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游戏三国之英雄传说-第301部分

指挥城内的守军进行防御。
“弄清楚没有是什么部队?”
“是公孙瓒和袁绍的部队!”
“该死,他们是怎么瞒过我们的眼线的?”
“这个不重要,他们的出发点本来就不是很远。只要在白天的时候分散出城,然后在夜间汇合急进就能形成这个效果。毕竟夜里我们的侦查上漏洞还是很大的。”
“数量呢?有没有确切的数量?”
“没有,夜里视线不好,不大好判断,不过从敌军攻击的力度看,应该不下五万!”
“我们只有两万,还有不少会员不在线,必须顶住敌军的第一波,等会员上线。”
“明白!”
城头上,战斗已经十分的激烈了,城外喊杀震天,马蹄声隆隆的奔驰,从黑暗中飞来的箭雨连绵不绝,而且还不时的从侧面飞来,让城上的守军很难防御。
“别慌,刀盾兵单数正面举盾,双数侧面举盾,重弩兵在后。”
“重弩兵三十度抛射,齐射!放!”
“刀盾兵退后,给重步兵让路!”
“滚木!投!”
城上呼喝声命令声响城一片,士兵们只能仔细的听着自己熟悉的声音行事,这个时候就凸显出部队的训练程度了。
不过,城下的敌军显然也是精锐,城上的抵抗虽然激烈,城下的攻势也更是强悍,精准的射击,强大的攻防属性,还有勇敢的的战斗意志,一点也不会比城上的守军差,甚至更强。
“轰!”
一个技能光芒在城头炸开,顿时将这里的防御清空了一块,几名敌军趁机沿着云梯爬了上来,跃进城墙之后,这几个敌军刀盾互依,迅速的组成了一个小小的战阵,比边盯着轻弩射击,一边向外推进,以给后面的战友打开空间!
“杀!”一名玩家的重刀呼啸着一刀剁在了大盾上,发出了一声刺耳的刮擦声,那持盾的敌军退了半步,随即稳住了身形,他两侧的队友却同时朝着那名玩家挥出了一刀。
“嗯!”闷哼了一声,那名玩家挂着伤痕退了下去:“吗的,这么顽强,看纸符!”
“轰!”
这家伙居然在这么近的距离引发了纸符,轰然的爆炸中,将几名敌军轰飞了出去,直向城墙外落去,不过自己人也被轰倒了一片。
“尼玛,不要这么近距离用纸符!”
“嘿嘿,呃!”
突然,从城墙后猛地跃起一个黑影,寒光一闪,一柄长长的铁枪贯穿了这名玩家的咽喉,随即那黑色的长枪一抽一扫,寒芒翻飞犹如漫天的寒星陨落,顿时放翻了周围两丈内的所有守军。
“杀!”
“张颌!?”
“围杀boss啊!”
“用召唤卡!纸符扔啊!”
“小心箭雨!”
张颌冷笑着忽然一蹲身,一蓬闪着蓝色光芒的技能箭雨越过城头,轰地一声精准的覆盖了这一块城墙。密集聚集的防御部队顿时死伤惨重,于此同时,城墙后面跃起了更多的敌军。迅速的在张颌身边集结成了战阵!
“结阵!杀!”
“杀!”
张颌手中长枪翻飞,可谓是当着披靡,越来越多的敌军爬了上来,加入战阵之中,也让张颌的武将技越来越厉害。
“不行了,挡不住了!”
“放火,放火!”
可惜。火还没有烧起来,就被张颌突击过来,压迫着玩家们节节后退。越来越多的敌军涌了上来。
“布置第二防线,准备巷战,城头守军全面撤离。”
“火油在街道两侧布置,确保南门畅通。”
攻城战很快就变成了巷战。随后一个个的火头被点燃。战斗不利的铁军逐渐向着南门撤离,不过,南门外面也不是一片安宁,公孙越和严纲的骑兵正在截杀撤退的铁军部队。
战斗打得十分的惨烈,到了第二天的中午,战斗才结束,玩家大部分都分散逃走了,但是部队几乎被全歼。同样,袁绍和公孙瓒的损失也不算小。但是好歹算是拿下了林虑,虽然,已经被烧得几乎成了白地。
............................................
“头,怎么办?这个仇不能不报!”
“拿什么报?如今我们的部队数量本来就不足,林虑有孤悬在外,你想要保住朝歌还是想要攻打林虑?”
