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游戏三国之英雄传说-第49部分

,但是,真的让慕容氏像乌桓人那样不顾得失的猛扑上去,慕容涵确实没有这种勇气和牺牲jīng神。
所以,收到了消息之后,慕容涵没有下令进攻,只是下达了备战的命令,然后将这些事情向鲜卑王庭弹汗山汇报,等着名义上鲜卑的大汗和连的指示,于此同时,慕容涵也联系了中部鲜卑的实权人物柯比能、阙居,以及东部鲜卑的素利、步度根和拓拔氏。
老实说,在这个风雪连天的时候,慕容涵也知道,这个季节劳师远征怕是没人会愿意的,但是一旦错过了这个丰宁城最虚弱的时期,到了明年chūn暖花开,丰宁城的城墙恐怕能修到半天高了,到时候,就不是几十万草原健儿能拿的下来的。
更可怕的是,汉人如果发现了冬季鲜卑人的虚弱,会不会跟风而来,到时候处处起火,谁又顾得了谁呢?
想到这里,慕容涵不由得浑身发冷,即使大帐里的牛粪燃烧的正旺,那种由骨子里渗透出来的寒意却没有办法阻止,他不由得想到了柯比能说过的话,现在鲜卑貌似强大,其实是因为汉人没有看上贫瘠的草原,一旦汉人认真的对付胡族,就是胡族的灾难,那个时候,不如依靠汉人,向汉人效忠更好。
不过慕容涵知道,这只是柯比能一厢情愿的想法,汉人真要是看上了草原,效忠是不行的,只能彻底的投降,成为汉人也许才是活下去的唯一办法。
慕容涵无奈的笑了笑,现在不过是打了个响雷,慕容涵却已经想到了暴雪成灾,是不是有些太过于胆怯了,难道自己已经老了,再也没有什么雄心壮志了么?
只是每当他想起汉人修建的那高高的城墙,都有一种深深的无力感,那得用多少的血肉才能攀上去啊!?
该死的丰宁城!该死的乌桓人!更该死的汉人!
“来人,传令明rì升帐议事!”
慕容涵大声的喝道,仿佛在为自己壮胆一样。
第二天,慕容氏的悍将和谋臣都聚集到了慕容涵的汗帐,其实,大家的对于这次升帐的目的都心知肚明,说起来,丰宁城确实是大家的心头刺,但是,谁愿意去拔出这跟刺可就有讲究了。
乌桓人前车之鉴不远,那可是足足二十五万部队,结果短短的三天时间,生生折了七万多人,硬是连城墙都没上去,这种血肉磨盘谁愿意去碰?
所谓的商议,最后就是摆困难讲条件,反正归根到底就是谁都不愿意去,要去就大家一起去,最好是鲜卑人全都去,这可不是哪一个鲜卑部族的事情,而是整个鲜卑的事情,对吧?
慕容涵有时觉得自己的部族太聪明了也不是好事,谁都不傻的话,想要找愣头青去当出头鸟都找不到,叹了口气,慕容涵打断了正在下面慷慨jī昂胡说八道的部属道:“好了,听我的命令,慕容胜,由你领军,各部各出一个万人队,凑足五万骑兵,不要奴兵。”
“爷爷!”
“好了,听我说,这点兵肯定不能攻城,我也没想让你去攻城,你的任务是sāo扰,不能让丰宁城安心的建设,想办法袭扰丰宁城的商道,打击丰宁城的机动部队,没人让你去送死,让你去,是因为你行事稳重、知进退,你可不要让我失望啊!”
“孙儿定不负爷爷信重!”慕容胜有两坨红的黑脸上沮丧一扫而空,代之而起是一脸的兴奋,颇有些顾盼生姿的意思,不过他还是要努力的作出一副稳重样子。
大帐内的慕容氏众人心思不一的看向慕容胜,有妒忌的,也有幸灾乐祸的,慕容涵微微的摇了摇头,浑浊的眼睛暗了暗,人心思变啊!!。
第一百七十八章蹋顿的惘然
【上一章节号错了,但是我不知道该怎么改,就这么错着,抱歉接着继续求票,还有向‘天蝎子’‘冷面妖狐’‘rocky_stone’‘kingsirstar’‘ragnar’等大大投下的宝贵月票表示衷心的感谢,谢谢】
蹋顿看着周围还在冒着烟的营地,到处是尸体和被烧毁的帐幕,一些粗大的木桩子没有彻底熄灭,还在悠悠的冒着袅袅的白烟
蹋顿的心情此刻跟这周围的环境一样,都是一片苍凉,他心里曾经的梦想和目标,也已经被方志文连续的几把大火,给烧得干干净净,比眼前的残破营地烧得加的干净彻底
一阵北风吹过,正好将烟雾送进了蹋顿的口鼻,蹋顿被呛得直咳嗽,也将他自己从沉思中惊醒
“大王,追不追?”
