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游戏三国之英雄传说-第280部分

们的直接敌人,另一方面,减少人口换来粮食,这一进一出就能解决大问题。”
吕布皱了皱眉:“可是,这些人口也是我们未来发展的潜力,将之卖掉无异于断臂求存,旱灾过去。周围的诸侯实力未损,而我方却人口大减。这”
“所以还有一个办法,那就是卖死人!”
“什么?卖,卖死人?”
吕布大惊,死人也是能卖的么?难道是传说中来自异界的那些亡灵巫师,卖给他们用来做那些可怕的骷髅军队?
庞元见到吕布的神情就知道他想岔了。
“将军,您知道盗墓这个行当么?”
“盗墓?这种事情要断子绝孙的”
“是啊,所以这事还是算了,我们还是卖人口吧,最多到时候将军再去周围抢人口好了。”
吕布沉默了下来,脸sè不时的变换着。
良久,吕布才咬了咬牙道:“某家自从军以来,死在某家画戟之下的人多不胜数,造孽的事情已经做得够多了,某家只有一女,或许就是因此,不过也正因为如此,也不怕再多这一桩了!”
庞元叹了口气道:“将军想得太多了,比将军杀人更多的大有人在,将军杀人是为了止杀,有人杀人则纯粹是为了自己的野心和乐趣,那些人还子孙万代呢,将军何必如此想?而且就算我们行此策,这事也不用将军来背负,属下出得这个主意,自当承担这个责任。”
“复庆,可是”
“将军,这事没有什么可是的,您忘了,我是异人,我可不害怕造孽,呵呵。”
“可复庆打算怎么做?”
“具体的事情将军不必管了,只要将军信得过属下就是了。”
“这,某家自然是信得过复庆的。”
庞元笑了笑:“那就行了,将军给我一万骑兵,我带着他们到各地去行军训练一番,这一万亲军一定要忠诚可靠,嘴巴也要严实。”
“某家明白,复庆放心好了,这事委屈复庆了!”
“这没有什么,将军还是给方志文写封信,不然我们弄到钱恐怕也没有地方去买粮食。”
吕布看着神sè轻松的庞元,叹了口气道:“某这就写!”
密云的高层在更早的时候就已经开始关注到雨水的问题,更早的开始了应对的措施,包括蓄水引水等等大规模的措施,总算是基本上保住了第二季作物,但是减产是肯定的了。
“不知道这种情况会持续到什么时候,若是到明chūn仍然如此就麻烦了。”
“到今冬就知道了,看看下雪的情况就能确定,不管如何,多打井总是没错的。”甄姜神态安稳的说道。
荀彧点了点头:“主母说得是,不过军队方面的是不是也适当的减少一部分的粮草供给?”
田丰呵呵一笑:“可以,我们会增加野外cāo训,争取从野怪身上弥补减少的粮食供应。”
甄姜点了点头,看向糜竺:“子仲,关于渔业这一块能不能增加一些产量,来补充粮食的不足?”
“应该没有问题,只是人手上还有些欠缺。”
“这个不用担心,如果粮食价格上涨,海产的价格肯定也会上涨,自然就会吸引更多人出海。”
见大家都没有什么问题了,甄姜从手边拿起一张信笺:“这是志文最新的来信,吕布在向志文求情,希望我们能够出售大量的粮食给他们。”
“这他们有钱么?”荀彧惊讶的问道。
甄姜看向史阿,史阿点头应道:“没有,不过还是能弄到的,听说最近庞元在招募盗墓贼。”
“呃”
田丰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道:“庞元非常人也!这个应急的办法都能想到!”
一旁的李雪音抿嘴笑了笑:“异人都能想到,因为他们敢想!”
甄姜好奇的看了李雪音一眼,再次问道:“那么,卖还是不卖?”(未完待续。)
第一千零七十章曹袁合谋方远担忧
卖不卖粮食给吕布绝对是一个政治问题,也是一个战略问题,因此,这个简单的问题,在场这么多重臣,却没有一个能够轻易的回答这个问题。
田畴扬了扬眉头道:“主母,主公一定有所定见吧?如果从主公与吕奉先的交情上来看,是应该卖的,从幽州与朝廷的关系上看,也是应该卖的,最后,此事事关百姓生存,从道义上看还是应该卖的,只是,不能没有条件的卖!”
一直捧着茶杯的贾诩抬起眼皮赞许的看了田畴一眼,先不管关于条件的提法如何,首先这个定位应该是非常正确的,而且像极了方志文的思维方式,不愧是跟着方志文起家的老臣。
荀彧点头赞同:“不错,子泰的说法非常有道理,从各种角度来看,我们没有拒绝的理由,而且连条件都不能开得太过苛刻。”
田丰皱了皱眉:“若是朝廷公开向幽州下诏我们也很难拒绝。”..
