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游戏三国之英雄传说-第165部分

将军,其实这事不难理解,他们两人打得主意是将我们赶走,京城的秩序恢复了,我们就没有留下的理由。”
关羽恍然。
“也就是说,董卓和袁隗勾搭在一起了。”
“暂时是的,不过长远来看,这两人肯定会大打出手,所以。我觉得我们暂时返回荆州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可是,京中的百姓,还有太子.......”刘备的脸上满是不甘。
关羽叹了口气,如果当时自己能够击败吕布,或许情况会有不同吧!
“主公。我们只能尽力而为,承担了过大的责任,只能让我们自己垮掉,对事情的发展没有任何的好处,想要驱逐董卓,匡扶社稷。就必须有更长远的计划和准备。”
“对,大哥,现在董卓手握雄兵,又挟持着太子,急切间如之奈何?不若我们暂离,可以让事情产生变化,然后再徐徐图之。”
刘备重重的叹了口气,苦着脸道:“我不是不明白,只是不甘啊!我大汉社稷怎么会如此多灾多难啊!”
“主公,我觉得最好还是跟丁大人沟通一下,主公也应该去拜会一下小皇子和太后。”
孙乾的眼神闪了闪道,刘备楞了一下,随即用力的点头。
“正是,我这就去拜会!”
“大哥,不急,先用了饭再去啊!”
“不可,此时等不得,公佑,还是辛苦你一下,二弟谨守城门。”
说完,刘备转身又朝着城内走去,孙乾笑着与关羽交换了个眼神,赶紧跟了上去,关羽默默的看这大哥走远,微微皱眉思索着什么……义父,今天的朝会如何?”
“哎~还能如何?不过是董卓与袁隗联手,想要将我们尽快的打发回去。”
吕布笑了笑道:“那就回去吧!”
丁原也笑了,锤了锤有些酸痛的腰身道:“不急,总要那些好处才走吧!”
吕布呵呵的笑着,上前帮着丁原敲着肩膀。
“义父说这话的时候,倒是很像志文的神态。”
“方志文?那个小狐狸?那是个无利不起早的主!”
“正是!不过,他从来也不掩饰这点。”
“嗯,豪杰啊!我大汉豪杰并起,所缺少的就是一个不世的雄主啊!”
丁原不由得有些感慨的叹息道。
吕布见丁原有些伤感,立刻转移了话题。
“董太后一直在等着义父回来,义父可要先去见见太后,还是先用饭?”
“还是先去见见太后吧,对了,志文提出的事情不能急,这点你心中要有数,若是事情还有挽回的于地,万万不能让那个大汉一分为二。”
“义父是说董卓会兵败?”吕布瞳孔微微的收了收。
“不能排除这个可能,袁隗为首的世族力量有多强大,奉先岂会不知?”
“哼哼,可是他们内部也不是铁板一块!”
吕布脸上露出一个冷笑,对于世族的自私自利,吕布还是有经验的,丁原欣慰的笑了起来,拍了拍吕布正在捏着自己肩膀的手道:
“呵呵,我儿好见识!今rì朝中上演的正是分化瓦解的好戏呢,奉先与我同去拜见太后,也听听今rì殿上的事情。”
“好!孩儿也正想见识一番呢。”RS
第六百二十二章陈留王
太子急急忙忙的登基了,据说是国不可一rì无君的缘故,登基的典礼倒也算是热闹,现在董卓和袁隗还处在蜜月期,所以两人的合作还是可以的,在将刘备和丁原这两个大敌搬走之前,两人确实没有撕破脸的必要。
玩家们才将洛阳弄成半城废墟,转眼之间又欢天喜地的参加天子的等级庆典,其无耻的程度跟董卓和袁隗相比是丝毫不差的,不过有了这些喜欢热闹的玩家,登基的庆典确实又热闹了几分。
太子登基宣布大赦天下,改元光熹。
游戏的进程提前了三年进入了光熹时代,原本在历史上光熹年号只用了五个月,现在被方志文搅和了一下之后,光熹这个年号要用到什么时候就真的不好说了。从这点上看,方志文当rì在何皇后面前所说的话确实不是忽悠何皇后的。
太子登基的第一件事,就是将他的弟弟小皇子协封为陈留王,克rì之国。
董卓的这个想法真是让方志文爆笑不已,将小皇子扔到袁隗的地盘上,还要他尽快的履任,这就是明摆着要丁原与袁隗开战嘛!
只是,这种想法能实现么?丁原与袁隗可都是老狐狸!
