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游戏三国之英雄传说-第327部分

,谁又能保证自己的看法就肯定是对的呢!
诸葛瑾看着刘备道:“主公,属下坚持认为不能夺占长沙,这么做肯定于主公的名声有损。”
刘备楞了一下,这句话倒是打在了他的要害,名声!这个东西绝对是个好东西,但是也是一个枷锁,诸葛瑾的说法不由得让刘备心里有些忐忑,事实上,自己已经做了决定了,万一真的如诸葛瑾所说,名声有损可就不好了。
刘备看向孙乾,孙乾也皱着眉头不出声了,对于名声受损的可能,孙乾也没有办法了,这世间事既想做表子又要立牌坊确实不容易,何况还有异人这种异类存在,什么事情似乎都逃不过他们的眼睛。
见到孙乾没了主意,刘备将眼神转向笑眯眯的庞元:“复庆似乎胸有成竹啊!”
“大人目光如炬,属下确实有所得。”
“哦,且说来听听,以解我等迷惑可好!”
“大人客气了,属下以为两位的说法都对,既然都对,那就不妨从两位大人的意见中取一个折衷的办法!”
“折衷!?”
“这......”
孙乾和诸葛瑾都有些迷惑了,这个要如何折衷啊?刘备也是困惑不已,不过眼神里却是大有兴趣,折衷这个词所暗含的本质,其实往往就是既做表子又立牌坊。
“属下以为,占领衡阳,乃至于去占领长沙都是可以有的!”
“什么?!万一方志文反弹呢!?”
“那就再还给他好了,我们可以说为了维持当地的治安,主动去协助防守的,还有,最好能主动的去发动当地的世族百姓,我听闻当地的世族百姓似乎对朱治的新政颇有微词,如果他们主动的邀请我们去驻守防盗,难道以大人的仁德,会眼睁睁的看着百姓被盗贼荼毒么?”
“当然不能!”刘备声音洪亮、一脸义正言辞的说道,眼神更是亮的跟灯泡似的。
“可是.......方志文有那么笨?会就此放弃这些地盘?”
诸葛瑾有些不服的辩驳道,庞元慢慢的摇着扇子说道:“诸葛大人是不大了解方志文这个人,方志文向来不看重地盘,何况长沙郡的地盘从战略上看,真的不是那么重要,特别是对方志文来说,长沙郡以北是江夏,江夏在我手中,长沙与曹操也不接壤。方志文最多只是与我争个面子罢了,只要到时候大人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再给足了方志文面子,或许整个长沙拿不到,但是能以现在提前占据的地盘分割也不错啊!”
刘备若有所思的点头:“复庆是说进三退二?”
“或者进三退一呢,这要看我们如何跟方志文扯这个事情了,不管怎么说,长沙郡也是荆州的辖地,方志文从大义上并不占优。至于方志文会不会与我们撕破脸皮,我看是不会的,他南下江东的意义首先在于让孙策出局,接着是更好的限制曹操,最后就是将异人北上捣乱的可能排除。要说地盘,方志文真的不缺地盘的。”
庞元的一番话说得极是透彻,连诸葛瑾也不由得点头不已,承认自己与庞元相比,确实还是稍有不如的。
“既如此,那我就写信给二弟,命其无论如何要维护好当地的治安,如果当地的百姓要求,我们也可以进驻长沙、湘阴等地。”
“正该如此,不过动作可要快,若是盗贼土匪趁虚而入,事情可就麻烦了!”孙乾笑着补充了一句,刘备笑着点头不已。
..........................................
