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绾青丝 全卷 完结版 .-第24部分

国少女围了上去,将花环戴到乌雷的头上;端着庆功酒的少女也迎了上去,将盛满马奶酒的银碗双上奉上;还有些少女,将鲜花的花瓣洒在她们心目中的英雄头顶。场面顿时热闹起来,色彩艳丽的花瓣漫天飞舞,与少女们粉扑扑的脸颊交相辉映。乌雷将蓝、黄|色、红、白、绿五面小旗结在一起,系到金刀的金柄上,坐在营地首位的曜月国国王微笑着鼓起掌来,观赛的人跟着鼓掌,锣鼓声响了起来,一时,营地掌声雷动、欢呼震天!
  等众人的热情稍稍平复,国王笑问道:“乌雷,你两年不曾参加比赛,今年为何决定参赛夺刀?”
  “回禀父王,我想将这把金刀,赠给一位美丽的姑娘。”乌雷王子望着国王,沉声道。
  乌雷的话音刚落,每个营帐都传来姑娘们的尖叫。我摇摇头,止不住笑意,草原上的女子还真是率真可爱,若是天曌国的女子,即便是再喜欢这位王子,再想得到那把金刀,也得装一装矜持,断不会如此坦白地表达自己的情绪。
  “哦?”国王望着自己最得意的儿子,感兴趣地道,“你想将金刀送给哪位姑娘?”
  乌雷转过头,眼神在左右营帐转了一圈儿,人群顿时安静下来。乌雷的目光落到我身上,湛蓝的眼睛像蓝宝石一样闪闪发光,唇角带起了一抹阳光般的笑容。
  他举步向我走来,人群响起“嗡嗡”声,带着猜测和疑惑,望着他们的王子殿下。乌雷走到我面前,双手捧起金刀,突然单膝跪地,昂着头望着我,人群顿时鸦雀无声,瞠目结舌地看着他耍宝。乌雷见自己的举动完全达到了吸引众人目光的效果,对我笑道:“叶姑娘,‘没有羽毛,有多大的翅膀也不能飞翔;没有礼貌,再好看的容貌也被耻笑’。为了表达我对你来到曜月国热情欢迎的心情,请接受这份代表我的荣誉的最真挚的赠礼。”
  四周鸦雀无声,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我的身上,我看着众人羡慕、疑惑、惊讶、猜测、失望、嫉妒的目光,一时有些失措,心里也有些不高兴,这男人,不但当着众人揭穿我是女子的身份,还想存心让我成为别人注目的焦点是不是?赤备在一旁道:“叶姑娘,这是我们草原人最诚挚的礼物,快收下吧。”
  我回过神来,望着半跪在地上的乌雷,他目光坚定地看着我,手中的金刀高举着,看来不收还不行了,总不能让人家堂堂一个王子一直这么跪着吧?我无奈地笑了笑,双手接过乌雷手中的金刀,欠身道:“小女子感谢王子殿下的美意。”
  人群又开始“嗡嗡”作响,坐着首位的曜月国国王上下打量了我一眼,转头对乌雷笑道:“王儿,这就是那位解了你益智题,还解了三个贡品小金人玄妙之处的姑娘么?”
  “回禀父王,正是这位叶姑娘。”乌雷脸上露出了笑容。
  “王儿果然好眼光。”曜月国国王哈哈大笑道,“父王恭喜你!”说着,举起了手中盛满酒的银碗。
  “谢父王!”乌雷接过赤备递给他的酒碗,与曜月国国王遥遥对举,一饮而尽。
  随后国王宣布此次赛马大会的胜出者为乌雷王子,并让大家在盛会上开怀畅饮、尽情欢乐。歌又唱起来,舞又跳起来,一切似乎又恢复了赛马大会刚开始时的样子。我看了一眼坐到我们帐篷里来的乌雷,心中有些不安。在这歌舞昇平的平静表面下,那些偶尔停驻在我身上的探索目光,让我觉得如坐针毡。我的目光停在放在桌上的那把金灿灿的宝刀上,刀鞘上嵌着的宝石璀灿生辉,流转着诡魅的莹光。
  ——2006、10、28
  昨儿在群里聊天的时候掉线了,后来怎么也登不上,呵呵,不好意思,跟群里的大大们解释一下。
  本书由潇湘小说原创网首发,转载请保留!
