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绾青丝 全卷 完结版 .-第66部分

心一点……”
  蓦地收声,突然觉得不对劲儿,几个铁卫在我前面不远处走来走去,一脸焦灼,我看到他们张嘴大叫,却听不到他们发出的叫声,他们左顾右盼,就像在找人似,明明只需数步就可以到达近在眼前的我的身边,却在石柱之间穿为穿去,就像完全没有看到我似的。这些石柱有什么古怪?莫非是什么奇门阵法?我大声叫他们的名字,可他们却似乎完全听不到我说话似的,我想钻到石林里把他们拉出来,可是等我走到他们面前,却发现眼前空空如也,什么人也没有。冷汗渐渐地从额头渗出来,难道我们被困在这石柱林里了么?可是,我明明可以清晰去看到前方的石阶,我试着往前走,没走几步,就从石柱从里脱身而出,到了石阶前,转头去看阵法里,几个铁卫还在林里乱穿,明明没有多大的地方,明明只有几根石柱,为什么他们在里面就仿佛互相都看不到似的?如同瞎眼苍蝇一样乱转?为什么我又能轻易地穿出这个石柱林?
  我若有所思地看了一眼黑龙玉,莫非是这玉在帮我?还是怨灵帮我?它一步一步地指引着我往前,替我铲除掉前方路上的障碍,就是要引我去见那个恐怖的玛哈?我咬咬牙,看了一眼被困阵法里的铁卫,掉头踏上石阶,被困在那阵法里应该暂时不会有什么危险,我却没有时间等他们脱困了。
  汉白玉的石阶冰凉而光滑,我扶着右侧的石阶,气喘吁吁的,黑龙玉不安地跳动着,提醒着我前方有异,我放轻脚步,平缓呼吸,弓着身继续向上攀爬。前方传来浓烈的血腥味,雪白的石阶上,有艳红的鲜血像溪流一样缓缓地流淌下来,我心中一震,捂住嘴,这石阶顶端,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脚不可避免地踩在血溪上,我更加放轻脚步,却加紧速度往上走,还差数步到达顶端之时,突然听到有人突然哈哈大笑。我吓了一跳,还以为被人发现了踪迹,左右一看,却不见人,那笑声却是从上面的广场传来,我赶紧加快两步,窜上台阶顶端,刚刚站稳,见左右两侧各有一个一模一样的巨大圆鼎,赶紧蹲到左边的铜鼎后。我特意看了看这个铁鼎,两个都是一样的款式,看来应该不是护神鼎了。偷偷探出头,观察眼前的情况。却见眼前是个阔大的圆形广场,太庙正在广场正中。此时,庙门紧闭,庙门外却如同恐怖的修罗场,鲜血流了一地,地上还坐着数十个人,每个人都坐得直挺挺,闭着双眼,脸色白得吓人,而那些血是从那些人身上流淌出来的。
  广场里刮着奇怪的风,刚刚我明明听到有发出狂笑,却不知道是谁发出来的。更为奇怪是,风明明是眼睛看不到,只能由身体感觉的事物,却明白地看到那风是青色的,在那几十个人间刮来刮去。正大惑不解时,那风却突然说话了:“小皇帝,你以为你躲在里面不出来,本王就奈你不何?”
  我大吃一惊,风怎么会突然说话了?而且那声音与刚刚的狂笑似乎是同一人发出的。难道那风只是由人带起的,只是速度太快,我看不清那人的影像?太庙里悄无声息。那风却越刮越愉,风中声音怪笑着道:“你的祖宗倒有先见之明,几百年来竟然一直养着血魂死士来保护妄动护国神鼎的子孙,不过,这些血魂死士的血魂阵对本王来说,过是小孩子过家家的游戏,小皇帝,本王就同你耍耍。看你还能撑多久……
  话音未落,从太庙的门窗缝隙中,突然暴射出夺目的金光,金光铺天盖地从房舍屋宇中透射出来,整个太庙看起来就像是一个源源不断的发光体,冲破了压顶的乌云。那阵怪风跌出一个身着青袍的人。狼狈地扑倒在地,怪风戛然而止。那人抚着胸从地上一跃而起,退出数米,怒笑道:“哼,别以为仗着护国神鼎就能奈何本王,现在要用它救你那大将军的命,我看你能把它的灵力分出多少来对付我,等耗尽护国神鼎的灵力。我要捉你这小皇帝,易如反掌!”
  我捂紧唇,瞪着这个背对着我青袍人,莫非他就是那个玛哈?太庙里还是悄无声息,听了这人的话。我确实皇帝和寂惊云已经在里面了,也许皇帝已经开始启动神鼎在救寂将军了,如果照这青袍人所说,护国神鼎的灵力根本支撑不了多久的话,那皇帝和寂将军岂不是非常危险?
  果真,那些金光渐渐地淡去,从明显的射线变成飘浮的金屑。天空那些乌云一寸寸压下来,仿佛就要将这太庙的屋顶压破。青袍人桀桀地怪笑起来,怪声叫道:“小皇帝,护国神鼎的灵力要耗尽了吧?睁大眼看着,本王怎么破你这血魂阵!”
