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游戏三国之英雄传说-第7部分

,方志文眼神里燃烧着熊熊的火焰,这片无边的草场,不久之后,将会成为他的猎场。
“走,回去,立竿子去!”说完,方志文拨转马头,带领着部下呼啸而去。
这里没有名字,这个山谷是个典型的葫芦谷,山谷尽头有山泉,这里有个数千人的马贼山寨,因为谷口狭窄易守难攻,方志文没有强攻,而且在侦查了周围之后发现,这个山谷里居然还有非战斗人员,于是方志文暂时放下了这个地方,先将山区里其他的地方扫清。
现在走通了整条山路之后,方志文回过头来,准备将这个山寨一口吃下,将这里作为自己的大本营,那山谷如果完全开发出来,应该能养下几万军民,足够方志文短期发展所需了。
那山寨虽然易守难攻,谷口的地势狭窄,根本没办法展开部队,但是面对方志文可就没有用了,方志文带着自己的三名属将,站在对方弓箭手射程之外,用强弓将寨墙上的贼兵一一点名,跟射击固定靶一样轻松,守寨门的武将显然是个笨蛋,只会一个个的将部下送上寨墙送死,直到连他自己也送死了之后,方志文带着人大大方方的将寨门打开,占据了谷口。
现在要反过来了,山谷里的盗贼们见自己的唯一的出口被堵住了,终于爆发了,在大寨主的率领下,差不多两千盗贼浩浩荡荡的冲了过来,但是同样的,它们也一样摆不开阵势,只能一小队一小队的往上冲,在方志文极其部下的密集箭雨之下,绝对是添油送死的行为。
见这么送死也不是办法,大寨主集结了自己的亲卫部队,还有所有的武将,准备用精锐倾力进攻一次,如果这样还不行的话,那就没办法了。
虽然大寨主也是入了二阶的武将,但是技能和实力还是太菜,在方志文的超远程射击之下,腿上受了伤之后,就成了靶子,首领死了之后,盗贼们继续狂攻,绝对不会投降,方志文屠杀的没了兴趣,索性坐在后面研究技能去了,射击比赛进行了足足两个小时,战争才落下了帷幕。
方志文一边指示李元志带人进山谷搜杀所有敌对人员,一边开始打扫战场,运气还不错,居然又收获了一本基础内功,这样一来,自己的三个属将就都学会了内功了,虽然到现在为止,方志文也不知道内功到底有什么用,只是偶尔发现,内功配合刀枪的话,似乎能加大速度和攻击力度。
不过这东西既然设定了,以后肯定是有用,能练就练,能早练就早练,反正不会吃亏。
将慕容方留在寨门进行防守,方志文则进入了山寨,当他到了聚义厅的时候,李元志已经将山寨里所有的人员都赶到了聚义厅前面的广场上,方志文一眼看去,林林总总的差不多三四百人,男男女女都有,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主公,这些人有的是盗贼首领的家眷,有的是工匠和农夫,哦,还有两个医者,其他的据说是给盗贼们做饭打杂,还有就是女人,那个就是用来……用来……”
“哦,知道了,带个女人上来看看!”
方志文已经很久没有碰女人了,久得自己都有些忘记了,现在听说居然有女人能实现那种能力,不由得有些兴奋起来,下面也有些变形了。
智脑当然不会太过恶趣味,但是看到面前几个长相差不多的女人,方志文还是一阵腹诽,这些女人穿着并不一样,有些看起来高贵一些,有的则是普通的麻布,有两个还带着发饰。方志文走近仔细看了看,实际上长相是有差异的,不过还是很马虎,倒也不难看,平心而论,算得上是秀气的。
不过看她们那木然的神色,方志文心里的火就无声无息的泯灭了,伸手在那个穿着最好的女人高耸的胸脯上捏了捏,手感还不错,不过那女人公式性质的‘嗯啊’声实在太反胃了,方志文挥了挥手。
“你们喜欢自己拿去用,还有,让他们散了该做什么做什么去,我先去聚义厅看看。”
“诺,主公!”李元志大声的答应道,看上去这小伙很兴奋啊!智脑还真是够恶趣味的。
方志文走进聚义厅,智脑的提示立刻就到了:
‘您已经攻陷该山寨,请选择处理方式,占领、掠夺、摧毁?’
“占领!”
