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绾青丝 全卷 完结版 .-第1部分

下载更多TXT小说请访问主站 http://www.shubao2.com
[第一卷 青楼篇:第一章 承欢]
  好痛……
  从身体传来的撕心裂肺的痛楚和沉重的压力令我忍不住呻吟出声。该死的,那死小鬼没说过借尸还魂是这么痛的,我整天泡在晋江看过的N本穿越小说也没说过借尸还魂是这么痛的,难道是我的灵魂与借来的身体有排异反应?
  想睁眼,可是,眼皮重重的,脑袋昏沉沉的,费了半天劲儿也睁不开,我皱了皱眉,那死小鬼瞒了我些什么?居然让我的身子这么遭罪?
  幸好没信他的话,那死小子居然还想打我主意,一想到那小鬼一脸色迷迷的表情扑上身抱着我猛啃,我就忍不住打了个寒颤。该不会是那满脑Se情念头的死小子讨我当老婆的想法不遂,就故意整我吧?
  身体猛然传来差点贯穿我的刺痛打断我的胡思乱想,随后袭来的一股炙烫的热流令我克制不住地尖叫出声,本应是震耳欲聋的尖叫声逸出唇却变成了微不可闻的破碎的呻吟。我就知道那死小鬼不会那么好心,送我去借尸还魂?把我送进十八层地狱还差不多。谁让我刚刚在冥殿当着那么多捂嘴偷笑的鬼衙鬼差讥笑他是没长毛的奶娃儿,气得他脸都绿了,现下可好,得罪小人的下场果真难受得紧,古人诚不欺我。
  难道我正在下油锅?那股奇怪的热流一波一波地持续而来,烫得我极不舒服,我再次试着睁眼,谢天谢地,这次终于成功了。
  我已经设想好了千百种恐怖的场面,但还是被眼前的情形吓了一跳。映入眼的并不是血腥恐怖的修罗场,我躺在一张精致柔软的雕花大床上。咦?那小鬼没骗我,还真借尸还魂了。我在心里微嘲,蛮符合穿越黄金定律嘛,借尸还魂有99%是从床上醒过来。不过,有没有人来告诉我,这个趴在我身上正在嘿咻嘿咻做着活塞运动的男人是谁啊?那些大呼小叫的傻婢、嬷嬷、小厮、爹娘跑到哪里去了?
  这男人是……?老公?情人?我的头好像又开始晕了。我就知道那死小鬼不会那么好心,居然安排我嫁人了!等等,嫁人了?这具身体到底多大年纪了啊?生过孩子没有啊?Ru房有没有下垂啊?肚子上有没有难看的妊娠纹啊?不会比我在二十一世纪还老吧?还有,在我一点心理准备也没有的情况下,安排我跟完全没有感情,甚至是从来没有见过面的“老公”或“情人”见面,还是在这种尴尬的情况之下,什么意思嘛?还有还有,身体这么痛是怎么回事?难道是第一次?
  我睁大眼,身体的痛楚令我的头脑仿佛清醒了一点。刚刚在心里想的那些全是废话,怎么应付眼前和以后的状况才是正题。在古代,女人有多受压制、多没有地位我非常清楚,就像这个压在我身上看起来似乎无比享受的男人,根本一点也没有在意我身体的感觉是一样的,女人对男人而言,或许还不比一匹马几头猪来得重要。一个女人想在这样的社会环境生存下去,就必需要依附男人,何况还是我这样初来乍到对什么状况都一无所知的主儿。能活下去才是最重要的,我一眼就看出这张床是上好的红木制成的,似乎比以前我老板办公室的红木书桌和书柜的等级还要上乘一些,看来这男人的家境不坏。咬着牙,我强忍着男人仍在我身上不断制造的痛楚,不吭一声。既然已经无法改变已为人妇的事实,我索性大方地打量起身上这个男人,好歹他是我以后的长期饭票,服侍好这个老板,我以前在二十一世纪渴望当个米虫的理想说不定就有可能实现了。盯着他近在咫尺的脸,这一细看,倒硬生生倒抽了一口气。这,这个男人,长得也太太太太太好看了一点吧?