  话音刚落,那些直挺挺地坐在地上血魂死士,全都猛然睁开眼睛,从地上跃起来,移动身形,摆出一个阵势,移形换影之间带起地上的鲜血,一时血雨漫天。死士齐声喊道,地上鲜血,奇异地腾飞起来,一颗一颗的血珠定在半空中,如搭在弓弦上的剑,蓄势待发,隐在巨大铜鼎身后的我,莫名地感受到来自血魂阵的强大压力。
  青袍人冷笑一声,扬袍一挥,下一秒,袖子里也不知道冒出一些什么黑乎乎的东西,以我根本看不清的速度冲上去,血魂死士见状,齐声喝道:“杀!”只一瞬间,那些血珠便如同得令一般,疾射而出,绵软的血珠在空中被拉成了血刃,带着毫不留情割碎万物的气势,冲向青袍人。青袍人轻蔑地哼了一声,冷笑道:“不知死活!”身形一闪,顿时不见了人影。血刃在半空中那些数不清的黑东西挡住,两种极端强大的力量冲撞着,制造着能量的乱流,黑与红,在半空中轰鸣乱舞,纷纷坠落。而这时候,惨叫声从血魂阵里传出,那一个个的血魂死士,像被人用利刃从身体里切出,切成一片一片的碎片,他们的身体不知道被什么强大的力量毫不留情地扭曲,割裂,撕碎。我从未见过这样血腥恐怖惨绝人寰的杀戮,脖子上的黑龙玉不安地躁动着,黑气凝聚,仿佛就要冲出去。
  一个又一个的血魂死士倒在地上,这个可怕的青袍人,摧毁这个血魂阵只用了不到五分钟的时间,果真如他所说,这血魂阵在他眼里不过是扮家家酒。青袍人在阵中现身,穿过那些不断惨叫的血魂死士,目不斜视,一步一步地走向太庙的大门,最后一个血魂死士在被片成生鱼片之前挥拳向他击去,拳头还没有落到他身上,手臂便被无形的刀刃肢解威数段,掉到地面上。那个血魂死士瞪着自己掉到地上的手臂,还不等他回过神来,他的脑袋就从肩膀上掉了下来,身体断成数截,“咚”一声倒地。青袍人看也不看他眼,径直走到太庙大门数级石阶下,冷笑道:“你这胆小如鼠的皇帝,我已经破了你的血魂阵,还不出来受死!”
  他嘴上这么说着,脚步却停了下来,他只要步上台阶,就能推开门进入太庙,为何只是停在那里说着侮辱的话?莫非他对太庙里的一切还有什么忌惮?太庙里还是没有声音,青袍人怪笑道:“小皇帝,你再不出来,本王可就要进去了……”
  “你不敢的。”太庙里传来一个人的声音,我的心一紧,正是皇帝的声音。只听他平静而冷淡地道:“就算你破了血魂阵,你也不敢进来。”
  青袍人静了片刻,突然狂笑起来:“我敢?我刚刚怕你在里面设下陷阱,的确还有些顾忌,若是你并没有救那位大将军,我对那护国神鼎还真有几分忌惮。可你刚刚说话时,气浮不定,定是强撑着一口气在与本王说话。护国神鼎需要真龙天子的心头血和精气作引才能开启,你施术之后身体虚弱,想必已经将神鼎的灵力耗尽,本王一只手指便能摁死你,还有何惧?”
  说话间,青袍人的右手已经蒙起一团青气,话音未落,扬手凌空向太庙大门击去,太庙大门在震天的巨响和漫天的尘埃中解体崩溃,木门的碎片在巨响中颓然倒地。青袍人一步一步地踏上石阶,厉声道:“小皇帝,拿命来吧!”
第35章 偷袭
  “住手!”脖子上的黑气凝结成一团,带着我疾冲了出去。青袍人跨进太庙大门门槛的腿缩回来,转身看我。我忌惮这人的恐怖,不敢离他太近,所以看不清他的五官和表情。那人轻哼了一声:“终于忍不住出来了么?你是何人?”
  原来我隐藏在铜鼎后面,早就被他发现了。我沉住气,不答反问:“你是否是玛哈?”
  “嗯?本王的姓名,有二十多年未被人提起了,你这小女子是如何得知的?”青袍人一甩衣袖,负手而立,站在台阶上居高临下地望着我。我双手紧握成拳,一步一步地向他走过去:“你果然是玛哈!”
  这个,就是这个人,就是这个人害死了云峥!我睚眦欲裂,几乎将牙咬碎:“为什么,与云家有什么仇恨?为什么要下手加害一个不满周岁的婴儿?”
  “云家?”他似乎怔了一下,随即明白过来,不为然地轻哼了一声,“你云家的人?”
