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游戏三国之英雄传说-第185部分

墓セ髂芰芮浚由贤婕业淖急覆还怀浞郑瑓⒊堑眗ì便陷落了,玩家没有继续打巷战,而是直接后撤了,退到千乘城坚守,千乘地处要道,正好卡住了南下的要道。颜良想要攻略乐安郡,千乘是必须拿下的地方。
可惜的是乐安郡一向都是玩家各自为战,所以也没有统一的战略策划,大家只能临时选定了千乘作为阻挡颜良部队的支点,只是大家都忘了,千乘并不是一个战争要塞,只是一个普通不过的三级镇。装不下那么多的部队。
颜良动手的同时,文丑也率军从平原出发,渡河抢占著县。著县与參城一样,都是属于没有防备之下被偷袭,虽然著县的玩家行会抵抗的十分的顽强。最后还是被文丑强势破城,在打了一天一夜的巷战之后,著县失陷,但著县为济南国的其他玩家行会争取了一天的准备时间。
青州西北三郡本来是开发度相当不错的地区,后来被黄巾军洗了一遍,不久之后又被方志文和吕布洗了一遍,之后虽然经历了两年多的恢复xìng发展,但是人口还是没有恢复到鼎盛时期的状态。
袁绍也正是看准了这一点,准备先吞下身后这一片三不管的无主之地,一方面是为了控制黄河入海口。另一方面,则是为了夺取这些土地和人口,来代偿被黄巾推进了战线之后失去的田地,最后一个心思,则是打下一个向中原伸手的跳板。袁绍从来没有想过放弃中原。
袁绍的打算是不错,这三郡的玩家也确实是一盘散沙,而且战斗力也实在算不上强大,更重要的是,他们没有帮手,周围的黄巾军不会帮他们。兖州的世族也不会帮他们,孔融更加不会帮他们。
只是袁绍没有想到,玩家有时候也是很难缠的,这三郡的开发度高,也就是说城池多,城池多玩家势力就多,就算一个玩家势力没有什么,十个呢?百个呢?
青州西北三郡盘踞的玩家势力仅仅是有着自己dúlì地盘的就有上百个之多,这也是曹cāo到了济南国之后不敢轻举妄动的主要原因。
平时这些玩家势力一盘散沙还互相争斗的时候倒是没有什么,但是一旦他们团结起来一致对外的时候,那就是一股庞大的势力,而现在袁绍就已经感觉到了这些玩家的麻烦之处!
“子远啊,现在情况有些麻烦,虽然颜良和文丑并没有遭到严重的损失,但是想要顺利的攻下青州西北三郡恐怕需要花费更多的时间和代价,这……袁绍看着地图直皱眉,现在袁绍的身边真可谓是人才济济,许攸、郭图、陈琳、逄纪、辛评、耿包、王匡、桥瑁等等,可惜的是,能给袁绍提出有效建议的人却一个也没有,袁绍只好直接点将了,而且一点就点到了许攸,这让不少人心里都有些不以为意。
许攸捻着山羊胡子晃了晃脑袋,略有些矜持和得意的扫视了济济一堂的诸公,缓缓的开口道:“本初勿忧,此事又有何难?在下有上中下三计可供本初选择!”
袁绍大喜,同时心里也有些嘀咕,早有办法何必卖关子,非要我开口求你才肯说,这不是故意拿娇么!不过,袁绍的脸上却完全没有表现,反而露出一副惊喜的样子,热切的说道:“哦!?那子远快快道来!”
“这下计,便是围点打援,先吃下异人的援兵,尽量吸引异人来主动攻击我军,甚至可以故意露出破绽形成大战,利用我军野战能力强的特点,大量杀伤异人部队的有生力量,这么一来,就算是青州西北三郡遍地是玩家的城池,到时候都是一座座不设防的空城,还不是手到擒来!”
许攸伸出一个手指,大家一听,不由得有些失望,还以为是什么奇谋妙计,原来不过如此而已,这招围点打援,设伏诱敌的招数谁不会用呢?
只是他们似乎都自动的忽略了一个事实,在许攸开口讲出来之前,他们怎么一个人没有想到这个简单的策略呢?
计谋无所谓的巧妙不巧妙,只是在关键的时候用上正确的方法,迫使或者诱使对方出现错误,并且把握住这个错误,那就是一个好计谋!
许攸扫视了一眼大家不以为意的表情,冷冷一笑,伸出了第二根手指:“这中计.....”RQ!!!
