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绾青丝 全卷 完结版 .-第68部分

道:“你别拿到小黑面前去……”我抬头一看,见福生拿了衣服凑到小黑鼻下,不由大惊,想阻止已是不及,小黑的脾气那么野,不发飚才怪。果然,小黑猛地嘶叫起来,喷着气跳起来,张口就向福生咬去,金莎吓得大叫,说时迟,那是快,却见到一个人闪电般地窜出来,将福生一把拉开,小黑一口咬到那人的手上,似乎怔了一下,松开了口,不安地拿头蹭了蹭那人。
  “阿牛哥哥!”金莎吓得脸色发白,扑上去,抓住他的右手:“你有没有被咬伤?”
  “没事,小黑没有咬下去。”安远兮淡淡一笑,想抽出手,金莎拉住不放,“让我看看。”
  安远兮只得由她,我也有些担心,见金莎撩开他的衣袖,露出手臂,手臂倒真是伤,不过不是被小黑咬的新鲜伤口,而是一块旧疤,那是被灼烫后留下的白色的橘皮状疤痕。我记得那道伤,是那年他为了帮我筹钱助我解决绣庄的负债,去帮人抄忆,打翻烛台烫伤了手臂留下的,只是还没等他手臂上的痊愈,我和他已经从爱变成了陌路人。我望着他的侧影,一时有些怔忡。
  金莎放开安远兮的手,松了口气道:“幸好没事。”安远兮笑了笑:“都说了没事了。”小黑喷了喷气,伸出舌头舔安远兮的手,金莎笑骂道“幸好阿牛哥哥没事,不然真要好好教训教训你,老是欺负人。”小黑不屑地喷了她一口气,安远兮摸了摸小黑的脑袋:“小黑,别胡闹!”
  小黑晃了晃头,听话地别过脸,金莎对福生笑道:“这小黑,就只肯让阿牛哥哥碰它,别人都近不了它的身,你下次别这么莽撞了……”
  福生连连点头,我听到金莎这句话,却仿佛被一道闪电击中,身子顿时僵硬起来。一直以来困扰我的问题,仿佛突然有了答案,我无力地靠在轮椅上,想到心中那个大胆的推测,越想越是震惊。昨日我还在惊奇,小黑怎么会让段知仪他们骑它,如果……如果安远兮就是那个鬼面人,小黑自然不会抗拒他。还有刚刚他手上那道伤,我越想,越觉得像我早产那晚,抓破鬼面人的衣袖,看到他手臂上那一道,虽然是晚上,但因为隔得近,我看得十分清楚。我倒抽一口气,极力在心中否定这个猜测,如果安远兮是鬼面人,他一介文弱书生,怎么会在短短的时间内突然拥有这一身高强的武功?
  我虚弱的表现吓坏了小红,她弯腰连声道:“姐姐,你不是不舒服?”我回过神,摇了摇头:“没事……”
  “我送你回房……”小红不由分说地推着我赶紧出去,这番吵动已经惊动了马厩前的三人,安远兮抬看到我,怔了怔。两个孩子看到我,吐了吐舌头,不好意思地往安远兮身后一躲,我反倒笑了:“躲什么?怕我吃了你们?”
  “阿花姐姐……”金莎和福生红着脸站出来,我嗔道,“你们知道自己不对了,我也不骂你们了,还不快回去上课。”
  两个孩子如释重负,赶紧拉着手跑开了。我转眼看向安远兮,他的脸色异常苍白,几乎没有什么血色,是昨天流血过多?见我打量他,安远兮垂了睫,低声道:“大嫂……”
  我定定地看着他,想从他的脸上看出一点端倪,但他的表情却异常平静,静了片刻,他欠了欠身:“大嫂,我先行一步。”
  “等等。”我唤住他。他怔了怔,抬睫看我一眼。我转头对小红道:“小红,你先回房去,我有些话想同小叔说。”
  “可是……”小红看了持安远兮,有些迟疑。我坚持道:“回去。”
  小红噘了噘嘴,瞪了安远兮一眼,有些不情愿地走了。安远兮垂睫道:“大嫂想同我说什么?”
  我静静地看着他,半晌,淡淡地道:“我想去湖心亭坐坐,你推我去吧。”
  安远兮有些诧异地看着我,却只迟疑了半秒,就走过来,抓住轮椅背上把手,木轮沉闷地碾压在地面上,我沉默着,他也沉默着,一路无言,直到来到湖心亭,彼此都未再出声。
  湖心亭其实只是荷塘水榭尽头的一座木亭,遗落在枝繁叶茂的荷塘中,幽静清雅,与周遭隔绝开来,是夏日纳凉的好去处。我望着荷塘久久不语,安远兮候了片刻,终是忍不住出声:“大嫂……”
  我沉默着,有些迟疑和心怯,不敢轻易揭开这层幕布。安远兮见我不出声,顿了顿,又道:“大嫂的腿……怎么了?”
