍也许很值得玩味,但是现在大家都没有时间管这个了!
被伏击的黄巾阵营现在正在誓死顽抗。或者正在四散而逃,逃回城里的绝对是傻蛋!至于那些溃散奔命的士兵,现在谁还顾的过来啊,听天由命吧!
伏击者想不到对方崩溃的这么快,几乎一触即溃。显然敌军的训练度和统帅能力实在是成问题,估计在战斗开始前,这些家伙的士气可能都不及格吧!在遭到骑兵突击之后,立刻就崩溃了。
敌军溃败的如此彻底,并且十分配合的逃向莒县方向,高顺自然非常的乐意顺手将莒县也拿下了。于是立刻动员营地里的部队,开始重新整编,尽管异人部队的损失也不小,但是整合起来还是有数万将士可用,如果能紧紧的跟上骑兵的速度,应该能协助骑兵一举抢下莒县,将敌军彻底驱逐出城,然后就是骑兵的追逐战了,这必定是一场大胜!
黑暗之中,城头上的守军虽然看不清除外面的具体情况,但是自己这一方失败了还是能分辨得出来的,而且,不远处震天的马蹄声告诉城上的守军,那是敌军的骑兵部队,自己这边根本就没有能够夜战的大部队骑兵。
问题是,现在聚集在东城门下的这些溃军,城上的守军根本就不敢放他们入城,害怕就在他们背后虎视眈眈的敌军也会趁机夺城,但是如果不放他们进来,城里现有的这点部队,又能阻挡敌军随之而来的攻城战么?
而且这些聚集在城门下的溃军已经失去了理智和控制,正在下面乱骂不已,什么难听的话都能出口,而城上的守军们却只能是一脸的惭愧和尴尬,有的还因为有亲友在城下,心里犹豫着要不要偷偷的去打开城门。
高顺其实就缀在这一大群溃兵的背后,一边在逐个消灭着混杂在路旁顽抗的异人,一边随时注意着城墙上的情况,见对方打定了注意不放溃兵进城,而自己的步兵部队现在已经跟了上来,高顺立刻作出了决定。
“喊话,让前方的溃兵扔下武器投降,慢慢的走过来,让异人的步兵先用绳索将这些降兵捆起来带到后面!”
“诺!”
“骑兵准备攻城,换弓箭!”
“将军开恩,允许尔等投降,立刻放下兵刃,列队缓缓离开城门!一刻后不投降者,杀无赦!”
一小队骑兵打着火把来回的奔驰喊话,让那些被堵在城门口,本来已经绝望的士兵们绝处逢生,不少士兵压力一去,居然哭了起来。
也有人情绪十分的激动,不由得在那里喊了起来:“高将军厚恩!我等与城上背叛我等的守军不共戴天,请将军允准我们参与攻城!”
城上的守军既是尴尬又是气愤,但是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至于冲着这些溃军攻击,还真下不了这个手!如果城上的异人或者将领敢下这个命令,估计守军的士气直接将见底了!
失去了大批生力军守城,莒县的守军士气又遭逢巨创,莒县的守城战绝对不容乐观了!
事实也如此,高顺以弓骑兵开局,然后弩兵压制步兵登城,即使在前两天正常的攻守模式下,高顺都能屡屡登上城墙,更何况现在守军数量大减,士气又低迷的要见底的时候,只一个冲击,陷阵营就登上了城头,这次高顺不是练兵了,立刻发出了全面进攻的命令。
后续的陷阵营以及玩家的刀盾兵蜂拥而上,东面的城墙瞬间就易手了,骑兵更是在两侧城墙拐角阻截住了援兵,随后城门被打开,战斗迅速的向巷战方向发展。
在陷阵营和流浪武将的配合下,主力都已经出城战死或逃散的莒县,完全挡不住jīng通巷战的陷阵营,战斗持续到天sè微白的时候,基本上就结束了,莒县被攻陷!
而骑兵却早已经绕过城池,四处追截企图逃跑的败军,那些骑着战马的玩家是追不上了,但是他们的部队却都逃不了,与其将来变成了野怪被异人抓去,还不如现在辛苦一下都抓起来,也算是一个青壮人口呢!