徐盛的船队先将黄忠送到湘阴,而他在先行前往长沙,可是等他到达长沙的时候,却骇然发现长沙的城头上飘扬着刘备的旗帜,徐盛怒极,不过他可没有办法凭着手里的水军直接将长沙拿下,徐盛一边赶紧给黄忠和方志文写信汇报,一边将长沙西边的水道彻底封锁。
城上的关羽军也禁闭四门,两军就在城上水上对峙,谁拿谁都没有办法。
方志文收到情报,不由得有些哭笑不得的感觉,这刘备还真是有些蝇营狗苟的感觉,这点小便宜他也要沾,实在是让人无语,或许这就是他出身低而导致他骨子里那种小家子气无法抹除吧。
方志文下令黄忠向长沙推进,但是不用攻城,只能围城,如果关羽敢出城就直接攻杀,给关羽和刘备一个教训,让他们知道不是什么便宜都能占的。
另一方面,方志文也给刘备去信,责问此事。
当方志文的信件正在天空中飞进洛阳的时候,鲁肃的队伍也踏进了洛阳城门,鲁肃感慨的看着相当萧条的洛阳城,不由得有些失望。
第一千二百五十一章鲁肃出访关羽退兵
刘备接到方志文的来信有些发毛,说老实话,刘备对方志文真的有些心里弱势,所以接到信的一刻,刘备心里只想着要如何向方志文辩解,至于长沙本来就应该是他这个荆州牧管辖的事情都给忘得干干净净了。
他才将一班智脑召集来,还没有研究出个所以然,就有人禀报说鲁肃到了,而且不去驿馆,直接奔着刘备的官衙而来了。
看着刘备脸上的纠结和焦虑,诸葛瑾出声道:“主公,这鲁肃急急忙忙的赶来,恐怕也是为了此事,我们不妨先听听他怎么说,主公莫非忘记了,长沙乃是荆州治下,主公是为了防备盗匪,接受了当地百姓的求请,这才让军队进入城池维持治安的。不管怎么说,主公的措置都是合适的、及时的,这点不容置疑。”
刘备闻言,心下略宽,会意的点了点头,诸葛瑾这是告诉刘备,要咬死是受到当地百姓的求请,进入城市是为了维持治安防备盗贼,只要咬住了这一点,方志文就拿刘备没辙,大不了就是撤军嘛,说不得,这军费还要方志文来出才行。..
“正是如此,请鲁肃来见。”
鲁肃风尘仆仆的进来时,看到刘备的几个智囊都在场,不由得有些奇怪,不过随后一想就明白了事情的缘由,再看刘备,虽然他掩饰的很好,不过那看似亲切笑容里面却始终有着一丝僵硬。
双方客气的见礼之后,分宾主坐好。鲁肃开门见山的问起了长沙的事情。
“刘大人,在下在路上收到了我主的传信,说是贵军神不知鬼不觉的已经进入了长沙城。不知道贵军是打算如何呢?是有计划的准备占据长沙?还是一些将士想要进入长沙抢掠!另外,我军已经水陆分进,隔绝了占据长沙部队的退路,若是没有命令的私自行为,我军很愿意帮助大人约束一下部队的。”
鲁肃不紧不慢的问道,脸上是和气的笑容,刘备抽了抽嘴角。干笑着道:“我想子敬一定是误会了,这事其实是这么一回事,因为孙策的部队忽然从衡阳、湘yīn和长沙撤离。这些城池失去了部队保护,城中的百姓担心盗贼趁机作乱,所以主动求请我军进入城池维持治安保护城池而已,并非是乱兵私入。”
“哦?这么说倒是很合理。刘大人一向仁德无双。见到百姓受难又岂能坐视不理,是吧?呵呵”
“自然,自然,呵呵”
“如今我部已经到了长沙,刘大人是不是可以让贵军从长沙、衡阳撤离了呢?”
“子敬此言差矣!”孙乾冷冷一笑开口说道:“长沙隶属荆州治下,我家主公是荆州牧,自然有权力在荆州治下调度军队,管理地方。贵主上身为幽州牧,却管起了长沙的事情。子敬不觉得这有些过分了么?”
“哦?首先,我军出现在长沙郡,乃是应扬州牧朱治所托,并非是擅自而为;另外,公佑的意思是,这长沙郡以后就归荆州管理了?”
“这并非是我的意思如何,而是理当如此吧?”
鲁肃笑着摇了摇头,看向刘备道:“这是刘大人的意思?”
“这是法理吧,州牧管理州境辖下不也是理所当然么。”
刘备硬着头皮说道,他也知道这个时候不能太软,一软,可就要一溃千里了。
“在下是问,刘大人觉得您应该管理长沙郡么?”
“这”
“子敬,现在长沙郡事实上已经分成了两个实际控制区,这点无法否认,若是我军让出将士们浴血而得的地盘,必会寒了将士们的心,所以子敬这般纠缠也是无益,就算大人出于双方良好关系的考虑,也只能是个继续维持现状的局面,子敬以为如何?”
庞元见刘备为难,主动将话茬接了过来,大家都是聪明人,这些虚套的东西耍来耍去也没有意思,庞元话就相当的直接了。
鲁肃点头:“复庆所言甚是。那么所谓的维持现状,这个现状是指什么?”
“当然就是现状了,就是现在的实际控制范围。”
“哦,就是说长沙也算是实际控制范围了?复庆的意思是代表了刘大人么?”
