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游戏三国之英雄传说-第28部分

的人马,被追击损失了一些人之后才艰难的脱离。
而那支大型商队,以及那支神秘的救援部队一起,都消失的干干净净。
虽然有些失望,但这点困难难不倒野战军军官出身的战术指导,虽然不知道这些人都跑去哪里了,但是根据当地的道路情况,商队的规模以及运输工具,战术指导轻易的计算出了他们的活动范围,从席卷江东的无间道被清除开始计算,一直到长江商业的人到达黄崖寨,这期间不过四个时辰,商队可能的活动范围就被轻易的勾勒了出来。
一个头发花白的文士打扮的老者,在地图上肯定的画了一个圈:“就在这个范围,发散人手,搜索这个范围内的情况,部队可以重点摆放在通往石台县的道路上,北边和南边也要适量的放一些牵制监视的部队,我想他们这样的情况,是不可能穿过山越人控制的区域的,,向南进入山区不是个好选择,向北向东都可以,但他们现在还带着黄崖寨的fù孺,所以最好的选择,是回到石台另想办法。另外就是,可以考虑那支神秘的部队是玩家在做反向任务,我觉得这样的特殊任务,系统不可能弄得这么简单。”
从建邺赶来的长江商业战争分部的负责人是个高高胖胖的中年人,穿着一套暗银sè的锁子甲,在室内他也不摘掉头盔,据说这位也是个退役军人,并且是个军事狂,只不过他没做过军官,更不会打仗,只是个人更加偏好冷兵器研究。
看着地图上的圈圈,以及周围标识出来已经被探明的道路,高大胖用手指mō着自己的胡茬思索着。
“这些道路都要注意,而且还有许多道路我们并没有发现。”
“这个没有办法,对方是驮队,这里的地形是丘陵水网地带,能走的路其实很多,甚至他们可以直接架桥或者用木筏渡河,所以想要卡路是不可能的,我们只能从他们的目的和动机来判断。”
花白头发点了点头应道。
“你说他们会不会躲在某个地方,就像躲在黄崖寨一样,等到战事结束,或者山越人过境之后,他们继续向西王彭泽九江方向?”
“有这个可能,我认为,这个商队的目的应该是彭泽一代,如果是九江的话,他们坐船不是更快?如果是我的话,我不会选择躲藏这个办法,因为这个地区说老实话并不很大,迟早会被我们找到,这个办法实在是太被动了,而且他们的人数太多,躲到哪里都不那么方便。”
“问题是对方现在并不知道我们在寻找他们,他们或许不会顾忌那么多。”
“呵呵,宁愿将对手想得聪明一些,也不要认为对手是笨蛋!这个是我的老师告诉我的,你认为呢?”
高大胖摊了摊手:“你是战术指导,我就是提个建议,听不听在你。”
花白头发不在意的笑了笑,他这个年纪的人,又曾经身处高位,什么样的人没见过,这点小心眼他连想都懒得想。
“所以,他们最好的办法就是跟我们捉mí藏,甚至分成几队,消灭我们的搜索队伍,不断的干扰我们的视线,现在的情形对他们很不利,所以他们有两个出路,一是拖延时间,二是打破封锁进入石台或其他城市,到了城市范围我们就没法动手了,任务卷轴可是规定不能在系统城市范围动手的,否则就成了叛贼了。”
“所以”
“所以,他们现在能做的就是跟我们捉mí藏,一来拖时间,二来如果能调动我们就更好,我们只能以不变应万变,挡住石台的通道是必须的,另外也要防止他们向北或者向南寻找别的系统城市。值得庆幸是,他们不知道席卷江东已经将卷轴转卖给我们,否则他们完全可以利用我们没有拿到卷轴的一天时间,急速返回石台。”
花白头发摇了摇头,对于现在这个困局表示着不满,不过高大胖的神sè倒是比较轻松,在他看来,即使有玩家接了对立的任务,对方也不可能有大批的部队能及时到达,因为西面有山越人,东面原本就是席卷江东的地界,能出现在黄崖寨的部队,应该是一个快速的小部队,跟长江商业投入的力量比起来,应该不足为惧。