  漆黑如缎的长发仅用一根发带束在脑后,零乱的发丝俏皮地从他的脖子两旁垂下来,挑逗我的酥胸。瘦削却刚毅的脸庞,挺直如古希腊雕塑的鼻,棱角分明的薄唇,粗黑挺拨的浓眉,无一不比例匀称精致,完美不可挑剔。可惜双眼紧闭着,看不到他心灵的窗户是否灿如繁星?不过那迷人的睫毛又黑又长又卷,一滴晶莹的小汗珠挂在上面,随着他狂野的动作轻轻抖动着,在轻颤的睫毛上晃悠晃悠地摇了两下,就可爱地滴下来,“嗒”地一声掉到我的脸颊上。
  “哄”,一把火从我的喉咙窜出来,我的身体微微有些抽搐,那滴汗像是一剂催化剂,让我本来痛楚无比的身体竟然有了一丝异样的反应。可耻地觉察到这一点,我身子一僵,忍不住在心中微嘲,叶海花啊叶海花,原来你也不过是一个看到帅哥就发花痴的庸俗女人,居然会在身体这么痛楚的情况下被一张好看的皮相催生出情欲。
  可是,可是,这也不能怪我啊,另一个声音在心底小声地反驳,这样俊俏好看的绝世美男子,在二十一世纪绝对是当超级偶像的料,一想到我电脑里那堆分成“下等、中下、中等、中上、上等、上上、绝色”七个等级的帅哥明星图片以后再也看不到了,我就有些伤心。如果把这个帅美男放到那堆图片里,绝对是排七星级的绝色之姿啊。老天啊,我这是走了哪门子的狗屎运,居然嫁了个帅美男老公?中大奖了,怪不得买了这么多年的福利彩票什么奖都没中过,原来补偿到这儿来了,这样想着,以后再也看不到帅哥图片的伤感也一扫而空,嘿嘿,毕竟以后我有真人秀可以看了,啧啧,这样的祸水,在二十一世纪,平凡如我这样的女子哪有一星半点的机会能够祸害得到?如今只是身体有一点点本能反应也是很正常的啊。
  帅美男不知道是否觉察到了我身体的异样,原本就狂野的冲刺加快了速度,一下又一下,毫不留情地贯穿我身体深处。他的身体淌着着滛糜的汗珠,浸湿了我雪白柔嫩如水的肌肤,他粗重的鼻息像羽毛一样撩拔着我的粉颊,温热而暖昧的气息让我的身体渐渐也如他一般散发着烫人的高热,我松开一直紧咬的唇,逸出一声难耐的呻吟。
  那销魂的声音令他全身一僵,他猛地睁开眼睛,我毫不躲避他的凝视,定定地迎上他炫目的双眼,像有什么东西在身体里炸开,那双眼……,果然是灿如星子,那样墨黑如漆的双瞳,我恍惚地想,身体酥麻起来,仿佛一把火,把他的身子跟着一起融掉了,我感到他的身体颤抖地痉挛,他恶狠狠地盯着我的眼,我只觉得他的身体如大江决堤,那排山倒海的快感向我袭来的同时,也令他不能控制地轻颤起来。
  他盯着我,我也看着他,两个人的身子都僵硬着,保持着这个动作,任凭那令人欲仙欲死的感觉如洪水一般一波一波地侵袭,将我们摧毁、击散、粉碎……,良久良久,直到那令人销魂的快感如退潮的海水一般缓缓消退。
  他仍没动,表情僵硬,一眨不眨地盯着我的眼,我也不敢动,迎着他的目光,看到里面忽闪过一丝寒意,转瞬即逝。不明白这个男人紧盯着我看的意图,我更是不敢轻举妄动,也不敢贸贸然开口,怕说出什么不合时宜的话令男人生疑。他望着我的眼神渐渐深了起来。我心里七上八下、忐忑不安,见鬼的,他一直盯着我干什么?难不成对我的身体起了疑心?
  我不敢再看他,垂下眼睑,掩饰住内心的慌乱,不会是真被他看出什么异样吧?我不安地想。
  见我垂了睫,帅美男也动了,慢慢从我的身体里退出来。我忍不住轻抽了一口气,不再有激|情麻痹的身体被他这微小的动作也带出了火辣辣的疼痛,这样痛,怕是要养好几天了。我的脸微微一红,抬眼撞上他眼里的讥诮,微微一怔。
  怎么会是那样的表情?轻视、嘲弄、厌恶,甚至还有仇恨。我百思不得其解,我和他,到底是什么样的关系?莫非不是夫妻?可是,这么亲密的事都做过了……,如果他厌恶我,为何要与我上床?唉,我第一万零一次开始鄙视自己超级贫乏的想像力……
  他翻身下床,赤裸的背影差点让我喷出鼻血,这男人是什么人生的啊?怎么身材也这么好?身高起码在1米8以上,啧啧,那结实有力的肌肉,古胴色的皮肤,那翘臀、那窄腰、那猿臂、那宽肩、那松一样挺直的脊背……,视线由下至上滑到那里,我又抽了口气,那背上竟有一道一尺来长的伤疤,像条褐色的大蜈蚣,丑陋而狰狞地爬在他的背上,再一细看,那古胴色的肤色还掩饰了众多各种各样的大小伤口,像是从刀光剑影里摸爬滚打而出,那些伤口揭露着主人曾有着怎样惊涛骇浪的过去。
  这个男人?到底是谁?我怔怔地看着他,脑子又开始混乱起来。一个穿着俏丽粉裳的女子已悄然走至床前,放下一盆清水,手里拿着一块湿绢,替他清理身上欢爱的痕迹。乍一看到她,我大吃一惊,这屋里,竟然还有其他人,他他他,他竟然在屋里有第三者的情况下,如此坦然地与我嘿咻嘿咻?这男人到底有没有一点羞耻心?我的脸火烧火缭地烫起来,我这个来自二十一世纪,对性行为也不是那么保守的人,面对给人演出现场版的A片也觉得非常难堪,好歹他还是个封建社会的古人好不好?
