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绾青丝 全卷 完结版 .-第89部分

价领悟的。冥焰的唇边浮起酸楚的笑容,语气感伤得令我心碎:“是,百年之后,又可见面了。”
  我微笑着,知道他感伤的并不是时间,却也只能静静地看着他,微笑着。冥焰牵起我的手,垂了眼睑,轻声道:“我送你。”
  我笑着轻轻点头。有他陪在身边,冤魂厉鬼再不敢现身,路上的新魂旧鬼见了他纷纷匍匐跪拜,不敢抬头。我又来到最初睁开眼睛时看到的那片混沌之中,头顶上方投下一道射灯般的光束,将我笼罩其中。看着自己的手指渐渐变得透明,身体在光影下越来越淡,我抬眼看着他,轻声道:“冥焰,再见''”
  他痴痴地看着我,在我的身影即将消失之前,猛地冲进光束里抱住我,语带哽咽:“叶儿,别忘了,百年之后,我在地府等你。”
  我淡淡地笑起来,没有应他,闭上眼睛,只觉得自己的身子越来越轻,轻得他再也拥不住。当我觉得身体开始有重量的时候,我缓缓睁开眼睛,首先映入眼帘的,是木质的屋顶,这房子似乎在缓慢地起伏,我听到外面隐约有海浪的声音,转头扫视屋里的布置,才发现是一间船舱,我正躺在舱内的床上。
  桌边有个女子正将什么东西收进托盘里,无意间转头看了我一眼,我身子一僵,那女子竟是红叶。她见我醒了,一脸狂喜地冲到床边:“妹妹醒了?”
  我蹙了蹙眉,还没来得及出声,她已经冲出船舱,大声道:“妹妹醒了,她醒了……”
  甲板上传来纷沓混乱的脚步声,玉蝶儿和段知仪最先跑进船舱,随后红叶陪着九王也跟了进来。段知仪见我果然醒了,抓起我的手腕替我诊脉,半晌长舒了口气,笑道:“云夫人真是吉星高照,这伤已经不危及性命,不过仍需好好调理数月,否则日后恐落下病根。”
  玉蝶儿面带促狭地道:“到底是有个神仙弟弟的花花啊,不同凡响。”我被他的语气逗得忍不住笑起来,扯得胸口有点刺痛,看来经过八歧大蛇一事,他们都知道冥焰的身份了。心中有些讶异地看着他们几个人,九王见我的目光扫过去,对我笑着点了点头。我怔了一下,虽然晕死过去之前,我记得是红叶和九王临阵倒戈,刺杀真一郎和明神宗主,但没想到他们现在竟然和玉蝶儿、段知仪等人在一起。我迟疑了一下:“你们……”
  “九殿下并不真想帮明神宗主复活八歧大蛇,害人害己,所以说服了红叶姑娘弃暗投明。”段知仪见我面带困惑之色,解释道,“幸好有他们和玉公子相助,否则我们也赶不及到神社救你和冥焰。”
  我有一丝恍然:“护卫队的迷|药,是你们下的?”
  “是玉公子下的。”九王微笑道,“当日干翌听夫人一言,终下定决心。云夫人在岛上有人接应,千翌早有所觉,只是一直未动声色。否则玉公子暗中留给云二公子的线索,不会那么容易保留下来。”
  言下之意,是他暗中帮了玉蝶儿?我心中一凛。这个九王果真不是无能之辈,他心里只怕一直对明神家族心存忌惮,否则不会不揭穿我与玉蝶儿暗中接触的事,就是在为自己留一条后路。原来玉蝶儿潜伏在岛上这么久,并不是没有动手脚,只是凭他一己之力,想迷倒整队护卫队,怕不是那么容易。就算他能在护卫队的膳食里下药,可是要弄到迷|药,要算准时间,还要算准下药的剂量,中间任何一个环节出了差错,都可能功亏一箦。我看向玉蝶儿:“你早跟段先生他们联系上了吗?”看来是玉蝶儿早已经知道安远兮他们攻岛的计划,又刚好得了九王和红叶相助,才能先替安远兮解决掉明神岛上大部分战斗力。