战场上就是一个尔虞我诈的地方,或许玩家们还没有弄明白高顺玩得花招,其实说穿了一点都不值钱,因为在玩家的情报中,缺少了李元志这支部队的情报,在宇文伯颜带一万骑兵出现在高密的时候,五莲山的玩家们确实出动了大部队,包围了据说押运了重要奖励物资的辎重部队,十数万的部队围住一万骑兵,而且还是丘陵地区,这个危局迫使高顺不得不出兵增援。
而黄巾阵营的玩家策划的是半路先打高顺的援兵,反过来再打破围而出来汇合高顺的辎重队骑兵,然后攻击高顺的营地,最后才吃掉走得最慢的辎重部队。
计划的前半部分都顺利,唯一的问题是,在半路上,高顺就已经折返,而替代高顺继续前进的则是李元志,于是伏击李元志的部队就有些悲剧了,李元志的部队速度太快,让伏击的部队迟迟无法合围,于是不得不赶紧发动了攻袭营寨的战斗,谁知道高顺却已经回到营寨周围设伏,最后将莒县出击的部队一举击溃,并顺势拿下了莒县。
另一边,原本战力平平的押送辎重的骑兵队忽然爆发,将围困他们的步兵阵地轻易突破,然后四处追杀包围他们的部队,等收到消息的玩家部队发觉不对路,纷纷开始撤退的时候,却又由于组织不协调,被李元志反过来吃掉了两支分队。
整个战役可以说黄巾阵营的玩家们彻底失败!不但一点好处没有捞到,反而被高顺和宇文伯颜狠狠的割下了一大块肉!
莒县易手之后,方志文的部队现在有两个选择,一个是琅琊郡的阳都,另一个是玩家新建的城市莒南,但是不管进攻那个城市,方志文的部队都将面临着如何保护超长的后勤线的问题。
方志文的全光政策是导致这一后果的根源,东武城空了、诸县空了、莒县也将被搬空,所以方志文的补给不得不从遥远的高密远程运来。
从高密算起的话,到阳都和莒南的路程超过九百里,将近千里的后勤线,维护这么长的后勤线,这将是一件极其具有挑战xìng的任务,也是黄巾阵营玩家看到的唯一战胜高顺和宇文伯颜的机会!
而站在方志文这一边的玩家们,却都不明白一向jīng明的方志文这次为何会犯下这么严重的错误,这场仗再这么打下去,会越来越难打的!RQ
(njxs)最快更新,请收藏(njxs)。
第五百五十九章太史慈的任务
太史慈接到命令前来密云,命令中要求他不但要带着自己的卫队,还必须将卫队按照方志文的卫队标准进行调整,从部队中抽调基层军官,在卫队中由高到低一直将武将配置到伍长这一层次。◎聪明的孩子记住超快手打更新.◎
方志文的骑兵队是在原汉军边军体制上改进的,最大的变化在于伍、什和队的设置不同,这个设置是为了适应小队单独战斗和行军时,可以组合成小组军阵,以提高小组作战能力而改进的。
整个卫队是一个军两千人,设置卫将军一人,分两曲,曲长两名,一曲两屯共四屯,屯长四名,一屯十队,共四十名队长,一队一个直属伍,三个什,配置什长四名,合共一百六十名什长,每什三伍,合共三百六十名伍长。
算下来,太史慈也自己也微微的吃惊,自己的一个卫队里面,居然有整整五百六十七名武将,而是按照命令必须高配,原本的军长变成曲长、屯长,依次类推,到了伍长一级,却都是原来的队长、什长,至少也是一阶的将领,这种战斗力绝对是没得说了。
唯一比较麻烦的是自己的统帅值几乎被耗尽了,如果这么配置的话,太史慈能控制的部队最多在增加一个曲,就会达到极限。虽然在野战中,这样的高属xìng高战力的配置,可能还比高数量要有优势,但是在驻防上来说,控制的地域却大大的减少了,除非能够解决快速投放问题,否则,这种配置只能作为突击部队来使用,不能当作常态使用。
事实上。方志文在指挥部队的时候,也存在这个问题。所以,方志文的卫队就很少出击,因为一旦方志文率卫队亲自出击,就必须放弃指挥整个军团,这个问题其实在很多将领身上都一样,即使是曹cāo也会有这个问题,所以,身先士卒并非统帅的首选。
