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绾青丝 全卷 完结版 .-第80部分

他去。”
  “姐姐……”福生感动得眼泪汪汪的。我握着他的手,叹道:“福生,你的人生路要怎么走,姐姐没办法干涉,只是希望你尽量顺利一些。这条路是你自己选的,你既然选定了,就要好好走下去,你娘在天上看着你,才会安心。”
  “我知道,姐姐。”福生用力点了一下头,“我会争气,混出个人样儿来,不会让娘和姐姐失望。”
  “那倒不是最重要的。”我笑了笑,拍拍他的手,“我想你娘会希望你过得幸福,活得高兴开心就好。”
  我也一样,我希望我爱的和我关心的人都能过得平安幸福快乐。前两天收到丹尼兄妹捎来的信,信上说他们找到一些当年帕图斯族幸存下来的族人,现在正努力准备重建部族,我由衷地为他们感到高兴。这个消息让我这些日子沉郁的心情稍有舒缓,这段时间我不光为皇帝对云家的态度暗自担忧,还有好几件事也让我心烦。九王失踪的消息传来后,红叶义无反顾地南下,说要去找他,我无法劝阻,只得暗自祝她好运;玉蝶儿定期来的信件,也仍是没有安生的消息。安生失踪大半年了,一点音讯都无,我拜托玉蝶儿四处游荡时顺便帮我打探他的消息,可每次接到信总是失望不已。他会不会已经……想到这个我就害怕,第一次,我知道这时空仍然有些事是云家的权势和金钱无法办到的。还有二房那边也是烦人,几次三番暗示老爷子对想容的事使点劲儿,势利的二房见皇帝平安回宫,再不提让想容出宫的事,又变着法儿教她怎么在宫中获宠了。老爷子的身体越来越差,最近在催我快些帮安远兮选定妻室,说怕自己这副身子拖不过这个冬天,我听他说着这些不吉利的话,劝慰他放宽心的时候自己却一样害怕心慌。皇帝这么一直压着云家请归的折子也不是个事儿,他这条路走不通,看样子该换条路走,也许我应该去求求太后……
  “姐姐,刘嬷嬷来了。”小红进房道。我点了点头,起身去花厅。安远兮是不会对选亲这件事有什么意见的,老爷子在这件事上格外坚持,不会容他有自己的意见。我替他拿主意,选中了天马行金家的小姐金镶玉。当日官媒送来的画像中,我对这位金家小姐印象最深,派人查得的资料也说她个性爽朗,希望这个开朗的女子能融合安远兮那阴郁的性子,给他的心带去一缕阳光。
  刘嬷嬷听说我们选中金家的小姐,连声道喜,称即刻便可带鸾书上门提亲。我嘱咐她一定要办好这件事,打赏了一个大红包给她。她连声道绝不会让我失望,一定尽心竭力做好二公子这门亲。
  还不知道安远兮知道了会不会又跟我闹,只是如今,满足老爷子的愿望似乎更为重要。他已身为云家的子孙,有些责任和义务无法逃避也不能逃避,如同我也必须面对我的责任和义务一样,比如我此刻坐在懿宁宫中,寻思着该怎样让太后恩准我们返乡。
  “叶丫头,你这是……”太后看着我头上的花冠,眼神一闪。我笑了笑,我断发这事儿在京师传得这么轰动,您老人家又何必装出这副诧异的表情?太后见我平静的样子,倒是红了眼圈儿,“丫头,你这孩子的命昨这么苦呢,原本……”
  “娘娘,哪个人命里没几件苦事儿,这也算不得什么。”我淡然一笑。要说苦,我来到这时空遇到的哪个人不苦?蔚蓝雪、楚殇、冥焰、皇帝、蔚彤枫、安远兮、云峥、红叶、小红……便是眼前这位太后,也是各有各的苦,我能在你面前呱呱叫吗?
  “丫头……”太后的眼神有些复杂,握着我的手轻叹,“你真的决定不再嫁人?一辈子守在云家?”