  “嗯。”玉蝶儿点头道,“在冥焰上岛救你之前,书呆子就潜到岛上察探过,发现了我留的记号,费了些周折联系上我。我们碰头之后,知道想救你走还需制定周详的计划,不能莽撞,所以没有轻举妄动。哪知冥焰一时冲动,等不及部署好便只身上岛救你,中了明神宗主的J计,既然已经打草惊蛇,便只能速战速决。本来我们已经做好硬攻的准备,不想九爷暗中找到我,表示愿意助我们一臂之力,在复活仪式上伺机救你和冥焰,我们自然求之不得。得九爷相助,我们很顺利地迷倒了护卫队,九爷和红叶姑娘还在复活仪式上杀了明神宗主一个措手不及,帮了大忙。”
  “原来他早已经来了……”我恍然低喃,心中百般滋味,又是甜蜜又是酸楚。段知仪离我最近,听到我的低喃,笑道:“云师弟知道是明神家族的人掳走你之后,作了大量部署,除了安顿好侯府的事,还耗费巨资在江湖上寻了一群高手和一些能人异士,就是为了能将你平安救出来。”
  我怔了一下,原来他还请了雇佣兵?他们虽是三言两语简单地将做过的那些事平淡讲来,我也明白那些过程一定曲折凶险至极,心中顿起波澜。段知仪接着道:“只是没想到你会被光箭射中,幸好冥焰因此恢复神力,解决了明神宗主之后,冥焰见你没了呼吸,让我们带你的尸身走,他负责下地府找冥王要回你的魂魄,我们就一起离开了明神岛。”
  “原来如此。”我想到冥焰,不由得幽幽一叹。九王拉了红叶上前,诚恳地道:“这次事件因我们而起,希望云夫人大人大量,原谅我们,红叶当初掳走夫人,只是奉命而为,心中一直十分懊悔。”
  我看向红叶,她咬紧唇,脸色苍白地看着我,轻声道:“妹妹,对不起。”
  为了明神家族的大业,红叶背叛了我们之间的友谊。为了九爷,红叶背叛了明神家族。我完全能够理解她的处境,若是我站在她的位置上,也许会跟她做同样的事。我淡淡地道:“姐姐也是身不由己,以后不用再提此事。”
  红叶听我叫她姐姐,眼睛一亮,别过脸,眼睛有点发红。但我自己知道,虽然她在最后一刻帮了我,我和她也回不到当初,做不成亲密无间的姐妹。因为红叶的最后反戈,并不是顾着我们的姐妹情而良心发现,不过是为了维护九王罢了,如果有一天,是九王要对我不利,红叶会不会再次背叛我?嗬……我已经没有勇气去尝试了。
  “谢谢妹妹能原谅我。”红叶放下心中的包袱,表情比刚才轻松多了,“幸好妹妹没事,不然我会内疚一辈子,不过你之前没了呼吸,你家二公子差点要杀人,可把人吓死了……”
  我蹙了蹙眉,不喜红叶提到安远兮时的熟稔语气,这才发现醒来这么久,竟然不见安远兮。段知仅见我的目光在船舱内搜寻,会意地道:“他在外面,可要让他进亲?”
  为什么不?我怔了一下,点点头,不明白他为何在舱外不进来。众人像约好似,一起退出船舱,推了一个男人进来。他站在门口,怔怔地看着我,一动不动。我望着他泛着血丝的双眼,唇微微一动:“远兮……”
  他的眼神蓦地深了,快步走过来,蹲到床前。他的神情疲倦,下巴上冒着青色的胡楂,我细细地打量着他的脸,眼睛仔细地扫过他俊朗的眉、幽深的眼睛、高挺的鼻梁、好看的嘴唇。不知道为什么,在知道他还魂的真相之后,竟觉他这张脸与楚殇越看越神似,或者,人的气质真的是可以影响长相的。
  他没说话,我也没说,只是目光纠缠着,我在他的眼瞳中看到自己的脸,苍白得没有一丝血色。久久,我微微动了动手指,刚刚抬起手腕,手已落入他的掌中,被他的大手包紧。他布满血丝的眼睛就这么定定地望着我,仍是不语,我缓缓勾起唇角,他不需要说什么,他的担心、他的痛楚、他的情感,我全都了解。他的掌心有一点儿微微的温润,很温暖,我微微笑着,轻声道:“我睡了多久?”
  “三天。”他低低地道,语气微微一颤。我笑了笑,柔声道:“你有多久没睡觉了?”
  他怔了一下,我轻声道:“是不是也是三天?”
