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绾青丝 全卷 完结版 .-第87部分

惊,情不自禁地抚上自己的脸颊。冥焰睁开眼睛,见到我的动作,紧张地道:“别摸,姐姐……”然而已经迟了,他双手抱着我,挪不开手来制止,我触到的皮肤又松又软,不像平时触摸到的那种手感。
  惊愕地迎上冥焰的眼睛,我在他的瞳中看到自己的脸,困惑地眨了眨眼睛,那是我吗?那个鹤发鸡皮、奄奄一息的老妪,是我吗?原来我老去之后,便是这个样子。我怎么会突然变成这个样子?我要死了吗?
  “姐姐别怕,我会治好你。”冥焰将我放下来,转到他背上,坚定地道,“先离开这里,我找个地方替你医治。”
  他背着我往外冲,我虚弱地伏在他的背上,有气无力地道:“不要,冥焰,我现在这个样子……你带着我逃不出去的,你自己走……”
  他不出声,只是闪电般地掠出大殿,跃上地火崖的石桥。我没有力气阻止他,心中涌出强烈不安的感觉,明神家族的人不可能这么顺利就让冥焰找到我,并这么顺利地带我走。从大殿到地火崖再到这黑黢黢的甬道,我们没有受到一丝阻拦,会这么顺利的原因,除非是他们故意放走我们。他们花了这么多心思抓我引冥焰来,怎么可能会故意放我们走,除非他们后面还有更大的阴谋,我已经变成这样了,不能让冥焰再去涉险。
  “冥焰……”我喘着气,轻咳了一声,“他们是故意的,你别中计,你自己走……”
  “我知道。”冥焰的声音里含着强烈的杀气,脚步却丝毫不停,“别担心,姐姐。我没事,我已经错过一次,这次一定要救你出去!”
  我怔了怔,想起冥焰指的可能是他拦下红叶的马车却没有认出我的那次,想必他事后知道了一定懊悔不已。我无力地伏在他的背上,轻喘道:“不关你的事,是他们太狡猾……”
  “不,我不会原谅自己,我竟然认不出你,害你受这么多苦,现在变成这样……”
  冥焰奔出甬道,跑出神社,停下来往四周看了看,四周静悄悄的,偌大的山林,连乌叫声都没有,静得诡异。他没有往下山的石阶跑,反而往左边的樱花林里奔去。他的呼吸粗重不稳,声音含着一丝隐忍的痛楚,“我无法原谅自己,姐姐是我心中最重要的人,可我竟然没认出你……”
  “冥焰……”我虚弱地闭上眼睛,唇角微微上扬。傻孩子,竟为这个耿耿于怀。我知道他是不会放下我的了,不管有什么阴谋算计,他也绝不会丢下我,只得放弃这个话题,转问道:“你是怎么来的?”
  “他们掳走姐姐的时候不是放了信让我来红日国明神岛吗?”冥焰背着我往樱花林里穿行,“远兮哥哥回来后就立即开始安排……”
  “远兮?”我浑身一震,“他……他还活着?”
  虽然一直不愿意相信他死了,可此刻真实地听到他还活着的消息,心里绷紧的那根弦才蓦然一松。没有缘由地,眼泪就从眼眶里涌出来,润湿了冥焰的脖子。冥焰沉默着,半晌,才“嗯”了一声。泪如泉涌,唇角却控制不住地上扬,我心中无比欣喜,一出声却哽咽了:“那日我亲眼看到他被炮火击中,我还以为他……”
  “他当时受了伤,所以没能追上掳走你的船。”冥焰迟疑了一下道。我失声道:“他受伤了?严不严重?”