“追?拿什么追,你还跑得动么?立刻收拾营地,看看有没有残存下来的粮草,另外联系一下塔基,问他需要不需要援兵”
“诺”
看着脸黑得像锅底一样的蹋顿,这名部将赶紧下去传达命令了,士兵们虽然连续奔行了大半天,又看到眼前这个凄惨的景象,但是士气还可以,这名将领大概能猜到士兵的想法,因为至少不用呆在看不到边际的林海中了,宁肯面对眼前残酷的现实,人也不愿意面对未知的恐怖
“大王方志文带着残兵向东去了,我看他们多余的马上都驮着粮草”
“他们有多少多余的马?”
“怕是有几千匹”
“该死的汉人他们连这里的死马都给烧了,是想要饿死我们啊”
“大王,我们还有两三天的余粮,不如现在就启程南下,两三天时间足以到达匈奴部族的居所”
“他们那里还有余粮卖给我们么?难道我们用抢的?不怕匈奴人围杀我们么?”
“这......与其活活而死,抢就抢到时候可以伪装成汉军行事”
蹋顿难得的笑了笑:“不错既然你明白,到时候这个事情就由你去cāo办,记住,切不可走漏了消息,不然......”
“属下明白大王我们是否休息一下就出发?”
蹋顿摇了摇头,发现胡子上似乎有什么东西跟着晃悠用手一抹居然是一些冰碴子,看来是着急赶路的时候弄上的,自己现在的样子恐怕是很狼狈的,想到令自己如此狼狈的罪魁祸首,蹋顿心里又是一阵闷痛
“等等,看看能不能搜集一些粮草,再让将士们吃个热乎饭”
.....................................................................
“主公,折罗幸不辱命”
方志文看着折罗身上干干净净的,就是有些地方沾了水迹现在已经结冰了,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折罗喜欢身先士卒的冲阵,这是方志文反复告诫过的,在没有必要的情况下弓骑兵不许去冲阵
虽然每一个将领都有自己的风格,但是必须尊重兵种的特xìng,至于将领的xìng格与兵种特xìng的契合与共鸣也许等将来兵种多了再说
这次丰宁会战出场的重弩龙骑兵虽然只是一个过渡兵种,但是方志文并不准备将来淘汰这种兵种,因为这个兵种基本上是步兵配置一匹马,所以费用要低很多,维持费用只有突骑兵的一半,所以,作为机动防御部队和火力投送部队,这种重弩龙骑兵是有存在的价值的
只不过这种打了就跑的兵种,方志文手下现在没人喜欢带领,只能重培养一个有重弩特长的将领,这点要记住,一会写信告诉雪音和志忠
“很好,这次没受伤,呵呵”
“主公”折罗有些不好意思的咧嘴笑了笑
看着折罗笑起来眼角上皱纹坟起,方志文不由得脱口问道:“折罗你多大了?”
“嗯?什么?哦,属下今年三十岁了”
“该成家了,你原来应该是有家人的对?”
“主公......原来的家人啊,按照草原的规矩,我投降主公之后,家人是要分给别人做奴隶的”折罗的神情有些黯然
“哦,那重成个家,等回去就办,这次shè虎他们应该能弄到了很多美女,到时候一人给你们分几个”
“呵呵,还是等主公成了家再说,哪有下属跑到主公前面的道理”
香香在一边嗤嗤的笑着,方志文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随便你们,不说这个了蹋顿分出多少兵来给你吃?”
“两千,有一名三阶的将领”
“嗯,越来越小气了折罗,有一个重要的任务给你”
“主公但请吩咐”
“你带两千人马立刻南下,将最靠近这里的匈奴部族全部屠灭焚毁,粮草牛羊要抢走另外处理,当然了现场要留下一点乌桓人的东西”
“主公,这是要.....可是我们没有乌桓人的东西啊”
“我这里有,我们不是抢了很多的么”
“怪不得主公要留下那些没用的东西,原来主公早就有了打算了”
方志文得意的笑了笑:“嘿嘿,有备无患嘛,等明天蹋顿发现那些残留的粮食有问题,就得急着南下找粮草了,等他们看到被屠灭的匈奴部族时......嘿嘿,我真想看看他那时的表情啊”
“主公是想让匈奴人来围攻蹋顿么?”
“怎么可能?匈奴人要反应过来需要多少时间,再聚拢部队,蹋顿早跑了,我就是想断绝了蹋顿的粮道,到时候蹋顿只有两条路,一是饿死在雪原上,二是下狠心大举抢劫匈奴人被匈奴人追杀”
“明白了,主公,我们最远走多远?”
