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游戏三国之英雄传说-第347部分

除了城市附近,其他的地方一片荒芜,数十上百里不见人烟,盗贼和野怪则越来越多。
但是城里的部队却不敢出城清剿野怪,生怕被野怪和盗贼给清剿了,开始的时候还有异人部队兴高采烈出城打猎,不过被团灭了几次之后,这些家伙终于明白了,野外的那些野怪。它不一定都是野怪啊!与其在这里冒险,还不如到幽州安安心心的去打猎。
于是,中山和常山的盗贼越发的猖獗了。这两个郡今年基本上是荒废了。
袁绍看着左手边从许昌传来的情报,又看了看右手边常山郡的表奏,心情也是颇有些复杂啊。
堂下的审配和辛评对视了一眼,两人都默契的不出声,许攸倒是冷笑着,眼神里带着一丝嘲讽和自矜,还有点幸灾乐祸的意思。
“子远。你为何发笑啊?”袁绍一抬头,正好看到了许攸那让人牙痒痒的表情。
“呵呵,自然是在笑本初你了?”许攸毫不在意的捻着胡须回道。这话让袁绍更是暗暗气怒不已。
“本官有何好笑?”
“我见本初你看到曹操和刘备的战报就面露喜色,看到常山郡的表文就面现忧色,自然觉得好笑了!”
“这,这有何好笑。看到敌人打成一团。难道我不能高兴?看到自己的辖地出现问题,难道我不能忧愁?”
“本初,你是个上位者,应该有更高远的目光,看到敌人打成一团,你可从中得到了利益,或者利用这一点为自己牟利了?甚至你连个计划都没有,何喜之有?不过是看热闹罢了!”
“呃.....”
“再说常山郡的表文。这种事情应该早有所料,我记得当初我就说过。常山郡就扔给方志文都可以,老老实实的将人口撤走就是了,现在可好了,人口逃的干干净净,自己还要花费代价来防御,不,算不得防御,就是呆在城里看着城外的盗贼肆虐,这不是徒耗钱粮么?”
“可,可是怎么能将地盘白白给方志文,今天他得了常山郡,明天就会想着中山郡,如果我们步步退让,干脆投降算了!”
“呵呵,本初啊,若是方志文真想要冀州,你现在挡得住么?”
“这......我可以联合曹操和刘备!”
“那好啊,现在就联合嘛!”
“这.....你简直是强词夺理!”
许攸看着恼怒的袁绍,微微一笑,刺激成这样差不多了,再来,袁绍真的要挂不住面子了!
“本初,并非我强词夺理,而是形势比人强,没有办法的事情,现在常山郡的形势就是如此,我们不但没有在常山郡取得任何实质性的利益,相反,现在常山郡简直就是一个大包袱,与其我们不断的在常山郡流血,还不如行壮士断臂之举,当然,前提是能跟方志文达成某种默契,至少,也该问问方志文到底想要干什么吧?为何要跟方志文对立呢?”
“主公......”
袁绍正要开口,被逄纪的一声呼喊给打断了,逄纪从侧门进来,手里捏着一个信筒,看样式,这是鸽子送来的信件,袁绍眼尖,他一眼就看到了那信筒上两道银色的环,这表示是极为重要的紧急情报。
袁绍的脸色沉了下来,伸手从气喘吁吁的逄纪手上接过信筒,手脚麻利的打开信筒将信纸抽了出来,扫了一眼,袁绍从侧面取了一本吕氏春秋,迅速的将信件的密写解开。
看着迷信的内容,袁绍的脸上表情很是丰富,有恍然也有困惑,有欣喜也有不甘......
半晌,袁绍终于抬起头,看着堂下的智囊们说道:“根据可靠的情报,大致能知道方志文在常山郡的企图了!”
许攸一怔,随即兴趣十足的问道:“哦,方志文在常山是何目的?可是想要占据常山对公孙瓒形成有效的挟制,同时也将我们向南压迫!”
袁绍十分复杂的看了许攸一眼,迟疑了一下点头道:“基本上是这个意思,方志文想要拿下常山,是为了得到太行山的控制权,从而对公孙瓒形成实质性的威慑,并将公孙瓒向西部压迫,另外一个意图,自然是想要将我们向南部压迫,迫使我们去全力争夺中原。”
“呵呵......方志文这是在嫌我们不够积极,所以在屁股后面甩鞭子呢!”
袁绍的脸色跟便秘了一样,这个形容可真是够损的。
袁绍吸了口气,努力的露出一点笑容,看着许攸道:“子远是如何猜到这个原因的?”
“这还不简单么,对于方志文来说,幽州有我们阻隔着自然是好事,但是最大的好事莫过于中原的群雄都互相打死了,天下可不就太平了么?”