“恭喜,您成功的攻占了大型山寨一处,奖励名声+10,现在名声为背主之徒。”
方志文拉出自己的属性一看,果然名字前面的野怪变成了马贼,马贼还能加名声?真是可笑,不过这不重要,重要的是自己现在有根据地了。
看看山寨的属性:
山寨(未命名)大型
聚义厅:等级3
人口:673/5000
寨墙:木栅
仓库:等级3
铁匠铺:等级3
裁缝铺:等级2
药店:等级2
木匠铺:等级3
伐木场:2个
农田:10块
民居:若干
铁矿:1座
妓寨:等级1
我靠,还真有这个东西,方志文再次鄙视智脑,不过当初在古柳镇的时候,确实是有青楼来着,想不到山寨里面也有这个。
附属建筑:要塞1
再看资源:
木材:2376
生铁:5788
粮食:9900
银两:2342(折算)
方镇远看了半天,忽然发现怎么没有兵营?这些盗贼是从哪里来的?难道是按照数量固定刷新的?不过没有就没有吧,反正自己也不是依靠兵营出兵的,而且自己带兵的数量似乎不是按照大寨主的规则,而是按照武将的规则,有没有兵营都罢了,再说了盗贼不能骑马战斗,属性又差,即使有这样的兵营,方志文也不愿意招募这些废物兵种。
招呼李射虎进来,让他去将士兵马背上的东西扔仓库里面去,自己的也要扔进去,结果立刻让仓库里的资源翻了几个跟头。
方志文好奇的点了一下聚义厅升级,谁知道因为人口数不足,还有主要建筑等级未满而无法升级,想要升级裁缝铺和药店,显示裁缝和医者等级不足或数量不足,升级妓寨,也是工作人员数量不足而无法升级。
方志文从自己的辅助终端里找到关于内政的内容,仔细一看,村落与山寨的内容都差不多,看来可以通用啊,只不过这个人口是怎么增加的呢?
村落是靠招募流民的流民义宅,那么山寨呢,虽然山寨也有民居,但是却没有什么招徕人口的设施,看来只好出去抢人了。
再看看人事任命,可以任命三个副寨主,方志文试着将慕容方任命为副寨主,结果,慕容方的身份就变成了二寨主,再看自己的属将栏,慕容方的名字变成了灰色,下面却多出了一个属将的位置,原来是这么回事啊!
方志文立刻将自己的三个属将都任命成寨主,然后走出聚义厅,见李元志和李射虎都站在门口,并没有去妓寨享受,不免满意的点了点头。
“集合士兵,我们去打猎。”
“诺!”
三天后,方志文带着李元志、李射虎和新进的武将段志刚离开被命名为密云山寨的大寨,出发去草原上抢人,慕容方和新进的武将严敏之留守,之所以留下慕容方一方面固然是他稳重,另一方面,其实他的智慧最高,顺便,方志文也让他在山寨的贼众中找一找,有没有比较特别的存在。
而李志文特意留下了一个属将的位置,就是向找一个会内政的人,帮忙管理山寨,自己是不会安下心来管理山寨的,但是现在山寨是自己安身立命的本钱,必须要管理好才行。
【流寇没前途,还是山贼有奔头,以往胡人强掳汉人,现在反过来也不错啊!另外,感谢‘王者VS智者’、‘一然问道’和‘fabgya’大大慷慨的打赏,我喜欢用行动说话的人,嘿嘿】
第二十四章抢到宝了
蓝蓝的天上白云飘,白云下面马儿跑。
广阔的草原望不到边际,方志文又没有小地图这种逆天的东西,所以不敢离开山区太远,不过还好,乌桓和鲜卑人现在极为猖狂,居然放牧已经放到了长城脚下,方志文没走多远,就发现了一个乌桓人的小部落。
李元志独自前去侦查了一番,这是一个两千人左右的部落,根据草原上的规则,部落里面的士兵占部落人口的30%,所以这个部落大概有600左右的兵力,方志文这边三百不到,不过应该能轻松拿下,这种小部落里面,不会有二阶以上武将的。
方志文让李元志等三人各堵一面,而自己负责主攻,当然了,方志文没有进行强攻,而是将追击出来的四百多乌桓骑兵放风筝放死,然后再杀个回马枪,直接冲进了部落,部落里面这回立刻鸡飞狗跳,不对,部落里没有鸡这种家禽。
而李元志等人则负责堵截和击杀零散逃出的骑兵,不到两个小时,战斗就结束了,剩下有差不多一千左右的妇孺孩童还有奴隶,草原上的人自然都会骑马,方志文摧毁了这部落之后,裹挟着这些妇孺奴隶,载满了战利品,赶着一大群牛羊马匹,往回走去,李元志则在后面迟滞了半天时间,阻挡可能的追兵,以及等待系统零时过后消除痕迹。
第一次作战就大获成功,方志文心情自然很好,心情好自然干劲就足,于是精力过剩的方志文就在自己的战利品中一个个的研究,看看有没有AI超众的存在,当然,顺便看看他们的身份也是不错的,如果能找到些工匠和医者,不是也能早点升级建筑么,至于那些士兵和武将的家眷,什么特长也没有的话,那就只好去妓寨充实工作人员了。
马贼是什么人?马贼那是杀人不眨眼,饮血食肉不吐骨的恶魔,方志文是什么人?他是马贼的大首领,也就是恶魔的大头头,你说可怕不?