“我会随时联系你的,在没有收到的命令之前,你就继续执行这个命令我会跟在蹋顿身后行动”
“蹋顿要是分兵呢?”
“这个时候他还敢分兵?分多少我们就吃掉多少”方志文龇着牙笑道,蹋顿现在已经是掉进陷阱里的猛虎了再厉害也蹦达不出什么花样
............................................................
第二天当蹋顿看到残破的营地里倒了一地的战马和士兵的时候,脸上的表情并非像方志文想像得会是五颜六sè,而是只用一种颜sè,那就是漆黑
蹋顿的皮肤本来就黑,现在就黑了,眼睛里向外冒着一股股的寒气,周围的将士们都噤若寒蝉,这个时候谁也不愿意去找不自在
其实这些人马都没死,不过是泻药而已就是拉的浑身无力罢了,问题是现在这个鬼地方,又冷又饿,病成这个样子,跟死了没什么两样
“损失了多少?”蹋顿的话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他实在想不到,他们从烧成焦炭的火堆下面扒拉出来的粮草里面,居然还是被下了毒药的而且不是立刻见效的剧毒,是缓效的巴豆,方志文的狡猾和无耻,实在是让人发指
“两千多士兵,五千战马”一边的一个将领瑟瑟琐琐的笑声说道,说完了低下头,用眼角看着蹋顿
“验水草有无毒素是你的职责,疏忽职守,该死拉下去斩了,传首全军”
“大王饶命,大王饶命啊.....”
蹋顿不耐的挥了挥手,这位哭喊不止的家伙被拖远了,不一会声音嘎然而知
剩下的将领们都心有戚戚的互相看了看,最后还是一名心腹将领出声道:“大王,此地不宜久留,我们尽快南下”
蹋顿点了点头:“传令,让失去马匹的战士留下来照顾这些伤病,其他人整顿行装,立刻出发南下,等我们取得了粮草再回来接他们”
众将再次互相交换了一下眼神,这些留下来的士兵能等到他们回来么?他们身上的粮食只够吃一天多,南面最近的部族听说都在一天多的路程之外,等他们再回来的时候,恐怕这里只剩下死尸了
众人都默默的一叹,但是这种表情却不能表现在脸上,算下来,蹋顿现在身边能战的士兵只有一万出头,若非蹋顿是六阶的强将,方志文不想造成自己部队的过大损失,否则他敢直接带兵就灭了蹋顿
在失去了战马以及拉肚子拉的站不起来的士兵们哀怨和愤恨的眼神中,乌桓骑兵们低着头满面愧sè的骑着马出了营地,然后加朝南面奔去,与其说他们是想要尽快的找到粮草回来救同伴,还不如说是想尽快地离开这个让他们惭愧yù死的伤心地
看着同伴们最终将自己抛弃在这个上不着天下不着地的地方,所有的乌桓士兵都剥掉甲胄,狠狠的将手里的武器扔掉,一副听天由命的等死状态
不过,没到一个时辰,一队褐sè皮甲的骑兵出现在营门外面,看看人数应该有两千人左右,看他们的装束打扮完全是乌桓骑兵的装扮,但是他们背后的旗帜显示,这是一支汉军的骑兵
虽然汉军骑兵的人数比他们少得多,但是现在这些乌桓士兵没有将领指挥,又因为被主将抛弃,士气已经完全崩溃,所以他们只是一群老百姓而已
汉军骑兵小心的查看了一遍周围的环境,这才率兵进入了营地:“诸位,你们已经被俘了,我们会给你们提供粮食和药品,丢掉武器,带上你们的同伴跟我们走,热乎乎的食物已经准备好了,不想死的赶紧走了”
蹲坐在营地里的乌桓士兵,不对,现在他们已经是乌桓的百姓了,听到这话之后,互相看了看,现在不管相信还是不相信,总好过被冻饿而死,于是一个人站了起来,接着多的人站了起来,他们按照汉军的要求,用树枝绑成担架,抬着病的走不动路的同伴,随着汉军的骑兵向东而去
现在他们还不知道,跟那些抛弃了他们向南而去的同伴相比,他们是多么的幸运(未完待续)
第一百七十九章还能更无耻么
【看完记得投个票啊谢谢】
蹋顿觉得心里的怒火正在不受控制的蔓延,一直能烧到他的头发梢,他的眼睛血红,粗大的鼻孔急的喷着热气,仿佛一头发怒的公牛,手里的金刀微微的颤抖着,握刀的手指因为过于用力的关系,每一个关节都是青白sè的