  “是。”我坚定地点点头,“我现在唯一的心愿,就是把诺儿平平安安拉扯成|人。”
  太后表情难懂,蹙了蹙眉,似乎想说什么,又欲言又止。我不想与她纠缠这个话题,趁机把请归的事拿出来转移话题:“娘娘,爷爷身子越来越差,入秋之后京师的天气就凉了,冬天又冷,实在不适合爷爷养病,臣妾想陪爷爷回沧都去休养身子,望娘娘恩准。”
  “怎么永乐侯的病一直没见好吗?”太后关切地问,对我提出的请求却不动声色,想是知道皇帝压着老爷子请归的折子这件事。
  “爷爷年纪大了,本身又有旧疾,这些年辛苦操劳、劳心劳力,从云峥过世之后,身子是一天不如一天,御医也说爷爷的病需要在气候怡人的地方安心静养,沧都温暖如春,加上老爷子也有些想家,所以臣妾特请娘娘恩准我们返乡。”我再次请归,太后怎么也得给我表个态才是。
  “永乐侯为国效力多年,也是该享享清福的时候了。”太后握着我的手,转眸笑道,“可惜,皇上过些日子要立后了,看来你们是不能等到皇上大婚之后再走了。”
  这么说是同意了?我的眉扬了扬。立后?是啊,天下大定、百废待兴,百姓期待着一位贤能皇后和当朝圣君一起统御国家、福泽苍生。他也该立后了。
  “恭喜娘娘,恭喜皇上。”垂了眼睑,我先是道喜,然后恭顺地回答太后的试探,“皇家纳后是何等大事,礼聘往来,筹备大典,婚期再快也得到明年初夏去了,爷爷的身子实在有些经不起等,再说病体冲撞了喜事也不好,臣妾谢娘娘体恤。”
  早该来求太后的,皇帝和太后的政治眼光和谋略根本不在一个段位上,皇帝的目光长远,而太后只看得到眼前几步。坐在马车上,对她这么轻易地放我,心中其实是有些预见的,至于怎么和皇帝说,就是她的事了,总之我能脱身,自然是松了一口气。京城,很快就要离开了,唯一不舍的,是长眠在玉雪山上,我深爱的那个人,云峥。我的云峥,我要走了,以后,等云家的危机解除了,我才有机会再来看你……蓦地撩开车帘,“云乾,去傲雪山庄。”
  在云峥的墓前给他点上一炷香,我倚到墓碑旁坐下,掏出丝绢细细擦拭着碑上的微尘。指尖抚过墓碑上的凿字,云峥,我真想一直这样陪着你,哪怕只是坐在这里,我的心才能获得想要的平静,没有烦躁,没有恐惧,甚至,没有哀伤……云峥,自从砸碎魇镜之后,你再没有出现在我的梦里,你是不是生我的气了?我知道,你一定不会愿意我颓废沉溺在过去的记忆里。云峥,时问是不是真的是一剂治伤的良药?我终于能够平静地接受你已经不在我身边的事实,我只能把你珍藏在心底最深最温柔的角落……闭上眼睛,静静感受微风的轻抚。云峥,人生很苦,我不知道自己一个人能挨到几时,但我答应你,我会好好活下去,好好走下去。
  
  日暮时分,从玉雪山回来,进了城,想起浣月居就在这附近,心中一动。就要离京了,应该去跟凤歌说一声,上次离京我就是不辞而别,今次却不能再那样了,这一别,也许以后很难有机会见面了。
  幸好月娘不在,省去看她那张不待见我的脸。秋伯说凤歌去了浣月亭,我没让人跟着,自己一个人去了浣月亭,我与凤歌的世界,从来不需要多余的人进驻。远远地又听到他如泣如诉的箫声,我觅着箫音走过去,果然见他如上次一般坐在亭子的木栏杆上,倚靠着亭柱。微笑着看着他,凤歌看到我,将箫拿离唇边:“雪儿……”
  “又瘦了。”我走到他面前,端详他的脸,蹙眉。凤歌唇角微微一扬,伸手抚了抚我的脸,“你也清减了。当豪门大户的家是不是很辛苦?”
  “还好。”我笑了笑,“再苦也得挨下去,那是我的家。”凤歌笑笑不语。我望着他的眼睛,轻声道:“凤歌,我要走了。”
  “回沧都?”凤歌也不诧异,温和地问。“嗯。”我点点头,即使不说我是专程来跟他道别的,他也知道了。
  “也好。”凤歌温柔地看着我,“离开这个地方,你或许会过得快乐些。”
  他这样说,是知晓我们以后可能都见不了面了吧?我的眼一下子热了,“凤歌,你有空来看我好不好?”
  “好。”他柔声道,好似我的什么要求都不会拒绝,就像以前他答应我冒失的求婚一样。我忍不住笑出声:“你又逗我。”
  他只是笑,我微微一叹:“凤歌,你也不要把自己困在这浣月居里,应该走出京城,四处走走看看,你的生命里,还可以拥有很多东西,不应该只得一个……”
  见凤歌的眼神黯下来,我蓦地闭嘴。空气凝重得仿佛不再流动,我不自在地四处张望了一下,指着天空故作惊喜地岔开话题:“快看,星星出来了。”
  “是柳宿。”凤歌抬眼看向还带着几分晕色的天空,淡淡一笑。“呃?”我完全是蒙的,根本没反应过来,“什么东西?”
  “二十八星宿之一。”凤歌随意地道。我恍然,又惊奇:“原来凤歌会观星,这柳宿是什么星星?”