“呃......”
“当然,这种事情不是想想就能办到,那么退而求其次,就是希望有一个可靠的鸿沟,将幽州隔绝在战乱之外,然后隔岸观火,看着中原战火高炙,并适时的给添柴加火,而这个鸿沟不是我们,更好的选择是黄河。北有黄河南有长江,方志文是想要利用这两个水道,将中原彻底隔离开来,就像是关在笼子里的几只老虎,不斗都不行了!真是好大的手笔,叹为观止,叹为观止啊!”
袁绍扯了扯嘴角,扫视了一眼堂下众人,似乎每一个人的脸色都不大好看,面对这么一个强劲的对手,想必没有人会觉得高兴。
“真若如此,难道这几只老虎就不会合力冲破牢笼么?”
“怎么冲,组建一个反方联盟么?号召大家起来讨方么?本初愿意让曹操借道?还是愿意让刘备借道?若是方志文隔断了黄河,然后专心先灭了我们,本初以为曹操和刘备会全力来救援?”
“公孙瓒......”
“公孙瓒被方志文从辽东赶走,连个屁都不敢放,他敢跟方志文做对?”
袁绍张口结舌无以为继。
“那,那,岂不是只能眼睁睁的落进圈套之中?”
“本初,方志文喜欢玩阳谋,他这都是放在明面上的,不但我能看得出来,想必稍微有些见识的人都能看出来,刘备和曹操能看不出来,那么他们为何不联合起来反抗呢?因为不能!”
许攸的话可是打击了一大片,审配等人脸色发红,这脸给打得啪啪响,可是却偏偏没有反驳的余地,只是心里暗恨许攸口不择言。
“为何不能?”
“因为方志文没有说要咱们的命,可是曹操已经与我们打生打死了,你宁愿相信曹操也不相信方志文?这就是两害相权取其轻,大家都想着只要先将对手灭了,一统中原之后,大家都这么高、这么大,方志文就拿自己没办法了,到时候再慢慢的收拾方志文也不迟。因此,中原的曹操、刘备和本初才是眼前的大害,而不是方志文。”
许攸的话让大家都有种恍然的感觉,这么说来,的确是曹操和刘备更危险,甚至公孙瓒的威胁也比方志文大,就算现在方志文在常山搞鬼,那也只是一种策略,如果方志文想要地盘,为何不再河间和渤海搞鬼呢?那里明显更富庶,更加适合耕种,所以,方志文要的不是土地,而是想要赶着袁绍上阵,就如许攸所说,是屁股后面的鞭子。
“子远,照你这么说,我们就应该老老实实的上去厮杀,除此之外没有别的办法了?”
“所以我刚才见到本初的行为就发笑啊!”
“呃.....这有关系?”
“本初看着敌军互相争斗就高兴,可是那只是一种可能而已,你还没有动手取利,有什么值得高兴的,难道本初不想要中原么?如果没有方志文在背后赶着,本初就打算永远的等下去,直到刘备和曹操两个都同归于尽?”
“这,只是没有到最好的时机而已!”
“本初,天下没有最好的时机,时机永远不会最好,还可能有更好,抱着这个想法,你就什么都不会做了!”
“呃......”
