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绾青丝 全卷 完结版 .-第59部分

仪蹙起眉,喃喃自语,“真是奇怪……”
  如果我身上的蟠龙墨玉真是冥焰失掉的觉魂,那我的气息与他的气息相同并能相融,并不奇怪,所谓的祥瑞之气,其实也是冥焰带给我的吧?我笑了笑,无意为他解惑:“我们是姐弟嘛,相处久了自然气息相同了。”也不待他再细想,转头对宁儿道:“宁儿,你带段公子去客房,好生侍候。段公子若有什么需要,尽管跟宁儿说就是,不要客气。”
  “谢谢夫人。”段知仪见我不欲多谈,跟着宁儿走出去,不过一边走,一边回头看冥焰,似乎心中满是疑惑。
  “姐姐,这人是谁?”冥焰见段知仪走出去,好奇地问。
  “是修真之人,听说他师傅是有名的地仙平遥散人,你如今也跟着傅先生学道法,有时间找人家学习学习。”我动了动心思,那位段知仪似乎对冥焰很感兴趣,让冥焰跟他多接近接近,没准儿对找到恢复他记忆的方法有帮助。
  “他很强吗?”冥焰蹙了蹙眉,有点不服气。我笑了笑:“他是不是很强我不知道,不过他知道很多东西,有些连你师傅都不知道。”
  “是吗?”冥焰瞪大了眼,样子极为可爱。我笑了笑,温柔地道:“冥焰,坐到姐姐身边来。”
  他乖巧地坐过来,我伸手抱住他,心中又酸又软:“冥焰……”
  “姐姐,你怎么了?”他的下巴搁在我的肩膀上,紧张地道,想抬头看我。我抱紧他,声音有一丝发颤:“让我抱抱你,冥焰……”冥焰,傻孩子,也许让你恢复记忆对现在的我们来说,并不是一件好事,可是,如果我身上这块黑龙玉真是你的觉魂,不管怎么样,我都要找到方法让它回到你身体里,我不能让你为了我,失了魂魄过一辈子。
  他温顺地任我抱紧。我柔声道:“冥焰,有你这个弟弟,是我一辈子的福气。”
  “姐姐……”他的手揽上了我的腰,“我才是,能做姐姐的弟弟,是我这辈子最幸运的事。”
  我只觉得整个房间都充满了温暖的气息,冥焰,是你带我来到这个时空,给了我全新的人生,带给我最初的温暖,让我与云峥相遇,我永远感激你。
  “姐姐……”这一声姐姐却是小红迟疑的叫声,我松开冥焰,转过头,见她身边还有个人影。小红走过来,低声道:“二少爷有事找你……”
  “冥焰,我跟小叔有事谈,你和小红先回房去帮我看看诺儿。”安远兮隔得太远,我看不清他的脸。冥焰和小红退出房去,我见安远兮还站在刚才那儿,出声道:“小叔请坐,找我什么事?”
  “这几天的账,我要跟大嫂汇报。”他走过来,坐到一侧,语气淡漠。坐得近了,我已经能看清他的脸色,深沉冷漠。我闭了闭眼睛,这一堆杂事好烦:“你念。”
  他语气冷硬地报着账目,我默默地听着,对不清楚的地方问了问,他简要地答了。我点了点头:“没什么问题了,你去忙你的吧。”
  他收了账簿,却没有走的意思。我诧异地看了他一眼:“小叔还有事?”
  “听说你留了一个陌生男子住在家里。”安远兮淡淡地问。我蹙了蹙眉:“有什么问题吗?”
  “我能知道原因吗?”安远兮看着我,语气有些奇怪。我抬眼看他,寂将军中降之事我不想张扬得人尽皆知,何况安远兮与寂惊云又没什么交情,他也帮不上什么忙,跟他说这些犯不着。我淡淡地道:“这事我会跟爷爷交待的,你就别管了。”
  他沉默下来。我话一出口,觉出不妥,刚刚那话好像在说在云家我还不用事事向你报备,排斥他的身份一样,心里有几分过意不去,赶紧又道:“这事关系到我一个朋友,你并不熟识……”
  “我明白了,大嫂。”他的语气更冷淡了。我有些尴尬,也不好再说,端起茶想掩饰自己的失言,发现茶水已经干了,又把茶杯搁下。安远兮站起来,从茶几一侧的小炭炉上拎起茶壶,给我的茶杯注满水。
  “谢谢。”我端起茶杯,见他放下茶壶后也不落座,就站在原地,不由又问了句,“小叔还有事?”