后来方志文有了田丰,才逐渐将指挥权归属到田丰身上。而自己仅仅作为副将出战,自己卫队的战斗力也逐渐被施放出来。
扯远了,说回太史慈的事情,太史慈并不知道方志文要求自己组建这么一支部队要做什么。但是这么强悍的一支部队。肯定不会是组建来玩的,肯定是有重要的任务交给自己。其实太史慈身为方志文的大舅子,是真正的一家人。偶尔,太史慈对自己的身份也有些忐忑,担心因为自己的身份而失去担负重大任务的机会,又或者被破格优先的照顾了重要任务,这种矛盾在品xìng纯良的太史慈心里,总是难以抹去。
现在任务终于来了。太史慈心里的不安也越发的明显了。
一路上怀着七上八下的心情,太史慈从海路到正在筹建的唐山港。然后趁夜sè直接赶向密云,非只一rì,才风尘仆仆的赶到密云。
方志文与太史昭蓉亲自在城外迎接太史慈,只是略微的叙了叙旧,方志文就直接送太史慈回府与老夫人团聚了,让有些心急的太史慈又有些坐卧不安的熬了一个晚上。
第二天一早,太史慈就被老母亲给赶出了家,知子莫若母,老夫人岂会不知道自己儿子有心事,但是她却没有问,只是让他赶紧去太守府见方志文,临走还嘱咐他做事要尽心尽力,不可懈怠耍滑!
方志文见到一早就来访的太史慈并没有觉得奇怪,似乎早就料到了一样,将太史慈让进来与他们一家子一起用了早餐,又让太史慈抱着自己的儿子方毅玩了一会,方志文才拉着太史慈进了自己的小书房,不一会,太史昭蓉带着田畴到了。
太史昭蓉在一旁给大家煮茶,而方志文则随意的与太史慈交流着,顺便也问了问国渊和邴原等人的情况,得知管宁始终不肯出仕,倒是有意到林西学宫学习任教时,方志文也很高兴,听说邴原说动了刘政出仕,倒是让方志文有些惊讶。
“好吧,言归正传,想必子义也很着急了吧!”
“大哥,你的命令含含糊糊的,我能不着急么!”
太史慈苦着脸说到,其实他跟方志文的关系有些乱,他原本就叫方志文大哥,但是自己的妹子又嫁给了方志文,按说方志文应该反过来叫他大哥,但是之前一直以弟自居的太史慈觉得没法接受,方志文也觉得很怪,于是还是沿用了原本的称呼。
田畴幸灾乐祸的笑了笑,没有出声。
“呵呵,之所以没有在命令中详细的解说,是因为这事相当的复杂,所以还是当面说比较好,对了,周醒对于你将骑兵部队的将佐都抽调光了,有没有说什么?”
“没有,但是心里肯定有不满!至少脸是黑的!”
“哈哈.....”
田畴也乐得不行,只有太史慈比较郁闷。
“大哥,这样做会让周醒觉得我在利用自己的身份搞特殊化待遇呢!”
“怎么会!?子义,以后可不能有这样的想法,军中的每一个人都是亲兄弟一般的人,我更不可能在军法上讲究人情亲属,这不是帮你,而是害你呢!所以,以后也不要有这样的想法,我的每一个决定都是从事实出发的,都是从你们的能力出发。”
太史慈认真的看向方志文,见方志文一脸的严肃,不由得用力的点了点头道:“小弟知道了,以后都不会这么想了!”
说完这话,太史慈觉得自己忽然轻松了许多,原本忐忑不安的情绪,似乎都随着清风消散一空。
方志文满意的笑了笑,太史昭蓉这时端着茶过来,给大家一一端上茶水,方志文示意太史昭蓉坐在自己的身边,继续道:“这次让子义组建这么一支部队,是要执行一个特殊的任务!而这个任务我想来想去,只有子义你来执行最合适,不但能力适当,更重要的是身份恰当。”
太史慈一脸的困惑。想了半天也想不到,什么任务还需要用到自己的身份。
“大哥。我想不出来,你就直说吧!”
“子义,记得子龙和香香从张曼城那里接来的那位蔡姑娘么?”
“知道啊......不是吧?大哥不是想要我跟.....那可不行,那可是子龙……哈哈……扑哧.....”