[第二卷 沧都篇:第77章 下聘]
  曜月国的赛马大会热热闹闹地结束了。我与安远兮回到客栈,今儿在赛场上的那一幕,让我心里有些不爽。可能是大女人心理在作怪吧,我对乌雷没经过我同意,就随意暴露我的性别感到很不高兴,包括他那强势的赠礼举动,也让我觉得非常不受尊重。前世我就特别讨厌别人不经我同意就擅自进行的一些举动,比如酒宴上所谓的劝酒文化,比如父母不由分说安排的相亲,比如在大庭广众之下看似给女人惊喜实则更像自己出风头的示爱,都让我特别反感。
  记得前世在报纸上看过一个社会新闻,一对男女分手之后,男人天天站在女人公司的门口,举着一块牌子写着“XXX,我爱你,请你原谅我”等字样,等女人从公司一出来就跪到她面前,发表一番“感人肺腑”的爱的宣言。搞得女人整天上班不得安宁,被同事偷偷议论、指指点点,出了公司又被人围观,严重影响了女人的正常生活和工作,精神紧张得差点发疯,最后忍无可忍打了“110”才把男人撵走。记得这件事还引起过广泛的讨论,支持男人的都说这样的男人好深情,他是出于爱才做出这样的举动,女人应该原谅他等等,而支持女人的则说这样的男人根本不是爱那个女人,否则根本不会给女人带来这种精神困扰,完全是自私自利云云。
  记得同事甩给我看那张报纸时,我曾笑言那女人心太软,开始还要给那男人留点面子,被折磨得受不了了才知道打“110”,要是我,在他拿着牌子出现在公司的第一时间,就找盆水给他当头泼去,让他清醒清醒,别玩这种幼稚无聊的把戏。然后和同事在办公室里一阵大笑。
  今天莫名其妙地,我也成了这类似乌龙事件的女主角,我憋了一肚子气,又忌惮着这个国家的面子、这个民族的风俗和那个男人的身份,不能随意发作,让我心里特别郁闷。闷闷不快地回了房间,我让安远兮回去收拾东西,明天一早就启程回沧都。没想到回房没多久,赤备就给我送来了一大堆贺礼,我瞠目结舌地看着他指挥仆人把东西搬进我房间,忍不住道:“赤备大哥,这是怎么回事?”
  他搬进我房间的东西,有金银珠宝、绫罗绸缎,还有珍贵的药材,乱七八糟地堆了一地。赤备从怀里摸出一个折子,递到我手里,笑道:“叶姑娘,这是我们乌雷王子给您的聘礼。”
  聘礼?我一头雾水地打开一看,只见上面除了罗列送到我房间的这些东西,还写着骏马十匹、牛三十头、羊一百只等等字样。我失笑地抬眼看着赤备,语气不善地道:“赤备大哥,这是怎么回事?我什么时候答应嫁给你们王子了?”
  赤备微微一笑,欠身道:“叶姑娘,您今儿可是当着曜月国满国的文武大臣答应了我们王子的求婚,您忘了吗?”
  “这玩笑一点儿也不好笑。”我板起脸,不悦地道,“赤备大哥,你是个爽快人,不要跟我拐弯抹角的。”
  “叶姑娘,您今儿在赛马大会上,收下了我们王子的金刀,依我们曜月国的风俗,在赛马大会上夺得金刀的勇士,如果把刀赠给男人,即表示他愿意与那个男人结拜为兄弟,如果把刀赠给未婚的姑娘,则表示向那位姑娘求婚,如果对方收下金刀,则表示答应了请求。”赤备见我满脸不高兴,解释道:“姑娘今天当着众人的面收下了我们王子的金刀,则表示答应了王子的求婚,所以王子派我送了这些聘礼过来,择日与姑娘完婚。”
  我满脑黑线,这这这……,这也太离谱了。我又气又急,怒道:“你们有这样的风俗,为何不一开始给我讲清楚?还催促我糊里糊涂地收下他的刀?”
  赤备瞪大眼,一脸这还用讲吗的表情,讶异道:“叶姑娘,在赛马大会上受到获胜的勇士求婚,对我们曜月国姑娘来说是莫大的荣誉,你怎么这么生气?”
  “笑话,我又不是曜月国人。赤备大哥,我尊重你们民族的风俗,但不表示我会盲从你们的风俗。”我气急败坏地怒嚷,“你们有怎样的风俗是你们的事,我不了解你们的风俗,作为礼貌,你最起码也应该向我讲明,而不该有所隐瞒,这是对客人起码的尊重,枉你们还自诩为热情好客、对人有礼的民族!”
  “叶姑娘为何不明白,我们王子对姑娘可是一片真心……”赤备犹自辩解。我打断他,冷笑道:“这是两回事,请不要混为一谈,赤备大哥,你老实告诉我,这次赛马大会上的赠刀,是不是你们王子一早安排好的?”
  “这个……”赤备尴尬地看了我一眼,“数月前我们王子闻听姑娘解了他的题,又解开了福老爷的贡品小金人之谜,已经对姑娘十分倾慕,所以……”
  “所以?”我冷笑,我算是明白了。什么来找我生产曜月国的刺绣贡品,什么非要我押货到皇都才能付剩下那一半货款,什么枢密使大人专程接应,什么赛马大会,都是那位王子殿下安排好的,为的就是要造成今日这覆水难心的局面。他想要的真是我们锦绣庄生产的贡品吗?只怕在他眼里,我才是那贡品吧?
