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绾青丝 全卷 完结版 .-第65部分

算先生不说,我也不会放过他。”
  傅先生微微一笑,似乎很欣慰的样子:“傅某还想提醒少夫人,这个仇并不好报。当年玛哈被降术反噬,身受重伤,我却一直找不到他,仿佛既往不咎凭空从这世上消失一般,而几年后,他还能神不知鬼不觉地重新练降,加害峥少爷,这些事,如果没有一个很有势力的人帮他,他一个人肯定是做不到的。”
  我点点头,看来傅先生跟我想到一起了:“先生觉得当年云天奇,并不是加害云峥的主谋,对不对?那先生觉得云家二房可是在后面包庇他的势力?”
  傅先生摇摇头,轻声道:“当年云天奇猝死,侯爷心里一直存有疑虑,只是顾及到家族表面的平衡,所以没有再追究这件事。不过这些年侯爷并没有放弃对二房监视和控制,如果二房能出一个在后面包庇玛哈的人物,恐怕不太可能。”
  “你的意思,他们当年和外人有勾结吗?”我心中一动,二房的人不是笨蛋,明知道老爷子盯着他们,还敢不怕死地包庇玛哈?只怕在事败之后就会立即杀人灭口啊,还会任那玛哈活着?如果二房当年是和外人勾结加害云峥,这件事就说得通了,那玛哈定是那个隐藏在幕后的人的棋子,他对那个人定有着极大的用处,所以才能好端端地活到现在。
  傅先生笑了笑,并不作答,我心中却已肯定,手心冒着汗,我吸了口气,这件事,似乎越来越复杂,越追查下去,牵扯的人越多,这件事的背后,到底隐藏了什么样的阴谋?照傅先生的推测,那玛哈给寂将军下降,必定也与幕后那个势力有关了?我的手心有些湿润,如果那人给寂将军下降的目的是针对皇帝,那么当年那些事,扯来扯去,似乎又与皇权争斗扯到了一起。
  “先生是怎么找到玛哈的?又是如何被他伤成这样?那玛哈人呢?我要怎样才能找到他?”我连声道。刚才傅先生都说自己斗不过玛哈,他被玛哈伤成这样还吊着一口气,想必那玛哈也一定还活着,只是不知为何,他没有杀死傅先生,难道他也身负重伤,无力免除后患?
  傅先生微微一叹:“少夫人,我当初故意打草惊蛇,就是想通过寂夫人让玛哈知道,却已经知道他回来了。那玛哈收到风声之后,为了怕我把消息泄漏出去,一定会来找我。少夫人昨日来询问我之前,我已经收到玛哈用‘飞龙蛊’传来的信息,约我在东郊坟场见面。我自知与他这场斗法无可避免,也作好了与他同归于尽的准备,所以才将峥少爷中降的实情告知夫人。我知道玛哈已经练成了二口牵魂降,必定功力大增,但二品牵魂降到底强大成什么样?谁也没有见过,不过是传说。傅某准备了二十多年,也将蛊术练至炉火纯青,我不信我的‘五瘟蛊’斗不过他,何况我已经做好了与他同归于尽的准备。想不到……”
  他咳了几声,喘着粗气道:“想不到,玛哈的力量竟然强大到我根本不能想象的地步,我的‘五瘟蛊’只是让他受了一点轻伤,而我却被他伤成这样。他以为我当场就死了,却不知道,我在到来之前,就给自己下了‘养生蛊’,只要蛊虫不死,我就能吊着一口气,所以才能等到冥焰找到我……”
  我听得毛骨悚然,这些闻所未闻的蛊术也太厉害,太神秘了,可傅先生的蛊术这么厉害,而且准备了二十年,抱着必死之心与玛哈决战。竟然只能让他受一点轻伤,那玛哈的降术到底强大到什么程度?谁才能消灭他?
  “我有点疑惑没想通。”我望着傅先生,“既然云峥当年是玛哈受人指使给他下降,但云峥却没死于降术,这件事不是什么秘密,幕后那个和玛哈肯定知道,他们没有进一步的动作,固然是因为云家提高警惕让他们不可能再下手。另一个原因,只怕也是猜到云峥身边有位高人相助。就像先生能猜到给云峥下降的是玛哈,那玛哈也同样应该猜得到帮云峥压制降术人的是你,他既知道你在云府,为何一直没有找你?”