  我失笑,说多错多呵,安远兮,你刚才自我出现便没有对我为何坐在轮椅上表现出一丝诧异,这会儿又装作不知道为什么坐在轮椅上。坐在轮椅上的理由可能有好多种,你怎么就那么断定我是腿有事?我转过脸,平静针看着他:“把手给我。”
  “呃?”他仿佛没有听明白,愣了一下,“什么?”
  我的唇角动了动,望着他的眼睛,重复了一遍:“把你的手伸出来。”
  
第41章石出
  他站着不动,如果此时他还不知道我想干什么,他就真的是书呆子了,他垂下眼睑,既不动,也不开口,只是一径沉默。我由此是真的肯定,他就是鬼面人,那个每当我危难之时,便挺救我的神秘侠客。是什么原因,才能让他时时留意我的行动,并救我于危难之中?当初他既然放弃了我,为什么还要多事管我的死少?安远兮呵安远兮,你到底想什么?
  “你的伤……怎么样?”我按捺住心中的波澜,看着他苍白的脸,他流了那么多血,又不知道怎么连夜赶回京城,若无其事地扮作衣着光鲜的云家二少爷,那伤,可有好好料理?
  他仍旧沉默,既不否认,又无法坦言,我见他这样子,知道是从他口中问不出什么的了,可终究是心有不甘:“你是不是,应该有话对我说?“
  关于他的武功,他与段知仪的师兄弟关系,他何以能时时知道我的行动,都是我心底的谜。他背后做了这么多事,暗中帮我这么多忙,我能层层剥开当年云峥中降的真相,现在想来,似乎总得缘于人暗中相助,当我想知道什么的时候,总有人出来为我解惑,就像这突如其来的段知仪。我心中暗惊,他是否已经知道当年绮罗冤死的真相?
  他的睫毛颤了颤,终于肯抬眼看我,半晌,却只得一句:“我无话好说。”
  无话好说?好一句无话好说,我的手搭在轮椅两侧,骤然抓紧扶手,半晌,缓缓松开,淡然一笑:“我没事了,烦请小叔让小红来推我回去。”
  他定定地看了我片刻,也不言语,转过身。身影方动,我低唤:“远兮……”
  这是我们重逢以来,我第一次唤他的名字,他的身子一顿,僵在原处,我望着他的背影,声音有一丝软弱“你当初,为什么要离开我?”这是我心底的一根刺,纵然我怎么刻意忽略它的存在。它始终刺在我心里,安远兮,你对我既然无情,又何苦处处帮我?你若对我有情,双是为了什么要放弃我?如果我没有遇上云峥,我也许再不会相信这人世还有真情。你如此伤我,我一直驼鸟般地不敢问原因,到今天,总该给我一个理由。
  他的身子颤了颤。伫在原地,没有出声,也没有回头。半晌,他举步踏出湖心亭,往前走去,背影如同当初在篱芳别院与我诀别时那样决绝。我闭上眼睛,轻嘲一笑,当初我对他的一片真心。亦不能让他放下心底的秘密,如今又怎会满足我仅仅是不甘心想了解真相的心情,也罢,我以后,都不再问了。
  小红匆匆赶来推我回去。用了午膳,得知景王已经告辞,我让小红推我去见老爷子。云德帮小红把我连同轮椅一起抬进屋去,进门见老爷子躺在躺椅上,正咳得厉害。赶紧让小红推我过去:“爷爷,你怎么样?”