  “柳宿是南方朱雀七宿中的一宿。”凤歌温柔地笑了笑,解释道,“二十八宿分为四组,又称为四象、四兽和四方神,以苍龙、朱雀、白虎、玄武命名。朱雀七宿的形象像一只展翅飞翔的朱雀,而柳宿八星,状如垂柳,是朱雀的口。《天文志》言‘柳为乌啄,主草木’,‘柳八星天之厨宰也’……”
  凤歌似乎是来了兴致,很仔细地讲给我听,我听不懂《天文志》里的那些话是什么意思,只是好脾气笑眯眯地看着他,赞叹道:“凤歌懂的东西真多,这观星是谁教你的?书里看的吗?”
  “是楚……”凤歌看了我一眼,欲言又止,我却已知道那人是谁,脸上的笑容淡了几分,岔开话题:“我很喜欢看星星呢,觉得每次看到它们,心灵都会被涤净一样。不过在京城看到的星星不如草原上的漂亮,凤歌有机会一定要去草原上看星星,简直美得令人震撼,可惜这里没有那么高远辽阔的观看星星的地方……”
  “未必没有。”凤歌笑了笑,“我带你去一个地方看星星,当不输草原之上。雪儿可有兴趣?”
  “好啊好啊。”我连连点头,凤歌微笑着伸手搂过我的腰,还未等我反应过来,身子已经腾空而起,等我回过神儿来的时候,他已经搂着我站在浣月亭旁边那棵大树的树梢之上,我目瞪口呆地望着他,有点回不过神儿,“你……凤歌你会武功?”
  “嗯。”他轻轻应了声。“我都不知道!”我惊奇地道,“为什么你从来没说过?”
  “这又不算什么。”他笑了笑,随意地道,“你从来没问过呀。”我噎了半晌,的确,从我第一次见凤歌,看他这谪仙般的样子,就主观地认为他是柔弱的,即使知道月娘武功不错,也根本就没往他会武功那方面去想过。我蹙了蹙眉,我对凤歌的了解,似乎真的是太少了,还真有些君子之交淡如水的感觉,懊恼地叹了口气:“我可真够自以为是的。”
  凤歌见我气结的样子,倒是饶有兴致地逗了我一下,“否则雪儿怎么会有惊喜?”见我挫败地一拧眉,他转开话题,笑着指了指夜空,“看,在这里看星星,是不是别有一番情趣?”
  是啊,真是新奇的体验,站在树梢之上看星星,仿佛离天空很近很近,近得一伸手,就能把星星摘下来。“真美。”我感动得有些目眩,转脸看着凤歌,“可是你这样一直站在树梢上,很累吧?”得提着内力,否则这树梢根本不能承受我们两人的体重,所以说这样的观星,浪漫是浪漫了,却不能持久。
  “不累啊,你看看这树冠。”凤歌温柔地道,“这是华盖树,树干粗壮坚硬,树叶密如华盖,坐在这上面都没有问题,不信你试一下。”
  我低头看向脚下,见这树果真与其他的树不同,别的树,越到树梢越生得稀稀拉拉,别说站个人了,站个大鸟可能都站不住。可这华盖树,树顶密密麻麻地生着枝繁叶茂的小叶子,密不透风,根本看不到树下地面的情形,就像脚下铺着一张平整的略有起伏的树叶地毯一般。我又新奇又惊喜:“真的可以坐吗?不会掉下去?”