  他不语。我幽幽一叹,这男人,还是这么笨拙、这么隐忍。我柔声道:“去好好睡一觉,别担心我,我会好起来的。”
  “我没事。”他眼中有幽深的光泽莫测地闪动着。我不反驳,只是静静地凝望他,轻声坚持:“去吧。”
  有些事,我们都明白,只是,用不着把它说破。他深深地看着我,不再坚持,轻轻放开我的手,将我的手捂进被子里:“你好好休息。”
  我微微笑了笑,点点头。他起身走出船舱,替我关好门。我舒了口气,闭上眼睛。
  我还需要一点儿时间来整理一些事,我应该怎么面对安远兮?经历了生死种种,我还能理所当然地无视他的感情吗?如果可以漠视,为什么我在以为他死了的时候,一想到他,会痛彻心扉。我们之间的纠葛那样深,那些一起度过的生死经历甚至是比爱情还要深刻的存在,令我们彼此都无法放手。可是,我怎能坦然地接受他?我仍然爱着云峥,我的感情并没有随着他的逝去、他的转世而消退。天,我无法面对这样的自己,我的心怎么能在爱着云峥的同时,还被安远兮生生侵入,我怎么可以……
  同时爱着两个男人?我无法丢开安远兮,不忍他的心再因我受苦,可是,我该怎么对他?即使云峥不在了,对安远兮也不公平。
  舱外传来一声炮响,船身猛地摇晃了一下,我怔了怔,还没有反应过来,身子已经被震得差点抛出床去。我抓紧了床沿,胸前的伤口顿时一阵刺痛,几乎令我昏厥。
  门立即被推开,安远兮冲进房间,扑到我床前:“叶儿……’’
  “发生……什么事了?”我痛得冷汗直冒,安远兮见我胸前有血迹浸出来,脸色一变:“我让红叶来看看你的伤口……"
  他急急起身,我蓦地抓住他的手,喘息:“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安远兮迟疑了一下:“红日国有船追上来……”
  我恍然,我昏睡了三天,这么说,我们的船还没有离开红日国的领海吧?安远兮见了我的表情,赶紧道:“你别担心,他们没有打中我们,我们的船航速很快,现在距离尚远,再走一段就是天曌国的领海了……,,
  只怕就算进入天曌国的领海,红日国的船也未必不敢追上来。红叶此际也冲进了房间,见安远兮在,舒了口气,急急地道:“妹妹没事吧?,,安远兮道:“红叶,陪着叶儿,她的伤口裂开了,你替她检查一下,我出去看看。”
  说完,他转身往船舱外走,我唤住他:“远兮!”
  安远兮回过头,我轻喘道:“你小心……”
  他深深地看了我一眼,点了点头,奔出了船舱。外面不断传来轰然炮响,船舱不时地震动,但并不若上次被红叶掳到船上,遇到南海抗倭军的巡逻船时受到的攻击剧烈。红叶帮我检查了伤口,重新上药包扎,刚刚包好,船身的震动就开始剧烈起来。红叶小心地抱着我,避免我被抛离出去。外面的情况似乎不太乐观,我苦笑,难道我们终究还是难逃一劫吗?
第42章海战
  炮火、轰鸣、震荡,地动山摇一般的摇晃。红叶紧紧地抱着我,抵抗着船身的震动,这剧烈的震动令我的伤不可遏止地疼痛。外面的情况到底如何了?这艘船能否逃过红日国追兵的火炮攻击?难道我们千辛万苦地逃出来,依然会葬身大海吗,又一声惊雷般的炮响加震动之后,玉蝶儿冲了进来:“船被击中了,我带你们换小船。”
  红叶脸色一白:“真的是明神家族的追兵吗?我们撤离时明明凿穿了他们的舰船,怎么还会有追兵追上来?”
  “是之前他们留在珍珠湾的那艘倭寇船,大概是收到了明神岛上的消息追过来的。”玉蝶儿看了红叶一眼。红叶的脸色更白,一脸愧色。我睁大眼:“他们呢?远兮呢?”
  “他们会留在船上和追兵周旋,再不远就是天曌国的领海,那边有东海抗倭军的舰船,到了那里他们就不敢再追了。”玉蝶儿走过来,小心翼翼地抱起我。我摇着头,语气里流露着一丝不自觉的惊恐,开始挣扎:“我不走!”