所以,按照智脑的规则,那些被抓获的战利品,必须老实的回答大恶魔的询问,也就是方志文一开口问,智脑就会将这人的属性展现给方志文看,这倒是满方便的。
“你是什么人?”
“小人是渔阳郡的汉人,前年被掳掠到草原成了奴隶。”
方志文拉开属性一看,果然,这人特长的种地和放牧。
“你是什么人?”
“民妇是祖居云中的汉人,去年被鲜卑人抓了去,呜呜…”
特长,裁缝,不错。
“你是什么人?”
“奴是乌桓人,是大人您的奴仆。”
哦,这个是乌桓人,特长放牧。
“你是什么人?”
“……”
一千多人啊,即使方志文这身体不会累,精神上也吃不消啊!不过反正闲着也是闲着,遭遇野怪的战斗自有人负责,方志文是非常有耐心的人,要不然他也不会那么拼命的练武了。
“你是什么人?”
“在……小人是渔阳郡的汉人,今年被掳掠到草原上的,小人还有家人在渔阳郡。”
方志文眼神一闪,却看见那年轻男子的眼神虽然呆板,但是刚才那一下子却有些不同,而且他这个回答是什么意思,还有家人?想让自己放他走么?这家伙不简单。
方志文拉开他的属性面板,咦!晕死了,怎么只有一个名字和籍贯,其他的什么都没有,这货在说谎!还好方志文不是真正的NPC,否则真的要给他蒙混过关了,不过不要紧,这个名字就已经能说明一切了。
“田畴!12岁,呵呵….哈哈…”
这是货真价实的名将啊!!三国时期刘虞从属,官至议郎,你说这算不算名将?记得在以往的三国游戏中,这位是三流上,也可能是四阶的内政人才,宝贝啊!
想不到他居然会被抓去做过奴隶!真是秘闻啊!这个智脑真能搞,因为在演义中他幼年时没有履历么?就弄出这么一出啊!
方志文骑在马上,一边笑一边看着身边马上的少年,看得他终于无法再掩饰,眼神里不由得冒出一丝懊恼和愤怒。
“你知道么,你现在是奴隶,奴隶!而不久之后,你的身份又回变成贼众!这些个身份你想轻易的抹消?能么?”
“大王!在下……”
“别叫我大王,叫主公!”
“……”
“你没得选择,绝对没得选择,跟着我干吧,你绝对不会后悔的。”
田畴低着头犹豫着,方志文也不着急,只是慢悠悠的跟在田畴身侧,反正这个田畴已经书自己鱼缸里的鱼了,绝对没跑。
感觉似乎周围忽然安静了下来,只听到各种各样的蹄子声,踢踢踏踏的充满着别样的情趣,一股淡淡忧愁涌上心头,是什么呢?是思念么?
“主公。”
‘叮,恭喜您,历史名将田畴认您为主,您的名声+50,现在您的名声是恶人。’
“哈哈,好啊!好啊!终于有一个能主持内政的下属了,哈哈!”
方志文好不掩藏自己的情绪和想法,倒是让田畴有些意外,虽然他知道这个大寨主似乎智力很高,但是心里到底还是不大看得上他的,一个马贼头子,能聪明到哪里去呢?但是仔细想想,这个马贼头子似乎真的不简单呢!
方志文得意的拉开田畴的属性菜单
历史名将田畴(子泰)(骑将)
主公方志文
31级马贼
统帅:56
武力:50
智力:62
政治:70
魅力:64
忠诚:50
特长:后勤(0级,行军速度提升1%)
武将技:锥形阵(0级,攻防加成2%速度加成5%)合击(0级,每个士兵提供1攻击追加。)
落石(0级,守城提高攻击50%,持续时间1。),陷阱(0级,布置50x20陷阱1,杀伤为部队杀伤50%,混乱30秒。),侦查(0级,一定几率获得对方部队的详细情况)
个人属性:
力量:40
精神:49
敏捷:30
体质:200
内力:10/10
战技:突刺(0级,攻击追加60%,速度追加50%)
特性:坚毅(0级,提高4%防御),亲和(0级,民心提升加快1%)
内功:练气术(一层)
第二属性面板:
攻击:80
防御:89
速度:33
体力:20000
方志文满意的叹了口气,才十二岁已经是三阶了,应该还有上升空间,记得应该是他应该是三阶或四阶内政将领,如果再找些好技能书给他,多给他煅炼的机会,这个名将也许会比历史上更加出彩,只不过才50的忠诚有点问题啊,算了,反正不给他单独行动的机会,他就跑不掉的。
“来,既然叫我主公,现在给个任务给你,现在先帮我询问这些俘虏,看看有没有什么能人,是工匠的话也记录下来,回到寨子里让他们去相应的铺子。”
“诺!”