李雪音笑了笑,拒绝是拒绝不了,但是推搪拖拉还是可以的,到时候吕布就算饿不死也得饿出毛病来。
“当然不必拒绝,但是可以根据他们给出的条件来决定我们到底买多少粮食给他们,什么时候卖给他们,事实上,吕布的力量不是应该增强,而是消弱。如果没有这场旱灾,吕布现在一定打过黄河去了吧?”
贾诩慢悠悠的说道,李雪音看着难得主动开口的贾诩。不由得有些奇怪,随后看到甄姜微微翘起的嘴角,顿时明白了过来。会心的笑了笑。
“打过黄河去对吕布来说也未必是好事啊,吕布如今如rì中天,势头实在有些咄咄逼人了,若是他成功的将并州和司隶、兖州连成一片,周围的诸侯谁不害怕,到时候难免又是一次讨董的局面。”
徐庶的预测是绝对有可能发生的,而且还是大几率的事件。身处中原核心腹地的吕布,本来就是在刀尖上跳舞,他的势力每一次的膨胀都伴随着极大的风险。并且同时又再次蕴含着更大的风险。
仅仅从这点上来看,吕布的胆量真的很大,敢于在中原布局,摆下这个你死我活棋局的庞元。也是一个了不得的人才。
“讨董的局面确实可能出现。但是吕布布局的目的就是通过不断的战争来分出你死我活,每一次战争,吕布都顶着被灭顶分尸的可能xìng,然后搏杀对手,吞噬对手,这原本就是庞元的布局。因此,吕布就是个搅局者,他的壮大会造成中原的急剧动荡。对我们幽州来说。关键在于我们的战略定位,如果我们希望中原尽快的一统。那么就尽量的卖粮给吕布,如果我们希望中原继续乱下去,那么就少卖一点粮,甚至给公孙瓒、袁绍多卖一点粮,这个时候粮食跟武器一样的有效!”
贾诩的话让大家的眼神齐齐一亮,粮食跟武器一样的说法真是很jīng妙啊,密云绝对可以用卖粮这个事情将诸侯们调动起来,让他们打,或者让他们打不成,甚至进一步造成更长远的影响。
甄姜笑了笑,将方志文的信递给身边的李雪音,李雪音迅速的看了之后,露出一个有趣的笑意,再递给身边的田丰。
田丰大概扫了一遍,也露出一个有趣的笑意,接着开口将信件读了一遍。
方志文的想法与贾诩的想法出奇的吻合,也认为要利用好卖粮这个契机,从所有需要粮食的诸侯手中敲诈好处,然后私底下鼓动公孙瓒和袁绍趁吕布虚弱的时候发动攻势,消弱吕布的实力。
很明显,方志文的意图是希望中原继续乱下去,这样才对幽州最有利,但是方志文却不会再像以前那样直接干涉中原的事务了,因此,卖粮是一个非常好的契机。小心的平衡中原各方的势力,延长中原统一的时间,给幽州争取更多的发展时间,这就是方志文的核心战略思想。
另一方面,方志文表示出对公孙瓒、袁绍、曹cāo联合行动的担忧,所以,也绝对不能让吕布饿着,最好的状态就是让他们处于一个近似平衡的状态,让他们互相摩擦互相消耗。
“史阿,主公对三方联合的担忧你怎么看?”田丰把握了方志文的战略核心之后,关于卖粮的事情已经有了考虑,现在他更在意这个。
“主公的担忧是很有预见xìng的,根据我们的情报,近来曹cāo、袁绍和公孙瓒的使者往来密切,很可能已经形成了初步的军事同盟。从天子诏书的态度看,扶刘抑曹已经是很明确了,曹cāo在这种情况下寻求自保和破局是肯定的,最佳的方法就是串联攻击吕布了。”
“这事进展到什么程度,有军事行动的苗头么?”
“有,曹cāo的军队正在向陈县和谯郡北部集结,大有进攻梁县的意图,不过这段时间似乎有暂缓的迹象,袁绍的军队本来就处于进攻姿态,由守转攻很方便,公孙瓒则正在忙着将家当向上党郡搬迁,似乎有放弃河内的打算,又或者是准备在河内与吕布打一仗,但是同时公孙瓒的主力部队却在不断的北移,看情形似乎有突击雁门抢占雁门关的意图。”
“雁门关?不,这是假象,他们的目的还是晋阳,他想要逼张辽分兵!”徐庶肯定的说道。
史阿笑了笑,这方面特不擅长,他的工作是收集和分析情报,而不是推测敌人的目的。
“公孙瓒的部署没有受到旱灾的影响么?”