第七百零零章折衷之选
“这中计嘛,就是以毒攻毒,以异人攻异人,以冀州的异人攻打青州的异人,只要本初将攻下的地盘适当的奖励给异人,或者置换到广平郡,河间郡这些地方的地盘给异人作为奖励。如果觉得不妥,也可以用技能、军职之类的作为奖励,俗话说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到时候西北三郡无处不战,我们就可以从中取利了!”
这回在座的文武中已经有不少人露出鄙视的神sè了,这招都已经用滥了好不好!而且异人无信,虽然可以以利诱之,但是难保他们不会与青州的玩家互相勾结,然后好事变成了坏事,这还中计?怎么看都不如下计实用!
袁绍皱了皱眉头,似乎也对这个中计、下计的划分有些困惑,不过他并没有急着表态,而是在心里仔细的品味着许攸的想法。
在座的自然也有聪明人,稍微想了想之后就明白了许攸的划分方法,许攸划分这两个计策的时候,不是用战争时间和投入,也不是用战果和战损来划分的,而是用战后的稳定xìng以及后遗症来划分的。
下计虽然看上去效果和效率更高,但是,此战过后,却为袁绍找了一大堆的仇人,这些异人别的本事没有,就是胆子大、韧xìng强,最重要的是你没有办法彻底消灭他,他们会像冤魂一样纠缠不散,如果rìrì防范这些事情,就算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也总是一件麻烦的事情。
所以。许攸没有将眼光盯在眼前的战事上面,而是更看重将来的发展,不说别的,单说这种眼光和格局,就不是在座的这些人能够相提并论的,如果眼睛永远都停留在眼前的这尺寸利益上,那么是无法看清前行的道路的。
袁绍若有所悟的抚了抚胡须。笑着问道:“那么上计呢?”
许攸一挑眉梢,嘴角翘了翘道:“上计呢,则是招降!允许青州西北三郡的实职异人向我方输诚。本初可以要求他们上缴赋税分成,加入军事同盟,调整管辖属地等等方式对异人加以管理和收编。去异求同,必得助力。”
许攸的话音一落,在座的众人顿时互相轻声的议论起来,室内嗡嗡的像是堆满了苍蝇一样,招降这个主意如果是对原住民提出的,这些人恐怕会很支持,但是对与异人来说,招降什么的似乎就是一个把戏,原住民更加不会相信异人的承诺,因此。大多数的与会者都认为许攸这个想法是十分天真的。
如果按照他们的看法,这上中下三计如果掉一个个,那就比较合适了,看来这个许攸号称智者,显然是有些名不副实啊!
袁绍眼睛眯了起来。显然是在思索着许攸的建议,以及其中的得失,作为一个上位者,袁绍尽管很骄傲,但是也能够正视异人的种种,当然。也包括别的势力如何对待异人这个事情,现在结合许攸的说法,显然是许攸对于如何控制异人有了新的想法。
异人的问题一直是让袁绍比较头疼的一个事情,因为袁绍觉得异人实在是难以琢磨和理解,换而言之,不知道到异人需要什么追求什么,那么你如何去掌控和引导他们呢?
袁绍抬起头扫视了一眼,室内的众人顿时安静了下来,不约而同的看向,等待袁绍开口,不少的人心里更是幸灾乐祸,猜测着袁绍会如何指摘许攸的荒谬。
“子远睿智,所见深远啊!以异人制异人是个好主意,我还是选中计!”
袁绍的话让不少的人觉得有些匪夷所思,不由得心里有些揣揣,而逄纪、陈琳、郭图等聪明人却能看出,袁绍对与直接掌控异人的建议不感兴趣,或者是有些没信心,所以,宁愿选择中计这条比较保守的做法。
在座的众人中,要数郭图最了解袁绍的想法,因为郭图与方志文的关系密切,所以经常出没在清河口港,对密云政体中异人的存在自然非常感兴趣,也由此而进一步的了解过密云与异人的关系,和发展这种关系的初衷和效果。
结果郭图发现,与异人密切合作的好处远远大于弊端,而简单的排斥异人则是最愚蠢的做法,现在袁绍的做法是不排斥但是也不接纳,而是保持一种疏远和戒备的关系,这种关系有这一定的可行xìng,或者会向好的一面发展,也可能会向更恶劣的一面发展。
郭图动了动嘴巴,最后还是没有开口说出自己的看法,一来他熟悉袁绍的xìng格,知道他已经决定的事情最讨厌有人说三道四,这个时候反对绝对只能起到反作用,甚至还会让袁绍对自己产生厌恶的心里。
更何况,这事是许攸提出来的,郭图对许攸自然也是没有什么好感的,这人实在是太骄狂了,整天以良师益友的身份呆在袁绍的身边,那你让我们这些下属情何以堪呢!
