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绾青丝 全卷 完结版 .-第64部分

马分尸了。
  老爷子沉默片刻,重重地叹了口气:“是天奇。”
  天奇?云天奇?我怔了一下,才想起他是谁。云天奇,是堂叔公云崇岭的长子,云想容的父亲,算起来是云峥的堂叔,已经死了二十年了,云家的家谱中记载的是病逝,他死的时候,他的夫人才刚刚怀上云想容。云家的人很少提起这个堂叔,竟然是他害的云峥么?
  “是他?”我恍然。怪不得上次我提到太后有意立想容为皇后,老爷子的反应这么冷淡,怪不得想容进宫之后,老爷子便不闻不问,想必老爷子是不想二房出个皇后,坐大势力,那为什么老爷子还要把云家的生意交给二房的人去打理呢?长房这些年来几乎都是一脉单传,二房却刚好相反,经过这几代,枝繁叶茂,又细分出无数旁支来。漕运执事云天海是织造执事云崇岭的次子,矿山执事云天常是云崇岭已经过世的胞兄云崇峰的儿子,算起来,云家这几位执事,都是二房的人,老爷子既然知道了二房的野心,怎么还会把这么多生意交给他们?这里面,究竟还是什么玄机?细细一想,又觉出不对,二房的几位长辈虽然都是执事,但账房都是老爷子直接委派的,而且多年来每月从各项收入里支出那么大一笔神秘的开支,几位执事都不知道是干什么的,却也没见几位执事表露过什么不满,难道几位执事只是被老爷子架空了权力的空壳子,云家真正的实力根本接触不到?这是老爷子对二房的报复?还是公事公办,即使不发生云峥中降事件,也会对二房进行的打压?
  “嗯……”老爷子闭上眼睛,似乎不想对这个话题继续下去,一副很累的样子。我仍待追问,老爷子摆了摆手,道:“详细的情形,我让云德告诉你。我有些累了,你回去吧。”
  我见老爷子这个表情,将追问的话吞进了肚子里。云天奇是如何与玛哈勾结上的?又是如何让绮罗给云峥下降?当年下降案的主谋死了,绮罗也死了,我要报仇,竟只能找那个玛哈了?老爷子这么多年,竟都没有找到过那个家伙?老爷子知道我的性格,不搞清楚绝不会罢休,他既不想说,那我就问云德吧。
  我站起身,看了老爷子一眼,淡淡地道:“爷爷,我的诺儿,也会和云峥同样的命运吗?”
  老爷子猛地睁开眼睛,眼中闪出一抹戾色:“同样的错误,我不会再犯第二次,诺儿的安全,你不用担心。”
  我相信老爷子为了诺儿的安全,一定进行了很多部署,但是如果二房的人对我的诺儿动了一丝丝歪念头……我冷笑:“爷爷,害死峥的人,我一定要他偿命。如果二房的人是威胁到我诺儿性命的源头,那就把这个泉眼毁了。云家的旁支太多了,我诺儿不需要那么多亲戚,没有二房,就没有威胁了。”
  “丫头……”老爷子瞪大眼看我,像是从来没有认识过我似的,眼神莫测。我垂下眼睑,欠了欠身,转身走出去。
  ——2007、6、7
  
第29章断线
  “德叔,爷爷既然让你来,当年的事,想必你是十分清楚了?”我看着眼前的云德,平静地道。听闻了那么多令人惊惧和作呕的秘密,我突然发现,自己的心境变得有些冷漠,如果以杀止杀是最好的方式,那我将不再在乎别人的性命,只要我爱的人和我关心的人好好的,就算要对不起天下人又如何?