  “花花,别胡闹。”玉蝶儿第一次沉着脸呵斥我,“船被击中,万一被他们攻上来,有你在他们无法全力杀敌。”
  我咬紧唇,眼眶一热,我帮不上他们的忙,只能尽量让自己不成为他们的负担。可是,可是万一……之前安远兮被火炮击中后那一幕不断浮现在我眼前,我心中涌出恐惧,身子不可控制地微微颤抖。玉蝶儿抱着我奔出船舱,甲板上已经一片狼藉,船体果真有一些微微倾斜。甲板上的水手和船员训练有素地各就各位,还有很多装容不同的陌生人一脸戒备的表情,蓄势待发。想到之前段之仪说的话,这些人大概就是安远兮请来的雇佣兵。红日国的追兵近了,那艘装载了火炮的舰船紧咬着我们的船*迫过来。玉蝶儿奔上甲板,安远兮正在指挥船员放小船,转眼见玉蝶儿抱了我出来,安远兮定定地看了我一眼,对玉蝶儿道:“你轻功好,抱她下去,红叶跟你一起护她走。”
  我咬紧了唇,一眨不眨地看着安远兮,还来不及说上一句话,又一声轰然巨响,船体猛烈地摇晃着,炮弹击落水中,炸起起冲天的水浪。安远兮猛地转头喝道:快带她走!”说着就往船头冲去,我的目光跟着他的背影,见到段知仪和九王正伫立在船头,似乎是在指挥怎么避开追兵炮火的攻击。“远兮……”
  我出声唤他,他的身子微微顿了一下,却没有回头,只留给我一个僵硬的背影。我的鼻子一酸,眼泪盈满眼眶。
  “走吧!”玉蝶儿抱着我,身形跃起,轻飘飘地落到紧贴着大船的小船上。说是小船,只是相对而言,这船单看也不算很小,但大船巧妙地遮挡着小船,让追兵的视线无法触及。离开大船,我才能看到那船是怎样的险象环生。甲板上的人影越来越远、越来越小,一枚枚炮弹不时地落到船四周的海面上,有些击中了桅杆,有些击中了船舱,船体开始着火,越来越倾斜,我咬紧唇,眼泪终于潸潸而下。
  又一枚炮弹在甲板上爆炸,落到安远兮等人站立的位置,我惊恐地望着甲板上冲天的火焰,心中被一阵猛烈的剧痛撕扯。疯狂地在玉蝶儿怀里挣扎,我泪流满面,胸口痛得一阵阵抽搐:“远兮……远兮……”
  不要这样折磨我,不要让我再一次亲眼目睹你的死亡。我错了,我错了……我不该一次又一次地把你推开,我不该迟疑,从来不是你离不开我,而是我离不开你。
  我早已经习惯了你的守护,习惯了不知不觉地依赖你,明明一伸手就可以让彼此获得温暖,为什么我要因为不懂得怎么相处而不自然地自矜?求你不要有事,我会改,我会学,求你……只要你好好的,我绝不再推开你!远兮,求你!求你!求你……
  玉蝶儿猛地点了我身上的|岤道,制止我疯狂的挣扎。我惊恐地摇头,怕他还会有进一步的动作,尖叫道:“不要,不要打晕我,不要,我不要……,,
  “没事,花花,他没事……”玉蝶儿轻轻拍着我的背,低声哄道,“你看,他没事……,我睁大了眼,望着大船,仅这片刻间,倭寇船已迫近大船,开始往大船上放箭。
  船上众人纷纷与箭雨相搏,安远兮的身影果然闪纵在其中。我心头猛然一松,立即又抽紧,顿时感觉胸前的伤口火辣辣地疼痛,我咬紧牙不吭声,死死地看着前方的战斗。那条大船越来越倾斜,我只觉得自己的心跟着那船缓缓下沉,冰冷的感觉如海水一般从指尖蔓延出来,迅速没项,令我窒息,透不过气。
  “轰!”
  一声惊天的炮响如雷贯耳!那颗炮弹却没有落在大船上,而是击中了倭寇船。
  我瞪大眼,只听玉蝶儿惊喜地低呼:“是东海抗倭军!”
  顺着玉蝶儿手指的方向,果然见到不知何时海面上出现了五艘战舰,一字排开,风帆上绣着威风凛凛的红色“燕”字,最前方的一艘舰船上,船头站着一个矫健的身影。东海抗倭军?燕将军……我感觉自己浮出了水面,空气吸入了肺部,压在胸口窒息的感觉骤然消失,忍不住轻哼出声,玉蝶儿看到我胸前的血渍,脸色一变:“红叶,药!”
  “快把她放平。”红叶见状,急呼道,“这伤一再裂开,恢复得不好,只怕以后会落下心痛的毛病……”我听着他俩的对话,唇边却浮起浅笑,满心喜悦。没事了,终于安全了,我们终于获救了。
  东海抗倭军的到来,令形势骤变,危机顿除。倭寇船被抗倭军击沉,漂在海上的红日国追兵尽数被俘。我和大船上的人被接到了抗倭军的战舰上。燕潇湘站在甲板上,初见我们一行人,竟然不惊,面不改色地道:“潇湘见过九殿下,见过荣华夫人。”
  九王倒也镇定,不急不缓地点了一下头:“荣华夫人受了伤,先替她收拾一间舱房休息。”两人都没有提起九王为何突然出现在这里的话题,但我知道,九王上了燕潇湘的船就别想再离开了,接下来,燕潇湘自会安排人将他送回京城,他以后的命运如何,由不得我们关心了。
  “今次幸得将军相救,妾身感念于心。”我轻声道谢。
  燕潇湘爽朗地一笑,朗声道:“荣华夫人无须客气,此番是那红日国倭寇挑衅我朝,潇湘的舰船早已在邻海布下天罗地网,就等着这倭寇船送上门来呢,救下夫人不过是运气罢了。”
  我听他此言,心中恍然,微笑道,“之前听闻皇上因红日国海盗挑衅天朝,龙颜大怒,大军压境,只怕是将军故意放出的假消息吧?”