时间是对对方不利的,随着时间过去,自己这边到达的部队也会越来越多,封锁线会越来越完备,至于西边,山越人的目标显然是彭泽,攻城战没有十天半个月,根本就不可能拿下来,更何况攻城的还是没有什么攻城手段的山越人。
所以,时间反而对自己有利,捉mí藏?那咱们就好好做一回猎人好了,高大胖开心的笑了起来。
夕阳西下,天上几朵薄薄的云彩被染成了粉红sè,天幕上最后的余光显得依依不舍,山林间的光线渐渐的暗淡了下来,林间的鸟鸣声也逐渐的稀少了,草丛中的虫鸣响却开始奏响。
忽然,低矮的山脊上无声无息的出现了一匹战马,马上的骑士全身甲胄,驻足山脊举目四望,然后在他的身边,越来越多的骑兵出现,只一会,山脊上就占满了黑压压的骑兵,一股刚烈的气势隐隐压迫下来,稀疏的林子里忽然安静了下来。
【今晚出去了,所以更新到半夜回来才进行,很抱歉,虽然本书过了十二点就上架了,不过这章是补昨日欠下的。
顺便呼吁一下,有票的朋友不要吝惜票票,准备看d版的尽量支持一下吧,码字也很辛苦的,谢谢!】
C!。
第九十八章正面突破
长江商业在江东一带的玩家之中迹是很有些名望的,因为他们多是用商业运作的手法来经营游戏中的行会,比如每个人的名字后面必须带着长江商业的后缀,比如他们的店铺不管多小多偏僻,必定要打上长江商业的标志,比如他们在论坛灌水的马甲,都要变着huā样的暗示、
明示自己是长江商业的人。
也正是因为这样,长江商业在石台县的大动作自然瞒不住人,也引来了不少的围观者,这里面自然有纯粹爱好围观的业余围观者,也有带着各种使命,或者想要靠情报赚钱的职业围观者,于是在石台西南二十里的路口上,聚集了超过两千玩家,这还不包括在此堵人的长江商业自己的主力战斗部队。
开始的时候还好,长江商业如临大敌的在这片丘陵与平原交界的地区占据了能摆开部队的好位置,将部队按照近、中、远安排好位置,整整齐齐的坐着休息,只等对方一头撞进他们的罗网之中。
不过在顶着炎炎烈日站了两天之后,那股杀气腾腾的感觉就完全不见了,剩下的只有疑huò和疲惫,根据进入丘陵和山区进行搜索的同伴报告,至今都没有发现那支神秘商队的影子,倒是在这片区域的南部发现了一些马队的痕迹,但是也没有明确的证实那就是目标的痕迹。
高度戒备的等了两天之后,即使这是一支身经百战的精锐部队,当然了,这个精锐是他们自己说的,并非士兵的等级是精锐级别的,即使这样有经验、有纪律的部队,在漫无目的的等待之下,也会非常的疲劳。
眼看着天就要黑下来了,再这样高度的戒备下去显然不现实,而且他们本身也在周围散布了大量的斥候,在确定目标不可能突然出现的前提下,这支部队的指挥官将一万部队分成三个部分,分别值守一个时间段,其他的就暂时撤下去休息。
玩家下线的时候野外的士兵怎么办?很简单,那就是原地扎营,扎营的时候根据留守将领的能力,会具备一定的防御手段和防御能力,如果没有将领,那就要依靠士兵自己的行为了,如果这段时间里发生意外事件,多数情况下都是很悲催的。
幸好现在这里还有大量的队友防御,所以这些累了一天的玩家都纷纷放心的下线吃饭和整理个人的内务,山道边上的田野和坡地上,就多出来大量的帐幕,而那些好奇的围观者,大部分早就坚持不住撤退了,剩下依然坚持围观的玩家数量不多,长江商业很不客气的将这些人全部给赶得远远的。
本来这种行动长江商业就不想让人围观,开始时因为人太多不好犯众怒,现在就剩下这么几十个人,而且这些剩下的职业围观者绝对不是什么好鸟,长江商业的人自然毫不客气的发挥了王八之气,吓得这些鸟人立刻星散,还有不甘心的,在天sè渐渐的黑下来之后,距离远了根本什么也看不见,也只有郁郁的撤离了。
随着天光暗淡下来,长江商业军阵前一百多步的地方,被他们弄了几个大火堆,这是为了防止敌军偷袭,侧面的营地上,那些正在休息的玩家部队也点上火堆,一方面是不习惯黑暗,另一方面,也是防止有人渗透进来。