“肯定有,随着粮食价格的不断上涨,各方的军事行动都已经放缓了,转而开始四处搜集粮草,曹cāo、刘备的军队甚至直接参加了抗旱的工作,刘备最厉害。亲自出马去打井呢!”
“呵呵”
甄姜也抿嘴笑了笑,考虑着自己要不要也亲自去打眼井,说实话。真这么做的话号召力应该还是很强的,不过幽州的民众抗灾的热情很高,似乎没有必要做这些多余的事情。
“元皓,你说主公到底在担心什么?”贾诩忽然问了一句,这一个问题也将所有的人给问住了,对啊?主公到底在担心什么?若是三方联合攻打吕布,不是消弱吕布的最好时机么。主公不是应该加以支持么,为何反而会担忧呢?
田丰抚着胡须看了看贾诩,又看了看徐庶。见两人都是面sè平静显然也是心有所得了,于是呵呵一笑看着荀彧问道:“文若以为呢?”
荀彧怔了一下,随即摇头道:“主公深谋远虑,我可猜不着。”
李雪音好奇的在他们的脸上看来看去。最后终于忍不住问道:“别卖关子了。志文到底是在担心什么啊?”
“呵呵,主公是在担心吕布会赢啊!”徐庶忍不住笑着回答。
这个答案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田丰和贾诩却都笑着点头。
见大家还是不大明白,徐庶接着说道:“吕布的军威强悍,加上庞元的jīng妙策划,三方合攻的结果可能是被吕布舍弃一些地盘,然后全力歼灭公孙瓒。曹cāo身边有个刘备,刘备这人不管怎么说也是皇族。天子一道诏令,很可能就会让曹cāo失去大举进攻的机会。袁绍首鼠两端缺乏冒险jīng神,稍挫既退,若是公孙瓒覆亡,吕布的地盘连成一片,又少了公孙瓒这个威胁,届时吕布的实力到时候不降反升,这就是主公担心的结果。”
“可是吕布不是缺粮么?”糜竺不解的问道。
“缺粮是一种可以调节的状态,比如是八个月时间都吃不饱,还是有四个月能吃饱,有四个月完全没得吃。”
田丰很耐心的解释道,同时也是解释给所有不明白的人听的。
“四个月没得吃,那不饿死了?”
“饿不死,已经战死了,而且还能抢夺对方的粮食,甚至适当的卖出一些流民也可以减轻缺粮的状况,如今吕布最好的选择当然不是孤注一掷了,但是若三方联合起来攻打吕布,吕布绝对毫不犹豫的就会选择这条你死我活的道路。”
“哦”
这回大家都明白了,同时也庆幸自己有个英明的主公,有一个聪明睿智的决策层。
“所以,主公的意思是要充分的利用这次卖粮的机会,将种种不稳定xìng尽量的消弭掉,让势态的发展尽量按照我们的希望进行,而且这种做法还可以进一步的发展一下,成为常态也无不可,只是这些需要主母和李姑娘配合。”
田丰总结xìng的说道,同时将话题交还给甄姜。
“没问题,我们会全力配合的,文若这边也不能轻松,你这里的产出越多,我们的手段和力量想必也就回越强。”
“主母所言甚是,彧一定会想方设法尽量的克复旱灾的影响的。”
“很好,说起来,妾身是不是也应该去打一口井呢?”
“呵呵,那倒不必,我倒是觉得主母应该跟甄家商行商量一下,是不是在各地弄些粥棚,这事祥云商行不方便做。”
“这个主意好,能够为幽州赚足了名声。”
“另外,还有一个问题,那就是随着旱灾的发展,可能会有流民,包括草原上和山北的胡族来投奔幽州,收容这些流民的准备工作也要做好。”
“此事有子泰负责,子泰经验丰富,一定不会有问题的。”
“主母放心,属下已经着手准备了。”
重要的事情说完,甄姜笑眯眯的说起了另外一件事:“还有个事就是志文与贞儿的婚事,这事已经拖了两年了,今年新年之前就办了,这事妾身和子仲来cāo办,请各位协助。”
“主母放心,这事是大喜事,想必居民们也很乐意帮忙。”(未完待续。)
第一千零七十一章南粮北运玩家发财
旱灾来了!