  脑子里一片混乱,我就这样傻傻地看着帅美男光着身子一动不动,巍然而立,任那粉裳女子仔细地擦试他的身体。好不容易等那女子帮他清洁完,端了污水出去,还未等我回过神来,又走过来一个腰上佩着短剑的紫裳女子,给他披上一件宽松的白袍。我差点晕过去,这屋里到底还有多少个人观看了刚才那出表演。
  转过头在屋内搜寻,目光蓦然接触到离床四五米处的一个人时,差点骇得惊叫起来。
  ——2006、8、20
  本书由潇湘小说原创网首发,转载请保留!
[第一卷 青楼篇:第二章 人棍]
  那哪里还能算是一个人?
  我的冷汗流了出来,脑子里猛然闪过少年时代看的一部电影《两宫皇太后》,慈禧得势后,将咸丰皇帝称赞过那个腰软舞美的妃子,砍去四肢装进一个大瓮里,那恐怖的场景曾令少年时期的我毛骨悚然。
  没想到,今天在这里,在离我床铺不远的地方,竟也摆了这么一个大瓮,里面装了个蓬头垢面的人,我辩不出他的面目是年长还是年幼,因为他满脸污血,鼻子、嘴唇和耳朵已经被人割掉了,血肉模糊的面孔上只剩两个黑乎乎的鼻洞。眼睛倒还留着,此时他的双眼死死地瞪着站在床前的男人,嘴里“唔、唔”地叫着,却发不出一个完整的音节,看来舌头也已被割了去,仇恨、痛楚、悲愤、耻辱、不甘等情绪如同利箭般一一从他的眼里放射出来,如果眼光能杀人,站在床前的白袍男子恐怕早就被他千刀万剐、五马分尸了。
  面对这样的景况,我毫不怀疑他装在瓮里的身体也早没了四肢。我恐惧地盯着他,这个刚才骇得我差点惊声尖叫的人,是真的不能算是一个人了,他活脱脱就是金庸在《鹿鼎记》里描写的人棍。
  这个男人,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他,什么样的仇恨才能将一个人折磨到如厮田地还不松手?我抬头望着背对我的帅美男,脑中一片晕眩,这个人,是这个人,如此狠辣的手段,如此狠绝的心肠,这世上怎会有如此恐怖的人?生着如此美丽的脸,却有着怎样一副狠毒的心肠。
  我害怕了,是真正的害怕,凉意从脚底一丝丝升起,胆战心惊。来自二十一世纪的我,几时见过这种惨烈的酷刑,活生生的一个人棍摆在我面前,强烈的血腥味开始四散漫延,我捂住嘴鼻,几欲作呕,却不敢出声。这个人到底摆在这里多久了?绝不会是我醒来之后,即使刚才我有点“热血沸腾、神智不清”,但抬一个人进来这么大的动静,也断然不会无所察觉。
  如果不是之后,那便是我醒来之前,这瓮中人就已放进屋,那刚刚……?身体如同掉进冰窟般冰冷,如果是这样,那就是说这个瓮中人也看到刚刚那场限制级的表演了?
  为什么要让他来看?不用照镜子,我也知道自己的脸肯定已经变得惨白。帅美男仍背对我,慢条斯理地接过粉裳佳人递来的热茶,喝了一口。另一个紫裳丽人则拿了角梳,解了男人的发带,替他梳头。好大的派头,我咬紧唇,脑子非快地旋转起来,努力发扬现代女人的娱乐八卦推理精神,毕竟尽快搞清目前的状况,才能寻找机会活下去。
  这个男人到底有什么目的?这世上绝不会有人有这么变态的嗜好,喜欢在欢爱之时请个人棍作观众,看帅美男把瓮中人折磨成这样,也知道他是非常恨他的,恨一个人,折磨他最好的方法不是蹂躏他的肉体,而是凌辱他的心灵和精神。
  想到这一层,我的脑筋已经从混乱中逐渐清醒了。他让瓮中人来看这场表演,说明我与那瓮中人的关系特殊,否则,这样的凌辱则变得无聊和滑稽。
  这样分析下来,那瓮中人到底与我是何关系?丈夫?我立即否定了这个答案,床上凌乱刺目的落红已经证明我并没嫁人。兄弟?我细细打量瓮中人血淋淋的脸,在他的眼角终于发现深刻的皱纹,恐怕也未必。那么,还有一个可能,就是父亲。
  我浑身冰冷,冷汗却一滴滴从额头冒出来,若真如此,那个可以如此狠绝地对待我这具身体的父亲的男人,又会怎样对待我?强犦?恐怕是最轻的刑罚了吧?尽管我醒来后因为搞不清状况并不认为他是在对我施暴,但从我这具身体的疼痛程度和下体的撕裂的伤口来看,他是肯定在对这具身体的前主人施暴的。
  他还会怎样对付我?杀了我?还是也把我削成|人棍?我打了个冷颤,思考着要不要告诉他,其实这具身体的主人在他施暴的时候已经痛死了,我不过是个冒牌货?不妥,这种天方夜谭的故事讲给任何一个正常人听都不会相信,没准他以为我是想逃避酷刑故意在此怪力乱神,反倒惹出祸端。那,到底怎么应付眼前的状况呢?我满脑黑线,老天,你干脆让我再死一次算了,也比面对这个可怕的人来得好。我还可以回冥府找冥焰那死小鬼算账,插了他的鼻孔再揪他的耳朵。我就知道那小子没有那么好心,借尸还魂?他想害我再死一次好乖乖回去当他老婆差不多!真搞不懂那死小鬼为什么偏偏扭着我不放,不就是骂了他两句“||乳|臭未干”再顺便揪了他几下耳朵嘛,这小气鬼竟然这样报复我!