因此,郭图没有帮着许攸说话的立场,不开声破坏已经是郭图有良心了,当然,郭图也是出于自己的利益考虑的,与异人保持一个相对温和的关系,对郭图的家族利益也是有益的,至于将来怎么变化,郭图也不着急,反正自己的家族已经开始向密云投资迁移了一部分族人,大不了到时候跑密云去重新发展。
熟悉袁绍xìng格的逄纪、耿包自然也不会出声反对,更何况他们自己的心里也觉得采用中策比较好,这就是一个两全的选择,至于陈琳则比较老成,所以就算有什么想法,他也不会直接开口的,事后单独向袁绍进言不是更好么,不管成与不成,总好过在大庭广众之下没有回旋的于地好。
而xìng子直爽单纯的辛评却一皱眉头道:“主公,这事.......似乎上策更好一些,既然要做,就不要做不上不下的选择,以异人制异人的最好方法,应该是拉拢一批打击一批,我观密云方志文的做法,就是采用这样的制衡之策,结果不但能有效的压制异人,还能充分的利用异人的财力物力乃至于人力来发展自己,主公我......”
“仲治无需多言,此事我已决定了!对待异人的事情不可急切,只宜缓缓图之,效果好,我们就继续用,效果不好则予以调整,同时也让大家都能看到实效,而不会产生疑虑!”
袁绍的话也没错,冀州的权贵对异人的态度是不一致的,因此袁绍选择比较稳妥的做法,首先能够安稳自己内部,而后用实际效果来让内部的人统一意见。这种做法固然稳妥,但是却少了锐意进取的自信和魄力。
辛评愣了一下,心里微微的叹息了一声,同时也注意到周围同僚的各种眼神,心里顿时百味杂陈,不过袁绍虽然略有不悦,但是也没有过分的责怪辛评,辛评拱手道:
“主公所言甚是,主公所谋深远,是属下浅薄了。”
“呵呵,仲治不必介怀。既然决定采用中策了,那么这事就由元图和公则来负责,如何制定奖励,如何分派任务和区域,两位可要仔细了!”
“谨遵主公之命!”
“遵命!”
郭图和逄纪同时领命,郭图的心里高兴,是因为自己又可以上下其手了,而且,这次的物资很显然是属于高价值的物品,这价值越高,里面的好处自然也就越大,另一方面,还可以向异人们主动索取报酬,来分配更好的任务以及区域。
而逄纪高兴,自然是因为袁绍撇开许攸的做法,显然,袁绍对许攸的能力是认可的,但是对许攸的忠诚却是有着戒心的。经过与许攸这么长时间的对峙,逄纪也发现了,在智谋上自己确实不如许攸,但是自己也有自己的长处,那就是忠诚,相对来说,袁绍需要许攸的智慧,但是会更看重逄纪的忠诚。
因此,逄纪最近的心态改变了不少,不再与许攸针锋相对,即使许攸主动地挑衅打压,逄纪也不做反击,更不会生气,而是坚定的支持袁绍的决策,打定主意要成为袁绍最忠诚的部属,以此来对抗许攸的争宠。
顶层的策略一变,战场上的情况自然也就风云变化,颜良文丑的大营中忽然多了一个玩家营地,汹涌而来的冀州玩家,还有从暂时消停的中原赶来的玩家,纷纷凑活进青州的战场上,至于他们会站在哪个阵营,这个跟玩家的身份无关,只跟任务的奖励有关系。
尽管青州西北三郡的玩家们也开出了相应的任务奖励,但是跟袁绍的奖励相比还是颇有差距的,更何况一边是一盘散沙,不时的为了一点小事情吵吵嚷嚷的决定不下,另一边则是强悍的军阀,一声令下就能直达前线,从效率上来看,袁绍的竞争力显然比青州的玩家要强大得多。
另一方面,在军事上对比的话,部队战力、装备、将领等形成的战力的差距也十分的明显,在战术上,显然也是袁绍更有优势,于是,仅仅单纯的看费效比,大家也会作出明智的选择啊!