  “姐姐这么担心他,远兮哥哥知道了一定很高兴。”冥焰闷回声道。我怔了一下、,感觉冥焰似乎不太开心,嗫嚅道:“冥焰……”
  樱花林里突然弥漫起浓厚的大雾,前后左右一米间距离的景物都无法看见,我想起玉蝶儿曾说过这岛上遍布奇门阵法,心知我们必是陷入了阵法之中。正忧心间,见冥焰不再往前直冲,而是向左方走了几步,再向前三步,然后往右上方行了几步,眼前豁然一亮,大雾在瞬间消散无踪,我们却身处在一片冰天雪地之中,樱花林不见了踪影,仿佛我们是被人时空挪移到了一片茫茫雪原之上。地上是厚厚的积雪,冥焰每走一步,雪都没入他的膝盖。
  我心知这大概是奇门阵法弄出来的幻境,漫天的飞雪铺天盖地,我只觉得身子越来越冷、越来越僵硬,寒意从脚尖一寸寸蔓延上来,渐渐地,双腿没了知觉。我大概是要死了吧?想起前世,祖母过世前,说她能感觉身体的衰亡,从足尖开始,渐渐没有感觉,直到蔓延到胸口。死神一步步逼近,我却忍不住笑起来,这一世短短数年,比我前世三十年都活得精彩,至少,我爱过人,被人爱过,拥有过亲人和朋友,没什么遗憾的了。
  想起来到这时空,与我有过爱恨纠缠的人,心中涌出的竟然不是怨愤、不是不舍,而是一片平静祥和,与死亡相比,一切爱恨嗔痴皆成了空。我闭上眼睛,轻声低喃:“冥焰……以后代我好好照顾诺儿……”
  “姐姐?”冥焰的声音有一丝惊惶,“你撑下去,千万别睡着,我走出这个阵法就帮你解除死亡禁咒……”
  “好累……”寒意已经蔓延到腰间,腰部以下完全没有了感觉,“不要为我报仇……我只想你们平平安安……过得快乐幸福……”能让冥焰这么惊惶的,这死亡禁咒只怕不是那么容易解除的吧?我心里亮如明镜,却不反驳,亦无力再与他争辩。
  “不!别睡!你会没事的!”冥焰怒吼一声,想加快在雪地移动的速度,脚下却被什么一绊,猛地跌倒在地。我被摔到地上,向着雪原一处斜坡滚下去,冥焰厉声大叫,扑过来抱住我的身子。两个人一起抱着往下翻滚,我只觉得天旋地转,不知道滚了多久,身子似乎撞到了什么,才制止了下冲的力道。缓缓张开眼睛,雪原凭空消失了,眼前的场景换成了一个幽暗的山洞,我惨笑,看来我们还是没有走出这个奇门阵法。冥焰抱起我,紧张地道:“姐姐,你没事吧?姐姐?”
  “我很冷……”寒意蔓延到腰部以上,似乎马上要到达胸口,我抓紧冥焰的手,只觉得说话越来越费力,“冥焰……代我……告诉远兮……我……原谅他了……让他不要再……背负着歉疚……活下去……我希望他以后能……为自己活着……”
  安远兮会明白我的意思,我原谅的是楚殇。生死皆已看破,何必还要执著于人世的爱恨情仇,这一刻我终于明白,我其实远没有想象中那么恨他,我不想自己的死亡成为他新的桎梏,让他不得解脱。
  “不!我不跟他说!你有什么话,自己亲口告诉他!”冥焰的眼泪涌出来,声音含着一丝凄厉。我苦笑,感觉寒意蔓延至胸口,好冷,心里一片冰凉,死亡的气息笼罩全身,我并不感到害怕,甚至心里还有隐约的期待。意识渐渐飘散,我闭上眼睛,喃喃低语:“云峥……我来了……”
  
第36章计诱
“我不会让你死,绝不会。”失去意识的一刹那,我的耳边仿佛传来冥焰的悲吼。我想对他笑,可是我全身僵硬得如同一块冰冷的石头,寒意漫过我的心脏,漫上颈脖,真奇怪啊,为什么我死了,还能感觉到冰冷呢?原来心脏停止跳动之后,脑波还会活动,不会马上消失。
世界在远离,声音在消逝,意识开始混乱,冰冷的身体没有一丝知觉,唇被什么冰冷地封紧,一丝暖暖的热流方喉咙里灌进来,将蔓延至下颌的寒意逼退。暖流涌过的地方,越来越热,仿佛被火焰烤裂的冰,皮肤的肌理一层层地破开,灼热而剧痛,像被地狱蔓延出来的烈火焚烧。我想挣锢着,唇上的封印紧窒而不容抗拒地将我镇住。
好痛!我想低吟,想蜷起身体,每一根神经都被疼痛控制着,那把烈火像流水一般冲下,身体里的寒冰噼噼啪啪地碎裂,疼得瑟瑟发抖。难道我不是被冻死,而是活活被痛死吗?寒冰被烈火烤化,化成了温暖的水流,疼痛稍稍一缓,我感到全身发热。但只是一个瞬间,又一轮更加强烈的疼痛再次爆发,仿佛五脏和皮肉都被撕裂般的巨大痛苦,如同被凌迟一般的折磨。我想呻吟,可紧封的唇不能漏出丝毫的声音,我想躬起身子,减低疼痛的侵袭,但一波又一波的热浪如荆棘一般划开皮肉。泪涌出眼眶,我疼得浑身颤抖,为什么我要经受这样的痛楚?为什么我死了不宁经受这样的折磨?我做错了什么?我做了错了什么?