宋虎峰沉着脸说道,河内郡对于铁军来说,有些太大了,铁军的组织扩张根本就跟不上地盘的扩张,因此不得不联合其他行会一起来经营河内郡,更可怜的是河内郡几乎都是白地,人口全无,这样的地方经营起来实在是太困难了,而且对此感兴趣的行会也不多,也正是因此,铁军的情况才会如此尴尬。
“头,红颜的白会长来了!”
“快请!”
“不用请,已经来了,呵呵。”
“呵呵,几天没见白会长越发的漂亮了啊,怎么样,有没有兴趣跟我谈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
白馨予撇了撇嘴道:“我又不是小姑娘,千万别用什么轰轰烈烈这样的形容词,腻歪!”
“呃......呵呵,那白会长此来是......”
“宋疯子,我来自然是谈公事,林虑丢了朝歌就危险了,如果你们没有坚守朝歌的想法,那么我要尽快将朝歌的资产和人员进行转移,这点你们想不到么?还需要我主动上门来问!”
“呃......抱歉,这真的是我们的疏忽,不过朝歌我们是必守的,你尽管放心好了!”
“你们铁军虽说战力不错,但是河内的地界可不小,能守得住么?”
“朝歌、汲县、燕县、白马是我们的核心所在,因此必须守,也必须守住,至于西面,其实到不重要,公孙瓒想要尽管拿去,他们进来了,我们反倒是容易打了,总好过现在他们缩在高都,那里山路崎岖,根本就没法进攻。”
白馨予笑了笑:“那个我不管,只要你们肯定能守住朝歌,我就不用折腾了。”
“这个肯定能,如果是防御失误造成的损失,我们来负责。”
“很好,等的就是你这句话!”
“不过白会长,能不能求你个事?”
“咦?求我,你宋疯子也会求我?铁军不是不求人的么?”
“呵呵,说笑了,人在江湖飘,哪能不求人。”
“那好,你说说看。”
“是这样,白会长能不能帮我们跟幽州搭个桥?”
“嗯?这种事情你怎么会认为我能搭的上线?”
“谁不知道你白会长的闺蜜是幽州的高层啊!据说影响力还大得很。”
“哦,这个啊。递个话可以,但是成不成可不好说。”
“那我先谢谢白会长了!”
“别介,反正我也不希望河内郡的生意都完蛋,你说说到底是什么事情?”
“其实是这么回事,我们铁军的重步兵一向很强,但是机动能力却不大好,因此我们希望能够通过幽州购买一批骑兵用品。”
“装具?”
“包括,还有战马、技能书、名将卡等等,这些东西都是幽州最多,现在整个草原上的牧场差不多都控制在幽州手里了,我现在才想明白,为何方志文这么热衷于征战草原,这个时代战马跟坦克一样,只要彻底控制了战马资源,中原等于握在幽州手心里了!”
白馨予眼神闪了闪,不置可否的说道:
“呵呵,这话你别跟我说,跟吕布和曹操他们说去,好了,话我给你带到,不过资金方面你们行么?”
“小瞧人了不是。”
“得,就这么着吧,我忙着呢,有消息我直接写信给你!”
第一千一百五十一章看破乱局庞元定策
曹操死死的咬住了砀县的吕布军团,甚至不惜伤亡的与吕布打了一场阵战,吕布虽然战力彪悍,但是对上曹操的本队加许褚,也没能讨得好去,双方算是打了个平手。
袁绍则趁着这个时机,与沮授展开对攻,战线在东阿到丰国之间拉开,袁绍占据着兵力和将领的优势,不过沮授主守,而魏续的骑兵则神出鬼没,是个纯粹的破坏者,并且完全是冲着非军事目标而去,即使魏续不能将这些人口都掠走,但是却能将他们的粮食都掠走甚至烧毁,然后让这些无家可归的百姓成为袁绍的负担。
尽管如此,这回袁绍却是打定了主意要给吕布一个好看,这一次竟然不管不顾的继续猛攻,将战线逐渐的向西推进到东平郡腹地。
总的来说,东线上袁绍占优,虽然有点歼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意思,不过好歹也打下了不少的地盘,战略态势正在逐渐的好转。
这个时候,成功的突袭林虑更是给吕布雪上加霜,代表着公孙瓒入局了,这么一来,吕布的敌人已经增加到三个,俗话说事不过三,过三则会形成质变!
林虑的失守在宋虎峰眼里只不过是战术上的一种变化,在庞元看来,却是战略上的转折点,这代表这次的中原大战,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也是吕布最艰难的一个阶段。
“将军请看。”
吕布跟着庞元的手指,盯在了弘农郡的位置上。
“弘农?华雄。不,司马防要动手了?”
“对,司马防也会动手!”