  “没事了,我这就走。”他转身看了我一眼,欲言又止,想了想,似乎下定决心,一口气地道:“大嫂,冥焰虽说是你义弟,到底男女有别,你与他的接触也不可太过忘形……”
  我错愕地看着他,他什么意思?刚刚被他看到我抱了抱冥焰,就怀疑我和冥焰有不正当的关系么?一时气得浑身发抖,连茶杯都端不稳,茶水从杯里溢出来,烫了我一手,我吃痛地轻呼一声,摔开杯子,手背已被烫得通红。
  “你没事吧?”安远兮冲过来,抓起我的手,懊恼地道,“快到凉水里浸浸……”
  “出去!”我猛地抽回手,顾不得手背火辣辣的疼痛,扬手指门,“你给我滚出去!”
  “少夫人……”馨儿听到书房内的响动,赶紧跑进来。我寒着脸,不看安远兮一眼:“馨儿,请二少爷出去!”
  安远兮身子顿了片刻,转身出去,我听到他在门外对馨儿道:“少夫人手烫伤了,快拿药膏给她搽搽……”
  “馨儿!”我仍然气不打一出来,厉声道,“跟无聊的人废话什么,还不进来!”
  馨儿第一次听到我发脾气,吓了一跳,赶紧跑进屋里。见我阴沉着脸不说话,小心翼翼地道:“少夫人,我扶您回房搽药吧?”
  我吸了口气,没有出声,手背又辣又痛,但这么回房去肯定会被小红看出来,偏偏书房里又没搁烫伤膏。我叹了口气:“你去傅先生那里拿盒药膏,别让小红知道我的手烫到了。”
  “是。”馨儿赶紧跑出去,片刻转头又跑了回来,手里已经拿了一盒药膏。我诧异地道:“怎么这么快?”
  “啊,我刚刚出去,二少爷已经把药膏拿过来了……”我一听就沉了脸,馨儿见我脸色不好,赶紧住了嘴,走到我面前,有些不安地道:“少夫人,馨儿帮你搽药吧?”
  我看了一眼满脸忐忑的馨儿,努力控制自己的情绪,犯不着拿自己的手伤跟那浑蛋怄气。撩起袖子,将手背露出来,馨儿赶紧拧开药膏盒,挖了团药膏抹到我手背上,手背传来一丝冰凉,让灼热的皮肤不再那么刺痛。我定了定神,心里的火气渐渐退了些。
  “少夫人的手,要不要用纱布包一包?”馨儿抹完药,拧紧药膏盒子,轻声道。
  “不用了。”我缩回手,掩下衣袖,“这盒药膏就搁这儿吧,我想静一静,你出去。”
  馨儿见我脸色不太好,不敢多言,赶紧退出去。我想起安远兮刚刚那番话,越想越生气,恨得咬牙,忍不住握拳狠狠地捶在茶几上,顿时把刚刚被下人领进门的人吓了一跳:“妹妹怎么了?”
  我怔了怔,抬眼看向来人:“红叶姐姐?”
  “谁惹妹妹生气了?发这么大火?”红叶娇笑着,倚到我身边来,“怎么就妹妹一人在?小红丫头没陪你?”
  “我让她看着诺儿。”我笑了笑,“姐姐今儿怎么有空来看我。”
  “隔上次见你好一阵儿了,心里挂念得紧。”红叶笑道,“这段时间我忙得很,刚开了个酒肆,生意还不错,今儿就是专程请妹妹去捧场的。”
  “酒肆?”我微微一怔,随即笑起来,“姐姐,恭喜你!”
  脱离青楼,可以自食其力,不必再在别人鄙视的眼光中生活,是曾经沦落青楼的女子卑微的梦想,即使像红叶这般洒脱不在乎世俗眼光的人,心里也不会没有一点悲凉。红叶有今天,我真的很为她高兴。
  “那还等什么,咱们走吧,对了,把你那俊俏的小弟弟也带上,姐姐请他喝酒。”红叶脸上露出妩媚的笑容。我忍俊不禁:“他是小孩子,喝什么酒,你别老逗他。”
  “小孩子?他已经成年了吧?”红叶捂着嘴笑道,眼里波光盈盈,“就你拿人当孩子。”
  我笑了笑,红叶不会明白,在我心里,冥焰永远是孩子,即使他已经三百岁,即使他已成|人,他永远是我梦中那个纯真的孩子,我亲爱的弟弟。
  ——2007、4、17
  
第15章雅王
  红叶的酒肆,装饰得舒适雅致。不是当街若市的布局,而是长街深巷的一处宅院,宅院不大,进门便是庭院,小桥流水、曲径通幽、花影重叠、奇石屹立。围着庭院四周,是一个个单独的小包厢,有数十个多之,外面是连着美人靠的行廊。廊顶挂着精致华丽的灯笼,靠院子的一方垂着粉色的轻纱,随风曼舞。看来红叶的酒肆,是吸引那些仕子豪客的高档场所。
  我有些讶异:“没想到姐姐的酒肆开得这么别致。”
  “妹妹都说好,那我才真的放心了。”红叶拍拍胸口,笑道。
  “姐姐这儿生意这么好,还需得着我的一句好么?”我笑了笑,“能到这里光顾的客人,只怕非富即贵,姐姐好能耐,这么多贵客捧场。”
  “你当是看我的面子么?”红叶淡淡一笑,“这酒肆,多亏了九爷关照着。”
  是么?我转头看向红叶。红叶对九爷,还是那样情深吗?前次玉蝶儿对红叶表现出极大的兴趣,不知道有没有展开行动,这阵子也没他消息,不知道又跑到哪里风流快活了。
  我不好说什么,只听到红叶又道:“其实像我们这种出身的女人,说不依靠男人过活,谁信?当年倚红楼的几个头牌,我算是最没出息的。妹妹命好,嫁进永乐侯府,就连玉竹,也被景王殿下纳进王府做了如夫人,虽说是做妾,也总算是有了归宿,哪像我到现在还得过这种迎来送往的日子。不过我也看透了,我呀,要我安安分分相夫教子,我也做不来,所以这辈子,我也不想嫁人了。”
  “姐姐这是什么话,姐姐人这么好,总会遇到真心待你的人的。”我好言劝慰,倒是对她刚刚那番话里透露出的一个信息有些微讶,原来玉竹竟然嫁进了景王府,我竟是现在才知,“玉竹姑娘终是跟了景王么?”
