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绾青丝 全卷 完结版 .-第39部分

起来,他牵着我的手出去,走了一段路,发现是往大门外的方向,诧异地道:“云峥,我不是在家里用膳么?”
  “我带你去一个地方吃。”云峥牵着我出了大门,门外候着马车,云乾云巽云坤云艮护在马车四周。自从发生铁山郡的遇刺事件后,十八铁卫们都更加谨慎小心,跟得寸步不离。
  天已经黑了,马车在街上行走了一段时间,停了下来。下车之后,发现是一条不算繁华的街道,云峥吩咐马车留在原处等,却牵着我往街旁一条小巷走去,四个铁卫也跟上来,但保持了一段距离,想来也是云峥吩咐的。
  “我们去什么地方?”我好奇地道,什么酒楼会藏在这样的陋巷里?云峥笑了笑,抬头示意,我才在前方街角,看到一个热闹的面摊儿,老板的生意似乎很好,几张桌子都坐满了人。我讶道:“你带我来吃面么?”
  “嗯。”云峥看到我讶异的表情,却不急着我为解惑,只牵着我走过去。我讶异地打量着这个面摊,看起来是个最最普通不过的面摊儿呀,撑着雨棚子,棚子下摆了一个下面的锅和一个熬着面汤的大瓦罐,旁边一条长案上,有揉好的面团和几样简单的调料。侧头摆了五张桌子,有四张都座无虚席。雨棚下立着一个年青男子,寻常百姓的装束,长得很普通,是那种一丢到人群里就会立即找不着的长相。他见到云峥和我走过来,表情没什么变化,只是眼中似乎带上一丝温和的笑意。
  “你来了。”男子的眼神落在云峥牵着我的手上,唇着淡淡地一勾。
  “嗯。两碗阳春面。”云峥也不多言,牵着我径直坐到最里面的那张空桌边。那男子开始揉起面团,甩、拧、抖,一团面团很快变成龙须一样的细面条,我出神地望着他的表演,心中疑惑不已。云峥跟他似乎是认识的,看来也不止一次到这里来吃面了,可是云峥怎么会认识他呢?想一想都觉得怪异,从小锦衣玉食的永乐侯府世子,竟会跑到一个小巷子里的简陋面摊儿去吃面。从这一刻开始,我觉得京城也有好玩的东西了。
  ——2006、12、29
  本书由潇湘小说原创网首发,转载请保留!
[第三卷 风华篇:第122章 沉谙]
  两碗热气腾腾的阳春面送到我们面前,我吸了口气:“好香!”
  “你若想吃到全天下最好吃的阳春面,一定要来易沉谙的面摊儿。”云峥望着我迫不及待地拿着筷子准备开动,笑起来。抬眼见面摊老板坐到我们这桌来,面对面看着我。云峥笑道:“沉谙,这是我的妻子,叶海花。”
  他转过头:“叶儿,这是我的朋友,易沉谙。”
  易沉谙?很好听名字呀。我抬眼望着对面的男子,真的是一张很平凡的脸,不过,当他坐到你面前时,你很自然地就会注意到他,我笑着看他:“你好。”
  “嫂夫人。”他微微点了点头,礼节都是恰到好处的。这人的气质很奇怪,明明平凡普通一点儿也不扎眼,气质却温和淡雅的,像是受过良好的教养。
  “云峥的朋友不多。”我对他极感兴趣,他是怎么和云峥认识的?彼此间又是一种什么样的友情?一定是有很意思的故事。
  “不多。”易沉谙点头微笑。
  “你煮的面闻起来很香。”我笑着转向云峥,“可以吃了吗?我饿了。”
  云峥笑着点头,我拿起筷子挑了一口面到嘴里,细腻的面条软软的,带着一股纫劲儿,很有嚼头,特别是面汤,不知道是怎么炖出来的,比一般的猪骨汤鲜美,回味无穷,一口吃下去就想接着吃第二口。我一边吃,一边点头称赞:“真的很好吃。”
  云峥笑着看我,也动手吃面。易沉谙只是静静地坐着看我们,待我把一碗面吃下去,连汤都喝得光光的,才转过头对云峥道:“还以为你会孤独一生,没想到你竟然娶了妻。”
  呃?我疑惑地看了云峥一眼,云峥浅浅一笑,望着我的眼睛,嘴里却是在回应他:“如果没有遇到叶儿,也许是。”
  “云峥……”我将手从桌上探过去,握住他的手,温柔而坚定地道,“你不会再孤独的!”