  老爷子咳得说不出话。小红赶紧给老爷子倒了一杯水,云德将躺椅放高了一点,扶起老爷子,我将茶杯递到老爷子唇边:“爷爷,喝口水,润润喉咙。”
  老爷子抿了一口温水,下一秒,一口猩红的鲜血蓦地喷进茶杯,将杯中的水染得通血,我大惊:“爷爷!”赶紧移开杯子,掏出丝绢擦拭他唇边的血渍,一面对云德道:“快,快去太医院,请太医给爷爷瞧瞧……”
  “云德……”老爷子唤住急忙往外冲的云德,“不用了。”
  “爷爷!”我又急又慌,“你都咳血了,怎么还不让太医……”
  “丫头……”老爷子拍了拍我的手,疲倦地笑了笑,“我没事,我有些话想跟你说,其他人都出去吧。”
  小红和云德退出房去,我抓住老爷子的手,忧心忡忡:“爷爷……”老爷子心脏不好,身体越来越差,我是心里有数的,可也从来没有咳过血呀,在我的印象里,古代但凡病得咳血,那是绝无活路了,可老爷子是云家的顶梁柱,谁出了事他也不能有事,否则还不知道这侯府会乱成什么样子。
  “丫头,你先说说你这几日的情况。”老爷子闭上眼睛,轻声道。我按下心底的担忧,从那日去宫中找皇帝,太后找云家借钱开始讲起,一直讲到太庙遇到玛哈,我和冥焰一起被掳,洞中醒来所见,直到鬼面和段知仪赶到与玛哈斗法,最后消来玛哈,山洞坍塌赶回侯府。老爷子一直面无表情地听着,有几次我认为他睡着了,哪知我刚刚停下来,老爷子就轻声地道:“继续说。”把我这两日的经历讲完,对于我刚刚发现安远兮就是鬼面人的事,我迟疑了一下,却不知道该如何对老爷子讲。
  老爷子听完,半晌不语,我看着他闭着双眼的脸,有些忐忑:“爷爷,我没能套出玛哈背后那个人是谁,对不起。”
  老爷子睁开眼,看着我笑了笑:“你已经尽力了,这次险些害你丧命,是云家委屈你了。”
  我含泪摇头:“是叶儿没用,连是谁害了云峥都查不到。”
  “云家这么多年都查不到,又岂能怪你。”老爷子咳了一声,眼神蓦地冷冽如霜,“不过如今,倒是有了一些眉目。”
  “爷爷知道那人是谁了?”我惊讶地看着他。老爷子看着我,唇角浮出一抹意叶不明的笑容:“叶丫头,今儿景王来见我,你可知他是为何而来?”
  我摇了摇头,心下狐疑,老爷子这样问我,莫非那幕后黑手与景王有关?老爷子缓缓道,“京中传出流言,皇上妄动神器,引发地震,是上天震怒,要降罪世人的征兆,不止京城百姓人心惶惶,连朝堂之上也颇多揣测。朝廷颁昭天下,说皇上梦到太祖皇帝神启,早知有这场地震,所以专程去太庙为天下百姓祈福,百姓的马蚤乱才暂时压住,但朝堂的质疑之声却未止息。”老爷子顿了顿,又道:“如今太庙方圆十里都被羽林军把守戒严,并严禁朝中官员前去马蚤扰,景王来找我,说听到这些谣言,十分担心皇上的现状,又怕皇上真的妄动神器,想请几位德高望重的老臣去太庙一行,证实皇上和神器皆无恙。”
  听起来,景王的来访是合情合理,并无不妥,以景王殿下一贯的仁名,遇到这种事当仁不让地站起来,也合乎他一贯的作用。我蹙眉道:“京中怎么会有这样的流言出现?那地震,真的皇上妄动神器引发地吗?”若是真的,那皇上可谓有先见之明,知道妄动神器引发地震会引起百姓恐慌,所以先编了个去太庙祈福的谎言,还特意要求等他走后第二日才公告一下,就是想等地震后稳定民心。
  “那地震倒真有可能是妄动神器引发的,保是这流言来得蹊跷,怕是有人暗中散布。”老爷子点头道。我心中一动:“爷爷是指,这散布谣言之人,就是那个幕后黑手?爷爷知道他是谁了?”
  老爷子目光一闪,缓缓道:“不就是今儿来这位。”
  “景王?”我吃惊地道,“何以见得是他?爷爷是从哪里判断出来的?”
  “其实我一直不敢断定是他。这么多年,我怀疑过京中很多士族世家,甚至先帝,也在宫中和各世家安插了不少眼线,但当年那件事,却一直没有什么眉目。那人肯定知道,得罪本侯的厉害关系,云家一定不会善罢干休,所以做得滴水不漏,不过这件事,前几日突然有了转机,我安插在景王身边的眼线,传回来一份消息。”老爷子的表情变得阴狠起来,“我由此才真正确实那人。”
  怪不得老爷子见过景王之后,会咳血了。原来之前老爷子已经知道他是当年的幕后黑手,只怕心里恨得咬牙切齿,面上却要不动声色地与他周旋,一口闷气堵在胸口,等他走了,才把那口血咳出来。景王!我回想起那个看来仁厚亲善,毫无狷狂之气的男子,咬紧了唇,是他!是他!原来是他!双手紧紧捏着丝绢,无意识地揉搓着,我吸了口气:“那份消息怎么说?”
  老爷子从怀中取出两页薄纸,那纸被揉得皱皱的,似乎被人捏在掌心里很久,有些字迹略略被汗水浸得晕染开来,所幸还不至影响阅读。我努力平复了下心情,仔细阅读那纸上的内容,越读越是心惊,特别是读到那段“无极门原是景王暗中培植的势力,然门主楚殇势力渐大,不受钳制,景王深为忌惮,着蛊王对其下蜘蛛降,在官兵围剿楚之日,引动降术,令其暴毙当场。被官兵斩杀,复收回无极门的掌控权……”
  我认为是自己眼花,揉了揉眼睛,瞪大眼重新读了一遍,仍是白纸黑字,一字不假。我的手微微颤抖起来,心里一阵翻江倒海。楚殇?不是被我设计害死的么?怎么会是蛊王对他下了毒降?一直以来,我背负着杀人害人的罪孽。虽然从来没有后悔过。但我也从来不敢去面对这件事,没想到,楚殇的死,我竟不是唯一的凶手!