  “正因为他知道我在云府,才要躲起来。”傅先生看着我道:“其实当年以我的功力,是根本不可能压制得住牵魂降的。就算是最末品的牵魂降,也不可能。我能用情蛊压制住它,是因为那降术本身就有缺陷。我如今见识过二品牵魂降的强大,知道被降术反噬是多么可怕的事,玛哈当年被降术反噬,身负重伤,功力严重受损,稍有不慎,就可能丧命。就算他躲着养了几年伤,却不能恢复功力,所以他下在峥少爷身上的五品牵魂降是勉强而成的,既然事败,他功力未复又不可能打败我,必然会躲起来养伤练功。因为有人包庇他,这二十年来,他不但养好了伤,还练成了二品牵魂降,才会在功成之后,找我报仇。”
  那玛哈与傅先生斗法之前,想必也有一番对谈的。所以傅先生能将这些事推测出来。我点点头,仍是疑惑:“那玛哈既然复出,为何不先找你复仇,反而先去害寂将军?他就不怕被你查到吗?”
  傅先生怔了一下,突然笑了,“少夫人,若不是你,我怎么能知道寂将军被下了邪降?只怕寂将军被他的降术害死。也不会有人知道他是怎么死的。他对付寂将军,也许是他身后的势力的要求,他没有急着来找我复仇,也许觉得他有大把时间,可以把正事忙完了再慢慢对付我。没想到我因为你的关系,知道了寂将军中了邪降,他这才感觉不妙,要取我性命。”
  却是因为我?若不是我找傅先生请教寂惊云的怪异状况,傅先生也不会去打草惊蛇,卓娅也不会加快催眠寂惊云,寂惊云就不会行刺皇帝,蔚家大哥也不会死,而玛哈也不会马上来找傅先生,傅先生也不会变成眼前这个样子,不知不觉的,原本与这些恩怨纷争根本无关的我,却成了为一系列变故的中心,成了一条引索。
  而现在,我已经和这些恩怨纷争紧紧地纠结在一起,我逃不开,也不能逃开。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看着傅先生:“那么玛哈这么厉害,我们岂不是根本对付不了他?”
  “也不是毫无办法……”傅先生地的唇角动了动,“七天之内,若能找到玛哈,就一定能对付他……”
  “什么办法?”我赶紧问,傅先生的身子颤抖了一下,似乎气息渐弱,只听到一声轻微的闷响从他心脏的位置传来,我低头看去,却见那心脏破了一个洞,探出一只白胖胖蛆头,我大骇,傅先生断断续续地道:“少夫人,‘傀儡蛊’……快吃完我的心血,我坚持不了多久……你快……快附耳过来,我……告诉你……”
  我赶紧低下头,将耳朵贴近他唇边,只听到傅先生嘴里发出一些奇怪的声音,叽叽咕咕地根本不知道在说什么,我诧异地抬头,想问他在说什么,没想到头才刚刚一动,傅先生的头也跟着向上一抬,我还没有明白怎么回事,刚刚悬在他下颌位置的黑龙玉,被他一口咬在嘴里。
“傅先生?你做什么?”我大吃一惊,想到黑龙玉从他嘴里拔出来,他的嘴死死地咬着黑龙玉,头就凑在我的脖子上,我竟不能拔动分毫。
“姐姐,你别动,师傅不会伤害你。”一直守在旁边的冥焰突然出声,我因为黑龙玉被傅先生含在嘴里,既无法抬头看到冥焰的表情,也无法看到傅先生的表情,但冥焰的声音安抚了我,我不敢再动,只觉得傅先生身体像是突然冒出一股股黑气,将我整个人都包裹起来,我觉得全身发冷。突然,傅先生嘴里的黑龙玉似乎缓缓不断地开始放射着热力,抗拒着那股黑气,我的身子渐渐又暖起来,那黑气又冒得更厉害,我又觉得冷……两种力量似乎在相互斗法,像是要拼命把对方压制下去,黑气越浓越冷,那玉也越热越烫,我时儿像身处在冰窖,时儿又像置身火炉,身体感受着冷热交替的酷刑,只觉得身子越来越黑,越来越无力,黑龙玉似乎感应到我的虚弱,热力一缓,那黑气趁机将它压制住,奇怪的是,当黑龙玉的温度完全消退了,傅先生的嘴一张,黑龙玉从他嘴里滑出来,他的头直挺挺地倒下去,黑气继续将我笼罩着,围着我身上渐渐聚集在一起,凝结成小小的一团,在黑龙玉上若有似无地缭绕。我看着这奇异的一幕,低头望着脖子上的黑玉,呆住了。
  “师傅……”冥焰的哭声让我回过神,转头看向傅先生,我倒抽一口气,差点失声惊叫,只见地上的傅先生,身上仅余的皮肉已经委缩枯竭,全身焦黑,胸部成了一具带皮的骷髅头,面容扭曲狰狞,整个看起来像一具被风干烤干的僵尸。
  “怎么会这样?”我又惊又惧。冥焰抬起泪脸,低声道:“师傅给自己下‘傀儡蛊’,就是与蛊神达成一种契约,以形神俱灭,不再转入六道轮回的代价,将临死前的怨气,转成怨灵,附身在姐姐的黑龙玉上,七日内,怨灵可以让黑龙玉发挥出强大的力量,但是师傅却……”
  形神俱灭,不再转入六道轮回?傅先生竟愿意付出如此惨烈的代价来对付玛哈?我吸了口气,望着车厢内那具形状骇人的带皮骷髅,咬了咬唇,轻声道:“傅先生,放心,我一定尽力达成你的愿望。”
  话音刚落,那具骷髅竟然在我和冥焰面前完全散架,瞬间化成一堆黑色的粉末。明明没有风吹进来,那些粉末却像被风吹走似的,向车厢外飘去。
“师傅……”冥焰哽咽道,伸手徒劳地想抓住那些飘走的黑粉。
“冥焰……”我难过地抱紧他,“让傅先生安心去吧……”
  那些黑色粉末终于完全飘走,车厢的地板上甚至看不出一丝异样的痕迹,原来一个人可以消失得这么干净彻底,身体不留在尘世,元神不轮返地府。我闭上眼睛,傅先生,纵使这个时空再也不会有你存在的证据,但我和冥焰,会一直记住你的。
  
第32章 借钱
  那个玛哈只是受了点轻伤,这么说,我只有七天的时间,可以启动黑龙玉的力量来对付他?可是我不知道个玛哈在哪里,我该怎么引他出来呢?