  云峥深邃的眸子静静地凝望我,流淌着春水般的温柔甜蜜。我只觉得这夜市的喧嚣都隐去了,眼前只得这么一个人,只静静地看着他,就觉得幸福、安逸。
  “老板!”那边桌有位客人在叫易沉谙,他起身过去,是位刚刚吃完面的姑娘,大概是要结账。不想那姑娘抬眼看着易沉谙,秀眉一挑:“你煮的面真难吃。”
  咦?我好奇地打量那位姑娘,见她服饰普通,一张脸却生得漂亮。她说着找茬的话,语气却一本正经,像在陈述一个事实。面难吃?她那碗面连汤汤水水都舔干净了?我与云峥对望一眼,四周的食客也转过头来看热闹。易沉谙也不动怒,只笑了笑:“我再下一碗给姑娘,当作补偿。”
  说完,也不管那姑娘答不答应,就径直去下了。那个姑娘也怪,什么也不说,就这样稳如泰山地坐着,等着易沉谙把面煮出来放到她桌上。女子端过面就开始吃,脸上没有特别的表情,这一碗该对胃口了吧?
  易沉谙坐过来,半晌,那姑娘把面吃完了,又叫了:“老板。”易沉谙转过身,那姑娘面无表情地看着他:“还是难吃。”食客们开始交头接耳,有人在旁边嘀咕:“你会不会吃啊?易师傅的阳春面是全京城煮得最好吃的……”
  那姑娘也不说话,只静静地望着易沉谙。易沉谙笑了笑:“我再煮一碗。”说着又去灶头忙乎开了。我摇了摇云峥的手:“那姑娘认识他么?”云峥的唇边浮出一抹兴趣的笑容:“不像。”我好奇地道:“难是来找茬的?”云峥摇摇头,笑道:“看下去不就知道了?”
  又是一碗阳春面端到那姑娘面前,这次易沉谙不走了,坐到了她那张桌子的对首,那姑娘面不改色地吃完阳春面,把汤也喝干净了,抬眼看着易沉谙,半晌,才平静地吐出一句话:“我没钱。”
  咦?我瞪大眼。易沉谙反倒笑了笑:“我知道。”
  却有食客在那里嚷嚷开了:“原来是想来混面吃的,居然找那么蹩脚的借口,这年头真是什么人都有,一个姑娘家臊不臊,几文钱的面钱也想赖账……”
  那姑娘还是平平静静地看着易沉谙:“你知道还煮了几碗?”易沉谙微微一笑,温和地道:“我请你吃的。”
  那姑娘挑了挑眉,站起来,从容地道:“谢谢。”虽是道谢,语气却是倨傲的,仿佛她赖了他的面账是易沉谙的福气,别人想她赖她还不肯呢。她走出几步,顿住身子转头看了易沉谙一眼,淡淡地道:“面其实也没那么难吃。”说完,头也不回地走了。
  哇!好有性格啊!我瞠口结舌地看完这奇怪的一幕,转过头看云峥,想看他是不是也跟我一样对这个姑娘感兴趣,他脸色却平静得很,唉,我老公怎么一点儿都不八卦?
  易沉谙收拾了桌上的碗筷,才坐过来,我好奇地道:“沉谙,这姑娘是什么人呀?”
  “我不认识。”易沉谙淡淡地道。
  “咦?你是说你不识得这位姑娘?”我打趣道,“那你怎么请她吃面?”
  “因为她没钱。”易沉谙天经地义地道。
  呃?这也是答案?我傻住了。“噗哧!”云峥看着我傻傻的样子,忍俊不禁,笑道,“叶儿,他就是这样一个怪人,你还没有遇到过吧?”
  我点头,这个易沉谙还真会讲冷笑话啊。眼珠转了转,调笑道:“看来美女走到哪里都吃得开,白吃白喝也有人付账,下次我也去试试。”
  这下子,却是易沉谙笑起来,看向云峥:“看来你真是娶了一个宝。”
  云峥温柔地笑望我,握紧我的手。我佯嗔道:“怎么你们在嘲笑我自封美女么?”云峥笑了笑,柔声道:“你在我眼里是最美的。”
  “贫嘴。”我的脸一烫,唇角却不由自主地勾了起来。易沉谙望着我俩打情骂俏,眼中有一抹意味不明的神采。我估算着云峥吃完面隔现在的时间,从绣花挎包里翻出药瓶:“差不多半个钟头了,来把药吃了?”
  “半个钟头?”易沉谙诧异地扬眉,云峥笑道:“这是我家叶儿自己定的一套计时法,半个钟头就是半个时辰的一半。”
  “沉谙,麻烦你给我一杯水好吗?”我把药丸递给云峥,易沉谙从灶台的水壶里倒了一碗水过来,递给云峥,见云峥把药吞了,才淡淡地道:“你一直都吃着傅先生配的药么?”
  “嗯。”云峥抬眼看他,易沉谙眼神一闪。云峥转头看我:“叶儿,我累了,你让车夫把车驾过来好么?”