  帅美男又喝了口茶,将茶盏递给左边的粉裳女子,右边着紫裳那个立即递上湿绢,给他擦手,这两个女子显然也非平常丫鬟,面对这样的场面还能冷静自制的,真不是正常人,跟那个男人一样是变态。
  老实说,变态美男的七颗星在我心里已经连降了三级,现在再看到他那张俊脸,我也无心欣赏,只感到心里一阵阵发寒。变态美男擦完手,才背着双手,走到大瓮前,低头看着瓮中的男人,围着大瓮慢慢踱了一圈儿,轻笑道:“蔚锦岚,做人棍的滋味你不觉得新鲜,那么,看着令千金在我身下婉转承欢的表演,是不是让你觉得新鲜一点儿?”
  变态美男的声音很好听,低沉暗哑,即使是这样阴冷狠绝的话,从他的嘴里讲出来仍是带着说不出的性感。我鸡皮疙瘩起了一背,如果他不是那么狠绝,那么令我感到恐怖……,用力甩了甩脑袋,在心中暗骂,叶海花,清醒一点,现在是什么状况,还这么花痴!知不知道死字怎么写啊?变态美男转到大瓮侧旁,不再背对我,我已能看到他的表情,虽然脸上带着轻笑,可是他的眼神却如万年寒冰一样凛冽寒冷,不带一丝感情。
  看来我的猜测得到了证实,那个瓮中人,果然是我附身这具身体的父亲。我下意识排斥自己把那个蔚锦岚与我联系起来,虽然他是我这具身体的父亲,可我这具灵魂说到底也才是刚刚认识他,对他没有半分感情。无辜上了他女儿的身,白白承担了变态美男的仇恨已是倒霉,若再觉得自己跟那蔚锦岚总有些牵连,做出些感情冲动的事,可就小命休矣。这个变态美男可是我此生见过最可怕的人哪。
  瓮中人蔚锦岚一直怒瞪着变态美男,此时听到他挑衅的话语,更是愤怒地“唔唔”乱叫,可惜被割了舌头的他根本发不出一个完整的音节。他在瓮里狂怒地躁动,结实的大瓮也开始有些摇晃。
  看到蔚锦岚恨不得杀了他的眼光,变态美男脸上终于浮出一丝满意的神色。蔚锦岚肯定已经气得快疯了,亲眼看着这个把自己害成|人棍的恶魔在他面前强犦自己的女儿,天底下恐怕没有一个父亲不会发疯。他或许可以承受变态美男加诸在他身上残暴的酷刑,却未必能承受亲眼看着他伤害自己的骨肉血亲。
  变态美男虽然满意了蔚锦岚的表情,却仍然不肯放过继续戏弄羞辱他:“世间传说当朝宰相蔚锦岚的千金,乃天曌皇朝最知书识礼、娴静端庄的一位大家闺秀,没想到骨子里竟是这般滛荡。”他顿了顿,转头瞥了我一眼,唇角浮起我最初不解现在恍然的讥诮,“竟会对强犦她的男人曲意奉欢,比青楼里的表子还要放荡下贱!”
  我咬紧了下唇。不要理他,不要理他说的话。我在心里告诫自己,尽管他刻薄的言辞差点把我气昏过去。这个变态男人不过是想羞辱蔚锦岚罢了,我并不是蔚锦岚的女儿,没有必要自动自觉去承受他的羞辱。我是来自二十一世纪有正常身理需求的成年人,我醒来的时候并不知道他是正在对这具身体施暴,我为什么要羞愧?强犦人的是他,做错事的是他,他才应该羞愧!我为什么要拿别人的错误来气自己、惩罚自己?不,我不羞愧!