鲁肃的话很平和,脸上的表情也很随和,可是,刘备总觉得,鲁肃的话里有着强大的威慑,联想之前鲁肃的说法,刘备忽然明白了,如果自己这一点头,长沙之战就会开始,就算不是大打,只要牢牢的控制住水陆通道,关羽迟早被困死在长沙。
到时候只要鲁肃慢慢的拖着这事,最后实际控制的边界可能会反退到武陵郡去,如果事情仅仅是这样的话,倒也不怕,最多就是慢慢的打呗,可是曹cāo
“这个长沙可以交给贵军,毕竟我们也是去替百姓守城,如果贵我双方闹出了龃龉,反倒是害了一城百姓,我不忍如此!”
看着刘备的作态,鲁肃脸上都是敬佩之情,笑着道:“大人仁德无双。”
“只是衡阳我军已经将物资等等运到了衡阳,有些衡阳的百姓因为担心战乱已经退往益阳,这衡阳就”
“以湘江为界,将长沙郡分割,上表朝廷,湘江以西为衡阳郡,归属荆州,湘江以东为长沙郡,归属扬州,从此以后不再有归属之争,岂不是一劳永逸的解决了问题么!”
鲁肃很干脆的放弃了衡阳,事实上衡阳因为一直是前线,原本的百姓就不多。孙策撤走之后,剩下的百姓也都纷纷逃亡长沙,所以衡阳根本就是个空壳。对于方志文来说,地盘不是不够,而是太大,越大的地盘需要越多的守军,事实上,方志文在江东投入的部队一共才七万余,加上自己的直属部队。不到十万,要控制两个半郡的地界,这些部队显得太过单薄了。而且,这两个半郡还都是面积很大的州郡。
“这”刘备又犹豫了,鲁肃的建议是有一定道理的,这么一来。确实能够解决目前的问题。也能消除潜在的矛盾,可是,这么一来,以后刘备就再也没有了染指长沙的大义名分了,这让刘备很难决断。
“主公,属下以为子敬的建议可行,这么一来,我们与扬州的权责就基本上理清了。再也不会因为长沙郡的遗留问题而产生什么误会,有利于将来双方关系的进一步维系和发展。更有利于我们当前阻击曹cāo的大战略。”
诸葛瑾的一番话让刘备恍然醒悟,如今自己的大问题在曹cāo身上,为了长沙郡闹事本来就显得有些小家子气了,若果再为了将来那没边的事情犹豫,就更是莫名其妙了,想透了事情的得失,刘备咧嘴笑了起来。
“子瑜说得对,就按照子敬的方案,以湘江为界,重新分割两郡,以后扬州荆州的界限分明了,也不会再因此闹什么矛盾了,此策大善!”
孙乾似乎还有些保留意见,不过刘备已经定调了,孙乾也就不再出声,庞元倒是很赞成诸葛瑾的说法,对刘备的即时决断也是很赞赏,在长沙占点便宜,不过是一步顺手的闲棋,如果还留有余味的话,难免被有心人利用,现在占了便宜之后坚决消除劫材对刘备是有利的,更何况,如今刘备的大棋在中原,老盯着长沙费心费力那绝对是昏招。
“刘大人英明,既然如此,我们应该尽快达成协议,关羽将军的部队也最好立刻撤出长沙,以免发生什么不好的误会就麻烦了。”
“理当如此,我这就传令。”
“大人,在下此来并非是为了长沙,而是为了曹cāo的事情。”
“正是,正是。曹cāo罪大恶极,乃是国朝祸乱之源,理当先予翦除。”
“嗯,大人所言甚是,这曹cāo勾结外族、祸乱朝纲,合当该诛,只是我们最近收到了一些不大好的情报,事情怕是有些变化,大人也应该早作应变。”
刘备的脸sè紧张了起来,变化?什么变化让鲁肃如此郑重其事!
“子敬所言为何?”
“大人,有两个重要的消息,第一个是韩遂的态度,如今韩遂似乎有跟曹cāo走近的意思,传闻曹cāo许了一个都督的位置给韩遂,同时,曹cāo向济yīn郡增派了军队,荀攸本人也已经到了定陶坐镇。”
“这都督?曹cāo这是要放虎归山么?”
“未必,若是用一个都督能换来整个中原甚至荆州,都督又如何,即使封了王也有死的一天。”
刘备立刻明白了鲁肃想要说什么,不由得有些后悔,当时自己早早的给韩遂许个都督,岂不是没有了曹cāo伸手的机会。不过刘备却忘了,如果当时许了都督的位置给韩遂,袁绍恐怕立马就得跟韩遂翻脸。
“那还有一个消息呢?”