  老爷子见我面容失色,缓缓道:“这条消息里终于有了蛊王的蛛丝马迹,有了景王和蛊王勾结的线索,本侯查了二十年,终于查到这条消息……”
  我失神地道:“这条消息,可靠吗?景王为什么要加害云峥?”
  “至少有一半的可信度,当年我在先帝和景王之间选择了拥立先帝登基,景王当时也是颇为失落的,只是他一直表现得仁厚淡泊,本侯才不敢确定。”老爷子道:“如果他是因为这个原因,报复本侯。还与二房的人勾结,以期谋夺云家的势力……”老爷子冷笑一声,寒声道:“我会让他后悔他当初的决定!”
  姜到底是老的辣,只推测那个幕后人是景王,老爷子就立即判断出这件事的前因后果。原来当年景王和老爷子还有这段心结。若真是这样,我几乎都要认同老爷子的判断了。我咬紧唇:“可惜这条消息,不能作为证据。”
  “所以我准备让崎儿跟那个眼线接触一次,再问问详细情况。”老爷子淡淡地道,目光却冷。“只要确定是他,哼……”
  我怔了怔。才反应过来他口中的崎儿指的是安远兮,不由诧道:“为什么要让小叔去?”这件事我们一直都没有告诉安远兮,老爷子怎么突然插进来?
  老爷子咳了一下,脸色微微一正:“丫头,有件事我一直没有告诉你,现在也是时候跟你说了。其实我找到崎儿没多久,就让他接掌了云家的隐势力,隐执事的位子,我已经交给他两年了。和云家安插在各地的暗桩接触,本就是他份内的事。”
  我愕然地看着老爷子,两年,即是我与云峥刚成亲没多久,老爷子就和安远兮相认,还把隐执事的位置交给了安远兮?怪不得安远兮能时时刻刻掌握我的行踪,他只需让个隐卫盯着我,随时向他报备就可以了。可是,以老爷子的精明,怎么会贸贸然把云家的命脉交到刚刚相认,能力和心性都不了解的孙子手上呢?何况当时的安远兮还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弱书生。
  老爷子把我的反应全都看在眼里,微微一笑:“我知道你一定有很多疑问,其实若不是崎儿因缘际会,得平遥散人收之为徒,得享福缘,我也是不敢轻易把隐势力交给他掌管,事实证明,他的确做得很出色。”
  “平遥散人?”那个地仙?是了,段知仪叫他师弟,我后来根本没有去细想,那个平遥散人是他的师傅。他怎么会遇到这种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仙人?又怎么会被他收为徒弟,依老爷子的说法,这是他与我分手这后,又在我嫁给云峥没多久之前的时间内发生的事,他的武功,是那段时间突然获得的么?
  “他的武功,是平遥散人传给他的?”一不留神,我竟问了出来。老爷子深深地看了我一眼,表情若有所思:“你知道崎儿会武了?那你知道他就是救过你多次的鬼面人了?”
  我怔了一下,点点头:“我也是刚刚才知道的。”
  老爷子眼睛里有意味不明的光芒闪动,半晌,嘴唇微微一动:“叶丫头,峥儿虽然故了,但你始终是云家的当家主母,你做事一向有分寸,爷爷也很放心。你和崎儿以前的事……我也清楚,不过……”
  “爷爷!”我顿时明白老爷子的意思,心中顿时又羞又气,老爷子是在暗示我不可越轨么?是怕我和安远兮旧情复燃,搞出什么叔嫂乱囵的丑闻来么?脸火辣辣地烧起来,委屈的眼泪含在眼眶,一时间心灰意冷,甚至开始怀疑自己为云家做的一切到底值不值得?我咬了咬唇:“我是小叔的大嫂,我把自己的身份记得很清楚。”
  “咳咳……”老爷子有些尴尬地轻咳了一声,垂下眼睑道,“嗯,崎儿这些年流落在外,把终身大事也给耽搁了,你是他大嫂,长嫂如母,也替他上上心,早些为他选一房好妻室,我也安心了。”
  我硬生生将眼泪逼回眼眶,不让它滚出来。“我晓得了,爷爷尽管放宽心。”深深地吸了口气,我僵着脸,欠了欠身,“爷爷,没什么事的话,我先出去了。”
  
第42章 因缘
  云德把我连人带椅从老爷子屋里搬出去,刚刚放稳轮椅到地面上,我叫住他:“德管事,你马上让人去一趟户籍司,请个媒官来。”云德应声出去,小红推我回房。我一路上沉默不语,胸口堵着一口闷气,加上怨愤的情绪,令我的心情恶劣到极点。小红感觉到我的情绪不佳,乖巧地不多问,刚推进舒园,听到我房里发出一声轰然巨响,然后听到诺儿的奶娘惊呼一声:“小世子,快别……”
  我吃了一惊,小红赶紧加快脚步推到我房前,扶我踏上石阶,我忍着腿伤的痛楚,急步冲进房去:“诺儿!”