  “试一下就知道了。”凤歌松开箍在我腰间的手,我紧张得背心冒汗,凤歌的手缓缓离开,我捏紧双手,发现自己竟真的站稳在枝叶交缠的树梢上。凤歌牵起我的手,轻声道:“来,慢慢坐下去。”
  我小心翼翼地坐下去,触到浓密的树叶,软软的,有一点弹性,仿佛是坐在弹簧床上。凤歌松开我的手,也缓缓坐到我身侧不远处,我才发现自己手心满是汗水。不好意思地搓了一下手,我看了凤歌一眼,“对不起,我太紧张了。”
  “别怕,不会掉下去。”凤歌理解地笑道,“就算掉下去,我也会接住你的。”
  是哦,他会武功嘛。我释然一笑,全身放松下来,仰躺到树梢上,双手枕到脑后,望着天空上的满天星斗,不可思议地道:“我从来没想到居然可以在这样的地方看星星,真是太神奇了。”
  凤歌低低地笑了笑,不语。我也不再说话,只是用心地感受着这种前所未有的体验,当下决定,等回了沧都,一定要在侯府和篱芳别院种几株华盖树,以后也可以经常跑到树顶上去看星星。
  “咕噜……”可惜这浪漫的时刻没有延续多久,我的肚子不争气地叫起来,尴尬地迎上凤歌带笑的眼睛,我的脸一下子烧透了,“我……”
  “是我疏忽了,用晚膳的时间都过了,我带你去吃东西。”凤歌温柔地拉住我的手,牵我起来,揽紧我的腰,从树梢之上缓缓飘落。月夜下,英俊的男主角揽着美丽的女主角,从高处飘落、旋转、深情对望,若再撒上飘飞的花瓣雨,简直就像拍电视一样。我傻傻地看着凤歌的脸,不合时宜地想。影视剧里若出现这么一幕,一般都是男女主角两情相悦的开始,不过,这情形落到我和凤歌身上,只会引发我刚才这种搞笑想法。
  忍住笑,和凤歌一起回浣月居用膳,月娘还是不在,令我觉得轻松许多。凤歌让秋伯在月夜花间摆出精致的饭菜,我不客气地吃起来,夹了一片炒山珍放进嘴里,我含糊不清地称赞道:“秋伯的手艺还是那样好。”
  凤歌微笑着看我大快朵颐,在桌上昏黄的灯光的映照下,他的脸上闪动着温暖的光影,美到极致。我吃得不亦乐乎,凤歌却吃得慢吞吞的,我夹了一块清蒸鱼到他碗里,“你要多吃点东西,这么瘦。”
  凤歌笑了笑,听话地把那块鱼肉夹入嘴里,敛了眼睑,细细咀嚼。不过之后仍是看着我吃的时候多,自己吃的时候少,我只得不断地帮他夹菜,直到他啼笑皆非地看着我又夹了一个肉丸子给他,终于忍不住笑道:“雪儿,我够了。”
  “真够了?”我目光灼灼地看他。他点了点头,我才放心地顾自己的肚子,凤歌默默地看着我,沉默一阵,轻声道:“雪儿……”
  “嗯?”我懒懒地应他,塞了一个香菜丸子到嘴里。他迟疑了一下,低声道:“侯府的二公子,是个什么样的人?”
  “呃?”我怔了一下,诧异地看向他,“你说谁?”他问安远兮吗?凤歌怎么会问起他?
  “就是那日醉倒在浣月亭的二公子。”凤歌转眼看我,“他是个什么样的人?”
  真是问安远兮?我怔怔地看着他,“你问他做什么?”
  凤歌这人,向来对不相干的人不上心,安远兮对他而言根本是个陌生人吧?他怎么会问起这个仅有一面之缘的人来?凤歌的眼神迷惘地闪烁了一下,低声道:“不知道,只是觉得他带给我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让我忍不住想了解他。”
  “这样啊……”我轻声道,看着凤歌迷惘的表情,“他是什么样的人,我还真不知道该怎么说……”他最初是一个傻傻的书呆子,第一次见面就把我骂了个狗血淋头,后来我渐渐发现他的善良、他的憨厚、他的可爱、他的勇敢、他的温柔……他身上有很多闪光的优点,他在我的生命中留下过很深很重的痕迹……我的思绪也渐渐迷惘起来,如果不是为那不为我所知的原因,我和他或许已经……我猛地回过神来,见凤歌的目光若有所思地落在我的脸上,有点儿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不如下次我介绍你们认识吧。”凤歌挑了挑眉,我的唇微微一抿:“远兮在京师没什么朋友,你们应该谈得来的。”
  “嗯。”凤歌笑了笑,也不追问了。我的目光落回到饭菜上,却一下子没了胃口,刚刚那一刻的走神令我心慌地意识到,安远兮在我心里的位置是难言的,不仅仅是小叔不仅仅是朋友那么简单,我们以前是什么关系我很清楚,甚至他对我的感情我也完全明白,虽然我不知道他是因为什么把我从他身边推开,但我知道,那不影响他对我的感情,他只是把它压抑在了内心深处。我明白,或许老爷子也看得很明白,所以一直提醒我们,生怕我们行差踏错。我和他之间有很多事情是很微妙的,若底线不清楚很容易出事儿。毋庸置疑,我爱云峥,到现在仍然深爱,因为他是唯一适合我,与我身心契合的人,除了他没有人可以包容我的一切。可我仍然惊恐地意识到,对于我曾经爱过的人,不管是安远兮还是皇帝,我心里仍然保留了一份柔软,仍然会为他们心乱……老天……我羞愧地闭上眼,我是怎么了?我怎么这样水性杨花?我怎么对得起云峥……
  “雪儿?”凤歌见我半晌没有动筷,闭目不语,出声唤我。我睁开眼,迎上他担忧的目光,笑得很勉强:“我吃饱了……”
  他深深地看了我一眼,也不言语,让秋伯收拾了桌子,奉上一盘切得极漂亮的果盘,自己则坐到一旁给我沏茶。温柔的夜风吹拂着我们的衣袂,我着迷地看着他如行云流水般娴熟的沏茶动作,觉得仿佛回到数年前,我初到这个时空时,第一次到浣月居来的情形,时间仿佛从来没有在我们之间流走过。他将沏好的茶放到我面前,我端起茶杯,嗅着那清冽的茶香,纷乱的思绪和心情渐渐静定下来。
  抿了一口茶,我搁下茶杯,无意中看到一旁的花架上,花盆的旁边搁着一个漂亮的大海螺,好奇地取了过来,“咦,这东西哪来的?以前没见过?”