“还有一个消息从长安传来,听说司马防有意效仿曹cāo,在长安重新实行丞相制,意图独揽长安大权,用铁腕重新整治关内世族豪强。”
“这这不大可能吧!”刘备惊讶的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一旁的孙乾、诸葛瑾也是一脸的难以置信,司马防要笨到什么程度才会作出这种决定啊,庞元则一脸的若有所思,在庞元看来,这种情况不是不会出现的,毕竟司马家的人似乎野心也不小,至于其中的危险,庞元认为只是表面上的,仔细分析的话,这种策略其实是可行的。
第一千二百五十二章庞元破局黄忠回乡
ps:感谢‘吴天理’‘海尔伯’大大投出宝贵的月票!谢谢!
“子敬,这个消息可靠么?司马防并非是曹cāo,也不是董卓,他没有董卓、曹cāo在军队中的强力号召力,想要独揽大权,这,这不是自找麻烦么?”
沉默了片刻,孙乾的问题打破了冷场,问出了所有人的困惑,刘备和诸葛瑾也看向鲁肃。
鲁肃微微一笑,不紧不慢的道:“这个......在下就不知道了,在下只是得到这么一个情报,至于是真是假,则要各位自行判断了。”
“呵呵,子敬笑了,难道贵主上就不判断了么?”孙乾心里很是不以为然,嘴里也有是哂笑着问道。
“当然有,不过在下了,难免会左右各位的判断,不如稍后再如何?”
鲁肃仍然是一脸的微笑,看到他那个不紧不慢的样子,孙乾心里就有些来气。
庞元暗暗一笑,这算是一个挑衅和考验么?想要看看刘备能不能正确的分析情报,能不能看出曹cāo在背后到底想要干什么?这未免太小看了刘备以及自己了吧。
“大人,这个消息多数是假的,不过若是真要细细的分析一番,司马防真这么干了,也不会有什么问题。”
孙乾看着庞元很是诧异的问道:“哦?此话怎讲?”
庞元的法很是有些奇怪,刘备和诸葛瑾也是一样的觉得不解。
“孙大人。在下这个消息是假的,盖因这个消息最后得利的不是司马防。而是曹cāo,所以这消息多数是曹cāo放出来的,为的就是离间我军与司马防的关系,在必要的时候,动司马防从背后夹击我军,不,还有皇甫嵩和公孙瓒,如果再算上韩遂。那么我们也是四面受敌了,包围与反包围的把戏么!”
庞元缓慢而清晰的着,他的双目jīng芒四shè,仿佛能看穿一切迷雾,并且充满了坚定的自信,这让孙乾有种自行惭秽的感觉,看着年轻的诸葛瑾和庞元。孙乾心里不由得有些失落。
刘备听得却是一身的冷汗,若是给曹cāo成了事,自己可真是有大麻烦了,看来鲁肃刚才的一番话绝不是危言耸听啊!
诸葛瑾想了想,点了点头道:“复庆,那么你却又‘司马防如此做也是有可能’。这又是何法?”
“司马防虽然没有董卓、曹cāo那样雄厚的根基,但是司马防善于平衡各方利益,这几年来,司马防在长安的人气很高,各方势力基本上都能接受司马防。认为他是能够平衡关中错综复杂的利益关系的不二人选。在这种情况下,司马防联合军方势力和关东官员。一起分割压制关中世族是完全可行的,关中世族如今已经基本上失了军方的支持,又因为占据过多资源导致军方和关东官员的不满,为了自保,这些关中世族作出一些让步是最可行的。事实上司马防已经在这么做,不过用的是温水煮青蛙的办法,逐渐的蚕食分化了关中世族,如今在长安朝廷里面,雍州、凉州世族对立,帝党后党争锋,而权力却正在向司马防转移,军队则相对稳定,随着军队利益得到保障,司马防在军中的威望也越来越高。因此,如果司马防真的宣布实行丞相制,加速打压关中世族,其实也没有什么不可能的,最多也就是闹些小乱子,随后就会形成新的权力分布,长安不会乱。”
庞元的一番详细分析,得很透彻,让大家明白了如今长安朝廷的真实情况,刘备心里不由得冒出一股焦急的情绪,长安朝廷的权力架构越稳定,对刘备来就是越糟糕的局面,刘备希望长安是一个乱糟糟朝廷,那样才是一个好朝廷。若是司马防成功实行丞相制,那么对刘备来就是个绝对的坏消息,刘备必须坚决的反对这种凌驾于皇权之上的行为。
幸好,这个只是谣言!