  想到这里,我心里反而轻松了,眼前的一切就像是一场闹剧,我不过是剧院的观众,被牵涉其中看了一场无聊的表演。我看向这个男人,无视他唇角的讥诮,坦然地迎视他没有一丝感情的美丽黑瞳。那样美丽的眼睛……,我在心里微嘲,可惜了,这个男人在我心里又降了三颗星。这个变态男人,要是知道我根本不是蔚锦岚的女儿,他所做的一切对我而言根本没有任何意义,恐怕他那冰冷的眼神和表情会即时崩溃坍塌,不知道那时他嘴里还说不说得出这样的讨嫌话来?
  想到这里,我忍不住轻笑了。
  ——2006、8、22
  本书由潇湘小说原创网首发,转载请保留!
[第一卷 青楼篇:第三章 弑父]
  我的笑容明显不合时宜。
  变态美男没有看到他意料之中的羞愤神情,却只看到了我坦然迎视他的目光,以及我慢慢浮出的轻笑。他看着我的黑瞳闪过一丝光芒,待感觉了我轻笑中蕴含的嘲讽意味儿,眼神渐渐地深了。
  还不待他有进一步的反应,瓮里的蔚锦岚却被他的话羞辱得失去了理智。我面对那番话笑了,蔚锦岚却气疯了,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来的力气,竟然拼着那残破的躯干,挣扎着探出头去,咬住了变态美男的白袍。变态美男皱了皱眉,两个俏丫鬟吃了一惊,一个上前想捏开蔚锦岚的嘴,一个抓住白袍想从他的嘴里拔出来,哪知道蔚锦岚牙齿的力气倒也颇大,这番抓扯之间,已将变态美男的白袍“滋”地撕了一片布料下来。
  两个丫鬟大惊失色,那变态美男的破白袍上已沾上了蔚锦岚嘴里的污血。变态美男冷脸看着蔚锦岚,冷哼道:“不能开口骂人了,牙齿还那么利。”
  蔚锦岚闻言,血肉模糊的脸上浮起一个怪异的笑容,那片被他牙齿扯下的白绢还咬在他嘴里,他狠狠地瞪着变态美男,缓缓把那块费力地包进嘴里,挑衅地咀嚼数下,咽下肚去。
  尽管他沦落到如斯田地,口不能言,但也要以这样的方式还击变态美男,我几乎忍不住要为他叫好了,这个蔚锦岚,也算是个人物。看他那凶狠的样子,我毫不怀疑,如果他大难不死,而那变态美男又不幸落到他的手上,他会把变态美男的肉一口一口生咬下来,吞到肚子里去。
  只是,会有这样的如果么?蔚锦岚的行为果然激怒了变态美男,他一把捏住蔚锦岚的下颌,寒声道:“若是你再没了牙齿?该怎么办?”话音未落,他的手蓦然用力一拧,只听到“咔啦——”一声脆响,没有听过这种声音的人,绝对不能想像出这种牙齿被硬生生从牙床里揉断时发出的血肉分离的声音!蔚锦岚的整副牙齿已经散落出来,和着鲜血汹涌地喷射而出,几颗牙掉到地上,更多的还含在蔚锦岚嘴里。变态美男的手腕已沾满了鲜血,白袍上也被喷上了狰狞的血渍,蔚锦岚沙哑的惨叫也适时响起。
  我经受了一生之中最为恐怖的胆战心惊,之前我只是看到了蔚锦岚被施虐之后的惨状,再怎么凄惨,也及不上眼前正在实行的暴行来得血腥直接、毛骨悚然。再也受不了这种血淋淋的场面,我瘫坐在床上,紧紧捂住嘴,骇然的尖叫仍是从指缝中呜咽出声。
  变态美男转脸看我,我的恐惧表情似乎让他感觉到了一丝趣味,他松开蔚锦岚已经碎掉的下颌,若有所思地看着我,我全身颤抖地捂紧嘴,想止住口腔里的呜咽,眼泪像决堤的洪水般涌出。
  两个丫鬟又过来给他做清理,他依然不动,任她们忙碌地擦洗他手上的血渍,再给他换上干净的白袍,一切收拾妥当,他还是不动,眼睛一直紧紧地盯着我,盯着我近乎崩溃的表情。
  半晌,变态美男的唇角泛出一丝残酷的笑容,他眼睛看着我,嘴里却对瓮内痛得不停抽搐、“呜呜”作声的蔚锦岚冷笑道:“没想到剩了半条命的人还有力气哼哼……”
  “紫鸢。”变态美男猛地转头,唤了声站在右边的紫裳丫鬟,笑道:“让蔚丞相省口力气,消停些。”
  紫鸢嫣然一笑,至门后拿来一个红纸封口的酒坛,走到蔚锦岚面前,小心地掀开红纸封皮,将里面的东西“哗啦啦”一骨脑儿地向大瓮倒去。那些黑乎乎东西大部分落入瓮中,还有些乱七八糟地散落在蔚锦岚的头上,我定睛一看,竟全是些龙眼大小的黑蜘蛛。
  蔚锦岚愤恨的目光被恐惧所替代,想必是认出了蜘蛛的品种。大凡蛛类都是有毒的,我记得以前曾被一只米粒儿大小的黄蜘蛛咬过,当即一阵刺痛,皮肤上立即现出一个鲜红的圆点,又痛又痒,坐立难安,去药铺买了六十多块钱的药,擦了几天才止住刺痛马蚤痒,一周后红点才退了色。能让蔚锦岚露出这么恐惧的眼神,这黑蜘蛛的毒性恐非从前咬我那黄蜘蛛可以企及。
  紫鸢拿了根棍,小心翼翼地将蔚锦岚头上的黑蜘蛛拨进瓮里,才吁了一口气,转头对变态美男娇笑道:“爷,您可真不疼奴婢,要是被这东西咬伤,奴婢这双手还不毁了去?”