  “云德所知,必不敢瞒少夫人半分。”云德恭敬地道。我笑了笑,心里清楚,如果不是老爷子授意,就算我拿刀指着云德的脖子,他也不会跟我讲半个字。这云德一家上至祖辈就是云家的忠仆,他的祖母是老爷子的奶妈,祖父就是云家的大管家。云德的父亲云修从小就跟着老爷子,后来也承了父业作了云家的管家。云德的情况跟他父亲一样,从小跟着云峥的父亲云奕,现在也做到了管事的位置,以后大管家的位置也是跑不掉的。以云德对老爷子的忠心,我这个云家少夫人还强迫不了他。
  “那么,请你告诉我,当年那件事到底是如何?”我平静地问。
  云德看了我一眼,并没有马上回话,大概在脑子里组织了一下语言,才开始条理分明地叙述:“当年峥少爷中了邪降,侯爷非常震怒下令彻查,首先便从下降的绮罗夫人查起,但绮罗夫人下降后就被夫人冲动地处死,没有当事人对证,这件事查得也不是很顺利。侯爷派了些人去南疆调查,发现绮罗夫人只是个普通的南苗女子,并不懂使用降术。侯爷怀疑这件事是二房暗中使坏。所以对二房的每个人基本都做了调查,最后查出二老爷地长子天奇少爷,在奕少爷去南疆的那段时间,去曜月国办货,本来该两个月就回来,他却用了三个月时间。侯爷顺着这条线查下去。结果知道天奇少爷耽搁的那一个月时间,却是去了南疆。”
  我面无表情的听着,云德看我没有反应,接着道:“天奇少爷在南疆去了一趟回来,对候爷只字未提此事。峥少爷出事之后,天奇少爷去了南疆这事被侯爷查出来。他解释说是因为他在由曜月国返回沧都的途中。接到弈少爷的信,说认识了一个南苗女子,很喜欢她。想带她回侯府,又怕老爷子不答应,让天奇少爷去帮他想办法。天奇少爷说他接到信之后十分着急,才转道南疆,劝弈粤少爷打消此念,弈少爷同意了,他才放心地回了沧都,没想到弈少爷只是敷衍他,终是把那个南苗女子带了回来。”
  这种一面之词,谁会相信?我在心中冷笑。老爷子必定不会相信,若是这云天奇想用这几句话便过关,简直是侮辱老爷子的智商。云德又道:“那时候弈少爷刚刚病故,峥少爷虽然解了邪降术,却受着每月一次地蛊毒之苦。侯爷伤心之余,根本不相信天奇少爷的话,怒骂天奇少爷狼子野心,为了觊觎世子之位,竟然联合妖人,找个南苗女子迷惑弈少爷,加害峥少爷。天奇少爷矢口否认,侯爷大怒,下令将天奇少爷关押起来,又再派人去南疆调查,想等拿到证据之后好好审问。这件事在云家引起了强烈的震动,族中长辈给侯爷施压,说侯爷没有证据就不能把天奇少爷关起来,而晚辈也来给天奇少爷求情,候爷就是不为所动,强硬地把所有反对之声都压了下去。大家见侯爷铁了心似的,也不敢再出声,没想到天奇少爷在这个时候,在关押他的那屋里上吊自杀了,还留下了一封遗书,说的确是他勾结了南苗妖人,利用美人计引诱弈少爷,再加害峥少爷,他自知罪恶滔天,不敢再苟活于世,愿以一命偿之。这件事终于水落石出。”
  “水落石出?”我抬眼看他,冷笑道:“他之前死不认罪,后来又畏罪自杀,如此反复,老爷子不觉得蹊跷吗?这件事就如此简单?他就没有同谋,他是怎么认识南疆那个妖人的?不会是走路撞上的吧?谁给他们搭的桥?那玛哈这么多年一直没有消息,他隐匿到了何处,连云家都找不到他?是谁在帮他?这么多疑点,竟然说水落石出?”
  云德平静地看着我,垂睫道:“天奇少爷一死,族人对侯爷都颇有微辞,说是侯爷硬生生逼死了天奇少爷,加上侯爷派去南疆的人也没有查到什么实质的证据,所有的线索都断了。既然天奇少爷也已经留书认罪,侯爷也不好再追究下去。”
  “所以,这件事就这么了结了?”我平静地道。
  “是。”云德点了点头,“侯爷对外只说天奇少爷是病故的,并严令不准云家的人再提这件事,所以连想容小姐也不知道天奇少爷是自缢的。”
  “这么说,要想弄清楚这件事,还非得找到那个玛哈不可了?”我冷笑着问他,云德知道我并不是想要他回答,只是发泄心中的怒气,不敢作答。
  “行了,你出去吧。”我知道他这里再也问不出什么了,不过云德给我讲的这些还是让我了解了很多信息,首先,云家长房和二房之间一团和气不过是一种表象,老爷子被二房害死了儿孙,只怕恨死二房了,而云崇岭被老爷子“逼”死了儿子,不管是真的逼死,还是二房为了脱身交出个人来顶罪。
  儿子死了这是事实,可两个人每次见了却一副兄友弟恭的样子,原来都是惺惺作态,我嫁入云家这么久,都不曾发现。这大家族的人,果真各个都是做秀高手,一个个,都是披着人皮的狼。
  云德欠身退出房去,我吐了一口闷气,感觉头针扎似的痛,这些天接二连三发生了这么多事,一件比一件让我措手不及,我只觉得自己陷在一个巨大的陷阱里,只要稍不留意,就会被隐蔽在暗处的恶狼撕成碎片吞噬。
  诺儿!我猛地站起来,心急火燎的往外走,我的诺儿,娘亲不会让你也变成一只没有人性的狼崽子,也决不会让任何一条恶狼欺负你。我不顾小红的叫唤急急忙忙冲回舒园,一边大声唤他:“诺儿!诺儿!”