吕布皱了皱眉头。这个情况可真是难看,虽然吕布性子狂傲,但是也没有到视天下如无物的境界,见到自己四面被围,群狼围攻的状态,心里难免会有些焦躁和担忧的。
“这......公台应该能应付吧!”
“不止弘农,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铁军会主动让出西线,放公孙瓒南下,皇甫嵩可能也会东渡汾河。然后沿着王屋山西侧南下,因此,从敖仓到陕县这一段黄河都会面临来自北方的压力,公台的麻烦也不小啊!”
吕布的眉头皱的更紧了。现在可是冬季。黄河结冰了,渡河成为一件相对简单的事情,如果公孙瓒、皇甫嵩和华雄从西北动手的话,陈宫的麻烦确实很大。
“这该如何应对?”
“将军没有对铁军的决定感到不满?”
吕布默默的摇了摇头:“可以理解,虽然我也希望他们能够硬抗公孙瓒,但是铁军的根基还是太浅了一些,强人所难也没用。”
庞元手指在地图上敲了敲,笑了笑道:“也不是完全没有办法。首先是公孙瓒,铁军虽然放公孙瓒南下。但是铁军的目的却并非是一味的退让,颇有将公孙瓒拉出来打的意思。”
吕布的眼神一亮:“若是铁军窥伺在侧,公孙瓒必不敢大举渡河。”
“就算铁军什么也不做,公孙瓒也不敢大举渡河,公孙瓒要的是战略防御的主动态势和战略缓冲,他可没有为袁绍做打手的想法,最多就是装装样子,从袁绍那里骗取一些好处,如果我军态势没有恶劣到行将崩溃,公孙瓒一定不敢孤注一掷。”
庞元的语气很肯定,这让吕布下意识的就选择了相信,事实上,庞元的分析非常的透彻,简直可以说将公孙瓒算死了,公孙瓒南下的目的和收获,都一清二楚,吕布也没有理由怀疑这个分析的正确性。
“那么皇甫嵩似乎战意也一样的不坚定!”
“对,将军睿智!”
“呵呵,某是感觉,当不得真!”
“呵呵,那只能说将军的感觉也很准确。皇甫嵩的问题在于兵少将寡,占据河东郡西部已经是有些左右支绌了,如今他渡过汾河,控制住汾河两岸的富饶之地之后,已经没有余力继续南下了,或者说,南下也就是作态而已。除非,他能跟公孙瓒达成真诚的盟约,这显然是不可能的。”
“这么说,就剩下华雄一个了!”
庞元点头笑了笑:“华雄很能打,部队的战力和机动性也很强,之前弘农之失就在此,不过公台和高览并非袁术,一定不会再犯这样的错误,对付华雄不难,只要依托坚城坚守,反过来跟对方打后勤破袭战就是了,最后的局面,就是一个缠战,更多的战斗将在异人之间展开。”
“异人之间......哦,明白了!可是,司马防不会增兵么?”
“不会!司马防的意图并非是要占据弘农郡,弘农郡是个易攻难守的地方,而且土地也不多,司马防不会看不出来,司马防的意图是为进攻而进攻!”
“为进攻而进攻?这是何意?”
“为了引诱一个最大的麻烦出手!”
“最大的麻烦?难道是刘备,刘备可是当今皇叔.......怎么可能?”
“怎么不可能?若是刘备真是一心汉室中心耿耿的忠臣,为何不尊天子令擅自与曹操媾和?如今曹操公然向我进攻,刘备却在用重重借口推搪拖拉,迟迟不肯对曹操出兵?”
“这.......”
庞元见吕布还在犹豫,冷笑了一声道:“将军可曾听到定陶城中的谣言?关于刘备的。”
“确实曾经听过,不过复庆也说了,那是谣言!”
“空|岤来风未必无因,将军敢保证刘备没有这个想法?即使原本没有,听过这个谣言之后,如果他还没什么想法的话,那就奇怪了!刘备此人一向心怀大志,从不甘居人下,当年在幽州时不肯屈居主和的刘虞之下,而投奔主战的公孙瓒想要博取名声。被公孙瓒赶走之后不愿意曲侍方志文,又南下入京,趁着先帝急需外援攫取高位。进入荆州之后大肆收买人心积蓄实力,如今荆州大治,刘备嘴里喊着匡扶汉室,却不尊诏令,此人乃是大J大恶之辈,当无差错!”
吕布听得一脸的错愕,以及一身的冷汗。庞元话音落下,吕布猛地看向地图,若是刘备真的动手。自己可就危险了!