对于原住民来说,这是天灾,人人都以敬畏的,以及忐忑乃至绝望的心情看着骄阳似火的世界。旱灾会让田地干涸农作物绝收,旱灾会让这个冬天无粮可吃,旱灾意味着自己可能会饥馑而死,又或者只能背井离乡寻找一条生路。
但是对于玩家来说,他们很少人能体会得到原住民那种绝望和无奈,旱灾对于他们来说只是一个经济现象,旱灾的时候物价会上涨,自己能够赚更多的钱,人口买卖的价格会下跌,甚至连土地价格也大跌,想发财的就要趁此时了。
论坛上一篇‘发国难财正此时’让大家都意识到,其实自己在现实中口诛笔伐那些发国难财的人,或者是出卖同胞的汉jiān带路党的时候,也许、或者很可能是自己只是在妒忌自己没有机会做jiān商,做汉jiān和带路党而已,如果自己真的那么有原则的话,为何毫不犹豫的在游戏世界里大发国难财呢!?..
尽管大家或多或少的在心里称量着自己的良心,但是发财的事情仍然是不甘人后的,大批的玩家从南方搜集粮食,特别是从交州和荆南、江东地区,这些地区水系较为发达,受旱灾的影响也小得多,粮食的夏收也没有收到影响,粮价相对来说上涨的不算太多,只不过长了一倍而已。
强烈的阳光下,一艘艘的大船在海上排成整齐的队伍向北行进着,这支船队是从北部湾出发的。经过了夷州海峡之后一路向北,目标是黄河口,这些北上的船只上运送的大都是粮食。以前的这个时候,一般都会运送药材和经济作物,如今粮价腾飞,运送粮食就成了最有效率的事情。
“老王,钓鱼呢?”
“啊!没事干,练练钓鱼技能。”
“这海上的时间还真是悠闲啊!从北部湾出发到现在五天了吧,还需要五天才能到黄河口。这一来一回就是一个月,真是耗时间啊!”
“呵呵,那你也可以选择不跟船嘛!”
“我这不是不放心么。这么大一批货物,若是有什么三长两短,我的投资可就打水漂了。对了,您为何要选择跟船呢?”
“我?我在现实中是退了休无所事事的。在游戏里玩行商也算是打发时间吧。跟船自然是因为悠闲、舒服,还能看看这大海,钓钓鱼吹吹海风,心情都好很多啊!”
“我可真羡慕您啊!”
“呵呵,有什么好羡慕的,羡慕我年纪大么?我每次看到活蹦乱跳的年轻人心里就妒忌呢!”
“哈哈您可真幽默。您这次也是运送粮食么?”
“不啊,粮食太重,我运送的是药材和原材料。”
“现在粮食价格一rì三变。北方的粮价快要天价了,为何不做粮食生意呢?”
“呵呵。这虽然是在玩游戏,但是我们家有个规矩,天灾不卖粮、离乱不收当!”
“这是为何啊?”
“我们家啊,十几代的小生意人,祖上奉行钱多招祸,所以生意要适可而止,小富即安的那种,你也可以说是胆小没大志,呵呵。天灾卖粮,那是吃人的生意,离乱收当,那是趁火打劫,这种得罪人伤天理的事情我们家是从来不干的,无他,就是求心安理得罢了。”
说话的中年人愣了一下,有些尴尬的笑了笑。
“您老可真是看得开,好心态啊!我就不行了,现在对我来说,挣钱是第一位的,为了家人的幸福哪里还管得了那么多。”
“呵呵,理解,理解。”
老人笑呵呵的回答,不过那种淡然的态度总是让中年人觉得自己被鄙视了,事实上,这个所谓的了为了家人打拼也很值得商榷,另外关于幸福就更扯了,到底是为了家人的幸福还是为了自己的xìng福呢?
“您说,这个旱灾会持续多久啊?”
“我看够呛,还记得那次雪灾么?”
“记得啊!”
“那种事情跟战争有关系,这几年中原乱战不已,眼看着越打越火了,于是旱灾就来了,如果旱灾的力度不够强,这战争的强度就上去了,所以旱灾一直持续到明年初也难保。”
中年人蹲在老人身边,兴奋的看着鱼竿顶端的小铃铛,脸上一脸的笑容,眼睛都眯缝得看不见了。
“那感情好,还能多做一段时间的粮食生意。”
老头扭头看了中年人一眼,眼神里闪过一丝鄙视和讥讽。
“小兄弟,很多事情都要适可而止,我看粮食生意做不长久。”
“啊?这是为何?”
“你看啊,如果粮食价格继续疯涨的话老百姓还怎么活?他们哪里来的钱买你这些天价的粮食?”