  “好。”我见夜色渐渐深了,吃面的人也陆续走光,把车驾过来也不会惊扰到别人,赶紧站起来去跟离得不远的几个铁卫吩咐,转身回去的时候,看到易沉谙好像递给云峥什么东西,云峥见我回来,站起来,对易沉谙笑了笑:“我回去了。”
  易沉谙点了点头,云峥走过来牵着我的手,柔声道:“我们回家吧。”
  “沉谙刚刚给你什么?”我好奇地道。
  “没什么。”云峥若无其事地道,牵着我往前走。我回头看易沉谙,见他已经在收摊了,云峥牵着我上了马车,轻轻拥着我,我靠在他肩上,轻声道:“云峥,你和易沉谙是怎么认识的呀?”
  半晌,不见他回应,我诧异地抬头,见云峥闭着眼睛靠在车厢壁上,竟已睡着了。这么快就睡着了,看来是真的累了,我轻轻扶过他的头,靠到我身上,他的身子无意识地在我身上蹭了个舒服的位置,随后传来均匀的呼吸声。
  这一晚回去梳洗了一下就睡了。云峥不一会儿就睡沉了,我却有点睡不着,想着今天晚上认识的易沉谙,还有那个吃霸王面的少女,觉得他们都是一些奇怪的人。云峥走时易沉谙到底塞给他什么东西?我见云峥已经换了睡衣,想着那东西他也收起来了,他不想给我看的东西,我找也没用。随后又想起下午那件怪事,我捏着黑龙玉,倒在床上,念叨自己快睡过去,黑龙玉发光了,冥焰,是不是冥王已经结束了对你的惩罚?今晚,你会来吗?
  我仍然关心着冥焰的情况,尽管我知道他的事是我这个凡人无能为力的。这么久以来,我一直把冥焰当成一个美好的梦想,没被现实社会污染过的,纯粹的、干净的梦想,是他带给我精神上的力量,生活还是美好的,苦难是可以战胜的,冥焰,如今我已经找到了伴我相守一生的人,而你却还在为我受苦,冥焰,你的情我怎么才能还得清呵?
  迷迷糊糊睡过去,次日醒来,仍是一夜无梦。冥焰并没有因为黑龙玉发光而出现在我的梦中,难道昨天只是我看错了?我坐起身,身边无人,云峥已经起床了。捏着黑龙玉怔怔出神,想着昨天下午黑龙玉发光的一幕,难道要泡过水才可以么?我翻身下床,叫了宁儿去浴房准备水,等她弄好了,我支开她,脱了衣服下到浴池里。
  把脖子以下浸到水里,我留心着黑龙玉的情况,可是它仍是一点反应也没有。过了好半晌,还是没有异状,我努力回想着昨天下午那一幕,我在浴池里睡着了,滑进水里,做了个怪梦,从水里钻出来,玉发光了……。难道要把头也浸到水里去吗?我懒得费事猜,深吸了一口气,捏着鼻子潜进水里,睁大眼,注视着黑龙玉。憋了好一会儿气,我感觉自己就快憋不住气的时候,突然,黑龙玉上渐渐氤氲起一团淡蓝色的莹光,我大喜过望,忍住想要出水吸气的欲望,注视着黑龙玉的反映,只见它只是浅浅地发出一团莹光,便再没有其它的动静,我屏神静气半天,还是不见它有什么反应,忍不住有些失望,拿起黑龙玉左瞧右瞧,见它只是持续发着莹光。我失望地叹了口气,看来是看不出什么东西来了,正准备破水而出的时候,我却怔住了。
  我发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松开了捏着鼻子的手,两只手拿着黑龙玉在摆弄,我的鼻子正常地呼吸着,却没有水贯进鼻子里,我刚刚还在水里叹了气,也没有水灌进嘴里。为什么我在水里也能像在岸上一样正常呼吸?难道是这块玉?为了试验,我继续潜水,小心翼翼的张开嘴,真的没有水灌进来,仿佛身体外面履了一层薄薄的膜,把水隔在外面,好神奇啊!
  难道这块玉有帮助呼吸的作用吗?我钻出水面,看着那块玉的光芒黯淡下去,是你在水里才会发光?还是我只要透不过气你就会发光?我捏紧鼻子,憋住气,一会儿,便见那块原本已经光芒黯淡的黑龙玉,面上的莹光竟真的渐渐又亮起来,我松开鼻子,那光又淡下去,再捏住鼻子,光芒又渐亮。试了几次,我终于相信,这块玉是真的有帮助呼吸的作用,当它发出光芒的时候,我即使捏着鼻子半天,也感觉不到憋气的难受劲儿。
  果然是仙家的宝贝啊,竟然还有这样的妙用。可是,为什么在草原上我和安远兮被投入湖中,却没见它发挥什么功用呢?随即想到在沧都大牢里见过的那个龙婆,还有那奇异的一幕,难道,正是因为龙婆那个奇怪的血礼,才让黑龙玉有了这种神奇的功能?想来想去,想不出个所以然,我从浴池里爬出来,罢了,反正我脑袋想破了也不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黑龙玉有了这项异能,对我是有益无害的,也懒得费神猜了。
  穿好衣服,收拾好头发,宁儿跑进来:“少夫人,宫里来人了,少爷让您去大厅呢。”我怔了怔,赶紧出去,原来是宫里的公公来传皇上的口谕,让我们后天进宫面圣。
  ——2006、12、30
  本书由潇湘小说原创网首发,转载请保留!