  “娘亲……”我的宝贝在奶妈的搀扶下跌跌撞撞地向我跑来,我“扑通”乱跳的心一下子安静下来。“诺儿……”我蹲下身,抱起我的宝贝,脸贴上他的小脸,低语轻喃。“娘的宝贝,娘好想你……”
  “娘亲,宝宝乖乖……”小家伙在我怀里乱曾,“宝宝有吃楂楂……”
  我忍不住笑起来。眼圈儿却热了。这小家伙前几天吃了太多的杏仁酥不消化,我喂他吃山楂片消食,没想到他不喜欢山楂的酸味,就是不肯吃。还说山楂骂他,他不吃,弄得我又好气又好笑,装作生气不理他。这两天发生这么多事,没象以前那样整天陪他,小家伙肯定多心了,这会儿拿好话来哄我。真是人小鬼大。
  我柔声道:“真的呀?宝宝真乖,宝宝是最听话、最可爱、最聪明的乖宝宝。”
  小家伙笑得跟一朵花儿似的,小小年纪,已经听得懂赞美的话,脸上也露出几分洋洋自得的神情。我微笑着,只是这样看着他,我就觉得幸福。诺儿,娘会好好守护你长大,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云峥,我会好好守护我们的儿子,守护你留给我唯一的珍宝,等他长大到足以保护自己,等到我再也没有牵挂,我就来找你,云峥,你会等我吧?
  “少夫人。”宁儿走过来,“义管事说有位易公子想见您,正在花厅侯着。”
  “易公子?”我怔了怔,随即反应过来,应是易沉谙。我亲了亲诺儿,站起身,让奶娘把它抱走,理了理衣裳,搭着宁儿的手往外走,在心里揣测易沉暗的来意,只怕多时为了那个卓娅。是听说卓娅被皇上请进宫中,本来决意要离开地人,也担心地返了回来,易沉谙,怕是真的喜欢她,只可惜……
  我幽幽的叹了一口气,坐在厅内椅子上的人立即转过头,站起来微微欠身,“嫂夫人!”
  他仍旧是好风度的,即使心焦,也不表露出来。我笑了笑,踏进门去,轻声道:“快请坐。你能来看我,真好。前阵子你说要走,还以为你真的不会来向我辞行了呢。”
  这其实是温和的拒绝,易沉谙眉宇间的忧郁一闪而过,却不落座,静静地看着我道:“沉谙冒昧,有事想请嫂夫人帮忙。”
  他说得那般诚挚,倒让我不忍说出虚以委蛇的话来。我默默地看着他的眼睛,索性坦言道:“沉谙,如果是为了赛姑娘的事,我帮不了你。不管你是要求我做什么,哪怕只是想见她一面,我都帮不了你。很抱歉。”
  他似乎早就知道我会这样答他,表情十分平静,眼神却显得空洞。失神片刻,他淡淡一笑,唇角蕴含着苦味:“沉谙知道是自己强人所难,嫂夫人不必觉得抱歉。”他从袖中取出一样银色的器物,双手奉上:“沉谙别无所求,只愿嫂夫人若有机会见到赛姑娘,能将此物交给她。”
  我看向他手中的东西,却是一把小巧的银匕首,只得两指长,匕首的刀鞘雕工精致,一看就不是普通工艺。我摇摇头:“沉谙,这东西,我是不能给她的。”他让我带匕首给赛卡门是什么意思,怕她受不住羞辱,给她一个可以保存尊严、自我了断的东西?
  “嫂夫人误会了。”易沉谙大概猜出我的想法,微微一笑,“这匕首是赛姑娘的父亲赠予她的,她曾说是银匕首是他们家乡勇敢和希望的的象征。”
  是要她勇敢、坚强,不要害怕,永远心怀希望么?我接过他手里的银匕首,微微一笑。喻义是好的,只是对于赛卡门来说,也仅是一时的安慰罢了,我心里很清楚,皇帝不会放过她的。
  “我会尽力。”如果我还能见到她的话。
  易沉谙浅浅一笑,颔首道:“谢谢嫂夫人,沉谙告辞。”
  他转身出去,我握着那把银匕首,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门外,怔怔出神,易沉谙,他到底是不是爱她呢。这态度,若是不爱,分明关切着,若是爱着,为何明知她身陷囹围,还如此从容淡定?随即淡淡一笑,这世间人的情感何等丰富,我们哪里能一一体会和懂得,有些情感,怕也只当事人才能体会明白。
第30章 虫尸
  玛哈,这个人,不管是棋子,是从犯,还是主谋,我都必然要找到他,才能解开当年云峥中降的真相,才能顺藤摸瓜。看来我还要再找傅先生好好谈谈,之前与他交谈时,仅仅是一句云峥当年是中降而非中蛊,已经足以让我心神大乱,无法思考了。至于那玛哈的具体情况,却是没顾及细问,傅先生与我一样与他有深仇,这些年又一直在想找到他,肯定是做了不少功课的,能多了解一些情况,总是好的。
  思及此处,我立即站起来,决定去找傅先生。之前我对他的态度可不太好,现在情绪平复下来,还是亲自去他那里一趟,以示诚意比较好。小红扶我出门,走至庭院,却听到前方一阵吵嚷之声,似乎有冥焰的身形,另一个似乎是女子,却不知道是谁。倒是小红在一旁道:“咦,冥少爷怎么和一个番邦女子在一起?”