方志文一直觉得玩家的小雷达实在太逆天了,这种功能在战争中基本上就是一个预警雷达,在冷兵器时代,武器射程极短,所以有了这种预警雷达,偷袭战几乎是不可能的。
但是香香却告诉方志文,这个小雷达的功能一出新手村就已经被弱化了,并非是他想像的那样神奇,这个小地图并不会实时的显示各种活动目标,只有自己以及自己队友的认可或认定的人以及目标,才会在一定时限内显示在这个小地图上,另外就是在城市中的那些功能xìng系统NPC或者建筑的位置不固定显示,其他的东西是不会显示的。
也就是说,在玩家不知情的情况下,方志文即使站在他背后,他也不会知道责志文的存在,但是一旦当他看到方志文,并且主动的想要跟踪他的位置时,方志文的代号才会出现在小地图上,并且在走出玩家视野之后的一段时间后消失,所以对玩家的偷袭是完全有可能实现的。
方志文这次要利用的正是敌人的思维盲点,在敌人的认识中,那么大一伙人的驮队移动起来是肯定会留下明显的痕迹,所以,想要躲过长江商业的搜索队的眼睛是非常困难的,除非他们藏了起来没有活动,又或者长了翅膀飞走了。
只是他们不知道,这种想法根本就是一个错误的惯xìng思维,方志文以及他的手下,都是骑兵将领,又在草原上打了整整一年多的游击战,对于如何隐藏大队人马的形迹是非常有经验的,说穿了其实很简单,只要选择走坚硬的地面,并且在马蹄上套上一个毛毡就行了,这种东西每一个骑兵的马上都带着几付。
天上有金鹰监视,四周有斥候探查,方志文只要在对方的搜索队伍接近的时候,戴着驮队躲起来就行了,至于南边山区的痕迹,自然是方志文让史同布置的疑兵之计,而现在方志文正在长江商业的阻击部队的正面山区不远处。
当天sè黑下来之后,方志文也让部队躲进了树林里休息,等待着深夜的到来,没错,方志文正是打算正面击溃这伙拦路的玩家部队,虽然方志文也承认,现在玩家的实力提高了很多,甚至可以说提高的极快,但是,在成建制的精锐部队面前,玩家的部队现在仍然显得很弱,更何况方志文现在采取的是突袭战,在玩家不备的情况下,方志文绝对有信心直接正面击溃这伙超过一百名玩家集结的大部队。
当然了,如果不考虑损失,方志文甚至能在这些玩家全盛的时候,在正面对决中击败他们,但是自己现在是出门在外,没有援兵、没有补充,能不损失就不要损失,虽然自己有招降技能,但是招降的兵种又不是幽州突骑,甚至连骑兵都不是,要来何用!
到了丑时末,方志文才开始行动,首先让将领悄悄出击,将周围的几个敌军斥候快速的清扫掉,然后马匹裹蹄人衔枚,迅速的朝着山口扑去,此时长江商业的阻击部队确实是非常松懈的。
说实话,现在玩家之间的战争,真的还停留在比较低的层次,而且玩家之间的战争更多的是带着游戏xìng质,哪里会像方志文这些NPC,每一次战争都是你死我活的生死之争,所以在态度上是有着巨大的差距,而态度,恰恰决定了结果。
方志文将骑兵队分成了十队,除了史阿的那队斥候,九员将领带着各自的百人队,其中五队突袭中间阻路的步兵方阵,四队分别攻击位于两侧坡地和麦田里的营地,而方志文则带着包括香香在内的十员将领组成一队强力部队居中策应。
凌晨,震耳yù聋的马蹄声惊醒了懒洋洋的阻击部队,只不过没有等他们反应过来,如雷的马蹄几乎将整个大地的给掀翻了,排山倒海一般的黑sè骑兵已经扑到了眼前。
武将技能开道!这是方志文骑队的惯用打法,这个技能尽量的奔着对方军阵的前沿,为的是在阻击阵上撕开一个缺口,然后将领的战技纷纷奔着敌军的将领而去,再接着就是箭雨跟进,只一个照面,敌军的阻击阵已经被撕开一个大口子,阵后负责指挥的玩家之中,血最薄的几位已经被击毙,由方志文率领的强力打击部队,更是凶残的盯着玩家武将追打。
