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绾青丝 全卷 完结版 .-第61部分

我不相信你,是你不相信我,你忘了吗?当日在府衙大牢,我何尝没有对你说,可是你不信我。”
  当日在府衙大牢,我对他说,楚殇是我的仇人,是楚殇把我囚到倚红楼,逼我卖身,可是他不信我,甚至不愿多听我说一个字,径直送给我一碗堕胎药。所谓的喝掉它便相信我,不过是他自以为“原谅”我的一种姿态,而事实上,他心里已经否定了我。皇帝定定地看着我,眼中闪过复杂的情绪,我不知道那些难测的情绪里,有没有含着一丝懊悔。因为他的不信任,扼杀了我们之间并不明朗的基础薄弱的感情,所以我想让他痛,让他不好受,只因为当日他让我痛了。原来我的报复心竟是如此之重,原来我对当日他如此狠心对我一直耿耿于怀,我的大度与洒脱,都是装出来的,一旦有机会,我便加倍奉还。这下子,终于两清了。
  皇帝看着我,无言以对。我微微挣开他,在地上跪直身子:“皇上已经知道真相了,臣妾罪犯欺君,请皇上治罪。”
  就在今天,完全解决掉蔚蓝雪这个身份带给我的麻烦吧。如果当初我只是附身在一个平凡的山野村姑身上,人生是不是完全不同?我闭上眼睛,静静地等待皇帝的决定,我不能给太多时间他去细想,正该趁着他此际心神大乱,对我或许还有一丝愧疚的时候逼他表态,从此不再纠缠我蔚蓝雪的身份。我与他的缘份,在当日的府衙大牢中已经彻底断掉了。
  静了半晌,听不到皇帝的声音,我忐忑地睁开眼睛,见皇帝的脸色阴郁。他站起来,没有让我起身,只是坐到软榻上,用复杂难懂的眼神望着我。我心里没来由地有一丝不安,皇帝沉默半晌,淡淡地道:“荣华夫人,起来吧!”
  我怔怔地看着他,静静地看着我,一字一字地道:“荣华夫人来自民间,姓叶名海花,与罪臣蔚景岚并无瓜葛,夫人勿需烦扰,平身。”
  这是不是表示,皇帝不会再纠缠我的过去?他赐予我新的身份,从今天起,我与蔚家彻底撇开了关系?泪涌出眼眶,谢谢你,皇上。我伏下身,规规矩矩行了一个跪拜大礼,哽咽道:“臣妾……谢皇上恩典!”
  从地上站起来,抬头望向皇帝,他垂下眼睑,淡淡地道:“你今儿也累了,回去吧。”
  “是。”我欠了欠身,想了想,又道,“皇上,蔚大哥他……”我想问他们将蔚彤枫的尸首运到宫外什么地方去了,我好去将他接回去好生安葬。皇帝抬眼看了看我,淡淡地道:“荣华夫人,宫里只是死了一个大内侍卫。”
  我怔了怔,蓦地明白了他的意思,他是说,宫里只是死了一个大内侍卫,并没有什么蔚彤枫,是这个意思吗?出于他让蔚大哥查的那件隐秘事件的考虑,他不能将蔚彤枫的死暴光,所以,我不能以义妹的身份,公开去殓葬他,是吗?刚一想到这里,蔚蓝雪的意识就激动了,我听到自己里嘴发出愤怒的声音:“我大哥为了救你丧了命,你竟然不肯让我为他殓葬,你怎么能这样绝情……”
  我被蔚蓝雪的斥责吓住了,急忙捂紧了嘴。皇帝的脸瞬间变得铁青,我拼命压制住蔚蓝雪的意识,上帝,如今我与蔚蓝雪的灵魂同住在一具身体里,长此以往,不是她吞噬掉我的灵魂,就是她的灵魂被我吞噬,否则我一定会人格分裂。
  皇帝见我骂完他之后满脸惊恐,深深地吸了口气,压抑着怒火道:“荣华夫人,这件事结束之后,朕会给你一个交待。你下去吧!”
  蔚蓝雪还在我的身体里挣扎着,天,她不是娴静有礼的大家闺秀么?原来也不是没有脾气的,我拼死压制住那股愤怒的意识,对皇帝屈身行礼:“臣妾告辞。”说完,我甚至不敢再抬头看皇帝一眼,转身匆匆忙忙地踏出殿外,踏出门槛,我才松了口气,身子差点瘫倒在地。
  
第21章领尸(上)
  坐在回府的马车上,我的脑子没有一刻得安宁。蔚蓝雪在脑海中生气地指责我,竟然眼睁睁看着皇帝让蔚彤枫以一个不明不白的身份处理后事也不管,罔顾当年的结义之情。我无法理直气壮地反驳,又觉得万分委屈,或许我的确不敢跟皇帝的权势抗衡,他的一切所作所为都有他的考量,我和蔚大哥,不过是他手中的小小棋子,可我对蔚大哥这份亲情却不是虚假的。正在脑子里努力跟她辩解的时候,身子被小红轻轻推了推:“姐姐,你没事吧?做什么喃喃自语的?”