这么一来,青州的局势顿时急转直下!。。)
s
第七百零一章失败的策略
【感谢‘沧海の无量’和……大大的慷慨打赏,谢谢!】
在袁绍和玩家的合力之下,青州的玩家们接连丢掉不少的地盘,战线正在向着东平陵、临济、乐安一线逼近。
形势如此严峻,青州西北三郡的玩家们都如同热锅上的蚂蚁,经过一次次的紧急磋商,最后,这些行会代表们终于决定派出了使者分别前往拜见袁绍和孔融以及刘岱。
去见袁绍也就罢了,因为袁绍现在的策略从某种程度上是与冀州的玩家合作,那么既然能跟那些玩家合作,也应该能跟西北三郡的玩家合作,玩家们并不在乎自己的上司是谁,就算以前没有,现在在袁绍的强大压力下,给袁绍进贡以取得缓冲时间也是可以考虑的,甚至有些行会赞同真正的投靠袁绍阵营,反正袁绍是一个很强大的军阀。
另一方面,他们同时派出使者去见刘岱和孔融,这种期待外部势力介入青州西北战事的想法本身,就显示出了他们缺乏自信,并且投机心理十分严重,同时,在政治上更是显得非常的不成熟,难道没听说过请神容易送神难么?
当然了,这只是一个策略和冒险、生活、社交类综合游戏,似乎跟政治无关,所以也不能苛求玩家个个都是政治家,人人都有谋略大师的素质。
李继深是被派往见孔融的使者,与求见袁绍和刘岱相比。见孔融要容易得多,因为孔融本人对异人的接触很多,对异人的认知也比较深,因此他一表露身份,很快就得到了孔融的接见。
最近孔融的小rì子过得还不错,其实孔融的要求很简单,只要没有战争。没有天灾**,百姓能安居乐业就行了,然后孔融甚至连政事都懒得理会。都交给了手下王修等人来处理,今rì孔融有暇,所以李继深幸运的立刻获得了见面的机会。
因为涉及到了西北三郡的军事问题。孔融特意叫人请了孙邵来作陪,这个孙邵可能知道的人不多,但是他可是孙权的第一任丞相,此人允文允武是个万能型的将领,武力、智力、政治都是五阶上,也是最近孔融大力搜罗人才之后找到的将才。
“济南临南县李继深见过孔大人!这位大人有礼!”
李继深自称是济南人也没错,因为他注籍在济南,孔融对此也无不可,反正异人自称是哪里人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是异人就对了。
“免礼。请坐!这位是我北海都尉孙邵孙长绪,今rì李县令代表三郡官民前来,想必会探讨袁绍南下战事,所以本官请孙都尉来作陪。”
“见过孙都尉!”
“李县令有礼了!”
孙邵很平和的回了礼,就安静的坐在一边。不再言语,而李继深则在搜肠刮肚的寻找关于孙邵的资料,可惜,这人李继深没啥印象,都是因为看三国的时候光盯着名将国士看,结果忽略了很多默默无闻、踏踏实实做事的人。
“孔大人。在下此来确是跟袁绍南下侵袭我济南等三郡有关,袁绍身为朝廷官员,却视朝廷法度如无物,更是罔顾百姓之福祉,以一己之私利,悍然南下侵略,我济南三郡虽然同仇敌忾,奈何有心杀贼却实力有限,因此,在下此来却是求援的?”
孔融抚着胡须的手顿了一下,眨了眨眼睛问道:“求援?就是求援?”
孙邵心里不由得有些好笑,孙邵是知道为何孔融会有此问,原因在于方志文的一封信,孙邵虽然没有见过方志文,但是身为北海人的孙邵怎么会不知道方志文与孔融、与北海的密切关系呢?
方志文的信孙邵看过,他对方志文的远见卓识更是赞佩不已,但是孔融却不认为方志文说得都对,当然,更多是一种故意的赌气。
方志文针对青州齐备三郡的局势,给孔融分析了后续可能的发展,让孔融不必担心袁绍敢于攻击北海和乐安郡的灵寿城,因为袁绍没那么笨,要知道现在孔融的背后就是风头正劲的方志文,现在方志文在双河口以三万大胜三十万鲜卑人的消息已经传遍了天下,眼看着东鲜卑就会烟消云散,这个时候袁绍要傻到什么程度才会去招惹方志文呢?
至于西北三郡的玩家,方志文认为他们肯定会四处求援,希望接触外界的干预来阻止袁绍的并吞,至少也是要延缓袁绍的脚步,以求争取更多的时间。
但是方志文也指出,这西北三郡的玩家若是找到孔融这里,肯定只是提出求援的要求,这并非是这三郡的玩家矫情或者自视过高,而是一种策略,一种谈判的策略。
当时大家探讨这封信的时候,孔融就唱反调:如果异人被逼急了,说不定就不是求援了而是直接要求北海郡出面干涉,那么该怎么办?