  “番邦?”我怔了怔,仔细看远处的人影,那衣饰果真有些不同,像是曜月国的袍服。正准备上前去看看,却听到那女子大声道:“你们天曌国人太过分了,为什么总是把我三哥送的礼物退回去?我三哥是王子,你姐姐凭什么不见我三哥?”
  说我来着,我退了一步,倒不好出去了。我想起这丫头是谁了,曜月国送来和亲的那朵草原之花,这会子已经换了女装,这丫头怎么会跑来纠缠冥焰?之前乌雷送来的那些礼物,我都让人退了回去,后来他再送的东西,家人也不敢再收。这几日我东奔西跑,乌雷据说也上门找过我几次,可不巧的是我都不在府中,落到他眼里,大概是认为我有意躲避,不肯见他。想来这位其其格公主以为我是有心给他三哥难看,所以上门兴师问罪来了?我摇头苦笑,真不知道该拿这位贵客怎么办,这位公主上次被冥焰弄了个哑巴亏吃,那时候冥焰不知道她是女子,还不会被她缠死?
  “你们送礼我们就要收吗?”冥焰冷哼一声。态度可不怎么好,大概已经被这位公主缠烦了,“你们曜月国人的礼物是轻易收得的?上次我姐姐收了你们一把金刀,差点把命赔在曜月国了。你们的礼物都是催命符,谁敢要?”
  我差点忍不住笑,这个冥焰,说话也太不留情面了,这位小公主受得了气才怪。果然,那小公主跳了起来,指着冥焰气愤地道:“你……你胡说!我三哥赠的金刀,是无上的荣誉,咱们草原上的姑娘做梦都想要……”
  “别拿那些人和我姐姐比。”冥焰不耐烦地转过身想走,嘴里嘀咕了一句,“笨蛋!真烦人!”
  “你骂谁是笨蛋?你才是笨蛋!”小公主气急败坏,骄横的脾气又上来了,扬手伴着风声过来。我抚住额,上帝,你那鞭子又抽不住冥焰,老拿来耍什么啊?
  果真,那鞭子被冥焰牢牢地抓在手上。小公主使劲抽了几下,没抽出,又气又急地道:“放手!”
  冥焰哼了哼,仍是楸着鞭子不放,小公主想是从来没有遇到人敢忤逆她,怒道:“你大胆!放手!你放不放?”
  她拼命想抽回鞭子,冥焰摇了摇头,突然松了手,那小公主本就在抽鞭子,未料到他突然松手,猝不及防地跌坐到地上,一下子怔住了。冥焰斜着眼看了她一眼,转头走开,嘴里又嘀咕了一句:“笨蛋!”
  “你才是笨蛋,你才是你才是。”小公主撇了撇嘴,打又打不过冥焰,她的尊贵身份也不被人当回事儿,小公主大概还从来没有人敢给她受这种窝囊气,眼见着就要哭出来了。
  “真烦人。”冥焰转过身把她拉起来,气哼哼地道,“你说你不是笨蛋我就出题考考你,你若答错了,就给我回去,别再来侯府闹事。”
  “我才不是笨蛋。”小公主撅着嘴娇嗔道,“我才不怕,你放马过来吧。”怎么听,她的语气都有股子爱娇的味道。我蓦地心中一动,这小姑娘别不是喜欢上冥焰了吧?
  “你输了可别哭鼻子,也不准耍赖。”冥焰的声音里透着一股子算计,狡猾地道。
  “我才不会。我们草原的人说一不二。”小公主哼道,语气颇为自豪,“你考吧!”
  冥焰伸出食指竖到小公主面前:“这是什么?”
  我赶紧捂住嘴,怕自己笑出声,小红却是轻“噗”出声,我赶紧示意她掩嘴,小红捂着嘴偷笑,脸都憋红了。冥焰这小子,竟然拿我上次逗他的脑筋急转弯来戏弄人家小姑娘,以这小公主这么一根筋的性子,肯定又要吃亏。
  果然,小公主错愕地看着冥焰,想是没猜到冥焰会出这么简单的题目给她,气呼呼地道:“一!”
  “错。”冥焰耍人成功,得意地笑了,“这是手指头,我问你这是一是二了吗?”
  小公主张口结舌地瞪着冥焰,气结道:“你,你……”
  “我什么我?”冥焰不耐烦地打断她的话,继续举着他的手指头,“我再问你,你哥为什么不用这个手指头握缰绳?”