宁静漆黑的山口,被各种技能的闪光装点得光怪陆离,冲击而来的骑兵挟着狂雷,将整个大地都震得颤抖起来,冲锋的骑兵们将路上的火堆击飞,四散的炭火向着阻击阵地飞溅,两侧突袭的骑队也将营地间的火堆打散,挑向周围的营帐,这种杀人放火的勾当,方志文在草原上已经做得熟极而流了。
眨眼间,方志文的骑队已经势不可挡的击穿了阻击的步兵阵,马匹迅速的减速转向,在长江商业一众玩家瞠目结舌之中,飞快的再次冲了回来,兜头再次洒下一蓬“嗤嗤,轻啸的箭雨。
再次击穿了长江商业的阻击阵地之后,方志文没有继续冲阵,现在敌人的军阵已经乱了,但是,长江商业的玩家们在士兵已经崩溃的情况下,反而镇定了下来,迅速的分成小组,合力狙杀这群黑sè的如同恶魔一般的骑兵,如果不是依靠骑兵的高速,很可能就会有减员的情况了,方志文只好停止了冲阵,改成用奔射来进行远程打击。
虽然已经完美的锁定了胜局,但方志文却暗暗叹了口气,如果从兵员素质上来说,玩家是素质最高的群体,只看他们在极端不利的情况下,还能极快的镇定下来,各自分组应战就能证实这个观点。
如果让NPC组成一个全将领的部队,想必非常厉害,当然也是非常困难的,至少得到刺史一级才有可能抽调出那么多的将领。
但是如果由纯玩家组成一支军队,却是相对容易就能办到的,只要半huā钱就可以,而且这种部队的战斗力一定是非常强悍的,虽然不至于包打天下,但是也足够NPC们头疼了,更要命的是,这些玩家是不死的,这种部队只会越打越鼻,而不会越打越少。
当然,这种部队也不是没有缺陷,首先这种部队是不会有统帅加成的,其次则是无法组成战阵,然后是武将技基本被废只能使用战技。
另外一个就是,这种部队的武将,升级是一个大问题,就是说这个强力部队的每一个成员身后,都必须养一支部队来供他升级,所以,组建这种强力部队的庞大费用制约了它的出现和发展,但是,这种强悍的对手是肯定会出现的,方志文有这样的预感。!。
第九十九章江东世家
长江商业的玩家很悲催,声势浩大并且精心准备的阻去阵地。,莫名其妙的被打了个突袭,场面实在难看,简直就是单方面的屠杀,盛名卓著的长江商业,被那个最近风头很劲的黑骑兵给收拾得毫无脾气,同时也被对方给好好的上了一课,真正的认识到了什么叫做战争。
在石台县的一间客栈的院子里,huā白头发的老者,与喜欢穿铠甲的高大胖,看着手里不断增加的鸽子信,两人的表情截然不同。
“混账!这仗是怎么打得!居然被打成了一面倒的屠杀。
“嗯,很正常。”
“什么?”高大胖不满的瞪着huā白头发,但是那老兵油子一点的不在意,高大胖那点所谓的气势也就能唬唬小孩子。
“我说,这个结果很正常,当对方发起突袭的那一刻,就已经决定了这场战斗的胜负,不,应该是我们决意与之为敌的那一刻,就已经注定了我们的失败。”huā白胡子弹了弹手里的纸条,老神在在的说道,胜败乃兵家常事,更何况这是游戏,死不了人的,损失的不过是金钱罢了。
高大胖狐疑的看向老兵油子,虽然他喜欢研究军事,也号称是资深军mí,但是他本质上,还是一个商人,在他看来,战争什么的,只是另外一种形式的生意,所以他没有发现,战争之中会有很多生意场上完全不会考虑的因素,比如士兵的心态、将领的xìng格、士气、精神等等。
“你是说,我们这个任务从开始就是一个错误?”“对,从军事上来说,从开始的时候,我们就犯下了一个错误,在完全不知道对方实力的情况下接下了任务,或者说我们自己想当然的认定了对方的实力,当然,这样的话,错误更严重。”
“呃!之前我们确实不知道我们的对手就是那支著名的黑骑兵。”“其实发生了这次偷袭之后,我才明白我们部队到底欠缺了什么,这也算是一个好事吧。”“欠缺了什么?强力的骑兵么?”
“不欠缺了认真的态度,认真的将每场战斗都当作生死决战的态度!”“态度?”