  “啊,你还不知道?”红叶挑了挑眉,笑道,“不过这事儿知道的也没几个,景王殿下也不是用大红花轿把她迎进门的,当初她性子那么傲,没想到竟然会答应嫁给景王作妾。”
  红叶的语气里有一丝不知道是惋惜还是别的什么,我一直知道红叶是把玉竹当成自己的对手在攀比的,想起那个仿佛如月下仙子般的玉竹姑娘,心里也有一丝意外,随即又释然。在这个世界上求生存,谁都不容易,为了生计所迫,不管谁都得放下自尊,将就着过日子。
  “不说这些没意思的了。”红叶拉着我的手,笑道:“我给妹妹留了间贵宾房,是妹妹专用的,咱们看看去。”
  “姐姐有心了。”我笑着跟着她走,红叶的酒肆并不是单纯的酒肆,豪华大厅可以供人开席饮宴,不但有精致美食搭配美酒,店中还有乐伎歌女,歌舞助兴。虽然我并不爱出入这种场合,不过这个地方,却摆明了是个谈生意的好地方,既然这酒肆以新贵姿态出现在豪门巨贾面前,以云家的门第,不留个单间也说不过去,权当支持红叶。
  这厢跟红叶行在走廊上,前方的左侧包厢内,走出一个曜月国服饰的男子,转脸看到我,蓦地冲过来:“咦,你是那个叶姑娘?”
  我怔了怔,从他的服饰语气,想起他是那日在宫中陪在乌雷身边那男子。他上上下下地打量我片刻,蓦地拉起我的手:“看到你太好了,我三……,我们三殿下一直想见你,过来一起坐吧!”
  我还未做出反应,身后的冥焰已经抓起他的手腕:“放肆!竟敢对我姐姐无礼!”他不知道怎么一拧,就把那男子的手从我手上抓出去甩开。那男子被冥焰推出数步,握着手腕尖叫一声:“好痛!好痛……,浑蛋,你是谁?竟敢弄伤本……,本大爷的手……”说着,那男子已经迅速抽出腰上的马鞭,扬手就给冥焰甩过来:“浑蛋,你去死……”
  冥焰左手敏捷地抓住他挥来的马鞭,那男子甩了几下,都抽不回鞭子,更是大怒:“浑蛋!放开……”冥焰冷笑一声,左手蓦然一抖,那鞭子就飞起来,那男子那头抓鞭抓得死紧,猝不及防就被鞭子的惯力带离地面,在惊叫声中被抛上半空。这一切都是在数秒之中发生,快得让人来不及阻止,眼见那男子被他甩在空中,我和红叶都失声叫起来:“冥焰,住手!”
  冥焰一听,扬手甩了鞭子,那男子从半空中跌下来,吓得尖叫,声音又尖又细。我有丝恍然,这哪里是个男人?明明是女子。“快救她!”眼见那女子就要摔到地面,我刚一出声,一道白影闪过,我的话音还未落,那女子便被一个男人抱住,稳稳地落下来。
  “九爷!”红叶刚刚一直揪着胸口,眼见那女子没事了,才舒了口气,赶紧跑到两人面。我急步跟上去,看清那男人正是九王爷君千翌。却见他怀中的女子吓得脸色煞白,眼泪含在眼眶里,眼见着就要滚下来,在看到我身后的冥焰之后,硬生生地把泪逼回去,恶狠狠地瞪着他,嘴唇哆嗦着,却是一句话也说不出。
  九王爷把那女子松开:“这位兄弟没事吧?”