丁原将陈留王捂得严严实实的,就算是封王之后的陛见都没有去,只是上了一个谢表,表示自己会尽快的离京之国。
袁隗自然知道董卓的打算,只是他没有想到董卓的动作这么快。这边太子登基,那边董卓就开始算计自己了,不过袁隗到是并不担心这点,丁原也不是一个笨蛋,不会老老实实的跟着董卓的指挥棒转,更何况,丁原虽然厉害。但是陈留可是世族的传统领地的腹地,可不是那么好呆的地方。
因此袁隗并不着急,而是加紧要求袁术整顿军队。并且建议世族们加紧募兵,以准备与董卓的全面战争,这种紧张的气氛。在洛阳城逐渐和谐起来的城市氛围之下悄悄的蔓延着,于是,不少头脑聪明的年轻人都开始活跃了起来。
“臣参见太后、陈留王殿下。”
“不必多礼了,以后我们一老一少还要蒙大人照拂。”
“臣不敢,此乃臣之分所当为,臣当仁不让!”
“好,好啊!真是患难见真情,板荡识忠臣。”
“臣惭愧!”
“好了,说说今后的打算如何?”
两人客气了一番,太后请丁原入座。吕布也坐在丁原的下手,陈留王刘协正笑眯眯的看着吕布,吕布笑着眨了眨眼睛,神态很是随意和亲近,这让陈留王极为高兴。
“太后。臣以为,现在京城局势为董卓和袁隗把持,两人都迫不及待的让太子登基,其目的就是要占住大义,然后将臣与刘备都赶出京城。”
“那我等可以公开先帝遗诏一抗衡啊?”
“不可,此时公开先帝遗诏。定会引来董卓与袁隗的双方的合力攻击,而刘备的态度则不好说,最好的结果就是我们被迫退回并州,最坏的则不必说了,因此此时公开先帝遗诏并无半分好处。”
“那......又该如何应对?”
“臣以为,应该先退出京城返回并州,臣等从京城离开,董卓与袁隗的矛盾顿时就会激化,从臣派出的侦骑处得到的消息表明,整个司隶和豫州、兖州的世族都在大肆的征兵,很显然,他们在准备战争。”
“丁大人的意思是坐观虎斗!?”
“对,坐观虎斗,等这两个人打得两败俱伤的时候,才是我们发力的时机。”
“那丁大人的意思是暂时不公布先帝遗诏,可......可只是时间迁延下去,未免会让人怀疑这遗诏的真假了。”
董太后的脸sè有些难看,以她的智商,基本上想不明白这些事情的得失,她在乎的是自己的荣华富贵。
“太后,即使我们现在公布,董卓和袁隗也必会宣称我们的遗诏是假的,因此,我们可以在一定的范围内公布这个遗诏,或者说,先将先帝留存了一份遗诏的事情以流言的方式散播出去,但是又不完全公开,以防董卓和袁隗勾结起来先对付我等。”
董太后恍然,原来丁原是担心董卓与袁隗先杀保皇党,再争天子。
“哀家明白了,就依丁大人之言,今后多多仰仗丁大人了,协儿,快给丁大人行礼。”
小小的陈留王立刻端正的想丁原和吕布拱手行礼,口中用稚嫩的声音说道:
“协年幼无知,以后还请丁大人,还有吕将军照拂。”
“不敢!”
“臣惶恐!”
丁原与吕布赶紧的拱手俯身回礼不迭……方大人,想不到在这里能见到您,真是让人意外啊!”
赵伯阳一得知方志文就在京城左近,立刻就前来拜访,赵伯阳自己现在都解释不清楚,为何自己会觉得方志文这人非常重要,即使现在主掌京城四门的四个势力中没有方志文这个边疆军阀,但是赵伯阳还是第一时间来见方志文,而不是去见董卓。
方志文咧嘴笑了笑:“赵先生为何而来,我就是为何而来,某非京城只能赵先生来,我却是来不得的?哈哈……大人说笑了,大人乃是天下豪强,这天下虽大,大人自然是都可以去得!”
“哦?这就是所谓的捧杀了嘛?呵呵……赵伯阳苦笑着摇头,斗嘴还是斗不过这个方志文啊,说出去或者没有人会相信,自己的现代jīng英,居然说不过一个古人。
两人进入内室落座,从屋外的严寒之中骤然进入温暖的内室,不由得有些燥热的感觉,其实赵伯阳是关闭了环境保护设置的,他觉得只有实实在在的感受这个世界的一切,才能够更好的认识这个世界。
赵伯阳脱下大氅,门侧的女卫上前接了,放在门边的木架上,随后又无声的退了回去。
太史昭蓉给赵伯阳奉上茶水,赵伯阳恭敬的致礼道谢。
“多谢夫人款待!”