辛评一直皱着眉头思考着,见袁绍无语,终于开口道:“主公,许大人所言甚是,坐观虎斗确实是个不错的选择,但是因此失了进取之心,一味的投机取巧,那就本末倒置了。”
第一千三百二十九章大军西进本初动手
一场细碎的春雨拉开了春耕的序幕,袁绍的大军选择这个时候动手让人觉得有些意外,但是仔细想想,却也在意料之中,甚至让人觉得袁绍的动作未免有些太慢了。
任城、山阳西部,还有东郡东部的郢城,这些地方实际上早就城了势力真空,新年前后整个济阴的北部几乎也是没有像样的部队,只有铁军和诸葛瑾的部队在游荡和转移剩下不多的民众。大部分的百姓早就四散而逃了,有的南下有的西进,剩下最后不肯走的,也都被铁军和异人们强行掳走了。
因此,在济阴东部、山阳、任城一带早就是空白地带,袁绍放着这么好的机会不动手,甚至会让人觉得袁绍是不是太‘君子’了一点。
袁绍大军忽然出动,路上除了灭掉不少的野怪,基本上也没有什么战斗,很轻松的占据了郢城,高干则进占方平,潘凤前出到昌邑,张颌通过巨野,驻军乘氏,几日之间,袁绍一口吞下了任城和山阳两郡。
北边与铁军的濮阳遥遥相望,中部已经距离定陶不到两百里,南部比较稳重,小心的戒备着南边的曹操,从战略态势来看,袁绍西进的味道已经很明显了。
曹操也适时而动,直接将张颌给任命为济阴太守,这是让袁绍与刘备争夺定陶的意思了。
其实定陶城现在在铁军手上,而且铁军也没有狂妄到以为自己能够守住定陶,因此定陶基本上就是个不设防城市。铁军只是义务维持一下秩序,防止城内混乱。定陶城里基本只剩下生活类型的玩家,听说袁绍的大军要来了。这些人也无所谓,反正袁绍也不能将这些人的产业没收掉,该干啥继续干啥,只要城内不出乱子就行了。
接到曹操的任命,袁绍自然暗爽不已,立刻下令张颌进军定陶,自己则率军奔赴句阳。
袁绍轻轻松松的拿下了大片的地盘。心满意足之余又有些小富即安的心态了,曹操高兴的等了几天,发现袁绍又窝在句阳和定陶不动了。真是有好气又好笑,这家伙是驴子么,不抽一下就不肯动,现在刘备的主力都被自己牵扯在颍川。这可是西进陈留、东郡的大好时机啊。袁绍竟然毫无进取心。
袁绍不动,没有与铁军交战,北边的公孙瓒也就不敢动,公孙瓒不敢动,皇甫嵩就更不敢动了,至于司马防,那家伙跟老狐狸一样,不会轻易上当的。司马防肯定不会动刘备,甚至还会在刘备背后帮忙。或许趁机收服皇甫嵩也说不定。
曹操急了,写信给程昱让程昱想办法,看看能不能让袁绍动起来,程昱能想到的办法就是袁绍身边那些贪财的世族了。
程昱派人偷偷的去见了郭图等人,据这些人向程昱汇报,郭图大大方方的收下了厚礼,并且拍着胸脯答应将一定事情给办成。
其实郭图也不傻,这些人号称是陈留旧族,希望袁绍能尽快的打到陈留,解救他们与水深火热之中,郭图却明白,现在最盼望着袁绍西进的不是曹操就是公孙瓒,而绝不是什么狗屁的陈留旧族,而郭图之所以敢收下这份厚礼,完全是因为现在袁绍身边的人也是分成了两个阵营的,而积极主张继续西进的人,就是许攸,有这个家伙打头阵,加上郭图等人助阵,想必应该能说动袁绍吧。
定陶城可是巨城,这种巨城能兵不血刃的拿下简直是个怪事,更怪的是,定陶三度易手,城里却干干净净的,没有一点遭到洗劫的样子,除了人少点,到处都是流浪狗和老鼠有些碍眼,袁绍觉得这城还是不错的,更妙的是,这里有个皇宫,袁绍现在就住在皇宫里,这个皇宫的出现,以及得到定陶的轻松,让有点迷信的袁绍有了一些奇怪的想法,他这两天都会不由自主的想到那个和氏璧雕成的传国玉玺,难道这一切都是上天的安排么!
在皇宫的正殿里面安排议事,虽然有些臣属心里嘀咕,但是也没敢公开反对,这里是旧皇宫毕竟不是皇宫。
许攸看着有些寒酸的皇宫,颇为不屑,这皇宫与原本洛阳和现在长安的皇宫自然是没有办法相提并论的,看着坐在龙椅上自得其乐的袁绍,许攸有种所托非人的感觉,随着年龄的增长,袁绍的冲劲越来越不足了,经常会表现出这种小富即安的心态,让人觉得有点烂泥扶不上墙的感觉。
“诸位,有事奏.....有事就说,无事就散了,子远、元图、正南、公节(王匡)留下议事。”
“主公,属下有事。”
“公则?你有何事?”
“主公,属下想问问主公,咱们是不是暂时不打了,要专注于休养生息,特别是新得手的这些地盘,是不是也要仔细的经营起来?”
“这个......这不是正要商议么!”
“哦,我还以为主公打算到此为止呢,如今从卢县到定陶,凡六百余里,一路上都是荒废的田地,人丁也不见一个,如果不加整顿,我军后勤尤其堪忧,若是敌军反攻,我军等若是无根之木,难以相持啊!”
“哼哼,连公则也能明白的事情,本初却看不明白?或者是不想看明白!”
许攸阴阳怪气的插了一句,呛得袁绍脸一阵红一阵白。
“子远慎言!本官不是看不明白,而是需要听取各方意见,需要多加权衡,不能独断独行罢了!”
“是极,是极,那么本初可想好了?是继续在定陶城里陶陶然呢,还是率军出城攻打冤句、济阳,将被掳走的百姓夺回来呢?”
“这.....”