  我猛地回过神,见小红一脸错愕和担心的表情,才恍然醒悟过来,刚刚自己在脑子里和蔚蓝雪分辩的时候,嘴里不由自主地也跟着念念有词。我见小红一脸认为我神智昏乱的表情,叹了口气,只怕再这样过几天,莫说别人都会认为我疯了,就连我自己,也不会相信我是个正常人。
  “停车!”我撩开窗帘道。马车停下来,我想了想,对铁卫道:“云巽,你去给我查一查,今儿在宫里被刺客刺死的大内侍卫的尸首,被送到哪里去了。另外让人准备悄悄准备殓葬的事宜,记住,安排这些事的时候,低调一点,而且不能以云家的名义。云乾,调头,我想去玉雪山。”
  云峥,我想见你,你要我好好活下去,好好照顾诺儿,可我一个人,不知道还能撑多久?现在,连这具身体的正主人,也回来了,也许过不了多久,我这抹孤魂就会消失,云峥,到时候,我就可以来找你了。
  玉雪山的雪已经融净,梅树发了新枝,吐了嫩芽,空气中那浓郁的暗香味道淡了,倒是充盈着青草和泥土的芬芳。我在小红的搀扶下步入墓园,在看到那座晶莹的白玉墓碑时,眼泪已经控制不住地滑落脸颊,我快步跑过去,云峥……
  蹲到墓碑前,抚摸着碑上的铭文,我的心莫名地平静下来。几个月没有上来,峥的坟前已经芳草萋萋。傲雪山庄的下人把汉白玉的陵墓打理得还算干净,却没有清理地上的杂草,我轻轻拔掉坟前石板地面缝隙里的青草,从怀中掏出丝巾,将墓碑仔仔细细地擦干净。
  有微风吹过来,撩乱了我额前的头发,拨动着我手中的丝巾。云峥,你知道我来了,是不是?将脸轻轻贴到冰冷的墓碑上,我闭上眼睛,低声呢喃:“云峥,我很想你……”
  他是你丈夫?蔚蓝雪在脑海里问我。
  是。我微笑着答。
  你很爱他吧?蔚蓝雪道,我能感觉得到。
  是。我微笑道,就像你爱蔚大哥一样。
  他离开了,你却独自活着,很痛苦吧?蔚蓝雪问,为什么不去陪他?我知道你很想的。
  我是很想去陪他,可是这不是他的愿望,他的愿望是让我好好活下去,把诺儿带大。我笑了笑,问道,你呢?你一直沉睡在身体里,是舍不得蔚大哥吧?
  是。蔚蓝雪的情绪消沉起来,可是,我已经没有脸见大哥。
  为何?我怔了怔,随即明白过来,轻叹道,蓝雪,那并不是你的错,你是无辜的,蔚大哥不会怪你。
  我知道,不管我做错了什么事,大哥都不会怪我。我只是过不了自己那一关。我只想躲在身体暗处,透过你看到大哥好好地活着,就心满意足了。蔚蓝雪顿了顿,情绪竟然没有像刚才那样激动,没想到,大哥居然死了。
  蓝雪……我幽幽一叹,无论什么样的安慰,此刻对她来说都是苍白无力的。想到她刚才不顾后果地遣责皇帝,我就一身冷汗。
  对不起,刚才我太激动了。她感觉到我的想法,笑了笑,你不用安慰我,其实你比我更无辜。你住进来之后,发生在你身上的事情我都知道。我常常想,如果我是你,我会怎么样?也许在青楼里,我就已经死掉了。
  蓝雪,你想我把身体还给你么?
  还给我,那你怎么办?你的孩子怎么办?你对你丈夫的承诺怎么办?她笑着摇头,不用了,其实我早就该走了,只是舍不得大哥,才固执地留下来,现在大哥已经不在了,我留下来已经没有任何意义。
  你不想知道是谁杀了蔚大哥?不想为他报仇吗?我怔怔地问。
  报仇?蔚蓝雪笑了笑,你忘了,仇恨是多么可怕的事情,我们都是仇恨下的牺牲品。就算是报了仇,又如何?大哥已经死了,活不过来了。
  起码,我会让他死得安心,我一定会查出是谁杀了大哥的。
  查出来又如何?你要帮他报仇吗?为了查出真相,为了报仇,你又要做些什么呢?又会失去些什么呢?我想,如果你过得幸福,大哥就会安心,如果你因为替他报仇变得不幸福,就算你为他报了仇,他也不会安心的。
  我不理解,蓝雪,我没有接触过像你这样的人,过度的善良是一种懦弱的表现,如果别人打了你一耳光,你不打回来就算了,难道还要把另一边脸送上去让他打吗?如果是那个强犦你的人,你也不恨吗?