吕布盯着地图久久没有出声,刘备的综合实力上来说,只是少弱于曹操,甚至能够与袁绍相提并论。吕布抵挡袁绍和曹操已经相当吃力了。如果再加上刘备趁虚而入,这简直就是一个无解的死局,或许唯一的办法就是说服刘备稳住刘备,只是,应该用什么来说服刘备?难道主动让出河南尹?
庞元看着吕布死死的盯着河南尹,微微一叹道:“将军想必也看出来了,若是真的到了那种地步,放弃河南尹是必须的。”
“可是.......”
“将军。有句古话叫做失之东隅收之桑榆,河南尹如今成了我们的突出部。这是不争的事实,如果刘备不动手,河南尹和弘农郡基本上没有什么问题,可一旦刘备动手,以公台和高览的状况,根本就不可能保持两郡之地。”
“可,可......复庆所说桑榆又是哪里?”
“济北、泰山、鲁郡、甚至沛国。”
“这......真的可以么?”
“为何不可以,将军忘了,您手里还有一支撒手锏呢?”
“撒手锏?韩遂?”
“对,韩遂,放韩遂全力攻袭冀州,允他所占之地俱为辖地!”
“啊?!”
“这怎么可以?”
“这为何不可以?”
“可是,这,这不就是将冀州换了个主人么?”
“对,不过是换了一个更弱的主人,呵呵。”
“原来如此!”吕布恍然大悟,脸上不由得露出一种又是佩服又是羡慕的神情。
“不仅如此,韩遂与方志文的关系不大好,韩遂与公孙瓒的关系也好不了,更糟糕的是跟长安朝廷关系更糟,所以,韩遂更大的可能会依赖我们,依赖朝廷,不然他就成了反贼了!”
“妙!妙策,妙策啊!有复庆在,天下可安!”
“将军谬赞了,这事也不是属下想出来的,是那江永的建议。”
“江永?张梁的军师?”
“对!”
“可惜,明珠暗投了啊!”
“呵呵,人各有志罢了。”
“那么,我们不能争取不让刘备反复么?那样话岂不是更加的有利!”
“恐怕不能,刘备也不愿意看到我军继续壮大,必然会有所行动,其目的就是为了消弱我军,甚至将我军攻灭也好,将天子逼杀更妙。”
吕布愣了一会,叹了口气:“大J似忠啊!这人心真是莫测。”
“呵呵,一点也不莫测,人心趋利,以义为利,人们说是忠义,以利为利,便是小人。事实上,我们大多数人不过是在义与利之间摇摆罢了!”
吕布凛然,肃容想了一会道:“复庆说得对,谁都想义与利兼得,只是多数人都不得不取利而已,人要活着,要活得更好,要让亲人活得更好,不取利不行,志文常常这么说,并以真小人自居,想不到与复庆倒是想法一致呢。”
庞元呵呵的一笑,意味不明的摇了摇头
“将军,您跑题了。”
“呵呵,对,跑题了,那么我们该怎么对付这个刘皇叔呢?”
“等他跳出来吧,以后也好分清阵营,省的对付他的时候还不好下手。”
“也对!只是河南尹的民众......”
“呵呵,将军尽管将民众悄悄的转移就是了,就说是征发民众充实到前线去修筑城池要塞!”
“好!就这么办!”
第一千一百五十二章围攻吕布刘备踌躇
正如庞元给吕布分析的一样,铁军果然向庞元递交了撤离西部野王等城池的申请,并将这些城市能拆的都给拆了,其目的自然是有将公孙瓒吸引出来打的意思。
接着皇甫嵩趁着公孙瓒南下,顺利的度过了汾河,在汾河东岸建立的据点,然后沿着汾河南下,似乎有渡过黄河的意思。
再接着,自然是华雄出马了,只是想要重复上一次夺取弘农之战的华雄,却被高览的反破袭战给打懵了,论起来,在野外的华雄后勤储备上肯定不能跟城池内的高览相比,因此互相切断后勤支援的结果,肯定是华雄先倒霉。
结果,为了争夺后勤线的控制权,华雄不得不将战场重新放到弘农和灵宝以西的地方,高览的骑兵总是避着华雄,而华雄也不愿意用骑兵去攻城,最后战争的方式就是体现在两个阵营玩家的互相攻伐上。
吕布看着一连串的战报心里叹服不已,这些情况就像是完全在按照庞元的设计来进行的,仿佛一切事件的背后,都在被庞元给在操纵着一样。
不过,由此带给吕布的绝不仅仅是惊叹和高兴,还有更多的怎是担忧,既然庞元将公孙瓒、司马防的行为都推测得如此精准,那么关于刘备的论断显然也不会是错误的,吕布心里自认而然的有了忧虑,并且加快了征发民夫的步调。
被吕布担忧着的、被庞元看穿了的、被司马防惦记着的、被曹操算计着的刘备,此刻也确实正在十字路口上徘徊。貌似简单的选项背后,有着太多的顾忌,特别是对刘备这个心思沉重的人来说。
“主公。定陶的谣言怕是并非空|岤来风,而且,主公信不信一点都不重要,关键是天子信不信,或者说,这个谣言是不是本来就是从宫中出来的,或者是吕布、庞元安排的也不好说。其目的,原本就是要将绳索套在主公的脖子上,甚至彻底剥夺主公的权力。”
“这......公佑有些危言耸听了吧?”刘备苦着脸有些犹豫的问道。
“危言耸听?那么属下敢问主公。若是天子下诏调主公入朝主持事务,主公又该当如何?”