  一种被欺骗的愤怒烧得我几乎丧失理智,我抓起放在桌上那把乌雷赠的金刀,丢给赤备:“对不起,赤备大哥,你们王子的好意我受不起,这把刀,请代我还给他。”
  赤备接住金刀,大吃一惊:“叶姑娘,这怎么可以?”
  “这又怎么不可以?”我冷笑道,“你们可以设计让我糊里糊涂地收下金刀,我就不能清清楚楚地还给你们了?”
  “叶姑娘,我们曜月国,还从来没有发生过收下金刀再退还的先例,这对夺刀的勇士是极大的侮辱。”赤备认真地看着我,慎重地道,“请姑娘考虑清楚,如果退还金刀,后果是极其严重的。”
  我深深地吸了口气,压下心口那股怒火,思索起来。赤备说的的确有道理,事关曜月国皇室的脸面,我不能这么冲动,但我也不能就这么糊里糊涂地就把自己一生的幸福赔进去。安远兮大概被我房间里的吵闹声惊动了,从他房间里走过来,见了满地的聘礼,微微一怔:“叶姑娘,发生什么事了?”
  我看了他一眼,转头对赤备道:“赤备大哥,请转告你家王子,我明天一早去拜访他。”先跟那个王子讲一讲道理,看看他怎么说,再作打算。
  赤备以为我想通了,松了口气,笑道:“我一定转告王子殿下,在下就不打扰姑娘休息了,告辞。”说着,将手中的金刀放到桌上,急急忙忙地走了。
  安远兮送他出去,掩门进来,有点没摸清状况,愣头愣恼地道:“叶姑娘,我们明天不是要起程回沧都么?怎么又要去拜访王子殿下了?”
  我拿起赤备刚才放到桌上的金刀,唇边浮起轻嘲的笑容:“安总管,知道我今儿收的这把刀是干什么用的吗?”
  “乌雷王子不是说是赠给尊贵的客人的礼物吗?”书呆子看来也不了解草原的风俗,我摇头一叹,冷笑道:“礼物?是啊,是礼物。不过,是定情的礼物。”
  “定情?”安远兮怔了怔,我把刀丢给他,坐到椅子上,冷笑道:“是啊,他们草原上的风俗,收下了这把刀,我就得嫁给他。”
  “什么?”安远兮的脸白了白,“你答应他了?”
  “收下就算答应了。”我没反应过来他问这句话的意思,懒懒地道,满脑子里想着明天应该怎么说服乌雷王子收回金刀。
  “你怎么能就这样答应他?婚姻大事,岂能儿戏?怎么能仅靠一把刀就决定?”安远兮脸上泛了起红晕,语气也激动起来,“你……,你真的答应他了?”
  他干什么这么生气?我怔了怔,忆起这书呆子的迂腐个性,突然想起前几日在马车上他说的话来,忍不住又兴起逗弄他的心思,我笑道:“我答应他又怎么了?”
  “你……,既无父母之命,又无媒妁之言,实在是不合礼数,叶姑娘,你也太……”安书呆看来又要说教了。我叹了一口气,换上一副幽怨的表情,语气哀怨地打断他:“安总管……”
  他看到我的表情,呆了呆,把说教的话吞回肚子里。我幽幽地看他一眼,低声道:“安总管,你那日不是说,我这样的女子,没有人敢娶么?其实我自己也是知道的,我这样的女子,脾气又坏,为了生活还得抛头露面的,早就被人看得不正经了,有什么人敢要?”