所有的乌桓将领都躲得远远的,生怕一个不小心就被蹋顿祭了刀,大家都屏住呼吸,尽量的不发出一点声音,以防引起蹋顿的注意
‘当啷’
一个小将的手不知道是因为害怕,还是因为过于紧张,没有能握紧手里的弯刀,摔在被冻硬的血水混合而成的黑冰上,发出一声清脆的响声
蹋顿猛地回头,血红的眼睛瞪着那名小将,那小将吓得浑身筛糠,双眼翻白,呼吸也几乎停顿,憋得脸上发紫,终于在蹋顿的瞪视下崩溃了,‘噗通’一声摔倒在地,身体诡异的颤了颤,居然没有了动静,就这么被活生生的吓死了
众将都眼睁睁的看着,没人出声,这个时候没人敢于惹祸上身,而且被大王吓死这个理由也实在是有些让人不齿,不过多的,则是心有戚戚的感觉
这里是一个匈奴小部族的营地,现在已经被摧毁了,连个木头渣子都没有剩下,不过,在现场还是能找到一些有用的东西,比如刻着乌桓人名字折断的弯刀,这些说明洗劫这个小部族的,正是在漠北大草原上唯一的这一支乌桓人的部队
但是蹋顿敢对着天神发誓,自己真的没有做这个事情,本来他还想冒充汉军来洗劫一下匈奴人的谁知道,被无耻的方志文给抢了先,这个黑锅不偏不斜的准确扣在了乌桓人,扣在了了蹋顿的头上
现在蹋顿是黄泥掉进了裤裆,不是屎也是屎了
要命的是,乌桓人现在已经没有明天的粮食了,看着这一片诡异的黑sè营地残迹,再看向莽莽茫茫的白sè雪原蹋顿张大了嘴,向着yīn沉的天空发出无声的怒吼
无耻太无耻了
该死的方志文该死的汉人
天yù亡我
忽然,像一尊雕像一样的蹋顿动了,手里的弯刀‘呛啷’一声插回了刀鞘之中蹋顿的眼神虽然还是血红的,仍然是择人而噬的冒着凶光,漠南草原上传说‘比能睿智,蹋顿残虐’,看来也不是谣传
“集结部队上马,向北寻找汉军决战他们一定就跟在我们后面该死的汉人,该死的汉人,辱我太甚辱我太甚”
整齐的骑队铺天盖地,每一个骑士的脸上都是一片的肃穆和平静他们知道,最后的时刻就要到来了现在的情况不用任何人来解释了,长了眼睛和脑袋的人都知道,他们这一万多部队,已经是穷途陌路了,唯有以必死的决心,或许能够找到渺茫的一线生机
其他几万战友和族人,或许正在不远的地方等着他们,现在每一个人都知道,回家的路已经断绝,在南方翘首仰望的家人啊或许再也见不到了
其实蹋顿还隐藏了刚刚收到的飞鹰传信,古柳镇大营被破,数十万部民被掳掠,蹋顿已经下令围攻丰宁的部队撤回,但是,也许等他们受到命令的时候,其他的几个聚居营地也已经被攻破了
即使在暴怒中,蹋顿的头脑也是十分的清晰的,现在方志文的整个布局已经完全显现了出来,将自己远远的诱来漠北,用丰宁城吸引乌桓的大军,纠结异人和刘虞、公孙瓒,合力攻破自己的老营,好一个调虎离山,好一个引蛇出洞,好一个釜底抽薪
什么统一乌桓的,什么称霸草原,这些都成了梦幻泡影,现在自己很可能已经是孤家寡人了,就是面前这些英勇坚定的战士,一但知道自己的亲人已经被汉军抓走屠杀,想必也会立刻崩溃
就算是不会崩溃,但是包裹里剩下的最后一点粮食只够今天晚上,明天,所有的人只能饿着肚子去跟汉军拼命,甚至,汉军只需要远远的看着,这些勇敢的乌桓人,在这茫茫的雪原上冻饿而死,这......这是何等的凄凉啊
这就是英雄的末路么?
“乌桓的勇士们大家都已经知道了,我们被那些卑鄙的汉人逼到了绝路,这些卑鄙的汉人冒充我们袭击了匈奴部族,从今天开始,我们在匈奴人的地盘上,再也找不到一颗粮食,迎接我们的不再是温暖的马nǎi酒,而是冰冷的刀箭”
蹋顿跨下的战马不安的踢踏了几步,蹋顿略微紧了紧手里的缰绳,眼睛里神光爆shè,几乎是用吼的
“这些卑鄙的汉人用我们同胞的鲜血,用yīn谋诡计将我们骗到这里,用yīn谋诡计毒杀我们的勇士,用yīn谋诡计挑起我们与匈奴人的仇恨我乌桓的勇士,都是堂堂正正的英雄,却被这些卑鄙的汉人反复的算计,这硬生生强加给我们耻辱,我们该怎么办?告诉我,我的勇士们,我们该怎么办?”