  你比我更有理由去恨他吧?你恨他吗?
  我沉默,脑海中浮起那张脸,过了那么久,我仍然清楚地记得他的五官,他的每一个表情。我咬了咬唇,他人都已经死了,什么恩怨都抵消了。
  没错,什么恩怨,都随着生命的终结结束了。我也算是已经死去的人,叶姑娘,其实,恨是一种很强烈的情绪,恨一个人,是要花很多力气的。如果我有那么多时间和力气,我会把它用在我爱的人身上。
  是吗?我微嘲地笑了笑,蓝雪,你像一个天使。
  天使?她有些诧异。
  说你像天上的仙女。蓝雪,我永远做不了仙女。
  不,叶姑娘,其实你是个很善良的人,谢谢你让人去查我大哥尸首的下落。之前我对你生气发火,其实只是一时接受不了大哥离开的事实,对不起。
  他也是我大哥。我能体谅你当时的心情。
  是,但我还是要谢谢你。等大哥入土为安,我就会去找他。这世上再没有什么人能把我们分开了。你不用因为占用了我的身体,觉得不安。
  蓝雪……
  “姐姐?姐姐?”小红在耳边唤我,我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还倚在云峥的墓碑前。蔚蓝雪暂时退了下去,小红关切地道:“姐姐,天快黑了,咱们该下山了,不然一会儿山路可不好走,城门也关了。”
  “嗯。”我抚着云峥的墓碑,轻声道,“云峥,我要走了。”上山来果然是正确的,云峥能安抚我焦躁的情绪,连蔚蓝雪在这里提起蔚彤枫,情绪也没那么激动了,甚至扮起了引导者的角色。云峥,是你在守护我,是不是?
  
第21章领尸(下)
  回了侯府,云巽跟我说,蔚彤枫的尸首从宫里运出来,被送到了义庄。我一听就坐不住了,想了想,让丫鬟替我找了套粗布麻衣,扮作普通民妇的样子,让小红和两个铁卫也换了衣衫,随我出门。才走到中庭,听到安远兮叫住我:“大嫂?你要出门?”
  “是。”我转头看了他一眼。安远兮诧异地看着我的装束:“你不是刚刚才回来么?天都黑了,大嫂要去哪里?怎么穿成这样?”
  我本想说跟你没关系,又觉得硬梆梆的有些伤人,便不出声。安远兮见我不想作答,也不再追问,只道:“我陪大嫂去吧。”
  我微微一怔:“不用了,云巽和云乾会跟我去。”
  “大嫂,我们是一家人。”安远兮静静地看着我,语气像是提醒。一家人?一家人应该是怎么样呢?有什么事一起承担?有快乐一起分享?或者在心里,我从来没有真的把安远兮当成一家人。因为他以前与我的关系,我每时每刻,都避免和他多作接触,我是个小心眼的女子,在前世,和分了手的男友是老死不相往来,绝不可能再作朋友。本来与安远兮也应该是如此,谁知道命运竟然安排他变成我的小叔,变成了身份尴尬的家人,虽然不能避免和他经常碰面,我却尽量避免着,各自为政,互不相干。我不管他的事,也不愿意他管我的事,虽然是一家人,却的的确确,不像一家人。
  我看了看他穿的衣服,普通的书生装束,即使他如今是永乐侯府的二少爷,也鲜少华服美冠。我转过头:“小叔愿意来,就一起吧,不过待会儿若有什么疑问,都别在外面问。”
  马车把我们送到我曾经来过一次的义庄,上次跟月娘来这里,是白天,我都觉得鬼气森森,如今是晚上,义庄里面一片漆黑,夜风呜咽着在破败的门窗缝隙里穿过,如同鬼哭,让人心底发毛,一下车,小红就紧紧地抓住了我的手臂,说是扶着我,倒像是吊着我似的。
  我拍了拍她的手,安抚她的恐惧,转头对云巽道:“去请义庄的管事出来。”
  云巽提着灯笼前去拍门,义庄旁边的小屋亮起了烛光,有个老头披着衣服骂骂咧咧地开门出来:“什么人啊?三更半夜的把人吵醒……”
  云巽把两个银元宝递到老头面前,老头立即止住了叫骂,点头哈腰地赔笑道:“哟,大爷,有什么吩咐小的做?”