  “我是你当年加害那个婴孩的妻子,云峥的未亡人。”我步步走近他,立于石阶之下,终是把他那张脸看清。那玛哈两鬓染霜,脸却不太老,看上去只有四十多岁正当壮年的样子,宽鼻阔嘴,脸长着异常粗长的眉,铜铃般的眼睛下生着浮肿的大眼袋,泛着青影。他怪笑一声道:“原来你就是那病痨子的老婆,云家找到你,怕是费了些功夫。”
  原来他当真知道云峥未死,情蛊的事,也必然清楚。我狠狠地盯着他,咬牙切齿地道:“玛哈,我不会放过你的,我要你为云峥偿命。”
  “就凭你?”他像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怪笑起来,“别以为你带着一只怨灵就能把我怎么样,你身上的祥气完全被怨灵压制住了,想必身怀的神器也不过尔尔,本王是降神的门徒,普通神器还伤不到我。想报仇?下辈子吧!”
  脖子上缭绕的黑气已经浓黑如墨,黑龙玉完全隐在黑气里,也感受不到它的一丝热气。我不禁有些心惊。以玛哈的功力,能一眼看出黑气的来历并不奇怪。他与傅先生同出一族,知道中了情蛊之人想娶妻生子需要神器相助,也不奇怪。而黑龙玉到底是什么品级的神器,我却一无所知,它真能对付眼前这个强到变态的人吗?若它真是冥焰的觉魂,那与变态斗法的时候,会不会有所损伤?
  “你背后的人是谁?“我不理他的嘲讽,”指使你加害云峥的人是谁?“
  “本王为何要告诉你?”玛哈冷哼一声,“你既来到这里,想必是想阻止我杀这小皇帝儿的,那本王就先解决了你!”
  话音刚落,罡风拂面,杀气袭来,我还来不及往后退,黑气已经转瞬之间将玛哈团团包围。我赶紧退到一旁。却见那黑气将玛哈包裹起来,那玛哈就像被裹在一个黑布袋里,不停地拉扯挣扎,跌下了台阶。黑气之中,若隐若现的五瘟蛊图腾渐渐显现出来。白赤青蓝紫五团荧光在黑气中偶尔闪耀,玛哈在黑气里闷声道:“原来这怨灵是克列夏召唤的,本王倒是小瞧了!”
  他似乎被困住了,一时无法脱身。我抬眼见太庙大门被玛哈击碎,大门洞开。赶紧向上跑去,上了石阶。我踏进太庙大门:“皇上!”
  “你来干什么?还不快走!”太庙里的光线比室外暗,我眼前一黑,一时看不清屋内的情况,只听到皇帝气怒的声音从前方传来,“你来送死吗?快走!”
  待眼睛稍稍适应了室内的光线,我分辨着他话音的方向,小心往前走。只听到皇帝气急败坏的声音震怒道:“朕叫你快滚!你听不懂吗?”
  我终于能看清室内的情形,室内正中,有个数级台阶的平台,平台上面,平躺着一人,盘腿坐着一个人。平台的半空中,悬着数根铁链,下端系着个镏金莲花座,座子上面,放着一个鼎,那鼎并不大,只比庙里的香炉略大一些。那平台下的地面上,似乎是有个巨大的圆形图案,有点像太极八卦的样子,但却比太极八卦图多分了两份出来。将那圆一分为四。每份的圆点的位置,都摆了一个样式奇特的玉制法器。圆型图案外围的八方,各立了一尊黑木人俑,雕的却是我从未见过的神像,凶神恶煞,面目狰狞,各带着一只我同样没有见过的怪兽。
  看起来,这似乎是一个阵法的样子。我不理皇帝的咆哮,径直走入阵中,没见什么怪异的情况出现,心中一定,径直踏上石阶,步上平台,在暴怒的皇帝面前跪下来:“皇上息怒。”
  “你……你好得很!竟然敢不听朕的命令……”皇帝怒极,抓起身侧的黑刀,架到我脖子上,气得身子轻颤,“信不信朕杀了你。”
  那似乎是寂惊云的冰魄刀,刀锋的寒气逼得我皮肤上的鸡皮疙瘩一个个弹起。我平静地看着他,他只穿了件白色的丝袍,胸口浸出鲜红的血迹,我蹙了蹙眉:“皇上受伤了?”想起刚才玛哈所言,启动神鼎需真龙天子的心头血作引,站立起来,“皇上要处罚臣妾,等离开了太庙再说,这里很危险,那个玛哈随时都可能进来。”
  “你也知道说这里很危险,还跑来做什么?”皇帝轻咳道。我抓住刀背,将刀轻轻从我脖子上移开:“那人是皇上敌人,也是臣妾的仇人,臣妾一定来。”
  “来送死么?”皇帝将刀丢到身侧,神情有一丝无奈,“朕走不了,也不能走,你自己快走。”
  “为什么?”我看向躺在身侧的寂惊云,他的脸色红润,平静,就像是睡着了似的,“寂将军已经没事了吗?”