  这一晚,侯府中只怕不止我一个人睡不着。冥焰肯定在房里伤心,我严令铁卫不得泄露这天晚上发生的事,铁卫对傅先生从车厢中消失虽然不敢问和胡乱猜测,但心中肯定也是觉得奇怪的。思考了一晚,待天亮了,我才去找老爷子,给他汇报昨晚的情况,同时,希望听听他的主意。
  老爷子对傅先生的故去没有表示出太多的情绪,人活到他这个岁数,经历过的事情太多,何况是在云家这种勾心斗角的大家族里成长起来的,早练就了一身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本事。天可怜见的,我最初怎么会认为云家是特别的,云家家族和睦呢?是云峥把我保护得太好了,让我没有早日看清这侯门深院的丑陋?云峥呵!我想念你,可是有时候,又好怨你,真的好怨你……
  “爷爷,傅先生说,当年二房的人极有可能和外人串谋,加害云峥,你对此怎么看?”我迫切想知道老爷子的分析,以他的精明,起码应该锁定住几个嫌疑人才对。老爷子淡淡地看了我一眼,微微一笑,神情不置可否,我疑惑地催促:“爷爷……”
  “丫头,我倒想知道,只得七天时间,你要怎么引玛哈出来?”老爷子不理我的问题,反倒向我提问。我想了想,能引玛哈现身的,大概只有当今天子了,我已知皇帝有救寂的心思,如果我能求他在七天之内启动神鼎。那么玛哈一定会有所动作,黑龙玉就能发挥它的威力……只听到老爷子缓缓道:“事有轻重缓急啊,丫头……”
  “我明白了,爷爷。”我站起来,“我马上进宫。”
  在宫门候旨的时候,没等着皇帝的人,倒让太后先给请去了。我心中虽急,也不敢不去见她。却不知太后召我,又有何事?行了礼,太后赐座,笑道:“叶丫头,你今儿来得正好,本宫正好有些事想听听你的想法。”
  我不明所以,只听太后道:“丫头,皇上选秀也有一段时日了。今年这些孩子,我看也就你们云家想容的长相品行气度家世,最是合我的心意,当得起这母仪天下的担子,你觉得如何?”
  我略略一惊,太后这意思,是想立想容为后?虽然上次她也跟我提过这件事,不过语焉不详。哪及得这次这般赤裸裸地称赞示好?何况立谁为后,和谁商量也轮不到我来拿主意,太后突然这么做,有什么用意?我该如何回答呢?若是以前,我定不会反对的。还可绝了太后老以为我想和皇帝怎样怎样的想法。可是,在知道云峥遇害与二房的人脱不开干系之后,在知道二房人的野心之后,我怎么还能容忍二房出一个皇后?
  “娘娘,臣妾觉得此事不妥。”我考虑半晌。冒着被太后误会的危险,也不能让想容做上皇后的位置。
  “哦?”太后显然没想到我会拒绝得这么直接。表情微微一怔,“理由呢?”
  “娘娘想必知道,我们想容以前是订过一门亲的。”我在心中斟酌着字句,“想容福薄,未过门未婚夫就过世了,虽然蒙皇上圣宠,有幸入宫伴驾,但到底德容有亏,坐这皇后之位只怕难以服众。
  堂叔公当初悔了莫家的婚,把孙妇年纪耽搁大了,云想容以十九‘高龄’入宫,早已是宫内的笑柄和她‘趋炎附势’,‘攀龙附凤’的‘证据’。在皇宫这么势利的地方,只怕想容的日子并不好过,一旦坐上后宫主位,只会成为众矢之的,到时候才知道“死”字是怎么写的。
  “我当什么事儿呢。”太后不在意地笑了笑,“我看不是想容福薄,是她福厚,她那未婚夫就是承受不了她的福气,才早殪了,这样的福气,当然只有皇上才受得住。”
  真是死活都由她说,我不自然地笑了笑,不知该如何应对了。太后见我毫无欣喜之色,脸色略为一沉,“叶丫头,莫非你还有别的想法?”