“杀杀杀”
“现在,这些卑鄙的汉人就在我们身后,我的勇士们,谁愿意跟我一起,用这些汉人的血,来洗刷他们强加在你们头上,强加在你们的王、我的头上的耻辱谁愿意?”
“杀杀杀”
汹涌的声浪扩散开来,像是一个无形的波纹,将周围原野上的积雪都吹了起来,氤氲的寒气像是雾气,在雪地上蔓延着,直到一阵北风吹来,细细的雪沫子被席卷起来,高高的扬起,随即消失不见,就像那些乌桓人的勇气一样
.................................................................
“主公,蹋顿部队回转向北,正在朝我们的方向前进,现在距离八十里,我们是否应该退一退”
宇文伯颜将各个斥候汇总过来的消息略微整理了一下,就能准确的发现蹋顿的行踪
“不必了,眼看就天黑了,让斥候严密监视蹋顿的部队,传信给折罗,让他们掉头向北,跟在蹋顿的身后,准备与我们一起南北夹击”
“哥哥,要决战了么?你不是说要将这些乌桓人饿死在雪原上么?”香香眨着大眼睛问道,嘴里呼出的热气隐隐的遮住了她被冻得通红的脸蛋,看上去有些朦胧的感觉
“呵呵,该死的是那些头领,既然蹋顿想要体面的一战,我给他,只要他败了,那些乌桓兵就是我们的了,属于我们的士兵都是好士兵,呵呵”
方志文笑嘻嘻的答道,现在的蹋顿已经是没了牙的老虎,明天?明天会有公平的一战么?如果一方吃饱喝足jīng神十足,另一方饿着肚子又冷又饿也算是公平的话,那么方志文确实给了蹋顿一个公平的机会
对于这一点,蹋顿应该要感谢方志文,当时他带着五万jīng锐狂追方志文的时候,有没有想到过公平,现在方志文看在他能够提起勇气返身一战的面子上,看在他也曾是名扬大草原的一方枭雄的面子上,给他一个战死的荣光,他还有什么不满的呢?
“哥哥,要不要让北边的那些降兵过来助战?”
“不用了,他们降,本来忠诚度就不是很高,你让他们转头就对付旧主,那也太难为人了”
“嘻嘻,这不是考验他们呢么”
“不用考验,等蹋顿死了,蹋顿的部族也被我们吞并瓜分干净了,这些人还有别的选择么?他们只能成为我们密云一系的坚定支持者”
“我懂了,哥哥,这些jīng锐部队将来还能为我们征战呢”
“呵呵,就算退役成民也是好的,我们最缺的其实是人口啊”
“人口啊?”香香咬着手指头又不知道动着什么主意,帮助哥哥解决难题,是香香最大的爱好和期待
方志文笑了笑,心里暖暖的,回头对宇文伯颜道:“传令就地扎营,派个斥候去送一封箭书给蹋顿,约他明rì辰时中在前面四十里的雪原上决战”
宇文伯颜虽然没有完全明白主公的打算,但是从以往的经验看,主公的智慧显然比大家都高明,所以,宇文伯颜不再追问了,直接去传达命令
实际上,刚才已经接到了南边的最消息,李shè虎大破乌桓人的古柳镇营地,瓜分了过三十万的乌桓部民,而李shè虎的下一步就是赶在乌桓大军回援之前,尽量攻破其他几个乌桓人的越冬营地,彻底打断乌桓人的脊梁骨,消除乌桓人的战争潜力
在这样的情况下,主公选择了与弹尽粮绝的蹋顿部队进行面对面的决战,似乎有些多次一举的感觉,其实只要稍微等一下,乌桓人的部队必将不战而溃,既然如此,又何必费力气去战斗呢?