“主公,公则和子远说得没错,如果没有百姓支撑,这大片的土地拿下也等于没有,虽然我们稳定了泰山、鲁郡和济北之后也开始转移流民以充实,但是人口还远远不曾恢复,现在又有这么多的地盘,没有人口断不可为,不管是继续进攻还是稳住现在的态势,人口无疑是个大问题。”
审配的说法比较委婉,但是意思袁绍还是明白的,审配也主张主动攻击,抢夺人口是个说法,最终的目的,是整个司隶,从战略态势看,刘备如今被牢牢的黏在了颍川,如果这个时候自己猛攻,说不定就能一举拿下洛阳和河南。
但是这里面可不是没有风险的,一旦袁绍军深入司隶,袁绍不得不担心自己的腹背会遭到曹操的威胁,还有,刘备会不会放弃颍川死守司隶?到时候自己不是白白的给曹操做了嫁衣?
“本初,我知你担忧什么?”
“哦,那你说本官担忧什么?”
“无他,本初担忧的是担心自己给曹操做了嫁衣!”
“呃.....”
“本初大可不必担忧这个,如果刘备撤军死守司隶,我们就止步于陈留也好,如果刘备放弃司隶,我们将人口抢回就可以,司隶我们不必占领,以防将战线拉的太长。曹操的目标其实是颍川,拿下颍川之后,曹操就能回头将汝南取下,然后进攻桐柏山,至少也要与刘备分据桐柏山,从而将西线的不安定因素彻底消除。至于司隶和兖州,那是下一步的事情了,将来如何,还要看三方的角力。”
“可是,我们一旦与刘备开战,哪能轻易停下。”
“为何不可,我们与曹操都能媾和,为何不能再与刘备讲和,这种东西要看当时的战略态势,跟其他的东西毫无关联。”
袁绍眉头扬了扬,审配也开口道:“主公,战争的主动权可以掌握在我们的手里,打谁,打到什么程度,我们完全可以掌握,现在不趁着曹操和刘备僵持取利,就错过了大好的时机了!”
“可是.....铁军的战力强悍,而且他们是异人,可能会号召更多的异人来对抗我军。”
“主公大可不必担心这个。”郭图一脸自信的说道:“主公对异人有些误解,事实上,相比起铁军,异人更愿意相信我们,异人无义,但是他们会选择相信秉持道义的我们,另外,铁军的实力并不像他们表现出来的那么强,根据属下所知,铁军一共只有两只共四万的能战之兵,这些重步兵有战马,是仿原幽州的重甲龙骑兵建立的,其速度和野战能力,肯定无法与我军的轻骑兵相比,铁军麾下五城,两只能战部队,如何防守?”
“正是如此,我们只要牵制和盯住铁军的主力,就能轻松的将铁军拔出,吞下东郡之后,再回过头来对付陈留,同时可以让公孙瓒适时南下河东予以配合。”
“我看此策可行!”
“附议!”
袁绍看了一眼纷纷附和众臣,皱眉沉吟了一会,终于咬了咬牙,一挺腰沉声道:“既如此,那么就开战,目标取下濮阳,乃至全取东郡!”
“主公英明!”郭图拱手奉承着袁绍,心里却喜滋滋的想着那还没有到手的另一半酬劳,这不知道是曹操还是公孙瓒的手笔,还真是大方啊!
许攸脸上带着一丝得意,不过他还是注意到了郭图等人的突然转向,不由得狐疑的看了郭图等人一眼。
第一千三百三十章百人夺城绝望任务
方志文终于清干净了村子周围的亡灵,仔细的扩大范围检查之后,方志文才进入了村子。
‘叮,您发现了一个正遭受亡灵围攻的村子,请协助村庄抵御亡灵的攻击,您将会获得村民们的协助。’
方志文抬头一看,自己的面前站着一名牧师,牧师的后面有一个弩手方阵,方志文大概一数,约莫一百个弩手吧,不过方志文拉开兵种面板,都是零级士兵,属性数据也跟普通士兵没有区别,都是些新丁啊!这些是帮手么?这不是累赘吧!
方志文哭笑不得,拉开任务面板仔仔细细的看了一遍,确认除了刚才的系统提示之外,再也没有哪怕一个字的提示了。
叹了口气,方志文尝试跟自己的新兵沟通,可惜,这些家伙都是战争机器而已,方志文又进入村里,跟村里的npc逐个沟通,结果依然是白费力气,所有人的都是一句应景的废话,除了铁匠铺,那里倒是可以修理武器铠甲,不过现在方志文的武器耐久没啥问题。
确认了村子里没有任何线索之后,方志文带着自己的一百个士兵和一个牧师出发了,一想到这些兵种要面对属性比他们强悍二十倍、数量不知道多出多少倍的敌人,方志文就头痛,自己带上了士兵,自己的敌人数量肯定也会增加,这一群士兵绝对不是来帮助自己的,而是来陷害自己的,这是什么鬼任务啊!