脑波快消失吧,快消失吧,让我灰飞烟灭,让我灰飞烟灭,我本就不该来到这个时空,这是不是上天对我的惩罚?身体一阵抽搐,好痛……我呜咽着,颤抖着,冷汗像水一样渗出。冥焰,你还在不在?给我一个痛快吧,我让痛痛快快地死,我忍受不了了,我真的忍受不了了……神志恍惚间,我仿佛听到有人在痛苦地低喃:“对不起……我不该一个人来……我该听他的话……”
是谁?那是谁?救救我,救救我吧……求你杀了我,求你……这样令人窒息的疼痛,为什么还不停止?我绝望地哭着,为什么我每一根神经都能清楚地感受到那样令人发狂的痛楚?带着荆棘的地狱之火叫嚣着冲到了足底,我全身的冰都化成了水,知觉一寸一寸地回复到身体里。剧烈的疼痛缓缓地消失,温暖的水在身体里缓缓流淌,我的身子仿佛被温泉包裹着,渐渐地不再痉挛般地抽搐和颤抖。那酷刑终于结束了吗?我轻喘着,唇边的压力缓缓地松驰,仿佛是羽毛温柔地拂弄我的唇瓣,仿佛是小鸟细碎地轻啄,我的耳边响着梦幻般令人心碎的呼唤:“醒过来吧,叶儿,求你醒过来……”
是谁啊……我想睁眼,可是眼皮重若千金,我怎么也睁不开,身体无法动弹,我感觉那征温柔的羽毛紧紧地压到了唇上:“醒过来,叶儿,再不醒来,你就再也看不到我了……”我终于听清那声音是谁的了,冥焰?怎么我还能听到冥焰的声音?难道我没死吗?冥焰?你在说什么?心中一急,我奋力睁开眼睛,迎上那双喜悦的双眸。
朦胧的月光笼罩在我们身上,他的脸在淡淡的月色下带着圣洁的光芒,笑容缓缓地在他的脸上绽放,冥焰的声音从来没有这样轻柔:“你醒了……”
“我没死吗?”我仍然蜷在他怀里,身体仍然虚软无力。冥焰的脸上浮出幸福的笑容:“你不会死,对不起,我以为我一个人能救你出去,是我太自以为是……”
“冥焰?”我感觉出一丝异样,他的声音太飘浮,根本不像是从嘴里说出来的,我心中一惊,抓住他的手,“你怎么了?”
“叶儿,我不能再陪着你了……”他的身体渐渐地变得透明,我惊惶地抓紧他,“你怎么了?你怎么了?冥焰……”
“叶儿,你知道吗……我最大的愿望,就是希望能这样叫你的名字……”他温柔地笑着,那微笑又真实又虚幻,又安详,“这样……我就很满足了……就算是我会魂飞魄散,我也觉得很幸福……”
“不……冥焰,你在说什么?什么魂飞魄散?你在说什么啊……”我抓紧他的手,却发现我的手径直从他的手中穿出去,巨大的恐惧扼紧了我的呼吸,眼泪如断了线的珠子滚滚而下。冥焰缓缓地伸出手,想抚去我脸上的泪珠,可我分明看到他透明的手指抚上我的脸颊,我却一丝触感都没有。“别哭……”冥焰低声道,脸缓缓地凑近我,低喃道,“我不想看到你的眼泪……不想你因为我伤心……所以,别哭了……”
他的唇温柔地落到我的唇上,我却没有任何感觉,仿佛只是和空气接触着,没有温度,没有压力、没有触觉。他要消失了吗?恐惧代替了一切,巨大的悲痛震动着我的改弦,我呜咽着,泪如雨下,惶恐地、徒劳地想抓紧那越来越淡的身影:“别走……冥焰……不要离开我……”
“放心吧,他不会消失!”黑暗中响起一个苍老的声音,一束蓝光骤然投射到冥焰淡至虚无的身影上。我吃了一惊,含泪的双眸转眼看去,见被红叶称作宗主的老头从黑暗中隐现,手中托着那个水晶球正发出蓝光笼罩住冥焰快要消失的身体。四围空突跳出无数烛火,将眼前的景象照亮,我才发现我们身处的地方,根本就是之前神社的那个大殿。祭坛之上,浑身赤裸的安生仍然被绑在十字架上,红叶和九王站在祭坛两侧,如果不是那宗主的水晶球还照在冥焰快要消失的身影上,我几乎以为自己只是做了一场梦。
原来我和冥焰从来没有逃出这个神殿,一切只是奇门遁甲面出的阵法带来的幻觉。我看着那宗主手里的水晶球像之前一样发着闪电般的蓝光射向冥焰,将他包裹起来,想到当初被这光茧包裹时身体不能抵抗的剧痛,吃力地从地上爬起来,想制止那宗主的行为:“你想做什么……你住手……”
“云夫人,本尊住手的话,冥子就会魂飞魄散了。”那宗主唇角浮起一丝诡异的笑容,眼中闪过一丝兴奋和狂热的光芒。
冥子?我心中悚然一惊,他们要冥焰,是因为知道冥焰是冥子?那他们想干什么?难道也是要冥焰来练什么邪降吗?我喘着粗气地道:“你……你说什么?”