  “没有大碍,醒过来就好了。”皇帝疲倦地闭了闭眼睛,我才注意到他脸白如纸。“朕根本动不了,解除惊云的那邪降耗尽了护国神鼎的祥瑞之气,朕必须呆这个阵法里,以心头血和精气祭养神鼎,七七四十九天之内都不能出去,直到神鼎恢复原状,否则……”
  他停下不再说,我却已知道那个否则的后果可能我无法想象的严重。我抬眼看向悬在头顶上方不远处的神鼎。那材质非铁非铜。非玉非石,有些像七彩琉璃,这神鼎要天子血和精气来祭养,到底是神器还是魔器?我轻声道:“可是外面保护皇上的人都不在了,万一那玛哈冲进来,你和寂将军……”
  “我在这阵里,他没那么容易伤到我。”皇帝淡淡地道。“太庙神龛的香炉,先左后右各转三圈,地上就会打开一个地道口,你从那里出去,那个人不会伤到你的,快走。”
  叫我走,丢下昏迷不醒的寂惊云和全身无力的皇帝,独自逃命。真亏他想得出来。我抓紧了他身侧的冰魄刀,欠身道:“地道凶险未知,臣妾想借寂将军的刀一用。”
  “嗯。”皇帝看了我一眼,想也不想就同意了。我抓了冰魄刀,步下平台。向太庙大门走去,皇帝在身后急道:“不是那边。”
  “谁说不是?”我微微一笑,抓紧了冰魄刀,头也不回地走出太庙,将皇帝一声震怒的“荣华夫人”抛在身后。太庙外,怨灵仍在和玛哈纠缠,这一会儿功夫,又不知从哪里爬来那五种毒虫,将玛哈包围起来,我知道这五瘟蛊阵是傅先生召唤的怨灵所施,倒没有刚开始那么害怕,只是那一地毒虫阻在前面,要冲进去确实需要一些勇气。
闭了闭眼,深深地吸了口气,我拔出冰魄刀,双手紧紧握住刀柄。那玛哈与怨灵纠缠着,此际正是下杀手的好时机,只有杀了他,才能保障太庙里皇帝和寂将军的安全。此念一动,我当即不再犹豫,咬紧牙,不看地上那一地的毒蛇毒虫,只死死地瞪着那个被怨灵缠住人,握刀冲上去。杀了他!杀了他!杀了他!“嗤!”那把刀插进黑雾当中,我清楚地听到了锐器插入血肉时发出的沉闷的响声,刺中了!心中一喜,更是毫不迟疑,狠狠将那刀往前送去,直至那刀被刀柄阻住,再也无法深入。黑雾中传出一声痛哼,骤然一股大力向我击来,将我弹飞出去,我跌进毒虫堆里,眼冒金星,胸口一阵闷痛,一口血已经从嘴里喷出来,溅了满胸。
  好痛,这种痛楚,像是身体骤然被四分五裂一般。玛哈在怨灵黑气里发出一声怒吼,那团黑气越胀越大,黑气中仿佛有个黑洞,形成一个漩涡,正源源不断地将黑气吸进去,毒虫们惊慌失措地逃窜,黑气被漩涡越吸越少,渐渐显出一个人形,我瞪大了眼,那漩涡原来是玛哈的嘴造成,黑气被他一口不剩地吸进了肚子里。怨灵似乎在他的身体里挣扎,他的皮肤下,一会儿脸上冒出一个包,一会儿额上冒出一个包,像是岩浆冒出的热泡,在他的皮肤下沸腾,说不出的诡异和恐怖,但这恐怖的场景并没有维持多久,只听到“啵”,“啵”数声短促地破碎声从他的皮肤下传来,那些来及逃走的毒虫,纷纷炸开,像是在身体里装了炸弹似,被炸开了花,一时之间,破碎的虫尸和恶心的浆液此起彼伏将这片地方染得花花绿绿,玛哈的脸却恢复如常,我不敢置信地瞪着他,眼前这一幕,不用花脑子想,也知道他已经收伏了怨灵。却见他右手握着插在他腹上的刀柄,左手指着我,恶狠狠地道:“你这贱人,竟敢偷袭本王,你以为把刀能耐何得了本王吗?”
  说话间,他已经将冰魄刀从腹中拔出来,抛到地上,那刀上竟然一丝血迹也不见,玛哈冷笑道:“本王原想逗克列夏多耍一阵,既然你这贱人这般不知死活,本王也不与你们再玩游戏……”说话间,他指着的手臂源源不断地伸长手爪向我脖子抓来。
 
第36章 被掳
  眼前一黑,就在我以为自己已经被玛哈将脖子扼住的时候,一个黑影蓦地冲上前去,直直地袭上玛哈的手臂,我定睛一看,却见那黑影,竟是一条青烟缭绕的黑龙,那龙将玛哈的左臂吞进肚子里,龙头一下子窜到玛哈的肩膀,只听到“咔嚓”一声,那玛哈手臂竟然被青龙一口咬断,吞进了肚子里。
  异变突生,我完全怔住,不知道突然冒出的黑龙是怎么回事,却见那黑龙缭绕于身的青烟,尾部拖曳着,似乎是从我的胸口冒出来的,我低头一看,胸前的黑龙玉飘浮着,那玉被我刚才吐出的血染得血渍斑斑,黑龙喷出的那团火焰,红得耀眼。我怔怔伸手托住那块黑龙玉,蓦地想起当年在沧都府衙大牢的那一幕,龙婆用血礼企图骗走我的黑龙玉,却不知为何召唤出了一条黑龙,这龙,莫非就是当日我在牢中见到那一条么?