方志文古怪的看着太史慈,而田畴和太史昭蓉干脆就放肆的笑了起来。
太史慈尴尬的揉了揉鼻子,有些莫名其妙,但是更多的确实不好意思,或许自己弄拧了什么吧?不过真的这么好笑么?
“莫非,子义真的对这个蔡姑娘有君子之思?”田畴忍者笑问道。
太史慈急忙乱摇着双手道:“没有!绝对没有此事!”
太史昭蓉也调皮的笑道:“堂兄既然没有这个想法。为何要这么说呢?”
“昭蓉,怎么你也来调侃为兄,我想岔了还不行么!我这不是怕大哥他乱点鸳鸯谱嘛!”
方志文凑趣的追问了一句:“既然害怕我乱点,是不是子义已经有了心仪的对象啊!?不会是国渊的妹妹吧?”
太史慈脸上一红。头摇的跟拨浪鼓似的。不过方志文却和太史昭蓉诡异的交换了一个眼神,这真是意外收获啊!
连田畴在一边也摇头不已,这个太史慈实在是纯情的过分了吧!
太史慈不安的看着面sè诡异眼神更诡异的方志文和太史昭蓉。赶紧将话题扯回正事上面来:“大哥,莫非是要我去荆州?跟谁开战?”
“呵呵,确实是去荆州!”方志文笑了笑,别以为这样就能蒙混过关,这事一定要捅到老夫人那里去才行,不过现在先暂时放过太史慈:“不过不是去开战。恰恰相反,是要尽量的阻止荆州开战!”
“阻止荆州开战?阻止谁跟谁?”
“子泰。地图!”
田畴掏出一副荆州地区的地图,展开在几人中间的席子上,方志文伸手指了指荆州用红sè的线条分割成的几个部分道。
“阻止刘备向蔡瑁为首的荆襄世族开战,促使荆襄世族与黄巾军的合作,防备现在在荆南渐渐崛起的异人,这就是你去荆襄的目的!”
太史慈仔细的看了看地图上的标注,荆州已经被割裂成了四个部分,东部南阳和江夏的一部分是黄巾军的,南阳、魏兴、上庸、武陵、长沙则是写着刘备的名字,新城、襄阳、江夏是蔡瑁的名字,其他部分则是蛮族和异人的地盘,荆州看起来还真大啊!
“那么大哥,我去荆州是要选择建立一个地盘么?”
“不,这就跟这位蔡姑娘有关系了,蔡姑娘自己愿意留在密云求学,将来或者会嫁给我们密云的某位年轻有为的人士,所以我们跟蔡瑁就算是亲戚了,呵呵.....”
太史慈撇了撇嘴,这算是哪门子的亲戚啊!就算是亲戚,那也是将来好吧!
方志文扫了太史慈一眼,自然知道太史慈是很聪明的,一定能够想明白其中的厉害关系,所以没有进一步解释这些的意思,而是继续顺着自己的想法说了下去:
“而现在啊,我们的这个亲戚却有些不安,因为刘备太强势了,既有大义名分,又有强烈的责任感,还有非常厉害的把兄弟,所以,蔡瑁他们担心自己被强势吞并了,因此,想要借重我们的力量,而我们也需要在荆襄地区有一定的影响力,毕竟,哪里是大汉的正中间,要害之地啊!”
太史慈思索了一会,眼神一闪,抬起头看着方志文道:“大哥,我懂了,我们需要在荆州成为一个举足轻重的力量,但是又不能表现出对荆州地盘的渴望,所以要想办法间接的控制荆襄世族的军队,至少让军队的人倾向于我们。”RQ
(njxs)最快更新,请收藏(njxs)。
第五百六十章帮忙第二挖角第一
感谢……大大的慷慨打赏,眼看新年在即,各位还能有时间看书,真是悠闲啊!呵呵,可怜的是我还得不停的码字啊!