  这番响动已经惊动了包厢里的不少客人,刚刚那女子的包厢里,也走出两个人,见状立即走过来:“发生什么事了?”
  “三……,三殿下,这浑蛋刚刚用鞭子抽我,把我甩到天上去,你快帮我出气!”那女子见厢里的人出来,赶紧扑上前,拉住男人的胳膊不松手。我抬眼一看,心中叹了口气:“王子殿下,是舍弟莽撞,吓着这位……小兄弟,望殿下海量汪涵。”
  乌雷转脸看向那个着男装的女子,脸微微一沉:“你是冒失在先,我刚刚已经看到了,休要再胡闹。”
  那女子瞪大眼:“我哪里有胡闹?他们天曌国人这样对待我们曜月国使臣,分明不把我们看在眼里,我要进宫去见他们皇帝,找他讨个说法……”
  这女子如此理所当然的口气,我心里已经有些恍然她的身份了,莫非她就是曜月国国王送来有意和亲的其其格公主,最美丽的草原之花?
  我转脸对冥焰道:“冥焰,快给人家道歉。”
  冥焰有些不服气,蹙眉道:“他对姐姐无礼……”
  “冥焰!”我打断他的话,附唇到他耳边,轻声道,“人家是姑娘,是你冒失了。”
  冥焰一听,眼睛蓦地瞪大了,诧异地看了那愤怒难平的女子一眼,倒是有点不好意思了,欠身抱拳道:“对不起!刚才是我不对!”
  “一句对不起就算了?”那女子仍是一脸恼怒,“你刚才把我甩到天上去,一句对不起就完了?没门!”
  “宝儿,人家已经道歉了,别再闹了!”乌雷看来也是拿他这宝贝妹妹没办法,有些歉意地看了看我,喝斥着这位娇纵公主。
  “那我把他甩到天上去,再跟他道歉行不行?”小公主不服气地看着她哥哥,一副不肯善罢干休的模样。冥焰知道对方是女子之后,倒是没再被她的刁难激怒,好声好气地接嘴道:“行,你把我甩到天上去好了,我不用你道歉。”
  “你取笑我?”小公主一听这话,更气怒了。我正想开口,却听到九爷温雅地笑道:“这位贵客,咱们天曌国有一句俗话,‘大国之人量大,小国之人量小’,这位小兄弟已经道歉了,曜月国乃大量之国,四海皆闻,必不会再与他一般计较。”
  他的话绵里藏针,叫人不好作答,可是语气却诚挚温和,让人觉得无法抗拒。这位九爷倒是机智,我不再开口,打量着这位让红叶倾心不已的王爷。虽然他与蔚家大哥的交情好,但我与他并不熟,总过见面也不超过五次。因为蔚大哥行刺皇帝的旧事,让我对这位九爷产生过怀疑,可是,眼前这位九爷,一双眼睛清澈见底,如同夜空的明星。有这样一双眼睛的人,会是心机深沉的人么?想起第一次见他的时候,总觉得他哪里让我感觉似曾相识,其实他面如美玉的五官与皇帝长得颇为相似,只是他的眼神过于清澈,气质模糊了长相,当时竟没有将他与宇公子想到一处。
  “那……,那倒是。”小公主瞪大眼,看着九爷,怎么也不愿承认曜月国是小国的,心不甘情不愿地道,“我们曜月国当然是大量之国,罢了,刚刚那事就算了。”
  “贵客雅量,小王多谢。”九王爷笑了笑,美玉似的脸庞灿烂生动,看向乌雷,“今日小王能在此遇到王子殿下,也算有缘,不如大家交个朋友,坐到一起喝几杯。”
  “素闻天曌国的九王爷,有‘雅王’之称,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从刚刚九爷开口时起,乌雷就没说话,只是用若有所思的眼神静静地打量他,此时听他开口相邀,才笑道,“世人言王爷‘谦谦君子,温润如玉’,对照今日三言两语便化解干戈之慧敏,乌雷好生佩服,能交王爷这个朋友,是乌雷的荣幸。”
  “王子殿下谬赞,小王惭愧。”九王爷微笑道,转头看我,“荣华夫人,未知小王能否有这个荣幸,请夫人赏面一起饮宴。”
  “王爷今日仗义相助,妾身不胜感谢。”他刚刚才帮了我的忙,拒绝他的邀请似乎有些不近人情,我笑了笑,“只是妾身酒量浅,只能浅尝即止。”
  “那是自然。”九王爷点头,风度翩翩地伸手道:“两位,请!”