  “我们是今天宫里送出来的那位张大保侍卫的家人,来领他的尸身去殓葬的,烦管事带我们进去。”云巽把元宝塞到老头手里。
  老头一听,仔细打量了一下我们,笑道:“张大保?宫里打了招呼说他家人这两日便会来领,没想到你们来得这么快,跟老头子进来吧。”
  我怔了怔,心下恍然,皇帝虽然对我讲过不能让蔚彤枫以真名殓葬,但也知道我的性子,肯定会悄悄来把蔚彤枫的尸首领走的,索性做个顺水人情,让人交待一声,让我领他的情吧?我苦笑着摇摇头,不知道该说他什么才好。义庄的管事老头儿点了灯笼,领我们穿过院子,掏出钥匙打开停尸房大门上挂着的大锁,推开门,领我们进去,走到一具棺木处停下来:“喏,这就是张大保的棺木。”
  很好,起码皇帝还为他配了一具棺木,没让蔚大哥就这么睡在这里。我看了云巽一眼,他会意地推开棺盖,我走上前,提起灯笼,打量着沉睡在棺木中的蔚彤枫。大哥,我的眼有些发酸。皇帝大概怕人查觉出他的身份,又把人皮面具套在了他的脸上,当着义庄管事的面儿,我不方便揭下他的人皮面具,转过头,对云巽道:“行了,把棺木搬出去吧。”
  云巽和云乾把棺盖合上,合力把棺木搬出停尸房。我转身想走,蓦地想到一件事,停下脚步。转过头,目光落向当日月娘带我来看的楚殇的棺木处,赫然见到那个位置已经空了。我心中一动,举步往那个空位走过去,小红不知道我想做什么,有些怕:“姐姐……”
  我转头见她明明害怕却强撑的表情,笑了笑:“小红,你怕就先出去跟云巽他们呆着吧。”
  “姐姐眼睛看不见,我要扶着姐姐。”小红哭丧着脸道。一直在我身后默不作声的安远兮道:“我扶大嫂过去,你出去吧。”
  小红一听,如释重负,赶紧将手中的灯笼递到安远兮手上,跑了出去。安远兮接过灯笼,托住我的手臂,我的手紧了紧,想挣开,又觉得太刻意反倒矫情,终是让他扶着,一步步走向那个空位。停在那个空位前,想起一年多前月娘在这里讲述楚殇过去的悲惨遭遇,不由得微微有些失神。月娘,应该将楚殇下葬了吧?
  “这位大嫂,你还有什么事儿没?”义庄的管事见我站在那里发了半天呆,有些不耐烦,“没事儿就走吧,这停尸房有什么好看的?”
  “啊?”我回过神,见管事老头儿有点不高兴,道,“管事的,这里以前停着一具棺,停了有一年多,你还记得吗?”
  “怎么不记得,那具棺的家人,拿了一大笔银子让我看着那棺木,让我经常打理拂尘。”管事老头儿疑惑地道,“那家人说也奇怪了,既然不是没钱下葬,干什么要把一具棺停这么久才领走?白白让尸臭在棺里。”
  “这具棺是什么时候领走的?”我轻声问。管事老头儿想了想,回忆道:“也有一年多了吧?去年秋天就领走了。”
  那应该是月娘带我来看过之后不久,就把棺木领走了吧?楚殇,我们之间的恩怨,真是无法理得清,希望你入土之后,灵魂可以得到安息。
  “大嫂!”安远兮听完我与管事老头儿的对话,突然出声,“这里以前停着谁的棺木?”
  我静静地看着那个空位,没去想安远兮为什么突然对这个感兴趣,沉默片刻,轻声道:“是……一个故人。”
  他听了我的回答,想是知道我不会再多说,也不再问,静了半晌,我转身道:“走吧。”
  安远兮沉默地扶着我走出去,管事老儿“吱呀”一声拉过停尸房的大门,“咣当”上锁。我停下脚步,转头看了身后的停尸房一眼。回首时见安远兮正沉默地打量我,我笑了笑:“走吧,小叔。”
  
第22章化蝶(上)
  用银子买通了守城门的官兵,我连夜将蔚彤枫的棺木送到了城郊的普度寺。我不能以云家少夫人的身份为他办理丧事,蔚彤枫也不能以本来的身份下葬,他只能是一个普通的大内侍卫,一个叫张大保的普通人。
  蔚彤枫的棺木停在普度寺佛堂,我请了寺里的僧人为他超度。云巽之前早就让人打点好了寿衣等物品。蔚大哥净身、穿寿衣这些事,是我亲手在后堂为他做的,当我剪开他胸上已经被血凝固成硬壳的纱布,看到他胸前那个狰狞恐怖的伤口,忍不住又红了眼眶。那个伤口只有十厘米左右长,却是从前胸一直穿透到后背,肉全都翻了出来,伤口边缘还有像冰冷过后的乌青。我让云乾仔细检查了蔚大哥的伤口,看看能否从伤口上找到一点行刺者的蛛丝马迹。云乾检查完那个伤口之后,脸色有些异样:“少夫人,是刀伤。”
  “江湖上有些什么善用刀的高手?”我询问道,“你觉得谁的武功高到可以重伤寂将军?”