  诺儿坐在我房内的地板上,拍打着不知道怎么躺在地上的吉他。见我回来,他停下拍打琴弦的手,扬起笑脸:“娘亲……”奶娘赶紧抱他起来,跑到我面前,“少夫人,小世子一定要玩夫人的琴,奴婢……”
  我听不进她的话,只顾着检查着诺儿可有摔伤,见他没事,才舒了口气。奶娘一脸紧张地看着我,我笑了笑:“我还当诺儿出了什么事,他要玩也没什么打紧,只注意着别让弦割伤了手。”
  小红扶我坐到软榻上,诺儿伸手过来,我抱住他,他软软的身子紧偎过来,我微笑着看着那张和云峥一模一样的眼睛,有一丝恍神。云峥……我已经很努力了,努力做好云家的媳妇儿,诺儿的娘亲,把云家当成自己的家,把老爷子当成自己的亲人,可是你不在了,我做得再好也不够,我再怎么努力,老爷子对我心有猜忌,我真的很难过,很灰心,很想放弃。云峥,我带诺儿走好不好?不理什么云家,不理什么责任,你好狠心,留我一个人面对这一切……诺儿软软的脸在我的眼前晃:“娘亲……弹咚咚……”我怔忡地看着他明亮的眼睛,透过他仿佛看到我深爱的人,唇角噙着一丝微笑:“叶儿……”
  “云峥……”我欣喜地低叹,抚着诺儿的脸。紧紧抱住他。诺儿在我怀里不舒服地挣扎,“娘亲,痛……”
  “姐姐?”小红见我神智有些昏乱,赶紧摇了摇我,“姐姐,你把诺儿抱着太紧了,他不舒服。”
  我清醒过来,赶紧松开诺儿,他爬到一旁,指着被奶娘捡起来的吉他:“娘亲,弹咚咚,诺儿听……”
  我笑起来,接过奶娘递过来的吉他,随手拨出一串音符,诺儿眼睛顿时一亮,兴奋地抓着我的衣摆:“娘亲。弹咚咚……”我怔了怔,这孩子竟然喜欢吉他的声音,作为永乐侯世子,我的诺儿以后可能会被逼着学很多他不一定喜欢东西,做很多他不一定喜欢的事。所以我从不约束他的喜好,能让他更多地享受到一份简单的快乐,也是好的。我笑了笑,不禁认真起来,叮叮咚咚地弹了一首《小松树》。诺儿兴奋地拍着手,奶声奶气地跟着曲子哼哼。竟隐约成调。我笑盈盈地看着他,云峥,我们的诺儿是多么聪明,弹完这首曲子,几乎没停立即弹起Akon的《Mnlonely》,当初听这首歌的时候,我就想,以后一定要用这首歌来哄孩子,虽然歌词并不适合孩子听,不过从开始就穿插在歌中的奶声奶气的不断唱着“寂寞,我是寂寞先生”的声音实在太逗趣,我每次听都忍俊不禁。果真,当我嘴里发出这样的声音的时候,诺儿瞪大了眼,傻乎乎地看着我,连手都忘了拍,小红和奶娘也是瞪大了眼,忍不住捂着嘴“哧哧”偷笑。我反复弹唱着这一段,省去那大段的说唱,诺儿只呆了一会儿,就跟着我奶声奶气地唱“搂……你……搂……你……”这下子,连我也憋不住笑,把吉他搁到身侧,一把抱过诺儿,亲到他的小脸上,笑道:“宝贝儿……”
  笑闹一阵,诺儿有些困了,我让奶娘带他去睡觉。小开心果一走,我的笑容淡下来,手无意识地拨着吉他的琴弦,望着窗外奶娘抱着诺儿消失的背影若有所思。云峥,如果诺儿能简单地长大多好,我不喜欢他陷入到侯门深宅的阴谋算计中,如果可以,我真希望带着他走得远远的,离开这个乌七八糟的地方。窗外骤然吹进一阵和风,微微撩起我耳鬓的发丝,我闭上眼睛。云峥,云峥,我想你,想你,想得都快透不过气了,你说你是清风,那我把我的思念托给风,你能收到吗?垂着眼睑,手指在琴弦上拨动起来,我跟着调子,轻声哼唱:
  想要长相厮守却人去楼空,红颜也添了愁。
  是否说情说爱终究会心事重重,注定怨到白头。
  奈何风又来戏弄已愈合的痛,免不了频频回首。
  奈何爱还在眉头欲走还留,我的梦向谁送。
  离不开思念,回不到从前,我被你遗落在人间。