  “太后明鉴。”我心中一惊,知道太后又犯了疑心了,赶紧跪地道,“臣妾是真的担心有损皇上圣名,臣妾完全是出于一片忠君爱国之情,绝无私心。”
  “瞧把你急的,快起来坐。”太后呵呵一笑,“本宫当然知道你是出于一片忠君爱国之心,云家世代忠良,对朝廷忠心耿耿,本宫心里明白着呢。”
  我舒了口气,谢恩落座,太后不紧不慢地道:“叶丫头,云家这些年帮朝廷做了不少事儿,本宫都铭记于心。显德十三年,黄河决堤,朝廷跟曜月国打仗又打得国库空虚,是你们云家拿了钱出来帮朝廷度过了难关,显德十七年,潮州大旱,也是你们云家带头捐资,帮了朝廷的大忙;显德二十二年,你们云家又帮南海抗倭军筹措了大笔军饷……丫头,你们云家这些年的功劳,本宫可一直都记着。”
  记着,未必是什么好事呢。我暗暗心惊,原来朝廷每隔几年都会借着名目找云家要一笔钱?不知道是不是皇家阻止云家势力扩张的手段呢?太后无端端地提起这些事,莫非……心下有些恍然,莫非又是想找云家要钱?所以,她才迫不及待地想向云家示好?可皇帝要找云家要钱,一句话不就行了?除非数目会大到令云家有可能会拒绝,所以才给云家许个封后的愿?
  我顿时心中有数,既然我手中握住了筹玛,还不好和你谈判么?不动声色地听着太后历数云家的功绩,我的唇角露出不置可否的笑容。
  太后噼噼叭叭说了一大堆,我只是淡淡地笑着,不发一言,倒要看看是谁先着急,果然,太后见我全无反应,有些沉不住气了:“叶丫头,本宫今儿找你来,是有件事儿,想找你们云家帮忙。”
  “太后言重了。”我见她话说到这份儿上,也不敢拿势,赶紧道:“敢问太后为何事烦扰?”
  “本宫听说前几天江南巡抚给皇上上的折子,南方的J商连成一片囤盐囤米牟利,现在米价盐价暴涨,民怨四起,朝廷养这些没有用的臣子,竟然想不出解决问题的办法,只懂得向朝廷要钱高价购盐米以平米盐价。”太后气愤地拍桌道,“朝廷经历了前几年的北疆之乱,皇上登基,体恤百姓疾苦,下令减免了全国三年赋税,如今国库不丰,哪里还拿得出钱给那些没用的蠢才浪费!”
  “娘娘说的是。”我淡淡地垂了睫,柔声细语地道:“就算有心救了,这笔钱,给那些官吏一层一层盘剥下去,能拿来真正用到实处的,却已没有多少。”
  太后看了我一眼,微微一笑:“你这话可说到点子上了,叶丫头,你说皇上应该怎么做才好?拿钱给他们,可如今国库里根本没有这笔钱,可真是犯难啊……”
  “娘娘,南方的J商为何突然囤盐囤米?皇上没有着人查么?”我觉得奇怪,囤盐囤米,不都是天灾人祸时J商们才趁乱牟利么,如果天曌国天下太平,J商们怎么会无端端冒着激怒朝廷的危险搞浑这一池水?