太史昭蓉笑了笑没有出声,退回方志文身边安静的坐着,一副小鸟依人的样子,不过赵伯阳可是知道,这位夫人可是七阶武将,在战场上可是凶悍的很,或许正是这种反差,赵伯阳觉得太史昭蓉看上去无时无刻不在默默的散发异样的魅力。
“赵先生此来是想要知道我们对待京城变局的态度么?”
方志文直接开门见山的问道,赵伯阳笑着点头。
“正是,在荆南,我方已经与刘备大人达成了初步的协议,只要朝廷批复就能完成荆南两郡的招安事宜,不过现在京城惊变,事情似乎又有了变化,我们自然会比较关注,对于京城局势的走向,我们也非常期望能够有所把握。”
赵伯阳的话很直白,这也是赵伯阳跟方志文打交道的次数多了,总结出来的经验。
“嗯,理解!你们现在需要的时间。”
方志文一句话就打在了赵伯阳的死|岤上面,赵伯阳不由得庆幸联合理事会选择的地方远离方志文的地盘,否则有这种人在身侧,真是想要睡个踏实觉都不可得啊!
“呵呵,大人明见万里!那么大人对京城局势的发展有何看法呢?”
“看法?没什么看法,我来京城是想看看京城发生了什么事情,同时也希望京城发生任何的事情,都不要过分,至少不要出现杀人盈野血流成河的景象,至于将来朝堂之上谁说了算,对于我本人来说,是没有任何区别的。”
赵伯阳仔细的咂么了一下,明白了方志文想要说的话。
“大人的意思是,不管谁掌权,其实对于我们这些边远地区来说,问题都不大?”
“现在他们忙着身边的事情,哪里会顾忌边远地区的事务,所以,你们的要求应该更容易得手才是,甚至,刘备还会利用你们的事情从中枢索要好处,这种情况你们不会想不到吧?”
“呵呵,只是不敢肯定而已!”
“你们放心,我不是来搅局的,不过我也想听听你们的想法,你们在荆南扎根,是想要做什么?一扫天下或者是小富即安?”
赵伯阳收敛了脸上的笑意,皱着眉头想了一会道:“大人,我们没有一扫天下的意思,想必您也知道,异人心散,而且大汉以德为尊,异人没有这个本钱,因此,我们的目标是以荆南为根基,向南拓展,这与大人向北的策略是一样的。或许在时机许可的时候,我们确实会一扫天下。”
太史昭蓉的神sè有些严峻,看向赵伯阳的眼神仿佛利箭一样,方志文点了点头,不在意的笑道:“嗯,不错的志向,听说南方都是大海呢!”
“所以,要发展海军!”
“我听说这个天下大得很,你们的想法是舍难求易,这很容易理解,将来的事情谁又能说的清楚呢,我就是问一问,也没有想要干涉你们的意思,若是贵会想要逐鹿中原,也未尝不可,只是鹿死谁手犹未可知啊!呵呵.....”
赵伯阳楞了一下,随即展颜笑道:“正是,大人所见深远,中原逐鹿自有逐鹿的乐趣,南下开拓,也有开拓的乐趣,只要这个世界jīng彩,就能吸引人,只要我们过得jīng彩,就不枉费此生。”
两人互相看了一眼,同时笑了起来。RS
第六百二十三章丁原的选择
新的一个月,求点保底票,谢谢了!
袁隗派去求见丁原和陈留王的使者是荀攸,这位颍川的大才来京中游学不久,就遇到了这次剧变,随后不知道谁的举荐,被董卓刚刚征辟为黄门侍郎,意图以此分化稀释袁隗一党,但是荀攸此次却代表袁隗来见丁原,由此可见老牌世族势力的强大。
“学生颍川荀攸荀公达见过老大人,不胜欣喜之至。”
荀攸躬身施礼,眼睛却迅速的打量着丁原,还有丁原身侧的吕布,丁原虽然年纪大了,须发皆白,但是身材仍然魁伟挺拔,仿佛寒冬中的劲松。
至于吕布,那更是英姿勃发,仿若一轮小太阳一样的耀眼,甚至让荀攸有种不敢注目的感觉。
“公达客气了,请进。”
丁原笑呵呵的样子看起来很亲切。
两人随意的一边寒暄着进了帐内,丁原一直将住所放在城外的营地内,一方面固然是小心谨慎,另一方面,根据大汉的规矩,无皇帝诏旨,客军是不得入京城的,丁原还是恪守着这个规定的。
随意的说了些颍川和荀氏大族的话题之后,两人将谈话的内容转向正题。
“老大人,京城巨变天下皆惊,老大人不远万里奉旨兼程而来,实在是辛苦了,如今太子已然登基,京城也已恢复了秩序,天子赏罚已毕,改元更新,四海皆平,老大人刻下又是准备如何打算呢?”
