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绾青丝 全卷 完结版 .-第10部分

不平、拔刀相助的习气。可惜脑子不怎么好使,是个有勇无谋的莽夫,做事冲动、不计后果,典型的人头猪脑。”
  “呃?”我惊讶地张嘴,蔚蓝雪的哥哥竟是这样一个主儿?
  红叶见我惊讶,笑道:“妹妹不知道,半年前这蔚家少爷在路上见到御史大人的公子在当街调戏一个小姑娘,当即热血沸腾,冲上去英雄救美,将那御史大人的公子一顿好打,出手却没个轻重,把人家一个不会武功的公子爷打得吐血,肋骨断了三根抬回去。御史大人大怒,上门找丞相大人理论,那丞相大人本想让他给御史大人道歉,平息事端,哪知这位蔚少爷还认为自己是在行侠仗义,错不在他,当场顶撞蔚丞相,弄得丞相大人下不来台,非常生气,当即便要把这位蔚少爷赶出家门,说他行为不端、败坏家声。那蔚大少也是个驴脾气,一听老爷子要赶他出家门,也指天对地跺脚发誓,此生决不回蔚家。气得丞相大人追打他出门,当着满街的百姓宣布,与他脱离父子关系。你说说,这么个倔驴子,还不是人头猪脑么?”
  我“扑哧”一声笑出来,这蔚少爷还真是个活宝啊,我瞥了红叶一眼,笑道:“姐姐怎么知道蔚少爷这么多事?莫非姐姐认识蔚少爷?”
  原来这蔚少爷半年前已经被赶出家门,这么说,蔚家被灭门的事,他是半分也不知晓了?可是,这么个性子……,我在心里思量着,下了结论,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半年前这件事可是闹得沸沸扬扬、街知巷闻,京城里谁不知道?”红叶笑道,“何况当时,这件事还是九爷帮他摆平的。”
  “哦?还有这么一桩?”我扬了扬眉。
  “九爷与蔚家少爷素来交好,我也不知道九爷那样的人儿,怎么会和蔚大少这种性子的做朋友。”红叶摇摇头,叹道,“那蔚大少被丞相大人赶出家门,御史大人自然不好找丞相大人的麻烦了,但你个蔚大少把人家儿子打成重伤,躺在床上,御史大人怎么也咽不下这口气,还不找人整治他一下?结果人家在江湖上请了几个好手,把蔚大少捉了去,想要好生折磨羞辱,不知道怎么被九爷知道了风声,赶了过来,替蔚大少说情,御史大人给九爷面子,放了蔚大少,这蔚大少被赶出家门无家可归,半年来也一直客居在九爷府上。”
  我笑起来:“这么说也算是有惊无险,这蔚少爷虽然鲁莽冲动,倒也有些傻福。”
  “他命好,先有个当丞相的老爷子罩他,后有九爷这样的朋友帮他。”红叶冷哼一声,满脸忿忿。
  我倒觉得有些新鲜:“怎么姐姐说起这蔚大少,好像很讨厌似的?”青楼女子,对谁都能摆出笑脸,何以对这蔚少爷,如此不满?
  “不是我讨厌他,是他讨厌我。”红叶一脸嗔怒,“那人每次在九爷府上见到我,都摆张臭脸给我看,好像我是什么病毒祸害似的,还时不时地警告我,不准对九爷动心思,说得好像九爷是他的私人禁脔一般,我要不是了解九爷的性子,还真以为他对九爷有什么想法呢。”
  还有这么一出?听红叶讲这蔚家少爷,性格这般莽撞,神经肯定也是粗条的,这样的男人,怎么会对男人产生想法,可又对红叶的态度这么古怪?难道这蔚家少爷对红叶……,我眼珠儿一转,打趣道:“姐姐难道不知道,有些男人就是喜欢对自己喜欢的女人摆张臭脸,说不定,他不是讨厌姐姐,心里指不定怎么喜欢姐姐呢……”
  “你这死妮子,看你胡说……”红叶作势打我,我笑着躲开,她闷声闷气地道:“我才不会喜欢蔚彤枫那讨厌鬼呢。”
  我笑起来,看你讲起蔚家少爷,便滔滔不绝,若真的讨厌,哪记得人家那么多事?红叶呀红叶,你心中喜欢的,当真是那位九爷么?我低下头,理了理思绪。蔚彤枫?是我大哥的名字么?我果然没有找错人,今天在红叶这里的收获实在是太丰盛了。至少我已经可以肯定一点,我这位大哥,绝对不会是楚殇找人假冒的,他也没有那个必要找人假冒一个已经被赶出家门的蔚少爷。既然蔚少爷与九王爷的关系不错,若能与他取得联系,接近九王爷,告之蔚家被灭门一案,应该也指日可待了。想到这里,我的心情不由自主地愉悦起来。
  ——2006、9、10
  本书由潇湘小说原创网首发,转载请保留!