  ——2007、4、21
  
第16章饮宴
  这围桌而坐的一席人,有些有趣了。九王爷、乌雷、小公主、我、冥焰,加上被我拉着一起坐下来的红叶,以前想都没想过,能坐到一起。
  红叶笑道:“今儿得两位殿下和妹妹光临我这酒肆,真是蓬荜生辉,红叶敬各位一杯。”
  我端起酒杯,浅浅地呡了一口,红叶知道我酒量浅,给我上的是酸酸甜甜的果酒,别有一番滋味。我咦了一声,赞道:“这酒味道不错,甜滋滋,像喝糖水似的。”
  “这是梅子酒,妹妹喜欢的话,我送两壶给妹妹一会儿带回去。”红叶笑道。
  “那谢谢姐姐了。”我举杯笑道:“我祝姐姐生意兴隆,一本万利。”
  “生意能兴隆自然是好的,可我是初学做生意,还真是搞不太懂。”红叶笑道,“就说这吸引客人来,姐姐就拿不出什么好法子,京城里的酒肆何止千家,我这生意也难做得很。对了,妹妹在这方面可是行家,给姐姐出出点吧。”
  “姐姐这酒肆,有九爷关照着,还怕没有客人来么?”我喝了杯中的酒,笑道。见九王爷只是温雅一笑,红叶看了他一眼,笑道:“若一直都靠人关照,有什么意思。”
  “姐姐若是怕麻烦九爷,不如请九爷姐姐题幅字,写几句赞美的话,这墨宝挂在店里,可是活招牌。”我笑道,“不止九爷,乌雷王子也是身份尊贵的贵客,请他一并留幅墨宝。以后但凡有身份尊贵的客人或文才风流的名仕,姐姐都如法炮制,那姐姐这酒肆可不得了了,能吸引这么多权贵名流题字的酒肆,就算不喝酒的,也有几分好奇心,想来看看吧。”
  红叶眼睛一亮,拍掌笑道:“妹妹好点子,九爷,王子殿下,你们觉得妹妹这点子如何?”
  九王爷和乌雷想必都没料到我有这一说,都怔了一下。九王爷笑道:“荣华夫人不愧是永乐侯府的当家主母,好快的反应。”
  “既然如此,不如请夫人也为红叶姑娘留幅墨宝。”乌雷似笑非笑地看了我一眼,“听闻夫人文采过人,不知乌雷今日是否有幸瞻仰?”
  “殿下取笑了,妇道人家,识得几个字罢了,哪有什么文采。”我淡淡一笑,算是拒绝了他的要求。却听到那小公主哼了哼,不屑地道:“只怕是徒有虚名,不敢在众人面前献丑。”
  我淡淡一笑,也不出声。冥焰不服气地想回嘴,我在桌下拉了拉他的衣袖,暗示他不可造次,冥焰愤愤地瞪了她一眼,把话忍下去。那小公主见没得到我的回应,又见冥焰瞪她,更是气结:“被我说中了吧?”
  “宝儿。”乌雷轻声喝斥道,“休要胡说,你可知你在街上买到的视若珍宝的《西游记》,便是由荣华夫人口述流传,市井传抄的。”
  “真的?那《西游记》真是你写的吗?”小公主怔了怔,惊疑不定地看着我。我笑了笑:“宝儿兄弟误会了,那只是妾身幼时听人讲述的,妾身也只是转述给别人听罢了。”
  “我就说嘛。”小公主露出一个原来如此的表情,得意地看了乌雷一眼。乌雷望着我,微微蹙起了眉。我淡淡一笑,不再多言,我不再是年少轻狂不知轻重的年纪,没有必须要展露现代人的优势而想达到的目的,无谓锋芒毕露。当初在倚红楼卖弄,是为了引诱楚殇,以图自保;在将军府卖弄,是为了青楼女子的自尊;在皇帝面前卖弄,是为了保云家太平;在太后面前卖弄,是为了在宫中的日子过得舒服一些。而现在,我想不出为了什么,要在这些人面前卖弄。我不会因为不再卖弄,便在这小公主的嘲弄中被人瞧不起,何必为一个小毛丫头费神。
  “宝儿无礼,乌雷代她向夫人赔礼。”乌雷举起酒杯道,“乌雷敬夫人一杯。”
  我举杯饮了。九王爷见席间气氛有些沉闷,笑着活跃气氛:“荣华夫人讲的故事,小王也听过,确实新奇有趣,小王十分喜欢。”说着举杯道:“今日有幸与夫人同席,小王也敬夫人一杯。”
  “王爷客气了。”我喝了酒。红叶笑道:“也别老喝酒,大家尝尝我酒肆的菜,可还合口味。妹妹,这梅子酒虽然甜,后劲可大,也别喝多了。”
  我笑着颔首,众人试着桌上的菜肴,一时无话。半晌,九王爷看了看我,似乎想起了什么,问道:“荣华夫人最近可有彤枫兄的消息?”
  “大哥?”我怔了怔,摇头道,“最后一次接到大哥的信,也是在三个月前,九爷有他的消息吗?”
  “三个月前?”九王爷蹙起了眉,“彤枫兄在信上说了什么?为何还不肯回京?”