事实上,宇文伯颜忽略了一个问题,那就是溃散的乌桓骑兵,哪有投降的乌桓骑兵好呢?方志文的打算不是要决战,而是要吞掉这些乌桓骑兵,现在宇文伯颜等将领还在考虑剩下的仗该怎么打,而方志文已经在考虑战后的事情
实际上林老当时说得很对,打下整个大草原或许并不难,但是要在草原上站稳脚就没那么容易,还有接踵而来与其他势力抢地盘而起的内讧,玩家之间因为分赃不匀也不会安稳,所以越是逼近了战争的结尾,事情就变得越复杂,方志文也就越发的小心,现在每一点的实力都是很重要的,浪费最可耻啊(未完待续)
第一百八十章光荣的结束
【今rì的完了,记得投票哦】
清晨,方志文骑着雪夜缓缓的踏上一处小山丘,辽阔的望不到边际的雪原铺陈在眼前,初生的阳光下,雪原反shè出强烈的光线,好在这里是游戏,不会产生雪盲症状,不然冬季在雪原上作战绝对是不可能的,那个时候可没有墨镜这种东西
方志文的目光转向了南方,那里,在地平线的后面,蹋顿也许正在整装出发,准备完成他这短暂的一生中最后的一次出场,以一个草原英雄的形象,完成他的谢幕之战
而作为一个从民兵开始,一步步的走到今天的方志文来说,亲手埋葬掉一个草原枭雄,历史上的北地霸主,这种感觉很不错,不过,这仅仅是一个开始,是方志文登上游戏历史大舞台的开幕之战
英雄只有踩着另外一个英雄的尸体,才能站得高
蹋顿清晨起来,将昨天留下的最后一点食物吃了,又挖开雪地收集了一些干草,混合着剩下的一点豆子,一起给自己的战马吃了然后向着初升的太阳,蹋顿头一次这么虔诚的祈祷,不知道他在向天神祈求什么,乌桓的将士们默默无语的一起单膝跪下,向着东方的神光,倾诉着他们最后的祈求
今天蹋顿觉得自己的心情非常平静,平静的几乎没有任何波澜,过往的成败得失,他昨晚已经想明白了,将来的生死荣辱他已经不再想了他现在只有一个愿望,痛痛快快的去战一场,不管生死如何,他与方志文之间已经再也没有用语言交流的必要,他只想用手里的刀弓去告诉方志文,自己的骄傲和坚持,自己的梦想和决绝
实际上,蹋顿与方志文的理想是一样的,都是统一大草原,只不过,统一的对象和方式不同最终,先进的取代落后的,不管是思想还是社会制度,这都是无法改变的规则
所以今天的决战是两个有理想的人之间的对决,他们之间的战斗,实际上是理想与理想之间的决胜,是一个理想取代另一个理想的决斗,这里面越了道义越了荣辱,是民族和民族之间的对话,是思想与思想的对话
两军对圆,隔着一千多步的距离双方都知道对方的jīng锐程度,也知道对方对弓骑的擅长程度所以预留了多的加和回旋的空间
直到真正的看到汉军的时候,蹋顿才略微平复了一点心里的不平衡如此的jīng锐怪不得乌桓勇士会折腰了,而且看到方志文大旗后面,正正七个千人分队的时候,蹋顿才证实了自己的想法,这里的的确确是个预设的陷阱
两人不约而同的催马上前,隔着大概三百步的样子,两人同时勒住了战马,蹋顿坐下的踏雪有些不安,身体似乎有些不愿意向前,蹋顿有些惊奇的看向方志文坐下的那匹黑头白马,以蹋顿的见识,立刻发现这是一匹盗骊,怪不得自己一直追不上方志文,原来他手里居然有这个大杀器
蹋顿仔细的看着正缓缓的解下面巾的方志文,脸庞方正,肤sè略黑,剑眉朗目,嘴唇上留着淡淡的八字胡,下巴上还有一撮短短的胡须,看上去不是特别的出众,甚至没有什么杀气,嘴角还带着淡淡的笑意,整个一个儒将的架势
再看他的打扮,黑sè的甲胄,白sè的披风,衣甲干干净净明可照人,坐下的名马鬃毛也梳理得整整齐齐,一点也不像是来打仗的,倒像是会客的盛装仪仗
蹋顿当然不知道方志文的这身打扮,可是香香小美女费了一早上的功夫给打扮的,连雪夜的鬃毛都是她一根根的梳理整齐的,要是让她知道蹋顿在腹诽这点,这丫头肯定后悔自己刚才还在夸赞蹋顿有枭雄之姿
蹋顿身量魁梧,头上带着一个紫金盔,肤sè黝黑,大眼塌鼻,典型的草原蛮族形象,在加上有些卷曲的络腮胡子,是显得粗豪雄壮,只是现在形象有些狼狈,而且面带菜sè,眼睛也通红通红的,显然是没休息好
看着蹋顿的这幅形象,方志文略微点了点头,算是跟心里的猜测基本吻合,至于其他的话,他觉得没什么需要跟蹋顿说的,过了今天,蹋顿就是草原上的历史,一个失败者的传说,跟一个快死的人,方志文确实没有什么劲头说话