“复庆,那你又如何认定司马防不会将计就计呢?”孙乾不依不饶的问道。
“因为司马防完全没有必要这个时候做这件事,越晚做,他的成功可能xìng就越高,此时行此策,却容易招致我军的反弹,若是关中世族联络我军,一起反对的话,司马防的风险就放大了许多。若是出现这种情况,司马防就只能联合曹cāo、公孙瓒了,最后得益的只会是曹cāo,因此,在下判断这是个谣言,是曹cāo放出来的谣言。”
刘备点了点头,擦了擦额头上并不存在的汗水,偷偷的吁了口气:“子敬,我大哥又是如何判断的?”
“呵呵,与复庆所言无二!大人有复庆这等大才辅佐,当可无忧矣!”
“呵呵......”
这分明是挑拨,孙乾恨恨的看了鲁肃一眼,却没有办法什么。
“复庆,既然知道是曹cāo的yīn谋,我们又该如何应对呢!”
“大人,您只需要上表建议陛下给司马防加爵就是了。”
刘备一想,不由得大赞,这个对策绝妙,一方面暗示了自己的态度,jǐng告司马防不要在这种时候出岔子,另一方面,又狠狠的回击了这个谣言,显示出自己与司马防紧密的合作关系。
“呵呵,好,好啊!腹背之忧可解,那反复无常的韩遂呢?”
“既然是反复无常的小人,自然应该加以讨伐,与其等着他临阵倒戈,不如现在就联络袁绍一举灭之,让铁军和袁绍分而食之,我军则向定陶、陈县方向集结施压。”
庞元的策略环环相扣,从鼓动袁绍动,到北线牵制,南线自然就应该是防御,接下来,就看方志文能够出多大的力气来牵制曹cāo了,这时刘备再想想自己在长沙干的事情,有种想要抽自己嘴巴的感觉,如果这个时候方志文加点力气,曹cāo能向北线、西线投入的兵力就会少很多,如果方志文放水,那么自己就会承受更多的压力。
在这个节骨眼上,自己还得罪方志文,真正是因小失大啊!可惜,现在后悔也迟了,就算现在自己将衡阳吐出,该得罪的也得罪了,而且,人家根本就看不上衡阳这么一个小地方。
刘备悔得肠子都青了,脸上苦得能滴水。
...........................................
长沙城南门口外。
黄忠的骑兵森然的站立在道路以一侧,背后的江面上,帆樯林立,正是一支庞大的水军舰队,这些船只都横在江面上下锚,船上的重兵器已经打开了帆布,做好了战斗准备。
长沙城上的旗帜一面接一面缓缓的消失了,最后,禁闭的城门打开,吊桥放下,一个红马布衣的大汉一马当先从城门洞出来,身后的骑兵小跑着跟着,也算是军容齐整威武。
长髯飘飘的关羽一直驱马来到伫立在道旁的黄忠面前才兜住了战马,两人对视了片刻,都从对方的眼神中看到了强烈的战意。
“久仰黄忠将军大名,关某憾不能一战!”
“呵呵,同感!不过若是关将军愿意,一战又何妨呢!”
“关某是军人,当服从命令!莫非黄忠将军不是军人么?”
“不,在下也是军人,不过我家主公了,战与不战在下可以自决。”
黄忠笑眯眯的回道,关羽脸sè一沉,这分明是挑拨离间啊!
“哼,迟早会有机会的,后会有期!”
“慢走不送,对了,上游下雨了,关将军要抓紧时间,不然过不湘江了,哈哈......”
关羽不再搭理黄忠,一磕马腹沿着大路向南而,后面的骑兵步兵也是一路的小跑,不到两刻,全部的部队已经撤出了长沙,黄忠挥了挥,身后的骑兵分成小队进入了城池,一边检查各处有无陷阱,一边接管城门等要地,很快,城墙上就飘扬着朱治的旗帜和黄忠的将旗。
黄忠没有急着进城,站在城外,黄忠颇为感慨的看着这个熟悉的城市,这里可算是他的老家呢,不过现在连他的族人都已经迁居幽州了,长沙给黄忠的感觉,实在是很淡薄的。
“黄将军,是不是近乡情怯啊!”
一旁的徐盛开玩笑道。
黄忠笑了笑,指了指阳光下的城池,有些感慨的道:
“呵呵,当然不是,这里已经没有亲人了,何来的情怯啊,只是有些感慨罢了,想不到我有生之年还能回到这里,想起当初的背井离乡的艰难选择,不由得觉得有些好笑。”
“好笑?”