  心埋在过去,情葬在泪里,笑我恋你恋成癫。
  离不开思念,回不到从前,我被你遗落在人间。
  心埋在过去,情葬在泪里,笑我恋你恋成癫。
  情愿梦醒成空偏又多折磨,只见红颜消瘦。
  是否说痴说狂终究会泪眼婆娑,注定不能重逢。
  奈何风又来戏弄已愈合的痛,免不了频频回首。
  奈何爱还在眉头欲走还留,我的梦向谁送。
  离不开思念,回不到从前,我被你遗落在人间。
  心埋在过去,情葬在泪里,笑我恋你恋成癫。
  离开思念,回不到从前,我被你遗落在人间。
  心埋在过去,情葬在泪里,笑我恋你恋成癫。
  云峥,想你的时候,心痛着,却又快乐着。我不能停止这种自虐的快感,如贪吸毒品的隐君子,你美丽的谎言是温柔的刀,每一次想你,思绪都如同被一寸一寸的凌迟,我用血肉模糊的心痛换想你的甜,饮鸠止渴。云峥呵,这一生还有那么长,我怎么办?我怎么办?
  颓然按住琴弦,琴音骤然而止,我幽幽一叹。小红走过来,轻声道:“姐姐,别弹了,歇一歇吧。段先生回来了,在外面侯着呢。”
  我抬起脸,把吉他搁到一旁:“快请。”
  转眼看向窗外,果见段知仪侯在室外,小红把他请进室内。段知仪看着我点了点头:“云夫人!”
  “段先生请坐。”我示意他坐下,终于等到段知仪从司天台衙门回来了,困扰我那些疑惑,正等着他来解答。
  “先生相救之恩,妾身不胜感激。”之前我对段知仪的突然出现,以及为何助我尚有不解,在知道了鬼面人就是安远兮之后,一切想不通的地方都联系起来了。我看着段知仪的眼睛:“妾身有些问题,想请教先生。”
  见他点头,我径直道:“日前京师这场地震,别人或许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但我知道这定瞒不过像先生这样的奇人,我想知道,若护国神鼎当真被人动了,会有什么后果?”
  如果景王真如老爷子所言,是那个幕后黑手,当初因为争位不成才对云峥下手,而老爷子那份情报的内容若无诺,当年楚殇领导的无极门,竟是景王一手建立的,连楚殇都只是他安排的棋子,那么,他对皇位肯定也有着不小的野心。只是这人心计深沉,将心思潜伏得极深,这样一个苦等机会,或者说是在努力制造机会,想谋篡位的人,在皇帝离宫之际的大好时机内,会做些什么?
  玛哈虽然死了,但因为刚死不久,景王未必就知道,即使他要派人到玛哈藏身的洞里去查看,也因为那洞被山石所堵,不是一时半刻可以疏通的。如果我是他的话,首先要确定皇帝的生死,只要皇帝没死,就继续制造流言,或者在京中搞点儿什么祸事出来,把一切罪名都归到皇帝妄动神器上,这事若闹大了,甚至可以逼皇帝下罪己诏,引咎退位。
  怪不得他要如此着急地联络朝中老臣去太庙面圣了,名为关心,实则是想确定皇帝到底死了没有,只要他确定皇帝死了,就可以明正言顺地谋划那个位子。当今天子无嗣,这皇位自然沦落到皇族旁支身上,如像他这样的皇步,或者像九王那样的皇弟。无论皇帝生死与否,形势都不容乐观,难怪皇帝走之前要让九王来监国了,只怕就是想以九王来牵制朝廷中的各股势力吧?九王背后有凤太妃和凤家的南疆军作后盾,如果皇帝不测,他是继位的有力人选,而其他各股势力想要夺位,即便是皇帝死了,也得先掰倒九王。
  《恋你》作词:何启弘演唱:万芳
  越想越是惊疑不定,这么说皇帝是早知道朝堂之上不止有一股势力对他的皇位虎视耽耽了。他甘冒这么大的风险救寂将军,只怕不仅仅是因为寂将军是他的心腹大臣,国之栋梁,或许主要是想通过这件事,将朝中潜伏的那些势力提到明处,伺机一网打尽?