“公达此话谬矣。眼下天子初登,京城稍安,身为勤王之师,自当枕戈待命,何来打算一说,丁原的去留,自然是由天子决定的。天子让丁某去哪里,丁某自然就会到哪里。”
“呵呵.....”荀攸不以为意的笑着:“老大人所言甚是,想必天子的诏命很快就会到了吧。”
“公达如何知之?”
“猜的!”
丁原看着荀攸悠然自得的样子。不由得大笑起来。
“哈哈......公达真是好生聪慧,天子的行事也能猜到,老夫却是猜不到啊!公达如此聪明。怎么不好生供天子驱策,以一己之才而安天下,却去巴结逢迎袁太尉以求荣华呢?”
荀攸楞了一下,嘴角扯了扯道:“老大人误会了,在下是朝廷的官,自然也是天子的臣,只不过,在下的上官既是袁太尉,莫非在下能抗命不成?”
“呵呵,公达何须狡辩。大家都是明白人,老夫一生戎马,最不喜欢兜圈子浪费时间,荀氏确实是颍川大族,但是荀氏也是耕读传家。读书识礼,莫非还需要老夫来跟你讲什么是忠孝节义?”
“哈哈,老大人不闻‘君贤民止,不贤则去’么?孟子也有言‘君轻民贵’,在下虽然也略有薄才,但是这才却只用在百姓身上。非是卖与一家一姓。”
“好,好一个非是卖与一家一姓,望公达今后能以此为戒。”
“哼,大言炎炎之辈罢了!”
吕布不屑的撇了撇嘴角,毫不客气的当面直刺荀攸。
荀攸的脸sè一变,心里颇有些不服,何况说话的还是吕布这个军汉。
“呵呵,吕将军何出此言?在下又有何处所言不实?”
“荀攸你口口声声以民为贵,请问,何为民?”
“这.....天下百姓具为民!”
“既然如此,袁隗等为首的士家大族,上欺皇权,下凌百姓,如今在这司隶、雍州、兖州、豫州之土地,具为世族所有,致使民不聊生不得不反,请问你是如何为民的?或者你所说的民,只是那些世族吧?哈哈……这.....治理天下岂是儿戏,又岂能一两句话就能说清,世族乃是朝廷统治和向外拓展的根基,这点从江东、荆州的发展,还有北疆的拓展中就能看出,至于兼并土地,那只是一种策略,与你又岂能说得清楚。”
“好了,某已经明白了,你也无需跟某家这个军汉争辩。”
吕布不耐烦的挥了挥手,没有兴趣跟这个混淆事实、一味狡辩的士族子弟争辩什么,那简直是浪费时间,异人有句话说得对,事实胜于雄辩,将来用事实来告诉他们答案就是了。
“你……呵呵,公达不必介意,我这义子出身贫寒,一向看不惯世族的作为,权当他胡说就是了。那么公达今天此来就是想告诉我天子即将下旨让我军返回并州了?”
“这.....其实是太尉大人让在下来询问一下老大人,可有什么需要,想必老大人奉命匆匆南下,定有准备不足的地方吧。”
“这倒也是啊!若是骤然接到诏旨,军中一应军需不足,想要顺利返回并州,恐怕还需要等待并州运送的辎重到达才可以启程。”
丁原笑呵呵的顺杆向上爬,既然有人送上门来挨宰,丁原没有理由下不去刀子的,而且丁原还打算跟董卓也敲上一笔呢。
吕布冷冷的笑了下,没有出声。
“这点老大人不必担心,太尉大人定能帮助老大人分忧。”
“哎呀,如此就多谢太尉大人了,下来老夫就将军需的清单送去给太尉大人过目,呵呵。”
丁原说完,就抚着胡须不再说话,荀攸不由得叹了口气,刚才跟吕布呛了两句,让自己的心里失去了平静,结果被丁原趁势攀了上来,而且这个老无赖似乎还不满足,半点不提陈留王的事情,显然还想要更多的好处。
“不知道在下是否可以拜见陈留王殿下和太后娘娘?”
“这个.....太后的身体一直都不大好,想必是惊吓过度了,加上先帝仙去哀自内出,所以.....至于陈留王殿下,此刻想必还在午睡吧,若是公达无事,可以等待。”
荀攸当然不是真的想要拜见陈留王和董太后,这一老一小能有什么主意,所有的事情归根结底还是要丁原这老家伙点头的,他只是想要将话题攀扯到陈留王身上而已。
“陈留王已经受封,不rì即将之国,不知道丁大人届时是否会送陈留王之国呢?”