  “一个朋友送的。”凤歌笑了笑,“听说是他自己捕捞的,这种海螺叫吟风螺,附在耳边,能听到风语。”
  “风语?”我有些不以为然,“海螺里不都能听到嗡嗡声吗?”不过是人牵强附会、附庸风雅。
  “它能听到很远的地方传来的声音。”凤歌笑了笑,温柔地道,“不信你试试。”
  “是吗?”将那海螺附到耳边,耳边立即传来轻微的嗡嗡声,跟我熟悉的海螺里的海风声没有什么区别,正要将它拿离耳边,突然听到里面传来一些不同的声音,起先有些模糊,我凝神静气地仔细辨听,听出似乎是远处草丛中蟋蟀的呜叫,小溪里潺潺的流水声,林间小鸟欢快地抖动着翅膀,田鼠飞快地钻进地洞,蚂蚁爬过大树,芙蓉花正在静静地盛开……仿佛一卷宁静安详的画卷在我的眼前展开,我被这月夜里的声音迷醉了,如同被催眠一般,眼皮不由自主地垂下来,所有的声音都消失了,世界一片安静。
  
第19章螺语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猛地醒过来,睁开眼睛,发现自己伏睡在桌子上,我抬起头,桌上的清茶已经凉透,凤歌却不见人影。
  “凤歌?”我四处张望了一下,奇怪,他去哪里了?站起身想看他是不是进屋去了,脚下不知踢到一个什么东西,发出滚动的声响。我低头一看,原来是那个大海螺掉到地上了。捡起那个海螺,我拿在手上翻看,这东西还真有点意思,就像个顺风耳似的,忍不住又将它贴到耳边,看还会不会听到什么有趣的声音。
  耳边又嗡嗡作响,那顺风耳翻出院墙,蹚过小溪,越过草地,钻入树林……鸣奏出一曲自然的乐章。我陶醉地听着那些美妙的乐声,突然听到里面传来模糊的人语,不由得怔了一下,赶紧认真地辨听,还真是有人在说话,只是那声音断断续续的,一点儿也不清晰。“……你……来了……”
  咦?我来了兴趣,越发集中精神地分辨海螺里的声响,那声音果真清晰起来:“你为什么……约我在这里……不是说过……不要再见面了吗……”这个声音仍是有些断续,是个嘶哑的男人的声音。
  “你以前……不是最喜欢来这儿……”海螺里又传出另外一个声音,是个女声。我闭上眼睛,将其他的感官完全忽略掉,只将全身的精力都集中到耳边这只海螺里。那个嘶哑的男声又说话了:“你说什么……我不明白……”
  这声音好像有点儿耳熟,我仔细地回想着在哪里听过这样的声音,像是撕裂的破布,蓦地一惊,那不是安远兮扮成鬼面人时说话的声音吗?正狐疑问,又听到那女人的声音有一丝激动地道:“你不明白?”
  这下子完全听清了,我的身子微微一僵,这女人的声音也是我熟悉的,竟是月娘!
  “我是不明白,我已经跟你说得很清楚,我们之间的合作已经结束了。”嘶哑的男声道,“以后大家各行各路,没必要再见面了。”
  我倒抽一口气,这声音,真的越听越像鬼面人的声音。我全身都僵住了,如果那个女人的声音真的是月娘的,怎么会与安远兮在一起说话?他们两个根本不可能认识吧?
  “站住!”女声尖锐地道,想必是想阻止男人离开,声音都尖得变了调。
  “你还待如何?”嘶哑的男声语气有一丝无奈,“我跟你说得很清楚,当初我是受人之托,帮你拿回无极门的实权,摆脱景王的控制。现在景王已经死了,你也已经解决掉你的对头,月门主,我的任务已经结束了,以后大家互不相干……”
  我惊得倒退两步,一屁股坐到椅子上。看我听到了什么?无极门?景王?月门主?对了,无极门是景王暗中培植的势力,我正奇怪怎么景王出了事,无极门却无声无息的没有一点儿声响呢?敢情现在无极门的门主是月娘了吗?上次她要杀我的时候,似乎还被别的人钳制着,真是这个声音像鬼面人的男人帮她拿回了实权?将耳朵紧紧贴在海螺上,我集中精力、屏息静气,生怕听漏了什么细节。只听到月娘激动地道:“互不相干?你以为你真能摆脱无极门,抽身事外吗?什么帮我重掌实权?我才是在帮你!这无极门本来就是你的,我要来做什么?”