  “寂将军的武功在江湖上已是数一数二的绝顶高手,能胜过他的用刀的高手,云乾从未听说过。”云乾迟疑了一下,“少夫人……”
  我见他表情,知道他可能下面说的话有所顾忌,在这里说这些的确也有些不太妥当,便道:“你再检查清楚,详细的回府再说吧。”
  “是。”云乾点头应道。给蔚彤枫净身的时候,小红阻止道:“姐姐,你眼睛不好,让我来吧。”
  “不用,我自己来。”我能为大哥尽心的事没有多少,就让我为他做点最后的事吧。何况在这个时候,蔚蓝雪的意识强过我的意识,我甘愿地将自己的意识退让到一侧,让蓝雪全心全意地打理她心爱的人。
  给蔚彤枫擦干净满是血污的身子,换上寿衣。安远兮和云巽走了进来,云巽和云乾帮我把蔚彤枫抬进棺木里,安远兮走过来轻声道:“我和云巽在普度寺后山选了一处风水|岤,已经请了人连夜挖|岤,等到明晨吉时就可下葬。”
  “谢谢你。”安远兮从义庄出来,便没再多问一句,没问这“张大保”是什么人,没问我与他有什么关系,只是替我打点着殓葬的细节,我心里不是不感动的。云巽和云乾把棺盖盖到棺材上,缓缓推合,我赶紧道:“等等!”
  两个铁卫停下来望着我,我轻声道:“你们全都出去,我想单独呆一会儿。”
  安远兮他们几个相互看了一眼,退出房去。我走到棺前,低头打量睡在棺中的蔚彤枫,伸手揭开蔚彤枫脸上的人皮面具,在心中道,我想你会想见他最后一面。随即让蔚蓝雪的意识再度作了主导,脑子里的蔚蓝雪感激地道,谢谢你。
  蔚家大哥的脸色灰白,神情却很安祥,蓝雪痴痴地望着他,泪流满面,她伸手抚摸着蔚彤枫的脸,轻喃道,大哥……很久很久,蓝雪都不肯移开视线,我的意识隐在一侧,也觉得心酸。
  “大嫂!”安远兮在房外敲门,“方丈大师说佛堂布置好了,随时可以为亡灵超度。”
  我擦了擦眼泪,在心中劝慰,蓝雪,要送大哥去佛堂了。她将手从蔚彤枫脸上抽出来,含着泪轻喃,大哥,你等我……我走到棺尾,用力将棺盖合上,才走到门边,打开门:“进来搬棺吧。”
  安远兮望着我泪痕未干的眼睛,微微蹙起眉,想说什么,又忍了下去,等铁卫将棺搬走,我急忙跟上前去,脚下踏着一块碎石子,身子一个趔趄,他和小红赶紧扶住我,终是忍不住道:“大嫂,人死不能复生,你别太难过……”
  他就算不知道死的“张大保”是什么人,也猜出与我的关系非比寻常,也许他心里已经猜出这个“张大保”是什么人了,毕竟他已经不再是当初沧都府那个呆头呆脑的书呆子。我垂下睫,将手臂从他手中抽出,低声道:“我没事。”
  僧人在佛堂念着超度的经文,我屈跪在地上,往火盆里丢着元宝纸钱。蔚彤枫是蔚景岚的养子,不知道他在世上还有没有其他的亲人,他一生孤独,好在临去时,还有蔚蓝雪这个爱人和我这个义妹为他送终,不至成为孤苦无依的孤魂野鬼。
  以前也曾疑惑过,为何楚殇当初报仇时,仅仅是掳走蔚蓝雪,杀了蔚景岚,却独独放过了蔚彤枫?在男尊女卑、儿如玉女如瓦的封建社会,比起将仇人削成|人彘,在仇人面前J污他的女儿,将仇人之女卖入青楼来说,在仇人面前杀掉他的儿子,让他白发人送黑发人,让他绝后岂不是更令人觉得痛快?原来蔚彤枫并非蔚景岚的亲生子,想必楚殇也是查清楚了这层关系,才没对蔚彤枫下手,因为他知道,在蔚景岚面前伤害我,比伤害蔚彤枫的效果来得更好。
  不过像蔚景岚那样的人,实在不像是会收养孩子的善心人,不知道蔚家大哥身后还有什么样的身世?只是如今,即使清楚了他的身世又若何?人都已经死了,往后尘归尘,土归土,世前一切皆与他再无任何关系。
  火光映热了我的脸,偶有一两片香钱灰像黑蝴蝶一样随着热浪上升翻腾。跪得太久,双腿已经麻木了,我的头有些晕眩,额上冒出细密的冷汗。小红看出我神色不对,赶紧扶紧我:“姐姐,你脸色好差,起来去内堂歇一会儿吧。”
  “我要守灵。”我摇了摇头。小红掏出丝巾帮我擦额上的冷汗,轻声劝道:“守灵也不用一直跪着,起来坐一坐吧。”
  安远兮也走了过来:“大嫂,起来歇一歇吧,你身子弱,又累了一天,一直这么跪着怎么能撑得到明天下葬呢?心意到了就行了。”
  他说得在理,我的确感觉有些吃不消,疲惫地点点头,搁下手中的纸钱:“小红,你帮我接着烧,不要断。”
  想站起来,双腿麻得完全没有感觉。安远兮扶起我,我甚至站不稳,身子晃晃,就往地上滑,安远兮赶紧撑住我,咬了咬牙,将我拦腰抱起来。我“呀”地一声轻呼,错愕地看着他:“小叔……”