  变态美男笑道:“小丫头,你打小就跟这些毒物打交道,这会子还跟爷卖乖。”
  紫鸢抿嘴儿白了变态美男一眼,将酒坛放下,退到变态美男身后,眼一眨不眨地盯着大瓮,似在观察蔚锦岚的反应。
  连我也止了泪,忐忑不安地看了变态美男一眼,他倒一点也不关心蔚锦岚的状况,仍旧用那种我看了就胆战心惊的莫名眼神观察我。我扭转脸,避开他审视的目光,看向蔚锦岚,看到他原来因为失血过多而惨白的脸蓦然涨得通红,干瞪着眼,脖子上青筋爆起,血肉模糊的嘴大张着,发出一串无意义的沙哑到极点的“啊啊”声。
  异样的恐怖气氛伴着血腥气漫延在空气中,我不知道那些毒蜘蛛在他身上造成了怎样的痛苦,蔚锦岚“唔啊啊”地哑叫着,豆大的冷汗从他的额头上冒出来,一滴一滴地顺着脸上血肉模糊的沟壑向下滑落。
  我睁大眼,即使眼前的气氛恐怖到了极点,我也知道那些毒蜘蛛让蔚锦岚很痛苦,可是因为蜘蛛在瓮里作祟,我根本看不到,没有目睹到血淋淋的场面,眼前这一幕并不比看到变态美男捏碎蔚锦岚的牙床更让我感到恐惧。
  “蔚小姐,是不是很疑惑你的父亲大人正在遭受什么痛苦?”变态美男似乎看穿了我的想法,微笑着问我。
  这是他首次对我讲话,他微笑起来的样子,还真是好看,就像春日里温暖的阳光……,可是,这样温暖的笑容后面,却潜藏着一个魔鬼。
  我望着他,不语。变态美男似乎也不准备要我回应他,自顾自地接着道:“那种黑蜘蛛,有个别名叫‘噬肉鬼’,它最喜欢的就是吃人的血肉,不是从外面啃,而是把人的皮肤咬开一个小洞,钻进去,从身体里面啃出来,一点一点地吃,一点一点地喝……”
  冷汗从脊背上滑下来,我的耳边响着他梦魇般邪恶的声音,变态美男在我眼中已经成了恶魔的化身,我捂住耳朵,那梦魇般的声音仍然像蛇一样钻进我的耳洞,我控制不住身体剧烈地颤抖起来。“不要说了,不要说了……”我捂住耳朵,精神恍惚地喃喃自语,那恶魔般的声音却仍在继续,“它饱餐一顿人的血肉之后,就会从被噬者的身体里破体而出……”
  这时,忽然听到“啵”地一声,蔚锦岚的额头蓦然绽开一个血洞,一只比刚才几乎大了两倍的毒蜘蛛正缓缓地从蔚锦岚的额头爬出来,我看到眼前这幕现场版的异形,终于崩渍了,挣扎着扑下床,顾不得一丝不挂的身子走光,抓住变态美男的白袍,痛哭失声:“你、你……,你这个疯子!疯子!!疯子!!!”
  他一把拂开我,看我倒在地上瑟瑟发抖,蹲下身道:“疯子?呵呵呵……”他笑起来,声音却寒得像冰,“不错,我是疯子。这世上的人谁不是疯子?你不疯么?他不疯么?”
  他蓦地站起来,拨出紫鸢腰中的短剑,指着大瓮里奄奄一息的蔚锦岚,笑出了眼泪:“这个人,天曌皇朝权倾朝野的蔚丞相,你的父亲大人,你知不知道他衣冠楚楚的正人君子面具下,到底有多疯?他可以疯得为了得到一个女人,陷害那女子的夫君、他自己最好的朋友通敌叛国,害得那女子的夫家一百八十余口满门抄斩!他可以疯到霸人凄子整整十八年,疯到十八年来时时处心积虑意图除掉当年逃脱追杀的好友遗孤,你说,他有多疯?”
  他充血的眼睛带着一丝疯狂的火焰,越燃越烈。变态美男猛地蹲下身,捏紧我的下巴,恶狠狠地瞪着我,冷笑道:“蔚小姐,我的疯狂,比起令尊大人,实在是小巫见大巫!”