谨慎起见。方志文将自己和部队分开来行动,自己在前方,命令部队在跟在自己后面一百米。这个命令很有效,这些战争机器很听话的严格保持着一百米的距离,这个距离刚好能进入方志文的战场,目的就是让这些新兵能在关键时刻吃到经验。
出了村子,方志文并不着急走远,而是在村子周围晃荡,慢慢的扩大搜索范围。碰到零星的野怪就灭掉,方志文费尽心机的将最后一击都尽量留给弩兵们,不久之后果然天黑了。
方志文将已经累的无力战斗的士兵都带回村子边上休息。他不敢进村子里,半夜,外面果然刷新了,新出现的亡灵一窝蜂的冲进了村子。将村落给屠了。方志文为自己的英明决定庆幸不已。
接下来,方志文的任务就是想方设法的灭掉这些新出现的亡灵,大半天时间,方志文才重新将刷新的亡灵清干净,然后利用剩下的时间沿着道路向前推进了一点,天一黑,这些士兵就罢工了。
方志文极有耐心,连续在已经变成废墟的村子里呆了三天。方志文终于确认,刷新的数量不会增加。战斗力也没有增加,而自己的废物士兵似乎有惊喜,当这些士兵升到一级后,属性竟然上升了五倍,按这个节奏升到六级顶级的话,不是能有三十倍的属性?那样的话,倒真是有些帮助了。
不过,兵种前面三四级好升,后面的两级可是需要天文数字一样的经验值的。
方志文仿佛又回到了很久以前自己独自一个人的日子,白天他带着自己的士兵向着越来越远的地方探索,夜里等士兵们都休息了,他就一个人习武,这种寂寞倒是让他的武技进步了不少。
时间不知道过去了多久,日子一天又一天的重复着,就像永远都不会有什么变化一样,但是变化还是在每一刻每一分变化着,终于,这一百个弩兵和牧师都升上了四级,属性是普通士兵的二十倍,应该能跟外面的对手一战了。
方志文终于可以继续向前迈进了,沿着道路,出现了一队队的亡灵,数量从十几个到数百个,主路边上出现了分岔,通向一些资源,这些石矿磨坊之类的对方志文基本上毫无用处,而且即使方志文抢了过来,到了半夜刷新之后,又会被抢回去,因此,除了好奇之外,这些东西毫无意义。
方志文也不会觉得寂寞和无聊,他每天都要绞尽脑汁的战斗,并非战斗本身复杂,而是方志文必须将战斗复杂化,要想方设法的避免自己的损失完胜对手,每一场战斗,方志文都要精密的计算每一个因素,甚至是一根枯木,一条小沟都要算好,如果不能将每一个有利因素利用起来,自己就很难取得完胜。
特别是碰到对方的远程部队的时候,方志文必须将自己每一个士兵,包括自己损血的程度都计算好,经常会出现全体血皮的状况,由此就可以知道战斗的凶险和精密了,幸亏方志文还有个牧师战后可以回血,不然,这个任务根本做不下去。
又是不知道多少时间过去,方志文的士兵都六级了,一个巨大的城池也遥遥在望。
‘叮,您发现了一座被亡灵攻占的城市圣丹利,请从亡灵的手中将城市夺回,并坚守三天。’
方志文看着这巨大的城市,有种晕眩的感觉,那天空中飞来飞去的叫做骨龙吧?这么巨大的城市里有多少亡灵部队啊?这都不说了,就算方志文真的如同神一样能在一天之内消灭这些亡灵重夺城市,到了半夜刷新,自己的士兵无法战斗,自己拿什么来守卫城市,这不是扯淡么!
方志文有种想要骂娘的冲动,这肯定是智脑深蓝搞的鬼,这种任务恐怕真的需要神来做才行。
俗话说福无双至祸不单行,坏消息不只如此,当方志文尝试攻击城门口的亡灵时才发现,这些亡灵部队都是六级的,这难度,啧啧!
林树忽然希望自己的士兵能够继续升级了,可是这可能么?士兵的经验槽偶是满满的,这还怎么升级,可是不升级自己如何能够战胜强大的敌人,夺回这么巨大的一个城市呢?苦恼啊!