“是的态度,有了这种态度,对方可以将马蹄上裹上毡布掩饰形迹,有了这种态度对方可以隐忍大半夜发动突袭,有了这种态度对方敢于用不多的骑兵冲击十倍于他们的步兵战阵,有了这种态度,他们就会越打越强,而与之相反的我们,迟早会淹没在玩家崛起的洪流之中。”“”“是的,心态!我们从根本上说,是胜在心态上,异人来到我们这里,是抱着游戏的态度,所以他们会轻慢、会散漫、会无所谓而我们每一次战斗却都是决定生死的战斗,所以我们就胜在认真的态度上!”方志文缓缓的向周泰解释这次突袭战的前前后后,甚至将更多的战场之外的东西教给他,这么一个好苗子绝对不浪费。
周泰开始跟着方志文,可能还有些不情不愿虽然叔父一直认为跟着方志文是条好出路,但是心高气傲的周泰始终对方志文有些介怀,可随着与方志文和香香等人接触的时间越长,周泰对娄公的看法也越发不同,忠诚度自然也水涨船高。
周泰发现,主公很好说话,除了在战场上非常严厉,平时都很平和,自己有什么问题都可以问,即使做错什么,说错什么,也很少会被责备,主公大多数时候都会直接指出自己错在哪里,因何错了,至于应该如何做,却只让自己去想,不会直接告诉自己。
主公还非常的勤奋,每天都会坚持习武练功,即使在战斗的间隙也是如此,跟随主公的将领们也一样,连在周泰眼里柔弱香香也不落后,这让周泰十分的服气,即使是过着刀头tiǎn血生活的叔父,也没有主公这么勤奋。
主公很聪明,看事情的方法也有些与众不同,总是能从事情的本质上看到很多不同的地方,就想刚才所讨论的突袭战,周泰还在想这双方战力的差距,主公却已经从根子上说明了这些差距的来源,这就是做主公的不同之处吧。
在方志文的影响下,现在周泰努力的训练骑射,这个从小生活在舟楫上的孩子,终于能坐在马背上射箭了,方志文看到这个情景的时候,不由得有些恍惚,这个水军将领的苗子,最后会不会变成了骑兵将领呢?或者开发出水军骑战队这种新鲜的兵种?!
当然,让方志文更高兴的是,周泰开始勤于思考,这才是一个人成长的关键,这里面或许还有香香的功劳,因为香香跟周泰说话的时候,总是将“笨,这个字挂在嘴上,这让年纪比香香大,身为大男人的周泰非常的不爽,他一定要将自己头上写着“笨,字的帽子给摘下来,于是,周泰发挥了不耻下问的精神,不但抓住时机向方志女请教,就是其他的将领和见识丰富的史阿。也是他缠同的对象。也因此,周泰的大局观和战略战术水平在急速的提高,进入了一个高速成长期。
方志文除了十分关注周泰之外,还发现自己的小妹这两天有些奇怪,似乎特别喜欢跟那个甄二公子说话,难道是因为这个甄二公子有些女人相所以替代了香香十分缺乏的同xìng朋友的位置?!
虽然有些奇怪,但是方志文也没有阻止,妹妹喜欢做什么,只要没有危险方志文都不会去干涉的。
今天凌晨,方志文率军大破长江商业的阻击部队,打通了通向石台县的道路,随即甄家的商队和黄崖寨的人快速进入了石台县的安全范围,而方志文本来准备在这里与甄二公子一行告别,没想到甄二公子前天说的那番话却不是客套话而是真的要跟着方志文一起北上。
既然已经说好了,方志文也不能反悔,于是甄二公子带着几名随从,以及橡皮膏药一样的朱七公子一起,加入了方志文的骑队行动,由于方志文要避开普通玩家的视线所以走的都是山间小道,这让有些看上去有些病弱的甄二公子和他身边的那个清秀的小僮吃足了苦头,就连貌似强壮神武的朱七公子也一样叫苦不迭。
幸好这里是丘陵和水网地带,道路四通八达,虽然偶尔也会碰到玩家或者山贼部队不过对于这支强悍的骑队来说,都不成问题不过玩家能躲的还是躲开来,实在躲避不了的,就由史阿带着一群下了马的骑兵假扮山贼赶走了事,一路上倒也安宁。
初夏时节,中午的阳光已经是非常的炎热了,一行人躲在山林yīn凉处休息,周围的林子里,各种鸟虫鸣声此起彼伏,这让方志文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记得在新手村的时候林子里除了精致到接近实物的植物之外是没有这些昆虫鸟类的,而现在,这里已经跟现实世界差不多了,不过方志文固执的认定这些只是声音而已,肯定是没有实物的。
方志文抬头看了看正在使劲灌水的朱七公子以及很斯文喝水的甄二公子,这两个世家子看上去很不相同啊!