  “说起这个,更是令人生气。”太后恨恨地道:“江南巡抚的奏折上说,J商为了抬高米盐价,制造谣言,说什么异星出世,天下即将大乱,百姓哄抢米盐时发现米盐已经全被J商囤积了,为了牟利竟然胆敢编造如此谣言愚民,无视朝廷律法,着实可恨得紧,这现在却不是追究他们的时候,得尽快将此事平息下来,才是当务之急……”
  异星出世,天下即将大世?这话仿佛在哪里听说过,我蓦地想起正是前几日听段知仪提过,“北方天空有煞星出世”,心中一惊,这谣言与段知仪师傅的预言春回大地相吻合,当中可有什么关联或玄机?想到最近围绕着皇帝发生这么多事,朝堂之上又起事端,这些事之间可有联系?想到皇帝前两日还为寂惊云的事情费着神,又要想着国事天下事,简直是里里外外不得安宁,我心中幽幽一叹,他当这皇帝还真是辛苦啊。如果南方J商囤米盐一事不是那么简单,而与最近发生的事有关的话。我还真不能让那些人如了意去。
  “太后请宽心,云家愿意为皇上分忧,替国库承担这次平价的费用。”要平整个江南地区的粮价盐价,断不会是个小数目,没有几百万两银子根本别想揽下来,平日里我起码也该请示了老爷子才敢作主。今天敢立即答应太后,一则我盘算是差不多又到了云家该大出血的时间了,老爷子心中肯定有数;二则此事若与最近发生的事有关。我断不能让那幕后操纵的人如了意去。没准还能通过此事查出点蛛丝马迹;再则,可以利用这笔钱,断送掉二房出个皇后的可能,一举三得,老爷子定不会怪我。
  “叶丫头,你真是本宫的贴心儿。”太后说了这么半天,就是在等我这句话。此时吃了定心丸,顿时眉开眼笑。我笑了笑:“娘娘,这本是为人臣子应尽的本分。倒是南方那些不利的谣言,得尽快平了下去,否则后果堪虞。”
  “叶丫头,你是真心在为我们皇家打算呀。”太后有些感动,“你放心,皇上已经有了应对之策。今日早朝的时候,皇上宣布了一道圣旨,说昨日梦见太祖皇帝,太祖皇帝启示他去太庙斋戒祭天,为江山百姓祈福。念完七七四十九天的平安经,就能化解异象。这圣旨明儿就能通过各地的快驿,传达到天下去了……”
  “皇上出宫了?”我怔了怔,皇帝竟不在宫里,那我岂不是白来一趟?这也太小题大作了一点儿。平粮价的款子一到地方,那些谣言不是立即就会不攻自破了么?为何还要大张旗鼓地在太庙里呆四十九天……不对,四十九天?我心中一惊,太庙?那护国神鼎岂不是正安置在太庙?想起段知仪所说,护国神鼎妄动之后,皇帝会有七七四十九天处于危险当中,难道皇帝去太庙名为祈福,实际却是为了救寂惊云?我只知道他在这四十九天内会有危险,却不知道他在段时间都得一直呆在太庙,妄动神鼎,到底危险到了何种程度?若是那幕后人让玛哈趁机对皇帝下手……
  我浑身冷汗,顿时不敢再想下去。只听太后道:“不错,皇上已经去了太庙,这段时间,朝堂上的事他交给千翌监国,他若知道云家帮了朝廷的大忙,一定会欣慰的。”
  我看着太后笑得心满意足的样子,心中微微一凛,这点子怕不是皇帝出的。他有整整四十九天不能临朝,不可能不担心,若是朝中起了什么变化,他该如何应对?如果九王真的对皇位有野心,让他监国,恰是皇帝一招以退为进,将九爷推到前台,反而束缚他的手脚。又怕他暗中使坏,所以才临行在即,将一个大麻烦,几百万两银子的事甩给九爷,让他去头疼,却不想这位太后爱子心切,跑来搅局,坏了皇帝的部署。
  我叹了口气,虽然想到刚刚那些事,也不好给这位太后讲明白了。还是赶紧赶到太庙去看看能不能帮皇帝什么忙才好。我垂首道:“太后,臣妾出来太久,也该告辞了。不过……”
  我故意欲言又止,太后温和地道:“你这丫头,有话就直说,别吞吞吐吐的。”
  我跪到地上,恳切地道:“娘娘,关于立想容为后一事,还请娘娘思虑周详再作定夺,这次云家为朝廷助救,只怕会惹来闲话,说想容这个皇后是用钱买来的。云家承了太多皇恩,再受此深恩实在惶恐,更怕族中子弟得意忘形,引来外戚专权这类非议,请太后三思。”
  太后未必会怕皇后的位置是用钱买来的这样的闲话,不过“外戚专权”这四个字,她可要好好考虑一下了,以云家的家势,她不担心是不可能的。我见太后的眼里闪过一丝异样的光芒,心知自己这番话说到她心里去了。想容这个皇后,此生无望。