  这一切不过是瞬间所思,却听到玛哈惨叫一声,身形跃远,右手按住左肩,瞪着那黑龙。黑龙吞了他的左臂,也没有立即攻上去,只是竖着半身,虎视眈眈地盯着他。却听到玛哈传来一声怪笑,笑声中却似乎带着一丝不可置信:“觉龙?竟然是觉龙?”他蓦地放声大笑,仿佛刚才断了一臂的事情也忘记了,狂喜地叫道:“真是天助我也,想不到你这贱人身上的神器,竟然是冥王觉魂所化的觉龙。觉龙现身,冥王的真身也必将现世,一品牵魂降练成之日指日可待……”他蓦地转头看我:“说,这块玉是谁给你的?”
  我不理他,只怔怔地看着那条黑龙,当日在沧都府衙大牢,那条龙只是个虚幻的影像,而今天这条黑龙。却仿佛是一条活生生的真龙,它怎么会突然冒出来?我挣扎着想撑起身子,胸口一抽,一阵闷痛,忍不住又喷出一口血,血珠溅到黑龙玉上,龙口的红玉一闪。原本与玛哈对峙的黑龙暴怒地嘶吼一声,张开血盆大口向他冲去。玛哈蓦地容到空中。惊声道:“你这贱人竟然是觉龙的宿主?”
  宿主?又是什么?我全身发痛。脑子昏昏沉沉的,黑龙玉浸了我的血,黑龙就如此暴怒,莫非是我的血启动了神器,将这条黑龙召唤了出来?玛哈跃至空中,躲闪着黑龙的进攻,只听到他念出一串怪异难懂的咒语。他的身子蓦地在半空中,分成了五个,看得我目瞪口呆,这……人居然会分身术?只是他本尊断了一只左臂,他分出的其他四个分身,一样没有左臂。五个人在半空中摆成一个怪异的阵法,迎上咆哮着冲过来的黑龙,五人一龙纠斗在一起。阴风大盛,在半空中形成巨大的漩涡,将五人一龙卷在风里,我被阴风刮得睁不开眼,完全不知道斗法的情形。只听到耳边风声呜咽,树叶被风刮得哗啦啦乱响,我的头发被风刮得狂风乱舞,身上的衣服也被撩得猎猎作响。一声响雷在半空中炸开,我顶着风,勉强将眼睛睁开一条缝,却见乌云大作,电闪雷鸣,那漩涡般的阴风已经变成了龙卷风一般,在轰雷声中,一道刺眼的闪电从半空中刺向龙卷风的风眼,龙卷风里暴出数声闷响,瞬时间,光影乱流从风中激射开来,暴射出的能量流像是利刃一般,四散乱射,所到之处,无坚不摧。一利刃乱流飞过我的腿边,左腿立即被割开一条血口,还来不及呼痛,更多的能量乱流射过来,我避无可避,闭上眼睛,罢了,这样结束一切也好,云峥,你可还在奈何桥上等我?
  身子一轻,似乎被人抱进怀里:“姐姐,你怎么样?”
  他的语气焦灼,我睁开眼,迎上他黑亮的眼睛,意识有一秒钟的混乱:“冥焰……你来接我走么……”
  “姐姐别怕,我会救你出去的!”冥焰的身子缓缓下降,我的神智一清,才发现我被他抱着,正从半空中往下降落。刚才千钧一发的那一刻,原来是他及时赶到,将我从能量利刃的乱流中救了出来。
  “你怎么来了?”我一惊,那玛哈正要找他呢,刚才我听得明明白白,冥王的真身可以助他练一品牵魂降。那玛哈若是知道冥焰就是小冥王,不是正好给他送上门去?冥焰抱着我落地,离开那些能量流能溅射到的范围,我着急地推开他:“你来干什么,快走!”
  正在此时,一声轰然巨响从前方传来,我转头看过,却见那龙卷风蓦然炸开,一龙一人从风里被弹开,黑龙掉在我前方不远的地方,那玛哈不知道何时,又从五变成了一人,跌落在远处一动不动,不知是死是活。剧烈的阴风仿佛一下子消散了,我看到一动不动的黑龙,惊得魂飞魄散,挣开冥焰向它扑过去,它死了吗?它是冥焰丢失的觉魂,若它死了,冥焰岂不是永远都成了失魂之人?