  “失礼了。”他垂下眼睑,避开我的目光,将我抱到佛堂一侧不知何时搬进来的一张椅子前,小心翼翼地将我放到椅子上。我怔怔地看着他,有些不自在,他转身走到火盆前,蹲下身不知道对小红说了些什么,小红点点头,起身走过来,他自己由蹲在火盆那里接着烧纸。
  “姐姐,我帮你揉揉腿。”小红在我身前蹲下来,手落到我膝盖上,按摩我发麻的双腿。我看了安远兮一眼,知道他刚才定是跟小红说这个了,咬了咬唇,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身体是真的累了,纵然这具身体里的两个灵魂都竭力支撑着不让蔚蓝雪这具虚弱的身体睡过去,然而睡意仍是止不住地袭来。小红力道适中的按摩让身体渐渐放松,也加速了催眠,在僧人的念经声中,不知不觉,竟是沉沉睡了过去。
  
第22章化蝶(下)
  “叶儿,叶儿……”耳边响起温柔的声音,似乎在哪里听过一样,很熟悉。
  是谁在叫我?我睁开眼睛,眼前是围绕着一团白雾,等白雾散去,看清唤醒我的人,我的眼泪一下子涌出来:“大哥……”
  蔚彤枫微笑着看着我:“傻丫头,别哭……”
  “大哥……”我扑到他怀中,发现自己竟然从他的身体里穿了出去,我转过身,怔怔地看着他,“大哥……”
  “傻丫头,大哥要走了,你以后要好好照顾自己。”蔚彤枫温和地道。他的身体笼罩着一层淡淡的光晕,一些细碎的金屑在光晕里闪烁,蔚彤枫的脸在光晕里,缥缈得不似凡间人。
  “大哥,你要去哪里?”我奔到他面前,想拉他,想起自己根本拉不住他,手僵在那里,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掉,“大哥,是谁杀了你?你告诉我?我一定会帮你报仇的。”
  “别傻了,傻丫头。”蔚彤枫微笑地看着我,淡淡地道,“大哥不用你为我报仇,我的寿缘本该在这时结束,叶儿,你不要太执着,你这样子,叫大哥怎么走得安心?”
  我痛哭失声:“大哥,你要去哪里?”
  “人死了,自然要去转生。”蔚彤枫微笑道,“你只要想着,其实大哥只是换了一具躯体继续活着,就不会再伤心。”
  “那我还会再见到大哥吗?”我抽泣着,胡乱抹着脸上的泪水。
  “如果有缘分,我们总会再相遇。”蔚彤枫温和地道,“别难过,我并不是孤单一个人。”
  我怔怔地看着他,蔚彤枫身边突然又显出一道闪着金屑的光晕,一个纤瘦秀丽的女子出现在光晕里,她微笑着牵起蔚彤枫的手,对我微笑:“叶姑娘,我会陪在大哥身边,你不用担心。”
  那模样,是我,却又不是我,不是蔚蓝雪还能有谁?我看到他们紧紧握在一起的手,想微笑,流泪却如断了线的珠子,奔涌不止。蔚蓝雪温柔地看着蔚彤枫,柔声道:“不管是去转生,是上天堂,还是下地狱,我都会陪在大哥身边,永远跟他在一起……”
  “小雪……”蔚彤枫微笑着凝视她,眼中盛满我从未见过的脉脉深情,那是对至爱的女子才会流露出的眼神。这对历经磨难的情人眼里,此刻只得彼此,再也容不下旁人。
  我的心里又是酸楚又是欣慰,两人身上的金屑突然闪出长长的金光,蔚彤枫和蔚蓝雪转过头,对我微笑道:“叶儿,我们要走了。别为我们难过,我们会很幸福,叶儿也要努力过得幸福才行……”
  “大哥……”我对他微笑,擦了擦脸上的泪,“我答应你,我会努力过得幸福……”
  “再见,叶儿……”蔚彤枫对我挥了挥手,牵起蔚蓝雪,转过身,一步一步向远处走去,不知道从哪里传来了隐隐的诵经声,越来越清晰,他们身上的光晕在诵经声中渐渐地亮起来,金屑发出的金光变成一道道变幻莫测的金线,在光晕中闪烁涌动。蔚家兄妹手牵手,微笑着凝望彼此,两人的身影渐渐在光晕中消失,那团光晕渐渐淡下去,那些变幻莫测的金线纠缠着升上空中,渐渐地越飞越高,越飞越远,化成两个淡淡的小金点,像两只蝴蝶一般,消失在白雾之中……
  “姐姐?姐姐?”身子被人抓着摇了摇,“姐姐,醒醒,天亮了。”
  我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入睡前的佛堂,原来刚刚是做了一场梦,我有些眼发热。围着棺椁超度的僧侣们已经结束了念经,我揉了揉额头:“我怎么睡着了?还睡了这么久?怎么不早点叫醒我?”