  我的手惊得一颤,差点将海螺掉到地上去。只听到嘶哑的男声厉声道:“你在胡说什么?”
  “胡说?”月娘轻轻一笑,无畏地道,“我是不是胡说你心里明白,你说你是受他所托,来帮我除掉对头,摆脱景王的控制,可你骗不过我!你为什么要戴着这个鬼面具?为什么要用这样的声音跟我说话?你根本就是欲盖弥彰!是,你是受他所托,因为你根本就是他!楚殇,你还想骗我到什么时候?”
  我的脑子嗡的一声,顿时被月娘提到的这个名字打蒙了。楚殇……楚殇?月娘说那个男人是楚殇?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是他?楚殇明明已经死了,他的人头被砍下来挂在城楼,是我亲眼看见的,绝不可能认错,月娘不是也说是她帮他缝的头吗?怎么她现在说那个人是楚殇?那个人做了什么,让月娘认为他是楚殇?
  我的呼吸仿佛都停止了,只听到那嘶哑的男声平静地道:“你错了,我不是他。”
  “你是。”月娘固执地道,“当你找到我,说是受楚殇之托,要帮我摆脱景王对无极门的控制的时候,你以为我凭什么就相信了你?凭什么相信你一个来历不明,还不肯透露真面目的神秘人的话?你说你的武功是楚殇教的,你对无极门内部情况的熟悉是楚殇告诉你的,你以为就凭你亮了几招身手,说出一点儿无极门的秘密,我就会信你吗?我月晚池还没有幼稚到这个地步!我肯信你,不是因为这些谁都可以伪装的证明,而是因为你对蔚蓝雪的感情!从我第一次在铁山郡见到你救她的时候,就开始怀疑你的身份,难道你时时刻刻让人暗中保护蔚蓝雪,你几次三番救她性命,也是因为楚殇拜托你的吗?”
  我的心跳仿佛也停止了,左手揪着胸口,感觉透不过气。她说铁山郡?她说蔚蓝雪?那嘶哑的声音,真的是鬼面人?可如果那个人就是鬼面人,他应该是安远兮才对?但是如果他是安远兮,他怎么会楚殇的武功?他又怎么会知道无极门的秘密?我感觉我的头仿佛就要爆炸了,太阳|岤像针扎似的疼。鬼面人的声音又传进耳朵:“蔚蓝雪是谁?我根本就不认识。如果你说的是永乐侯府的云夫人,我救她自有我的原因,却不是你认为的那样。”
  我怔了一下,楚殇不可能不知道蔚蓝雪是谁,如果鬼面人是安远兮,他的确是不知道我这具身体的身份的,我也能想通他为什么救我。可是如果楚殇真的没死,如果他真是楚殇,又不想承认这个身份,他也可以装成不认识蔚蓝雪。但如果他真是楚殇,他为什么不愿意承认?他没有理由对月娘进行隐瞒啊?我只觉得脑袋一片混沌,只听到月娘毅然决然地道:“我不信,我今天要揭开你的面具,看你还怎么否认!”
  海螺里传来拳掌相击的沉闷呼呼声,间或有兵器划过空气发出的铮鸣,似乎是两人之间发生了激烈的打斗,不知道谁胜谁负。半晌听得鬼面人厉声道:“你不要命了吗?竟然使出这样的打法!”
  “你既不是楚殇,管我要不要命!”月娘负气道,拳掌相击之声不绝于耳。突然,海螺里传来几声清脆的“叮叮”声,只听月娘喜道:“凤歌,替我揭开他的面具!”
  凤歌也跑去了?我越发紧张,但打斗之声反而停下来,仿佛是被人从中制止,随即听到凤歌温和的声音:“晚池,你做什么与人拼命?”
  “你知道他是谁吗?”月娘的声音又激动起来,“他是楚殇!”
  我不确信月娘的话会给凤歌带来多大的冲击,也许跟带给我的冲击是一样巨大的。可海螺里接着传来凤歌的声音,却没有一丝波澜,那样平静淡定:“他不是。”
  “你说什么?”月娘的声音透着不可置信,“你怎么知道他不是?他戴着面具……”
  “我看一眼就知道了。”凤歌静静地打断月娘的话,“他不是。晚池,楚殇已经死了。”
  月娘不出声了,我也怔怔出神,凤歌说鬼面人不是楚殇,那他应该真的不是吧?毕竟,楚殇是他深爱的人,他对他实在太熟悉,就算是鬼面人戴着面具,也能一眼看出他不是。可是,为什么我的心里却不敢肯定?蓦然惊觉,这一刻,心里已然深深地埋下了怀疑的种子。
  “你走吧。”凤歌平静地道,“晚池大概是误会了什么,月某代她向阁下道歉。”
  “凤歌,他……”月娘的声音有一丝焦急,凤歌的声音严肃认真地道:“晚池,他真的不是他,你还信不过我的眼睛吗?”