  还没往前冲到一步,我就跌到了地上,左腿上传来钻心的巨痛,我倒抽了一口气。“姐姐……”冥焰赶紧抱住我,将我送到黑龙面前,我看到黑龙的身体微微地抽搐,它的全身的鳞片掉了无数,失去龙鳞的地方有无数狰狞的恐怖伤口,正潺潺地流着鲜血。我的眼泪顿时盈满眼眶,黑龙的嘴里呼着一口微弱的气息,眼睛茫然地睁着。它还活着,还活着……我的手抚上它的头,泪一下子滴到它的脸上:“别打了,疼不疼?疼不疼?别打了……”
  眼泪浸进了黑龙的龙鳞里,它的目光似乎清澈了一些,呼出的气息逐渐有力。
  黑龙转过眼睛,温和地看着我,头轻轻抬起来,在我的手上温柔地蹭了蹭。我的眼泪更是止不住,一滴接一滴地滴到它的脸上:“乖,快回去,回黑龙玉里去。”话音刚落,一滴泪又滴到了它的脸上,黑龙的身子颤了颤,身上开始缭绕起青烟。龙体在青烟中,渐渐淡去,淡成一个虚幻的龙影。胸前的黑龙玉渐渐发出一丝温热,我低头见龙口的红焰一闪,那股青烟就慢慢地聚到黑龙玉上,缓缓不断地被黑龙玉吸进去,不多时,就吸光了青烟。地上只余了一地血渍。刚刚那条黑龙,却已不见踪迹。
  黑龙玉恢复了平静,我舒了一口气,抬头道:“冥焰……”却见他捂着头一脸痛苦地立在我身侧,我大惊:“冥焰,你怎么了?”
  他放开手,脸色有一丝茫然。低头看了看我,眼神渐清澈起来:“刚刚突然些头痛,不知道怎么回事。姐姐别担心,现在已经不痛了。”
  我心下了然,定是黑龙受伤,使冥焰产生了一些感知,不知道他有没有想起什么来?我拉住他的手,冥焰蹲下身。我柔声道:“冥焰,你有没有想起什么?”
  他茫然地摇了摇头,我追问道:“你怎么会来这里?”
  “不知道,我家里本来正陪诺儿玩呢,突然心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好像有人在跟我说姐姐很危险,要我赶快去。”冥焰挠挠头不解地道,“我也顾不上多想,就往外跑。结果碰到小红回来说姐姐去了太庙,我就径直赶来了。还好赶得及。刚刚那些气流像刀一样利,可真是危险极了……”
  “冥焰……”我握紧他的手,他仍是没有恢复记忆,却因为与我之间有黑龙玉的联系,所能感知我危险,我心中百感交集,“谢谢你……”
  “姐姐胡说什么?什么谢不谢的?”冥焰不高兴地看了我一眼,扭头看到玛哈躺在远处,“姐姐,刚才是怎么回事?姐姐来太庙做什么?那人是谁?怎么会有一条龙住在姐姐玉里?那龙怎么会和他斗法?……”
  他一迭声地发问,我哑然失笑,这才想起到哈来,也不知道他是死是活?我走不过去,只得道:“冥焰,他就是玛哈,你帮我看看他死了没有?”
  “他就是玛哈?”冥焰的眼睛蓦地瞪大,脸色一变,语气僵硬起来,“他就是师傅和姐姐的仇人么?”
  我点点头,冥焰蓦地站起来,举步向玛哈走去,在玛哈的面前看了一阵,蹲下身,探向他的鼻端,转头道:“姐姐,他已经死了……”话音未落,躺在地上的人却闪电般地伸手,在冥焰身上疾点数下,冥焰顿时瘫倒在地上,我骇得魂飞魄散:“冥焰……”抬头狠狠地瞪着玛哈,不敢置信地道:“你……你竟然装死?你把冥焰怎么样了。”
  “不装死让他毫无防备,本王怎么能制住冥王之子?”玛哈怪笑一声,费力地从地上爬起来,“觉龙果然厉害,本五练成二品牵魂降,已是金钢不坏之身,那觉龙竟能削了本王大半功力,受此重伤。”
  金钢不坏之身,是了,我想起来了,这才觉出自己的莽撞,怪不得我用冰魄刀暗算他,他根本一点事都没有。恐怕他的身体凡间的兵刃根本拿他没有任何办法。我看着他抓着冥焰的衣领从地上站起来,心急如焚:“什么冥王之子?他只是一个普通人……”
  “贱人,你想骗我?”玛哈冷哼一声,看着手中的冥焰怪笑道,“这人与刚才觉龙的神息完全一致,分明就是小冥王的真身,本王今日这伤受得真是值得,虽然杀不了小皇帝儿,却抓住了梦寐以求冥子,等本王练成一品牵魂降,再来铲平这太庙……”
  “你胡说,他是什么冥子,你快放开他……”我心胆俱裂,向着玛哈爬过去,冥焰,冥焰,是我害了你,是我害了你……玛哈看到我悲痛令人欲绝的表情,哈哈大笑道,“贱人,你不用担心,本王会让你们同生共死,你脖子上的觉龙玉既是这冥子的觉魂,也是练降的必备品,跟本王走吧……”
  他将冥焰搭到肩头,飞身而至,一把拎起我的衣领,我奋力挣扎,玛哈不耐烦的扬手便向我劈来,却被一颗石子将手弹开。他“咦”了一声,抬眼望向前方:“又来了一个不怕死的?”