“哦,对了,我先给你套装备,不是很好,先凑活着吧,等有了好的再换,你的士兵一会我亲自去给你招!”
“主公,此话何解?”
“哦,我有招降技能,你喜欢带枪骑兵是不是?似乎只有马贼里面有啊,但是马贼的实力还是不如鲜卑骑兵。”
“不必,主公,属下带鲜卑骑兵即可,弯刀一样能用出武将技。”
“哦,那就好,你先帮我来询问这些俘虏,我去换李射虎回来。”
“诺!”
方志文哈哈畅快的笑着,带着自己的骑兵轰隆隆的向队伍前面跑去,不一会李射虎就换了回来维持队伍的秩序。
“子泰,歇会吧,来,水。”李射虎将手里的水囊扔了过去,田畴伸手接过。
“李大哥…”
“可别,你叫我景林吧,你可是三阶将领啊。”
“景林兄,你们跟着主公多久了?”
“呵呵,主公刚才说,你肯定会向我打听关于他的事情,果然猜中了。”
“呵呵,主公英明,那主公怎么说的?”
“主公说,照直说就是了,自己人没什么好隐瞒的。”
“说得好!”
“我原本是鲜卑骑兵,后来降了主公,就一直跟着主公一路从渔阳郡古柳镇附近向北而来……”
“原来如此,异人无义原本我还以为是以讹传讹,现在看来异人确实不可靠。”
“可不是么,要是让我再遇到古柳镇的那些异人,见一个杀一个。”
“那主公为何不投向公孙大人呢?不是也是个出路么?”
“嗨!主公当时可是背着一个背主之徒的名声,怎么能投向公孙大人,现在又顶着马贼的名声,连郡县城池都进不去,不过我观主公似是早有定见,到时候自见分晓,跟着主公就好了。”
“哦?……”
………………………………….
自从第一次抢劫就抢到了宝,方志文对抢劫的热情就空前的高涨,趁着冬季部落休牧,人员相对的集中和稳定,方志文带着一众手下频繁出动,连田畴也隔三差五的跟着出来打劫,毕竟以田畴的内政才干,一个小小的山寨确实不用花费多少心思。
加上方志文也有心要煅炼田畴,自然给他机会让他更多的参与到伟大的打劫事业中来,但是接着几次打劫都没能抓到什么像样的人才,只是增加的贼众的数量而已,差不多已经到了3级山寨的上限了。
让方志文奇怪的是,自己频繁的在乌桓的地界行动,乌桓人似乎视而不见,竟然不加理会,直到有一次抓住了一个部落的头人,这才知道,原来乌延被公孙瓒和玩家们打得无还手之力,只好请丘力居、难楼和苏延仆出头帮忙,现在在右北平打得正热闹,这边留守的部队不多,自然不敢大举出动,但是确实已经有几个千人队在附近活动,准备找到来趁火打劫的家伙。
正好经过这次打劫,山寨的人口也到了上限,日子也到年底,眼看着大雪已经阻住了山道,骑兵在山区的行动已经很困难了,方志文决定开始猫冬了。
【郑重的感谢‘煎果饼’和‘arttp’大大的慷慨打赏,果然很有动力,呵呵!另外各位有空去踩踩我的另外一本作品:,帮忙增加一下人气也好,谢谢了!】
第二十五章求官
方志文已经不记得有多久没有像现在这么安闲的坐着了,冬天的夜特别黑,即使在山寨里四处燃着火把,还是黑得渗人。
方志文将属将们都打发出去了,估计此刻正在妓寨里努力吧,与方志文隔着炭火对坐而饮的是一个身材欣长的少年,虽然年龄不大,但是面上却流露着坚毅和成熟的气息,眼神里更是闪烁着叫做睿智的光芒。
“主公,这山寨提升到尽头,不过五万人丁而已,以主公的统帅能力,不过是几百战兵而已,山寨只要能给这几百战兵提供补给足以,畴以为无需再花费心机提升山寨,徒耗资源罢了。”
方志文握着手里暖暖的酒杯,啜饮了一口,缓缓的开口道:“我知道,我只是在为将来做准备而已。”
“哦,主公有何打算?”