但那宗主却不再出声,只是专注地看着前方的光茧,冥焰的身影完全被光茧包住了,那光茧裹住冥焰之后,突然离地而起,轻飘飘地从地面上飘浮起来,在空中越变越小,缓缓地移向发射蓝光的水晶球。那宗主眼神发亮,脸上闪过一丝狂热的色彩,光茧像被水晶球吸了过去,转眼之前,水晶球也被光茧裹起来,在宗主的手上噼啪作响。我吃惊地看着眼前这诡异的一幕,突然,蓝色的光茧光芒四射,蓝光中混合着银白和橙划时代的光束,光束中夹杂着赤橙划时代绿紫五彩霞光,只听那宗主欣喜地叫了声:“成功了!”随着他地叫声,蓝光、白光和橙光都渐渐地转弱,收回到水晶球里。透明的水晶球体内氤氲着一团五彩祥云,不时闪过一道蓝色的电流般的光线,一个乒乓球大小的黄|色光团,和一个同样大小的银白色的光团,像发光的萤火虫一样,在水晶球里悠然飘浮,冥焰却不见了踪影。
我骇然地望着那幕,又惊又怒:“你……你把冥焰怎么了?”
“云夫人不用紧张,冥子将全身的灵力度给夫人,如果本尊不将它的魂魄收入水晶球中,只怕此刻他已经魂飞魄散了。”那宗主看了我一眼,笑道:“云夫人应该感谢本尊才是。”
我浑身一颤,不可置信地道:“你说什么?”
“云夫人还不明白吗?”那宗主走到祭台之上,将水晶球小心翼翼地放到座架上,转身道:“冥子为了解除夫人身上的死亡禁咒,将自身的灵力度给了夫人,否则夫人此际哪里还有命在?”
我明白过来,惶然地看向自己的双手,双手的皮肤已经恢复了光滑细腻,连手腕上被绳子勒出的伤痕也消失无踪。我伸手抚向自己的脸,另一只手抓过肩上的头发,脸上的触感细腻光滑,满头银丝也变得乌黑沾润泽。我想起之前身体如同火炙般的剧痛,难道那个时候,就是冥焰在度灵力给我吗?此际才算是明白他之前那些似是而非的话,心中骤然一痛。冥焰,你怎么这么傻?明知道将灵力度给我之后,你会魂飞魄散,为什么你还要这样做?
“你们把我抓来设下这个圈套,就是为了引冥焰来,消耗掉他的灵力,好抓住他吗?”我收中悲愤无比,“为什么?就为了复活你们那见鬼的八歧大蛇?”是了,一定是这个原因,冥焰一定是他们复活八歧大蛇的关键人物。
“大胆,竟敢对八歧大神不敬!”那武士一脚踢到我的身上,拔出武士刀向我劈来。只听得当的一声,武士刀上火星飞溅,被什么东西弹歪,武士刀险险地擦过我的脖子,刀风扫过脸颊。一柄金黄|色樱花状的飞镖“叮”的一声落到地上,那武士转脸怒瞪着红叶道:“纪香,你做什么?”
“真一郎,你有什么权利在宗主面前拔刀?”红叶冷冷地看了他一眼,那武士脸色一变,赶紧跪地道:“属下一时情急,请宗主恕罪!”
“起来吧。”那宗主面无表情地道,那真一郎站起来,接着道:“宗主!冥子之魂已经得手,这女子对我们再无用处,还对八歧大神口出恶言,请宗主赐她死罪!”
“宗主!”红叶急忙走到那宗主面前,进言道,“她对八歧大神不敬,一刀杀了她太便宜她了,不如把她作为祭品,等八歧大神复活之后敬献给大神,洗清她的罪孽!”
那宗主的目光落到红叶身上,淡淡地道:“云夫人怎么会知道复活八歧大神的事?”
红叶脸色一变,急忙跪到地上:“宗主,属下绝没有透露丝毫八歧大神的事给外人知晓,请宗主明察!”