  “不是,我不是信不过你……”月娘想解释,又似乎是有些丧气,骤然叹道,“罢了罢了,让他走吧……”
  静默半晌,才听到凤歌轻声道:“晚池……”
  “我没事……”月娘低低地道,语调有些悲凉,“也许真是我太多疑了,楚殇的身后事是我亲自办的,我怎么还期待着有奇迹出现呢?”她轻嘲一笑,“我竟然把他带到浣月亭,想通过他熟悉钟爱的事物触动他,实在是傻得可笑,他根本不是他……”
  “晚池……”凤歌幽幽地叹息,似乎带着对他姐姐的怜惜。海螺里只剩下月家姐弟对话的声音,那鬼面人却一直没再说话,想来是已经离开了。我拿着海螺紧贴在耳旁的右手微微颤抖着,只听到凤歌温柔地道:“回家吧,晚池……”
  海螺里再也没有传来人语,我失神地垂下手,无力地再也拿不住那只螺。我刚刚听到的那番对话,已经震撼到令我没有办法思想了。海螺从手里滑出去,摔在地上,敲出脆生生的响声,我忘了拾起来,转身失魂落魄地往外走,像一抹失去意识的游魂。
  “姐姐……”守在外院的小红见我神情木然地从内院踏出来,蹙眉道,“怎么了?”
  我仿佛没有听到她的问话,脑子里一片空白,脚仿佛踩不到实地,软绵绵、轻飘飘地行出外院,爬上停在门外的马车。小红紧跟着我爬进车厢,一脸忧色地看着我:“姐姐?你到底怎么了?”
  我的眼睛空洞地望着前方的车帘,怔怔不语。马车往侯府的方向缓缓地前行,我的脑子一直混沌一片,思绪混乱,各种各样杂乱无章的片断在脑子里飞闪,令我头痛欲裂,无法思考。我抚住额,发出低低的呻吟。小红吓得赶紧扶住我:“姐姐?姐姐你怎么了?你哪里不舒服?”她蓦地撩开车帘:“云乾大哥,快回侯府,姐姐不舒服。”
  车速快起来,我感觉到有些颠簸,手扶在车厢壁上,茫然四顾,“小红……”
  “姐姐……”小红赶紧抓住我的手,我觉出手心不知何时已经浸出冷汗,背后的衣裳也被冷汗浸透。小红掏出手绢擦拭我手心的汗,焦灼地道:“姐姐到底怎么了?”
  “我头疼……”我紧紧地捏着她的手,头是真的疼得发颤,冷汗涔涔地冒出来,吓得小红手忙脚乱地帮我擦脸上的汗,“姐姐,你忍一忍,很快回府了。”
  “回府……别惊动其他人,让冥焰……过来看看就行了……”我咬紧牙,觉得头重脚轻、天旋地转,眼前似乎有无数金星闪烁,无力地伏在小红肩上低声喘息,没等回府,便再也支持不住,晕了过去。
  
第20章支出
  醒来时,发现自己已经躺在我房间的床上了。冥焰惊喜的声音近在咫尺:“姐姐醒了?”我疲惫地眨了眨眼睛,“冥焰……”听到声音,小红和宁儿、馨儿也围过来了,“姐姐!”“少夫人醒了!”
  “姐姐感觉怎么样?冥焰似乎舒了口气。我伸手抚额,被他一把抓住手,“姐姐别动,头上还扎着针呢,我帮你取下来。”
  待他把针取尽,才扶我坐起来,我轻声道:“没惊动别人吧?”
  “没。”小红摇了摇头。冥焰轻声道:“姐姐怎么会突然头疼?我帮姐姐诊过脉,脉象很乱,姐姐今天遇到什么不开心的事了?”