[第三卷 风华篇:第123章 访客]
  宫里的人走后,来了一个客人。
  我欢叫着扑上去:“大哥!”
  有大半年未见着蔚家大哥了呢,当初他走的时候,我口口声声让他记得回来看我,没想到却是我回京先见他。
  蔚家大哥笑着拍着我的肩膀:“还这么没规没矩的,给你夫君看到了笑话。”
  我回头看见云峥面带微笑地挂在蔚家大哥身上,笑道:“他才不会笑话我呢。”
  牵着蔚家大哥的手跑到云峥身边:“云峥,这是我结拜的义兄,蔚彤枫。”
  云峥笑着点头:“蔚相的公子?”
  蔚家大哥眼神一闪,苦笑道:“是不被蔚相承认的忤逆子。”
  我赶紧岔开话题:“大哥,这是我夫君云峥。”
  “永乐侯府的世子,叶儿,你真是嫁了户好人家。”蔚家大哥宠溺地望着我,我皱了皱鼻子:“什么呀,他娶到我是他的福气。”
  蔚家大哥和云峥都笑起来,进了花厅,丫鬟奉上茶,我迫不及待地道:“大哥,你这段日子过得好么?你还住在九爷府上么?红叶姐姐好么?你和红叶姐姐……”
  “叶儿,你这么多问题,要我先回答你哪个?”蔚家大哥失笑地望我。我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我是真的有好多问题想问他,我还想问他上次想办的事儿可办好了?他想帮的人可帮到了?他是否还是没有回过家?他可有发现如今的蔚相其实已经不是他的父亲?宫中的德妃其实不是他的妹妹?可是这些话,我却不敢问出口,怕引来掀然大波。
  蔚家大哥见我脸色窘迫,笑了笑,挨个回答我的问题:“我很好,仍住九爷府上,红叶也很好,我还没有告诉她你已经回京了。”
  “我刚回来,什么都还没安顿好,没来得去看红叶姐姐,你和红叶姐姐进展得怎么样?”我笑道。
  蔚家大哥脸色有些尴尬:“叶儿!”
  “怕什么,我是你妹子,关心你的终身大事也是份内事。”我笑道,“大哥,红叶姐姐……”
  “叶儿,这事儿就不劳你费心了。”蔚家大哥的脸色沉下来,一副不愿多谈的样子,我在心里叹了口气,看来这两人进展得不太理想。云峥见气氛有点闷,赶紧笑道:“叶儿,你不是准备了礼物给大哥么?去拿来好不好?”
  “啊,对了。”我赶紧站起来,“云峥,你先陪大哥聊聊。”
  回到房里把礼物拿出来,我抱着东西回花厅,快走到门口,听到云峥在问:“蔚相还是坚持己见么?”
  “嗯。”蔚家大哥的声音有些闷。云峥笑道:“老人家是固执些,大哥怎么也这么固执,天下没有不疼子女的父母,回去说几句软话,蔚相许就消气了……”
  这云峥,是在劝蔚家大哥回家么?不行,万一蔚家大哥回家发现蔚相是假的,他就危险了。我赶紧跑进去,笑道:“大哥,看我给你找的什么……”
  我打开锦盒,拿出两本册子,递到他手上,他眼睛一亮,激动地道:“《琅琊剑诀》?这是失传近百年的剑谱,你从哪里得来的?”
  “我知道大哥就对武学感兴趣,这礼物你一定会喜欢。”我得意地笑了笑,“这可不是我找来的,是云峥找来的,怎么找来的问他吧。”
  蔚家大哥转头望向云峥,云峥淡淡地笑道:“是一位前辈赠的,云峥收着这些东西也无用,不如赠给需要它的人,也不算埋没了这东西。”
  “都说永乐侯世子生性淡泊,品德无垢,世人拜服,看来此话不假。”蔚家大哥叹道:“看来有不少奇人异士也很信服云兄。”
  云峥淡淡一笑,我诧异地看了云峥一眼,笑道:“你还有这名声?我还以为这东西是你用钱买来的。”
  “傻丫头,《琅琊剑决》岂是用钱能买到的东西。”蔚家大哥轻斥。我吐了吐舌头,倚到浅笑的云峥身边去:“老公,原来你这么本事?我好崇拜你哦。”
  “你又想做什么?”云峥倒是摸清了我的性子,我吐了吐舌头,娇笑道:“夫君,你识不识得通灵的巫师?我是说真正的巫师,不是骗钱的神棍!”