因此,今rì这李继深开口就说出了求援,孔融自然有些失望。
“啊,就是求援,怎么,孔大人觉得这有不妥?难道孔大人认为袁绍的行为是正当的?”
孔融与孙邵交换了一下眼神,孔融正sè道:“贵方的要求没有什么不妥,但是袁绍的行为也未必就有什么不妥,袁绍在檄文中说了,异人在青州的管制无法无天,对民众更是横征暴敛,因此,袁绍南下乃是替天行道、吊民伐罪,又有何不妥呢?”
“可是,可是袁绍说得都非事实啊!”
“也就是说,现在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李县令让本官如何处断呢?”
孔融的应对非常的得体,而且显得十分的老道,占据了道义的制高点,所说的话完全找不到任何一点可以诟病的地方,但是又偏偏的暗示了李继深,必须拿出一些实质xìng的东西才行,李继深不由得苦笑不已,是谁说孔融xìng格单纯?谁说孔融是个急公好义的老好人来着?!自己面前的这个翩翩君子,简直就是一只无耻的老狐狸好不好!
看着苦笑困窘的李继深,孔融暗自得意着,这帮狡猾的异人,莫非真的以为自己好骗不成?君子并非是傻子的代名词!
“这......孔大人,袁绍又有什么资格能吊民伐罪呢?”
“他是诸侯们公推的盟主啊!自然有传檄罚罪的资格,再说了,你们异人不是经常说真理只在巨弩的shè程之内么?”
李继深差点一头栽在地上,这都是什么啊?孔融还听过这种话?
事实上,孔融还是很乐意与异人们交流的,特别是那些能吹又有些真本事的异人,如果孔融碰到林闻之那老头,肯定也会成为挚友的,真正的儒者其实是胸怀最开阔的才对,中庸的思想就是兼收并蓄广纳各家所长,后世的儒家那绝对是假儒!
因此,异人们那些看似怪异叛逆的思想,孔融并不会一味的拒绝,而是经过深入的思考,再批判的加以吸收。
现在孔融说出这话,自然不是认为这话就全对,而是在某种情况下,这句话代表的就是一个事实,一个弱肉强食的事实,但这绝对不是世间真理的全部!如果再在后面加上异人的另一句话,这就比较完善了。
‘真理只在巨弩的shè程之内,但是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
方志文也跟孔融说过,争斗将是永恒的主题!
现在看来,这句话说得非常对!
李继深苦笑了一下道:“孔大人说得真是.....莫非这世界上就没有道义了?”
“呵呵,道义自在人心。不过,身为一个青州人,本官还是主张青州的事最好由青州人来处理。”
孔融将李继深打压蹂躏了一番之后,忽然又转了个口风,李继深觉得孔融已经不是狐狸了,而是魔鬼!
“这么说孔大人还是愿意出兵援助我们的?”
“哦?本官刚才的意思只是从道义上支援贵方,至于是否出兵么……孔融将眼神飘向了孙邵,孙邵会意的结果了话头。
“李县令,我北海能用的将兵也不多,而且现在尚未夏收,粮草军械具是不足,出兵显然有些困难,更何况……孙大人,这粮草军械自然不需贵方担心,贵军为我济南等郡民众而战,我们又岂能让贵军又出力又出钱呢!”
李继深立刻顺着杆子向上爬,立马想要坐实了北海郡出兵的事情。
“李县令勿急,俗话说蛇无头不行,济南等地异人势力可以说是多如牛毛,而且各不统属,也没有一个强力的联合指挥,我军若是再入西北作战,其混乱可想而知,这种情况对我军来说是非常危险的,因此末将不建议北上作战!”
李继深张了张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了,出钱出粮是小事,也是分所当为,这都没有什么好说的,即使对方的要价高一些,李继深也是可以理解的。但是说到了指挥权的问题,李继深别说不能有任何承诺,就是想要分辨也不知道该如何分辨。
现在孙邵利用这个借口来推搪出兵救援,实际上也还有想要拿去盟军指挥权的问题,孙邵其实是在暗示,出兵可以,但是必须将西北三郡玩家部队的指挥权全权交给孔融,这显然是引狼入室的做法,想必西北三郡的玩家们是不可能答应的。
看来,这一次算是白来了!
而孙邵和孔融却笑着交换了一个会心而诡异的眼神。RS
第七百零二章败退再败退
青州西北三郡的玩家们的外交努力几乎是完败!