方志文还是第一次面对着这么一个让人束手无策的死局,按说智脑刑天费尽周折给自己安排这么一个任务,没有理由只是个死局啊?就算其中要跟深蓝玩平衡,也不可能弄出这样的一个死局。
若是按照玩家最高等级来计算属性,甚至还不如自己呢!加上手头一共就这么一百另一个帮手,至于俘虏亡灵来帮助自己作战,这个更不可能,因为这里的亡灵没有一个是会投降的。
从之前的节奏看,首先任务消除了单打独斗的可能,如果没有这一百另一个帮手,方志文是不可能来到城下的;接着,这一百另一个帮手的升级也是必须的,自己的战斗经历已经充分说明自己的选择是正确;还有,精准的战术和高超的指挥也是必须的。
如果以上都是完成任务所必须的要素,那么眼前这个城市却将之前的要素都推翻了,一百另一个帮手显然打不下这么大的一座城市,就算打下了自己也不可能守得住,至于战术,在对方的人海战术下那就是个笑话。
方志文思来想去,这都是一个互相矛盾的任务设计,或者说从一开始就是按照不能完成设计的,那么,应该反过来想,任务是天蓝形成的,然后刑天在其中开孔才对,现在方志文就是需要寻找到刑天在这个绝望任务中钻出来的漏洞。
想明白这些,方志文心里轻松了不少,他不急着进城了,而是绕着这个巨大城市绕圈,一边战斗一边寻找与众不同的地方,直到他找到了一个废弃的金矿坑。
在这个任务中,从来没有出现过废矿坑之类的地方,所有的资源都是有效的,这是方志文第一次看到的废弃资源,很明显了,这就是与众不同的地方。
方志文带着部队冲了上去,这里的守卫并不强悍,甚至让方志文有些怀疑自己的判断了,但是进入废矿之后,迷宫一样的洞|岤和洞|岤里面数量巨大的亡灵部队告诉了方志文,自己应该是找对地方了。
“第一小队向左十米,准备射击,地而小队向后退二十米,准备射击.......二十小队上前,全体攻击!”
当吸血鬼围上了第二十小队的瞬间,就被整齐的齐射给淹没了,方志文自己迅速的前冲,挡住了最后面一个吸血鬼的一击,反手一矛将吸血鬼格退,弩手的第二轮攻击到达,最后的一个吸血鬼也倒下了。
方志文呼了口气,扭头对牧师道:“治疗!”
说完,自己向前走去,这里已经是长长的甬道的尽头了,有个石门将这里给封住了,方志文折腾了半天,石门打不开,但是石门上有钥匙孔,很明显,方志文还需要将钥匙打出来。
于是,方志文又开始地下迷宫中暗无天日的日子,直到他找到了迷宫的中心,那里有一群尸巫,拱卫着一个身着华丽魔法师袍的首领。
“人类,这不是你该来的地方,不过既然来了,就成为我的子民吧,桀桀.....”
“你是谁?口气不小!”
“本座德拉海姆,大巫师,亡灵们的领袖,黑暗的主宰者,世间的审判者,人类,死亡仅仅是个开始,投入死亡的怀抱吧!”
“退!”
“想跑,桀桀.....孩子们,将他们赶回来!”
德拉海姆的预期落空了,方志文在进入这个大殿的时候,早就将周围的怪都清空了,不过德拉海姆愣了一下之后,就开始念动咒语。
“.......召唤亡灵!”
刷地一片光芒闪过,方志文的周围竟然刷新了!
第一千三百三十一章争夺古城鏖战未休
ps:感谢‘leonecat’大大的慷慨打赏,谢谢!