[第一卷 青楼篇:第30章 骄女]
  这一夜我没有睡好,我整晚都在想着怎么联络上蔚彤枫,红叶倒是时常被九爷点牌子到他府上,但靠红叶传话是不太可能,一则我不想红叶生疑,二则我也不想红叶牵涉其中,平白为她添些危险。而我自己该怎么联络上他,仍是一筹莫展,我如今是宇公子包下的人,面子上自然不能再对他之外的其他男人产生兴趣,平白再得罪些个显贵。想来想去,都没想到个好方法,辗转反侧,一晚都没睡着,到天明时候,才沉沉睡去。睡了没一会儿,却听到小红来唤我起床,原来是寂将军差人来传话,让我今天过他府上一趟。
  赶紧起来准备,换了件素净的罗裙,头发仍旧不绾,还叫小红系上丝带了事。小红诧异地道:“哪位姑娘过府都是打扮得很齐整的,姑娘这样是不是太简单了些?寂将军若是觉得姑娘太怠慢,责怪下来……”
  我瞥她一眼,笑道:“是你知道将军的喜好多些,还是我知道得多些?”没人知道我其实真正去见的人是宇公子,我的直觉告诉我,这位宇公子应该会喜欢我今天的装束。
  带了吉他出门,我之前在病中的时候,已经请金大娘帮我的吉他做了个琴套。其实我自己的手工活做得也是很不赖的,编织、布艺、刺绣都不在话下。前世我织得一手好毛衣,钩、编、织都不犯难,每次织出的毛衣都会成为同事们争相模仿的样版;刺绣不是仅指十字绣,当然十字绣是绣得最拿手的,最精致的一幅作品是给自己绣的写真照片,足有一米长、八十厘米宽的双面绣;还会做漂亮的布艺手工,布娃娃呀、布花什么的,每次都能让上我家玩的同事的小孩抱着不放手,最后都得统统送给他们;衣服也能自己裁自己缝,最有兴趣的是缝少女漫画书里的漂亮服饰,还参加过漫画节的漫画人物扮演大赛。所以基本上,我认为自己还算得上是个心灵手巧的女人,是适合讨回去当贤妻良母的,可惜相亲的那些男人看我长了个水桶腰大胖脸就没下文了。缝个琴套对我不是什么难事,不过既然现在有人帮我做又不用我花钱,我何必去自己费那个事儿。
  到了将军府,将军府果真是气派,门口站着的家丁都比别家的生得威猛。小红上前去递牌子,一会儿有个官家模样儿的老伯从里面出来,笑着对小红道:“将军请卡门姑娘进去,小红姑娘就随小厮去门房里休息。”
  大户人家果然规矩多,轿夫连大门都进不去,小红也只能在门房的休息室里呆着。我也不以为忤,笑了笑,咐吩小红在门房里候着,我则带着吉他随那老伯进了大门。绕了些七弯八拐的回廊,进入一处花园,园子里除了菊花,还有几株打着花苞的芙蓉树,另外植了几株金桂,看得出很有些年头,都长得高大茂盛,满树米粒大的小花,香气却浓郁诱人,甜得发腻。
  正左顾右望间,花树间突然冲出条黄毛大狗,一头向我扑过来,我吃了一惊,赶紧闪开,那狗扑了个空,掉过头又一口咬过来,我连连后退,那狗已经咬住了我的罗裙,那领路的老管家赶紧喝斥那条大狗:“虎子!松口!松口!”那狗哪里理他,“嘶”地一下,从我的裙上扯了一大块布料下来,我的长裙顿时半成了及膝裙。我倒抽了一口气,幸好这古代的服饰又宽又长,要是穿裤子那狗定将我的腿肉咬了去。
  那狗得了块布料,面露得色,也不再扑,只“哼哼”着,喘着气不怀好意地瞪着我。这当儿,突然听到一声娇笑:“虎子,干得好!过来!”