  原来如此,我闭上眼睛,身体软得没有一分力气,如此血海深仇,难怪他复仇的手段如此狠辣、如此残忍。仇恨,原来真的可以让一个人疯狂。
  “没人阻止你复仇!”也阻止不了。我惨笑,“杀人不过头点地,即使你与他有仇,你大可以一刀杀了他,何苦这样折磨他。”
  “折磨他?”似乎我说的话过于可笑,变态美男笑得止不住眼泪,“不折磨他,如何抵偿这十八年来我受的折磨?”他将短剑抵上了蔚锦岚的脖子,望着蔚锦岚渴望的眼睛,冷笑道:“想死是吗?你想让我一刀杀了你?没那么容易!”他“当”地一声,将短剑丢到地上,狂笑道:“蔚丞相,你好好享受一下被毒蜘蛛一点一点地啃光,啃到全身没有一块肉,只剩下一副白骨还断不了气,张着嘴巴一下一下呻吟的滋味……”
  我的泪流了下来,被仇恨蒙蔽了心灵的人,心里除了恨,还有什么?
  “就算让你将他折磨至死,又能怎么样?”我望着他,眼里充满悲悯,“你的家人已经死了,他们活不过来了,你十八年来受过的苦也已经受了,还不回去了。你有没有想过,当你报完仇之后,你还有可以做什么?你还剩什么?”
  我并不是一个悲天悯人的人,也并非想为蔚锦岚求情,若他当年真犯下这样的滔天罪行,今日一切不过是因果报应。我所想的,是如何能让变态美男稍微清醒一点,想清楚他到底想要得到什么。虽然我入了蔚锦岚女儿的身体,代她承受了蔚锦岚的罪孽和变态美男的仇恨,但我并不想死。我已经死过一次了,既然老天重新给了我生存的机会,我就要好好活下去,我想要好好活下去,如果能有一丝一毫的机会可以不死,我都要去尝试。若变态美男够聪明,必能领悟到我话中有话。
  听了我的话,变态美男果然一怔,他定定看了我半晌,眼里疯狂的火焰渐渐熄灭了,轻轻松开捏痛我下巴的手。但我眼里的悲悯显然在转瞬间又激怒了他,他的眼里又带上一抹我见过的讥诮:“你提醒了我,蔚小姐,折磨一个人不要这样快将他折磨死。令尊已经半死不活了,折腾不了多久了,而你,得给我好好活着。”
  我在心里苦笑,他要这么理解,也成。至少,短时间内他是不会杀我了。那……,他会怎样折磨我?我摇摇头,不去细想,只要活着,就有机会。
  “唔……,啊啊……”蔚锦岚沙哑的叫声又传来,我看到他的脸上又绽出一个洞,探出一只黑乎乎的蜘蛛脚,我毛骨悚然,他痛苦地望着我,眼中燃着对死亡的渴慕。此刻他想必是生不如死,死亡对他来说,反而是种解脱,我看了一眼地上的短剑,咬了咬牙,迅速抓起来,架到蔚锦岚的脖子上,他的眼里闪过一丝渴求,我闭上眼睛:“对不起!”
  在两个俏丫鬟的惊呼声中,我手中的短剑割开蔚锦岚的喉咙,那一瞬间仿佛时间已经凝固,我听到兵器剖开皮肤微张的声音,像万籁寂静的夜空,山洞里一滴钟||乳|石上的水,滴入寒潭的清脆和清晰。我惶然地松手,短剑“当”地落地,捂住脸,我瘫软地跪坐到地上,眼泪从指缝里滑出,一滴一滴地落到地板上。
  杀人了!我杀人了!转生到这世上的第一天,我竟然杀人了!这个人,甚至还是我这具身体的父亲!即使我是在帮他提前结束这种生不如死的痛苦,可是,我心里还是难受得快要吐出来。
  变态美男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冰冷得没有一丝温度:“紫鸢,把尸体扔去喂狗!”
  我打了个寒颤,抬眼看他,他望着我,脸上挂起一丝冷漠的笑容:“想不到知书识礼、娴静端庄的蔚小姐,杀起人来一点也不含糊,还真是有其父必有其女啊……”他俯下头,眼中闪过一丝意味不明的光芒:“蔚小姐,他可是你父亲啊,你竟如此大逆不道,做出这等弑父的行为,就不怕晚上做噩梦么?”
  我恶狠狠地瞪着他,是他,若不是他咄咄相逼,我怎会杀人?我从来没有这样恨一个人,从来没有!他强犦我还魂这具身体时我没有恨过他,他折磨蔚锦岚时我只是怕他,为什么他还要咄咄逼人,给我心里烙上这样残酷的阴影,让杀人这一幕成为跟随我一生,让我永远无法摆脱的噩梦,天!我好恨他,好恨他!