  我转过头,见到刚刚从石阶下踏上太庙广场的黑袍人,心中一震,竟然是他,那个一再救我的鬼面人。鬼面人对玛哈嘶声道:“放开他们!”
  “本王现在没空跟你玩,今日就留你一命!”玛哈冷哼一声,迅雷不及掩耳地拎起我的衣领,嘴里不知道念了一句什么,眼前突然一花,我只觉得掉入一个无力无际虚无飘缈的空间,太庙,广场,鬼面人,都不见了踪迹,只得身畔这个勒住我脖子的玛哈,我的胸口闷得透不过气,眼前一黑,意识接着跌入了虚无的空间。
第37章 火焚
  我仿佛昏过去很久,又仿佛只昏迷了一会儿,意识浮浮沉沉,我觉得自己仿佛处在一个热烘烘的空间里,当我呻吟着醒来的时候,感觉自己倒在滚烫的地面上。空气很热,很稀薄,嘴唇被烤得仿佛干裂了,我想开口,发现嘴唇粘在了一起。我舔了舔唇,睁开眼睛,眼前很昏暗,我一时看不清自己到底身处在什么环境,想起昏迷前的情形,我和冥焰被玛哈一起掳走,启唇呼唤:“冥焰……”
  我的声音又干又哑,仿若游丝,没人应我,耳边有“隆隆”的声响,仿佛烈火烧烧的声音,我忍住全身的酸痛,勉强撑起上半身,打量着眼前的环境。这仿佛是一个山洞,洞顶悬着奇形怪状的钟||乳|石,地面上有高大的石笋,像厅柱一样直达山洞顶端,地面却仿佛有人修整过,很是平整,还铺着方正的石砖。不知道哪里传来的火光,映得山洞鬼影幢幢,光怪陆离。前方传来仿佛野兽一般粗重的喘息,我撑起身,拖着伤腿和一身酸痛,努力向着发声向爬过去,绕过两根粗大的石笋,眼前豁然开朗,现出一个宽敞的洞厅。
  我一眼就看到厅里盘腿坐着一个青袍人,尽管我视力不好,仍看出那个人就是玛哈。他似乎是在运功疗伤,端坐在那里一动不动,只是头顶上不断冒出青烟,那粗重的喘息声正是他发出来的。他前面不远处的地方,躺着三个大腹便便的孕妇,正惊恐万状地抱拥在一起低声抽泣,声音里有掩藏不住的恐惧。几个孕妇身后不远处,有一个巨大的火池,池中不知道是用什么作燃料,燃着熊熊烈火,火舌几乎窜到了半空。这洞里的光线,完全来自这火池中的火。怪不得这洞里这么热了,这么巨大的火池,也不知道要用多少柴火才能烧得这么旺盛。玛哈身后几步远有砌好的石阶,上面有个不大的平台,平台上放着一只巨大的石鼎,石鼎的双耳上盘着毒蛇,石鼎里不断发出“悉悉疏疏”令人背心发麻的声音。石鼎后的洞壁上,雕刻着一个巨大的鬼脸。眼如铜铃,张着血盆大口,露出尖厉的獠牙,表情凶恶狰狞。
  冥焰在哪里?我打量完这个洞厅的环境,却没有发现冥焰的身影,心中不由一紧,难道冥焰已经遇害了?正惊疑不定的时候。那玛哈突然伸手,一个孕妇被他凌空抓到面前,几个孕妇吓得失声尖叫,叫得最惨的就是那个被他抓到面前的孕妇。玛哈轻哼一声,右手按上孕妇的肚子,骤一用力,手指就扎破了孕妇的肚皮,他抓肚皮往旁边一扯。那孕妇的肚子就被他分开,孕妇还来不及惨叫,脖子一歪,立即就断了气。我伸手捂住嘴,堵住嘴里惊恐的尖叫。而那两个看着这血腹恐怖的开膛破肚一幕的孕妇,早就吓昏过去。玛哈往孕妇肚子里一抓,抓出一个血淋淋的胎儿,张嘴便向胎儿啃去,咬得“咯吱”作响。
  “唔……”我毛骨悚然。张口便喷出一口酸水。这个魔鬼!他竟然在吃人!他竟然在吃孕妇肚中还未出生的胎儿!我心里一阵阵恶心,差点把胆汗都吐出来了。恐惧像一只巨大的怪手,扼紧了我的呼吸。落到这样的魔鬼手里,恐怕只有死路一条!