孙乾的情绪略微有些激动,因为这个议题已经是第三次讨论了,前两次刘备都犹豫着不了了之了。可是现在战略态势变得越发的紧张了。再拖延下去,大好的时机可就要被错过了,难道眼睁睁的看着司隶被别人瓜分而不作为么?
“这......也未尝不可,为国尽力在哪里都一样吧!”
“大哥!这不是自投罗网么!大哥一心为国尽力,可那天子小儿......”
“翼德慎言!”
“呃,可那天子却未必会相信大哥啊!何况,天子身边还有吕布、王允那等狼狈为J的J佞之人挟持,大哥若是入朝为官。必定为这些J贼所害,到时候。大汉的江山社稷还有谁来匡扶,大哥?”
张飞的脸上一脸的义愤填庸,不知道是在演戏还是真的已经入戏了,能将这种事情说得如此的光面堂皇,这三兄弟可以说都是已经到了一种境界的人物。
诸葛瑾抿着嘴偷偷的笑了笑,开口冲着眉头紧锁的刘备道:“主公,三将军所言甚是,忠君固然是没错的,但是也要分具体情况,如今天子的诏令是不是代表着天子意志都不能确定,如果一味的对天子权威加以维护,只能落进J贼的圈套。如今主公打下的大好局面,汉室中兴的希望之光,也可能就此烟消云散,难道主公想要这样的结果么?”
“可,可是那毕竟只是谣言,如果仅仅是因为这个谣言,我们就起兵攻打吕布,那岂不是正好落人口实。”
“主公,我们并非是因为这个谣言而攻打吕布,乃是因为吕布挟持天子、颠覆汉室,如今我们可是吊民伐罪、廓清环宇,只要打倒了吕布之后,主公坚持辅佐天子中兴汉室,天下万民自能了解主公的一番苦心。”
孙乾再次插嘴劝道,张飞也是大点其头,刘备还是有些犹豫,眼神看向一直都没有出声的陈震和简雍。
简雍笑道:“主公,不如反过来看看,如果主公尊奉天子诏令,如今该怎么做呢?”
“这......自然是兴兵讨伐曹操。”
“可是,天子不下诏令呢?”
刘备也困惑了:“对啊,为何不下诏令呢?”
“因为天子不信任主公,所以,连诏令都懒得下了。”
刘备愣住了,随即满脸的颓丧,十分失落的说道:“想不到我刘备忠心耿耿,到了这个时候,居然连天子都不信任于我,这真是......真是......”
说到最后,刘备语气梗咽,不由得抹起了眼泪。
“大哥,那什么狗屁天子小儿实在是扶不上墙,不若我们反了吧!”
“胡说!反什么反?他再不肖也是我的侄儿,当初先帝托孤之重我岂能忘记!若是再出此言,莫怪大哥不顾兄弟情义!”
“呃......俺就是一时嘴快,大哥莫怪!”
“三弟啊,他就算不仁,我也不能不义,何况,现在中外闭塞,这些事情是不是被人操纵的也说不定呢。”
“正是如此,大哥,那我们就去定陶当面问问天子不久清楚了!”
“怎么去?”
“当然是打去了,清君侧嘛!是吧,各位?”
“正是!”陈震冷不丁的说了一句,就不再开口,不过态度已经很明白了。
.....................................................
田丰缓缓的放下手里的情报汇总,抬头看向坐在案台侧面。目光灼灼的看着自己的香香和田稚,笑着问道:“大小姐、稚儿,你们已经有了看法了?”
“嗯!我跟田稚认为。刘备肯定是会动手的,目标应该是河南尹,至于弘农的归属,要看司马防最终的想法。”
“那司马防最终想要怎样呢?”