方志文咧嘴笑了,与太史昭蓉交换了一个得意的眼神,太史昭蓉带着一点骄傲和欣喜的回了一个笑容。◎聪明的孩子记住超快手打更新.◎
“控制荆襄世族的军队啊!呵呵,这个难度比较大,而且也没有必要,因此只需要让军队的将领们对我们充满好感,在必要的时候能倾向与我们的立场就可以了,说实话,我们对荆襄地区并没有什么具体的图谋,就算是商业利益,那也是建立在双赢的基础上的,因此,不必将我们想像成一个居心叵测的外来户。”
太史慈点了点头,表示明白了方志文想要表达的意思,这点很重要,将来就是他在荆襄地区行动的指导思想,千万可别搞错了。
方志文指了指地图:“荆襄地区地处大汉中心,乃是四战之地,但是同时,也是四侵之地,说它控制着整个大汉的命运也不为过,因此这里不能让某一个政治集团占据,一个分裂的、稳定的荆州才是我们需要的荆州,否则荆州一统则四邻难安,必定会引发中原大战,甚至推动统一战争,这都不是我们需要的。”
太史慈奇怪的看了方志文一眼:“大哥,推动统一战争有何不好?至少能让天下有了安定的希望,难道大汉分裂割据会更好么?”
“呵呵,这个问题我不会直接回答你,请你用自己的眼睛去看,但是我刚才所说的是推动统一战争。并没有说是可以完成统一战争,所谓的天下大同。是要在天下人都有着共同的愿望时才能出现,现在大汉的几个利益集团、百姓还有异人之间,根本就不存在统合的基础,或者永远都不存在,我说得对与不对,子义用自己的眼睛去看,用自己的脑袋去评判,然后你自己再来回答这个问题。”
方志文脸上带着微笑,似乎对太史慈能得到什么结论十分的有信心。但是太史慈自己可是完全没有底,但是即使如此,太史慈也一样会坚定的执行方志文交给自己的任务,因为方志文跟他就是一家人啊!怎么可能会害自己呢!?
“我知道了。大哥。那么。我此去荆州的目标就是保护荆襄世族的稳定,平衡荆州各个势力之间的关系,让荆州始终处于一个分裂但又相对稳定的状态。”
“对。也就是有限战争的状态,让他们在竞争中发展,而不是在竞争中衰落。”
这个说法显然超越了太史慈的理解能力,因为这种说法涉及到更多的经济因素,事实上,战争的根本是政治。政治的根本呢?其实是经济因素,归根结底就是利益和生存!这又不是种族宗教战争。而是一场由各自利益诉求的碰撞引发的大混战。
“竞争中发展?”
“不明白,所以我特意叫了子泰来,子泰,给子义讲讲经济和政治以及战争的关系。”
方志文得意的笑了笑,太史慈疑惑的看向田畴,田畴挺直了腰,一副为人师表的样子,看起来十分的肃然。
“咳咳,太史将军,你也知道我们密云这些年来几乎是战乱不断,那么,你认为我们的整体财富,不包括人口、地域等等,纯粹是可动用的财富是上升了还是下降了?”
太史慈眨了眨眼睛,不大肯定回答道:“上升了吧!因为战斗基本上都是在我们的领地之外进行,我们自己的经济几乎没有遭到破坏,我们的军费支出在战争红利的弥补之下,应该不会很重,所以经济应该不会差。”
“呵呵,其实根本就不是那么一回事,战争中,我们一般都选择放弃浮财和选择了人口,因此,战争红利的弥补什么的都是错误的,相反,我们还需要为安置大量的人口而付出很多的钱粮物资,因此,战争对于我们官方来说,是纯粹的支出。”
“啊!?”太史慈愣住了,那这么一说,岂不是大亏特亏,但是从密云用钱和增兵的情况上看,似乎不差钱啊!?
“但是,太史将军你要注意,我们的支出是支付给了我们密云的百姓和商人,这这些钱,会促使我们领地的建设加速发展,并且从商税、租金中回笼了很大一部分,另外一部分则来自于人口增加带来的增量经济,因此,我们并没有亏本,相反,还赚了一些,因为我们还为别的地方的战争提供物资。”
“等等,我明白了,如果战争是向外部购买物资维持的,那么就会越打越弱,相反,则可能将战争作为一个大的产业来看待,只要适当的控制好战争的规模,就有可能反过来促进经济的发展,是这样么?”