  心中的线一股一股地理顺,景王,你想做皇帝,只怕没那么容易,莫说皇帝对我有照拂之义,就管是与我毫无关系之人,我也不会让你的阴谋得逞,你千不该万不该,不该算计云峥。景王!君慕玄!我叶海花一定要让你血债血偿,那日皇帝不肯离开太庙,要在太庙那个阵法内呆足四十九日,复原神鼎的灵力,否则会有严重的后果,他不肯说那后果是如何,我也要尽快打探出来,否则让景王占了先机,先行作了部署,可就不妙了。
  段知仪怔了怔:“移动神鼎的后果,那日知仪不是告诉夫人了?会影响皇帝的气运,七七四十九日之内,空门大开,无所依持,任何邪物都可以置他于死地。”
  “再没有其它的恶果了?”我心中闪过一丝什么,快得让我抓不住,总觉得还应该有些什么,一时偏又想不起来。见段知仪肯定地点头,我揉了揉额头,舒了口气:“没有就好。”皇帝在太庙那个怪异的阵法中,应该是安全了,皇家护身保命的阵法,不用想也知道是采为厉害的。玛哈已死,应无人再能破解,而太庙方圆十里都有羽林军驻守,想行刺更是不可能。皇帝既然敢动神器,必然对自身的安全有周全的部署,这点倒不用我担心。
  想通这一层,稍稍安心,我抬眼看着段知仪,微笑道:“麻烦先生了,先生忙了一天回来也该累了,你回房歇着吧。”
  段知仪看着我,笑了笑:“夫人没有疑问了?”
  我想了想,摇摇头:“暂时没有了。”
  段知仪看着我,片刻不语,眼中却充满了打量之色,我略觉奇怪:“先生为何这样问?“
  “昨日在四经山,夫人似乎有很多疑问在。”段知仪静静地道,“不想今日夫人问出的问题,却与昨日完全无关。”
  我想起昨日从玛哈藏身那洞中出来,追问他们是“怎么来的?怎么找到我们的?”那些话,心中苦笑,我既已知安远兮是那鬼面人,那些问题不是就迎刃而解了么?何需再问?至于安远兮怎么成了平遥散人的徒弟。怎么练了那身高深的武功,我已问过他,他既不肯说,我再问又有何用?只要我知道他不管如何绝不会害我,就够了。
  “原来夫人知道我师弟是谁了。”段知仪虽然单纯,却不愚笨,见我沉吟不语,立即猜到原因。他目光灼灼地看着我,微微一笑:“我师弟断不会对夫人言,是夫人慧敏过人,猜中的吧?”
  我眼神一黯,苦笑不语。段知仪叹了口气:“我现在才知道,何以师弟对夫人的事如此上心?”
  这话由段知仪说出来。算是交浅言深了,我蹙了蹙眉,知道自己不该任他继续说下去,可是偏偏又无法制止他,因为他接下来说了一句:“师弟虽然不肯说,知仪却不忍见他如此受苦,总该让他受的苦得有价值才是。夫人想知道他是如何拜到家师门下的吗?”
  我怔怔地看着他。无法言语,段知仪笑了笑,似乎并不需要我的回答,叹道:“师父这数十年隐居巍山,已经很久不曾下山云游了,那日他发现在夜空天河两端,各有一颗从未见过的星星突然出现。师傅从从没有见过这两颗星星,掐指一算,突然面色一肃,收了平日的玩笑之态,对我说要下山一趟,没过多久,就带了师弟回来。”
  我望着他,专心倾呼。段知仪接着道:“师弟刚来的时候,整天沉默不语,也不理人,每日除了吃饭都呆在房里,望着一幅画发呆,一坐就是一整天,我听师父说他脑袋受了伤还没有好,开始还以为他被砸傻了,直到有一天,我按捺不住心中的好奇,趁他吃饭没回来,跑到他房里找出那幅画,想看看他整天在看什么,结果被师弟回来撞到,冲过来夺走我手里的画,寒着脸对我说了他到来之后的第一句话:‘出去!’我才知道,原来他不是没有情绪的傻子。”
  我咬紧了唇,垂了眼睑,只听段知仪道:“那幅画,真是奇怪,我从未见过可以把人画得那样有趣,一个乌龟身子顶着个大脑袋,那脑袋的五官全是变了形的,我却一眼看出那画中的人是师弟……”
  我闭了闭眼睛,费力地开口,声音有一丝暗哑:“段先生,你到底想说什么?”
  段知仪顿了顿,似乎是笑了一下:“夫人不愿意听,我便长话短说。之后不久,师父带着师弟闭关,帮师弟打通了全身经脉,将一身所学倾囊相授,不仅是武功,还有奇门遁甲之术,与教我的方法截然不同,不止亲自示范,口口传授,时时点拨,尤觉不够,甚至涉险为他寻来断魂崖的马龙果,助他一夕之间获得一甲子的内力。”
  “平遥散人何以对他如此厚待?”原来如此,原来安远兮一身的武艺是这样来的,我望着段知仪,“先生不怪尊师厚此薄彼么?”