  小公主明显又是一愣,大概没想明白,冥焰怎么知道她哥是怎么握缰绳的?只听她哼了一声,得意地道:“我哥是草原勇士,就算不用这个手指头握缰绳也能把马骑好!”我听到小公主的答案,也快憋不住笑了,看来这小公主也不清楚她哥到底是怎么握缰绳的,她哪能想到这根本是冥焰整的陷阱,随便她怎么回答都会中计。
  “错!”冥焰大声道,“因为这根手指头是我的。”看到小公主目瞪口呆的样子,冥焰得意地道:“你还说你不是笨蛋,笨死了!”
  “你,你……你耍诈!”小公主跺了跺脚,指着冥焰气急败坏地道。
  “什么耍诈,明明就是你自己笨!”冥焰扬起脸,嗤道,“你两个问题都答错了,愿赌服输,以后别来烦我!”
  “你,你欺负人……”小公主终于成功被冥焰气哭了,掉头呜咽着跑了。我叹了口气,从树影下走出来,见冥焰耸耸肩,满不在乎地转过身。他看到我,先是一怔,随即笑开:“姐姐!”
  我轻笑着摇了摇头,叹道:“冥焰,你是男孩子,怎么能欺负人家小姑娘呢?”
  “我欺负他?她不欺负人就好了。”冥焰皱了皱鼻子,不以为然地道,“这些刁蛮任性的金枝玉叶,真烦人!”
  “再怎么人家也是客人,又是外国来使,你也知道说人家是金枝玉叶是不是该显示一下男子汉的风度,和咱们天曌国的容人气度?”我斜了他一眼。冥焰不好意思地笑道:“好了姐姐,我认错还不行?我下次不捉弄她了。”
  我笑了笑,继续往前走,冥焰跟在我身后道:“姐姐去哪儿?”
  “我找傅先生。”我脚步没停,随口跟他聊着。
  “师傅不在,我刚从他那里过来。”冥焰赶紧道。
  “不在?”我停下脚步,转头看他,“傅先生出去了吗?几时回来?”
  “不知道。”冥焰摇摇头,蹙起了眉,“昨天师傅见过你之后,把自己关在屋里,晚饭也没吃,今天一大早我就去看他,结果他屋里根本没人。”
  “哦。”我点点头,“既然傅先生不在,那我就不过去了,冥焰,等先生回来了,我过来告诉我。”
  “姐姐。”见我转身想走,冥焰赶紧叫住我,“我觉得有些不对劲儿。”
  “怎么?”我诧异地看着他。冥焰眉头轻拧着,沉声道:“我今儿早上去见师傅的时候,发现他将房间收拾得特别干净,他的那些秘书也全部都收在一个箱子里,还留了信,说这些书全部送给我,感觉好像他不会再回来似的。”
  “竟有这事?”我大惑不解,难道是因为我昨天对他的态度不好,让他心生离意?即使是这样,也不用留书出走,不辞而别呀?
  “是。可师傅的衣物行李都好好地放在屋内,财物也未带走。我有些担心,师傅到底是去了哪里,不会有什么意外吧?”冥焰舔了舔唇,又道,“而且,我在他屋里闻到了很浓的通心草香的味道,更是担心,本想出去找找师傅的,没想到被刚刚那个番女缠上了。”
  “通心草香?”我不解地道,“那是什么?”
“啊,那是师傅用来养蛊的一种香,那香是用通心草制成的,发出来的味道,是给师傅养的‘五瘟蛊’吸一次通心草香,那香吸得过多,蛊虫就会精神亢奋,好斗。师傅每次都是在月亏之夜,在蛊室燃一支香,给蛊虫吸饱之后,再放出其它的恶蛊与‘五瘟蛊’厮斗,‘五瘟蛊’每吸一次香,功力都会升一级,师傅这蛊养了二十年,据说非常厉害,我平时想看一下,师傅都不准,说万一他控制不好,可能救不了我。可是昨天不是十五,师傅却给‘五瘟蛊’吸香,而且屋内余香味道特别重,恐怕吸的香也是平时的好几倍。我去养蛊房看过,封‘五瘟蛊’的坛子也不见了。”   
我想起傅先生说过,“五瘟蛊”正是他们部族的族长授予他接掌族长之位的蛊术,想来定是蛊中最厉害的一种。傅先生怎么会突然把这么重要的蛊带出去?他养了二十年的蛊,必是有大用处的,说不定是用来对付那个玛哈……我悚然一惊,脑子里灵光闪过,莫非他知道玛哈的下落?他昨日告诉我那些事时,提到玛哈,脸色总有些异样,我当时只当他是心中愤恨,根本没有深思,现在想来,应是他心中有事,可恨我当时竟然没有注意到他的异样!