  燕潇湘浓眉一挑,笑道:“正如夫人所料,是潇湘威慑倭寇的手段。”
  果真不是皇帝的意思,他那样的圣明天子,自是不会犯下这等低级的错误,我也不用再有负债的亏欠。又听燕潇湘道:“本来剿灭一群海盗不必上报朝廷,不想这般巧合,无意中救下了夫人和九殿下,潇湘会给朝廷报信,并尽快护送九殿下和夫人回国。”
  我刚想道谢,只听安远兮突然出声道:“不敢劳烦燕将军,将军军务繁忙,我等也不敢耗用朝廷军需,将军只需派船将我等送到听潮岛,自会有人接应我们。”
  我听安远兮提到听潮岛,立即闭口不言。听潮岛是天曌国的一个大海岛,位于天曌国和红日国之间,岛上因为有淡水资源,成了远航的渔船、商船的歇息中转站,多年下来,自发形成一个热闹的海岛小镇。而我之所以知道那里,是因为从听潮岛向东五十海里,便是风暴多发的死亡地带,通往新大陆的时空之门。安远兮突然提到这个必然有原因,我自然不便多言。燕潇湘倒也不强留,以他和云家的关系,自是不会为难我们,只笑道:“如此也好。”
  下来问了安远兮,才知道云修带着诺儿和老夫人、安大娘、小红等在听潮岛等我们。原来安远兮此次为了救我,将侯府大半产业用于此途,又心知这一趟红日国之行异常凶险,很可能有去无回,所以早就交代云修,若过了他们约定的时间,安远兮还没有救出我,将我带回听潮岛去,云修便自行带着诺儿他们去新大陆。怪不得此次赴明神岛救人的全是安远兮请来的人,没有一个云家铁卫,原来全被他留在了听潮岛,保护诺儿他们。
  一番收拾后,燕潇湘派了船,将我们和随安远兮一起前来的雇佣兵送走。九王果真被他扣住,说九殿下身份尊贵,还是由他护送回国较妥。九王倒是一脸坦然,看不出有什么不情不愿,这次在红日国经历生死之劫,不知道对他的人生观有没有产生一些转变?为了九王背叛家族的红叶自是与他不离不弃,落魄时还有如此红颜愿与他同生共死,九王也算是个人物。令人感到意外的是段知仪竟也不随我们一起,而是留在了燕潇湘的船上,随九王返国。他说:“师父当年之所以收云师弟为徒,是夜观星象后测出师弟身世不凡,若无正确的引导,可能会失去约束,给天下带来大祸。如今师父的顾忌已消,知仪也应功成身退。”
  我想段知仪并不知道,平遥散人口中“不凡的身世”,其实不是指安远兮云家二少的俗世身份,而是指他乃还魂重生者。安远兮也不留他这位师兄,只道:“段师兄此番回国,是归京辅佐帝星,还是隐返巍山?”
  段知仪淡淡一笑,眼中浮出一丝温暖的神色:“皆否,知仪有第三个选择。”
  望着他的背影,安远兮似有所悟,我好奇地问他,他笑道:“段师兄大概是想求娶佳人,他对寂将军府上的平安郡主十分心仪。”
  我讶异不已,段知仪与平安?这是什么时候的事?他们是相互倾心还是段知仪一相情愿?要知道他俩的初次见面的情形可有点……暴力!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不打不相识吗?想到平安对皇帝一片痴情,又觉得段知仪要撷取平安的芳心,这条情路只怕不会走得容易,不过,若他真能打动平安,倒不失为一对佳偶。平安、段先生,祝你们好运了!
  精神松懈下来,我开始昏昏欲睡,这一觉睡得很沉很沉,甚至没有做梦。醒来时,见安远兮坐在床沿上,倚着床尾的床柱睡得正熟。我默默地打量他的睡容,没有唤醒他,相信从被掳的这些日子以来,不止我一个人提心吊胆,他的心恐怕也悬着不好过……然而他的心又什么时候好过过?身为楚殇时承受着我对他的仇恨:身为云崎时承受着我对他的疏离;唯有在沧都身为安远兮的时候,心灵得到过一丝平静祥和,没有记忆,不受旧痛所苦。如今想来,我倒希望他没有恢复记忆,一直做着那个傻傻的书呆子,这样我与他都不会再经受后来的苦。可这些都只是假设,他到底是恢复了记忆,将我从他的身边推离,这是不是他一生之中作得最痛苦的决定?他不敢说他是楚殇,怕我继续恨他?明明瞒着我就可以和我在一起,却理智地知道若被我发现他的欺骗,我恐怕永远也不会原谅他,所以宁肯说他不爱我、不要我……
  我的眼中一热,这般的近情情怯、用心良苦,还要承受着我对他的怨气,安远兮,你这傻瓜……然而你是对的,我感谢你那时候将我推离,当年的我不会理解你的痛苦,若你的欺瞒被我知晓,我只会认为你是个小人,只会更恨你。我是个多么固执的女人啊,我对你这样坏,为什么你还要留在我身边,照顾我、保护我,对我不离不弃?