德拉海姆的亡灵召唤绝对是作弊,首先这召唤的范围也太大了一些,其次召唤原本应该是召唤骷髅的,这回可好,基本上就是零时刷新,并且数量翻番的状况,深蓝智脑现在看来是丧心病狂了。
不过方志文早有准备,下过无数副本,经历过无数次旅途冒险,甚至自己也作为副本boss出过场,方志文对于副本的路数早就摸的清清楚楚,深蓝能玩出什么花样大致也能推测出来,不管深蓝怎么玩,它不能打破规则,对于智脑来说规则就是安身立命的本钱,一旦规则被打破,世界崩解、智脑混乱,这种结局,显然不是深蓝想要的。
因此,在迷宫里转悠了不知道多久的方志文只要循着迷宫的固有规则去思考延伸就能揣摩到深蓝的想法。
方志文选择的是一个骨头路,身后是一个圆形的死地,这个通向死地的甬道不是直的,而是有一个弧度的弯道,方志文要的就是这个弯道,这个弯道的存在,能让对方的远程部队失去作用。
方志文守在弯道的底部,身后是弧形站位的一百弩手,牧师站在与方志文平行的死角,负责给方志文回血,狭窄的通道最多能容纳三、四名僵尸体形的怪通过,大体型的三头犬则只能进来一只。
这就是传说中的‘卡位’。
手持噬魂铁矛,方志文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近战的速度慢的僵尸基本上连方志文的皮都蹭不到,速度快的幽灵和三头犬,最多也就是蹭一下。最麻烦的吸血鬼则因为体形小,容易被方志文格挡开,基本上运气好才能抓上一爪,不过边上有牧师回血,方志文处于无忧状态。
值得庆幸的是,这里的地形是容不下黑暗骑士和骨龙这种顶级的兵种的,废矿迷宫中最厉害的尸巫也因为弯道的关系发挥不出威力。一旦近身就是个悲剧。
方志文刷怪的速度很快,德拉海姆一共施展了三次召唤,然后终于没法召唤了。但是德拉海姆身边却还有一百名尸巫始终不离左右,不过这也难不倒方志文,方志文自己也是能用弓箭的,而且射程明显的毕尸巫要远。
这下德拉海姆郁闷了。如果死守不出。就只能看着方志文刷刷几箭放倒一个尸巫,如果冲过去,方志文又退回了甬道里,狭窄的甬道无法发挥尸巫的威力,一旦碰到弯道,方志文就会贴身近战,尸巫死得更痛快。
德拉海姆最后被方志文射成了刺猬,死得十分的不甘。方志文也十分的不甘,这么厉害的**oss竟然连个道具都不爆。只是爆出了一把钥匙。
得到了钥匙,方志文迅速杀回通道尽头,打开了石门,沿着安静的通道走了很久,终于找到了出口,这里分明就是城市的中心城堡,而且通道的出口就是城堡主人的卧室。
刑天的这个洞钻的好啊,直接就将方志文送进了城市核心,而且逃生通道这个设定还合情合理,完全符合游戏规则。
剩下的,就得看方志文能不拿下城堡的大厅,并且守住三天了。
城主的寝室在城堡三层,沿着旋转的楼梯向下,需要通过层层亡灵的把手,不过这地形对方志文太有利了,就算方志文一个人也能冲下去,何况还有身后的帮手。
麻烦很快就来了,似乎察觉到了敌人渗透进来,大批的亡灵向着城堡汹涌而来,幸好城堡设计之初就是为了战争而设计的,更何况这里还是领主的寝室,所以除了从楼梯向上进攻,亡灵们也没有别的选择。
战斗似乎无休止的进行,方志文甚至不知道是不是已经刷新了,反正亡灵们似乎永无止尽的冲上来,然后倒在方志文越来越快的铁矛之下,方志文惊讶的看到自己竟然升了一级,这意味着,自己升到八阶了。
噬魂铁矛速度猛地又上了个台阶,铁矛呜呜的呼啸声都消失不见了,黑色的长矛仿佛变成了绵密的细雨丝,发出轻微的嘶嘶声,将面前的亡灵瞬间击碎,那沿着楼梯汹涌而来的亡灵像是被吸进了无底洞一样,猛地加快的涌入的速度。
‘嘶,砰!’
“嘶嘶~哗啦!”
挡了方志文一击的是一个全身着甲的家伙,不过它也仅仅是挡了一击,随后就被刺得千疮百孔,化作飞灰消散无踪。
“死亡骑士?能下马的?”
方志文惊讶的转动着有些僵硬的思维,很快面前出现了越来越多的死亡骑士,然后纷纷的倒在方志文的噬魂矛下,方志文庆幸自己的噬魂矛是不能磨损的,不然武器早就废了,终于,最后一个死亡骑士似乎说了一句什么,也消失在方志文面前,感情,刚才那个是boss,太弱了!
整个楼道忽然安静了,显得十分的诡异,方志文使劲的搓了搓脸,在地上的一堆的战利品中翻翻拣拣,慢慢的将自己麻木的思维恢复正常。
沿着空荡荡的楼梯,方志文下到了一楼,谨慎的观察了一番之后,方志文才沿着通道向大厅走去。
“你就是神的选民?”
一头骨龙站在空旷的大厅里面,透过它闪烁着金属光泽的骨骼缝隙,方志文能看到城堡打开的大门外面,在广场上,站立着茫茫多的骨龙,可惜,这些骨龙进不来,或者说,只能一只一只的进来,城堡大厅里,最多能容纳三四只骨龙,若是战斗的话,一只都显得局促。
“神的选民?呵呵,算是吧,我叫方远,这位领主怎么称呼。”
“骨龙巴扎革,遗失之城的领主,伟大的骨龙帝王!”
“骨龙帝王?率领所有骨龙的王者么?”