  “我见姐姐太累了,就让你多睡了一会儿。”小红脸上带着一丝倦容,轻声道,“姐姐,该上山了。”
  我看了看天色,赶紧站起来。寺里的僧人们已经给棺木绑上了绳子,准备出殡,我走到棺木前,手抚到棺盖上,在心里低喃,蓝雪,我们一起送大哥上路。
  竟然没有收到蓝雪的回应,我怔了怔,这才觉出有些不对,我此际抚着蔚彤枫的棺木,虽然伤心难过,却完全没有了昨日蔚蓝雪带给我的那种强烈的爱意。难道……回想起昨晚那个梦,蔚蓝雪与蔚彤枫化成蝴蝶般的金芒消失在我的视线中,难道,竟是真的?他们在梦中,与我作最后的道别,双双离开了?
  如果是这样,真好,是不是?大哥,你以后不会再寂寞,蓝雪会永远陪着你。我微笑着,看到蔚彤枫的棺木沉下墓|岤,往棺盖上撒上第一把土,普度寺的僧侣们帮忙填土,很快,后山就立起一座新坟。碑也立到了坟头,只是碑上一片空白,没有刻一个字。大哥,等这件事解决了,我再为你刻上铭文,希望你在天之灵,能够安息。
  不知道哪里飞来两只带着金色斑点的美丽蝴蝶,翩纤多姿地围绕着坟头嬉戏起舞,我睁大了眼,看着两只美丽的精灵你追我逐,像在随风玩耍。我的眼前莫名地就闪出曾在昏睡中见过的一幕,小小的蔚蓝雪追在蔚彤枫身后,耳边响着她银铃般的声音:“大哥,等等我……”
  那两只蝴蝶似乎是飞累了,颤颤悠悠地飘下来,一前一后地停在墓碑上,一张一合地扇动着翅膀。大哥、蓝雪……我缓缓伸出手,探向那两只蝴蝶,两只蝴蝶像是听到我心里的呼唤,没有被惊吓得飞走,反而缓缓地辗转到我的食指上。我眼眶一热,将手慢慢缩回来,两只蝴蝶就这么停在我的手指上,悠悠地轻轻扇动着美丽的翅膀。大哥,蓝雪,你们是不放心我吗?放心吧,我会好好照顾自己,我会努力让自己幸福,谢谢你们……
  我微笑起来,轻轻一扬手臂,两只蝴蝶翩翩地飞到空中,一前一后地追逐着,向远处飞去。我怔怔地望着它们消失的方向,在心中喃喃低语:“再见了,大哥、蓝雪……”
  
第23章追究(上)
  回了侯府,踏进大门,义管事迎上来:“少夫人、二少爷,你们回来了!”
  “嗯。”我淡淡地应了声,见他似乎还有话要说的样子,“什么事?”
  “曜月国的使臣乌雷王子差人送了份礼给少夫人。”义管事低声道,“我送到少夫人房里去了。”
  “礼?”我皱了皱眉,心中叹了口气,这乌雷,看来是要展开他的追求攻势了,“知道了。”
  转头看了安远兮一眼,我垂睫道:“昨晚谢谢小叔帮忙,小叔累了一晚,早些回房休息吧。”
  他静静地看着我,静了片刻,才道:“如果有什么我能帮得上忙的,大嫂尽管吩咐。”
  我抬眼看他,一时无语。当年在沧都,我事事皆会与他商量,无论我想到些什么新奇点子,最后将它们付诸实施的人,却是他,现在想来,其实当年并不是我给了安远兮一份工作,反而是我事事都在依赖他,那时候,我或许有看不顺眼他的迂腐,但交给他办的事情,我总是放心的,因为我心里其实是信任他的。而现在,我们之间那份信任还存在吗?从他莫名其妙地离开我那一刻起,他有了自己的秘密,绝不想我知道的秘密,而我自己,也有太多难言之隐是不足为外人道的,两个背负着各自秘密的人,相处都是小心翼翼,谈什么信任?安远兮,你想如何呢?你明知道,就算我们现在是一家人,也不可能毫无芥蒂地回到从前那样的亲近和信任,我们,其实只是住在同一屋檐下的陌路人而已。
  他似乎从我的眼神中看懂了什么,垂下眼睑,将眼中一抹莫测的神色掩没,低声道:“我先回房了,大嫂……”
  “小叔慢走。”我欠了欠身,他面无表情地转身离开,我叹了口气,对身后的铁卫道:“云乾,你跟我过来。”
  行至书房,却见云兌立于门外,见了我微微欠身:“少夫人!”