“这是自然,陈留王年龄尚小,难道公达以为他一个孩子能顺利的达到陈留?”
丁原像是看傻子一样的看向荀攸,荀攸不由得哭笑不得,这个老匹夫啊,真是欺人太甚了,吕布更是冷着眼睛哂笑不已,甚至毫不掩饰自己的嗤笑之声。
“这.....只是在下觉得老大人来来回回的劳顿深感不安,或者这个护送的任务可以交给太尉大人,这岂不是一举两得的事情?”
“这事老夫说了不算,要陈留王殿下和太后娘娘定夺,若是太后要求老夫护送,老夫也没有推脱的理由。”
荀攸毕竟是荀攸,刚才被吕布故意的挑衅之下,有些失态,现在已经完全的冷静了下来,对于丁原的无赖他也不急,只是笑了笑道:“那么若是天子下了诏命呢?”
“哎呀,公达莫非又猜到了天子的想法,公达真乃神人也!”
“呵呵,呵呵,”荀攸对这个老无赖真的有些无语:“就算是吧,那么老大人又将如何呢?”
“公达岂不闻将在外军命有所不受,再说了,太后乃是当今天子的祖母,太后的话天子非要反对么?何况,只不过是一个护送的小事,再说了,董大人也未必就赞同公达的‘猜测’吧!啊?”
“那么老大人是准备一意孤行了?”
“老夫可没有这么说,一切都还要看太后的旨意,若是太后觉得身子不大好,想要去并州疗养一下,也不是不可能的,那样的话,陈留王一个孩子也不可能自己去之国,之国的事情自然就要延后了。”
许攸的眼神一凛,明白了丁原的真实打算。
“这么说,事情也还未定,或者陈留王和太后娘娘还缺乏一些衣仗侍者之类的,也需要准备一下。”
“公达想得真是周到啊,不愧是颍川大才、八龙之一!可惜……丁原最后还是不忘恶心一下荀攸,荀攸不在意的微笑着。
“在下明白了,陈留王和太后有什么需要,尽可以提出来,太尉大人想必会非常乐于供奉的。”
“哈哈......好,老夫会一并送去给太尉大人过目,等东西都到了,老夫自会上表求去。”
荀攸叹了口气,拱手道:“那在下拭目以待!”
看着荀攸远去的背影,丁原收敛起脸上的笑容,有些落寞的说道:“英才尽在世族嘛?”
“义父此言差矣!英才遍地都是,只看我们能不能发现,敢不敢用罢了!”
吕布斩钉截铁的话让丁原一愣,随即抬起头看了看荀攸,又转头看了看吕布,脸上慢慢的展开一个笑容,用力的在吕布的上臂上拍了一下。
“我儿说得好!说得好啊!吾有麒麟子,哈哈……袁隗的动作相当快,在收到了丁原的要求之后,迅速的进行了讨价还价,最后定下的东西也很快的一一兑现,当然了,有一些是需要丁原回到并州之后才能兑现的。
两人的私下交易一点都不隐秘,董卓自然也看在眼里,但是丁原吃下了袁隗的好处之后,只不过将兵营挪动了两里地,又蹲着不走了!
董卓明白了,这是在坐等自己的好处呢!
尽管董卓在自己家里大骂丁原不地道,在朝堂上冷嘲热讽丁原贪婪无度,但是,仅仅用嘴似乎赶不走丁原了,于是董卓不得不派人前去交涉。RV
第六百二十四章李肃的建议
感谢‘维周’‘孤行人间’‘闹闹的宝贝’‘月星远……白雲飛仙’大大投出宝贵的月票!感谢‘云卷云舒不是我’‘大苹果虫’大大的慷慨打赏!
“你就是李肃?”
“正是属下。”
董卓居高临下的打量着拱手为礼的李肃,李肃身高八尺有余,身材健硕,肤sè略黑,面容清瘦,鹰鼻细眼,脸上充满了自信的神sè。
这个李肃可不是以演义中的李肃为蓝本,而是选择用史实加上早期的一些野史资料为蓝本创造的人物。
“你是飞将军李广的后人?”
“属下的祖上正是飞将军李广。”
“这么说来你家学渊源啊!呵呵。”
“不敢,属下只学得些皮毛,蒙大人不弃,以为大人前驱。”
“哈哈,不必多礼了,请坐吧,你让李傕传话说是有要事见本官,现在可以说了,到底是何要事。”
董卓回道案台后坐下,但是李肃可不敢就真的去坐下,而是毕恭毕敬的站着,拱手回到:“回禀将军,属下是并州五原人,与那雁北都督吕布乃是同乡。”
董卓愣了一下,好奇的问道:“哦,那你为何不去投奔吕布,却来本官手下效力?”