“呵呵,难道我们要做一辈子马贼么?将来自然是要做官的。”
“主公此言有何成算?”
“嘿嘿,子泰,你观天下大势如何?”
“呃……这天下,若天子振作,天下自安。”
“子泰滑头,在我看来,这天下啊,必乱!”
“主公何出此言?”
“异人也!宦官也!豪族也!外族也!岂能不乱!”
“嘶!”田畴猛地站了起来,来回走了几步,突然躬身一礼:“主公明见万里,豫拜服!”
‘叮,您的属将田畴忠诚获得提升,达到95点。’
“哈哈,子泰无需如此,且安坐。”
“主公,既如此,我等将做何谋?”
“太平以名显,乱世以力保,这军队和人口,便是你我安身立命之本,子泰,你道我为何扎营于此?”
“密也!”
“非只如此,此处是沟通赛内外之密道,外族知之,国人不知,我意守此国门,此其一。将来乱起,此处进退皆宜,易守难攻,此其二。适逢乱世,无论谁主渔阳乃至幽州,防御外族必不可少,我欲以此谋障塞之职,此其三。”
田畴深深的叹了口气:“主公远谋,非豫所能及也!主公欲避内战求外战,豫必不遗余力,助主公大业。”
“子泰知我。言下渔阳已是多事之秋,我等宜早谋之。”
“主公所言莫非指公孙伯珪与刘伯安所见相左,必成祸患?”
“等等,刚才子泰所说刘伯安是……刘虞?!”
“正是!”
“等等,”方志文一阵翻找,终于在自己的包裹里找到了那封差不多已经被遗忘的东西:“子泰,你看。”
“咦!这是鲜卑窦氏家主与刘伯安的信,主公从何而来。”
“谷口南端鲜卑大营被我所破,守将乃是东部鲜卑的裨将宇文浩,此信从那处得来。”
“恭喜主公,进身之阶得矣!”
“哦,计将安出?”
…………………………………….
刘虞最近很恼火,这边才跟乌桓达成互不侵犯的约定,那边公孙瓒就私自出动,攻伐乌延部,最后甚至连丘力居与难楼部都牵扯了进来,要不是有异人大军马蚤扰,凭着公孙瓒那点部队,恐怕连渔阳郡都要不保了。
“公孙伯珪误我,公孙伯珪误我啊!”
“大人,府外有一少年求见,称有鲜卑窦氏亲笔书信与大人。”程绪刚才一直在外间,自然听到了刘虞怒气冲冲的抱怨,不过他跟齐周一样,都只能当作没听见,这个公孙瓒脾气刚硬,万一自己说得话被传到他耳朵里,肯定会嫉恨在心的。
“窦氏?那个出塞的窦氏?”
“正是。”
“哎~”刘虞叹了口气,老实说对于党锢之祸他对党人还是抱着同情的,至于窦氏,确实有些过了。
“请来。”
不多时,一个年纪尚不及弱冠的少年躬身而入,刘虞端坐望去,只见少年面容坚毅并非那些虚浮之象,观其眼神端正,恭敬而不谄媚,不由得心生好感。
“田畴田子泰拜见老大人。”
“哦,汝奉何人之命而来,可是那窦氏?”
“非也!吾主方远方志文,乃一边塞余生之人,为保我汉家百姓,久居于密云山间,自耕为生,阻挡外族掳掠之路,月前有东部鲜卑裨将宇文浩率千余鲜卑骑兵由此密道南下入塞,我主尽起族兵奋起而攻杀之,偶得此信,不敢擅专,遣仆前来送与老大人处置。”
“哦?果有此事?将信呈上来。”
程绪从躬身捧信的田畴手上接过信件,快步趋前,将信放于刘虞面前的案上。刘虞拆开信件,默默的看着,良久忽然‘嗤’了一声。
“窦远小儿安敢欺吾?如此小计也敢献丑。”
“大人?”
“岂不闻唇亡齿寒?窦远欲借吾手除乌桓,乌桓既去鲜卑可来,可笑至极!”
“大人睿智。”
刘虞微微抬了抬眼皮问道:“田子泰,汝主可有所求?”
“吾主世居密云深处,为野人也,今欲得一障塞之名以正之,望老大人怜悯。”
“嗯,吾知之。此信中云,乌桓丘力居有一将,名阎柔,其祖为汉人,其心暮汉,欲来投效而不得其门,请汝主代为引荐。事成,汝主为密云塞尉,秩六百,长史司马吾当自遣之,汝主掌兵两曲二十伯,可乎?”