  我抬头一看,一个十一二岁的小姑娘俏生生地站在我前方不远处,那虎子听了她的召唤,立码向她跑过去,后腿儿站起来,搭着两只爪子,将口中的布块献宝似的呈给那小女孩。小姑娘取了碎布,拿在手上看了一眼,不屑地转过头来,望着我道:“我还道京城里传得沸沸扬扬的倚红楼艳妓多么美艳无双呢,果真是长得又瘦又丑。”
  那小姑娘着了一身俏丽的粉红罗裳,质地华丽优良;头发一左一右在头顶上扎了两个高高的羊角辫,缀着大大小小的五彩珠子;皮肤粉嫩嫩的,脸圆圆的,眼睛也圆圆的,一双乌溜溜的黑眼珠在眼眶里乱转,一看便是个大户人家娇生惯养、宠得无法无天的刁钻小姐。
  “小小姐,这是将军请来的客人,你怎么能这么无礼。”领路那老伯赶紧喝斥那小姑娘,可是我怎么听,也觉得他的话里带着纵容和幸灾乐祸的味道。
  看来我不怎么受欢迎呢!我笑了笑,对那老伯道:“老人家,能否麻烦您替我找一套衣服换了,这样子去见将军恐怕不太妥当。”
  算是一个警告,我不准备将这件事告诉寂将军,你也要对我客气些,这些大户人家做了几十年下人的老人,自然听得懂我的言外之音。那老伯怔了怔,面露难色:“这……,将军府上除了小小姐,再无别的女眷,她的衣服姑娘恐怕不合身。”呵,还有些不愿意呢。
  “我才不会把衣服给她穿呢!”那小姑娘叫嚷起来,“省得给我粘些马蚤味,洗都洗不掉。”
  我看也不看她一眼,只对那老伯和颜悦色地道:“没有女眷的衣服,老人家随便给我找件丫环的衣服换吧,若还没有,给我找套男装也行。”
  怎么,还不行?真要我穿套男装去见寂将军,你这怠慢客人的过错就担定了。那老伯的脸色变了变,心不甘情不愿地道:“姑娘请到前面的厢房里等等,我这就让人找一套衣裳给姑娘换。”
  “林伯,干嘛要找给她!”小姑娘见我根本不理他,林伯又仿佛是我说什么他就做什么,不高兴了,“她不过是个倚红楼的下贱女人,我们将军府的丫环衣服她也配穿?”
  “小小姐,你别胡闹!”那林伯已经知道我不是个好捏的柿子,担心那小姑娘愈说愈离谱激怒我,沉下脸来喝斥她,一边对我赔笑道:“姑娘请跟老夫去前面的厢房。”
  “林伯……”小姑娘没想到林伯会厉声喝她,瞪圆了眼,声音愈发大了,那林伯也不理会她,径直带我往前走,我微笑着跟在他身后,经过那小姑娘身边,仍是看也不看她一眼,就当她这个人不存在似的,气得那小姑娘脸涨得通红,眼中的怒火似乎快要将她自己燃起来了。
  林伯将我请进厢房,转身去给我张罗衣服,一会儿就将衣服送过来了。我打开一看,还不错,将军府的丫环的衣服,布料也比普通人家好。脱了衣裙准备换,门一下子被冲开,刚刚那小姑娘冲进来,气呼呼地叫:“喂!你给我听着……”
  蓦地顿住,看到我赤裸着上身,小姑娘的话顿时结结巴巴地吞回肚子里去了。
  我淡淡地看了她一眼,不慌不忙、慢条斯理地穿围腹,照旧当她不存在,自顾自地穿衣服,那小姑娘仿佛才反应过来,猛地转身关上门,气冲冲地道:“你……,你看到我冲进来,为什么不叫?”
  我笑了笑,看来我再不理她,这小姑娘要气疯了:“我为什么要叫?小姐喜欢看我更衣,我便穿给小姐看,我们青楼姑娘,最是善解人意。”
  “谁喜欢看你更衣?”那小姑娘转过头,气呼呼地道,“不要脸。”
  我笑了笑,不说什么,穿上外衣,扎好腰带,理了理裙子,收拾妥当,走去开门。小姑娘见我又不理她,又气又急地冲我叫嚣:“喂,你给我听着,你别以为动点歪脑筋迷住我二叔就可以嫁进我们将军府,我二叔才不会喜欢你这种勾栏院的下贱女人。”
  二叔?寂将军吗?原来是寂将军的小侄女。我笑容满面地转过身看着她,和颜悦色地道:“既然将军不喜欢我这种下贱女人,那小姐你还担心什么?”