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因为这些玩家们几乎没有人清醒的看清楚了他们现在所面临的局势,以及没有清楚的为他们自身定位,又或者,他们明明一切都明白,但是却总是指望别人付出更多,而自己付出的稍微小一点,这种侥幸和自私的想法几乎是与生俱来的存在于人们的脑袋里。
其实,最后的结果不过是毁灭的先后有些差距吧了,他们现在就是缺乏真诚的合作jīng神,如果现在他们能够团结一致,虽然不见得能够立刻逆转住当前恶劣的局面,但是,肯定能够将袁绍以及那些来打秋风的冀州玩家的损失提高到一个可怕的高度,如果能有这样的效果的话,或许战争就直接结束,转入谈判阶段了。
即使再退一步,大家能够老老实实的将自己能接受的损失摆出来,或许能够请来强援,就算将来要给某个上级上贡,就算将来要给军事发展套上一个链子,但是也从好过失败之后彻底的被清扫出局吧!
事实上,青州西北三郡的玩家正面临着这样严峻的问题。
袁绍军攻击的主力自然是颜良和文丑,他们两支部队绝不分兵,而是不断的通过进攻向济南等三郡的玩家施加越来越大的压力,迫使他们集结重兵来进行防御和破袭,但是,真正对济南三郡玩家造成严重伤害的,却是那些接了袁绍任务的玩家部队!
他们利用三郡玩家的部队集结起来防御颜良和文丑的机会。大肆的扫荡那些分布广泛的小城池,一些防御能力比较差的城池纷纷被攻下,这样的结果让集结起来的玩家们人人自危,生怕这些打秋风的家伙突然跑到自己的底盘去捣乱。
于是瞻前顾后的防御者的战斗力自然也就可见一斑,在战场上失去战斗意志的一方,只有失败一途。
五月二十二rì,颜良攻破了千乘。打开了南下扫荡乐安郡和齐国的通路,同一rì,文丑击破菅县。东朝阳城成了孤军,随时有被合围的危险,东朝阳的部队不得不主动的放弃了东朝阳。向着邹平退却。
乐安郡的郡治临济和济南郡的东平陵都已经赫然在望。
.................................................
“我不知道你们是怎么想的,我们向袁绍主动输诚的举动似乎并没有得到袁绍的认可,袁绍需要的是一个绝对可靠的后院,因此,不会容忍我们的存在,既然这样,我们为何不能向刘岱或者孔融低头呢?”
这位代表的话让室内的议论声戛然而止,这个问题还真不好回答。
“这......我想是因为袁绍已经用事实证明了他具有摧毁我们的实力,所以,在这种前提下。让我们接受袁绍的统治并不困难,而孔融一个北海都摆不平,他拿什么来统治我们,又拿什么来跟袁绍对抗呢?至于刘岱,刘岱这个人且不说本事如何。他自己跟袁术现在正在暗暗的角力,又怎么会为了我们与袁绍闹崩,所以,你的说法看似有道理,实则是一厢情愿的空想罢了!”
“就是,我觉得与其讨论这个。还不如想想办法尽快的组成联军,只要我们心往一处想,力朝一处使,虽然未必能击败袁绍,但是能将他打痛了还是可以的,那样的话,或许他才会重新考虑我们的提议!”
“说得好!我赞成!”
“我们也赞成!”
“只是,这个联军要如何组建呢?又由谁来领军,谁来监督,这些都要有一个让大家能够信服的说法和规则才行。”
“呢个......我也说一句,我们行会的军队不多,合共才四万机动部队,而家里也是需要防守的,因此我们只能派出两万步兵参加联军,这点我们事先说明,省的大家以为我们是在保存势力呢!”
“我草,你这还不叫保存实力,你不要告诉我,你这两万步兵都是新招募来的啊?”
“这.....呵呵.....呵呵......”
“真无语了!现在情况很明显,颜良进攻的方向是临济,文丑进攻的方向是东平陵,只要大家集结部队挡住了这两个家伙,大家不就安全了么?这一点难道大家看不出来?那些四处sāo扰的家伙多是在打秋风占便宜,只要家中有足够的防御兵力,根本就无需留下太多的机动兵力!”
“你说得简单,那你们行会能出多少机动兵力啊?”
“哼!我们行会所有的机动兵力都可以拿出来组成联军!”
“切,别听他忽悠,他是千乘的,别说机动兵力了,他们现在有再多的兵力也只能呆在临济!”
“哦.....原来如此啊!”