  “杀人的感觉不好吧?”他满不在乎地看着我眼里的恨意,微笑着,慢慢开口:“以后你会慢慢习惯的。”
  还有以后?我一阵天旋地转,被疲累、恐惧、痛苦、仿惶轮番折磨后的脑袋恍惚起来,我瞪着他恶魔般微笑的脸,咬牙切齿地道:“我恨你!我会恨你一辈子!”
  黑暗向我袭来,在倒地之前,我隐约听到那粉裳丫鬟问他:“爷,她怎么处置?”
  “丢出去!”
  他的声音冷得像冰,连同黑暗一起,排山倒海汹涌而至,瞬间吞噬了我所有的意识。
  ——2006、8、22
  本书由潇湘小说原创网首发,转载请保留!
[第一卷 青楼篇:第四章 冥焰]
  我在黑暗中奔跑。
  四周笼罩着深海般浓稠的黑雾,前路没有终点,后路也无尽头,天地间只是片无限放大的空间,寂静无声。我不知道我到底在哪里,也不知道该怎样走出这片迷雾。
  我感到恐惧。一直以来都认为自己是不畏惧孤独、不怕寂寞的孤僻女子,原来不是。当把我一个人放到这样一个黑暗、空旷、幽静的空间,我才深深切切地体会到孤单、寂寞、恐惧散发出来的无形的威慑力。所谓的享受寂寞、离群索居,也只是相对而言的。在二十一世纪,我可以数月不出门、不与朋友联系,却做不到一日不上网,尽管我觉得自己上网只是看小说和电影,顺便了解一下小葱的信息,并未与人有过多的接触,但事实上,我仍是在以这样的方式,了解这个世界,掌握这个社会的信息。如果当这一切都不存在了,当天地万物只剩我一个人的时候,当真正的孤独、真正的寂寞来临时,我一个人能生存多久?我真的不知道,但我相信我很快就会发疯的。人是群居动物,这话一点儿都不假。而我,一点儿也没有我自以为的那么特别。
  是冥界吗?难道我又死了吗?我跑累了,气喘吁吁地坐到地上,心里想,其实死亡也不是那么可怕,回忆死前的那一幕,才真真正正体会到什么叫生不如死。这里是冥界的什么地方?怎么没见到一个鬼差来引路?那个含着奶嘴的小冥王呢?
  突然,一柱光束从半空中射下来,就像剧院的舞台,照耀主角的强光射灯。蓝色的光束中飘浮着一些金色的微尘。一个蓝发黑衣的美少年手捻一支红玫瑰,神祗一般现身,华丽丽地出现在光束中。
  嘿嘿,任何东西华丽过头就变成了滑稽,不过看在对方是个绝色美少年的份上,我决定原谅他。
  “老婆!”蓝发美少年激动扑过来,抱住我就在我脸颊上舔了一下,然后紧紧搂着我的腰,像猫儿一样蜷在我怀里,一脸幸福的表情,“老婆我好想你啊!”
  我眨了眨眼,望着这个从未见过的蓝发美少年,又眨了眨眼,有点搞不清状况:“呃……,这个,你是谁啊?”
  虽然不认识他,但我也没有推开他,毕竟,毕竟,嗯嗯,这个小正太长得实在是太美丽了。幽蓝的短发闪着冷调的光泽,顺贴地覆在头上;皮肤又白又嫩,光滑得像刚剥壳的鸡蛋;黑色的大眼睛上有一排浓密微翘的长睫毛,鼻子又挺直又小巧;又红又艳的小嘴像颗水灵灵的樱桃,让人恨不得一口吞下去。啧啧,这小模样儿,长大了肯定是个祸水。
  “呜……,老婆,你好坏,才离开一天就把人家抛到脑后了……”蓝发美少年眨了眨黑幽幽的大眼睛,如怨如诉的目光哀怨地望着我,委屈地撇嘴,“亏得人家为了跟你约会,专门去摘红玫瑰,手都被刺扎到了。”
  “哪里扎到了,我看看。”我被美色一迷惑,立马将他是谁为什么叫我老婆这些问题抛到脑后去了,抓着美少年的手,看到手指上果然有个红红的小点,我心疼地拿到嘴里吮了一下,“好可怜,姐姐帮你吹吹!”
  难得有个美少年投怀送抱,还不上下其手、趁机咔油?想想本人在网上号称“正太猎人”,专职狩猎美男,年龄在十五岁以上、二十岁以下的正太美少年,是我的重点狩猎目标,可惜在虚拟世界只能打包图片过干瘾,现下有个完美真人出现在眼前,还不趁机祸害,怎么对得起自己的尊号?
  “呜……,老婆,你对我好好哦。”蓝发美少年睁着小鹿一样温柔的大眼睛,粉面含羞地贴紧我,在我的脖子上轻舔一下。
  鸡皮疙瘩起了一背,可是……,不恶心。我捏捏他粉嫩嫩的脸颊,微笑道:“舔我干什么,要长癣的。”
  “舔?”小正太的脸上浮起可爱的红晕,垂下眼睑,不好意思地小声说,“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45.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elapsed_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