  “你要找巫师?做什么?”云峥怔了怔。
  做什么?当然是让他来帮我看看这黑龙玉还有什么神奇,他能不能帮我查到冥焰的消息?不过我怕这些怪力乱神的事说出来会吓着他们,只撒娇地摇着云峥的手臂:“你别管我要做什么,你能不能找到嘛?”
  “当今天子最是排斥巫蛊等怪力乱神之事,认为是无稽之谈,所以巫蛊等事是天曌国的忌讳。”云峥拍了拍我的手,“下次别在人前说这些事,会惹麻烦的。”
  我失望地道:“这么说是找不到了?”
  蔚家大哥轻责道:“叶儿,别这么任性。”
  云峥抬眼见我满脸失望的表情,轻轻握住我的手:“我记下了。”
  我惊喜地看着他,云峥说他记下了,就一定会去帮我找的,雀跃地搂住他的脖子:“谢谢你,老公。”
  蔚家大哥看着我与云峥卿卿我我,轻咳一声,我回头,见他眼里有一丝意味不明的光芒,他将剑谱放回锦盒,沉声道:“叶儿,看你夫妇二人伉俪情深,为兄也放心了。就不打扰你们了,我先走一步。”
  我一听,赶紧道:“大哥,你才刚来,留下来用了午膳再走好不好?”
  蔚家大哥笑道:“我还有些事,下次好不好?反正你我都在京城,以后还有很多机会见面的。”
  那倒也是,我点点头:“那我送你出去。”
  “不用了,你跟大哥还这么客气。”蔚家大哥笑了笑,“这份礼我很喜欢,谢谢你们夫妇。”
  “谢什么,大哥喜欢就好。”我笑道。蔚家大哥轻轻一笑,看向云峥,表情慎重起来:“云峥,叶儿是个好姑娘,请你善待她。”
  云峥点点头,微笑道:“我将她看得比我的生命更重要。”
  “大哥,云峥对我很好的。”我赶紧道。蔚家大哥笑了笑:“你也要好好对待云峥,少使点小性子……”
  “知道了知道了,你好婆妈耶。”我笑道,蔚家大哥摸了摸我的头发,叹了口气:“我走了!”
  送走蔚家大哥,我转头看着云峥,表情严肃起来:“云峥!”
  “嗯?”他看到我的表情,微微一怔,“怎么了?”
  “我不准你把什么看得比生命都重要,即使是我,也不行。”我咬了咬唇,“你的生命比什么都重要,以后不准说这样的话,不准有这样的想法,我会生气的。”
  有生命,才能拥有一切,快乐、幸福,都是在拥有生命的前题之上,有生命,才能创造奇迹,我不允许有人轻贱自己的生命,或者把什么事什么人看得重于生命,那都是一种不健康的心理偏执。人只有好好活着,才能感受一切。
  “叶儿……”云峥静静地看着我,眼中浮起一丝我看不懂的复杂情绪,叹了口气,他将我拥进怀里,紧紧地抱着,像是要把我揉进他的身体里。心思玲珑剔透如云峥,自然明白我这番话是什么意思,他什么也没说,只是一声声地叹着,“叶儿……,叶儿……”
  “峥少爷……”
  云峥仍旧拥着我,转过头,管事云义垂着头,站在花厅门外。云峥淡淡地道:“什么事?”
  “景王殿下送来一张请帖。”云义仍旧垂着头。云峥松开我,坐到椅子上:“拿进来吧。”
  云义将请帖递上来便走出去。看完请帖,云峥低头沉思,我轻声道:“怎么了?”
  “景王殿下设宴,请我们夫妇今晚去王府赴宴。”云峥将帖子递给我。我看了帖子,轻声道:“景王殿下请我们,是不是为了郡主逃婚的事?”
  此次回京,回暖和飞鹰仍旧留在沧都,有云家的庇护,回暖和飞鹰没再受到追捕。之前云峥答应我会想法解决这件事,但这件事具体操作起来难度很大,皇上金口玉言赐婚,没有合情合理的理由根本不可能让他收回成命,何况这婚事还是景王求的。云峥肯定也做了一些事,自从回暖住到云家之后,京中就传来回暖病重的消息,将皇上赐的这桩婚事拖了下来,郡主逃婚,是皇室的丑闻,景王自己肯定不会大肆宣扬,说不定连皇上那边都瞒着。虽然因为云家插手,景王没再派人追捕,但这事兹事体大,一直以病拖着也不是办法,最终要怎么解决,只怕要云峥与景王当面来说了。
  “应该是。”云峥面色沉静,我握住他的手,蹲下身:“对不起,是我当初想得不周到,给你惹了这么大的麻烦。”
  “傻瓜。”云峥轻抚着我的头发,笑了笑,“能帮到他们,也算是做了一件好事,你也希望他们有情人终成眷属吧?”