“我!.....哼,没错,现在我们就是一群丧家犬,那你们就继续各藏着私心折腾吧,迟早有一天,你们也会落得一样的下场,到时候我倒要看看你们还有没有心情嘲笑我了!”
.............................................
这边吵得昏天黑地,另外一边,在平寿的府衙中,孔融、李元志、王修、孙邵、武安国、宗宝、宗贝等人也正在开会。
“元志,还是你先来说军事上的事情吧。”孔融对李元志很亲热,因为宇文伯颜离开青州之后,驻扎在平寿附近的两万山地骑兵的指挥官就换成了李元志,李元志在青岛和平寿两边跑,与孔融自然是有密切接触的。
李元志当仁不让的点了点头,站起来走到一侧的地图边上,指着写得密密麻麻的地图开始讲解。
“根据情报分析,我跟孙邵将军草拟了这个计划,并且已经上报总参谋部,田军师也已经大体同意了我们的计划。按照计划,我们的第一阶段目标是隐蔽突袭益国和剧县两地,这两个目标分别由我跟孙邵将军负责,由武安将军和宗宝将军协助,动员的部队为骑兵四万,步兵四万,完成战役之后,步兵坚守这两座城池,骑兵汇合后向临淄方向攻击前进,一路摧毁和搜掠沿途的小村镇,将人口运回剧县、益国两城。在完成了第一阶段之后,视孔大人与异人接触的结果,展开后续的第二阶段计划。如果与异人达成了协议,那么我与孙邵将军率军进入临淄进行军事整编,如果未能达成协议,那么我们将继续分兵攻击临淄周围的小城,尽最大的努力搜掠人口。”
李元志很jīng当的说明了军事方面的部署,然后坐回自己的位置,孔融点了点头道:“刚才的作战方案,其目标是并吞齐国,将齐国置于我方的管辖之下,这个计划的出发点,是与袁绍争夺控制权,同时也加大北海郡的纵深,袁绍势力强大,为了防止袁绍将刀枪架到我们的脑门上,呵呵,所以必须拿下齐国,并且将乐安郡的战线推进到博昌一线。”
这时,在座的众人才明白孔融到底想要做什么,也为孔融这次主动的军事应对感到惊奇和赞佩。
至于那些聪明人,自然猜到了这背后又有密云方志文的身影。
“天予不取必受其咎,原本本官想要借助袁绍的压力,顺势介入西北三郡,虽说不能将西北三郡置于治下,但是至少也要形成有效的同盟和军事上的互信,但是异人却没有这种需求,既然他们宁愿失败后将西北三郡交给袁绍,从而威胁到北海郡的安宁,那么还不如我们现在自己来取齐国和乐安郡南部,主动的为北海郡打造一道军事屏障!”
“主公所言甚是!我等都十分的赞同!只是在取得这片土地之后,我们要如何治理呢,特别是在军事上,袁绍的军事实力可是很强大的。”
王修适时的出声给孔融抬轿子。
“问得好,各位,获得齐国治权之后,我们将继续推行要点控制,重用异人的方针,将关键点、核心城市控制在我,同时与异人充分合作,形成紧密的军事经济联盟,以抗衡袁绍的军事压力,另外,方大人也会积极的配合我们的行动,与我方结成军事攻守同盟!”
这下在座的文武都明白了,同时也暗暗的庆幸,有了这么一位强大的盟友,北海郡才算是真正的安全了,事实上,在座的文武百官,哪一个没有在密云有利益呢?因此,孔融与方志文的全面同盟关系给这些官员们吃下了一顆大大的定心丸。
孔融扫了一眼,看到大家对双方的结盟似乎都非常欣喜,心里不由得有些怪怪的感觉,方志文当初在北海郡四处拉投资的时候就跟孔融说过,将来这些人都会坚定不移的站在密云这边,甚至方志文动员这些人造孔融的反都可以!现在看来,还真是这么回事。
不过,孔融当时却根本就不介意方志文这么做,造自己的反只能说明自己无能,不能给治下的百姓幸福安宁,也不能给属下的官员希望和前途,如果真是那样,不用他们造反,自己就回家种地读书去了。
方志文当时说,欢迎孔融到密云种地读书!
孔融想到好笑的地方,不由得露出一个笑容:“既然大家都明白了本次战役的核心,那么下面就针对这次战役讨论一下后勤支持以及后续的政策措施,以便我们能够在最短的时间内完全吃下这两块新的地盘。”(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
第七百零三章并州分裂
在青州西北打成一团,幽州东北攻灭东鲜卑,以及吕布再次将军事重心放到yīn山以北的和连身上时,一件让吕布气愤不已的事情发生了。
张扬在上党郡大肆征兵,并且公开宣称与公孙瓒结成了军事同盟。
这简直就是直接在打吕布的脸!