中年人又是一愣,这个问题貌似有些不好回答啊,确实,粮食价格涨得这么高,老百姓如何能买得起呢?可是这些粮食最终卖给谁了呢?如果不是老百姓买去了,他们肚子里的东西又何来呢?
“这可是粮食的确是卖出去了啊!”
“对啊,这是因为有官府的存在,实际上买粮的人是官府,然后他们再利用配给的方式分发到百姓的手中,所以你赚的钱是从官府手中赚取的。”
“哦既然这样,那就安心多了,至少咱没有喝灾民的血自肥,呵呵。”
“呵呵,是嘛。不过,官府的钱就那么好挣?你可别忘了,如今的官府可都是诸侯把持的,这些诸侯一个个都是野心能够吞下天地的人物,想要从他们身上扒皮就那么容易?”
“嘿嘿,只要商人们齐心。诸侯又能如何,毕竟他们自己找不到粮食。”
“那个我就不知道了,我只知道。跟官府做对有好下场的人不多,在强权面前,钱算个屁!谁知道他们会用什么手段来对付贪得无厌的粮商呢?”
“呃”
“南方的粮食收购价格已经翻番了,还有继续上涨的趋势,大批的粮食正在向黄淮流域集中,总量估计已经能够维持当地两个月的消耗份量了。”
“不急,再等等吧。”
李雪音和甄姜正在紧密的注意着大汉粮食流转的情况。粮价的定价权最后一定是决定在两种人手里,一种是掌权的人,一种是拥有市场的人。
而李雪音和甄姜是这两种人的集合体。整个幽州地区的粮价是非常平稳的,因为幽州的粮食体系很完备,一碰到灾年官府的配给形式就能绝对的稳定粮价,另一方面也利用关卡限制粮食的大规模流出。当然。那些老百姓偷运点出去发小财他们是不管的。
而大族想要靠粮食发财,就必须捆绑在官府身上一起运作,最后参与分成,这种分利的做法,还是很得大族的欢迎的。
正如那船上的老人所说,粮食最后是要卖给诸侯的,所以价格不可能太高,这些道理每一个大族中人都明白。别看现在中原的粮价是天价,但是成交量是很有限的。大批粮食还是堆积在仓库中的。
这两个厉害的女人赚钱的目标不是诸侯,而是想要从中发财的人,现在她们的粮食正在以高价流动到那些囤积的大小粮商手里,等到当地的存粮已经到了一个限度之后,幽州的粮食就会以官价卖给吕布、公孙瓒甚至是袁绍,结果这些粮商囤积的粮食卖不出去,因为资金成本的缘故和储存期限的问题,他们最后必须要低价抛售减少损失,结果就会被李雪音接回去,而这些粮商只能白白的割肉。
所以,发国难财也是需要本事的,没实力的人,跟风赚点小钱就是了,太贪心的结果就是连自己都要赔进去。
“志文跟吕布的条件谈好了么?”
“还没有,跟公孙瓒和袁绍的条件也还再谈,毕竟他们现在还没有到过不下去的时候,他们还幻想能够从市面上收购到足够的粮食,看看那个价格,真替他们揪心。”
“嘻嘻,这个价格还不是盼儿你弄上去的!”
“你就没份,嘻嘻。”
“好了,咱们老大不说老二”
“谁是老大谁是老二啊?”甄姜促狭的问道,李雪音顿时一脸惊心动魄的红霞。
“胡说八道志文给吕布开价是什么啊?子泰神神秘秘的不肯说呢!”
“没什么,谁叫你不看那封信的呢?”
“那是给你的信,我看什么劲?”
“可是信里也问候你呢!”
“好了,别扯,说说到底是什么条件?”
“就是俞涉、陈纪两位步兵将领。”
“哦!又是人口买卖啊!”
“嘻嘻,是啊,这回买的是两个将领,流民估计吕布不舍得。”
“将领就舍得了?”
“新降的将领,还没感情嘛!”
“可是面子上不好看啊!吕布这人很讲面子!”
“这有什么啊,到时候说他们两个挂印而去另寻高枝就是了,嘴长在他身上,怎么说还不由得他。”
“可是,怎么跟这两个将领说呢?”
“那是他们的事情,估计会先一个不小心将这两个人收拾排遣一番,然后再闹点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我们的人再上手,将他们的家人一弄走,事情就妥了!”
“呵呵,史阿做这个倒是熟练的很!听你的意思,吕布肯定会答应!”
“这是他们的猜测,如果吕布不可能答应,他们也不会提出这个条件了,反正我们两个是不可能比他们更聪明的,对吧!”