  “叶丫头……”太后起身,亲知扶我起来,感触地道;“你真是深明大义,咱们君家委屈你们云家了……”
  “臣妾惶恐。”我低眉顺目,一副谦恭模样。想容,别怨我一句话断送了你的前程,怨只怨,你生在云家二房,生成了云天奇的女儿,从知道云家那祖训的时候开始,所有一切可能会伤害到我诺儿的绊脚石,我都会毫不留情地铲除。用你的前程,换来太后对我的信任,太值得。我平静针对太后行了个欠身礼:“太后,世妾不打扰您休息了,先行告辞。”
第33章 图腾
  出了宫门,乘上马车,还没来得及说话,突感马车一阵剧烈的摇晃,马儿嘶叫一声,狂躁不安地跺着蹄,我和小红在车厢里被荡得东倒西歪,勉强抓住车窗,撩开车帘,见几个铁卫正在合力拉紧躁动不安的骏马,地面仍在摇晃,铁卫们有些稳不住身形。
  “怎么回事?”我大声道。
  “少夫人,好像是地震!”云乾立即道。
  地震?我立即道:“快避到广场开阔的地方,避开那些华表高柱,离得远一点。”
  这震动的水平摇晃的,说明离震源中心比较远,古代没有那么多高层建筑,再加上在这开阔无异物的朝圣广庭,只要离那些高柱子远一点,不会被它们倒下来砸到,就相对安全。
  不过奇怪的是,京师自天曌开国建都以来,从来没有发生过地震,怎么会突然地震呢?好在这场突如其来的地震震动并不太强烈,也没有持续多久,待地面不再晃动。我立即对小红道:“小红,你回府跟爷爷说,请他筹笔钱送到户部,是用来平南方粮盐价的,详细情况等我回家再跟他呈明。”
  “姐姐不回去吗?”小红怔了怔,我摇摇头:“我要立即赶去太庙,没有时间再回府耽搁。”而且太庙那里不知道有什么危险,我有黑龙玉护着,铁卫又有武功,小红手无缚鸡之力,还是把她支走的好。
  小红见我表情严肃,不敢再问,我转头铁卫道:“云乾,去太庙。”
  不知道皇帝是否已经启动神鼎救寂惊云,我十分担心玛哈趁乱而出,抢在我到达之前下手,让傅先生一番心血白流。地震之后。京师的街道上聚满了人心惶惶的百姓,虽然只是轻微地震,大家的房屋都稳如磐石,没有受到什么损失,但对于从未经历过地震的京师百姓来说这已经足够令他们感到恐慌。人群聚集在一起,都在问到底是什么原因,才让大地震怒?我看着车窗外的些百姓们仓皇愚昧的表情。心中一紧。这个时候,如果被有心之人乘机散布一点儿不利的谣言,整个京师都会乱了。
  然而我却没有时间去理会这些,太庙那边的事比这里紧急得多,街道上的人太多,马车无法快速前行,好容易才驶出城。云乾立即纵马在官道上疾驰,我忧心如焚,不断撩开窗帘看行到了哪里,却见到城郊的情况比城内糟糕得多,田野间的农舍大多是土坯泥屋,刚才那场地震,让许多农家的房屋或多或少地受损,有些房屋甚至完全塌了。有百姓聚在房前失声痛哭,好不凄惨。
  马车奔驰了近一个时辰,渐渐地,进入了太庙的范围,居民是早就看不到了。行道也拓宽了,道路两旁植满了高大的松柏植物。再驰了一段路,道路两边渐渐出现一些高大肃穆的石人石马,再行一段,应该就到太庙的第一道牌坊了。越往前走,车窗外的天色越发阴沉,天空流卷着阴暗的乌云。像是暴风雨即将来临的样子,无端端就刮起了凌厉的寒风,卷着地上的落叶漫天飞舞。
  风沙扑面而来,车帘被风卷得直往车厢里扑飞,我放下窗帘,抓住扑在脸上的车帘,索性撩到一旁,用勾子束了,露出前方的风景来。冷风直往车厢里灌,云乾回头道:“少夫人,您……”
  “我没事,继续往前走!”我不理被风吹得纷乱的头发,大声道。脖子上的黑龙玉蓦地一烫,又蓦地冰凉。我吃了一惊,低头一看,却见原来萦绕在黑龙玉上若有似无的黑气,蓦地浓烈起来。黑气如冰,黑玉在黑气里烫如火石,我心中一紧,扬声道:“云乾,前面可能不太对劲儿,大家小心!”
  “是!少夫人!”铁卫在外面齐声回答。前方隐隐可见太庙第一道牌坊的轮廓,空气里夹杂着湿气,冷风裹着腥臭向我们扑来,我吃了一惊,这味道,这恶心的味道,太像昨天晚上在东郊乱葬岗里,那一地虫尸的味道。马儿开始躁动不安,黑龙玉也在我的脖了上躁动不安,我吸了口气,那股腥臭味更深,令我几乎又要吐出来。我捂住口鼻,难道那玛哈已经来了吗?心中焦灼如焚,我大声道:“再快一点!”