“敢不从命!”
“善!”
等田畴拿着刘虞写给阎柔的信离开之后,刘虞招程绪近前。
“密云密道可有此事?宇文浩果有此人?”
“密云密道应该无误,鲜于将军亦曾提到,不过位置何在不得而知,至于宇文浩,乃一小小裨将,吾不知也。”
“嗯,且去,我自有打算。”
“诺!”
………………………………….
方志文听完田畴所说的经过,不由得大笑了起来,这个官位没跑了,只是不知道前来的长史和司马是什么人,不知道等刘虞挂了之后,能不能争取过来。
“主公为何发笑。”
“辛苦子泰了,我发笑是因为此事成了,这个塞尉坐定了,子泰你就等着做军候吧,哈哈….”
“刘伯安倒是大方,一出手就是七品塞尉,原本我还想能得个军候就不错。”
“非也,刘伯安乃老谋深算,这里是公孙瓒的背后,他想让我为刀他为狙罢了。”
“怪不得!那主公…”
“不用担心,他有他的打算,我有我的方法,且看谁的手段更高。”
“主公有此成算便好,那阎柔我们要如何寻他?”
方志文摇了摇手指:“我们无需寻他,要他来寻我们。”
………………………………
光和元年十二月,大汉境内最热闹的应该算幽州凉州了,那边是边章叛乱,这边是攻伐乌桓,广大的玩家都投身在这两场战争中,并在战争中成长起来,或者沉沦下去。
古柳镇,当日擎天的张天霸气势汹汹而来,企图凭借着十架工程车攻陷古柳镇,谁想到,古柳镇的守将林星蕴的武将技正是火矢,而古柳镇最强的兵种就是弓骑,于是张天霸悲剧了,久攻不下的张天霸等来了回归的李雪音,前后夹击,张天霸全军覆没。
损失了些士兵倒是没有什么,毁了一些箭塔和田地也没有什么,唯一可以算的上损失的,可能就是方志文的叛离,方志文的叛离让李雪音手下的几个NPC武将都掉了10点忠诚,这几个武将都是方志文一手带出来的,跟方志文都有很深的感情,而这次方晓梅的做法,确实有些不地道。
但是现在再说方晓梅也晚了,李雪音自然也不会再干这种傻事,只好极力安抚自己的武将,虽然李雪音没说什么,但是方晓梅还是有些心虚,只是事已至此,也没有别的办法了,之后以后更加努力工作回报李雪音了。
李雪音随后整理心情,努力的组织部队,将精力都投入到即将到来的剧情任务中去,对方志文的歉意也渐渐的淡去了。
…………………………………
塞外,大雪覆盖了整个草原,一队长长的人马正在雪地上行进,像是一串黑黑的蚂蚁,看上去这是一队马贼队伍,掳掠了不知道哪里的乌桓部落,现在正带着战利品回归。
在几个衣着稍微好一些的俘虏身边,两个将领正在无聊的闲扯。
“你说,这次回去阎柔大人会给我们什么奖励,会不会分几个美人给我们啊!哈哈……”
“噤声,大人的名字岂可乱说,不过,大人一向大方,我等总是扮作马贼出来行动,又是天寒地冻,大人岂会不加体恤?”
“哈哈,就是就是,老子就是喜欢女人,摸着就舒服,搂着就暖和啊!”
“大人一向大方,而且大人也不好女色,哪次不是都赏给弟兄们了,你且放心吧。”
“那就好,只要大人大方,我等自然愿意卖命。”
“咦,斥候回来了。”
“后面有追兵,抛掉老弱加速前进,抛掉老弱加速前进!”
很快队伍就乱了起来,一部分老弱被推下马匹,马贼们裹挟着青壮加快了速度,狂奔而去,不久之后,又有一队骑兵追来,只是远远的看了一下站在雪地里不知所措的老弱病残,便打马顺着雪地上的痕迹追了下去。
到了第二天,又冷又饿就快挂掉的乌桓某部的老弱,终于被乌桓的骑兵队找到了,一问之下,才知道原来搞鬼的是阎柔的部下,借着丘力居重兵南去就扮作马贼趁火打劫,获知了此等重大消息,追击的乌桓骑兵不敢迟延,立刻派出信使向丘力居的王帐报信,而这队乌桓骑兵只能继续茫无头绪的在莽莽雪原上寻找马贼的踪迹,可惜时间久了,雪地上的痕迹都已经消失了。
【想来想去还是先做官好啊!乱起之前有个身份既能自保又能拥兵自重,嗯,先做官了了。】
第二十六章阎柔
俗话说蛇有蛇道鼠有鼠道,阎柔自然也有自己的道道,得知被人抹了一裤裆屎的他,趁着丘力居不在家赶紧的逃了,他不是不想解释,关键是阎柔本来就是马贼出身,所谓贼性难改,现在不过是趁势而出,这要阎柔如何解释呢?