“对啊,不然你也不会被志文给骗来生儿育女了!呵呵。”
“那你呢!”
“呃”(未完待续。)
第一千零七十二章游戏升级南亚开服
游戏的主旋律似乎逐渐的变成了跑商了,每一个玩家见面不是问功勋值又增加了多少,又增加了几个jīng锐士兵,而是问又赚了多少钱,弄到多少粮食之类的。
就在这种喧嚣的气氛中,一件大事又在现实中发生了,本来现实中发生什么事情跟游戏也没有什么关系,但是当这个事情跟刑天四号有关系的时候,自然也就跟这个游戏扯上了关系。
一个新的游戏在南亚市场上推出了,运营商来自华夏,参股方包括了南亚的主要国家大公司,游戏的名字叫做《王朝争霸》,听起来挺霸气的,不过放在南亚运行,颇有些关起门来做大王的意思。
更有趣的是,这个游戏的运行主体仍然是刑天四号,这让很多有心人都产生了一些联想。..
很快这个事情也在论坛上传的沸沸扬扬,网络上自然是各种说法都有,至于那个才是真实的,则要靠你自己的火眼金睛了。
也确实有火眼金睛的人,很快就发现在登陆英雄传说游戏的时候,在角落上的版本号不一样了,显然,刑天四号的所谓南亚《王朝争霸》其实就是英雄传说的一个新地图而已,也就是说。将来这个地图是会无缝连接进英雄传说的。
与大海那边的国战不同,那里的国战已经渐渐的推移到了另一个世界中,去往那个世界。是需要门票的,而这边的南亚王朝争霸地图可能是不需要门票的,换而言之,这是一个可以全民参与的低烈度国战。
之所以说是低烈度,从地图上就能看出来,与南亚接壤的地方,都是大汉最弱的地区。能够去参战的也多是玩家行会,至于刘焉,似乎不大有指望。再加上青藏高原上的西羌、发羌(藏族先祖)他都还没摆平,何况国战?
所以这个所谓的南亚《王朝争霸》就是给玩家玩的地方,这是多数玩家所公认的,至于刑天四号的真实意图到底如何。那就不得而知了。
从南亚那边生活的华夏人传回的消息称。那边的历史是乱的,南亚中部和西北部是贵霜帝国时期,东部却是吴哥、暹罗时期,至于南边的岛屿那就更晚了,有的甚至有火枪这种兵器,在西面,甚至还有波斯帝国的身影,不知道将来会不会在西亚也开新服。
不过不管是什么时代。用的是什么兵器,似乎都被刻意的淡化了科技。使他们的战斗力处于差不多的水平上,而这个衡量的标准,其实就是按照大汉的军队来平衡的,毕竟只是一个新地图,不可能出现像是英雄无敌和英雄传说这两个截然不同的体系的矛盾。
听说开服不久,就将会出现贵霜帝国崩溃的大事件,然后出现南亚的战国时期,估计很快与大汉地图就会形成对接,身处南方的玩家们已经摩拳擦掌的准备玩入侵了,现实中没有办法一统南亚,或者在这里可以。
当然,南亚的玩家或许也在想着一样的事情,现实中不能北上,这里应该可以了,他们rì思夜想的高原啊!
南方的玩家磨拳霍霍,南亚的玩家磨刀霍霍,中原的玩家当作时鲜的话题,北方幽州的玩家只是稍微的关注一下,南方对幽州人来说,还是很遥远的。南亚那点地方,也很难引起他们的戒心。
但是无可否认,南亚新服会将南方的玩家目光吸引过去,大海又吸引了一部分玩家,跨界大战又吸引走一票玩家,总体上,中原的玩家被进一步的稀释了
“大人,我们发现了一个训练营?”
“哦,什么兵种的训练营?”
“就是训练营!”
方志文愣了一下,然后忽然明白了,这个传令兵说的训练营是特殊建筑训练营,进去之后能够得到力量或者防御提升的那种特殊建筑。
这种特殊建筑其实在原本的游戏中像是个BUG,随便是谁,往里一钻,出来就变强了,如果这种建筑太多,那就乱套了,幸好这种建筑在游戏中极少,属于非常珍稀的建筑,而且增加的攻击和防御值并不太高,一般是1到5点,对于有九十多点攻击的方志文来说,也就是锦上添花的作用。
不过这个对于文职来说,可是很不错的哦,至少能够增强体力啊!不知道会不会反过来影响到返回英雄传说之后的体能呢?
“奉孝、子敬,跟我去看看训练营!”