  泪缓缓地从眼角滑出来,胸口满胀着酸楚,又带着一丝丝甜蜜,激烈的情绪引发了胸前伤口的疼痛,我轻轻哼了一声,安远兮立即睁开眼睛,紧张地扑到床前:“怎么了?伤口很痛吗?”
  “还好。”我轻轻抽了口气,凝望着他焦灼的眼睛,柔声道:“让你担心了。”
  “是。”他竞没有否认,静静地凝视我。我微微地笑道:“对不起。”
  “对不起什么?”他紧蹙的眉舒展开来,表情柔和地望着我,目光温柔如水。我伸出手,握住他的手,轻声低喃:“对不起你,很多很多……”
  他的眼中微起波澜,痴痴地望着我,我觉得自己的脸有些发热,勇敢地迎视着他浓烈的目光,只觉得他的目光如酒,令人微醺。我们都舍不得出声,怕破坏此刻温柔的气氛,只有两人的目光在这令人沉醉的柔情里抵死缠绵。
  船上的养伤条件不好,然而因为心情愉悦,我的伤竟好得非常快,二十多天基本上就痊愈了。再行一日,就可以到听潮岛,见到我的宝贝诺儿。站在船头的甲板上,望着前方茫茫的大海,我伸了个懒腰,只觉得神清气爽,忍不住诗兴大发:“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
  “心情这么好?”身后传来玉蝶儿懒洋洋的声音。我转过头,微微一笑:“当然了,明天就可以看到诺儿了。”
  “见到诺儿,就会见到云家人。”玉蝶儿意味不明地一笑,淡淡地道。
  我怔了一下:“什么意思?”
  “你没想过吗?花花。”玉蝶儿抬脸示意,我顺着他的目光,见安远兮正在指挥水手升帆,全速航行,“回了云家,你们怎么办?你是他的大嫂,他是你的小叔。”
  这些天,玉蝶儿将我和安远兮之间涌动的情愫都看在眼中,我们并没有明确地表达彼此的心意,经历了这么多事,我和他已经完全明白对方所想,都不是青春烂漫的冲动少年,有些话,已经说不出口,只要彼此知道,彼此了解就好。
  我蹙起眉:“你是说……云家会阻挠吗?”我的确没去想过这个,我几乎忘了我们还有身份上的阻碍。
  玉蝶儿只是笑了笑,不再多言。我呼出一口气,唇角微微一扬:“对我不是问题。”我的性格,从来都是决定了就去做,云家若是不同意,我会尽量争取。我是现代人啊,怎么会拘泥于这种世俗之见?以前要避嫌,要躲着安远兮,是因为我根本没有理清自己的感情,现在理清了,就不会再退缩。
  玉蝶儿眼里闪过一抹赞赏的光芒,转头看了远处的安远兮一眼:“知道吗?花花,那书呆子真是太幸运了。”
  我忍俊不禁,安远兮是楚殇还魂的事,这世上除了他自己和我,再无第三人知晓,所以玉蝶儿还是口口声声地叫他书呆子,即使明知他如今半分呆气也无,也不知是否还在介意当年两人在沧都绣庄针锋相对的日子。安远兮感觉到我们的注视,转过头,见我正看着他,唇角一扬,浮出温暖笑容。我回应地对他一笑,低声对玉蝶儿道:“不,花蝴蝶,你不知道,其实真正幸运的人,是我。”
  
第43章日出(完)
  “娘亲……”码头上,诺儿张开手,跌跌撞撞地向我跑来。我蹲下身,一把抱住他,亲上他红润的小脸蛋儿:“宝贝儿,想死娘亲了……”
  “娘亲……呜呜……娘亲……”诺儿放声大哭,紧紧地抱着我不肯松手。我心中一酸,我的诺儿一定吓坏了,我从来没有离开他这么久过,真不知道我的宝贝这几个月是怎么过来的?他心里有多害怕?有多惊恐?我抱紧他,心疼地哄道:“乖,宝宝别哭,娘亲再也不离开诺儿了,再也不离开了……”
  “姐姐!”小红扶着老夫人走过来,我抹了抹眼泪,抱着诺儿站起来:“娘,我……”
  “回来就好。”老夫人笑盈盈地看着我们,她身旁的安大娘上前一步,看着我身侧的安远兮,眼圈儿一红:“远兮……”
  “娘,让你担心了。”安远兮扶着她的肩,脸上带着歉意。看来他对安大娘很好,他借了安远兮的身体,显然也承担了安远兮的责任和义务,他从小孤苦,此际有个娘亲真心疼他,想来他也是珍惜的。
  “崎儿,你辛苦了。”老夫人温和地对安远兮道。安远兮摇了摇头:“大嫂能平安回来就好。”
  大嫂?我转头看他,蹙起了眉。这些天他可没这样叫过我,怎么一面对云家人就变了?安远兮避开我的目光,敛了眼睑,看不到眼中的神情。我轻咬着唇,想起之前玉蝶儿提醒我的话,难道安远兮也有顾虑吗?