“是啊,乡土难离嘛?现在想来,其实亲人在哪里,哪里就是乡土,只要亲人安好,乡土就好!不是么?”
“受教了!”徐盛拱半真半假的道。
黄忠抚了抚胡须,眯着眼睛看了看江面上的舰队道:
“呵呵,文向,如今长沙复得,文向的任务也完成了,何时返回九江复命?”
“不是返回九江,我刚接到了命令,需要先到岳阳建立一个水寨,听岳阳那边不大安稳,总有水贼在大泽中活动,这段时间我要肃清附近的水面,而且九江有甄翔将军坐镇,我估计以后岳阳才是我的驻地了。”
黄忠一笑:“也对,以后维系长江上的补给可就靠文向了!”
“不敢,文向一定竭尽所能!”
送走了徐盛,黄忠看了看长沙城,肃然回头对副将道:“部队进城,张贴告示,安抚百姓,召集当地乡老到官衙开会!”
“诺!”(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请到m..阅读。
jīng彩推荐:
第一千二百五十三章朱顾带头世族支持
最近一段时间,秣陵城内的大户人家的社交活动相当的积极,这点连玩家们都注意到了,甚至有人乐此不疲的曝光某某家何时举行聚会,有某某名人出没等等。
事实上,聚会最频繁的就是朱顾两家,隔三差五的不是朱家举行什么赏梅会,就是顾家弄一个文人雅集,当然在这其中其实没有差别的是,请的都是秣陵城内外的江东大族子弟,至于去干什么了,你问谁,回答的都一样,聊天!
没错,就是聊天!不过,聊天一点都不重要,聊什么才是重点!
朱顾两家是这次江东大变局的大赢家,这点无须讳言,也是江东各家所公认的,已经决定跟着孙策一条路走到底的家族就不说了,他们现在正在将土地转手,对于转手的对象,自然是官府了,这个时候,敢于大胆接手土地的人几乎没有。
当然,异人比较胆子大,不过有这种实力的异人莫不是跟天下会和幽州方面有这千丝万缕关系的人,这个时候拆方志文台的风险还是太大了点,因此,最后那些已经决定要离开江东的家族,土地差不多都到了官府的手里,其中的代表就是孙家和吴家,这两个家族在江东三郡中的土地面积是相当巨大的。
接着就是朱顾两家了,官府的指导政策一出来,这两家就带头将多出了人头份额的土地都作价卖给了官府,换取的资金直接的组建了一个大型的粮食商行。还有扩大海贸船队,以及建立粮食、工具、道具工坊等等。
这是一个相当巨大的转变,特别是粮食商行这种组织。这已经不是原来的粮商了,这种商行最早是李雪音组建的,从与农户协议合作耕种,到粮食的加工存储,再到出售转运的一条龙粮食产业集团。
这种集团有效的避开了兼并土地的问题,实现了规模化的耕作,避免了小农户生产成本高。生产目的性盲目,抵抗风险能力差等等问题,真正意义上实现了共赢的局面。这里面唯一可能被诟病的,就是合同的执行力度。
朱顾两家在深入考察了如今在幽州盛行的这种粮食商行的模式之后,立马就从原本的迟疑转向了支持,并十分积极的向着自己的族人和原本的雇农灌输这种合作模式的好处。其实好处真的很明显。
因为幽州的粮食产量高达三石到四石。原因在于农户的生产积极性和生产效率远比传统做法要高,而生产成本却大大的降低,这么大的好处,朱顾两家的精英们要是看不到才是傻子呢!
朱家的侧院,这里的酒宴刚刚结束,大家还沉浸在刚才的歌舞和诗赋的回味之中。
侍女们正在来回穿梭着,将残肴冷酒扯下,换上了香气怡人的清茶。
“各位。请大家安静一下。”顾雍拍了拍手,吸引了大家的注意力。
众人扭头看去。在席面的主位上,案台已经撤去,现在那里摆放了一个挂架,上面挂了一副巨大的图面,有眼神不好的人赶紧的向前凑去,生怕看不见,要知道,顾雍说的可能是关系到家族未来兴衰的事情。
刚才的闲情逸致,现在大家都暂时扔到了一边,谁都不是喝风把屁的,这些世族的年轻一代,都知道生存的严峻。
“上次,我们细说了产业化农业的优势,不过事后有不少的人来问在下,我想光是说可能说不清楚,甚至还会有人说我胡说,于是我从密云祥云商行那里借了这个都东西一用,这可是密云商行培训掌柜用的秘籍啊,呵呵......”