“呃......还没想。”
“父亲,司马防最终应该还是想要关东诸侯继续大打,而且,刘备若是对吕布动手的话。应该会扬言尊奉了长安天子的诏令,而这个诏令司马防肯定会在适当的时候送到刘备手里,如果这么一来。刘备在名义上,就成了司马防同一阵营的诸侯,因此双方协商瓜分弘农应该是可行的。”
田丰点了点头,又问道:“你们为何认为刘备肯定会动手?”
“哥哥说过。刘备根本就是假仁假义。一个假仁假义的家伙眼看着眼前巨大的利益会不动心么?我想肯定是不会的。”
田稚接着补充道:“还有,吕布的强大绝对不是刘备想要看到的,不管定陶的传言是不是真的,刘备都绝对不敢、也不愿意放弃手中的权力,这么一来的话,他跟定陶朝廷的决裂就成了必然,除非,天子是控制在他手里的。让他跟吕布的地位交换一下还差不多。”
“说穿了,就是刘备的野心。是么?”
“还有他部下的野心!”香香补充道。
田丰笑着看了两个丫头一眼,表示认同了这个观点:“那么,接下来的问题,吕布应该如何应对如今这个四面楚歌的局面呢?”
“简单啊,放弃司隶,专心防守兖州。司隶让司马防、皇甫嵩、公孙瓒和刘备分割去,吕布需要做的是专心的将袁绍和曹操打垮!”
“打垮袁绍和曹操,这可不是一个简单的事情呢!”
“不是还有韩遂么!”田稚眨着眼睛说道。
“呵呵.......不错,不错!能看到这一步!那么,最后一个问题,我们该怎么办呢?”
“坐山观虎斗就好了,最好他们能将兖州、冀州彻底打烂,顺便我们还能接收不少的流民!”
香香略微兴奋的说道,田稚也用力的点头。
“为何不去帮助袁绍呢?”
“袁绍?他跟我们根本就是两条线上人,顽固的世族与幽州的政策是不相容的,因此彻底的打垮旧世族织成的大网不是更好么,我们干吗去帮他们?”
田稚理所当然的说道,田丰闻言欣慰的笑了起来,抚着胡须到:“你们两个长大了啊!只是,战争并非这么简单的在地图上指指点点就能完成的,你们两个人的一个决定,可能后面就关系着千万人的命运,你们有这个心理准备了么?”
“当然,我们背后也有着千万人的幸福和利益,如此衡量就没有错了吧。”
田丰不予置评的笑了笑:“或许吧,这个你们将来自己去品味吧。你们的分析和计划我会签署并上会讨论,但是需要稍微的修改一下。”
“啊?哪里?”
“坐山观虎斗并非是必须的,而是选项之一,必要的时候,可以主动的南下保护百姓!”
“保护百姓?”香香与田稚互相看了一眼,两人若有所悟。
“对,保护百姓!”
看着两个丫头高高兴兴的走了,田丰拿起另外一个公文,仔细的读了一遍之后,在上面挥笔疾书:“马场规划基本可行,战马更换计划照准,马具另行申配。另,报请槽仓司和商务部,建议联合马腾,强化合作,统一战马市价,逐步的提高战马价格,以达到控制战争形式和规模的效果......”
写到这里,田丰停了下来,思考了一会,微微的叹了口气继续写道:“请酌情考虑是否能适当的提高耕牛、食用牛羊的价格,促进粮价进一步上涨,我军战略优势正在进一步强化,粮食战略、战马战略应该继续坚持不懈的执行下去。”
第一千一百五十三章刘备翻脸韩遂出击
“可是这一切都是我们的猜测罢了,为了证实我们的猜测,就应该提兵攻打定陶?若是天下臣子皆是如此作为,国将不国了!”
刘备沉着脸说道,这话让大家都沉默了下来,诸葛瑾皱着眉头思索着刘备话里的潜台词,作为一个上位者,尤其是皇族的上位者,对于一切的僭越的行为,一切违反了等级制度的行为都是要坚决反对的,如今虽然从时机利益上来说,刘备不尊天子才能收获最大的利益,但是这么一来,自己就率先违反了刘备所尊奉的道德制高点,也是汉室的统治基础,这个矛盾不解决,刘备是绝对不敢向吕布动手的。
不过,这种形而上的东西真的很难解决么?所谓胜者书写历史不就是这么回事么,既然能书写,就代表着能篡改能够歪曲,同一件事要怎么说,只是在乎你的屁股坐在哪里而已。
“主公,您想错了,定陶的朝廷和长安的朝廷令出往往是矛盾的,让人无所适从,那么主公到底要尊奉哪一个天子呢?”
“这.......子瑜是说,应该尊奉长安的天子?”