  “我才不担心。”小姑娘被我问住了,一时答不出,气恨道。
  “既然不担心,那你在这里做什么?”我仍旧笑眯眯地看着她,呵呵,这小丫头还真有趣。
  “我在这里……”那小姑娘猛地停住,答不出来,又觉得在我面前扫了面子,蛮不讲理地道,“这是我家,我愿意在这里干嘛就干嘛,你管得着么。”
  “我自然管不着,小姐喜欢呆着就呆着吧。”我笑了笑,打开门,头也不回地踏出门槛。
  “你……,你……”那小丫头在我身后“你”了半天,一句话也没说出来,我仍不住笑起来,看来气得不轻呢。林伯忐忑不安地看了我一眼,领着我继续往前走,又是七转八拐的,远远看到一处小院,寂惊云大将军站在院门外,背着双手。见我们过来,笑着迎上来道:“姑娘路上辛苦了。”
  我笑了笑:“辛苦倒不辛苦,只是遇到只捣蛋的小野猫,拗着我不放。”
  “野猫?”寂惊云怔了怔,我则一笑,林伯神色不安地看了我一眼,寂惊云见我无意作答,也不追问,再看到我穿的衣服,奇怪道:“这衣服好像是……”
  林伯正要开口,我抢先道:“来的路上绊了一跤,衣服蹭脏了,直接过来太失礼了,所以让林伯给我找了一身衣裳换。”
  寂惊云一副原来如此的表情,林伯看我的眼神中多了一丝感激之色。我笑了笑,听到寂惊云对林伯道:“林伯,辛苦你了,你忙你的去吧。”说完,带我进入那个小院。小院其实不小,只是那仅一人高的围墙和小门,带给了我一丝错觉,院子里是座园林,有荷花池、假山、花圃、凉亭,顺着荷花池上曲折的小桥过到池塘对面,是一片开敞的空地,寂惊云停下脚步,转身对我道:“我就带姑娘到这里,姑娘自己往前走吧,宇公子在前面等你。”
  呵,见个人竟然麻烦成这样,这宇公子的排场也太大了。我在心里叹口气,独自一人往前行去。
  ——2006、9、11
  本书由潇湘小说原创网首发,转载请保留!
[第一卷 青楼篇:第31章 公子]
  池塘对面那开阔的空地,植了很多矮株的香桂,氤氲的甜香弥漫在空气中,浓郁醉人。另有几棵叫不出名字的大树,树冠撑开如巨伞,树上一片叶子也没有,却是满树的繁花,花呈淡淡的粉色,有风拂过时,那花便有花瓣脱落下来,如纷飞的彩蝶,轻飘飘地自树上盘旋而下,上下飞舞。
  花树下,一个蓝衣男子席地而坐。地上铺了竹席,席上有矮几和软软的坐垫。近了,见那蓝衣男子正是半月前见过的宇公子。他今日着了一身浅蓝的袍子,像春日的湖水,头发仍用发带高束在脑后,一手拿着一把小刀,一手拿着块小木块,神情专注地雕着什么。他的发梢和袍上,已沾了数片粉红的落英,天空中,仍有一片一片的花瓣纷纷扬扬地徐徐而落,有一瓣落到他的睫毛上,他眨了眨眼睛,那瓣花瓣便蓦然飘落至袍上,他不为所动,一刀一刀地刻着手里的木块,神情仍是专注的。落英缤纷,花瓣如雨,人在花雨中,如同一幅绮丽的画卷,美不胜收,却又显得那么不真实,我甚至不敢呼吸,怕打碎了画中的宁静,惊扰了这梦境中的人。
  他把小刀放在矮几上,吹了吹手上的木刻上雕出的木屑,慵懒的声音随即响起:“伫在那儿做什么?不累么?”他没有转过头来,眼睛仍专注地看着手里的木刻。我微笑着走过去,将吉他轻轻放在凉席一角,轻声福道:“卡门见过公子。”
  “坐吧。”他头也不抬,仿佛手里的木雕是什么稀世珍宝似的。我坐下来,他才抬眼看我,表情是十分轻松和柔和的,连眼中那慑人的目光都收敛了。这样的他让我觉得易于亲近,不用那般提心吊胆地时时刻刻算计他的想法。
  “病好了?”他淡淡地问我。
  “好了,谢谢公子关心。”我想起他借寂惊云之名送来的补药和糕点零嘴,赶紧道谢。
  “怎么这场病来得这么凶猛?”他捏着手里的木雕,漫不经心地问。
  “受了寒,我身子本来就弱,所以好得慢了些。”我小心翼翼地答他。这位公子爷的每句话都怠慢不得,一句看似不经意的话,常常暗藏了机锋,让人招架不住。
  “听说遇到采花贼了?”宇公子冷不丁来了一句,唇角噙着意味不明的笑,“你这丫头的艳名真是传开了。”
  “没采到,公子放心,卡门不会叫人占了便宜,给公子脸上抹黑。”我赶紧声明。他怎么知道?这消息被月娘严密地封锁了,倚红楼几乎没人知道,难道这宇公子派了人暗中监视我?我无奈地笑了笑,又道:“卡门这艳名大炽,还是公子出了大力的。”言下之意,他也是始作俑者。
  宇公子听我这样说,懒懒地笑起来:“艳名大炽,总是好处多的,不是来了人英雄救美么?听说桌椅锦屏都砍烂了呢。”
  我心中一寒,连桌椅锦屏被砍烂的事他都知道,莫非倚红楼中有他安排的眼线?否则为何好像对我发生的一切都了如指掌?楚殇月娘都没问过我桌椅屏风是被谁砍坏的,我只当他们没有上心,现在想想不太可能,为什么他们会隐忍不发,不向我寻根问底?