  “我与师弟的福缘不同,家师传授我的是修仙之道,传授师弟的却是人杰之道。”段知仪笑了笑,淡淡地道:“至于家师为何对师弟鼍眼相看,倒未细说,只言师弟有他自己的命数,他有自己的劫要度,债要还,他若劫度债清,则助于天下苍生。家师交待我,不管何时,只要师弟向我开口求助,我必得帮他。”
  我听得有些懵懂,什么劫?什么债?又怎么扯上了天下苍生?但段知仪知之甚少,恐怕只有安远兮这个当事人才最清楚。段知仪接着道:“没过多久,师傅便让师弟下山。后面的事我知道得也不详尽,家师归天后,其实并未让我来京师,只是前不久我收到师弟的灵识传信才赶来的。师弟只简单地说是云老爷子找到他,原来他竟是云家的二少爷,老爷子知道师弟师从家师,十分欣慰,委以重任。若没见夫人,没有去那洞中救夫人,没有看到师弟见夫人坠入地火池中几欲成狂的样子,知仪倒是挺为师弟高兴的……”
  “段先生!”我打断他的话,平复了一下思绪,“先生是世外高人,自不把世俗礼仪放在眼里,只是在云府说这样的话,只怕会为我和小叔惹来麻烦,请先生慎言。”
  “师弟的事,知仪本不想多言,也知和夫人说这些非常失礼。”段知仪笑了笑,温和地看了我一眼,“不过,知仪怜惜师弟的心情,只望夫人凡事三思,莫再伤他。”
  我伤他?我们之间,到底是谁伤谁?在这侯府大院,我对他是能避则避,还要如何?老爷子已经在暗示我警告我了,我受的伤害又有谁来怜惜?段知仪看到我愤愤的目光,笑了笑,低声道:“知仪回来时,见到德管理请了官媒来,目前恐怕还在前院候着。这件事,师弟恐怕不知道吧……”
  我这才明白过来,何以段知仪会对我说这么多越礼的话,原来是见着了云德请回来的官媒。这件事真会伤到安远兮?心里“咯噔”一下,有些迟疑,随即想到老爷子的那番话,我无奈地微微一笑:“段先生,活在这世上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义务和责任,便是随性如你,也有需遵循的东西,比如尊师的嘱托。有些事,是不能由着我们的性子来的,这俗世自有它的规则。”
  段知仪默默地看着我,半晌,点了点头:“知仪僭越了。告辞。”
  看着他转身出去,我半晌无语,小红进来见我这样呆坐着,迟疑了一下:“姐姐……”
  我淡淡地看她一眼:“官媒来了?”
  “是,在前院候着呢。”小红赶紧道。我理了理衣服,平静地道:“请她进来吧。”
  
第43章 丧亲
  官媒进屋给我见礼,我请她坐下,打量了她一眼,前世在电视上看到的媒婆,大都打扮成一个德性,头上包个抹额,穿得花花绿绿,腮红和唇角的黑痣是必不可少的故作多情缀,但这位嬷嬷却打扮得极为端庄,看上去像小户人家的夫人,也不像电视里见到那些媒婆一样一见面就叽叽喳喳说个不停,我心下反倒生了些好感,笑道:“嬷嬷怎么称呼?”
  “妾身夫家姓刘。”官媒有礼地道,接过馨儿奉上的茶,道了声谢。我笑了笑:“今儿请刘嬷嬷来,是想请嬷嬷给咱们侯府的二少爷作个大媒。嬷嬷回去替咱们留意一下京中的在家闺秀,选个德容兼备的好姑妈,这事儿办成了,云家一定重谢刘嬷嬷。“
  刘嬷嬷笑道:“荣华夫人,侯府这样的豪门望族,结亲自然也要选个门当户对的,只是皇上刚刚进行了选秀,京中名门望族的姑娘,多进了宫了,现下倒不好选呢。”
  我倒忘了这一茬,想了想,笑道:“云家这样的门楣,倒不一定要豪门望族来锦上添花,只要姑娘德行好,就是小家碧玉也成的。”
  刘嬷嬷点头道:“有夫人这句话,妾身一定尽力帮夫人将这件事儿办得漂漂亮亮的。”
  我笑了笑,示意小红将准备好的红包递过去:“那一切拜托刘嬷嬷了。”
  刘嬷嬷坦然地收下红包,笑道:“那过两天妾身就将画像拿到府上给夫人挑选。妾身不打扰夫人,先行告辞。”
  等她出去,我的笑容淡下来。刚刚段知仪说那番话又浮上心头,这件事要不要先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45.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elapsed_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