  “可是,让你这么为难……”我蹙了眉,云峥笑道,“你怎么知道为难了?”
  “想也知道了,景王殿下只得这么一个女儿,必不会善罢干休,云家执意庇护他们,若景王面呈皇上,便是欺君之罪,给皇上捏住了把柄。”我轻叹道,“云峥……”
  “景王不会把这事闹大的。”云峥淡淡地道,“郡主逃婚,也是欺君,景王顾忌着她的名声和皇家的脸面,也不会把事情呈到皇上那里去解决。”
  “可是皇上未必不知道郡主逃婚这事。”我仍是担心,“如果皇上要追究呢?”
  “没发生的事,不要总去想。”云峥笑了笑,“现在我们不清楚王爷的意图,晚上去王府看看王爷是什么意思,再作打算。”
  当晚,我与云峥如约赴会。景王与王妃盛情款待,景王如我以前所见一般儒雅温和,初次见面的景王妃也和善可亲,席间两人没有一字半句提到郡主逃婚的事,云峥也不提,我心里纳闷,也不好主动开口,这顿饭面子上倒是吃得气氛和谐,宾主尽欢。宴后,移至花厅,景王妃拉着我的手,笑道:“叶儿真是聪明乖巧,我一见着就喜欢,云世子真是有福气,娶到这么个佳人做妻子。”
  “娘娘过奖了。”我微笑道,有些不习惯她的刻意亲近,“我能嫁给云峥,才是福气。”
  “是呵,是福气,云世子是出了名的谦谦君子,若是我那孩儿有叶儿一半的福气,我这做娘的,也心满意足了。”景王妃神情一黯,“可怜那孩子福薄,好不容易皇上赐婚,给她觅了个佳婿,却病得一日比一日重,叫我这当娘的心里……”说着,眼里就垂下泪来。
  我有点呆,好会做戏啊,终于要点入正题了么?尴尬地笑了笑:“娘娘,郡主是金枝玉叶,又怎会是福薄之人,娘娘切莫太过伤心,若是愁坏了身子,郡主也会难过不安的。”打太极么?我也会。
  “你这人,怎么在客人面前说这些!”景王看了景王妃一眼,轻斥道,“回暖虽然病重,可相士也说她命里有贵人相助,相信那病不日就会痊愈,是不是,云世子?”
  咦?景王的话里有话啊。我抬眼看景王脸上的表情,是在说回暖现在由云家保着么?云峥淡淡一笑:“郡主是金枝玉叶,身份尊贵,有贵人扶持,也算不得什么。”
  “是呵,本王就这么一个女儿,以后还指望着她养老送终。她若是出了意外,本王与她母妃可就没什么依靠了。”景王叹了口气,“以后本王和她母妃若是有什么事儿,还能指望谁去?”
  “王爷过虑了。”云峥脸色平静,淡淡地道,“郡主是金枝玉叶,王爷和王妃也是千金之躯,遇事自有上天眷顾,怎会孤立无援呢。”
  “听云世子这么说,本王也算是欣慰了。”景王眼神一闪。景王妃拉着我的手,笑道:“叶儿与回暖年纪差不多,跟我又投缘,我真是越看越喜欢,以后常来王府玩,看到你就像看到回暖似的。”
  “娘娘,这怎么敢当。”我赶紧道,有些摸不透景王和景王妃的意图。他们只字不提回暖逃婚之事,只挑着这些动情的话来说,是要我们知晓利害,把回暖送回来么?
  “莫非叶儿不愿来陪我这老太婆说说话么?自从回暖病重,我就没一日吃得安睡得宁,今儿见了叶儿,心里才高兴些……”景王妃喋喋不休地,脸色又哀戚起来,眼见着眼泪又要滑出来。我赶紧地道:“娘娘,我不是这个意思……”
  却听云峥轻声道:“叶儿,既然娘娘这么说,你就不要推辞了。”
  我只好道:“娘娘切莫难过,叶儿得闲便来看望娘娘。”景王妃听了这话,破啼为笑,从手上撸下一只翡翠镯子,套到我手上,笑道:“今儿我们娘俩初次见面,我也没什么准备,这只镯子是我出嫁时我娘送给我的,给叶儿当个见面礼。”
  我见众人表情,知道不好推辞,只得道谢:“谢谢娘娘。”
  又闲磕了几句,说了些鸡毛蒜皮的话,云峥向景王告辞。上了马车,我望着云峥平静的表情,忐忑不安地道:“云峥,景王和王妃是什么意思?是在对我们动之以情,要我们把郡主送回去吗?”