至于蹋顿,他也没有什么想要跟方志文说的,他只想用手里的弯刀跟方志文的脖子说话,其他的话,他一点兴趣都没有
“喝”
“驾”
梁然几乎同时出声,跨下的战马猛地向前一蹿,两人都是向右前方奔跑,同样是弓骑将领,怎么会一上来就冲锋呢?两人都是从侧面向前,慢慢的与对方拉近距离,两人的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的决战,是以弓箭对shè拉开战幕的
第一箭,两人不约而同的用了自己度最快的技能,方志文是浮空箭,而蹋顿是shè月第一式,由于距离比较远,虽然是度取胜的箭技,但是还是有足够的时间给对方反应,蹋顿挥弓轻轻的一拨,将无声无息的仿佛从虚空中出现的黑sè箭矢挡了开去,而方志文坐下的雪夜轻轻一个小跳,都不用方志文出手,就将原本奔着方志文而来的银sè箭芒,轻松的给丢到了身后
第一轮双方都劳而无功,战马在加,两人的距离也在拉近,第二箭,双方的距离已经不到两百步了
‘穿云箭’
‘shè月第二式’
同样的银sè光芒,似乎双方的箭矢都带着略微的弧线,其实这是由于各自在高运动造成的错觉,两道银sè的箭芒都是预算了提前量直奔对方的胸口的
‘噹’地一声脆响,蹋顿上身微微的一晃,穿云箭巨大的穿透力直接传递到了蹋顿手里的大弓上,即使蹋顿的武力值达到了86,比方志文整整高出五个点,但是,仍然被这股力量震动了身体
而方志文这边呢,雪夜发出一声仿佛嘲笑的低声嘶鸣,忽然一顿,仿佛猛地停了下来一样,银sè的箭芒带着系列空气的尖啸声从方志文几尺开外飞了过去,雪夜得意的扬了扬头,蔑视的眼神看了蹋顿一眼,仿佛在告诉蹋顿,不用自己背上的主人动手,自己就能对付他
双方都暂时没有继续拉近距离的意思,而是保持着一百六十到一百八十步的距离,战马全奔跑,互相用快箭招呼,这完全不像是在决斗,到像是在表演
远远的围观的是两边的两万将士,虽然战斗很jīng彩,但大家都有些提心吊胆,屏着呼吸紧张得身体都有些发抖,生怕一个不小心自己的主公大王出了意外,那就麻烦了
方志文再次shè出一只穿云箭,同时略略侧身让开了一支回shè过来的羽箭,抽空看了看雪夜的耐力值,轻轻在马腹的左侧一磕,雪夜忽然再次加,猛地拉近了两人之间的距离,蹋顿见状,毫不犹豫的催促跨下的战马
说了半天其实在现场不过是过了十几息的时间而已,拉近距离代表着双方的反应时间缩短,代表着危险加大,也代表着决斗进入了白热化,代表着一个疏忽,随时都可能殒命
决斗中的两人都不约而同的换了技能,方志文的黑sè长弓,黑sè的羽箭,忽然像是被点燃了一样,燃起了红sè的火焰,黑sè羽箭化作红sè的火矢,只一闪,就在众人的眼中消失了,其实这是由于视觉跟不上的原因,由于箭矢的急特xìng,当大家的眼球再次追上箭矢的时候,这个红sè的电光,已经到了蹋顿的身前
蹋顿此时也已经完成了攻击,那近乎透明一样的箭矢也出现在方志文的眼前,方志文没有用落雁弓去抵挡,因为这个技能没有见过,很难说会不会有什么爆炸的能力,而是双腿一磕雪夜的腹部,雪夜猛地向前一蹿,施展出了疾的技能,同时仰头一声嘶鸣
‘唏律律’
蹋顿坐下的踏雪忽然蹄下一软,战马在高奔行之中失蹄,那可是非常危险的事情,蹋顿本来试图翻身到马的另一侧避开方志文的攻击,因为他也跟方志文想得一样,自己的那支透明的羽箭碰之即炸,难保方志文没有同样等级的技能,所以他也不敢轻易的去触碰方志文shè来的红sè羽箭
但是此刻他坐下的踏雪忽然失足,他的身体偏移就使踏雪完全失去了重心,轰然摔倒在地,蹋顿的行动极为敏捷,已经挥刀将脚上的软镫砍断,随后借力滚动,拉开了一点距离,躲开了踏雪的冲撞
踏雪在地上滚动,方志文的红sè羽箭猛地下沉,shè入了离开蹋顿不远的冰雪冻土中,然后轰然炸开,漫天的碎雪冰渣,还有黑sè的泥土草叶被轰上了半天,蹋顿的耳朵嗡嗡直响,他用眼角看了踏雪一眼,看到踏雪挣扎不起,显然是暂时没法奔跑了,正想取出另外一匹备用的战马
嗡嗡作响的耳边却传来的一阵隐约的马蹄声,还有地面上越来越强的震动,都告诉蹋顿,有战马正在向自己急靠近,蹋顿猛地转身,横刀聆听,透过弥漫的雪雾,蹋顿仿佛看到一个白影正在不断的放大,似乎就要到了眼前,眼角中似乎还看到了一抹幽蓝的闪光
是方志文他正在冲锋(未完待续)
第一百八十一章死战