“甄公子,你们商队来江东营生会不会与当地人产生姐梧呢?”方志文忽然问了一句,这一路上,方志文也偶尔会问一些自己感兴趣的事情,当然,现在大家的交情不深,也不会问什么特别深入的问题,只是方志文觉得好奇的一些小疑同而已。
比如刚才这个问题,在方志文的记忆中,三国中的吴国是成也世家败也世家,江东的世家大族势力非常的强悍,这种强悍甚至一直延续到魏晋乃至隋唐时期,因此,对于甄家能将手脚伸到江东来,方志文还是有些好奇的。
甄二公子好奇的看了方志文…眼,对于方志文不时的爆出几个奇怪的问题,甄二公子已经逐渐习惯了,又瞟了侧面的朱七公子一眼,犹豫了一下展颜道:“确实会有些不便的,江东地区对外来势力比较抗拒,但是商人嘛,不就是互通有无么,有许多的东西,比如竹器、漆器还有瓷器等等,都操之在江东世家,我们算是等价交换吧。…,
甄二公子虽然年纪不大,但是人很聪明,也非常会说话,他这个回答虽然简单公允,但是里面却还包含了非常丰富的内涵,端看听者是不是能从中听得出来。
首先他是承认了江东世家的强势地位,也承认很多外来者在江东施展不开,甚至受到强力的打压,连甄家这种翼州巨商在江东还会感到不便,就可以想像得到其他商贩和势力的情况了。
其次,他提到互通有无,也就是说,这是世家层面上的交换,甚至这里面有还着详细的交换条文,不要小看了古代的商人,或许他们没有成套的经济理论流传下来,但是,在每一个商业世家中,都有着自己独特的经济理论,对于商业交流的核心,这个时代的商人已经能够准确的把握住了,所以最后的“等价交换,说明了双方合作的基础是贸易平衡。
还有,所谓的“竹器、漆器还有瓷器,这些都是民用物品,连这些东西都被世家所操纵,那么战略物资呢,粮伞、油料、食盐、武器、大型牲畜等等,想都不用想就知道,这些东西都操纵在世家大族的手里,相比起北方土地兼并严重的情况,江东地区根本就是世家大族开荒开出来的,从蛮族手里抢来的地盘,土地和人口本来就在世家大族手里,
而在这午时代,有了土地就有了一切。
虽然是游戏,但是智脑仍然遵循着这个时代的农业经济规则,这点毋庸置疑。
换而言之,甄二公子短短的一句话,就是要告诉方志文,江东乃是世家大族的江东。
【一上架,看得人就少了,不过支持可不能少啊!期待大家手里的票票!】!。
第一百章那时的太平道
方志女稍稍想了想,了然的点了点头,甄二公子的眼神亮了亮勾起嘴角颇为妩媚的笑了笑,看得方志文心里直发毛。
朱七公子瞥了一眼甄二公子,用有些奇怪的语气说道:“这有什么不能明说的,在江东,世家的地位没有什么不能说的,江东是世家大族的江东,因为这里的每一块土地,都是世家大族从山越人,从蛮族手里夺过来的,方将军,你觉得江东世家不应该享有这样的地位么?”
方志文看了看眼神不善的朱七公子,有些哭笑不得的感觉,自己可没有断袖之癖,这个朱七公子的飞醋未免吃得有些不讲理,不过这种事情解释不得,更何况,方志文乃是尸山血海里爬出来的人,对于言语态度之类不痛不痒的东西根本就不在意,意气之争在方志文看来是最为无聊兼且脑残的行为。
所以,他对朱七公子的挑衅完全无视,只是淡淡的回道:“很应该!如果江东确实是世家大族出力打下来,huā钱开垦出来的,那么利益自然应该属于开发者,不过,朱七公子,你这个话应该拿到朝堂上去说,我同意或者不同意,根本就无关紧要。”
“哼!自然是要奔说的。”朱七公子气结,不过仍然不服气的顶了一句。
方志文喝了。水,笑了笑问道:“说了有用么?”