  我一把抓住冥焰的手臂:“冥焰,我们得快找到傅先生,我怕迟了就会出事……”转头对小红道:“小红,让铁卫来见我,我要多让些人出去找。”
  “姐姐想找师傅,不用那么多人的。”冥焰见我脸色大变,脸色严肃起来,“我可以通过搜魂引感应到师傅的气场。只要师傅没有离开京师,我都能找到他。”
  我瞪大眼:“那你还等什么?赶快感应啊!”
  冥焰闻言立即盘腿坐地,闭上双眼,双手结扣,半晌没有一丝反应,倒是脸色越来越严肃,眉头也越拧越紧。我焦急地看着他,差不多过了半盏茶功夫。冥焰猛地睁开眼睛:“不好!”
  “怎么了?”我赶紧道。冥焰从地上站起来,脸上也带上一丝焦灼,“师傅的气场很微弱,时断时续,想是随时都会消失的样子。”
  “他在哪里?”我一听更是着急,冥焰举步往外走:“我是从东南面感觉到气场的,如果没有错,应该是在东郊。”
  我跟着他往外走,迎面赶来的铁卫见我们过来,抱拳道:“少夫人,马车准备好了。”
  我点点头,脚不停步地吩咐道:“云乾,云巽,云坎,云兑,你们四个跟我们走。”
  马车在大道上疾驰,飞快地出了城,奔上了乡间土道,心底的焦灼令我们毫不在意道路的颠簸,驰出十来里远,前方连稍微宽敞的土道都快消失了。窗外已是一片荒野,人迹罕至,天快黑了。傍晚的天空中盘旋着黑漆漆的乌鸦,发出令人心悸的惨叫声。马车停了下来。云乾在窗外沉声道:“少夫人,前面有两条小路,马车都过不去了。”
  我和冥焰下了车,前面果真有两条小道,我看向冥焰:“应该怎么走?”
  冥焰闭目片刻,睁开双眼,指着右边的小路。果断地道:“这边!”
  “我们快走!”马车既然过不去,只好走路了。云乾拦住我:“少夫人……”
  “怎么?”我诧异地看着他,云乾垂首道:“少夫人,这条路过去就是京郊有名的乱葬岗,少夫人还是要过去……”
  乱葬岗?他这样说的时候,正好一阵阴风吹过来,我全身的寒毛都竖起来了,配合着乌鸦的惨叫声,还真有些心里发毛。我强自镇定道:“我不怕鬼……”
  云乾赶紧道:“属下不是这个意思,少夫人,您可能不知道,葬在这里的人只是草草掩埋,有些早夭的孩子甚至是随意丢在这里,经常有尸首被野狗掏出来吃,我怕遇到这种情况,吓着夫人……”
  他还真吓着我了。我忍不住抓紧了冥焰的手,冥焰见状,赶紧道:“姐姐,不如你就呆在车里,我一个人过去看看就行。”
  “不,我要去!”与其留在这里担心,还不如跟着一起,而且铁卫如果分成两组,真遇到什么危险我怕左右不及,“我的眼神又不好,看不清楚的。大家一起去。”
  这条路越走越是荒凉,四处杂草丛生,渐渐地,果然开始看到一些孤坟,越往前走,坟场越清晰地呈现在我们面前,天色也越来越暗,我紧紧抓着冥焰的手,心里直打鼓,忍不住开口说话,想令自己不去刻意感受坟场恐怖气氛。
  “冥焰,你这搜魂引是法术么?可以用来找人?”我低头看着脚下的路,轻声道。
  “不是法术,姐姐。”冥焰笑了笑,解释道,“其实是师傅教的一种比较特别的内功心法,运行这种心法的时候,能够感受到相似或相同的一些气场,因为师傅也练过,所以我能感应到他的气场。”
  “哦……”我恍然,又有些失望,“这么说,如果用来找其他人是不行的了?”
  安生失踪了这么久,一直没有消息,我本来还以为这搜魂引可以帮忙把他找出来呢,看来还是不行,也不知道安生现在到底是生是死?我叹了口气,冥焰大概猜到我在想什么,握住我的手紧了紧,轻声道:“姐姐,别太担心,安生吉人天相,一定会平安回来的。”
  我无奈地笑了笑,也就是一句宽慰人的话,这么久没有消息,真的能平安回来吗?这当儿,脖子上的黑龙玉突然有些发热,我怔了怔,摸了摸黑龙玉,确定我没有感觉错误,那玉的确开始渐渐变热,奇怪,黑龙玉为何会突然对我示警,难道这地方有什么诡异不成?正胡思乱想间,一阵腥风吹过,我掩住口鼻,什么味道这么恶心?前面的云巽和云乾停下来:“少夫人……”
  “怎么?”我抬起眼。云乾和云巽指了指前面,向来镇定自苦的脸上露出一丝骇色。我举目一望,脸色一白,恶心的感受顿时强忍不住,张口就吐出一口水。冥焰扶住我,面露忧色:“姐姐,没事吧?”