“基本上是这样,但是这个所谓的控制是极难的,一旦失控,就会滑进战争的深渊,所以用战争促进经济,是一个极其危险的事情,但是很多人都会乐此不疲的玩这个游戏。现在战争已经发生了,而且不会随着我们的意志而终止,那么,我们就必须要想尽办法的将战争控制起来,关进笼子里,这就是主公派遣你去荆州的最终目的。”
太史慈叹了口气,直到今天,他才从这么一个高度看清楚这个世界的一些真面目,想不到一场场的战乱背后,居然还有着这么错综复杂的事情,而且这还仅仅是战争的一个方面,可能还有更多的内在因素,推动着战争的发展,再想想刚才方志文所说的让自己去看清楚世界的真实,那可真是一个艰巨的任务啊!
“呵呵,子义不必担忧,这又不是你一个人的事情,而是全天下人的事情,最重要的是,你还有我们这些同伴呢!”
方志文笑着安慰着有些失落的太史慈,这位喜欢瞎想的将军和大舅哥,有时候有点情绪化啊!
“呵呵,没事,只是有些感慨,许多自己司空见惯的事情背后,原来都藏着让人吃惊的东西呢!”
“嗯,嗯,基本上就是如此,因此庄子才会说:道在粪溺之中,呵呵。”
“主公,庄子有这么说过么?”
“肯定有!我听林老说的,不信你去问他!”
太史慈看了一眼正在胡诌的两人,脸上露出舒心的笑容,自己有这样的同伴,确实是非常的幸运的。
“大哥,这个问题等下再讨论吧,还是说说我去荆州的事情。”
“嗯,你此去荆州,是代表着我们密云的,所以你的这个身份很重要,我的大舅哥,呵呵。”
“大哥,继续说!”
“呃,我不是开玩笑,正是因为有你这个身份,才显得我们对荆襄世族的重视和亲密,明白么?”
“明白,首先是对荆襄世族示之以诚,这是我这个身份带来的便利,然后帮助他们训练军队?增强军事力量,但是不能插手当地的事务以及矛盾?”
“嗯,都对,子义现在肯定明白了你这支卫队的作用,就是作为训练团同时也是你的强力卫队,战时,可以用这个卫队作为将佐体系,控制更大的军队,平时则作为你的助手和守卫者。至于当地的事务,尽量不要管,因为世族之间的事情也是很麻烦的,当然,当和事佬是必须的,我们需要荆襄世族团结,而不是一团糟。”
太史慈点了点头表示明白,方志文眼神亮了亮接着说道:“当然,相比起来这些任务要放在第二位,第一位的是,你得给我挖两个人才来!”
“啊?!”
“不用这么惊讶,根据雪音的情报,在襄阳或者江夏军中,有几个相当出sè的军事人才,现在还处于相当底层的地位,因此你要想方设法的给我挖掘出来,然后将他们笼络到我们密云来!这个才是任务的重中之重!”
太史慈愣了一会,才明白方志文要说的是什么,说了半天,原来首先是要去挖角,什么帮助荆襄世族训练军队,什么帮助荆襄世族抵御强敌,似乎都是在为这个做铺垫的样子,到底什么才是本次任务的核心,现在连太史慈都弄不清楚了。
方志文和田畴都很有兴趣的看着太史慈一脸迷糊的样子,而太史昭蓉则没好气的瞥了夫君一眼,开口道:“堂哥,重点是荆州的局势,挖角也是很重要的事情,而且两者并不冲突。”
太史慈恍然,刚才大哥是故意用含糊的言辞来干扰自己的思维,这个大哥实在是恶劣啊!在这个时候还捉弄自己!不过太史慈也明白,这是因为大哥对那些人才十分的在意,所以有意要给自己加深印象!怕自己轻忽了此事。
“大哥,知道他们的情况么?比如名字什么的。”
“知道,一个叫黄忠,字汉升,弓马娴熟勇悍难当,是可以与子龙、奉先匹敌的人物,现在应该在荆襄军中,但是在何地就不大清楚了,其有一子黃叙,此子多病有早夭之象,可以送来密云医治,即使不行,我们还有替身符这一招,你的任务是将这一家子弄到密云来。”
“明白!”
“还有一个,魏延,字文长,手上的功夫不弱于子义,是独当一面的干才,此人功利心比较重,所以升官就是他的软肋。当下这人应该也在军中,但是在哪里暂时也还不知道,这人用恩义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45.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elapsed_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