“主公,长幼有序这句话没错吧,先帝怎么会写下传位幼子的诏书,这很可疑,就算我们不能简单的就说是伪造的,但是去证实一下还是可以的,只是,现在这个情况下,主公能坦然的去定陶么?那么又是什么人在阻挡主公去定陶,说穿了。就是挟持天子的军阀和J臣,因此,向定陶进军有两可。”
“哪两可?”
“这第一可。乃是肃清J佞廓清环宇,主公可以清君侧,因为主公本来就是皇室宗族,协助天子重掌权力乃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嗯,有道理!”
“这第二可,可以尊奉长安天子诏,打垮挟制陈留王的诸侯。还原原本的事实真相,此亦是皇族内部的事情,别人无缘置喙。”
“对。子瑜所言极是,请主公传檄天下宣示百姓,为了重新理清皇族内部的争端,主公将行霹雳手段。扫清一概宵小。还大汉一个清平天下!”
“主公!”
刘备为难的看着下面一起拱手请行的众臣,长叹了一口气道:“吾等都是不肖子孙啊,居然要如此来辨明是非曲直,罢了,罢了,只恐将来无颜去见列祖列宗啊!”
“主公勿忧!只要能中兴大汉,主公就无愧于皇室列祖,吾等也愿附骥尾。共创大业!”
“吾等愿为主公效死!”
刘备感动垂泪不已,赶紧走下台阶。将众人一一扶起。
........................................................
刘备传檄天下,宣告了吕布和王允的十大罪状,克日起兵,攻打吕布,要为天子清君侧,要为皇室正大统。
司马防的反应极快,第二日就将讨伐定陶伪朝廷,攻灭挟持陈留王的诏令送到了刘备的手里,如今刘备算是有了大义的名分了。
朴实的原住民好骗,至于玩家们对刘备的行为一致的嗤之以鼻,干坏事还要给自己立牌坊,最是让玩家鄙视,不过鄙视归鄙视,现在吕布的情况真的不怎么好,除了吕布的那些坚定粉丝们,大部分的玩家都在重新考虑自己的立场问题了。
谁都知道,跟着胜利者才能获取更多的利益,吕布虽然强悍,但是好汉难敌四手,何况现在可不止四手,十只手也有了,吕布能不能撑过这个难关?几乎所有人都不看好,即使是吕布的坚定粉丝,也是抱着玉石俱焚的最坏打算的。
但是,在这种极度悲观的气氛中,吕布却显得很淡定,定陶的气氛虽然有些紧张,但是也没有到崩溃的地步。
随即,论坛上一个分析帖子引起了大家的关注,这片帖子详细的列举了吕布之前的一系列命令,现在看来,吕布似乎早就预料到了刘备的背叛,所以早早的就用征发民夫的办法,大批的将司隶的百姓转移到了陈留、济阴和东郡。
等到刘备这边一传檄,高览和陈宫那边就开始了大撤退,直接将弘农丢给了华雄,然后一路不停的退到了中牟、新郑一线,向西、向南建立了防线,与尉氏和开封防线连成一体,在这一线上,吕布布置了超过四十万的守军和机动部队,防御能力还是相当强的。
张飞和魏延虽然都觉得自己跟能打,不过刘备却生怕华雄长驱直入一口将洛阳给吞了,所以避开了新郑这个要点,直接冲向了洛阳,从登封绕过阳成山占领了偃师,随后大军涌入洛阳,抢占了函谷关,这才安下心来。
不过再回头看向东面的吕布,刘备尴尬的发现,自己的兵力被稀释了,想要进攻似乎兵力有些不足,放弃洛阳刘备又不甘,于是西线轰轰烈烈的进行了一次军事大游行,然后将河南尹西部和弘农给瓜分了之后,竟然诡异的安静了下来。
将前前后后的事情一串起来,就能从这里发现一个惊人的事实,那就是吕布早就对这种局面有了布置,现在形成的这个局面甚至还有可能是吕布引导而成的,如果这都是真的,那么就必须重新审视这场战争的结果,不能简单的认为吕布会输掉这场战争。
至少,现在看来,西线的安静很诡异却很合理,公孙瓒侧面被铁军窥伺着,还有意向不明的皇甫嵩,华雄则被刘备跟挡在函谷关以西,算是彻底的出局了,刘备大张旗鼓气势汹汹而来,末了却是个雷声大雨点小的局面。
掀开这些迷雾之后,这篇帖子精准的预测,吕布的成败将集中在东线,集中在与曹操和袁绍的战斗中,若吕布击败了袁绍或者曹操其中一个,这场新的中原大战最终可能会是以一种换子的形式结束,或者是以吕布胜利告终,若是在东线败了,吕布将输光所有。