  而这个宇公子包下我的原因,想必是想引出那个行刺他的黑衣人吧?我抿嘴笑道:“公子在卡门身边放了粽子么?连卡门被楚殇公子救了都知道。”言下之意,那个黑衣人啊,就是楚殇啊,你去找他麻烦吧。也不容他细想,话里故意带上这个粽子的典故,引开他的思路。
  “粽子?”宇公子怔了怔,果然不懂我在说什么。
  我抿嘴笑道:“公子没听过那个笑话么?包子家族跟米饭家族打群架,米饭家族把包子家族打得落花流水,蛋炒饭把粽子逼到一个墙角,粽子把外衣一脱,对蛋炒饭道:‘我是内应’,所以呀,这粽子便成了内应、J细的别名儿了。”
  在二十一世纪,有个叫李小葱的女孩儿,让无数的人为她疯魔,爱她的人爱得发疯,恨她的人恨得发狂,她随口一个笑话,都可以成为流行,把这家喻户晓传了几千年的粽子,赋予了新的含义,成为“无间”的代名词。她纯净得就像是我们十年前的自己,我想起那个火热的夏天,我们因为这个孩子走到一起,为她投票、为她拉票、为她哭为她笑、为她耗尽身上本就不多的全部热情,一切仿佛才发生在昨天一样清晰,却其实已经恍如隔世,真的真的,是在隔世了。
  “你在丫头,哪来这些个逗趣的笑话儿?”宇公子许是觉得新鲜,果真没再追着细问那晚的事,他今天心情似乎很好,懒懒地问:“听说你给月娘说了个‘超级花魁’的点子,京城里半月来传得沸沸扬扬的?”
  “一个小点子罢了。”我忐忑地看了他一眼,不知道他说起这个是什么意思。
  “小点子?”他意味深长地看我一眼,“即使是京城里的商家大贾,也想不出这么缜密的点子,一环扣一环,方方都有赢利,看这样子,京城还要热闹好些天了。你这小丫头,哪来这些个想法?”
  我哪会想啊,我剽的。我在心中暗暗叫苦,不知如何答他,便不讲理地反问:“凭什么小丫头便不能有这些个想法,这只能说明女人的聪明才智一点都不输给男人。”
  宇公子的唇角噙起一抹浅笑,也不与我纠缠这个问题,突兀地道:“会下棋么?”
  我看了一眼放在矮几下的围棋盏和棋盘,笑道:“公子,卡门可不是那些个琴棋书画皆通的才女,您这不摆明了为难我么?”
  他笑了笑:“若我今儿个不想听曲儿,只想下棋呢?”
  又刁难我,我笑了笑,将那棋盘拿出来放在矮几上道:“这围棋么,卡门有另外一种玩法,公子可有兴趣试?”
  “说来听听。”宇公子的表情是波澜不兴的。
  我将围棋盏拿出来,抓了几颗棋子在手上,一边在棋盘上摆,一边笑道:“我这玩儿法,可没围棋那么劳心,唤作‘五子棋’。就是两人各执一种棋子,任何一方的棋子不论是横线、竖线、斜线,先连成五颗的为胜。”
  “花样儿倒多。”他来了一点兴趣,“那就试试你的新玩儿法。”
  于是下将起来,开始几盘我很轻易就能赢他,多玩几盘之后,要赢他便不是那么容易了,下一盘常常要很长时间,难决胜负,再后来,便是我输多赢少了,这男人怎么这么聪明?我噘着嘴,当他再次赢了我一盘的时候,我气馁地一推棋子,耍赖道:“不来了,不来了,公子都不让让人家。”
  他抬眼瞥我,表情慵懒,眼中却带起一丝笑意,身子懒洋洋地向后融,笑道:“过来。”
  我怔了怔,下意识地站起来,走到他身边坐下,他一把拉我入怀,还未等我有所反应,已经扯下我束发的发带,我轻呼出声,他的手已经探入我的发中,捞了一束举到鼻下,嗅了嗅,赞道:“好香!”
  我倚在他怀中,不敢动,我现在是他包了的人,他对我做什么都是天经地义的,包括要我的身子,我抬起脸,强笑道:“公子,卡门为您唱支曲儿吧?”
  “说了今儿不想听曲儿。”他淡淡地道,鼻子仍在我的发上嗅,我心中有些急,他不会是现在已经情动了吧?