“那可难说了。”那叫真一郎的武士冷哼一声,“听闻你与这女子在天曌国的时候私交甚笃,透露了什么秘密给人知道也不稀奇……”
“真一郎,你不要血口喷人……”红叶柳眉一拧,怒声呵斥。
“不要吵了!”一直沉默不语的九王突然出声打断两人的争吵,漠然道:“宗主,冥子之魂已经全部到手,眼下最重要的事是准备复活八歧大神仪式,其他的事等仪式之后再说不迟。”
“嗯。”那宗主点了点头,“明晚是月圆之夜,正是举行复活仪式的最佳时机,千翌,你回去好好准备一下。”说完转眼看了我一眼,道,“将她吊起来,明天作为祭品献给八歧大神。”
 
第37章三魂
  真一郎,走到离祭坛最近的柱子旁,拧动了柱子上一个蛇头浮雕,随着“哗啦啦”的响声,大殿一侧的上方缓缓垂下一根铁链,铁链下垂有宽铁箍。那真一郎把我拎起来,用铁箍将我的手臂和手腕拉到背后箍紧,铁链从腰上绕过。
  他又在背后弄了一下,然后那铁链就绷直了,缓缓升上空中,却没有升离地面太高,仅仅离地数寸,脚尖踮着才能触碰到地面。
  这种悬吊法,等到明天晚上只怕我是出气的多、进气的少了。所有人跟着那宗主头也不回地离开大殿,我费力地踮着脚尖,控制身体的平衡,小心翼翼地半转身,望着前面的祭坛。木架上,安生奄奄一息地昏迷着。水晶球内,冥焰的魂魄在五彩霞光中悠悠地飘浮。那是冥焰的魂魄吗?
  为什么有两个光团?我的泪涌出来,喉咙发堵,这人世是这样险恶,便是神仙也敌不过阴险的人心。冥焰,怎么才能救你?他们收了冥焰的魂魄,是用于复活八歧大蛇,可是从他们对冥焰使出这么下流阴险的招数来看,只怕不是像我之前猜测的那样,以为冥焰是那个复活八歧大蛇的天才后裔,他们会怎么对冥焰?冥焰要怎样才能逃过这一劫?
  头像针扎似的痛起来,长时间地踮着脚尖让我的力气迅速地流失。我缩了缩脚,失去支撑的身体立即一重,手臂和腰问的铁链顿时一紧,勒得我难受极了,只得又将脚尖踮到地上。我努力转移开注意力,去思考我目前的处境,目光移到被绑在十字木架上的安生身上,我望着他苍白的小脸,心里发痛。安生应该是被他们抓错的人,为什么他们没有杀人灭口反而留着他的性命?我百思不得其解,头又痛得厉害,只得抛开这些疑问。我心中浮起忧惧,冥焰既然到了明神岛,安远兮应该也离此不远,为什么只是冥焰一个人潜入岛上来了呢?回想着之前意识昏乱之际,似乎听到冥焰说过一些话,说他不该一个人来,该听“他”的话的,那个“他”是谁?是安远兮吗?这么说,是冥焰自作主张,以为凭一己之力可以把我救出去,所以偷偷潜上明神岛?我心中一酸,这个傻孩子,只怕在知道错失救我的机会之后,就抱着这样的想法了?那么,安远兮应该已经发现冥焰不见了吧?从我知道他还活着那一刻起,我就知道他一定会来救我,可是,连冥焰都被他们捉住了,他来会不会也是白白送死?不……我惊恐地瞪大了眼,我不想再害人了,我不想再有任何人为了我牺牲性命,特别是他,特别是安远兮!
  大殿里响起轻微的脚步声,我转头看去,见红叶提了一个食盒进来。她走到我面前,看了我脚下一眼,走到柱子旁拧动蛇头机关,我只觉得身子猛然往下一坠,链子下滑了一截,我的脚触到地面,双腿早已吊得发麻,根本没有力气站着,一下子跪坐到地上。
  “你怎么样?”红叶走过来,蹲到我身前,扶我坐直身子,将我的腿伸直,让我坐得稍微舒服一点儿。我的手被反绑在身后,她没有帮我解开,我看了她一眼,淡淡地道:“我还能怎样?”
  红叶抿紧了唇,低头打开食盒.“你饿了吧?我拿了点吃的给你。”
  她拿筷子夹了一个寿司,递到我唇边,我沉默了一下,张开嘴咬了一口。我的确是饿了,而且也不准备拿自己的身子跟他们斗气,慢慢地咀嚼着嘴里的食物,我在脑中思考着红叶对我的态度,如果她还有一点人性,不知道会不会对自己做的事觉得歉疚?随即放弃了这个想法,就算她对我心中有愧,只怕也不会放了我。看来我这次是真的要命丧在这明神岛了,不知道玉蝶儿知不知道我已经被关到神社来了,只怕他待在厨房里未必清楚,不清楚也好,我并不希望他来冒险,没有了我,玉蝶儿要想离开这鬼地方,也容易得多。
  吃完一个寿司,我抬眼看着红叶,平静地道:“你可不可以回答我几个问题?”
  红叶怔了一下,想是没想到我会突然跟她说话。我淡淡地笑了笑:“反正我明天就要死了,你就让我做个明白鬼吧。”
  红叶脸色微微一僵,垂下眼睑,半晌,低声道:“你想知道什么?”
  “冥焰对你们有什么作用?你们是不是想用他来复活八歧大蛇?”我冷静地道,“当初追杀他的黑衣忍者,就是你们的人吧?”