  他涨红了脸,局促不安地望着我:“叶姑娘,你……”
  我继续叹气:“现在难得有个人不介意我这些,肯娶我,我又有什么理由不答应呢?何况乌雷王子的条件这么好,就算是那些名声好的姑娘,嫁给他也不吃亏,何况是我这种……”
  “叶姑娘,你不要这样说你自己!”安远兮眼中带起不安的神色,结结巴巴、语气懊恼地道:“是远兮那日口不择言,姑娘哪里有那样不堪,你万万不可轻贱自己。”
  “你也没有说错……”我肚子里笑得肠子都快打结了,面上却仍旧一副自怜自艾的表情。
  “叶姑娘,你是个很好的人,是我胡言乱语,你别放在心上,万万不可因此就看轻自己,随便答应这门亲事……”安远兮脸涨得通红,一脸的愧疚,见我一脸幽怨,想过来劝慰我,又觉得失礼,一时站也不是坐也不是,就差点一头撞墙,以死谢罪了。
  我看到安远兮手足无措的样子,终于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安……,安总管,你不是吧?你还真的相信呀……”
  安远兮见我笑得直不起腰,顿时醒悟过来,明白自己又被我耍了,气急败坏地瞪了我一眼:“叶姑娘,你……”你了半天,终是没有说出什么来,见我笑得眼泪得出来了,将手中的金刀“啪”地一下按到桌上,气得扭头就走。
  “安总管……”我赶紧叫住他,虽然欺负这书呆子很有趣,不过现在可不是他耍脾气的时候,我缓了口气儿,柔声道:“你照旧回去收拾东西,明天从王子殿下那里出来,我们就直接起程回沧都。”
  他回头看了我一眼,见我收了那夸张的笑姿,转过头,闷声闷气地“嗯”了一声,推门出去了。我轻轻一笑,这呆子,还真是傻得有点可爱哩。被他这样一搅,心情也好了不少,我转头看向桌上的金刀,脑袋顿时又大起来。那个,幼儿园的老师是怎么说的?不要随便接受别人的礼物。叶海花啊叶海花,你真是越活越回去了啊,谁让你不听老师的话,麻烦来了吧?
  ——2006、10、28
  本书由潇湘小说原创网首发,转载请保留!
[第二卷 沧都篇:第78章 退婚]
  我必须要在今早解决好退还金刀的事,否则就不能跟我们一早联系好的一个商队回沧都,错过这个商队,我们还要多等数天时间,才能找到下一个商队带路。而发生了赠刀这件事之后,我是一天也不想在曜月国皇都多呆了。
  次日一早,我本以为赤备会安排人来带我去乌雷王子的府邸,没想到踏出客栈,竟看到乌雷王子骑在一匹大黑马上,笑容满面地看着我。我微微一怔,欠身行礼:“草民参见王子殿下。”
  “叶姑娘如今怎么还是着男装?”乌雷湛蓝的眼睛闪过一抹趣味,“我真想看看姑娘着裙装的样子。”
  “殿下说笑了。”我沉下脸。乌雷笑了笑,猛地弯腰,把我一把揽上马背,我惊呼一声,安远兮冲上来:“放开叶姑娘!”
  “铛铛”几声,乌雷的随身侍卫拔出刀来,架到了安远兮的脖子上,我大惊:“放开安总管!”扭头看向乌雷,我怒道:“殿下,你这是什么意思?”
  “放开他!”乌雷淡淡地道,那些侍卫听话地回收佩刀,乌雷看了一眼安远兮,笑道,“安总管,我只是带叶姑娘出去走走,你不用担心。”
  “叶姑娘……”安远兮担忧地看着我,这书呆子被吓坏了吧,我笑了笑,“安总管,你就在客栈等我吧。”退还金刀的事,还是不要有外人在场的好,免得乌雷下不来台,一怒之下牵涉无辜。
  乌雷低声一笑,拥我坐到他身前,策马驰聘出城,我沉默地抓紧马鬃,不久听到乌雷低沉的笑声:“叶姑娘,抱住我比抓着马鬃安全得多。”
  我心里有气,不想理他,一句话也说,仍旧抓着马鬃。乌雷策马奔上草原,奔过一个小山坡,奔过一片白桦林,奔到一个低浅的河谷,放慢了马速,慢慢停下来。他翻身下马,伸出双手来接我,我不理他,自己踩着马蹬从马背上翻下来,乌雷不以为忤地笑了笑,低声道:“没见过像你这么倔强的女子。”
  我还是不理他,径直走到那清亮的小河边,找了块石头坐下来。白桦林温柔安静,草地上盛开着热闹的野花,野花非常漂亮,色彩缤纷。河水清浅却流得湍急,我沉默地望着河水,抱着怀里用布裹着的金刀,不知道乌雷带我来这里做什么?我还没有想好怎么说服乌雷,但这把刀,我无论如何也不能收。
  “这条河,叫眼泪河。”乌雷坐到我身边,低声道。
  “眼泪河?”我怔了怔,想起我在草原上见过那蓝得令人心颤的眼泪湖,这河与它有关联吗?