“这光用嘴说没有用,那就用……”说了一般,朱七公子忽然警醒起来,赶紧将剩下的要紧话给吞了回去,方志文玩味的看这朱七公子,朱七公子扭了扭头,躲开了方志文的注视。
方志文也没有继续死咬着这件事不放,朱七公子没有说出来的话其实方志文已经明白了,既然用嘴说不通,那么自然有拳头刀剑去说了,换而言之,江夏蛮叛乱的背后,肯定有这些世家大族的影子。
怪不得不久之后庐江郡也会参加叛乱,而这个叛乱的最后是被谁平定的呢?陆康,这陆康又是哪路的神仙呢,说起陆康大家可能不知道,但是说起陆绩、陆逊总知道吧,陆康是陆绩亲生父亲,陆逊的祖父,
陆康是当代江东大族陆家最出sè的子弟,先后任高成令,武陵、桂阳、
乐安太守,最后在庐江太守位置上平江夏蛮叛乱,一直驻守庐江,后被孙坚围攻两年城破病死。
这是一个江东的牛人,可惜死在孙坚手上,否则说不定江东就是陆家的,从这点上可以看出,陆家当时就是江东大族的代表人物,陆康之所以要利用江夏蛮叛乱向朝廷索要庐江太守的位置,是因为庐江在江北,乃是江东大族踏入中原的桥头堡。而孙坚肯huā费两年时间跟陆康死扛,更多的意义上,是孙坚明白陆家不倒江东他就站不住,所以孙坚与陆康的决战,完全可以看做是江东的归属之战。
说远了,朱七公子刚才的话把里透lù出,江东世家在江夏蛮背后起着一定的作用,甚至是关键的作用,为的就是跟朝廷,或者说跟北方的士家大族讨价还价,最后价钱讲好了,江东出来个人将残局一收拾,名利双全!这个想法简单而又妙绝,事实上,在历史上江东世家确实是成功的将陆康推上了庐江太守的位置,代表着江东世家的胜利。
方志文想明白了这些,不再纠缠与这个问题,忍着自己胃部的些许不适,带着略微僵硬的笑容,开口向甄二公子问道:“甄公子家在冀州,又经常在外游历,是否听说过太平道?”
甄二公子眨了眨眼睛,有些奇怪的看向方志文,方志文心下揣揣,难道这个问题真的很小白么?老实说,方志文在自己的领地里是严厉禁止太平道的,所以在他的领地里看不到太平道的身影,这次出来游历,大部分的时间都是huā费在跟玩家的互动和战斗中,老实说,一个太平道也没有看到。
但是之前他也问过史阿,太平道在洛阳城里确实是存在的,史阿虽然也是三教九流的人物,却看不上这些神神怪怪的东西,只知道有不少的好仙道的人和官员,都十分推崇太平道,但现在太平道到底是什么状况,史阿并不清楚。
“方将军,太平道不过是信奉仙道者集合而成的一个松散的组织,太平道就跟路边的道观没什么区别,平时发展信众,筹募香资,施舍符水,治病救人,出现灾情疫情的时候,这些人也会出力救助,方将军问起此事,莫非方将军也是太平道中人?”
方志文略微愣了一下,飞快的摇了摇头。
“不是,我只是听说这些太平道的人无事聚集,动辄千百人,长此以往会不会闹出什么乱子?”
“咯哦”甄二公子“jiāo笑,不已,连朱七公子也鄙视的斜了方志文一眼,香香不满的瞪了朱七公子一眼,眼神里满是“你懂个屁,的不屑。
“方将军,这些太平道里的人,穷人求的就是个平平安安无病无灾,有钱人求得是得道长生永离苦海,你觉得这些人聚在一起会造反么?这太奇怪了。”
方志文无奈的笑了笑,摇了摇头不再追问此事。怪不得太平道最后能成功的起义,在道教盛行的汉代。大家求道修仙根本就是一件平常的不能再平常的事情,道家的教义和仪式,在当时人们的眼中是非常合理的行为,就像现在人山人海烧香拜佛的那些信众,有人告诉你这些人总是聚集在一起会出事,谁会相信?
宗教本身没有问题,宗教被有心人利用才会有问题,更重要的是,这里面要有社会基础,否则搞个小小的邪教还行,但是想在全国范围内搞事,没有当时的社会基础是根本不行的,何况那个时候通讯条件落后,想要传播点什么,huā费的时间和精力都是巨大的,可以想像得到,如果不是大汉的统治基础已经完全崩溃太平道根本就没有市场,更不可能发展到那么巨大的规模。
但是在太平道没有发难之前,太平道就是一个普通的道教宗派,谁又会相信这些人已经有了严密的组织,准备起来造反了呢?看到甄二公子和朱七公子的态度,方志文就明白了为何太平道居然能渗透到皇宫里面去。
作为二流的世家甄家,以及三流的世家朱家都对太平道一点娄心也无,想必那些一流的世家大族,也一样对太平道毫不在意吧,毕竟在那些士家大族的眼里这些神神鬼鬼的东西是上不得台面的,那些个盲信太平道的平头百姓还有什么都不懂的农民仆佣,又能翻出什么huā样来呢?
这些世家大族防备的,只能是来自同等士家大族的威胁,还有来自皇族皇权的反扑,至于太平道,谁去理会啊!