顾雍的一番话将大家的胃口都吊了起来,如今不知道祥云商行的人绝对是大门不出的呆子,而祥云商行更是以经营手法著称于世,他们的秘籍那肯定是了不得东西,今日能一见,绝对是幸运。
顾雍洋洋得意的扫了大家一眼,示意两个作为助手的侍女将第一张布帛掀开,他自己让到一侧,手里拿着一根木棍,指着图面道:“大家请看,这左右两部分是一个基础对照,左边的这个,是在冀州北部,也就是与涿郡相邻的河间取得的实际数据,这是一个当地的宗族,他们拥有的田亩数、耕作人数、使用的牲畜、工具,投入的种子、物料和水利设施维护的成本,当然,这个宗族本身不经商,所以他们的粮食是卖给粮商的,这个后面有说明,大家先看这些数据。右边的是祥云商行在涿郡南部签订了合作协议的一个面积相似的农庄,请看数据的对比,记住这个是实际数据,并无任何虚假,各位不信可以自己去实地考察。其实我相信大家一看心里就有数了,因为这左边的部分,与我们这里相差不大。”
顾雍一项项的逐渐讲解,在座的人里面有的是参与家族管理的,有的则完全没有经验,但是也能很快的明白这些项目的来源和目的,并且一下就明白了耕作是如何进行和经营的,这个条目的作用相当的强大。
等大家都仔细的对比之后,顾雍示意助手再翻了一页,这一页,使用条状图将刚才的数据直观的现实了出来。
“大家看,这就是刚才两快数据的对比,红色的是旧有生产模式,蓝色的是新的生产模式,这下一眼就能看出,不论是哪一项,都是蓝色的要少得多。”
顾雍说完,再一挥手,图面翻到了第三面:“各位,刚才的数据是成本,这里就是收益了,首先看产出,相同的土地面积,更少的人手,更少的投入,结果呢,粮食产出提高了将近三成,然后看纯收入,右边的还有经营环节,减去了经营环节的所有支出之后,大家请看,实际数字的对比相差巨大!为了更明显,他们还引入了当年投入产出比这个概念,就是你年初投入了多少钱,最后赚了多少钱的比例。诸位请看,旧有的模式是十比二不到,新的模式是十比三。诸位,事实就在眼前,自己耕种和协议耕种孰优孰劣一目了然吧!”
顾雍走到一侧,接过一杯茶慢慢的喝着,任由下面的诸人讨论和思索着。
“顾大人,能否让我等摘抄一下这个秘籍?”
“呵呵,这不是什么秘籍,而是密云西林学宫里面商业学院的教科书,人人都能看,我已经准备了,等下人人都能拿一册走!”
“太好了!”
“什么?教科书,西林学宫还教人如何做生意?可真稀奇啊!”
顾雍放下茶杯,重新回到挂架边上,示意助手再翻一页。
“各位,刚才我说了作为出资人的我们的收益,但是想必大家都明白,这些成果都需要建立在农人劳作的基础上,因此,我们也必须考虑我们合作的对象是不是也能得到更多的好处,否则,他们何必要改变原有的生活生产方式呢?”
“对!正是如此!”
“有道理!”
“各位请看,这也是实际数据,这是一个平均值,也就是按照人口算的平均收入,旧有的模式和新模式相差两成左右,不过这数据不完整,为什么呢?因为参与生产的人数不同,大家结合刚才的数据,事实上,新模式下还有将近一半的女性人口空闲了下来,这一部分劳动力也是可以创造价值的,比如饲养家禽,比如从事手工业等等,算上这个,实际数据是新模式下农人的收入提高了近一倍!”
“这么厉害!”
“还有孩子呢!”
“对,你说得对,还有孩子,不过根据新法令,孩子都是要上学馆的,所以不能算作劳动力。”
“强制么?”
“十四岁以下强制入读,学馆免费。”
大家又是一番扰攘,有人还讨论着是不是能多从农人身上分一点,不过随即被大家鄙视,这简直是自寻死路啊!如果这样的话,谁还跟你签协议!
顾雍看了看大家热烈的情绪,笑着再添了一把火:“各位,刚才我们的数据是正常年景,现在我们看看非正常的年景,也就是有突发灾情的时候吧......”