  “是你在草原上见过的那座眼泪湖的源头。”乌雷轻笑起来,“你曾说过,想变成一条鱼,顺着湖水逆流而上,寻找那眼最甜的泉水,如今我便带你来见这泓最甜的泉水。”
  原来这便是眼泪湖传说中的源头,这源头的水如此清澈,怪不得眼泪湖的湖水蓝得那样美丽。我笑了笑,“谢谢王子殿下。”
  “还记得我给你讲的那个传说吗?姑娘化成了一条鱼,顺着湖水逆流而上,找到湖水的源头,就能找到她的爱人。”乌雷的语声低沉,充满魅惑,“叶姑娘曾经说,想变成一条鱼,找到眼泪湖的源头,如今你已经站这里,而我,就是你要找的人。”
  这人也太自大了吧?这也能连起来?我失笑道:“殿下,传说终归是传说,你也说过传说不能尽信,何况我说那话,也与你们的传说没什么关系。”
  “姑娘不高兴?”乌雷见我意兴阑珊,好奇地道,“在草原上,姑娘见到眼泪湖时,可不是这样的表情。”
  “心情不同,事物看在眼里便会有所不同。王子殿下,即使我再想变成鱼,可我仍然不是鱼,所以我离开,是我和湖之间必然的结局。”我笑了笑,将怀中抱着的金刀从布里取出,站起来,跪到草地上,将金刀双手奉到乌雷面前:“小女子不了解草原的规矩,误收了殿下的金刀,实属对殿下不敬,请殿下将金刀收回,让小女子返回沧都。”
  乌雷没有动怒,唇角浮起一个玩味的笑容:“叶姑娘知道退还金刀代表什么吗?这是对天曜国勇士的侮辱,对天曜国皇室的侮辱,你能承担这个后果吗?”
  “殿下若要赐罪,小女子甘愿受罚。”我迎视着他的目光,坦然道,“不过,我们天曌国有句话叫‘不知者不罪’,若非殿下有意隐瞒,小女子也断不会在赛马大会上接受殿下的金刀。殿下若要追究,首先要问自己的罪才是。”
  “好利的一张嘴。”乌雷目光灼灼地看着我,“不管我有没有隐瞒,你接受了金刀是事实,就算我肯收回金刀,曜月国的国民也不会答应。”
  “这把金刀是荣誉的象征,王子殿下身份尊贵,小女子根本配上不这把金刀,更配不上王子殿下。”我淡淡地道,“王子殿下为了小女子花了这么多心思,相信也应该查清楚了小女子的来历,若是曜月国的国民知道了小女子的身世,一定不会反对我把金刀退回。”
  “你……”乌雷蓦地站起来,面带怒色,“你就不怕死吗?”
  我轻笑起来,来到这个时空,我什么时候真正远离过死亡?我看着乌雷,轻嘲道:“王子殿下花了这么多心思,把我一个弱女子骗来皇都,就是为了要我的命吗?”他既然对我感兴趣,应该不会那么容易就杀了我,否则我也不敢用这样的语气跟他说话。
  乌雷定定地看着我,半晌,才无奈地道:“叶姑娘,数月前闻悉姑娘的事迹,我便很倾慕姑娘,我费心打探你的消息,请来你皇都,都是因为我是真心爱慕姑娘,你为何不肯留下呢?”
  “殿下,如果以爱的名义,就可以欺骗、占有、禁锢,那便不是真的爱情。”我淡淡一笑,“我很感谢殿下的厚爱,但我不认同殿下的行事方式,而在我眼里,自由比爱情更可贵。”
  “姑娘真是我见过的,最特别的女子。好!”他伸手一把抓过我手里的金刀,笑道,“姑娘不是心甘情愿收下我这把金刀,我强迫姑娘也没什么意思,这把金刀,我暂时收回来,姑娘请起。”
  我舒了一口气,从地上站起来,笑道:“王子殿下通情达理,是曜月国之福。”
  他豪爽地大笑,摇头道:“叶姑娘不用抬举我,今日我收回这把金刀,并不代表我对姑娘就死了心。”
  “殿下……”我皱了皱眉,乌雷湛蓝的眼睛充满赞赏,“乌雷不该用对待寻常女子的方式对待姑娘,是乌雷的失策,只希望姑娘能给乌雷一个机会,我会用姑娘欣赏的方式来赢得姑娘的芳心。”
  “殿下……”我叹了口气,他不会还想留我吧?我无奈地道,“如果殿下想强留小女子,小女子永远也不会甘心的。”
  “乌雷不是想强留姑娘,姑娘放心。”他笑了笑,抚着手中的金刀,“我只是希望姑娘能答应给我这样一个机会。”
  我望着他,不答应,我今日只怕也回不去了吧?既然他都收回金刀了,我也应该见好就收。我笑着欠身道:“王子殿下如此给面子,小女子能不答应吗?”
  他放声笑起来,扶我上马,策马回奔。安远兮一直守在客栈门口,满面忧色,见我们回来,面上一喜,上前扶我下马,低声道:“叶姑娘,你没事吧?”
  “没事。”我抬头看向马背上的乌雷,笑道:“谢谢王子殿下带我见了那么美丽的风景。”
  “叶姑娘,记住你今日答应我的话。”他扬眉一笑,调转马头,策马而去。
  我目送他离开,转头对安远兮道:“安总管,东西都收拾好了吗?”