“大人,正因为是同乡,而且还是相熟的同乡,在下才不愿意到吕布手下效力,在下虽然自称不能与先祖相提并论。但是好歹也蒙先祖余荫,更是家学渊源,岂能屈居吕布那个布衣之下,属下投奔大人,乃是认为大人才是明主,必能让属下有朝一rì能恢复先祖荣光。”
李肃的话半是真话半是马屁,董卓听得心里高兴:“好。说得好!哈哈......放心,只要你有真本事,本官是不会埋没于你的。”
“多谢大人。属下必以死力报效!”
董卓看这毕恭毕敬的李肃,忽然收敛了笑容道:“不过如果没什么真本事,只是想靠着一张能说会道的嘴巴可没用。不要以为本官是笨蛋。”
李肃吓得一震,背后的冷汗不由得刷地冒了出来,竟然有些不敢抬头正视董卓了。
一旁侍立的李儒冷眼看着李肃的表演,一声不出。
“属下不敢!”
“嗯,接着说吧,你跟吕布同乡本官已经知道了。”
“是,属下与吕布同乡,而且颇有些往来,吕布这人虽然是布衣出身,但是他却善于钻营。而且吕布为人好大喜功,贪恋美女财货,虽然不能说他没有本事,但是他能够爬上雁北都督的高位,却完全是因为认丁原为义父的缘故。”
董卓看着口沫横飞的李肃。很快就想明白这李肃的打算,也明白了他想要说什么。
董卓手下的头号战将自然是非华雄莫属,但是当rì华雄却是败在了吕布的手下,据华雄回来后所说,若是吕布出全力,华雄恐非三合之敌。董卓知道华雄平时有些眼高于顶,但是却不会说谎,既然他如此高评吕布,那么吕布就一定是有真本事的。
董卓征战半生,岂会不知道一员猛将的用途,但是人家是丁原的义子,董卓也只有羡慕嫉妒恨了,不过今rì李肃忽然这么一说,似乎吕布与丁原的关系也不是无隙可乘啊!
董卓眼睛转了转,抚着虬髯道:“哦?这么说,你是想要去说服吕布转投本官?”
“正是,只要将军许予财货美女,属下定能让吕布转投大人麾下,想那rì暮西山的丁原,又怎能与如rì中天的大人相提并论呢!吕布此人善于钻营,又怎么会看不明白这点,再加以财货美女的诱惑,还有属下的三寸不烂之舌,事必能谐!”
“呵呵,此事到是有些可行,不过,你需要什么样的条件才能说服吕布呢?”
“这……岳父大人,若是李都尉能说服吕布来投,财货美女根本就不在话下,高官厚禄也是等闲,只是小婿担心仅仅是这些的话,还不足以打动吕布。”
董卓微微一愣,诧异的看向李儒道:“文优何出此言,莫非文优还有更好的办法?”
“岳父大人,我观宫中御马监中似乎圈养了不少的好马,岳父也是行伍出身,自然知道名马于将领的作用,不如岳父再给加上一匹出sè的名马,想来那吕布也不忍拒绝了!”
董卓心里有些犹豫,要知道金银财货易得,美女更是多的塞满了宫掖,但是名马这种东西,可一直都是稀缺资源啊!
而且看李儒的意思,显然不是随便拉一匹名马就可以的,而是要从中选好的,想到那些可爱的战马,董卓真的有些肉痛。
但是与吕布相比,一匹名马似乎又算不得什么,要知道,吕布不但是员厉害的武将,更重要的是吕布雁北的位置可是与凉州接壤的,吕布若是随丁原返回并州,董卓就不得不担心自己凉州老巢了。
还有,眼看丁原不肯放弃陈留王,想要护着陈留王和董太后北归,显然是有意留着这两人,将来可以随时向自己发难,若是自己现在能将吕布挖走,等于是断了丁原一臂,若是能说服吕布临阵反水,现在就有可能直接拿下丁原抓住董太后和陈留王,从而将丁原这个大患,还有将来并州对凉州的隐忧一起消除,这里面的好处又岂是一匹马几个美女所能比得了的。
“哈哈......文优所言甚是,名马自然是要配壮士的,就将那匹最好的汗血宝马赤兔马给吕布送去,别让人觉得咱们小家子气,跟一员名将比起来,名马算不得什么。财货美女更算不得什么!李肃你若是能为本官建此奇功,本官必定重重有赏,必不让汝失望!”