  玛哈吃掉一个胎儿,又开始运功。我泪流满面,强撑着酸痛的身子,咬了咬牙,沿着洞壁一点一点地往前爬。冥焰,冥焰你到底在哪里?你是不是也被那恶魔……我不敢想,心里充满了对这魔鬼的仇恨,冥焰……
  全身很痛,我抓得很慢,身体磨擦在地面上,发出悉疏的声响,我不怕惊动玛哈,在这个洞|岤里,即使他看似在运功,无暇理会我的举动,但我的一举一动只怕根本在他的控制之中,我也没做梦能逃出去,我只是要上前去,问他到底将冥焰怎么了?
  那玛哈突然伸手,将面前那具孕妇尸体挥出去,尸体径直落入前方的火池之中,火焰瞬间吞没了那孕妇的尸身,油脂让火苗猛地窜高数米,他这一挥手我这才发现,玛哈被黑龙咬掉的那只左臂全无,肩上是一个黑乎乎的血窟窿,不由生生地抽了一口气。
  玛哈将那孕妇尸体挥走之后,凌军一抓,又抓了一个昏迷的孕妇到面前,右手落到她的肚子上,做撕裂状。我见状大惊::“住手!”
  玛哈转头看一眼,冷笑道:“你凭什么让我住手?”
  “你,你这魔鬼,你怎么可以吃人?”我第一次懊恼自己竟然找不出更好的话来阻止这个恶魔,这种话落在这恶魔的耳朵里除了惹来他的嘲笑,起不了任何作用。可难道叫我眼睁睁看着他将人开膛破肚却不出声,我又做不到。
  “我喜欢吃就吃,你能奈我何?”那恶魔果真带着嘲弄的语气,“若不是觉龙将我功力削去大半,本王怎会用胎婴来疗伤?”说话音,他的右手也不闲着,使劲一拉,又将那孕妇的肚子生生拉开,鲜血四溅。
  “你,你这恶魔,混蛋……”我痛恨自己的无能为力,恨不得扑上去将这恶魔碎尸万段,如果眼光能够杀人,这恶魔早被我千刀万剐了。玛哈“桀桀”怪笑着,将孕妇肚子里的胎儿摘出来,往嘴里一边塞,一边嘲弄道:“省口力气吧,有力气骂人,还不如哀悼一下自己一会儿的命运,你也比她们多活不了多久。”
  他的脸上血淋淋的,双手也沾满鲜血,嘴里“咯吱”地嚼着胎儿的血肉。我闭目转头,不敢看那血腥恐怖的场面,这场面只怕会让我做一辈子噩梦。等那可怕“咯吱”声消失,我转头看他,见他又闭上眼睛开始运动。我看了看前方那孕妇,咬了咬牙,忍着痛楚,拼命向她爬过去,爬到那孕妇身边,我使劲儿摇她:“醒醒,你醒醒……”
  那妇人茫然地睁开眼睛,我赶紧道:“你快起来,快逃出去……”那妇人见到我,像见了鬼似的,惊叫一声,双手捂面,嘴里疯了似的道:“别过来,别过来……”我又气又急,抓住她的手臂:“他现在抓不了你,你快逃走……”那妇人却像发了疯似的,猛地推开我,双手撑地,不停地往后缩退,惊恐万状地道:“别过来,别过来,另杀我……”眼见她已退到那火池边缘,我瞪大眼,焦急地大声喝道:“别退了……”却已迟了一步,那妇人尖叫一声,身子已经坠入到火池之中,火焰“轰”的一声乱窜开来,直扑到我脸上,我赶紧将头埋到地上,听到头发被火苗熛到“滋滋”炸响,一股蛋白质的焦臭味瞬间充盈在空气之中。
  我狼狈地拂了拂头发,抬起头,那孕妇已经被火池吞没。我难过地闭上眼睛,听到身后传来玛哈恼怒的声音:“你这贱人,竟敢破坏王本疗伤,简直是找死!”
  我转头看他,那玛哈第二轮的运功已经结束,缓步向我走来。我冷笑道:“我不破坏,就活得了吗?落在你手上,早晚都是一死,找不找死有什么区别?”
  “你这贱人,死到临头还要给本王找麻烦。”玛哈冷冷地看着我,眼中突然暴射的邪光令我心底发毛,我忍不住往后缩了缩,咬牙道:“你将我弟弟怎样了?”
  “你弟弟?”玛哈眼中透着一丝邪意,“你说的是冥子吧?”
  “他不是冥子。”我大声反驳,恶狠狠地瞪着他,“你到底将他怎么样了?”
  “本王说他是,他就是。”玛哈“桀桀”怪笑道,“本王竟然能抓到传说中阴年阴月阴日阴时生的冥王之子,真是降神保佑,天助我也。等本王练成一品牵魂降,就能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看这世上还有谁敢逆本王的意?哈哈哈……
  他得意地笑起来,笑了两声,突然像岔了气儿似的咳嗽起来,捂着胸口晃了几下,跌坐到地上,我见他脸色蓦地变得蜡黄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45.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elapsed_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