  但马儿却不肯听话了,停下脚步在原地不安地嘶叫,云乾狠狠地抽着鞭子,那些马儿就是不肯往前,连铁卫身下的马也开始躁动着不肯往前冲。动物的直觉是最灵敏的,前方一定有古怪,我当机立断:“下马,我们走过去。”
  云乾将我从车里扶下来,无人驾乘的马儿们嘶叫着惊恐地往后退,我们无心去管那些受惊的马,顶着强风往前疾走。腥臭味越来越浓,前方的天气越来越暗,厚重的乌云低得仿佛直压在我们头顶,前面的牌坊越来越近,耸立在高大的石阶之上,仿佛高耸入云。行在前面的云乾突然停下来:“少夫人你看……”
  我向前望去,硬生生抽了一口凉气,眼前所见的,可不正是我昨晚见过修罗地狱?连刚才那狂躁的冷风在这里也安静下来,化成一阵阵微微的阴风。前方数步,各种毒虫密密麻麻地铺满一地,只需看一眼满背的鸡毛疙瘩就会瞬间迸起。只是,与昨日不同的是,那些残败的虫尸之间,还东一个西一个倒着许多禁军的尸体。虫尸与人尸之间仍有许多活的毒虫:五颜六色的毒蛇在里面蜿蜒地游走,有些一堆堆地纠结在一起,有些竖着高高的身子,吞吐着殷红的蛇信;蝎子举着高高的尾刺,在同伴尸身上快速地爬行;又胖又肥的毒蜘蛛正从禁军的尸体里破体而出;粗长的蜈蜙从死去的禁军的鼻孔里爬进去,又从耳朵里爬出来……
  “老天!”我骇得倒退几步,眼前这诡异的一幕不禁令我又惊又惧,连几个铁卫的脸色也变得惨白。若是只有几只毒虫,他们或许还能应付,可是这里密密麻麻成千上万的毒虫,连落脚的地方都没有,谁能从这里穿出去,通过一层层关口,进入到太庙?
  一只丑肥的毒蟾蜍冷不丁跳到我脚边,向我身上蹦来,满背的脓疮喷出雪白的毒浆。“少夫人小心!”云乾拨剑欲挑开那毒物,谁知还不等那剑落到它身上,那毒物却像是撞到什么东西似的弹飞出去,“咯……”的一声,跌到地上,翻起雪白的肚皮,瞬间便得硬梆梆。
  我们都吃了一惊,这才发现,我脖子上的黑龙玉,不知何时开始,正缓缓地流淌着一股黑气,那黑气似乎极沉,像水一般流淌到地上,再似烟一般升腾到半空,在我们面前形成一道淡黑色的屏障。这边的动静似乎惊扰到那修罗场里还活着的毒物,那些毒虫全都停止了动作,我似乎能感觉到那些毒的眼神,全都像箭一样冷冰冰地落到了我身上。
  我暗叫不好,惊动了这些低等生物,连偷偷逃跑都不再可能。几个铁卫也如临大敌,全都拔出剑,全神贯注地盯着前方那些一动不动的毒虫。严阵以待。眼前的黑色屏障似水如烟在半空中流动,似乎流转成一个巨大而模糊的圆形图案,图案中有五团若隐若现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东西。那些毒虫在静静地“瞪”着我们半晌之后,突然开始动了,却没有蜂涌而至地向我们奔涌过来,反而像见了鬼似的,开始往后退。我吃了一惊,和铁卫们面面相觑,若所思地打量着眼前这道黑气屏障,难道是这东西吓住了它们?我咬了咬唇,试探着往前走了一步。前面的黑色雾屏蔽也跟着往前推去,似乎被微风带动了一下,图案怪异地扭曲了一下,就是这微弱的弹动,却令到前方的毒物们像疯了似的,拼命地往后退,往后挤。我心中一亮,莫非这些毒虫怕这怪异的东西?我壮了壮胆,又向前迈出一步。那黑幕又向前飘了两步,那些毒虫就像退潮的洪水一般,争先恐后,车仰马翻地拼命往后退,唯恐跑慢了一步,转瞬之间,便退得干干净净。地上只余了死去的人和死去的毒虫,少了那些活物,那些死去的毒虫没有昨晚在乱葬岗看到的那样多了,起码有部分地面露了出来,勉强可以行人,这才看清,死在这牌坊附近的禁军,怕有五六十人。
  若不是有黑龙玉相护,只怕我和几个铁卫今晚得死在这里。我暗暗舒了口气,看着前方的黑雾屏障,却不知护我的到底是这玉,还是玉上那股怨气?我端详着眼前这团黑雾,却见它的图案越显清晰,圆圈里那五团看不清的黑雾也渐渐显开了形,形成一个的镂空图案的图腾,那镂空的五个形状,正是蛇,蝎子,蜈蚣,蟾蜍和蜘蛛。阴暗的天气中,那个巨大的黑雾图腾,随着阴风飘然浮动,这原本令人心惧,异常诡异的画面,却使我惊魂不定的心,略为一安。
第34章 破阵
即使那些毒虫已经如退潮的洪水般尽数退走,我心里仍是有点恐惧,从小到大我最怕的就是这些毒虫毒蛇,我能强撑到现在没有转身逃跑,除了仗着有黑龙玉护体,有铁卫的保护,有为云峥报仇的信念支撑,还极为担心太庙内两个人的安全----寂将军和皇帝。