  “收拾好了,商队也联系好了,正等着我们呢。”安远兮点头道。
  “我们马上跟商队出发,这里不可久留。”我交待道,我心里对乌雷的话还有几分保留,我不了解他的为人,他虽然应承放过我们,但我一日没有离开曜月国,心里仍有一分不安。
  直到看着曜月国的皇都远远地消失在地平线上,我才松了口气,看来,乌雷是真的答应放我们走了,算那人还有点信用。此次草原之行,虽然有些小意外,但总算有惊无险。中午,商队停下来休息,我和安远兮坐在车头吃干粮,身后突然传来“哒哒”的马蹄声,我们向后望去,只见远方冒出黑压压一片小圆点,待到近些,发现全是穿着曜月国士兵服的骑士,有数十骑,向着我们的商队奔来。转瞬之间,那些骑兵将我们的商队围了起来,一个领头的看上去像长官模样的男人眼睛在商队里扫了一圈,大声道:“给我搜。”
  商队的领头大惊失色,急忙上前道:“官爷,我们犯了什么事?”
  “你们竟敢窝藏王子殿下的逃妻,国王有令,要将你们全部抓回去问罪。”那骑兵长官厉声道。我微微一惊,难道乌雷想反悔么?安远兮大吃一惊,急忙道:“叶姑娘,你快藏起来。”
  “藏?能藏到哪里去?”我冷笑,我还能长双翅膀飞不成?曜月国的骑兵野蛮地翻捣着商队的货品,商人们又心痛又害怕,敢怒不敢言。我吸了口气,反而镇静下来,从车上跳下来:“大人,不用搜了,你们要找的人就是我。”
  “叶姑娘……”安远兮大惊失色,伸手拉住我。我淡淡地看了他一眼:“放手,他们要的人是我,我出去了,别人不会受牵连的。”
  果然,那骑兵长官看了我一眼,冷笑道:“你果然在这里,竟敢把金刀退还给乌雷王子,来人,抓她回去。”听这人的语气,应该在赛马大会上见过我吧?
  “叶姑娘……”安远兮大惊,我低声道,“不要跟来,我随他们回去,会想办法保护自己,你跟着商队回沧都,让玉蝶儿设法救我。”
  话音刚落,两个骑兵已经冲过来,把我抓到他们的马车上,安远兮想跟上来,一个骑兵拔出了刀,阻止他上前。我横了安远兮一眼,暗示他不要轻举妄动,他咬紧牙,恶狠狠地瞪着那些曜月国骑兵。那骑兵长官见抓到我,果然不再管商队,下令返回。我在马车上回过头,看到安远兮紧紧追在马车后面,身影越来越远,这呆子!傻乎乎的!我心中一酸,转过头,感觉眼眶酸涩起来。
  那座白色大城又出现在眼前,我却已无心欣赏它的美丽。此刻它在我眼里,如同一个巨大而狰狞的怪兽,前面是什么样的命运在等待我,我不知道。乌雷,没想到你真是一个不守信用、出尔反尔的小人!算我叶海花看错了你!
  ——2006、10、29
  本书由潇湘小说原创网首发,转载请保留!
[第二卷 沧都篇:第79章 逼婚]
我被推推攘攘地带到了曜月国的皇宫,这些臭男人,真野蛮!他们把我拖到一座看上去一点儿也不金壁辉煌,却庄严肃穆的大殿,那个骑兵头目对端座在上方的男人行礼道:“国王殿下,已经把人抓回来了。”
  我抬眼望着殿上衣着光鲜,浑身金银珠宝的男人,不发一言。曜月国国王冷冷地看着我,我也冷冷地看着他。那个骑兵头目猛地把我推倒在地:“放肆,看到我们国王还不下跪。”
  我扭头冷冷地看他一眼,不慌不忙地从地上爬起来,昂着头站着,沉默不语,那个骑兵头目看到我眼中的不屑,恼羞成怒地道:“该死的女人……”说着,又要推我,被坐在殿上的男人喝止住:“哈硕,住手!”
  我看向曜月国国王,见他面无表情、眼锋冰冷,他看了我半晌,才冷冷地道:“好大胆的女人,竟敢直视本王。”
  哦,犯了古人的忌讳了。我在心底冷笑,看你怎么了,反正你抓我回来就是不想让我好过的,难不成要我装个吓得瑟瑟发抖的样子?装成那样,你们便会放过我了?