  “只是报平安的信,只说他一切安好。”我见九王爷脸上神情不对,有些担忧地道,“九爷为何问这话?发生什么事了吗?”
  “夫人不知道吗?”九爷诧异地看了我一眼,“我还以为蔚枫兄处理完蔚相的身后事就会回京了,没想到到现在他都没回来……”
  “蔚相死了?”我微微一惊,“什么时候的事?”
  九王爷怔了怔,道:“四个月前,都南岛郡守上报朝廷,说荒岛苦寒,蔚相在都南岛死于恶疾。”
  恶疾?我觉得有点头晕。周景赟竟然死了?为什么大哥在信里没有说这件事?他到底到哪里去了?这件事,既然是郡守上报的,想必不是什么秘密,云家的隐卫必然已经知道,老爷子为什么不告诉我?九王爷见我茫然的表情,知我真不知情,笑道:“可能彤枫兄有别的事情要办,夫人也勿需担心。”
  我只觉得心绪纷乱,各种猜测纷沓而至,再也无心坐下去。我揉了揉额头,起身道:“九爷,王子殿下,妾身多喝了两杯,有些头疼,想先行告辞。”
  “夫人不要紧吧?”九王爷关切地道。我摇摇头,九王爷站起来,轻声道:“夫人身体不适,小王也不留夫人了,夫人慢行。”
  乌雷站起来道:“我送夫人出去吧。”
  “不用了,殿下止步。”我欠了欠身,“红叶姐姐送我出去就行了。”
  “红叶姑娘不是还要给夫人去拿酒么?”乌雷固执地道,“让就我送夫人出去吧。”
  红叶笑道:“王子殿下不提我差点儿忘了,就让殿下送妹妹出去吧,妹妹在门口等等我,冥焰跟我去酒窖拿酒吧。”
  我不再坚持,出了包厢,被风吹了吹,头没那么晕了。乌雷跟出来,走在我身侧,默默行了半晌,乌雷突然出声道:“你变了很多。”
  我停下脚步,抬眼望他。见他目光深邃地看着我,语气中似乎有一丝怜惜:“当初在草原遇到你时,你是个灵动活泼的女子,为何现在眉宇中总带着一丝忧愁?你如今生活得不开心吗?”
  “殿下多心了,妾身过得很好。”我笑了笑。怎么我现在是一副苦情的模样么?我虽然是寡妇,可家里也没人欺负我,没他说得那么惨吧?
  “你若有什么不顺心的事,可以告诉我,乌雷一定倾力相助。”乌雷看着我的笑脸,欲言又止,“当初在草原上,你答应我的事,还记得么?”
  我答应他什么事?我有一丝疑惑,乌雷见我面色茫然,眼神一黯,自嘲道:“你当初答应我,给我一个机会,让我用你欣赏的方式来赢得你的心,看来也只是为了脱身,随口应付我吧?”
  呃……,我想起来了,我的确是答应过给他一个机会。只是,我以为过了这么久,我又已为人妇,乌雷应该早对我死了心才对。我有些尴尬,注意到乌雷与我独处时,没再称我夫人,而是直接用了“你”。我退了一步,有些不安:“殿下何苦执着,妾身已经不是当初在草原上的那个女子,物是人非,很多事,都变了。”
  “乌雷的心意并没有变,你若在京城过得不顺心,可随我去草原……”乌雷刚一开口,我赶紧打断他的话:“殿下说笑了,妾身并未受苦,王子殿下也不是神,不用扮演拯救者的角色。殿下是曜月国的王子,应该把心思放在你的子民身上,不必为妾身一介女子花费太多心思。”
  我深深地吸了口气,这乌雷,自负的性格还是没有变啊:“殿下,听闻帕图斯族被灭族一事,到现在马尔蒂族族长还逍遥法外,若只是因为马尔蒂族长的女儿是殿下的白马阿蒂拉,便可以包庇他,王子殿下又凭什么认为,你可以做别人的拯救神?”
  “马尔蒂一族是曜月国最大的部族,要动他们的族长不是说动就能动的。”乌雷没想到我一下子把话题扯那么远,看着我淡淡地扯了一下唇角,脸色黯下来,“马尔蒂一族已经受到教训了,不是么?你对马尔蒂一族的物资控制,已经让马尔蒂族长很头痛了。”
  “他的头痛,能赔帕图斯一族几十条人命么?”我冷笑,“王子殿下,你的言论未免太可笑了。”
  “我……”乌雷又待开口,却听到冥焰提着两壶酒,叫着“姐姐”跑过来,一把抓起我的手:“姐姐,我们快走!”
  乌雷来不及把话说完,我已经被冥焰拉出门,我看向冥焰,见他满脸通红,诧异地道:“怎么了?”