“大人,那个训练营什么的跟我们有啥关系?”郭嘉不满的嘟囔着,鲁肃眨巴着眼睛不明所以。
“当然有关系,你以为这个训练营是训练士兵的么?”
“难道不是么?”
“啰嗦,自然不是,这是专门训练英雄的训练营,也就是训练你们的!”
“我,我不去,我又不上战场打仗!”
“不去?那好,三个月禁酒!”
“不带这样的啊!好吧,去还不行么!”
郭嘉扔下手里的战斗总结,嘟嘟囔囔的跟在方志文身后走着,鲁肃有些好笑的抿着嘴轻轻的摇头。
“大人,你注意到没有,这次战斗的细节。”
“注意到了,你是说要害攻击的事情吧?”
“对,属下看到一些厚皮的家伙对箭矢的防御提高了,还有那些骨架子。箭矢的伤害似乎也减少了。”
“嗯,这些变化很可能是一种关联xìng的平衡,或者说是这边的一种反击。来抵挡我们的战术优势。”
方志文想了想答道,对于游戏的这种升级变化方志文并不紧张,而且紧张也没有用,这个可是规则层面的事情,不是方志文所能左右的,说穿了,那是两台智脑在斗法。
翘了翘嘴角。方志文又自信的说道:“呵呵,但是我们也可以用相同的兵种啊!”
郭嘉点了点头,眯着眼睛诡笑着说道:
“平衡了总好过不平衡。降低我们特有兵种的,不,还包括别的非魔法类兵种的伤害力,似乎实在给邪恶联盟打气啊!这个家伙”
鲁肃有些莫名其妙。诧异的问道:“谁?”
郭嘉撇了撇嘴道:“还能是谁。它竟然破坏自己定下的规则了,难道是狗急跳墙!”
“慎言,奉孝,这里毕竟是它的地盘。”
“哦!”
看着郭嘉闷笑,以及方志文的不以为意,鲁肃糊涂了,这两个人到底再说什么啊?难道自己的智力真的成问题么!?
“就是这里了?!”
方志文仰头,不对。其实只是抬头就能看到那个不算高,简直就是相当寒酸的木门框上挂着一个招牌。用英文写着格斗训练营的字样。
进了门,里面是一个简陋的小校场,边上放着一些器械,看上去是训练体能的,还有些长剑短刀和盾牌之类的东西。
“嘿,你们几个是什么人?来这里干什么?”
一个块头是方志文两倍大小的大汉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一脸戒备的站在方志文面前,虎视眈眈的打量着三人。
“你这里是干什么的?我们就来干什么!”
方志文背着手,笑眯眯的说道,那褐发壮汉的脸上顷刻间就堆满了笑容,咧开大嘴呵呵的笑着。
“原来各位是想要接受训练?你您是领主大人,您的能耐比我高多了,我没有办法向您提供训练了,很抱歉。”
那大汉的脸sè顿时郑重了起来,毕竟是在人家的地头上,见到领主还是很有些紧张的,更何况,领主大人是个强人,强大到令他心惊胆战的地步,因此,他对方志文更是发自内心的敬重,对强者的敬重。
“不要紧,你叫什么?”
“我叫昂格,是个战士!领主大人。”
昂格用力的挺了挺胸,不过肚子似乎有些过于高了,抢了他壮实胸肌的镜头。
“野蛮人?”
“很遗憾,领主大人,我是个人类。”
“呵呵,抱歉,很好,昂格先生,您需要训练的是这两个家伙。”
壮硕的昂格又笑了,低头打量着小鸡一样的郭嘉,还有瘦高的鲁肃,点了点头道:“没问题,领主大人,交给我吧,几天后他们就会壮的跟牛头人一样!”
“呵呵,那太好了,不过需要几天么?”
“是的,最快也要一周!”
“很好,每天需要多长时间的训练?”
“四个小时,分成两个时段,领主大人!”
“这就没问题了,从现在就开始吧。两位,争取尽快变成牛头人吧,哈哈”
“大人,大人”
想要追着方志文趁机溜走的郭嘉,被一只有力的打手按住了肩膀:“这位先生,您现在哪里也不用去,请立刻去换衣服,然后我们开始训练了,您可是我的顾客,我下半年的麦酒可就着落在你们身上了,哈哈”
“啊,原来昂格先生也喜欢麦酒啊,那可是同好啊!晚上有空么?我请你喝一杯!”
“真的!那可太好了,我非常有空!”
“你看,咱们是酒友,能不能在训练上稍微的”
“明白,明白,保证给两位加量,让两位物有所值,两位出去就不是牛头人了,而是牛头王,哈哈”
郭嘉差点一跟斗摔在地上,你才是牛头王,你全家都是牛头王!