  “也没什么大事。”我今天听到的消息过于震撼,我还没有来得及细想,而且这事与他们没多大关系,还是先不要让太多人知道的好,“冥焰,夜了,你早些回去休息,今儿这事儿别告诉爷爷和小……叔。”
  提到安远兮时我迟疑了一下,冥焰倒是没在意,只关切地嘱咐道:“我知道了,但是姐姐你也要顾惜自个儿的身子,你生诺儿的时候受了寒,身子落了病根儿,受不得累的,要多休息……”
  “嗯,我晓得了。冥焰,我困了……”我听他没完没了地唠叨,赶紧点头,催他出去。冥焰又低声给小红交代几句,才离开。我躺到床上,闭了眼睛,听到小红帮我放下了纱帐,和宁儿、馨儿轻手轻脚地退出内室,才缓缓睁开眼,望着床顶怔怔出神,开始思考今天在浣月居听到的那些惊人的对话。
  从他们的对话中,我已经确定那个声音嘶哑的人是鬼面人无疑,只是,我知道那鬼面人是安远兮,而月娘为什么会认为鬼面人是楚殇?是因为像她说的,鬼面人会楚殇的武功,知晓无极门的内部情况,还对蔚蓝雪有情?如果说,他对蔚蓝雪有情这个原因才让她怀疑鬼面人是楚殇,我倒可以因为这个原因否定掉她的怀疑,因为月娘不知道安远兮和我之间的纠葛。但是月娘所说的前两个原因,他会楚殇的武功,知晓无极门的内部情况,又怎么说得通呢?我嫁给云峥的时候,安远兮还根本不会武功,他甚至从来没有离开过沧都,他只是一个平平常常的普通人……可是,他真的是普通人吗?如果这一切,只是他想让别人认识的一面呢?我打了个寒噤,我亲耳听到他说是受人所托帮助月娘,又通过月娘的口证明了拜托他的那个人是楚殇,除非,他在楚殇死之前就认得他,不但认得他,而且交情还非比寻常,楚殇肯把自己的武功教给他,肯把无极门的内幕告诉他,甚至他的身份隐秘得连月娘都不知道……我的手拧紧了床单,安远兮,难道初时你面对我的呆愚,是装出来的吗?你是戴着面具在刻意接近我吗?我是不是,从来没有认清过你?
  我苦笑。或许我真是没有认清过他,从他以云家二公子云崎的身份再次出现在我面前的时候,我分明已经看不懂他了,他不再是我所熟悉的那个傻傻的书呆子,可是,不管是从前还是现在,我的心分明感受到他对我的好、对我的温柔和呵护是发自真心的,但为什么,心里那颗怀疑的种子,还是开始生根发芽、破土而出?是因为当初他没有缘由、毫不留情地将我推开的时候,已经在我心里割出深深的裂痕,让我不能再全然地信任他吗?
  怀疑像毒蛇一样啃噬着我的心,折腾得我彻夜难眠,我该怎么做呢?他隐瞒这些事,就是不想我知道,我若问他,他会承认吗?可是若我不能把这件事搞清楚,我以后又怎能相信他?如果在云家,连安远兮都是不能信任的,那我还能再相信谁?蓦地从床上坐起来,我咬紧下唇,心中已然决定,我一定要查清这件事,但不想也不能惊动安远兮。若是从前我可以让云家的隐势力帮我察探的,但如今安远兮成了隐执事,我只能通过外界的力量来获取我想要的信息了。好在,我曾听玉蝶儿说过,江湖上有一个专为人打探消息的“晓情楼”。
  晓情楼是江湖上鼎鼎大名的情报机构,据说除了与他们并存于世的无极门,他们所知有限之外,拜托他们察探资料的主顾,基本上都能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所以他们的收费也很高,最普通的资料也是千两白银起价,要想察探重要的情报,万金的要价也不嫌贵的。与无极门的神秘低调不同,晓情楼在全国各地皆有专门接生意的门面,装修得像个豪华茶楼似的,高调张扬的排场完全看不出像是一个靠收集情报吃饭的组织。
  待天明起床,向老爷子禀报完请旨的事儿,我立即出门去了晓情楼。老爷子听说我在太后那里请准了回乡的懿旨,满意地点头,让我安排下人收拾行李,等到向金家提亲的事儿有了回音,便可以起程了。不要以为收拾行李是件容易的事儿,大户人家出远门,要带的东西是非常多的,何况我们是回沧都长住,前年我和云峥进京的时候,光打点行李就耗了半个月。
  此际我坐在晓情楼京城总店的包房,心事重重地拿着桌上茶杯的盖子,拨着水面上漂浮的茶叶,等候他们的掌柜。为了避开云家的眼目,我没有带铁卫和小红,只身换了男装偷偷出门。不一会儿,门被推开,一个头上戴着白色笼纱的白衣女子踏进包厢,见了我,略一欠身,“不好意思,让公子久等了。”
  我有几分讶异:“姑娘是晓情楼的掌柜?”“京城总店的掌柜。”那女子袅袅地行来,坐到我对面,“小女子排行第七,你可以叫我七姑娘。”
  “七姑娘。”我礼貌地叫了一声,知道做这行的不会把自己的真名拿出来现,就像我也不会告诉她我是谁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45.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elapsed_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