  “不知道你是真的胆大包天,还是无知?”国王扬了扬眉,冷笑道:“怪不得你敢退还王儿的金刀。”
  “王子殿下答应收回金刀,陛下为何又派人将小女子掳回来?”我淡淡一笑,“原来王子殿下的金口玉言,也作不得准。”
  “乌雷答应,我不答应。”国王眯着眼看我,沉声道,“这个国家,是我说了算。我曜月国皇族,还从未受过此奇耻大辱,我不管乌雷答应了你什么,你当着曜月国臣民收下他的金刀,就一定要嫁给他。”
  “我已经向乌雷殿下说明,小女子出身寒微,配不上殿下尊贵的身份。”这国王还真不讲理,我咬了咬唇,“乌雷殿下英明神武,陛下应该为他选择出身高贵的贵族姑娘,又何必为难我一个异族女子。”
  “我不管那些,哪怕乌雷娶了你,第二天把你休了都可以。”国王寒声道,“但在这之前,你一定要嫁给他,我绝不允许我们草原的规矩被破坏。”
  我瞠大眼,恶狠狠地瞪着殿上的男人,看来跟他是说不通道理的了,这人怎么这么野蛮?我气道:“陛下这样的行为,和强抢民女有什么分别,传出去,就不怕被你的子民耻笑吗?”
  “谁敢耻笑本王?”国王哈哈一笑,“我是曜月国的国王,是受长生天禅封的草原上最有力量的人,掌握着生杀大权,谁敢不尊敬我,我就杀了他。”
  这人是怎么当上国王的?怎么乌雷和他老子的差别这么大?我淡淡一笑,眼中带上讥屑:“畏惧和尊敬是不同的,国王陛下,民女给你讲个故事吧?”
  也不管他愿不愿意听,我径直讲下去:“有一天,森林里的动物们举行一场比赛,测量谁最有力量。猴子首先高高跳起,在树与树之间荡来荡去,所有动物都鼓掌赞扬它厉害。随后大象靠近一棵树,将它连根拔起,高高举过它的头,动物们都同意大象比猴子更强。于是人类说,还是我们比较强壮。但动物们都笑了——人类怎么可能比大象还强壮?它们的嘲笑让人类感到愤怒,于是他拿出一把锋利的刀,从此动物们再也不敢靠近人类。因为人类不知道力量和死亡的差别,一直到今天,动物们仍然畏惧人类的无知。”
  国王的脸色阴沉下去,我的唇边浮起嘲弄的笑容,淡淡地道:“这个故事里的人类,就如同陛下,故事里的动物,就如同你的子民。他们畏惧你,不是因为尊敬你,不是因为你有力量,而是因为,你掌握着他们的生杀大权,如此而已。”
  “放肆!”国王一拍座椅上的扶手,勃然大怒,“好个嘴刁的女子,来人,给我拉下去……”
  “父王!”大殿里蓦然传来别的语声,打断了国王的话,我回过头,见乌雷急急忙忙地殿外冲去来,跪到国王面前,“请父王息怒,叶姑娘不是存心顶撞父王,请父王看在孩儿的面上,不要降罪于她。”
  “乌雷,这女子如此胆大包天,分明不将我曜月国皇族放在眼里,我今日若姑息她,传出去才会被臣民耻笑。”国王疾颜厉色地道,“今日我一定要治她的罪……”
  “父王。”乌雷站起来,将我护到身后,“她是孩儿心爱的人,父王若一定要治她的罪,请先治孩儿的罪,是孩儿欺骗她在先,叶姑娘并没有错。”
  我冷眼看着眼前这一幕,掳我回来,真是国王的一意孤行?还是只是他父子二人的一场戏?若是作戏,那就只是想留我,尚无性命之忧,若是国王一意孤行,激怒他的后果可能会是杀了我。我该怎么办?又要隐忍吗?又要委曲求全吗?真的得答应他们,才能保全这条小命吗?
  “乌雷!”曜月国国王一听此言,无异火上加油,怒眉一挑,正待发难,殿上突然传来一句柔媚的语声:“大王。”
  国王一听那声音,满脸的怒容顿时消失无踪,换上一脸笑容:“王后怎么来了?”
  我回头一看,见殿外走进一个妆扮得雍容华贵的曜月国妇人,她看上去已经不年轻了,脸也不是特别美艳,但是一举手一投足,都优雅无比,只是望着她,就让人从心里感觉很舒服。她款款地走到殿上,乌雷跪下来向她行礼:“孩儿参见母后。”
  原来是乌雷的母亲,我看着国王仿佛变了一张脸似的,就知道这位王后在国王心里的位置颇重。只见那王后好奇地看了我一眼,笑道:“我听说大王召见了王儿的心上人,特意来瞧瞧,是什么样的姑娘,让我王儿这么记挂,你就是叶姑娘?”
  我淡淡一笑,欠身行礼:“民女参见王后娘娘。”
  “不用多礼,我听王儿多次说起过你,今日才算见了真人。”王后温柔地笑了笑,转头看向国王,“大王刚刚在嚷嚷什么哪?可别吓着了叶姑娘。”
  “哦,本王想让他二人三日后完婚。”这国王刚刚还像只暴怒的狮子,此刻却像只小猫一样温顺地看着王后,“王后觉得如何?”