  “妹妹真是见识过人,连我们红日国的上古传说也知晓。”红叶大概是想起因为这个害她被明神宗主怀疑,自嘲道。我自然不能说这是玉蝶儿告诉我的,只得由她瞎猜,只听红叶道,“传说中,只要找到明神家族的天才后裔,就可以复活八歧大神,可是从上古神兽大战至今,近万年的时间,为什么都没有人能复活八歧大神?不是明神家族没有通晓复活之术的天才后裔出现,而是他们找不到一样必需的东西来召唤黑暗的力量,启动禁铟八歧大神的封印。”红叶咬了咬唇,缓缓道,“那样东西,就是阴年阴月阴日阴时出生的神之子的魂魄。”
  我冷笑,又是阴年阴月阴日阴时出生的神之子?原来冥焰现身凡间,会引来这么多人的觊觎,前有玛哈,后有明神家族,再多待几年,只怕四国的妖物都会盯上这块令他们垂涎三尺的肥肉。
  “四年前,宗主得到八歧大神的神谕,说神之子降临凡间,大神感应到神之子的神息在天曌国。宗主派人将八歧大神的神谕带给我,让我在天曌国寻找神之子的下落。”红叶顿了顿,又道,“我最先发现冥焰身上带有神息,所以带人抓他,没想到在玉雪山上,被你阻拦。”
  “以你们的武功,想抓住莫家主仆容易得很吧?怎么会被他们一路逃到玉雪山?”我道出疑惑。红叶点点头:“是,因为之前他身上的神息若有若无,我手上的神谕有时有反应、有时没有,我不是很确定,所以一直追踪着他们。可他们逃到玉雪山之后,冥焰身上的神息就开始变强了,我才决定动手,没想到你带着铁卫出现了,我不想与你多作纠缠,便撤离了。”
  我想起那晚那个奇异的梦,就是那个梦,让黑龙玉产生了感应,所以带我找到了冥焰,也许冥焰也是因为与黑龙玉产生感应之后,身上的神息才完全爆发出来的吧?我看了红叶一眼,冷笑:“撤离?我可记得有个黑衣人杀了云坤,还想要我的命,要不是……有人救我,只怕我那晚便是一尸两命。”
  “忍六只是发现神谕对你也产生了感应,想抓住你搞清楚是怎么回事,他不会杀你的。”红叶的脸色一白,赶紧辩解。
  “可要不是你们,我不会早产。”我心中恶气难平,如果不是我早产引至大量失血而昏迷,令云峥忧心过虑,或者他服了胎盘,身子能够好起来,不会咳血,不会回天乏力。我咬紧唇,眼泪模糊了视线,"语气凄厉:“你不会明白因为你们令我失去了什么,我不会原谅你,我死都不会原谅你!”
  红叶怔怔地看着我痛苦的表情,脸色变得异常苍白,咬紧了下唇不语。我曲起腿,将脸埋进膝间,用衣料胡乱地擦去脸上的泪水,再抬起脸来,已带上一片漠然:‘‘既然你们知道冥焰住到了云府,为什么后来没有再抓他了,直到一年后才又动手?”我可不相信是因为有云家的庇护,如果他们挖空心思想从云家弄一个人走,也不是多大的难事,看我的例子便知道了。
  “因为神谕对你也产生了感应,这件事超出了我们的预料,我们搞不清楚是怎么回事,所以要将这个消息带回红日国禀报宗主,等待宗主的指示。”红叶也不知道是不是心中有愧,倒是把她做过的坏事说得很清楚详细,“宗主让我们暗中调查此事,但你在守丧期间一直不见任何人,连冥焰也陪你住在傲雪山庄不踏出大门一步。而且我们发现傲雪山庄住着一个擅布奇门阵法的高人,不敢贸然硬闯,怕打草惊蛇,这事便拖了下来。”
  我闭了闭眼睛,原来如此。我守丧期间,身体虚弱,双眼不便。傅先生一直住在傲雪山庄,一边调理我的身体,一边教冥焰法术,原来傲雪山庄中还布了奇门阵法,而我却不知情。至于我身上也有神息,他们搞不懂是为什么,我却清楚是怎么回事,因为当时我脖子上挂着冥焰的觉魂,那块蟠龙墨玉。“那后来,你们又为什么决定对冥焰下手?”我转眼看她,思路越发清晰,“你那次来看我,送给冥焰一个荷包,是别有用心吧?”
  “宗主得到八歧大神的指示,神之子降临凡世,魂魄已经分离,灵力尚未完全启封,这时候是最易制伏神子之时,宗主一开始怀疑你也是神子的化身,所以让我将你和冥焰都抓起来。”红叶咬了咬唇,垂睫道,“但是你身边有太多人保护,不好下手,所以我决定先制住冥焰。我送他那个荷包里填了冰蝉果,还有一道灵符,冰蝉果是让明神忍者追踪他的方位,那道灵符,是为了压制他身上的灵力。”
  “只是你没有料到,冥焰转头就把荷包送给了安生,你的手下误把安生抓了去。”我冷冷地道,转头看向祭坛上的安生,唇紧紧一抿,“你们留着安生的性命,没有杀他灭口,我是不是应该感谢你?”