  “进去看看!”我深吸了口气,沉声道。不管怎么样,我已经没有退路,也绝不可能后退。那玛哈虽然能召来这许多毒物,但有这道黑雾,应该无碍。我看着前方那仿佛是拥有自己的生命一般的黑雾屏障,这就是傅先生用形神俱灭的代价换来的怨灵么?我脑子里的幽灵,一直是或黑色或白色,只得两个黑乎乎的眼洞,水毒一样飘浮的东西,想来这怨灵与幽灵不属于一个品种。
  踏上牌坊的石阶,铁卫护着我小心翼翼地避开地上的虫尸,一边留神着是否还有完全退走的毒虫,但地上除了破碎的虫尸,所有的活虫的确是退得干干净净,一路只见四处伏地,死状凄惨的禁军士兵。怨灵开道,一路无阻,很快的,我们来到第二座牌坊下,牌坊下的石阶上,却守着五只毒虫,却与刚才退走的那些毒物不同,这五只毒物一看就知道不是那种普通货色。从左边依次数过来,是一只全身莹白,如玉雕般的蝎子;一条通体青翠,双眼血红的青蛇;一只红得刺目,大如螃蟹的蜘蛛;一条闪耀着孔雀蓝千足蜈蚣;和一只浑身乌紫,如一团肉瘤的蟾蜍。
  看样子,如果刚才退走的那些毒虫是小兵,这五只就是毒虫大军的主帅了。想到这个比喻,我有些想笑,脊背无端端地冒出冷汗,虽然眼前只有五只毒虫。我却一点也敢大意,也许它们比刚才的“千军万马”还要可怕。戒备地打量完它们,我和铁卫都不敢轻举妄动,半晌,那五只毒物却似乎没有攻击的意思,姿势奇异地交换了一下位置,摆成一个五星顶点的位置,伏在原地。一动不动。奇怪,难道它们也怕这怨灵?我下意识地看了一眼前面的黑雾屏障,却见那道黑气越来越浓,那圆形的图腾越发清晰,图形中的五虫图案,正对了地上那五只毒物的位置,下一个瞬间,那黑雾向着地上扑去。图腾镂空出的部分,正好嵌入地上那五只毒物,仿佛钥匙正对准了锁眼儿。咦?这五只东西连反抗都不反抗一下,就欣然受死?这玛哈养的鬼东西也太逊了些吧?亏我刚才还把它们想得那样厉害。
  我胸前的黑龙玉升温得厉害,却见那五只毒物一嵌入黑雾图腾中,全身竟渐渐发出透亮地莹光来,白红青蓝紫五道光芒,越来越亮。竟似要化入黑雾当中,我越看越觉出不对,这五只东西怎么像是认主似的,莫非它们并非玛哈所养,难道……我心中一震,莫非这就是傅先生养的“五瘟蛊”么?所以此际才对这黑雾怨灵如此服贴。莫非昨晚在乱葬岗,傅先生就是用这“五瘟蛊”召来的那一地恐怖的毒虫,本是用来对付玛哈,没想到玛哈过于强大,不但破了他的蛊术,重创傅先生,还收了他养的这几只毒物。用来对付今天这些禁军士兵?越想越觉得自己猜得不错,那玛哈原本就有“小蛊王”之称,就算当年他们的族长没有将“五瘟蛊”之传给他,但他既能盗走秘藉,偷学过练制“五瘟蛊”秘术,所以才能破除傅先生的术法,并将这五只东西收伏?这怨灵是由傅先生的怨气幻化而来,如今这五只毒物见了它,以为见到旧主,才如此驯服?
  正当我惊疑不定之时,却见一那团黑气越缩越小,渐渐将那五团荧光包裹起来,仿佛将那五蛊瘟吞进肚了,那团黑气随即化成一道细丝,飞回到我胸前,重新缠绕到黑龙玉上,牌坊下的石阶上,哪里还有五只毒物的身影。这几日见到的诡异之事太多,我此时反倒不再感到震惊和诧异,倒是几个铁卫从刚才开始就一直瞪着这一幕,脸上像见了鬼似的。
  过了这道牌坊,再走一段路,就是太庙的山门,山门寂静,地上倒着的不再是禁军士兵,而身着侍卫服的大内侍卫。我又是惊又是心焦,急忙踏入山门,迎面立着十余根高大的大理石图腾柱,柱子上雕着狰狞的天神和恶鬼的图案。石柱后是高耸的数十级石阶,巍峨的太庙遥遥立于石阶之巅。我毫不犹豫地往前走,石柱林里空然莫名其妙地冒出阵阵白雾,不由一惊:“大家小心!”
  却没有人应我,我悚然一惊,回头一看,见铁卫都离我不远的分散着,才舒了口气:“云乾,大家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45.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elapsed_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