再说了,阎柔好歹也是汉家儿郎,当年因为得罪了渔阳豪族,不得不奔命塞外,现在不见容与丘力居,他最多就是干回老本行呗,说起来他也一直不愿意为乌桓人去掳掠汉人,现在正好趁机脱离了了事。//豆腐小说无弹窗.shubao3.com看最新章节//
阎柔带着弟弟阎志,两人只带着自己的五百亲兵,躲开草原上的部落,一路向南而来。
“哥,咱们这是去哪里?”
阎柔带了带缰绳,让马速降了下来,这么一直的跑下去,马非得累死。
“去塞内。”
“去投官军么?”
阎柔看了看面色稚嫩的弟弟,苦笑了一声道:“无人举荐,怎么能投的了官军,我们呢先去做老本行,然后再看吧。而且,我也想知道,到底是谁在背后给我背黑锅的。”
阎柔自然是知道密云密道的,他要入关便直奔此地,更重要的是,他认为,那个给自己抹了一裤裆屎的家伙,肯定就在这里,这是一个直觉。
非只一日,阎柔带着弟弟奔进了山口的密林,缓缓的沿着山谷而行,不久就见到了古长城,阎柔站在长城外面唏嘘了一会,这才带着人马翻过长城的缺口进入了关内。
又行了十几里,眼前豁然开阔了起来,更奇怪的是,不远处,居然有一大队人马,正安静的等着自己,阎柔一愣,估算了一下,对面大概有三百人的样子,看那些兵将,绝对是尸山骨海爬出来的,只是站在那里就已经杀气莹然。
阎柔回头嘱咐了弟弟一声,带着人马在战斗距离之外排开,对面缓缓的跑出一骑,大声的问道:“对面来的可是阎柔?”
阎柔催马上前:“正是某家!阁下此来何意?”
“好!阎兄终于来了。某方远方志文,受大汉幽州刺史刘候伯安所命,有书信与阎兄。”
阎柔大吃了一惊,自己的名字什么时候传到刘虞的耳中了?他写信给自己,又是为了何事?尽管心中揣揣,但是现在也得先拿到信再说啊!
“可!”
方志文一挥手,李元志策骑而出,一路小跑将刘虞的信递到阎柔的手上,趁机近距离的观察了阎柔一阵,发现阎柔的气息似乎还不如自己的主公,想不到阎柔偌大的名声,却是个虚有其表的家伙。
李元志自然不知道,这阎柔虽然是历史名将,但是却不是以武力见长,他应该算是一个统帅兼内政型的将领,而且偏向内政,智力也不错,是个镇守一方的大将之才,但是要论到上阵搏杀,虽然是四阶将领,他还真的打不过方志文。
阎柔马贼出身,自然不是什么善男信女,如果不是看到方志文不好对付,刚才早就挥军攻杀了,不过现在他应该庆幸,幸好自己没有冲动,这刘虞原来是要招揽自己的,许以郡尉之职,这算是一步登天了。
说到刘虞为何起了这个心思,却原来是窦远的推荐,阎柔与窦远倒是有些香火情,不过这个窦远推荐自己未必就按着神马好心,大概是想瓦解丘力居,然后收服丘力居部,这乌桓人与鲜卑人本来就是同一个种族,现在东中西三部鲜卑都想做大,吸收乌桓人也就没什么奇怪了。
“原来方兄是刘候信使,柔失礼了。”
“哈哈,阎兄客气,志文闻兄大名久矣,如今得见当面,快慰平生,阎兄且随小弟回寨小聚,待明日吾与阎兄一同前往蓟县拜见老大人。”
虽然暂时两人都还没有获得大汉官职,但是口头上,两人都已经是汉朝军官了,所以系统也认可了两人的同僚关系,两军现在是友军了。
于是两军汇合,一路上浩浩荡荡的穿过迷宫一样的山谷,到达了方志文的老窝,方志文大摆宴席,招待阎氏兄弟,并叫上了自己的属将们作陪,席间阎柔见方志文属下人才济济,特别是田畴虽然年幼,但是跟自己比也毫不逊色,不由得夸赞不已。
休息了一晚,阎柔洗去了一路奔逃的风尘,整个人显得更有精神了,看上去也有些名将的风采。
第二日,方志文带着田畴,委任慕容方留守,两人带两百骑兵,与阎柔兄弟的五百骑兵汇做一路,南下蓟县而去。
一路上二人凭着刘虞的书信,畅通无阻的到达了蓟县,方志文还是第一次到达州治的巨城,也许在东汉时蓟县也并不如何繁荣,但是在游戏里,幽州此刻挤满了超过千万玩家,你说蓟县这个城得有多大才行?