  “不用。”也许是我从头到尾的冷言冷语激起了红叶的一丝火气,她的脸色微沉,“我们留着他的性命,并不是为了你。”
  “那你们为什么不放了他?”我恨声道,“为什么还要费力把他千里迢迢地运到红日国?”
  “因为八歧大神的神谕,对他也产生了感应。”红叶漠然地道,“当我发现抓错了人的时候,本来是想杀了他灭口的,可是没想到竟然从他身上测到了神息。虽然没有抓到冥焰,不过阴差阳错,抓到了身上同样带有神息的安生,我自然不会杀了他,就让人将他送回红日国,让宗主定夺。”
  “安生身上怎么会有神息?”我蹙起眉,心中大感奇怪,“你们是不是搞错了?”怪不得我们在天曌国怎么也找不到安生的下落,原来他早就被人带到了红日国,可笑我们哪里知道安生失踪竟然有这么复杂的内幕,还把精力白白浪费到拐卖小孩的人贩子身上。
  “八歧大神的神谕不会出错。”红叶的目光中闪过一丝畏惧,却转瞬即逝。看来红日国人的确很迷信那些魔兽,我懒得跟她争辩,接着问道:“你们没有抓住冥焰,为什么后来没有继续向他和我动手?”
  “不是我们不动手,只不过是没找到机会。”红叶唇边泛起一丝苦笑,“你和冥焰都很少出门,云府戒备森严,我们不容易下手。那日我邀你们来我的酒肆,就曾想向冥焰下手。我先在酒窖对他作了一番试探,结果发现他灵力惊人,我自忖不是对手,当时只得作罢。后来他对我生出警戒之心,我更难接近他。再后来我到侯府探消息,竟然发现你身上的神息消失了,神谕对你不再产生感应,而冥焰却突然灵力剧增,我们根本无法靠近他,只得一边向宗主禀报,一边寻找机会。”
  我咬紧唇,想起那日红叶邀我去她的酒肆捧场,原来竟是存了这样的心思。一个你一心一意把她当成朋友的人,原来时时刻刻都是在算计你,如果我之前还有被出卖和背叛的愤怒,此刻心中却只剩讥诮和对自己的嘲弄。谈什么背叛,谈什么出卖?她从来不是我的朋友,她从最初接近我就,就怀了目的,是我自己看走了眼,怪得谁来?连冥焰都比我看得透彻,我想起那日冥焰红着脸从她的酒窖里跑出来,对我说她不是一个好女子,还当是冥焰脸皮薄,经不起逗,原来,那时候冥焰经受的不是香艳的挑逗,而是充满危机的试探!
  “无法靠近他?妖物才会怕神仙的灵力吧?”我冷笑着讽刺道,我才不管什么对他们的魔兽敬不敬,反正我横竖不过一死。心中却在思忖,冥焰突然灵力大增的原因,只怕是因为与黑龙玉合体之故,连玛哈那怪物都不是冥焰的对手,勿论红叶了,而我身上不再有神息,也正是因为失了黑龙玉。我冷哼道:“下面的事不用你讲我也明白了,我没有了神息,本来你们不必再对我出手,只需抓走冥焰即可,可是冥焰的灵力太过强大,你们不是他的对手,于是又把心思动到我身上,把我掳到红日国,引冥焰自投罗网,再设计让他失去灵力,取走他的魂魄,是不是?”
  红叶面对我咬牙切齿的逼问,转过脸,语气莫测地道:“妹妹一直很聪明。”
  “我可不敢有红叶姑娘这样随时会要我命的‘姐姐’!”我冷笑,见她脸色苍白,恨声道,“你们会怎么对安生?你们说他身上有神息,你们还想取走安生的魂魄吗?”
  红叶定定地看着我,沉默半晌,抬眼看了祭坛上的安生一眼,语气有一丝奇怪:“妹妹还想不明白吗?”
  “明白什么?”她的表情太奇怪,我蹙起了眉,不知道她指的什么。红叶缓缓地道:“八歧大神的神谕对神子的魂魄有感应,它指示此次神子降临凡世时,魂魄已经分离。冥焰身体里只得丽魂,还有一魂,在安生体内。”第89章宿主
第38章 宿主
  “什么?”我失声惊呼,被这个消息震蒙了,“你胡说什么?”