  “那,卡门给您讲个故事如何?”我使出另一招。这招是我的杀手锏,当初楚殇逼我接客,我本想在走投无路之下,用这一招的,就像《一千零一夜》里那个给暴君讲故事的女子一样,以故事来拖延暴君杀人,我则想以故事来拖延客人的上床时间,边讲边给他灌醉,要不就干脆讲鬼故事给客人听,把他们给吓跑。不过没想到我还有点衰运气,居然一直没有用上。
  “故事?”宇公子仍不放开我,让我倚在他怀中,他似乎对我的头发很感兴趣,一边拿着把玩,一把漫不经心地应我。
  “公子也不想听吗?”在他怀里呆得越久越不安全吧?我得快点让他答应才成。
  “你这么有兴致,便讲来听听。”他还是不放开我,我又不敢挣扎,只得倚在他怀里,脑袋里冒出一个故事,是《一千零一夜》里最出名的那个,便滔滔不绝地讲开了:“很久以前,在遥远的地方有个波斯国的国家,城市里住着兄弟俩,哥哥叫戈西母,弟弟叫阿里巴巴。父亲去世后,他俩各自分得了有限的一点财产,分家自立,各谋生路。不久银财便花光了,生活日益艰难。为了解决吃穿,糊口度日,兄弟俩不得不日夜奔波,吃苦耐劳。后来戈西母幸运地与一个富商的女儿结了婚,他继承了岳父的产业,开始走上做生意的道路。由于生意兴隆,发展迅速,戈西母很快就成为远近闻名的大富商了。而阿里巴巴则娶了一个穷苦人家的女儿,夫妻俩过着贫苦的生活。全部家当除了一间破屋外,就只有三匹毛驴。阿里巴巴靠卖柴禾为生,每天赶着毛驴去丛林中砍柴,再驮到集市去卖,以此维持生活。有一天……”
  他把玩着我的头发,神情莫测,他慑人的眼神收敛之后,眼神便如春水般澄澈,我也不知道他到底听进去没有,心思忐忑间,说出来的故事便乱了:“强盗头子对着那山洞大喊说‘芝麻,开门吧!’……,呃……,阿里巴巴……,呃……”他长得真好看哪,我嗑嗑巴巴地望着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讲什么。
  他笑起来,也不知是嘲是喜,我的脸顿时烧得烫人,“嘤咛”一声,把脸埋进他怀里,撒娇道:“公子爷取笑人家。”
  “你这丫头,有时贼精贼精的,有时候又这般迷糊……”他叹了一声,抚着我的头发,那手也不知道在我脑后弄什么,然后,我感觉到他轻轻别了一样东西到我发间,我好奇地往发间摸去,手一僵,垂在脑后的发已经被他不知道用什么绾起来,再向上摸去,触到一样硬硬的东西,我轻轻抚着那东西的形状,心中一震,手也如被施了定身术般顿住,那东西竟是……,竟是一支发簪!
  ——2006、9、11
  本书由潇湘小说原创网首发,转载请保留!
[第一卷 青楼篇:第32章 勾引]
  宇公子见我呆住,轻笑道:“怎么了?”
  “公子这是……?”我望着他清朗的目光,心绪如麻,是他么?我命定的人?那个肯为我绾发的人?这个人这般轻易,就触碰到我心底最柔软的部分,一时竟觉得他慵懒的笑容是那般讨喜,那样得我心,我定定地望着他俊朗的脸,不由痴了。
  “刚刚刻的小玩艺儿,别在你发上正好。”他淡淡地道,拢了拢我耳侧的发,我的脸顿时有些发烫。原来,这簪子就是他刚才全神贯注刻的东西,我想到他雕刻时那认真专注的表情,心底竟然有一丝丝甜蜜的感觉,慢慢地涌出来,将我包得严严实实。
  那一刻我几乎忘了一切,忘了楚殇,忘了我与他之间那些仇恨,忘了我身处在险境,忘了我来到这个世界便一直小心谨慎地求生存……,这一切的苦难与此刻的甜蜜比起来,似乎都变得微不足道,原来原来,一直潜伏在我心间的,一直是那样一个小小的愿望,只要能开开心心地活在世上,遇到个心爱的人,为我绾发,与他平平安安厮守一生。
  都说女人的心是海底针,难以捉摸,其实只说对了一半,当女人爱上一个男人的时候,她的满腹心思都围着她爱的男人打转,一言一行,都浅显易懂。我爱上他了吗?爱情怎么会来得这般轻易?可是,为何我此刻满心欢喜,对这个拥我入怀的男人,他的一举一动,此刻都那样顺眼慰贴,让我有说不出的喜欢。
  或许是我太过安静,或许是我的表情过于柔和,或许是我眼神中那种甘心化成水的柔情表达的欢喜太过强烈,或许我眼前这一刻的表现是宇公子从未见过的一面,我这样骄傲的人,一生能表露几回?他望着我的表情若有所思,眼神渐渐深了,俯下头,他的脸缓缓压下来,我以为他要吻我了,可是他却只用鼻子触着我的鼻子,轻轻擦了两下,看了看我,唇角噙着浅笑,又亲昵地蹭了蹭我的鼻头。
  要死了,我哪里经得起这样温柔的挑逗?我呻吟起来,仿佛在邀约他进一步的侵略和占领,他轻笑一声,唇徐徐地压下来,轻轻触了触我的唇,我的身子忍不住颤了颤,他的唇好凉,他感受到我的颤抖,唇稍稍离开,我一把勾住他的脖子,主动将唇送到他的唇上,脸情不自禁地烧起来。好喜欢,好喜欢他的唇他的吻,我控制不住地颤抖起来,只觉得一股极致的快感击中我的大脑,让我头发晕,全身酥软,完了完了,从我过去那三十年的经验看,这是我与自己喜欢的人接吻才会出现的极致快感。他的唇热了起来,我吸住他探入我的口中的舌,抵死缠绵,脑中模模糊糊地想,是他吗?真是他吗?他真是我命中的人?我的良人?