方志文见甄二公子与朱七公子这种态度,也没了继续询问太平道的兴趣了,省得又被这些家伙鄙视。
“造反?呵呵,谁知道呢,我就是好奇问问罢了好了休息得差不多了,咱们接着出发吧,到建鄄还得走两天,两位公子没问题吧?”
“哼!”
“在下没问题。”
方志文站起来在香香的帮助下整理了一下甲胄回身又帮香香整理了一下,这才命令部队上马继续朝着东方行去甄二公子看着方志文细心的帮着妹妹整理铠甲,嘴角lù出一个莫名的笑容,偷偷揉了揉还有些酸痛的腰tún,在小宁的帮助下爬上马背,缓缓的跟了上去。
方志文坐在马背上,默默的想着太平道的事情,智脑这么做,是为了重现当时的历史,还是为了黄巾起义能顺利的爆发而故意压低隐藏了太平道的影响?按照方志文的推断,智脑已经渐渐的不再直接干涉游戏进程,而是通过间接的宏观调控,甚至规则上的微调来对游戏进行控制,亲身下场的情况已经越来越少了。
那么,太平道的事情很可能是按照史实来运作的,从甄二公子的说法和态度上看,这种史实也是完全合情合理的,但是,不能忽略了玩家对游戏进程的影响,或者说是干扰,因为玩家永远有着包天的胆量,以及叛逆到变态的xìng格。
如果玩家现在就已经能进入太平道的内部,在玩家的支持下,太平道的实力提升会加速,很可能太平道剧情的变化也会加快,那样的话,黄巾起义的时间就不会再按照原定的时间表了,只要智脑觉得时机成熟,或者太平道的领袖觉得时机成熟,就随时可能爆发黄巾起义,而且这种可能xìng相当大,甚至规模都会有变化。
黄巾起义是三国时期的重要标志xìng事件,方志文觉得这个事件绝对不会被轻易的改变,那么智脑要杜绝这种关键剧情被玩家干扰,唯一的办法就是不让玩家进入太平道,至少不能大规模的介入太平道,这也就解释了方志文一路南下都没有发现太平道的原因。
想通了这点,方志文轻轻的呼了口气,这么说,黄巾起义的时间表应该不会轻易的改变,或者说能改变也不会太大,这样的话,方志文在塞外发展的时间就比较充裕了,等方志文在塞外站稳了脚跟,到时候中原再怎么乱,方志文也能从容应对了。
侧头看了看脸上还有些不宴的香香,方志文轻声道:“还在生气呢?别理他们,到时候倒霉的又不是娄们,呵呵。”
香香看了看朱七公子,扬起小脸哼了一声,又看了看甄二公子,眼神里有些不忍和迟疑,犹豫了一会,居然轻轻叹了口气,让方志文心里有些酸酸的吃味,斜了一眼皱着眉头坐在马背上的甄二公子,他不明白,这个娘娘腔的小白脸有什么地方吸引自己的好妹妹了。!。
第一百零一章玩家第一人
赵龙,字子云,呵呵,一看到这个名字,谁都知道这位是枪神大大的忠实拥宴,不过,这货要是敢跑到赵云面前去亮个相报个名,估计直接被枪神当作山寨货给灭了。
虽然名字有些搞,但是,这位赵龙确确实实的是武将榜上排名第一的……玩家,当然只能是玩家了,以他三阶顶端的实力,在将星如云的三国NPC里,连个屁都算不上,如果有幸他的名字出现在剧情史书中,估计是被某某“一枪挑于马下”或者“斩赵龙等二将与阵前,的货sè。
不过,他可是玩家,玩家是不会死的,所以,他的潜力还是非常非常的强悍的,说不定有一天能上演一出赵龙赵子云大战赵云赵子龙也说不定。
虽然在NPC眼里,赵龙大大还是个屁都算不上的家伙,不过他自己的感觉却是非常好的,骑在雪白的战马上,身后是十九名强壮的属将,再后面,则是安静如山的,两千穿着黑sè锁子甲的幽州精锐突骑兵,身边,是他那貌美如huā、矫健如凤的正牌发妻谢颖彤。
赵龙的本名叫啥没什么意义,但是他是国内某个大型商业文化集团的太子爷这点需要每一个人牢记,这代表他身后,有着厚实的人民币支持,他所率领的行会也有着商业上的目的和诉求。
不可否认,赵龙能稳稳的占据着玩家武将榜的头名,是因为后面有着大量的投入支持,也代表着背后投资公司的巨大利益诉求。而他身后那足以让他骄傲的部队,就是他能独占鳌头的本钱,别人或许不知道,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45.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elapsed_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