“是,龙神在世间的代言人。”
巴扎革侧着脑袋,似乎在打量着手持长矛的方志文:“你很强,是我见过最强的人类,不愧是神的选民,我从来没有想到一个人类,能够击败我的亡灵大军。”
“呵呵,还需要击败你,将这个城市从你的手中夺回来。”
“哈哈.....这个笑话一点都不好笑,你能走到这一步已经足以傲笑世间,但是你的脚步也只能到此为止,伟大的骨龙帝王巴扎革将成为你的终结者!”
“巴扎革,你很有趣,我不知道你的自信来自哪里,不过是你终结我,或者我来终结你,只有试过才知道。”
“好!来战斗吧!”
方志文回身低声吩咐身后的士兵:“都散开到通道里,提防骨龙的喷吐,弓箭射击骨龙的翅膀根,牧师也攻击骨龙的翅膀根。”
方志文说完,弩兵和牧师退回了走廊,并将走廊房间门都打开,准备随时躲进去。
方志文手持长矛,施施然走进了大厅,巴扎革向后退了退,方志文毫不客气的占据了台阶上位置。
“叮,恭喜您占据了遗失之城圣丹利,请守卫三天。”
果然,占据了这个城主位置就是占据城市,方志文咧嘴笑了。
巴扎革怒吼了一声,显然,他发现自己被耍了!
“嗷吼~呼~”
一口翻滚着黑色浓烟的炙热火焰吐息朝着方志文冲了过来,方志文迅速的一个搓步躲了开去,随即大跨步的向着正朝着自己掠空飞来的巴扎革迎了上去,铁矛一晃,带着一缕乌光,直接飞射进巴扎革空空的眼眶,准确的命中了他颅骨中的那一团跳跃的火焰。
“嗷!”
巴扎革痛苦的嚎叫了一声,下意识的扭了下脑袋,似乎想要躲开那已经射入了眼眶的痛苦,等他再扭过头看向方志文的时候,方志文已经不再原处了,那黑色的长矛已经重新回到方志文手里,正向着巴扎革的眼眶再次飞去。
巴扎革见远攻一点便宜都占不到立刻落在地上,前爪抓挠,大嘴撕咬,尾巴横扫,出尽了手段但也耐方志文不何,相反,方志文的长矛倒像是钻头一样,不断的将骨龙巴扎革坚硬的骨头扎的碎屑纷飞,巴扎革一个不小心,那长矛就会掼进他的眼眶里,打得那团灵火噼啪乱跳,痛的巴扎革恨不得满地打滚。
喷吐不行,近战打不着,巴扎革只能用魔法了,不过死亡阴云对方志文的效果很差,纯战士的魔抗高得吓人,牧师寻找机会回个血,方志文就啥事都没有了。
刚才还信心满满的巴扎革终于发现,自己似乎真的拿方志文没有办法,想要群殴但是这里空间有限根本就没法打,想要引诱方志文出去,方志文才不会出去。
巴扎革无法,只好又呼唤了两个手下进来,将大厅给占满,他自己则站在领主座位前,企图夺回城堡的控制权,但是方志文却可以躲在他的脚下攻击他,两个人同时站在主位上,主位的归属并无变化。
巴扎革无奈,干脆让自己的手下连自己一起攻击,炙热的喷吐终于将方志文给逼走了,方志文也火了,立刻将攻击转向了另外两只骨龙,这两只可不是boss只是小兵而已,在方志文急速的攻击下,两下就散架子了。
巴扎革只好再召唤新的帮手进来,不知道过了多久,巴扎革发现自己的手下已经没了,可是距离刷新还有段时间啊!
巴扎革最后还是悲剧了。
但是,副本会刷新的啊!半夜,巴扎革率领大军卷土重来,将方志文又逼回了楼梯上,重新夺回了城堡的控制权。
第一千三百三十二章濮阳争战铁军受挫
袁绍忽然矛头一转将离狐给围上了,这让宋虎峰十分恼火,这是要拣软柿子捏的意思么?难道铁军就比陈留的诸葛瑾要好对付?
宋虎峰亲自率军驻守在离狐,准备于袁绍好好的较量一下,也让袁绍知道自己不是软柿子。
只是宋虎峰前脚到了离狐与潘凤对上阵,后脚张颌的骑兵就绕过离狐猛扑白马,典韦只好赶紧赴援白马,等到典韦赶到白马,袁绍的部队却忽然包围了濮阳,战火四起,宋虎峰忽然发现,自己就是一个四处扑火的救火队员。
宋虎峰很干脆的抛弃了离狐,潘凤随即占据离狐,将百姓迁往定陶,自己又追着宋虎峰的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45.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elapsed_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