【感谢‘QSJ传奇’‘鱼尾狮’‘漂泊布衣’‘海平面’‘飞仙’大大投出宝贵的月票呼吁多的月票,嘿嘿以及推荐票,嘿嘿....】
公平的决战到了这个时候,双方的将领都知道,蹋顿危险了,一个站在地上,另一个骑着一匹名马,由远程对shè变成了近战,战马的冲击力加上近战技能,绝对不是只能站在地上,局面非常被动的蹋顿所能够抵挡的,如果这个时候换张飞或者典韦之类的步战豪将,或许能不落下风,但是仅仅比方志文高出一个阶位的蹋顿,很难在这种情况下全身而退了
但是即便乌桓将领有心帮忙,这么远的距离,弓箭都够不着,怎么帮忙啊
其实这个貌似公平的战斗一开始就是不公平的,方志文的战马占了优势,而蹋顿的战马不但本身比较差,重要是没有吃饱,在高强度的战斗中,没有吃饱耐力不足的战马状态会下降得飞快,所以方志文在缠斗了一会之后,计算了对方战马的耐力情况,才发动了这次攻势
故意shè低的箭矢,雪夜发出的威压技能,失蹄的踏雪,这些都在方志文的计算之中,当然了,如果踏雪这次没有失蹄,那也没关系,方志文会重拉开距离,反正踏雪是追不上雪夜的,然后找个机会再来一次同样的攻势,蹋顿总有中招的一次
说了半天,实际上就是一眨眼的功夫,蹋顿已经来不及思考其中的得失了,手里的金刀一扬一斩,一招横断斩挥击而出,金sè的光弧如同一轮明亮的金sè月光,猛地在白sè的雪雾中绽放开来这是一招范围攻击,有些类似夜战八方,不过防御的方位是面前的一百八十度,由于是短刀施展的技能,所以攻击的范围不到五尺而方志文的长矛则长达一丈六
‘横移’
‘刺击’
方志文在冲锋的时候刻意的选择了右侧路线,这个路线显然是不利于右手武器的方志文的如果蹋顿能够静下心来或许能发现这个奇怪的地方,而预先有所准备,但是蹋顿却没有发现这点,他的范围攻击在步战时确实是有效的防御招式,但是对于长兵器,这招几乎是没有任何意义的
雪夜的横移技能也让蹋顿的主动防御完全放空了,虽然只有几尺的距离,但是这已经相当足够了,要命的是方志文长矛从原来的左侧,诡异的出现在了蹋顿的右侧,幽蓝的矛尖挟着毁天灭地般的力量和杀气,充斥了蹋顿的整个视野
连续的两个错失让蹋顿踏上了绝路,最后关头措手不及的蹋顿用尽最后的力气,收刀上翻,企图将那恐怖的幽蓝长矛格挡出去蹋顿没有想着去躲,因为近身技能多是有锁定的,躲避等于是找死所以他只能拼命的格挡,但是那力量,是的,力量方志文刺击技能的力量,加上雪夜高奔驰带来的力量,根本就不是蹋顿这个武力值刚刚到六阶的武将所能抵挡的
‘噹’
‘呲喇’
‘噗哧’
黑sè的长矛与金sè的长刀剧烈的摩擦,火星飞溅,耀亮了蹋顿的眼眸,透过四溅的火花,蹋顿看到了方志文平静的面容,还有那冰冷的,仿佛看着死人一样的眼神,然后整个视野忽然升高了,蹋顿赫然发现,在乌桓骑兵部队的后面,远远的出现了一支打着鬼脸旗帜的黑sè骑兵
不好被南北夹击了方志文还有伏兵
蹋顿想要高声呼叫,想要通知自己的属下和战士,可惜,他却发不出任何声音,然后他的视线定格在蓝天白云上,天神啊你最后让我看到这无垠的天空,是想告诉我什么嘛?
雪夜继续奔出十几丈,人立而起,一声响彻天地的长嘶,方志文高高的举起手里的长矛,斜斜的指向天空,仿佛要将长空刺破
‘唏律律’
“蹋顿已亡投降免死”
方志文大声的呼喝道,在莽莽的雪原上,声如雷霆
“蹋顿已亡投降免死”
“蹋顿已亡投降免死”
黑sè的汉军骑兵一边缓缓的驱马向前,一边反复的呼喝着同样的话语,语调高亢,直上云天
忽然,隆隆的蹄声从乌桓骑兵背后传来,一面黑黄相间的鬼脸旗帜,正在风中猎猎飞舞
“是汉军”
“我们被包围了”
方志文再次高高的举起手里的长矛,身后的汉军整齐的闭上了嘴巴
“蹋顿已死,丰宁城下乌桓人战死八万,古柳镇营地被我袭破,濠山与热河营地今晚也将被攻破,诸位战争已经结束了,投降”
方志文的声音平淡,但是却清晰的传到了战场上每一个乌桓人耳朵里,事实上,乌桓人的高级将领已经知道了这些事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45.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elapsed_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