吕布的豪赌终于出现在了所有人的眼前,弄清楚了这些之后,更多的玩家反而被吕布的豪情所吸引,心里渐渐的倾向了吕布。
当这个帖子开始为吕布争取了更多的支持者的时候,吕布的胜负手终于放了出来,一直被吕布雪藏的韩遂军团,突然被投入到了河内东部的战场上,这里,正是袁绍最痛苦的软肋,而且动手的还是强悍的西凉军,不但机动力极强,攻坚能力也丝毫不差的西凉军,比铁军更加让人害怕。
韩遂一动手就是全力以赴,大军四面出击,一举包围了荡阴,将荡阴与安阳和顿丘、黎阳割裂开来,同时铁军兵发黎阳配合韩遂作战。
韩遂的战法很有西凉军的特点,那就是用骑兵进行动态包围,其并在城市的外围游走,打击一切出城攻击或者企图突围的守军,同时也打击所有企图来赴援的援军。
张颌从安阳的援军先被阎行盯上,一番缠战之后,双方基本上打了个平手,不过很快其他的部队开始如同狼群一样的围了上来,张颌只能节节后退,最后直接退进了安阳城,而他等待的公孙越的援军,却连影子都没有见到。
两天后荡阴失守,再过一天,黎阳失守,韩遂的部队随即再次围上了安阳,张颌只能向邺城的袁绍求援,不过,袁绍现在也是头疼,主力部队都在河南,现在想要挡住韩遂,竟然是无兵可调,袁绍只好亲自出马,带着麴义一统赴援安阳。
韩遂并不跟袁绍纠缠,袁绍大军出动,韩遂随即放开安阳,转而扑向了顿丘,袁绍这才发现自己中了调虎离山之计,顿丘靠近濮阳,更加容易获得补给,韩遂的部队在荡阴、黎阳和濮阳的多点支撑下,焕发了惊人的活力,韩遂的部队甚至已经出现在与东阿隔河相望的阳平,威胁到潘凤军团的侧翼和后勤。
恶劣的情况让袁绍不得不停止了对东平郡的猛攻,将东平郡的战事完全交给了文丑军团,潘凤军团被调回河北,驻扎在阳平,又从平原调来吕旷部,驻扎在元城,从阳平到元城再到邺城构筑了一条防线。
可惜,这种防线对于擅长大范围突袭作战的西凉军来说根本就没有意义,而且韩遂的战略思想也很明确,那就是破坏!尽量的破坏以打击袁绍的战争潜力和统治基础,要知道,吕布可是已经跟韩遂说好了,他打下多少地盘,就管理多少地盘,因此,韩遂的热情高涨着呢!
还有一个原因促使韩遂大开杀戒,那就是必须摧毁当地的世族,不然韩遂很难在这个地方建立自己的统治基础。
于是,冀州的世族们倒了血霉了,韩遂这个杀星真是的大开杀戒啊!将当地世族的浮财抢光不说,还开仓放粮,将粮食和土地都分给了百姓,一方面可以获得百姓的支持,另一方面则是绑架百姓,给袁绍出难题。
韩遂的迅猛出击立刻就改变了东线的整个态势,袁绍的大好局面几乎一夜之间就变得相当的糟糕了,不过,韩遂现在还只是一个搅局者,想要成为终结者还不那么够格,战争才开始而已。
尽管如此,东线上,沮授的压力已经大减,沮授开始有步骤的将文丑军团向后逼迫,而颜良军团背后的张宝也重新开始活跃了起来,这自然是江永的功劳,虽然张梁因为刘备的关系不能大举向曹操发难,但是鼓动张宝落井下石还是可以的。
ps:感谢‘龙虎啸风云’‘火热光子’大大投出宝贵的月票!
第一千一百五十四章阳平之战潘凤折翼
雪地上,几只麻雀正在辛勤的翻找着枯草茎下的草籽,忽然,麻雀们若有所觉的看向远方,然后不知道是那一只带的头,众麻雀忽然呼啦啦的飞了起来,迅速的向着蓝天刺去,眨眼间就消失在视线之中。
雪地上只剩下了一些精致或杂乱的小小爪印,枯干的草茎在风中轻轻的摇摆着,然后逐渐的变得有节奏了,并且越来越快的颤动着,一阵闷雷一般的声响从天际传来,接着在莽莽的地平线上,出现了一些黑影,并且迅速的放大,那是骑兵!
“将军,斥候发现了韩遂军的骑兵一万,距离城池二十里,从旗帜上看应该是阎行的部队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45.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elapsed_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