  “我……”我想说我没事,一开口,一口酸水又冒了出来,吐得昏天黑地,冥焰抚着我的背,给我顺气,等我好不容易吐干净了,他递了一颗药丸过来:“吃下去!”
  我连拒绝的力气都没有,就被他强塞进嘴里,逼我吞下肚。然后冥焰站起来,给每个铁卫都发了一颗药丸,大声道:“都吃下去,就没那么难受。”
  他这样说了之后,我果然觉得好多了,甚至觉得空气中地腥臭淡了很多,胸口也不再觉得恶心。我舒了口气,抚着胸口道:“这是什么药?”
  “是辟毒虫蛇鼠的,吃了这药之后,毒虫蛇鼠不会近身,又可解毒。”冥焰看了看前方,脸色严肃,“我怕那些虫蛇尸身里还有没死绝的,所以先让你们吃颗药防身。”
  原来如此。我抬眼看看前方恐怖的场景,眼前一个广阔的坟场,黑压压,密密麻麻,铺满了各种各样的虫尸:蜈蚣,蝎子,蜘蛛,毒蛇,蟾蜍……只是没有一只是完整的,那些虫子全都是七零八落的,像是被人五马分尸。蜘蛛和蟾蜍破碎的身体上带着彩色的毒浆,蝎子的蜇刺硬绑绑地回散着,毒蛇和蜈蚣断线一截一截,有的断截还有缓慢地蠕动……这些丑陋的毒虫,如果只是一两只,倒还不至今人恐惧成这样,但是一大片坟场,铺满了这些东西,腥臭冲天,就算不会脊背发麻被吓死,也会被恶心死,怪不得黑龙玉要对我示警了。
  “姐姐,你别过去了。”冥焰见我脸色发青,再看四个铁卫也不太好看,握紧我的手,“我进去看看,这里有这么多毒虫,我怕还有什么其它的毒物,你们去了反而不易对付,就留在这里等我。”
  我再也无法坚持己见,点了点头:“你小心一点。”
  “我晓得,姐姐放心。”冥焰松开我的手,提了口气,身形一跃,飞入那满地虫尸中,起纵之间,已得远了。
  
第31章 怨灵
  我和铁卫呆在原地。冥焰进入坟场好半天了,还没有出来。满地黑压压的虫尸间,东一团西一团地闪烁幽蓝的鬼火。云乾在地上点起一堆火,昏黄的火光照亮了前方一团小小的空间,光影在地上悠悠的晃动,仿佛鬼影从坟墓里攀爬出来,柴火的“噼叭”声,火的燃烧声,混着风声,交织着,让人心底不安。坟场里的一棵枯树上,停满了乌鸦,没有地方落脚的那些,便在空中盘旋,阴风阵阵,眼前的乱葬岗令人感觉到恐怖和诡异,一只乌鸦被另一只抢占地盘的挤下枯树,“呱……”地发出一声惨叫,我吓得身子一颤,只觉得毛骨悚然。冥焰怎么还不出来?他不会出什么事吧?我只觉得心悬起来,越提越高,我有些后悔没有跟他一起进坟场了,如果跟他在一起,好歹我总知道他到底怎么样了,好过现在提心吊胆,忐忑不安地等候。
  “呱……”又一只乌鸦被挤下树,惨叫一声,扑打着翅膀窜上夜空。我咬了咬唇,作出决定:“我们进去看看。”
  几个铁卫互相看了一眼,什么也没说,都凑近火堆,各自抽出一根燃得正旺的粗木棍,护到我身边。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冥焰给的药真是有效,吸入的空气中仍是闻不到多少腥臭味。几个人踏入虫尸之中,脚下踩着那些硬绑绑,软绵绵,滑溜溜,湿漉漉的毒虫尸体,我背上的鸡皮疙瘩一下子全部冒了出来。蹒跚着走了几步,云乾突然道:“前面有人!”
  我抬眼看过去,黑茫茫的一片,什么都看不到,却听到云乾的语气里带上两分惊喜:“是冥少爷回来了!”
  我赶紧瞪大眼看着前方,又过了一阵,我才看到一个朦胧的人影从黑暗里显示出身形来。再近了些,果真是冥焰,只是他并不是一个人回来的,怀中还抱着一个人,等他的身影落入火把的光线中,我才看清他抱着那个人,不禁失声惊呼:“傅先生?”