  “我没有胡说,你没看见宗主用八歧大神的内丹封住的魂魄吗?”红叶的目光看向那个水晶球,“那里只得神子的两魂五魄,还有一魂二魄不在其内,八歧大神谕示宗主,安生便是神子之魂所化。”
  “怎么可能?”这太诡异了,我瞪大眼,一句话也说不出。转头看向那个水晶球,那两个在五彩祥云里浮动的光团,真是冥焰的魂魄?只是我原以为,魂魄就是混沌一团的,没想到三魂七魄是分开的,两魂五魄?那两个光团是魂,那朵五彩祥云,是魄吗?红叶说的是真的吗?我不想相信,又觉得没有理由不相信,如果冥焰的觉魂抽离体外可以化为神器,那么再抽一魂变成|人也未尝没有可能,只是,这是谁做的呢?段知仪曾说抽离魂魄是神人之术,难道这便是冥王的惩罚吗?
  “不是可不可能的问题,事实上确实是如此。”红叶的目光从水晶球上收回来,淡淡地道。我咬了咬唇,沉默下来,他们要冥焰魂魄的动机我已经明白了,可怎样才能阻止他们?沉吟半晌,转了话题:“九王就是明神家族那个千年一遇的天才后裔?”
  “你?”红叶微微一怔,抽了口气,“你怎知……”
  这有何难?如果九王只是单纯的与明神家族有什么政治利益上的合作关系,明神宗主怎么会让他涉入到家族最核心的机密里。想到那宗主走之前说的那句话,让九王准备一下,准备什么?这样秘密且在他们看来无比神圣的复活仪式,怎么会让一个异国人参加?除非他本人在这场仪式里担任着重要的角色。只是我不明白,哪国哪朝的皇室对血统的检查都严苛无比,九王怎么会和明神家族扯上关系?难道是假扮的?
  “红叶姑娘不是称他为宿主大人吗?”我淡淡地道,“八歧大蛇的宿主吗?”
  殿门外传来一些声响,红叶表情一慌,赶紧七手八脚地收拾食盒,然后奔到柱子那里想拧机关,被来人阻止:“红叶,是我。”
  是九王。红叶舒了口气,走到九王面前低眉顺目地道:“大人!”
  九王点了下头,转眼看着坐在地上的我,温和地道:“云夫人受苦了。”
  “将死之人,受苦也仅得这一晚了。”我淡漠地道,“劳宿主大人挂记。”
  九王的表情微微一僵,我微嘲道:“想不到堂堂天曌国的九王爷竟然是红日国人,之前妾身对你的指责倒成了笑话了,宿主大人忠于自己的国家,也是理所应当九王的唇角微微一抽,眼中闪过一丝痛色。红叶眼中露出一丝不忍:“妹妹何必如此,大人之前并不知道……”
  “红叶!”九王出声打断她的话,语气有一丝轻颤。红叶咬了咬唇,欲言又止。我心中一动,看九王的表情,此事只怕另有玄机,如果能套出话来,会不会给明日之事带来转机?无论如何,总得试一试才知道,就算只有一点点机会,也不能错失。不知将激将法进行到底有没有用?心思一转,语气不由得更是嘲弄:“难道我说错了吗?
  或者宿主大人自己也不知道自己该是哪国人,虽是红日国人,这么多年来却受看天矍国的教化,食着天曌国的俸禄,享受着天曌国带给你的尊贵荣华。这日子久了,只怕宿主大人自己也忘了自己的身份,分不清自己到底是谁的臣子,你到底是天曌国人呢?还是红日国人?”
  这离间计对九王未必有用,只是刺他一刺罢了,回想之前与九王下棋时他那迷惘的表情和此刻复杂的神态,我也能猜测出几分他的心思。电视里的警察在黑社会卧底卧久了,也常常会产生心理偏差,搞不清楚自己的身份到底是兵还是贼。这九王只怕也处在这样的迷惘阶段,这些日子与他的接触,他给我的感觉并不是灭绝人性之徒,应该也有自己的理想和坚持,如今只怕他自己也很矛盾,应该何去何从?忠于天曌,便背弃了故国,忠于故国,便对不起天曌。
  “我到底是天曌国人,还是红日国人?’’九王喃喃自语地重复着我的问话,表情是刺痛加茫然,半晌,才怔怔地看着我,道,“我也不知道我该是哪国人,千翌给夫人讲个故事吧,夫人听完之后,也许会有答案。”
  我原就是为了套他的话,听他这么一说,自是舒了口气,凝神听他细细说来。原来二百多年前,凤家有个才华横溢的祖先游历到红日国,邂逅了一名温婉美丽的女子,他们相互倾慕,过了一段只羡鸳鸯不羡仙的日子,还孕育了一个儿子。几年后,凤家先祖思念家乡,想带那女子归国,却不想那女子不愿随他回去,因为她的身份不同寻常,是红日国明神家族第七代宿主,终生担负着复活八歧大蛇的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45.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elapsed_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