  “三日后倒是好日子。”王后点点头,笑着望我:“王儿和叶姑娘觉得如何?”
  “王后娘娘……”这娘娘看起来很好说话的样子,也许可以……
  “叶姑娘。”乌雷抓紧我的手,轻轻地摇了摇头,暗示我不可再造次。我抬眼看向国王,他脸上带着笑容,眼神却是阴沉冰冷的,看来我要再出言不逊,只怕真的不好收拾了。我咬了咬唇,沉默不语。乌雷见我不出声,笑着转过头,对王后道:“一切听父王母后的安排。”
  “既然如此,这几日叶姑娘就留在宫中待婚,等完婚之后,王儿再把你媳妇儿接回你府上。”国王不容分说地道,“王儿,你送叶姑娘去你以前的寝宫休息。”
  “孩儿遵命。”乌雷对着双亲施了礼,拉着我往外走。我跟着他出来,又气又恨,甩开他的手,不理他,怒气冲冲地往前走,他紧紧跟在我身后:“叶姑娘……”
  我不理他,径直往前走,乌雷紧跟着我,等离了大殿颇远,乌雷一把抓住我的手,把我拖到墙角:“叶姑娘,你听我解释。”
  我冷冷地看着他,他皱起眉:“我不知道父王派人带你回来,我一得到消息就立即赶到宫里来,就是怕父王会对你不利……”
  “这么说,我还应该感谢王子殿下了?”我冷嘲道,不是他的欺骗,事情会演变成现在这个地步吗?
  他顿时语塞,湛蓝的眼睛有一丝尴尬:“你放心,我乌雷答应你的事,绝对算话,这两日你暂在宫里住下,我会想办法说服父王的。”
  “若是你一直说服不了他呢?”我冷笑道,“你凭什么让我相信你?我信过你一次,但是结果怎么样?”
  他静静地看我着,沉声道:“我明白姑娘此刻的心情,也知道你一定不会再信我,但是你没有选择,不是吗?我答应你,我会尽力帮你,你不要再激怒父王,今天若不是我派人找了母后来,只怕连我都保不住你。”
  他说得对,我只身在这陌生的国家,面对一群如狼似虎的陌生人,别人手里捏着我的小命,我真是没得选择。
  他见我沉默,轻叹道:“我先送你去休息,你今天先别想那么多。”
  沉默地跟在他身后,他把我带到他成年前的寝宫,看来早就有人打点好了,殿外有宫女候着,也许那国王暗中也派有眼线盯着我吧?乌雷交待宫女好生伺候,见我仍旧不想搭理他,叹口气离去了。那个曜月国宫女将我带进宫殿,笑道:“十八阿蒂拉,我叫穆沙,以前是服侍王子殿下的,您有什么需要都可以吩咐我去办。”
  “十八阿蒂拉?”什么称呼?我疑惑地看着穆沙,穆沙恍然道:“哦,我们曜月国人,把国王和王子的女人统称为阿蒂拉,就像你们天曌国称呼的王妃一样。”
  “我不是什么王妃,请叫我叶姑娘。”我淡淡地道。十八王妃?那老暴君的儿子还真多。
  “这不合规矩,阿蒂拉。”穆沙笑道,“阿蒂拉很快就要嫁给乌雷王子,先习惯一下这个称呼吧?”
  只怕我还真习惯不了,我打量了一下这个寝宫,布置得简单朴实,没有一样奢侈品,看来乌雷不是一个重享受的人,当然,也许是贵重物品都搬回他现在的府邸了,“这寝宫是乌雷王子以前住的?”
  “是的,十八阿蒂拉,王子成年之后,便有自己的府邸,不用再住在宫里。”穆沙恭敬地道,“乌雷王子十六岁便出宫另住了。”
  “乌雷王子是国王陛下的第十八个儿子吗?”我坐到铺着羊毛毡子的炕上,好奇地道,这宫女以前是服侍乌雷的,应该很熟悉他吧?不知道能不能从她嘴里套点东西出来。
  “噗哧!”穆沙忍俊不禁,捂嘴轻笑出声。我愣愣地看了她一眼,皱眉道:“我说错什么了吗?”
  “十八阿蒂拉,我们国王陛下只有三位王子,乌雷王子是陛下最小的儿子。”穆沙笑道。
  “那你怎么叫我十八阿蒂拉?”我微微一怔。
  “您是十八阿蒂拉呀。”穆沙笑道,“因为王子殿下已经有十七位阿蒂拉了。”
  “什么?”我跳起来,瞠口结舌,“你说乌雷已经有老婆了?还有十七个那么多?”
  穆沙见我张口结舌的样子,轻笑道:“是呀,王子殿下很强壮,每晚要御数女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45.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elapsed_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