  “安大姐,码头风大,我们先回船上去。”老夫人对安大娘道,“崎儿和叶儿刚回来,也要好好休息。”
  云家准备了两艘大船,一艘是接我们的,一艘是送安远兮聘请那些雇佣兵回国的,安远兮履行当初的合约,在听潮岛准备一艘船给他们之后,合约即可结束。玉蝶儿不愿跟云家人处在一起,乘了雇佣兵的船回天曌国。临行前,玉蝶儿语重心长地道:“花花,若是云家不能接受你们,便和书呆子私奔吧,天下之大,哪里没有容身之所?”
  “我考虑一下。”我笑着敷衍他。玉蝶儿认真地看着我,叹了口气:“我知道你心高气傲,一定不屑这么做,唯有自求多福了!”
  “谢谢你,花蝴蝶!”我知道他是为我好,心中感激,“你也保重!”
  回到船上,见安远兮和云修在船舱等我。见我进来,安远兮起身道:“大嫂,有件事要跟你和修叔一起商量。”
  又是大嫂!以前不觉得,这会子听到“大嫂”这两个字竟是格外刺耳,不知道我以前称他为“小叔”的时候,他心里是否也是我现在这种感觉?当着修叔的面,我不好瞪他,只得做出平静的样子:“什么事?”
  “之前我曾跟修叔说,若是我们回不来,让他带诺儿去新大陆。”安远兮道,“如今是否还要继续前往?”
  侯府的产业此次为了救我,已经倒卖掉一大半,只留了给隐势力打掩护的一些暗桩生意,房产只保留了沧都侯府、蓠芳别院、京城侯府和玉雪山傲雪山庄。侯府没了令人眼红的财富,在天曌国不是很安全么,怎么安远兮会这么问?
  “发生什么事了?”我敏感地问。
  “我向九王求证过茶壶的事了……”安远兮停顿了一下,“不是他做的。”
  我的心里“咯噔”一下:“你是说……”
  不是他做的,那就只剩下一个人,当今天子。我只觉得脊背一阵阵发寒,六年前,他六年前就在布置这件事了,那时候他甚至还没有登基,就在准备扶他上位的老爷子身边安插了锦儿那个眼线。四年前,他刚刚登基不久,就已经想好要整治云家,取老爷子的性命了。那个人,一切妨碍到皇权的人和事,他都不会放过,都会摧毁。我咬紧唇,只觉得心中一片冰凉,我怎知我的存在,有朝一日会不会变成他心里的一根刺?他会不会像对付老爷子那样毫不手软地将我拨除?
  “九王的话,可信吗?”我心里挣扎着,费力地道。安远兮静静地看着我,淡淡地道:“他没有骗我的理由。”
  失望夹带着恐惧,令我心中凉透,我缓缓转头看向修叔:“修叔,你觉得呢?”
  “夫人,如今侯府在天曌国别无牵挂,不如带小世子去新大陆看一看,只当巡视名下产业,再作定夺。”云修道,“侯府那边我已经布置好了,只需让留守的下人到时侯上禀朝廷,夫人带着小世子远游,归期未定。”
  修叔说得不错,云家有这么多产业在新大陆,我们都没有去看过,至于是不是长留在那里,以后再说吧。我点点头,当即做了决定:“好,我们按原定计划去新大陆。”
  “七日之后即有一场风暴,我们还可以在听潮岛休息几日再出发。”修叔笑道,“我先出去准备。”
  安远兮跟着修叔出去,我唤住他:“远兮,我还有事同你说。”
  他站在原地,没有走过来。我蹙眉嗔道:“你站着做什么?坐啊。”
  “大嫂有什么事?”安远兮没有落座,垂着眼睑道。我心中的火“哧”地一下冒出来了:“你干什么这样子?大嫂大嫂的,你存心噎我是不是?”
  “你本来就是大嫂。”安远兮面对我的怒气,显得很平静。
  “你什么意思?”我心中一沉,浮出怪异的感觉,“你知不知道你到底在说什么?”