  云峥笑了笑,拥我入怀:“怎么都好,这件事应该是解决了。”
  “解决了?”我讶异地看着他,“我不明白,怎么就解决了?”
  云峥只是笑,我不依地嚷:“云峥……”
  他拥紧我:“叶儿,或许景王也是个疼爱孩子的父亲,你别多想了,事情本来就没多复杂,是你把它想复杂了。”
  我怔怔地看着他,是么?真的是我想得太复杂么?我想到景王儒雅清和的风度,也许真是我想得太复杂吧,也许是因为回暖的离开,让景王了解了亲情的可贵。如果真是这样,那就太好了。
  ——2007、1、1

  本书由潇湘小说原创网首发,转载请保留!
[第三卷 风华篇:第124章 面圣]
  “宁儿,我一定要戴这个么?”我无奈地看着宁儿手里的假发套,叹了口气。
  “少夫人,进宫面圣可不能失礼,这是一品夫人规定的装束。”宁儿见我蹙起眉,笑了笑。馨儿把假发套套到我头上,和着我的真发,向后聚拢,分成若干股不等分,翻绾,盘出一个复杂的百花髻。
  然后上妆,涂脂抹粉描眉画眼点唇,宁儿将一朵梅花状的小金铂贴到我的眉心。我无可奈何地任她俩摆弄,头上顶着这么重的假发,我觉得连转头都困难。上完妆,宁儿打开梳妆台上的锦盒,我一见,又叹了一声:“这些东西加上去,我的脖子不会被压断吧?”
  宁儿抿嘴一笑:“少夫人真会说笑,这些东西只会让您更美。”说着,拿起一朵薄如蝉翼的织锦芙蓉,别到百花髻后。馨儿则围着头顶的发髻,给我插了八支镏金蝴蝶簪,正前是一个镏金花插簪梳,梳上嵌着红色的石榴石,十二个宝石扣饰围着花插簪梳扣了一圈儿,最后在发髻两侧各垂了两支蝴蝶钗头的步摇,悬着长长的用金丝和翠玉片做成的折枝花吊饰,这繁杂的头饰终于弄完了。
  起身,僵直着脖子,让宁儿和馨儿给我更衣,替我换上织云锦绣的濡裙。我像个木娃娃一样任她们给我在腋下束上高腰,扎上丝带,最后在肩上披上以轻薄的纱罗裁成的印画有芙蓉图案的披帛,盘绕于两臂之间。这面圣的装扮,终于完成了,前后一共花去整整两个时辰。
  宁儿和馨儿看着我盛装后的样子,笑道:“少夫人,您好美啊。”
  我扬了扬眉,我知道自己的长相,取过镜子一望,也吃了一惊。镜子里那个花团锦簇的美人儿真的是我么?原来真的是人要衣装,佛要金装,三分长相加七分打扮,也能伪装成一个美女。
  云峥看到我,眼睛也亮了一下,笑着轻牵起我的手:“真美。”
  得了他的夸赞,我笑眯了眼,心里甜滋滋的,顿时觉得这两个时辰的时间没有白花。他今儿着了一件圆领窄袖紫袍,头上戴了一顶纱罗幞头,也是很正规的装束了。我轻笑:“还是男子轻松些,我可受了两个时辰的罪,才弄成这样,你的衣服一换头冠一戴,就算完了。”
  云峥笑了笑,牵着我上马车。车子缓缓向皇宫行去,穿过朝圣广廷,抵达宫门,车子径直驶入皇宫,我讶道:“怎么车子可以开入宫中么?”
  云峥微微一笑:“云家有先帝的特准,可以驾车入宫。”
  马车又行了一段时间,停下来,我和云峥下车,外面侯了两顶小轿。上轿又行了一段路,下了轿,见到一座大殿,威耸于玉阶之上,我怔了怔,握紧了云峥的手:“怎么受封是到大殿上么?”我以为只是随便宣一下圣旨,颁一个金印什么的就完了,没想到这么正式。
  “这是祈兰殿,是天子与机要大臣议政所在。朝圣殿才是每日早朝处理朝政的大殿,皇后受封是在朝圣殿,要接受文武百官的拜见。封四妃和诰命臣妇都是在祈兰殿,无需朝臣观礼。”云峥笑着牵着我的手,一步步迈上石阶,越接近那大殿,我心里莫名地开始有一点紧张,手心泌出了汗,云峥觉察到了,转头对我温柔地笑了笑,用力握紧了我的手。
  到了殿门,门口的公公扯长了嗓子尖吼:“永乐侯世子携荣华夫人面圣!”