鲁肃脸上的表情很怪,想笑又想哭!整个脸都扭曲了。(未完待续。)
第一千零七十三章刘表借兵张鲁遭难
话说刘表自从到了汉中之后,就变成了一个文学爱好者,没事就去以文会友,隔三差五的就弄个文会什么,反正就是不管政事,完全是一副拿着国家俸禄归隐山林混rì子的架势,开始的时候张鲁还十分的戒备,每天都要听跟踪者的汇报,但是时间一久,任谁都会有麻痹的思想。
试想一下哦,如果每天你听到的都是刘表早上提着鸟笼牵着老狗溜溜达达的找个茶楼喝茶兼吃早餐,然后与一帮子闲的无聊的,混得不如意的世家子弟在一起吹牛打屁,写几首酸不溜秋的诗赋。下午心情好就去城外打打猎,心情不好就去楚馆听听歌,晚上就是吃喝piáo赌,偎红倚翠。
这样的汇报第一天听着还蛮新鲜,第二天听着觉得这家伙小rì子过得滋润,第三天可就酸溜溜的,为毛他这么滋润老子却要像防贼一样防着他?第四天乃至于无数天之后,张鲁几乎要忘记这个人了,只是在每个月的情报汇总中看到刘表的名字时,会翻出他的情报来看一看,但是一看到与某某文会,与某某争风吃醋之类的就犯腻歪,这哪里是什么皇家贵胄,就是一个皇家寄生虫!什么八及八顾,都是胡扯蛋!..
于是就在这样的逍遥rì子中,刘表慢慢的融入了汉中的生活中,虽然很低调,但是也时不时爆点新闻出来,让那个人感觉到他的存在,甚至不知不觉中,刘表居然作为汉中的文坛领袖一样的存在。少了他,汉中似乎也少了点什么。
如果汉中继续这么风调雨顺下去,或许刘表还要过很久这种悠闲的rì子。不过,事情总是会产生些意外,而有准备的人,将会紧紧的抓住这些意外,并且使之成为自己翻天覆地的契机。
埋首文坛和女人胸口的刘表等来的机会就旱灾!
旱灾对汉中的影响大么?事实上,真的不大,张鲁别的不怎么样。但是治理水利倒是真的很下功夫,因此严重的旱灾对汉中的影响不大,加上五斗米教能够有效在一定范围内救助赤贫的百姓。汉中在这个天灾面前显得很从容。
可是汉中从容不代表别的地方也从容,至少与汉中一山之隔的陇西、天水、扶风可都是遭受了严重的旱灾的,许多地方甚至是颗粒无收,所谓城门失火殃及池鱼。董卓饿极了就盯上了十分滋润的汉中。
董卓也是没有办法。雍州和西凉本来就不是粮食产区,年景好的时候,能够持平略有盈余,年景不好就需要从别的地方调度了,董卓这些年来拼命的敛财其实大部分都扔进粮食中去了,幸好随着西凉战争的结束,董卓省下了大笔军粮,加上从西凉弄来的战马牛羊什么的。倒是攒下了一下家底,这才动了东进的想法。其中自然也有增加耕地的意图,只不过却被吕布赶了回来。
正想如何跟吕布继续斗法呢,这边旱灾就越来越严重,董卓立刻停下了所有的军事行动,发动人手一核算,才忽然发现,这rì子没法过了!
俗话说:穷则变,变则通。董卓也要想办法啊,对于经济,李儒确实是比较弱的一方面,但是也有强人啊,那就是司马防,董卓找司马防一商量,发现目前能用的办法不多。
一个是外购粮食,不过这代价可就大了,想来想去只能卖人口了,于是,董卓发动部队去抓烧当和白马羌的人口,还有那些赤贫的人口,也能拿来出售,只不过,这始终只能是一个补充,不能作为解决旱灾的主要手段。
另一个办法就是从世族手中弄出粮食来,老实说,旱灾虽然可怕,但是大族谁家里没点存粮的,若是世族能够将手里的存粮拿出来,或许能够撑到明年的夏收。可世族的粮食是那么好弄出来的吗?别说董卓与世族本来就有矛盾,按照世族的一贯做法,每到大灾之时就是世族们大发横财的时候,不但能够收买到便宜的人口奴隶,还能廉价得到大批土地,这种机会世族怎么能够放过,你让他们拿粮食给董卓,有病啊?!
最后的一个办法,那就是去抢了,古人教育我们要择邻而居,有钱人可不要跟穷鬼住一起,否则是非常危险的!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45.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elapsed_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