  “我很清楚。”安远兮静默片刻,道,“我很清楚,不管我以前是谁,我现在是云崎,是云家的二公子,是你的小叔,永远都不会改变。”
  “你什么意思?”我的脑子完全转不过弯,像个傻子一样重复地追问。
  “我的意思,就是以前种种,从现在起结束。”安远兮漠然地道,“从今以后,我们只是叔嫂。”
  我不敢置信地看着他,脑子仍旧有些发懵:“你是不是吃错药了?”
  他垂着眼睑,平静地道:“没事的话,我先出去了。”
  说完,他毫不迟疑地转身离开船舱,我在极度的震惊之下,竟然忘了阻拦。难道这些日子以来,我和他的情愫涌动,都是我会错了意吗?我不相信他真的放下了,我们一起经历了那么多事,他真的可以说放就放吗?他是在报复我吗?还是他也有和玉蝶儿同样的担忧,怕云家会反对,才故意这样说?震惊之后,渐渐回过神来,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不,我不会给他机会退缩的,我一定要问清楚原因,我再也不会像以前一样,什么都不问,就痛痛快快地放手。
  然而想找个单独询问他的机会竟是那般不易,接下来的几天,我一直找不着他,能见到他的场合,都有其他人在场,不是安大娘,便是老夫人或者修叔。他根本就是存心在躲我,有别人在场的时候,他对我的态度简直客气生疏到了极点,没有人在场的时候,也不知道藏到了哪里去,我根本找不到他。我气得牙痒痒,恨不得把他绑起来打一顿!安远兮!你好样的!你给我记住!
  这样过了几日,修叔指挥我们的船往新大陆启航了。船在海上航行了一日,在一处海面上停下来,据他说,今天晚上就会有一场风暴,只要将船开进风眼,便能进入时空之门。晚膳后,修叔让大家都呆在自己的船舱里,关好门窗,不准出来,也不准点灯。我抱着诺儿坐在床上,望着渐渐黑沉的船舱,心中不是没有一丝惊惶的,虽然修叔穿越时空之门已经很有经验,不过海上的风暴有多恐怖,我前世在电视上已经见识过了,我们的船能不能平安穿越,我心里一点儿底都没有。安大娘有安远兮陪着,我让小红陪着老夫人,此次本来是预备逃难到新大陆,所以除了铁卫和云修云德父子,修叔没有再带侯府的其他下人了,毕竟新大陆是云家的大秘密,不可能让太多人知道,铁卫是云家的死士,自是无妨。
  天已黑尽,船舱里一片漆黑。突然,天空中劈下一道明亮的闪电,闪电的蓝光从门窗缝隙间闪过之后,一阵轰天的雷声炸响在大船周围,诺儿被惊雷炸醒,害怕地抱紧我:“娘亲……”
  “别怕,娘在这儿……”我紧紧地抱着他,轻声哄道,“诺儿别怕……”
  大雨倾盆而下,舱外狂风大作,我听到哗哗的雨声和呼呼的风声,船身剧烈地摇晃起来,忽左忽右地倾斜。我抱着诺儿,在床上竟然坐不稳,赶紧摸黑下床,抱着诺儿缩到船舱一角。幸好这艘大船是经过特殊设计的,船舱内的家俱桌椅全都是固定在地板上,摆在桌上的器物也早听修叔的话收了起来,所以船虽然摇晃得挺厉害,倒没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掉到地上摔碎,或者家俱什么的随着船的倾斜左摇右摆。
  然而船越来越晃,似乎在海面上旋转起来,我抱着诺儿躲到柜子角,借着它和船舱壁制造出来的狭小空间稳住身形,令我们不致随着船体的左摇右晃倒来倒去。诺儿害怕得哭起来,我心中也惊惧不已,一边低声哄他,一边暗自后悔此次的决定,万一我们避不开风暴,不能成功通过时空之门怎么办呢?我应该再多考虑考虑,不该这么轻率的。突然,船体在急旋中猛地一下剧震,将我和诺儿弹出柜角,向着倾斜船舱的低矮边滚去,诺儿吓得大哭,我吓得大声尖叫,护住诺儿的头和身子,抱紧不敢松手。
  “叶儿!”舱门被撞开,飓风夹着瓢泼大雨扑进船舱,迅速打湿了地板。安远兮快速奔进来,借着闪电的光线发现我们滚动的身体,立即奔过来,扶起我,将我送到舱角,然后奔到门口迅速关上船舱门,用粗大的门栓将舱门锁紧,再转身向我奔来:“叶儿,你没有没事……”
  “别过来!”我瞪着他,黑暗中我看不清他的脸,“你别过来!”
  诺儿在我怀里哭,安远兮语气焦灼:“你怎么了?”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45.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elapsed_time}