  “进来再说。”我先踏进书房,难道沉谙和赛卡门那里有什么变化?我让云兌安排人去盯着他们两人,此际云兌在这里,必然是他们有什么事。
  留了云乾在屋内,我支退了其他人,待我坐下,云兌才对我道:“少夫人,昨天皇上让人请了寂夫人进宫。”
  “昨天?昨天什么时候?”我蹙眉,皇上放出寂将军受重伤的消息,派人请赛卡门进宫也是情理之中的事。只是,皇上为什么要放出寂将军受伤的消息呢?这种时候,放出这种消息,朝堂之上必定多加揣测,若是落到政敌耳里,岂不是不妙?或者,皇帝是有意放出这样的消息,那寂将军受重伤的事,莫非有假?
  “昨日傍晚,寂夫人只身一人雇了马车想出城,结果被皇上的人截住,请进宫了。”云兌道。
  “她想出城?她想去哪里?”我淡淡地道,毫不怀疑云兌能给我答案。
  “寂夫人称是想去观音寺上香。”云兌道。
  “那易沉谙呢?”我垂下眼睑,轻声道。
  “易公子昨日清晨就出城了,去了城郊的十里亭,一直坐到天亮,今晨才回家。”云兌回答得很详细。我抬眼看他:“易公子可带了行李?”
  “是。”云兌点头,“易公子随身带了一个包袱,是骑马去的十里亭。”
  我点了点头:“知道了,你继续让人盯着他们,先出去吧。”
  赛卡门出城,是去见沉谙吧?是为了话别?还是想一起离开?恐怕后一个可能居多,若只是话别,沉谙既已决定离开,今晨又为何回来?必是因为昨日没有等到赛卡门,心知事情有变,才回来的吧?
  赛卡门对寂惊云下降,还得在他身边催眠,才能达到不露声色地控制寂惊云的目的,她的任务没完成,怎么就急着想走?莫非是真的舍不得易沉谙?她花了那么多心思,还赔上自己的清白才得以接近寂惊云,又怎会为了儿女私情坏了这么久以来的部署?莫非这当中有什么变化?所以赛卡门才会想走?
  云兌退出房,我看着云乾,道:“你告诉我,那道伤口有什么异样。”
  我昨日见他验尸时的表情,已知蔚彤枫受的伤不是那么简单。云乾道:“昨天那位大内侍卫身上的刀伤,伤口处有明显的冻伤痕迹,江湖上只有一把刀,伤人之后会造成这样的伤口。”
  “是什么刀?”其实我心里,已经隐隐有了一丝预感,在昨天云乾说到江湖上用刀的高手几乎没有人胜得过寂将军的时候,我就产生了一点怀疑,不过,我不敢推想下去,如果我怀疑的是真的,那这件事就太复杂,太可怕了。莫非,这就是赛卡门知道会发生的变化?
  “是寂将军的冰魄刀。”云乾的话证实了我的预感,我闭了闭眼睛,果然,果然是……我果然没有猜错。
  “你的意思是,昨天那个大内侍卫身上的伤,是寂将军造成的?会不会是别人也有类似的兵器?”我追问了一句,其实心中已经肯定。云乾摇头道:“寂将军的冰魄刀是天下奇兵,别的兵器很难仿照它制造的伤口,而且冰魄刀有‘镇魂刀’之称,是指寂家列代祖先用冰魄刀征战沙场,杀敌无数,立下数不清的汗马功劳,皇上恩准他佩刀上殿,所以向来刀不离身。”
  所以根本也不会有其他人拿了他的刀去杀人,难道我大哥真是被寂将军杀死的吗?为什么?这当中到底隐藏了什么秘密?若我大哥真是被寂将军所杀,我该怎么办?我还能信誓旦旦地发誓一定要为他报仇吗?
  我庆幸蔚蓝雪此刻已经走了,若她的灵魂还与我同住在这具身体里,只怕我更难抉择。我疲惫地揉了揉额头:“云乾,你出去吧,我想静一静。”
  想起皇帝今天还要我带段知仪进宫,我揉额头的手停下来。看来我的疑惑,只有一个人才能解答了,如果蔚大哥的死真的与寂将军有关,他总要给我一个说法。
  我唤了小红进来,扶我回房沐浴更衣,又让人通知段知仪,让他穿戴整齐准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45.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elapsed_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