  冥焰听我问话,脸色更红,却不出声,扶着我进了马车。铁卫驾着马车回府,冥焰坐在车厢一角生闷气,半天不出声。我拉过他,掰过他的脸:“脸怎么这么红?发生什么事了?”
  “姐姐,我以后不来这里了。”冥焰的眼里闪过一丝羞怒,“我,我不喜欢那个红叶……”
  “红叶姐姐怎么了?”我讶道。冥焰咬了咬唇,脸红得仿佛要烧起来了,声若蚊蝇:“她……,她刚刚在酒窖,对我动手动脚……”
  红叶?我忍不住笑起来:“她怎么对你动手动脚了?”
  “姐姐……”冥焰羞恼地怒嚷,“总之我不喜欢她,我以后不想看到她!”
  “好好……”我见他真的生气了,赶紧道,“你若不喜欢她,我以后不带你来了。”
  “姐姐也别来。”冥焰认真地看着我,“她不是好女子。”
  不知道红叶做了什么让冥焰气成这样,可是说红叶垂涎冥焰,我又不怎么相信,改天找红叶问一问到底是怎么回事儿?让她收敛收敛她过于随便的性子。在心里想着今天发生的事,越想脑子越乱,头也越来越晕,那三杯梅子酒的后劲果然大,快到侯府时,我已经晕得有些睁不开眼了。
  马车在侯府门口停下来,冥焰跳下马车,扶我下车。路上冥焰一直闷闷不乐,此际见早就候在门口的小红跑过来,闷声道:“姐姐,我先回房了。”
  我点点头,眼花花的,看他已经变成三个脑袋。他把我交给小红,径直踏进府去。小红扶着我软绵绵的身子,诧道:“姐姐饮酒了?”
  “小红,我头晕,扶我回房去。”我靠在她身上,轻声道。蹒跚着踏进府去,脚仿佛踏在棉花里,又仿佛踩在云端,轻飘飘的,小红不知道在我耳边说什么,我已经听不太清楚。脚不知道踏到什么,仿佛从云端踩空出去,身子蓦地一软,便往下坠。只一瞬间,仿佛有人接住我,稳稳抱起我发飘的身子。我勉强睁开眼,看到几张模糊的脸在我眼前乱晃,我使劲定了定神,几张脸合成一张脸,那样苍白而虚幻,云峥……,我哭起来,伸手抱住他的脖子:“云峥,你回来了……”
  抱我的那双手僵了僵,他没有出声,继续往前走,我抽泣着将脸埋在他怀里,语无伦次地道:“云峥,你好狠心,一直不回来看我……”
  他还是不说话,我哭道:“云峥,你为什么不说话?你知不知道?你不在,谁都欺负我……,安远兮那个浑蛋,竟然说些浑话来气我……,大哥也不知道去了哪里……,身边发生那么多事,我都找不到人商量,我好怕……,云峥,你不要再走了……”
  那双手将我轻轻放到床上,从我身上缓缓抽离出去,我心慌地搂紧他,哭着嚷:“云峥,你不要走,不要走,不要丢下我……”
  他弯着腰,身子僵住,半晌,才幽幽地叹了一声:“我不走,乖,你好好睡一觉……”
  “真的不走?”我泪眼朦胧地看他,“不要骗我……”
  “我不走。”他在床边蹲下来,伸手抚去我脸上的泪,“你安心睡吧……”
  他不会走,云峥从来不骗我。我微笑起来,把脸埋到他胸前,好安心,这是云峥的怀抱,那样温暖和安全,我缓缓闭上眼睛,在失去意识的那一刻,手仍然紧紧地抓住他衣襟。
  ——2007、4、21
  
第17章宫禁
  “云峥……”我从沉睡中醒来,蓦地睁开眼睛,“云峥……”
  房间里空空荡荡的,哪里有云峥的身影?我从床上坐起来,环顾四周,难道昨晚那温暖安宁的怀抱,是我醉后产生的幻觉?可是我的指尖,为何感觉有温暖的余温?
  “云峥……”我的泪滑落下来,“你骗我,你骗我,你说你不会走,你骗我……”
  “姐姐……”小红听到声响,转进内室,“姐姐,你醒了?怎么哭了?”
  “小红,昨天我看到云峥了,是不是他?是不是他回来了?”我慌乱地抓住她的手,“小红,你快说,快说呀……”
  “姐姐,没有,是你喝醉了,姑爷怎么会回来呢?”小红担忧地看着我,“是你喝醉了!”