反正方志文想要看看城门楼上的招牌,得要仰着头成差不多九十度才行,这样高的城墙,谁能攻破啊?!
实际上一路行来,阎柔的身份早就泄漏了出去,周围的玩家也越聚越多,当然了,只是来围观而已,现在阎柔因为是有剧情,所以玩家根本就无法靠近,想要接触阎柔,那得等阎柔实授了官职之后,演完剧情,才能开始向玩家发布任务。
一进城门,那宽阔的大路让方志文直咂舌,即使在城内,一眼看去,竟然看不到城市的边缘,这城门到对面的城门,到底有多远啊!
玩家们站在周围指指点点的在研究着这都是什么历史人物,阎柔大家都见过官方的相片,因为是历史名人嘛,而且已经出仕了,所以资料就被公开了,当然了属性资料是不会公开的。
至于阎柔身边的那个背着金色角弓的就不知道是谁了,还有后面跟着的两个少年,也是不知道身份的。
“这阎柔身边的是谁啊?是不是刘虞派去迎接的武将,难道是鲜于银?听说他也是弓骑将。”
“不是,据说阎柔有一个弟弟,叫做阎志,很可能是他的弟弟,看上去似乎比阎柔还猛啊,不知道有没有机会招募。”
“切!就你还招募历史名将,你能做任务混个龙套名将卡就不错了!”
“咦?这位仁兄,我认识你么?”
“靠,我也不认识你!”
当大家正在对阎柔身边的几个武将的身份猜测不已的时候,一个熟人却正在目瞪口呆的看着与阎柔说笑的方志文。
林星蕴是来蓟县购买守城用的巨弩的,趁着这个机会林星蕴也想要看看恰好今天到蓟县的阎柔,谁知道阎柔看上去没有什么,倒是阎柔身边的那个人,实在太让人震惊了。
这个背弃了李雪音的方志文,居然不知道什么时候与阎柔混在了一起,看他的样子,跟阎柔的关系应该很好,听说阎柔这次会出仕刘虞,按照剧本,应该稍后就会任职上谷尉,这方志文难道是阎柔的属将,也要摇身一变成了大汉军官了?!
虽然林妹妹已经尽量的将方志文朝厉害的方向猜测,却不知道自己还是猜错了,方志文这次直接捞到了一个七品塞尉,手里可是握着两千官军呢,而且还将会得到一个官方认可的系统城镇,如果发展的好,变成一个巨城也不奇怪。
刘虞很快就召见了阎柔,当然,赵志文也在座。
刘虞一边向阎柔询问乌桓和阎柔的情况,一边不时的注意坐在那里看着歌舞目不转睛的方志文。
等他跟阎柔说完了话,就直接将阎柔任命为上谷尉,果然是按照剧情走的。
至于方志文么,此刻正东张西望,一副乡巴佬的样子。
刘虞轻咳了一声问道:“足下便是方远方志文?”
“在下正是。”方志文谦卑的躬身应道,一旁的田畴忍住笑默默的看着。
“志文世居密云山?”
“远自懂事起就在密云山。”方志文这个回答极其滑头,却让刘虞找不到漏洞。
刘虞仔细的打量了一下方志文,方志文大概的数据他还是能看得出来的,从刚才方志文的表现来看,这个人应该没啥大志,是个比较好控制的人,估计送几个美女就直接拿下了,到时候再安排得力的长史和司马,应该能将军权控制在手里,这么一来,在公孙瓒的背后就打进了一个钉子,甚好!
“这密云密道当真存在。”
“老大人,这自然是存在的,要不我带老大人走上一遭。”
“呵呵,好!既如此,命汝于密云密道建立密云塞,汝为密云塞尉,秩六百石,常山掾孙谨为汝长史,你身边的田畴虽年幼,吾观之有静气,为人沉稳多计,就为军司马。”
刘虞这一招用的是离间计,对方志文他可是一句好话也无,对田畴倒是赞誉有加,可惜他不知道,田畴人虽年轻,但是对方志文的忠诚可是极高的,他这招算是昏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45.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elapsed_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