其实这个更好理解了,新式的粮食商行,能够很简单的跨地域经营,能够大范围的调动资源,因此抗灾能力极强,加上商行往往会同时充分的吸收富余劳动力,因此还有别的产业来弥补损失,这么一算下来,智商正常的人都明白了,朱顾两家不是傻子,也不是为了抓权而冒险赌博,而是真正的掌握了一个更好的经营模式。
送走了兴高采烈的客人们,顾雍脸上的笑容收敛了起来,果然如主公所说,这些精明的大家族其实不难说服,最难的就是那些自耕农和富农,因为他们进行转变的利益相对要小得多,而这一部分人口的比例可不小。
对于这些人,真的只能从两头下手,慢慢的温水煮青蛙了,到时候他们请不到雇农了,自然就会被迫加入改革的行列了,如果逼迫太急,倒是容易出问题。
第一千二百五十四章流言四起宗族之乱
秣陵城周边的大户世族相对的要容易处理,但是远离秣陵的地方就不好说了,这世间的许多事情,其实都是由于误会和沟通不畅而掀起的波澜。
方志文就算本事再大,朱治和顾雍就算再努力,也不可能一下将整个江东地界都控制住,这是需要时间和过程的,还有个问题,在北边,方志文由于具有极高的声望,而且北边的人口很大的一部分本身就是游牧民族,或者在极端环境之下并入幽州的,因此民众的迁移非常容易,从而让方志文实现了人口的集中管理。
但是,这个做法在江东是行不通的,如果方志文强行让大家放弃自己的土地,然后集中到一些大城市中去,不但会遭到土地所有者的强烈反弹,也会遭致普通百姓的反对,这老百姓生活就是求个安稳,没有人喜欢折腾。
更何况,现在江东也不是四境安稳的局面,一旦方志文收缩,山越或者异人就会渗透进来,这些都是方志文需要考虑的,所以综合考虑之下,方志文放弃了将人口强制进行集中的策略,而是保持了原来的方式。
这么一来,方志文对地方的控制力度必然会下降,地方的宗族势力得以保存了强大的控制力,其实从仅仅从方志文军队的布防情况就能看出很多的问题。
黄忠驻军长沙,徐盛在岳阳,甄翔则驻军九江,朱治和方志文在秣陵,折驻守宛陵。也就是说,只有这五个城市周边,才被方志文严密的控制着。其他的城市则还是沿用了原有的官僚体系。换而言之,也就是还是在当地宗族的控制之中,不但官吏如此,连守军也是如此,宗族体系把持了地方的军政力量,方志文想要夺走这些人的权力,那就是形同仇寇了。当年孙坚就是栽在这个事情上面,孙策也是被宗族势力挟持,现在。这个难题轮到方志文了。
故鄣是个古城,曾经是越国的首都,后来秦国设郡,到了汉。故障郡变成了丹阳郡。迁治宛陵,后来又由于长江航道的兴盛,将治所迁到了秣陵,而故鄣则一路从首都降格到郡治,再降到县治,不久前,因为孙策与天地会的矛盾,还将人口牵走了一部分。剩下的人口就更少了。
等到孙策的部队撤离故鄣县,这里就只剩下三万多居民。和当地宗族自己的私兵三五千,成了一个边地小城一般,幸好,因为天地会大力的开发荒地,距离故鄣不到两百里的乌程已经有些规模了,也将周围的山越清剿干净,因此孙策的部队撤离之后,故鄣到也还安稳。
名义上,故鄣的县令县尉都是朱治的属下,不过,朱治能不能管得住可就另说了,这里几乎就是沈、钱两个大族的天下,这两家世代联姻,关系密切,故鄣城里的土地房产,几乎八成都是这两家的,故鄣城里的人拐弯抹角的都与这两家有着亲戚关系,由此可知华夏故地宗族关系的力量有多么强大了。
钱绍是当代钱家的一家之主,他年纪四十出头,年轻时略有才名,后来举孝廉,历任掾吏曹司,后来孙策主政时成为县令,在钱家的历史中,也算是一个高官了。
钱绍的马车在城中的道路上走着,行人都认识这是谁的车马,纷纷避开在道旁,亲近的人还拱手行礼,钱绍偶尔会笑着点头回礼,路旁也有不少异人走动,这城里有些历史副本,虽然不是什么特别厉害的副本,不过也很有特色。
城里的道路不是很好,马车在道路上走起来就有些颠簸,实在是因为城市太过古老了,要修补的地方很多,城池的收益也不算太好,花大力气整治道路显然有些肉痛,因此钱绍只能零零碎碎的小修小补。
“老爷,侬回来了!”
“嗯,客人都到了么?”
“到了,到了,正在客厅等着老爷,大公子在陪着。”
“嗯,沈大人也到了么?”
“才进去。”
钱绍一进客厅,在座的众人纷纷起来热情的行礼问候,钱绍很矜持的一一回礼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45.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elapsed_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