  “喝醉了?”我怔怔地看着她,看她的表情,一定以为我酒还没醒吧?我惨然一笑:“原来喝醉了,就可以看到云峥,那我宁愿天天都喝醉。”
  “姐姐……”小红握住我的手,抽泣道,“姑爷都走了这么久了,你别苦自己了,姑爷在天有灵,也不会安乐的。”
  我呆呆地坐着,半晌,才缓缓道:“小红,我没事,你去打水我梳洗。”
  洗漱之后,慧娘抱了诺儿过来。诺儿一看到我,就张开双臂跌跌撞撞地扑过来:“娘亲……”
  我赶紧蹲下身,抱住他的小身子,怕他跌倒。诺儿在我怀里咯咯地笑:“娘亲,香香……”
  我亲了亲他的小脸蛋,看着他酷似云峥的眉眼,心中又酸又甜:“诺儿,好宝宝……”
  这几日,为着寂将军中降一事,整日烦扰,可每次看到诺儿的笑脸,顿时把什么都忘了。这孩子是我的心头肉,也是我的开心果,他很少哭,对谁都是笑脸迎人,讨喜得不得了,我看他哪里都爱得不行。
  “诺儿,走,咱们去给太爷爷请安。”我和小红一人牵着诺儿一只手,往老爷子院里去。这是每日必行的功课,老爷子的身体越来越差,每天看到诺儿,是他最高兴的事,我也有意让诺儿多呆在他身边陪他。
  进了院子,见到安远兮从迎面出来,我垂下眼睑,不想理他,倒是诺儿看到他很高兴,奶声奶气地唤他:“叔叔……”然后松开我的手,向他扑过去。他赶紧上前抱起诺儿,诺儿拍着他的脸,很高兴。安远兮任诺儿玩他的脸,转眼看了我一眼,走到我面前:“大嫂!”
  我不出声,他低声道:“昨天是我不对,对不起。”
  我有些诧异地抬眼看他,自从他撞伤头之后,我就摸不透他的性子,本以为他打死也不会对我道歉,要一直别扭下去的。我咬了咬唇,叹道:“罢了,我态度也不好。”
  再也无话,我伸手抱过诺儿:“诺儿,咱们去看太爷爷。”
  安远兮静静地看着我,我抱着诺儿,从他身旁擦身而过。我和安远兮,曾经一起经历生死,那样亲密的伙伴和爱人,谁能想到,竟会走到今日这样相对无言的地步?
  老爷子的精神不太好,我看得出他是勉强打起精神逗诺儿玩,我本来有些问题想问他,见他这样子也不好叨扰太久,正准备开口告辞,倒是老爷子先提起话题:“听说你留了个叫段知仪的住在府里?”
  “是,爷爷。”我想了想,终是把寂将军中降的事说了给他听,还有段知仪所说的解救之法,一边留意老爷子的反应。老爷子听了,波澜不惊地道:“你今儿准备进宫吧?”
  “是。”我点点头,我本来是准备给老爷子请完安,就进宫面圣的,昨日从段知仪那里了解到的信息要进宫禀呈给皇帝。老爷子微微点了点头,道:“既然这样,你就去准备吧,让皇上早点心里有数。”
  “是,爷爷。”我见老爷子疲惫地闭上眼,抱着诺儿轻手轻脚地退出来。回了房,慧娘把诺儿抱走,小红替我整理了一下装束,正准备出门,平安却来了。见我整装待发的样子,平安诧道:“叶姐姐要出门么?”
  “要进宫。”我抬眼望了望窗外的天色,笑道,“你今儿不当值么?”
  “正当值,我从宫里偷偷溜出来的。”见我睁大了眼,平安忧心忡忡地走过来,拉我坐到软榻上,“姐姐,你先别急着进宫,我有件事同你说。”
  “平安,你怎么能在当值的时候偷偷出宫呢?”我蹙着眉,轻声道,“你的性子要改改,怎么这样没有分寸?”
  “姐姐,我要同你说这事可要紧了,我一刻都呆不住,一定要你马上知道才行。”平安急切地道。
  “什么事?”我见她鲜少这副表情,笑道,“朝堂上的事?”
  “嗯。”平安点点头。我叹了口气,摇头道,“平安,你如今是皇上的臣子,朝堂上的事,不要老拿出来给人讲,这样不好。”
  “姐姐,我不会那么没分寸,只是这件事跟你有关,我才跟你讲的。”平安听我责备她,赶紧道。
  “与我有关?”我怔了怔,“什么事?”
  “今儿曜月国那个乌雷王子进宫见皇上,你猜他跟皇上说什么了?”平安瞅了我一眼,蹙眉道。
  “说什么?”我哪想得到乌雷跟皇帝说什么,怎么也扯不到我身上来吧?
  “乌雷王子想娶你做金刀阿蒂拉,求皇上下旨赐婚。”平安眨了眨眼睛,看着我道。
  “乌雷?”我闭了闭眼睛,脑袋有些懵,“他疯了么?我是寡妇,怎么能嫁给堂堂王子?”
  “姐姐,咱们天曌国并不限制寡妇再嫁呀。而且那位王子殿下说,他们草原民族并不看重这些,别说是寡妇,就是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45.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elapsed_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