李肃心里有些复杂,更多的是羡慕和妒忌,但是脸上却还是一脸欣喜的拱手应道:“属下必不辱命!”
董卓满意的挥了挥手道:“好了,此事你速速去办,需要多少金银美女。尽管开口,本官无有不允!”
“诺!”
看着李肃恭敬的行礼,一脸欣喜的退下。脚步声已经消失了之后,李儒才低声开口道:“岳父大人,若是此事万一不成……哈哈。文优将本官看成什么人了,岂会不知道事事皆有风险的道理,若是万一不成,本官也不会怪责尽心办事的人。”
李儒笑了笑道:
“岳父大人误会了,小婿不是担心这个,岳父大人的胸襟小婿怎会怀疑,小婿的意思是,这事若是不谐,可以命人将此事偷偷的散播出去,不管吕布有没有收下了送去的东西。那么咱们都要让他有嘴也说不清。然后岳父再趁机大张旗鼓封个官职给他,最好能将爵位提到丁原之上,再想办法将其留在京城,若是他肯,则事情就好办。若是不肯,岳父也能博得一个重视人才的美名,就算是千金买马骨了,同时也可以离间他们父子之间的关系。”
“哈哈......文优知我,文优知我啊!”
看着得意的董卓,李儒淡淡的笑着。这一招连环的离间计,看看丁原和吕布如何接招……整军备战的不仅仅是袁隗,董卓也在积极的布置,其实两人现在都已经明白了,他们两人都是不会妥协的,因此,为了争夺中原的核心城市的掌控权,为了整个司隶的控制权,两人之间,或者说两个利益集团之间是必有一战的。
董卓南下带着五万骑兵和四万步兵,在京中剧变之中,董卓顺利的收编了五城尉的两万人,还有何苗控制的五校人马五万人马,现在算起来,董卓手里有七万骑兵九万步兵,称得上是兵强马壮。
除了后勤有些吃紧之外,董卓对于自己的军事实力还是有信心的,如果袁隗没有跟丁原和刘备合流,对上任何单独的一支,董卓都有十足的把握完胜,因此,对于将刘备和丁原弄走的心情,董卓是更加迫切的。
而袁隗不是不明白自己单独对抗吕布会很困难,问题在于他与丁原和刘备更加没有合作的基础,就算勉强能苟合,但是在关键时刻,袁隗不得不担心,这两个家伙会不会在背后插刀子,因此还不如先将这两个家伙赶走,然后调朱隽和袁绍的部队入中原,与董卓慢慢的争个高低。
董卓这些rì子可不是躺在美女窝中睡大觉,而是在积极的训练部队,这些京中的部队战斗力堪忧,不过还好,董卓手下的战将都不是那些凭着关系爬上来的无能之辈,就算牛辅这个女婿,也是因为能打董卓才会将闺女下嫁的。
因此,董卓在京中渐渐稳定的同时,正在军营中加紧的训练部队,同时在市面上大肆的采购粮食和战争器械,征募将士,积极的进行战争准备。
这让在京中经营的各大商会甚至包括异人的商会都大大的赚了一票,跟天子的吝啬不同,董卓花钱是十分大方的,天子积攒了几十年的金银财货,董卓花起来一点都不手软。
随着银钱哗啦啦的向外流,董卓的军事实力也在噌噌的提高,这一点实在让袁隗有些无奈,他实在没有想到董卓竟然有这种气魄。
当然了,这里面最高兴的自然也有头号的武器贩子方志文,作为大汉数一数二的战争器械生产地的密云,以及拥有者两套遍布大汉的销售体制的密云城,自然在这次的军备备战中赚的盆满钵满。
特别是最近兴起的纸符产业,更是受惠良多,连远在巨鹿的张角也笑得合不拢嘴,当然了,他更高兴的是眼看着大汉的政权就要分崩离析了,黄巾大业蒸蒸rì上啊!