  如果世界在这一刻毁灭,我也甘愿。如果他现在就要了我,我也甘愿。我闭上眼睛,全身仿佛发着低烧,他的唇,我好喜欢,他的吻,我好喜欢,他的怀抱,我好喜欢……。瞬时情动,手探入他的衣襟,抚上他结实的胸膛,我哆嗦着摸索他衣襟的布扣,找到一个,正要解开,却被他一把抓住我的手,我顺从地任他抓住,男人果然还是比较喜欢占主动,那我就迎合一下他的大男人主义好了。他吻得我快透不过气,才一下子蓦然松开我,趁我缓气儿的时候,放开我的手,勾起我的下颌轻笑道:“你这丫头,哪里来的这样大的胆子,光天化日地也敢勾引爷……”
  “公子不喜欢么?”我毫不掩饰自己欢喜的眼神,大胆地凝视他,我是那样喜欢你,喜欢你,所以,我不以为和自己喜欢的人欢爱有什么值得羞耻。
  “喜欢,你这丫头,就今日这一刻最得我喜欢……”他的声音暗哑起来,我微微一笑,是呵,因为就是这一刻,我才最真实,你或许只是不经意地触中我心底最柔软的部分,却让我完完全全呈现出了内心最真实的情感,真够亏的,我叹了一声,可是,却不悔。
  “公子喜欢,不就行了……”我贼笑着扑倒他,美男仰卧,唉,帅呀……,在他身上蹭了个舒服的位置,手又不老实地去扒他的衣服,他好笑地再次抓住我的那只手,眼中含着欲火,语气暖昧地轻笑:“丫头,你想玩火么?”
  “公子不想么?”我笑起来,另一只手滑到他身下,握住那已经如怒龙般的昂扬,得意地笑道:“公子这里可不是这么想的呢,看来还是你的身体比较诚实……”
  他全身一颤,翻身压住我,难耐地喘了口气,咬牙恨道:“小妖精……”
  “爷……”我哼了哼,媚声引诱他,手上使了把劲儿,这些个男人,明明心里想要得不得了,面上还要装一装正人君子,矫情!他呻吟出声,我满意地一笑,手再动了动,他倒抽一口气,伸手抓住我在他身下捣乱的小手,咬牙切齿地道:“别动!要不是不想表演给人看,我保证不用你勾引也会要你!”
  什么意思?我眨了眨眼睛,见他额上冒出了细密的汗,心中一软,松了手,却见他翻身跃起,袖中一道白芒向着数丈外茂密的荷塘射去,瞬间将荷塘的荷叶削去一大片,那白芒忽悠忽悠地飞回来,却是一把白色的纸扇,只听到荷塘间一阵稀稀疏疏的乱响,伴着“卟嗵”一声落水声和一个女子“哎呀”一声尖叫,一个粉红的身影落入水中。
  我赶紧站起来,与宇公子一齐跑到池边,那个粉红色的身影狼狈地在水里扑腾,我定睛一看,“噗哧”一声笑出声来,原来落水的,正是寂惊云大将军的小侄女,刚刚在路上找我麻烦的小野猫。
  “宇……,宇叔叔……”小野猫在水里扑腾了两下,一身全湿透了,“快拉平安上来,平安不会游水。”
  “平安,我不是告诉过你,这里不让人进来么?”宇公子抱着双臂,淡淡地看着她,不紧不慢地道,仿佛一点儿也不着急。
  “我……,我错了……”寂平安在水里乱扑,又急又慌,“宇叔叔快救我……”
  宇公子笑了笑,仍是没有下去救她的意思,似乎想好生惩诫一下这个没规矩的小丫头,难道说,他早就发现平安躲在荷塘里了,这荷塘上的曲曲折折的长桥,是隐在这满塘的荷叶间的,若是蹲在桥上,身子便会被高大的荷叶遮住,根本不容易被人发现有人藏身此处,这宇公子,想必武功不弱,否则怎么会离了这么远,也叫他发现了寂平安躲在荷叶丛里。
  我想到刚刚自己与宇公子调情那一幕,定叫这寂平安偷看了去,心里也有些气恼,但看她可怜兮兮地在水里扑腾半天,呛了几大口水,心也软了,忍不住给她求情:“公子,入秋了,池子里水凉,寂小姐要是冻出病来,也不好给寂将军交待,您就饶了她这一回,拉她起来吧。”
  正说话间,却见那寂平安沉入池底去,又惊又慌:“公子,她沉下去了,你快救她……”
  宇公子看了我一眼,淡淡一笑,道:“寂平安若是这么轻易便丧了命,便也不是让人头疼的小魔星了。”
  话是这么说,他仍是凌空跃起,足尖在削掉叶子的荷叶茎上轻轻一踮,便如流星一般射出,在空中弯腰一探,手臂伸入水中,“哗啦”一声,便把一身淤泥的寂平安从水里捞上来,几个闪纵之间,便飞回岸边,将寂平安放到草地上,他全身上下除了右手的袖子,其他什么地方都干干静静的,没沾到一点儿泥和水。
  我瞠目结舌,看来他的武功不是不弱,是非常不弱。那寂平安躺在地上,面青唇白,双目紧闭,宇公子皱了皱眉,语气有些严厉:“平安,还要作戏么?那池塘里的水还不够你深,站直了就能露出头,哪里淹得死人?”