  他脸色青白,眼皮无力地阖着。一身是血,身上的衣服已经烂成了碎布条,半边身子都没有皮肉,只剩个血肉模糊的骨架。我捂紧嘴不可置信地看着他,冥焰双目赤红地道:“姐姐,先回马车上再说。”
  我赶紧点头,冥焰抱着他飞快地往前冲。我在铁卫的搀扶下高一脚低一脚地跟在后面,等冥焰把傅先生抱上马车,我赶紧对云乾道:“快回侯府。”
  “等等,姐姐。”冥焰制止道,“先不忙回去,路上太颠了。姐姐,你进来,师傅有话跟你说。”
  我赶紧钻进车厢。云乾点了灯笼递进来,挂在车厢顶端,在昏黄的光线下,傅先生脸白如紫,,失去皮肉的左手和左脚骨骼怪异地摆在地板上,左肩到贫骨有了皮肉,能清楚地看到一排排带着肉屑的胸肋下红通通的心脏,肠子等内脏从腹腔滚落出来,却没有流出多少血,想来血已经差不多快要流干了。寻常人伤成这样。一条命早见了阎王了,而傅先生却还有一丝微弱的呼吸。我咬紧唇,又惊又怒道:“是谁把傅先生伤成这样?是什么人干的?”
冥焰没有回答,手一直贴在傅先生的胸口中,半晌,傅先生眼皮微微一动,吃力地睁开眼睛。
“师傅?”
“傅先生?”
我和冥焰同时出声,傅先生眼睛缓缓一转,看到我在车厢里,眼神似乎有一丝欣慰,他张了张嘴,却发不出声,半晌,才费力地发出微弱如蚊蝇的声音:“少……夫人……”
  “傅先生?是谁?是谁做的?是不是那个玛哈?”我只觉得心中有火在烧,眼睛发干,竟然流不出一滴眼泪,傅先生嘴唇动了动,声音又微不可闻,我低下头,凑近他:“你想说什么?”
  他眼珠转了转,看向冥焰,费力地道:“傀儡……蛊……”
  “师傅!”冥焰双眼通红,不停摇头。傅先生目光坚定地看着他,竟然不知道哪里来的力量,那条明明已经没有皮肉的左手,竟抬起来抓紧冥焰的手腕,费力地催促:“快……”
  泪从冥焰眼中滚落,他看出傅先生眼里地坚决,咬了咬牙,胡乱地抹了把脸,将傅先生左碗上粗粗的银镯子的镯扣松开,然后打开镯扣,那镯子原来却是一个空心的。我不明所以地看着这一幕,只见空心的镯子里慢慢爬出一条白胖胖的肉虫,样子有些像蛆,但却有蚕那么大,全身白得透亮。那大白虫懒洋洋地四周张望了一下,慢吞吞地爬进傅先生的鼻孔里。我张口结舌地看着这一幕,抬眼看向冥焰,见他紧张地注视着那条正在把胖身子拼命往傅先生鼻孔里挤的大白虫,屏声静气不敢发出一点声响。我莫名地也跟着紧张起来,呼吸也不由自主地放缓了。那大白虫终于把身子全部挤进傅先生的鼻孔。冥焰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傅先生似乎也舒了口气,闭上眼睛,那大白虫爬进去一会儿,傅先生露在左胸肋骨下面微弱起伏的心脏,突然节奏有力地搏动起来,仿佛被打了一支强心针,刺激得快要瘫痪掉的心脏重新开始工作。
  我惊讶地看着那颗红通通不断搏动的心脏,一句话也说不出。脖子上的黑龙玉跳动了一下,又开始升温,我心中一动,黑龙玉遇到邪恶之物才会示警。自从离开那虫尸遍地的坟场,黑龙玉的温度就开始退去,此际又热起来,这蛊虫莫非……我情不自禁地摸着脖子上的黑龙玉,尤在胡思乱想,傅先生突然睁开眼睛,平静地望着我,淡淡地扫了一眼我的脖子,轻咳了一声,开口解开我的疑惑:“少夫人,我让冥焰给我下了傀儡蛊,这蛊虫需以心脏为食,我用它换取最后半刻跟你说话的时间,所以,我接下来的话,你一定要仔细听。”
  他这句话说得毫不费力,想来是因为那只傀儡蛊的缘故。我赶紧点头,不敢多问,只听他往下讲:“少夫人,本来峥少爷中降这个秘密,我是准备带进棺材里去的,隐瞒了你这么久,实在是对不起。”
  我赶紧摇头,我或许在初闻到那个事实时,有些怨愤,却没有真正怪责过傅先生。傅先生目光灼灼地道:“傅某这些年来生存在这个世上的唯一目的,不过是找玛哈为妻儿报仇而已,没想到我等了二十年,还是斗不过玛哈,少夫人是傅某生平仅见慧敏坚毅的女子,傅某不能完成的心愿,请少夫人代傅某完成。”
  “我答应你。”我点头,慎重地允诺,“这个玛哈也是我的仇人,就算先生不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45.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elapsed_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