问题是,吕布想要提兵南下让张扬灰飞烟灭的时候,却被丁原给挡住了。
“奉先,张扬打的不止是你的脸,也狠狠的打了我的脸,我这张老脸尚且不着急,你着什么急啊?!”
丁原笑眯眯的抚着胡须,完全没有一点不愉快的样子,似乎张扬那一巴掌完全没有打在他的脸上,而是打在了他脸旁边的那棵树上,并且第七百零三章并州分裂还扇痛了张扬自己的巴掌。
“可,可是义父……吕布盯着丁原,满脸的困惑和纠结,吕布最好面子了,张扬这么做实在是太过分了!更何况,张扬在名义上原本还是丁原的下属,间接的说,也就是身为丁原法定继承人吕布的下属,而现在张扬的所作所为,绝对能称得上是背叛!对,就是背叛!
所以,吕布的火很大,非常大!
“呵呵,奉先啊!你对张扬的愤怒是从哪里来的?”
丁原的问题很简单,但是吕布想了想,发现这个简单的问题并不是那么好回答的,因为吕布首先得问清楚自己的内心,才能答得上来这个看似轻飘飘的问题。
“这......从心里吧。”
“对啊。怒由心生!但是,行由智统才对,尤其是奉先你并非是一个普通人,而是一个领袖,你需要对属下的将佐官吏,最属下的士兵百姓负责,所以。不能因自己一个人的愤怒,而将大家都带进危险的境地!”
丁原的话可以说是声sè俱厉,吕布骇然惊醒!
“多谢义父教诲。孩儿差第七百零三章并州分裂点犯下大错!”
丁原换上温和的笑脸,拍了怕吕布的手臂,转身走到门外的廊下。随意的坐了下来。
“坐下说吧。”
“是!”
吕布乖乖的坐在丁原的身边,丁原满意的看着吕布笑着,眼神里都是骄傲和自矜,能有这么一个出sè的儿子,丁原这一辈子就足够了!
“张扬出现的反复为父早就有所预料,张扬虽然出身不高,但是跟并州世族却走得很近,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张扬是并州世族的一个备选,并州世族在我们和张扬身上分开押宝。一来是因为对未来的看法有分歧,二来也是为了多一个选择的可能xìng。”
丁原缓缓的讲述着张扬崛起的必然xìng和根由,吕布这才恍然大悟,现在吕布对政治已经不想开始的时候那么排斥,相反。他也能够从政治中领会更多的东西,并由此对政治凌然生畏。
“那孩儿就不明白了,既然这些人是跟我们有二心的,为何义父还要容忍他们的存在,并且发展到现在竟然去支持张扬自立?”
“呵呵,奉先啊!逆我者亡这个办法看似痛快。也能干净利索的解决眼前的麻烦,但是,从长久来看,霸王之道不可长啊!一个有生命力的政权,必须是一个有着强大包容能力的政权,这些人或许跟我们的利益不会完全一致,但是却没有公然的违反我们制定的规矩,那么你凭什么来打击他们呢?若是你硬要横着来,你都不守规则了,又有什么立场让别人来遵守你的规则呢?难道靠刀枪么?”
“这......可是现在张扬形迹已现,对于一个背叛反噬之徒,我们为何不加以严惩,若是并州人人都如此,岂不是一场大祸!”
“嗯,从这个方面来看,确实应该严惩张扬,但是从另一个方面看的话,张扬却有存在的必要,首先张扬是代表着并州世族的利益,因此,他与董卓和袁术、袁绍都不会是一路;其次,公孙瓒这条疯狗被袁绍弄到河内去,未必没有给我们添堵的意思,但是同样,韩馥更是我们身边的强邻;还有,袁术......我们并州的地盘虽大,但是实力却并未强大的足以横扫四邻定鼎天下的程度,更何况,董卓的手段必定接踵而来,我们必须谨慎行事。”
吕布死死的皱着眉头,南边的情况似乎很乱啊!
公孙瓒忽然从辽东跑来,这不用说肯定是方志文的手笔,中原袁术跟刘岱似乎崩了,曹cāo在南边折腾,袁绍忽然从青州方向进入中原,韩馥则厉兵秣马枕戈待旦,现在又蹦出一个张扬,接下来若是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45.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elapsed_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