  寂平安充耳不闻,身子一动不动,宇公子见她全无反应,蹲下身,伸手往她鼻间一探,脸色一变,抓住她的肩膀摇了摇:“平安,别玩了,快睁开眼睛。”
  难道寂平安不是假装的,是真的溺水了?我见宇公子脸色骤变,知道寂平安情况不妙,赶紧拉开宇公子,道:“公子,让我来试试。”如果真如平安所说,她确实不会游泳,落入水中肯定会慌得不知所措,哪里还有空想这池子到底有多深,站直了就不会溺水,这宇公子,还当人人都和他一样处变不惊不成?
  我探了探寂平安的鼻息,已经停止呼吸了,赶紧动作麻利地清理掉她口中和鼻腔内的水和污泥,解开她的衣扣和领口,以保持她呼吸道畅通。托起她的下颌,捏住她的鼻孔,深吸一口气后,再往她嘴里缓缓吹气。宇公子见我嘴对嘴地为寂平安贯气,不知道我究竟想干嘛,忍不住出声道:“你在做什么?”
  “人工呼吸,你别闹,一边呆着去。”我不理她,继续我的动作,幸好以前的单位请人教过我们一堂溺水自救课,否则我还真不知道怎么处理。待寂平安胸廓稍有抬起时,我放松她的鼻孔,一手压其胸部,以助她呼气,并反复有节奏地继续为她贯气,直到她骤地呛了一下,口中吐出一股污水,我才松了口气,将她扶起来坐着,轻声道:“感觉怎么样?”
  寂平安圆圆的眼珠转了一下,看到宇公子,“哇”地一声大哭起来,一边哭一边大声抗议:“宇叔叔坏……,呜呜……,看人家落水也不管人家……,我以后再也不理你了……”
  宇公子尴尬地站着,脸上一阵红了一阵白,我白了他一眼,道:“站着干什么,快把衣服脱下来。”
  “什么?”他仿佛没听明白,“你叫我脱衣服?”
  “寂小姐的湿衣服要马上脱掉,你不脱给她穿,难道要我脱?”我扬了扬眉,继续使唤他,“转过身去,我帮寂小姐脱衣服,你别看!”
  他脸抽了抽,想说什么,终究还是转过身去,开始脱外袍,我偷笑了一下,以为可以看到美男裸身,结果他外袍里还着了内衣,偷窥计划落空,气得我冒烟,他脱了袍子扔给我,没转过身,我无奈地接了袍子,三两下给寂平安脱得精光,用宇公子的袍子把她裹了起来。然后对背对着我的男人道:“好了,公子,得快送寂小姐回房,用热水泡泡,还得请大夫过来看一看。”
  他看了我一眼,目光中包含了探究,我避开他的目光,扶起寂平安,看他仍站在那里,怔怔地望着我,不禁皱了皱眉,嗔道:“傻站着干嘛,还不抱寂小姐回去,她现在身子可给冻麻了,根本没法走路。”
  “我不要他抱!”寂大小姐也是个骄横的性子,正在气头上,听我这样一说,气冲冲地道。
  我看了她一眼,笑道:“寂小姐不让他抱,难道想自己走回去?”
  “走回去就走回去。”她大小姐脾气来了,一把推开我,自己一个趔趄,险些栽倒在地,宇公子上前扶住她,一把将她抱起来,也不理她大叫大嚷,就往园子外走。我的抿嘴儿一笑,唉,这一大一小两个家伙,可都是别扭人儿呢。
  ——2006、9、13
  本书由潇湘小说原创网首发,转载请保留!
[第一卷 青楼篇:第33章 猜心]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45.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elapsed_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