第六百二十五章吕布的前途
听到自己的好友李肃前来求见,吕布自然是很高兴的,他乡遇故知从来都是一件让人高兴的事情,而且他跟李肃确实是老相识、老朋友了。
李肃跟吕布同乡,年少的时候就一起习武切磋了,李肃是李广之后,家学渊源,开始的时候吕布还不是他的对手,但是随着吕布的成长,吕布身体素质的优势开始爆发出来,还有吕布本人对武技的痴迷和喜爱,最终吕布的实力很快的就超过了李肃,并且将李肃远远的甩开,再加上吕布帅气的外表,这让原本还有些心里优势的李肃顿时十分的失落,所以说跟天才做朋友压力真的很大,特别是像吕布这种天才中的天才。
于是,两人的关系很快的就疏远了下去,到了吕布跟随丁原南下太原,两人基本上就没有再见面,后来吕布当了官想要寻找李肃提携这个昔rì的好友,但是李肃都拒绝了。
因此,今rì李肃来见,吕布真的很高兴,希望这个好朋友能够留下来跟自己一起打天下,一起留名万世成为传说。
看着吕布高兴的一直迎到了辕门之下,李肃心里的感受其实是很复杂的,本来应该感动的李肃,却觉得吕布这是在有意的表达他的大度,都是要做给别人看的,这种恶意的想法一冒出头就不可抑止的疯狂生长,直到塞满了李肃的内心。
李肃再看向吕布的时候,只觉得吕布的笑容是那么的虚伪。李肃压抑住自己心里的反感和愤怒,挤出一副开心的笑容,呵呵笑着迎了上去,两人把臂言欢,看起来真是很感人的老友重逢的场面。
“哈哈......你这家伙这些年都去哪里了?三番两次的写信都不肯来,我这里可是有一堆的职位等着你,以你一身的本事。又何愁不能回复祖上的荣光?”
吕布用力的拍着李肃的肩膀,这种力气一般的人可承受不了,但是李肃却连身子都不抖。事实上,李肃是六阶顶端的武将,眼看着就要迈进七阶了。
吕布说话的声音很大。李肃心里觉得狠烦腻,这些话也是要说给周围的人听得么,吕布这家伙果然天生就是一个小人啊!
“呵呵,我是忙着习武呢!若是差的太多了,怎么好意思去见你啊!”
“你小子,这回肯来是不是愿意从军了?”
“走,进去说,外面人多嘴杂的。”
吕布楞了一下,随即笑道:
“好,一边喝酒一边说。”
“正该如此!哈哈.....”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吕布与李肃都没有急着说正事,或者吕布觉得这就是正事了,两人一起回顾了年轻时那快乐无忧的岁月,还有在草原上逐猎的经历,不管李肃承认不承认。那些rì子,真的很美好,可惜,都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景元你这次来就别走了,留在我军中,我们一起驰骋疆场扬名天下。岂不美哉!”
李肃放下酒杯,笑眯眯的看着吕布道:“我现在任职京中五校左校都尉一职,恐怕不能再跟奉先一起驰骋疆场了!不过……吕布愣住了,举到一半的酒杯停在了胸前,随即有些复杂的看这李肃,遗憾的叹了口气道:“景元还是不愿意跟奉先共事啊?其实我也明白,这没什么不好,只要景元你能实现振兴家族的愿望就好,以后有什么事,你也可以找我,我吕布若是有半分推脱,你就当面唾我。”
“呵呵,奉先何出此言,何出此言,不过是看法不同罢了。”
李肃呵呵的笑着,细细的眼睛闪烁着jīng芒。
“哦?什么看法?”
李肃心里暗笑,上路了!
“自然是对于丁大人和董大人,还有眼下以及未来局势的看法不同了。”
吕布早已经不是原来那个一条肠子通到底的军汉了,这些年身处高位的历练,还有方志文以及身边异人的熏陶,已经让吕布发生了彻底的蜕变。
听到李肃的话,吕布眼睛一转,已经明白了李肃此来恐怕不仅仅是叙旧了,可能更是为了董卓来做说客的,吕布犹豫了一下,决定还是听听李肃想要说什么,毕竟这一份友情吕布是不会轻易割舍的,再说了,就算是李肃来做说客,这也没有什么,各为其主罢了。
“哦?那景元就给我说说看,到底有什么不同的看法,让你觉得董卓更有前途。”
李肃略微扬了扬头,带着一丝得意的意味开口道:“奉先,古人云良禽择木而栖,你跟随丁大人多年,丁大人是个怎么样的人想必你比我更清楚。什么样的主上才是明主呢?我觉得不管别的,首先必须是有野心的人才能是个明主,否则呢,跟着一个庸庸碌碌的人,又能够有什么出息呢?”
吕布点了点头,这话倒是没错,一个主上若是没有吞吐天地的豪情,确实是让人遗憾,不可否认,丁原就不是一个很有野心的人,不久之前方志文提出的另立朝廷的计划,丁原就犹犹豫豫的不敢实施。
李肃看着吕布的表情,心里暗喜,看起来有门啊!再加把劲!
“而董大人则不同了,董大人原本也不过是边军一小卒,但是董大人凭着高远的目光和强悍的能力,从一个边军做到前将军,眼看着就要进位大将军,录尚事,成为一人之下万万人之上的大人物,而且,那一人还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45.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elapsed_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