  我想抽回手,到了这殿上,再与云峥牵着手,不免失礼,但云峥紧紧握着,不让我挣脱。进了殿,我垂着睫,感到大殿上传来几道目光落到我身上,其中一道,来自大殿正中,高倨在玉阶上方,我咬了咬下唇,跟着云峥走到大殿正中,云峥松开我的手,跪地行礼,我跟着他跪下来。
  “臣永乐侯世子云峥参见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臣妾云氏叶海花参见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大殿上安静无声,没人有说话,玉阶之上的那人没有出声,我们也不能起身,仍跪在地上。半晌,只听到大殿上传来一个懒洋洋的声音:“平身!”
  我随云峥站起来,垂着睫,循礼不去四处张望。只听到殿上那人懒洋洋地道:“云爱卿,这便是你新婚的夫人么?”
  “回皇上,是。”云峥语气平静。
  殿上那人笑了笑:“抬起脸来,让朕看看!”
  我吸了口气,缓缓抬起睫。大殿上有宫女、有太监,还有几个身着官服的臣子,而我只识得一个,骠骑大将军寂惊云。他看着我,微微颔首。我的唇光微微一勾,目光落到玉阶高处端坐在龙椅之上的男人,明黄的龙袍、耀眼的皇冠,冠下那张高贵清华的脸。宇公子,不,或许应该称他为君北羽,天曌国的国君。宇公子是那个曾打动我心的男人,也伤了我心的男人,不是眼前这个高倨殿上的皇帝。从步入祈兰殿,就一直紧绷的弦,在看到他这一刻,竟奇异地松驰下来,心中再无一丝波澜,我于是知道,我真的已经放下了。迎上他的眼睛,他的眼里似闪过一道异光,他眯起眼,唇角一勾:“果然是天香国色,不愧朕赐你荣华夫人的封号。”
  我在心里叹了口气,又跪下去:“皇上龙恩浩荡,臣妾谢皇上封赐。”
  “宣旨!”皇帝淡淡地道。太监捧着圣旨出来,咬文嚼字地念了一通,大意是说永乐侯世子云峥之妻叶海花,德容出众,皇恩浩荡,赐封为一品荣华夫人,章印绶佩,皆如其夫云云。我直挺挺地跪着,听太监念着那语意难懂的文言文,好不容易等他念完了:“荣华夫人接旨谢恩!”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只得又磕头谢恩,然后听到皇帝说:“赐荣华夫人朝冠锦披金印。”
  朝冠其实是花冠,凤冠霞披是内命妇才有资格穿戴的,官员臣子的妻母受封,均为外命妇,朝冠上不能饰龙凤装饰,只能以百花为饰。朝冠锦披是外命妇参加朝贺祭祀等各种大典时的朝服公服,除此之外,还有规格与丈夫看齐的印绶。
  再次谢恩,终于听到皇帝说“平身”。我赶紧站起来,将手中的东西递给一侧的宫女捧着,然后又听到太监尖着嗓着宣布:“荣华夫人自受封后三日内,至宗事府司仪监接受命妇内廷礼仪训练半个月。”
  我一怔,转头看向云峥,有些惶恐。命妇内廷礼仪训练,那不是内命妇和公主王妃才“享受”的待遇么?几时我一个小小的荣华夫人,也要接受这样的训练了?虽然只是半个月,不是《宫仪》规定的三个月,但却有违《宫仪》,查无出处。云峥显然也是一怔:“皇上……”
  “云爱卿,荣华夫人出身民间,学些宫廷礼仪是必要的,免得日后失礼。”皇帝的语气不容辩驳,随即转移话题,“此次上京,云爱卿一路可还顺利?”
  他这么说,倒真是不好辩驳了。云峥看了我一眼,眼中有安抚,我将惊惶压下来。云峥看向皇帝:“回皇上,一路顺利,臣带了几样礼物,献给皇上。”
  “哦?”皇帝笑了笑,“你又带了些什么新鲜玩艺儿?”
  太监将我们带来的东西呈上殿来,云峥打开第一个盒子,取出一面用桑蚕丝紧紧包裹着的镜子,交给太监呈上去。太监眼里闪过惊讶之色,皇帝看到那面镜子,也是一怔,笑道:“这镜子是用什么材质制的,竟能将人照得这般纤毫毕现?”
  那是一面玻璃镜子,我请福爷爷制了一面平整的玻璃,背后镀上银,再刷上红漆,经过无数次试验才得成功的一面这个时空绝无仅有的镜子。再把这块镜子嵌入黄金的底座,饰以宝石美玉,显得异常珍贵。
  “回皇上,这镜子名唤玻璃镜,是取自稀有的矿石,经烈火高温粹练而得,这镜子的好处是映出的影像清晰如见真人,但缺点是易碎,受到外力极易损坏。”云峥简单地解说了一下。皇帝看了他一眼,笑道:“这玩艺是你发明的?”
  “不是。是臣妻想出来的。”云峥笑了笑。
  “哦?”皇帝转眼看我,眸中闪过一丝意味不明的神采,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45.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elapsed_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